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
 
2019-07-29 10:30:5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使用铁笔的柳月圆,与使用钢锥的苏木学,都是时下最负盛名的黑白道两大高手,这一战,自然甚是可观。
  但这个时候,九指狮王彭广也已经开始与公孙好发生冲突,展开剧斗。
  跟着,终于演变成为一幕群斗之局,黑衣城大战红彩帮。
  齐帅手执猎刀,勇不可当,连毙八名黑衣城好手。
  秦白玉曾是齐帅的手下败将,此际见齐帅刀法威猛,比九重天拳法更加厉害,当下不敢怠慢,以一柄雁翎刀谨慎应战。
  齐帅一刀在手,威猛无俦,十招之内,已将秦白玉逼得险象环生。
  但正当第十一招准备一刀了结秦白玉之际,黑衣城主突然无声无息掩至,重重在齐帅背上打了一拳。
  幸而齐帅在最后一刹那俯冲向前,卸去部分掌力,方始保存性命,否则这一拳很可能立刻就要他魂归极乐。
  突然,齐帅睁目厉射黑衣城主,失声道:“原来真是你。”
  黑衣城主狞笑道:“傻子,你知道本座是谁?”
  齐帅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却又不能不相信,因为这位魔王之王黑衣城主,竟然就是自己的师父,拳王李红彩!

×      ×      ×

  李红彩,在十年前已被江湖中人公认,他已死在仇人刀下。
  当时,他满身都是刀伤,连头颅都被砍得稀烂。
  不过,虽然他已被人害得面目全非,但还是给认出身份,因为在尸身上,发现不少李红彩的遗物,其中包括一只巨型的玉斑指,和一双玉镯。
  李红彩喜欢玉器饰物,是武林中人人皆知之事,同时,那只玉斑指与一双玉镯,也的确是他常戴的饰物。
  齐帅甚至广集好手,为师报仇,将凶案现场遗下凶刀的主人剖肝沥胆。
  凶刀之主,乃辽东第一巨寇,千刀客孟如枭。
  但当时谁也想不到,孟如枭根本就没有杀过李红彩。
  而李红彩也根本没有死。
  死的只是另一个人,李红彩只不过布局逃避敌人而已。
  李红彩的敌人,究竟是谁?

×      ×      ×

  李红彩终于除下了蒙面布,露出本来真面目。
  齐帅只觉得掌心沁汗,在此之前,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师父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是黑衣城主。
  齐帅突然想起了宋芝芝的父亲。
  他于是问李红彩道:“你为什么要杀宋独?”
  李红彩冷笑道:“你可知道宋独原本是谁?”
  齐帅不禁愣住,不知道李红彩意思何在。
  李红彩冷冷道:“宋独就是原来的黑衣城主。”
  齐帅更加大感意外。
  李红彩又接着沉声道:“十年前,为师被峥嵘老人与宋独两人逼害,逼得无路可逃,于是只好弄点诡计借尸还魂,尚幸皇天不负苦心人,三年之后,宋独终于落在为师计算之中……”
  所谓“计算”,其实就是暗算的代名词,李红彩接着再道:“为师将宋独一身武功废了,禁锢七年仍未杀他,只因为他的一身武功,尤其是那套飘絮指法,不学上手实在可惜一些。”
  齐帅冷冷道:“现在那套飘絮指法,你大概已经练成了?”
  李红彩夜枭般一笑,道:“这个当然了,否则为师又岂忍心割下他的头颅,给徒弟作为结婚贺礼?”
  齐帅突然厉声喝道:“李红彩老匹夫,从今后你我师徒名义已绝,看刀!”
  说着,刺鲨追魂刀立刻出手,直刺李红彩。
  李红彩嘿嘿一笑,道:“好一招孽徒弑师!”
  结果,这师徒两人,也要在龙舟阁前互相拼命。

×      ×      ×

  人世间,温情与残酷虽然并存,但为什么似乎总是令人感到温情太少,而残酷却太多呢?
  其实,李红彩、宋独与峥嵘老人陆庞天,都是多年前的江湖巨寇。
  为了利益冲突,这三大巨寇常在勾心斗角,经过多年积怨下来,渐渐变成了一种不可分解的仇恨。
  但偏偏老天又安排了另一个人来给他作对。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就是这个人不但是他的徒弟,而且徒弟所持的帮会竟然是以李红彩之名为名,称为红彩帮。
  现在,黑衣城与红彩帮双方高手,已进入了舍死忘生大搏斗阶段。
  刀光闪处,血流如雨。
  剑影挥时,断臂残肢。
  好激烈的一场大厮杀!

×      ×      ×

  大战结束,正午时分。
  龙舟阁前,堆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这个时候,这些看热闹的人,本来应该是在看龙舟竞渡的。
  但今年西湖的龙舟竞渡,却由大会宣布临时取消。
  理由是今天早晨,龙舟阁前发生了一桩大血案,死了许多人。
  所以,现在挤满着看热闹的人,他们并非看龙舟,而是看死尸。
  那都是血淋淋,恐怖极了的死尸。

×      ×      ×

  转眼又一年,又是五月初五。
  在扬州一间幽雅宅院的花园,有三个人在吃粽。
  这三个人就是齐帅夫妇,还有另一个是好好少爷公孙好。
  齐帅一面吃粽,一面看着公孙好的左腿在叹气。
  公孙好的左腿并不好,跛了。
  他笑了笑,对齐帅道:“去年换与九指狮王彭广一条性命,当然是好运气。”
  公孙好皱着眉,道:“真不明白,你凭什么连汗毛都不损一条,就能杀了李红彩?”
  一提李红彩,齐帅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李红彩遗祸武林,虽然该杀,也可说是大义灭亲,但他毕竟曾是齐帅的师父。
  齐帅黯然神伤,道:“因为他学了一套只有九成的飘絮指法,在最紧要的关节里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公孙好讶道:“飘絮指法,他为什么只学了九成?”
  齐帅叹了口气,道:“因为传这套指法给他的宋独当时已经是个半疯人。”
  公孙好又是一怔。
  齐帅吃完最后一口粽,道:“也许宋独其实并不疯,故意将错误的招数传授给李红彩,让他作法自毙。”
  公孙好听得有点入神。
  但无论如何,李红彩的确在去年那一役里,死在齐帅的刺鲨追魂刀法下。
  当日,除了鬼髯先生骆臻落荒逃走幸存残命之外,黑衣城可谓全军覆没。
  棍妖胡优悠,败在花蒙蒙的手下后自尽。
  “魔刀无影”李百箫,与花蒙蒙同归于尽。
  “九指狮王”彭广伤了公孙好一腿,但他却被公孙好用古董折扇点中三处死穴身亡。
  “杀人如蚁”苏木学,死在柳月圆铁笔之下。
  厉翠青,背后暗算柳月圆,柳死,但临死前仍写了永字法最后一笔,这一笔将厉翠青的咽喉完全戳碎。
  秦白玉,学艺未精,混战中惨死。
  黑衣城的第二位城主李红彩,因学了一套不完整的飘絮指法,死在徒弟齐帅的刺鲨追魂刀之下。
  至此,黑衣城宣告瓦解。
  而红彩帮的命运亦告相同。

×      ×      ×

  去年端午,杀声震天。
  今年端午,却是哭声震天。
  谁在哭?出了什么事?
  只听得齐帅微微一笑,对宋芝芝道:“小拜刀饿了,还不给他喂奶?”
  这是猎刀第三代传人的诞生。
  宋芝芝嫣然一笑,抱过孩子,偎倚在丈夫怀里,娇柔无限。

   (全文完,普罗旺斯OCR、校对,凌妙颜、忆飞刀二校)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