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鹫与鹰 >> 正文  
第 一 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8
  鹫是鹰的一种,巨大而健猛,两翼展开有一丈多长,能攫掠地上的虎豹牛羊,肆无忌惮,横行于草原之上,是草原上的霸王。
  石鹫却是个人,姓石,名鹫。
  他小的时候乳名叫小鹫,父亲是流放戍边的罪犯,母亲是个哥萨克--一支在草原上骠悍的游牧民族。
  石鹫很早就死了爹,跟母亲一起在哥萨克中长大,十二岁时,他又死了娘,然后被哥萨克赶了出来。
  因为,他不但是杂种,而且还生具叛逆性,既不守规矩又常常打架闹事,甚至还调戏女孩子。
  假如他不是年纪太小,很可能会依照族规被砍下了脑袋。
  此后,他就在草原上流浪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更不知道他的本事是从那儿学来的。
  他不能再叫小鹫了,因为他长的又高又大、壮得像座山,有十条牛加起来那么壮,灵活得如同豹子,但也狡猾得如同狐狸。
  他一半是汉人,一半是哥萨克人,汉人把他当做哥萨克人,哥萨克人则又把他当汉人。
  他自己则什么都不以为,也不想当那一种人,因为,他那一种都不喜欢,他只是一个孤独的流浪者。
  他的父亲也不姓石,在哥萨克的口中,把他父亲叫做石头。
  因为他逃亡出来时,脚上还带着铁链,链子的后面还栓了一块大石头,那是流站中对恶性重大,具有危险的犯人的待遇。
  所以石鹫就决定用石头作为自己的姓。
  他有一身本事,能打、能杀、能骗、能诈、能偷、能抢,所以他做生意。
  他既不会计算,也不会估价,一件值五百两的皮裘,他能以五两银子的代价就卖掉了,但是他也没蚀本,因为他的货品全是不费分文抢来的。
  他很慷慨,常把到手的银子大把的送人,但没人说他是侠盗,因为他施舍的对象不是穷人而是女人。
  草原上的流妓、歌女等风尘中打滚讨生活的女人。
  他掠夺的对象却是富人--大队的客商,维吾尔的王公,天方来的波斯胡商。
  甚至于大漠中成群的马贼,他照样敢黑吃黑下手不误。
  他虽不英俊,但是却很魁伟,是草原大漠上的美男子典型,腰间多金,出手大方,嘴巴甜,手艺巧。
  什么乐器都玩得很好,酒量大如海。
  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总有成群的娘儿们欢迎他,为他疯狂。
  下手打劫时,他穿了风衣,蓄了大胡子,骑着一匹骏马,来时像一阵风,去得也像一阵风。
  他没留过姓名,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因此,有人叫他一阵风,有人叫他龙卷风,有人称他为鬼影子。
  到了城镇中,他鲜衣怒马,打扮得有如一个出游的王孙、呼卢喝雉,千金市笑,虽然他留名石鹫,但人们却都称他为石公子,石大爷,石少爷。
  没人会把他跟一阵风、龙卷风或鬼影子联想在一起。
  因为他看准了对象以后,埋伏在草丛,突出一击,得手就走,快得连他的样子都难以看清。
  有时商队中雇有镖客,自然不甘受损,也骑了马追去,往往去了六个,倒下三双,这些人跟他交过手,或许能看清他的身材面貌,却没有人能说话了。
  因为他们都已成了尸体,鬼影子不喜欢杀人,但真到要他下手时,他也毫不犹豫,一刀断首,干净俐落。
  他认为一个人的脑袋如果跟身体搬了家,至少,不会再多嘴多舌了,所以他每次都执行得很彻底。
  从无例外。
  ※        ※         ※
  鹰是天空中的一种猛禽,其实是一个总称,有一百多种不同的品类,鹫也是鹰的一种。
  但习惯上,人们一说到鹰,总是指着猎鹰而言,或是在图画上见到的那种,体躯不大,能站在肩上。
  一飞冲天,动作如雷,雄健英武,与人一种英雄式的超然感觉。
  郭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今年才二十六岁,将近成熟而不失年轻,相貌堂堂,比一般人略高一点,却又不高大得令人害怕。
  他的谈吐温文,学识见闻都很渊博,是个浊世翩翩的佳公子。
  他的举止从容,极有教养,然又精明干练,他不但家学渊源,而且还从十多位名师学到独特的技击功夫。
  武林中门户之见极深,尤其是一般的名家,对于自己的所学心得视同拱壁,很少传授外姓子弟的。
  一个人能兼得一两家之长已属难能可贵,同时兼得十几家的精心传授,听来是不可能的事。
  郭英却是唯一的例外。
  因为他有个很出名的老子。
  铁翅雕郭子奇是南七北六十三省的总捕头,名义上虽然隶属刑部,却不归刑部管制。
  因为他的官阶累功而进,比刑部正堂大人还高,直接受命于皇帝,自成一个体系,独立衙门,僚属遍及天下。
  他的衙门是不公开的,用各种身份作为掩饰,他的部属也没有固定的官衔,然而在必要时,一亮身份,见官大一级,就是各地的督抚重镇,对他们也要客客气气。
  因为他们能捏住地方大员的小辫子,一本御状告进宫里,那怕贵为总督,也照样革职查办。
  事实上也的确有一名总督,两位巡抚被郭子奇扳倒下来,亲自带来了密旨,摘下了顶戴,解送入京受审。
  当然,本身行得正的官儿不会怕他。
  但是,好官儿也不跟郭大人起冲突,郭子奇对守身方正的地方官特别尊敬,那怕对方出了天大的纰漏,也都会设法协助摆平,不使他们受到冤屈或埋没。
  郭子奇告的状固然厉害,但是对人的推荐也同样能为当朝所重,因为他持论公正,消息正确,不偏不枉。
  郭子奇的差使自然很不好干,没有两把刷子固然难以胜任,有了本事没有良好的关系也极难事事顺利。
  郭子奇干了十多年,却越干越出色,得力于他的人缘佳,对江湖朋友尤其肯卖交情,而且大部份都是受过他好处的。
  所以他的独子郭英衔父命登门求教时,谁也不好意思藏私,留下绝活儿不教。
  郭英却也着实能干,从小跟着父亲学办案,十八岁已经能独立办一些大案子了。
  历练了七八年后,他在名义上虽是父亲的副手,在一般人的看法中,却已强过了他的父亲。
  没有人会说郭英有个好老子,却常有人羡慕郭大人有个好儿子,这句话传到郭子奇的耳中,他也只有笑笑。
  因为他自己也没法子否认这一点。
  郭英的外号都比郭子奇神气,老子只不过是铁翅雕而已,儿子却已被人称为铁翅神鹰。
  ※        ※         ※
  鹫的生活范围在草原大漠上,鹰的踪迹却遍及天下,每处行在。
  郭英虽然生活在京师,但往往为了查一件大案子,追缉一伙大罪犯,足迹遍及天下。
  他来到了大漠下,碰到了石鹫。
  他不是为了缉捕石鹫来的,石鹫虽是强盗,犯的案子却太小了,还不值得郭英出来侦办,更何况石鹫出手俐落,没有案底,也没人了解底细,大多数的案子,失主都自认晦气根本没往官里报。
  因为他只是一个人,劫掠的对象都是大户,出手也不会太狠,不至于叫人倾家荡产,那些人也丢得起。
  只不过,石鹫比郭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没有特殊的原因,很难把他们拉在一起,交成朋友。
  这特殊的原因就是大漠之王--伊加拉汗。
  伊加拉汗被称为大漠之王倒是名不虚传,虽然不是正式的封号,却也没人能否认。
  他是维吾尔的王公。
  维吾尔人是草原的主人,跟哥萨克人一样是以游牧牛羊马匹为生的,他们信奉伊斯兰教,头上缠着长长的布巾,所以又称为缠回。
  他们是以部落为主的群居民族,部落的酋长就是王公,名义上受着朝廷的节制,但实际上都是独立而自主的,各有他们自己的法律与生活方式。
  不纳粮,不完税,官府也不管他们。
  伊加拉汗是回族部落中人数最多,实力最强的首长,他的财富也最多,他已不再过游牧的生活了。
  他带了一批战士与姬妾,经常巡行各地,名义上是视察保护他的子民,但实际上却没人清楚他在干什么……
  他好武,据说是回疆的第一高手,但没人知道他究竟是高到什么程度,因为没人跟他交过手。
  他也经常举行召开竞技大会,邀请大漠上的好手参加,不限种族、不论阶级贫富,订下很高的奖赏。有时竟可高达黄金万两。
  所以,这虽是回疆的较技,却也颇不乏中原的好手参加。
  只不过说来令人很泄气,奖金虽然高,却极少叫外人夺去过,差不多全是伊加拉汗的手下夺了标。
  伊加拉大汗的手下并不限于回人,汉、蒙、回、藏、天竺、波斯,那一种人都有。
  他用人只是看重才干。
  伊加拉大汗的门客也不一定都是武功高手。
  医卜、星相、机关削器、土木工艺、熔金冶锻,凡是具有一技之长的都会被延为嘉客,享受着王侯般的奢侈待遇。
  只不过伊加拉汗所用的人,不但是最好的,而且还是与众不同的。
  只有一种人在伊加拉汗那儿吃不开的,那就是谋士,伊加拉汗不用谋士。
  因为他有个绝顶聪明的女儿,有四个精于计谋策划的妃子,这五个人是他的智囊团,已经足够应付所有的问题与困难了。
  伊加拉汗曾经自豪地说,他这五个智囊,每一个人都能抵得上一个诸葛亮。
  三国时刘先主得一卧龙就能与魏吴三分天下,他有五个孔明,无怪乎能把他的王国治理得固若金汤,进霸中原了。
  石鹫与郭英的碰头是很戏剧性的,在伊犁城的大市集上,石鹫看中了一个美丽的女人脖子里挂着一串宝石项链。
  那是由大小十七粒晶莹夺目的黑宝石串成的,最大的一颗有板栗大小,椭圆如梨,就是个大外行也看得出是价值连城的稀世奇珍。
  石鹫决心要把他弄到手,他行事向来只凭高兴,全不问对象是谁。
  但是因为项链佩在一个美丽的女人颈上,石鹫就不好意思当众抢劫。
  他只有远远地盯着,等人少一点的时候才下手。
  那个女人似乎很有身份,市集上每一个人都对她很恭敬。
  而她却特别对买东西很感兴趣,在市集上逛来逛去,选了一大堆的绸缎衣料以及首饰脂粉,吩咐送到集祥客栈去。
  那是伊犁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
  石鹫心中一动,抢先到客栈中,租下了一间上房,向伙计打听了一下,倒是毫不费力气就有了结果。
  那个女人竟是伊加拉汗的第三名王妃雅丽丝,是回疆有名的大美人。也是伊加拉汗掌理财务的大臣。
  她是回疆最有钱的女人,据说她随便走到那儿,都有一队骆驼载着驮子跟着,满载着金银财宝。
  石鹫对金银财宝特别感兴趣,他看中了那一串项链,他在屋子里叫了酒饭,吃了早就睡了。
  等到天交三鼓时,他又悄悄地从窗子里出来,悄悄地掩到雅丽丝王妃所住的单院中,王妃刚好要入浴,一件件地把衣服脱了。
  她最后才解下那串项链,跨入到盆里。
  石鹫在屋顶上趴着,掀开了一块屋瓦,看看下面的一切。
  雅丽丝王妃是个很美丽的女人,玉腿修长,腰肢纤细,前胸丰隆,一身的皮肤细白有如牛乳。
  可是石鹫对这位活色生香的裸美人居然毫无兴趣,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恰当的时机,直到雅丽丝把项链放开在一面的桌子上,他才像一块石子般的落下去。
  那屋顶虽然很牢,但是石鹫的身子也很重。他运气的时候,固然可以挂在白杨的枝桠上不掉下来;但他吐出气,放松劲道的时候,就像一头死牛那么沉。
  此刻他就是吐气收劲,那死牛般的身子把屋顶压破了一个大洞,笔直地掉了下来。
  掉在浴盆之前。
  雅丽丝的浴盆是她自己带来的,很大,大得像个小小的池塘,而这池中盛着的不是水,是两尺来深的牛奶。
  她那牛乳般的肤色就是用牛奶洗出来的。
  她每到一个地方,除了要一大堆的人替她带着那口用银片打成的大浴缸外,还要有专人赶着五十头壮健的母牛,以备随时有新鲜的牛奶来供她作沐浴之用。
  任何一个女人,若是在洗澡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男人闯了进来,一定是吓得先怪声大叫,然后是尽量设法掩盖身上一些重要的地方。
  但雅丽丝毕竟是王妃,而且是伊加拉汗的王妃,她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
  当石鹫自天而降,站在她面前。
  她只是微微地笑着,而且有意地摇头看上身,使她一对半露在牛奶面上的豪乳诱惑地晃动着。
  她看着石鹫,然后冒出一句话:“喝!好结实的一条汉子,你是汉人还是哥萨克!”
  石鹫怔住了,他身材结实,有不少女人对她说过相同的话,但那是女人们躺在他铁似的胸膛上说的。
  或是在他洗澡时为他擦背的女人,会如此神往地赞美他。
  从来也没有一个女人坐在澡缸中,而他却衣衫整齐的状况下对他说这句话,而且后面还加上了一句他最刺耳的问话。
  因此,他一鼓眼道:“都不是,老子就是老子。”
  王妃又给了他一个迷人的微笑:“那也没关系,我也不过随口问问而已,只要你是个健壮的男人就够了。”
  石鹫一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雅丽丝笑道:“因为我喜欢健壮的男人,尤其喜欢健壮而又胆大的男人,你知道吗?
  我一直就在等你来。”
  石鹫更是怔住了:“你是在等我,你知道我会来?”
  雅丽丝妖媚地笑着:“是的!在街上你一直对我看着,我很高兴,因为最近的男人胆子越来越小了。两个月来,简直没人敢正眼看我一下,所以我故意暗示,告诉你我住在这呢,那可是为了方便你。我本来是住在伊加拉的行宫中的,我怕你没那个本事到那儿去!”
  石鹫生气了道:“天下没有老子不敢去的地方!”
  雅丽丝这次却叹了口气:“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傻瓜,你是第二十九个对我如此说的人,但是前面那二十八个都死了,死在那些卫士的剑下。汉子,别以为你的身子学过几天功夫,比起伊加拉的那些卫士,你可差多了,你要找我,还是在外面的好!”
  石鹫心里好窝囊,原来这个婆娘看上他了。
  他不是鲁男子,对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他也萌起过抱在怀中的欲望,不过很快就打消了念头。
  因为他有个原则,劫财不劫色。
  他喜欢漂亮的女人,有时是用钱去买,有时是人家看上了他,两厢情愿地好一场。
  但是绝不从女人那儿沾任何的便宜,那怕是一分银子的馈赠,他也不肯接受的。
  今天,他是为了这一串项链来的,他要这条项链,就不能再要这个女人了。
  因此,他也叹口气道:“老子可不怕伊加拉的那些卫士,改天老子就到行宫找你去,不过老子可得把话说在前面,你得要自己情愿,老子不是采花贼,从来也不对女人用强。”
  雅丽丝笑道:“这个你放心,伊加拉从不干涉我结交新的朋友,只不过他的卫士们不喜欢有陌生人闯了去而已,只要你能通过那些卫士而来到我的地方,你就安全了。”
  说着,她已从牛乳中站了起来,伸出了两条手臂,似乎要来抱他的样子。
  石鹫的心跳立刻加速了,呼吸也变粗了;呆呆地注视着她身上的某些地方。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也跟许多女人上过床,但却从没见过一个女人的毛发有如此旺盛的哩。
  而这一片浓密的毛发在洁白如牛奶般的小腹上,更是特别的显眼,能引起人们最原始的欲望。
  不过,他很快地就想到了那串黑宝石,这是他今天来的目的。
  石鹫有个原则,绝不贪心,一次出手,绝不多取。
  所以他只退了一步,捞起了那串宝石项链,丢了了一句话:“你--改天我一定到行官去拜访你!”
  话才说完,他的身子像一枚冲天炮似的向上拔起,穿过那个他落下的破洞,落在屋面上,正想离开,却又呆住了。
  因为他发现有三个女人,站在他的周围,把他包围起来了,而且,至少有十六件兵器对准了他。
  这三个女人都很年轻,不会超过二十岁,而且从月光下看,她们也都很美丽,她们的手上戴着发光的金镯子,在月光下闪着光。
  但是她们的一只手掌中握着寒如秋水的圆月形弯刀,另一只的每一条指缝中都夹着一枚暗器。
  石鹫吸了一口气,他对于打斗已经是行家,往往不必动手,他已知道对手的强弱。
  这三个女的看打扮似乎是雅丽丝王妃的侍女,但是石鹫却知道她们都是绝佳的技击的高手。
  每个人的身上、手上,都发出了一股无形的杀气,石鹫估计着,一对一,自己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一对三,那是绝对没胜算的。
  不过,他所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只是想离开,那就容易多了。
  石鹫对自己特殊的轻巧身法极有自信,他曾经会过许多以轻功而著名的成名高手,轻而易举的就把他们给比了下去。
  以他那魁梧的身躯而言,想练好轻功是不可能的,但石鹫却是专门喜欢向不可能挑战的人。
  石鹫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最大的好处就是决不犹豫,立刻去做,那是一个优点,他不会因拖延而耽误了进行。
  但也有个缺点,他没有机会去多作考虑,失之草率,因而为自己惹来了很多麻烦。
  现在就是这样,他一决定要走,连半剎那都没耽误。
  他双腿一屈,两只手臂向下猛搧,身子已向飞鸟似的再度拔起,直升夜空,竟然有十来丈高。
  对这一点,他很自傲,他相信绝没有第二个人能徒手拔起这么高。
  那三个女的自然也不能。
  但他却没有考虑到对方都握了满掌的暗器,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这些暗器的。
  他的耳朵听见了飕飕的风响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感到身上中了三枚利器,劲力很强,虽然他已运足了气,这些利器仍然刺进了他的肌肤,使他感到一阵疼痛。
  也就因为这一阵疼痛,使他身形失去了控制,打横着掉了下来,扎扎实实的摔在屋顶上了。
  屋顶自然承受不起这么重的负担,哗啦一声,他整个人又掉了下来,然后又是哗啦一声,他竟仰着脸,摔进雅丽丝的浴缸中。
  他在牛奶中挣扎着要起来时,忽然被一条软绵绵的腿压住了。
  原来雅丽丝还在浴缸中望着,她伸出一条腿拦在石鹫的胸膛上,发出了格格一阵娇笑:“汉子,你可是又想通了,舍不得我又回来了!”
  石鹫自出娘胎以来就没这样窝囊过,这一跟斗可是栽到了姥姥家了,满肚子的怒火都发了出来。
  他既顾不得礼貌,也讲究不起风度了,单臂一掀,想把那条腿掀开。
  那知道雅丽丝的动作比他更快,雪白的玉腿微屈,染得鲜红的脚指甲在他的胸前台穴上轻轻一点,一股酸麻的感觉钻入骨里,已被制住了穴道。
  身子往后一倒,脑袋也偎进了牛乳中,咕嘟嘟的牛奶往他口里灌。
  他想闭上嘴,可是这婆娘的点穴实在神奇,居然制住了他全身每一处筋络,连嘴巴都不听使唤了,不由自主地灌饱了一肚子的牛奶。
  直到他胀得快闭过气的时候,才被拉了起来。
  还是那张美丽的脸,不过石鹫看来已不那么销魂了。
  她已披上了一件绸缎的斗蓬,就像提小鸡似的把他从浴盆提了出来,然后左右开弓,劈劈拍拍,一连打了他十几个大嘴巴子,不轻不重,每一下都火辣辣的。
  直到石鹫的嘴角渗下了血水,她才停下手,由石鹫的胸前掏出了那串黑宝石项链,狠狠地骂着:“杀胚,娘娘我这么一付国色天香的容貌,你居然不屑一顾,却去看中了这个玩意儿。你要是尽点心力,把娘娘我侍候好了,娘娘一高兴,说不定还会把这个送给了你呢!”
  她这儿越骂越高兴,比手划脚,斗蓬又敞开了,露出了那美好的身材,但石鹫却只能呆呆的发怔。
  他心中暗暗地诅咒着,把这个女的骂了个千万遍。
  雅丽丝好似有虐待狂,她一跳而前,把石鹫又从地上提了起来,石鹫闭上了眼,不知她又要如何地作贱自己。
  那知雅丽丝却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捏捏他胸前的胳臂上肌肉,对他的健壮似乎十分的激赏。
  她拖过一张椅子,让石鹫坐好了,然后又戮了他身上一处穴道,使得石鹫的口舌颈部都能行动了,但手脚仍是软绵绵的无法动弹。
  她自己却在对面的胡床上斜斜地躺了下去,侧着身子面向着他,做着一个挑逗的姿势。
  石鹫无法不承认她是个尤物;也无法遏制那自心头升起的那股原始的欲望,可是他更记得的是先前挨的十几个耳光,热辣辣地,每一下也似乎烙在他的心上。
  石鹫不是第一次挨揍,小时候跟他母亲住在哈萨克群中,那些小孩儿常欺负他,到把他惹火了,展开反击,拳打脚踢,揍得那些小鬼们鬼哭神号。
  然后一定是他们的大人出来,两三个大人一起来对付他。
  在十岁时石鹫已经有一身蛮力,一个大汉已经很难制住他,所以那些哈萨克们总是两个人架住了他的胳臂,一个人左右开弓,掴他的嘴巴!
  如是者三,终于打出了他心中仇恨的火焰,在一个夜晚宿营的时候,他怀了一柄尖刀,摸进了那个家伙的营帐,对准那家伙的肚子上戳了一刀。
  这次祸闯得很大,幸亏那个族长是个很讲理的人,而哈萨克也是一个尚武的民族。
  问明了他杀人的原因后,拒绝了族人把他吊死的要求,但族里不喜欢他的人太多,族长不愿再留下他在族里闹事,把他驱逐出来。
  从那时候开始,石鹫对于要掴他耳光的人,总是怀着极深的恨意,只是以后很少有人能那样打他了。
  十五岁时,是他最后一次挨嘴巴。
  那是一个汉人的恶霸在欺侮一个女孩子被他看见了,为了打抱不平,跟人冲突了起来。
  那家伙练过拳脚,而且手下还有不少聘来的拳师,石鹫敌不过对方人多被人捉住,绑在一根木柱上。
  那个恶霸狠狠地掴了他十几个嘴巴。
  然后又将他关在地牢里,石鹫咬着牙,在墙角上磨断了绳索,悄悄地逃了出来,先在屋子的四处都放了火。
  然后趁大家都在忙着救火的时候,他捞了一支长矛,由背后刺进那家伙的后心,再把他挑进了火堆中活活地烤成了焦炭……
  一直到今天,将近有十多二十年了,石鹫才再度尝到了被掌掴的滋味。
  虽然打他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但是石鹫心中的怒火却越来越烈,烈得从他的眼睛中往外喷。
  但雅丽丝却不知道石鹫的过去,她似乎有着挑逗男人的特别兴趣。
  因此她也无法分别出怒火与欲火。
  她只看见石鹫是满脸胀的都通红,目中似乎有火焰喷出,以为自己的挑逗已经收到了绝对的效果。
  他心中在得意地笑着,而且也把道具准备好了,那是一支长长的皮鞭与一柄小巧而锋利的匕首。
  她伸手抓起了长鞭子唰的一声,鞭梢落在石鹫的胸膛上,落手很重,把石鹫抽得整个跳了起来。
  因为这一鞭也同时解开了他被制的穴道。
  雅丽丝很有把握地解开了这个俘虏的禁制,显然地,她也很有把握,认为足可控制他的行动了。
  石鹫的手脚能行动之后,果然如雅丽丝所料,像头猛兽般的扑了过去。
  雅丽丝的嘴角仍然保持着一丝柔媚的,充满了诱惑的微笑,因为这是个她所期待的动作。
  她是个很奇特的女人,她的情欲需要是粗犷的,兽性的,而且还是狂暴的征服性的,所以她才喜欢壮健的男人。
  这与她的体型、容貌以及身份都是矛盾的。
  她是大漠之王伊加拉汗的妃子,身份太高了,伊加拉汗的部属对她敬若神明,大漠的游牧青年虽也健壮,但慑于伊加拉的威名,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更不要说对她侵犯了。
  所以她一直都在寂寞中,一直都在找机会寻求刺激。
  可是,她又那么美、那么娇艳,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虽然有色胆包天的登徒子不惜一亲芳泽。
  可是他们面对着这么一朵花似的美人,只有怜爱之心,怎么也硬不起心肠来对她粗暴。
  石鹫的闯入使她好高兴、好兴奋,她别出心栽,设计了一连串的陷阱来激怒他、诱惑他,终于达到目的了。
  石鹫的拥抱是那么有力,几乎把她肺中的空气全都挤了出来,也几乎使她的肋骨压断,然而雅丽丝却感到无限的满足。
  她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更狂暴的侵袭以及更多的满足。
  当石鹫粗暴地把那件外氅从她身上撕裂的时候,她兴奋得全身都颤抖着,可是她的心却在痒着。
  接着所发生的事,却是她做梦都想不到的。
  当她分开了双腿,做了强烈的暗示后。
  石鹫却把她翻了过去,俯面压在胡床上,她的心里更是猛烈的跳动着,以为石鹫喜欢另一种方式。
  那也是最原始,最兽性化的姿势,除了人之外,几乎所有的动物都以那种方式进行性爱的。
  但接着却是一阵椎心的痛苦以及清脆的皮肉接触声。那是石鹫举起了蒲扇杖的巴掌,毫不留情地,结结实实在打她的屁股。
  这个畜生,简直不是人,在此情此景之下,他居然做得出这种事情。
  第一二下时,雅丽丝还能以一种新的刺激的心情去欣赏,到了第五下时,她已经无法忍受了。
  他还以为石鹫也有毛病,喜欢用这种方法来调情,培养情绪,所以她还能叫着:“够了!够了!死人。难道你要把我打死了不成……”
  石鹫的话使她的绮念全消:“你这儿的肉厚得很,打不死的,妈的!老子自出娘胎以来,最痛恨的就是挨耳光。你这头母狗,居然敢掴老子的嘴巴,妈的,老子打烂你的骚屁股,叫你以后无法再偷人……”
  口中骂着,手下却没停,已经打了十七八下了,雅丽丝知道不对劲,但是却已无法反抗了。
  而且连叫的劲儿也没了,只有哼哼的份儿。
  石鹫足足打了五六十下,直到自己的手掌心都热辣辣地痛了,他才提起了雅丽丝的头发,像捉着一只死狗似的,碰的一声,又摔进了水盆。
  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推开窗子跳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他像是做了一件最痛快的事,抬头向天哈哈大笑了几声,把胸中那股子的窝囊气都吐了出去。
  不过,他才笑了没几下,就立刻停住了。
  因为周围站着三个执刀的女孩子,就是先前在屋顶上把他逼下去的那三个,每个人的手中仍然是握着那亮晃晃的圆月弯刀。
  漠然而无表情,冷冷地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似的,石鹫心中一沉,他知道麻烦还没完。
  刚才已经动过手,他知道这三个婆娘不好惹,但是石鹫也没有惊愕,他是那种砍了脑袋都不叫痛的铁汉。
  所以,他也是冷冷地瞧着她们,冷冷地问:“你们干吗拦着我的路?”
  一个女孩子冷冷地道:“执行大汗的命令,杀你!”
  “杀我?为什么,既没偷东西,又没偷他老婆!”
  那女孩子道:“凡是从娘娘屋子里出来的男人,一律予以处死,这是大汗赋予我们的任务。”
  石鹫忍不住又大笑起来:“伊加拉这老王八倒想得好,他以为杀了每一个睡过他老婆的男人就能不带绿帽子吗?他应该把那个婆娘杀了才不会再有这种烦恼。”
  那三个女孩却没有让他多说,三柄如同雪片似的飞进来,刀势十分凌厉。
  石鹫的长剑还插在腰里,却连拔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对方的刀来的太快,他忙于闪躲化解,无暇去拚命。
  而且,他也知道现在她们是真正地要杀他,先前在屋顶上,她们的战法似乎只是阻止他离开,逼他重回到屋里去。
  石鹫还幸亏是从小就在挨揍中长大,而且那些哥萨克人在动手时,对他毫不留情,有人硬是想一刀要了他的小命。
  所以,他在徒手避刀保命这方面,特别有经验,往往在兵刃临身之际,能以些微之差避开。
  不过,他的处境却十分凶险,因为这三个女孩子不仅落刀凌厉,而且对于联手合攻,着实经过一番配合训练,移形补位十分娴熟,不让他脱出包围圈。
  石鹫支持了片刻工夫,身上已经挨了好几刀,虽然不足以致命,却也够他受的了。
  而且石鹫知道这种情形也拖不了多久,只要再挨上一刀较重的,手脚一慢,他这一辈子的英雄岁月就将结束了。
  不过,还好,他的命实在大。
  因为在屋中的雅丽丝突地发出了一声惊叫,叫声中充满了惊惶与恐惧,像是遇到了什么极端恐怖的事情。
  雅丽丝的武功在伊加拉汗的王国中,据说是排在前五名之内,而且她见多识广,通晓文墨,足智多谋。
  所以,伊加拉汗才能容忍她的不贞,让她出来找点刺激。
  能够叫雅丽丝发出如此惊叫声的事情,必然不同凡响,而这叫声也绝对不像是装出来的声音。
  所以那三个女的都为之一怔,居然放过了追杀石鹫的行动,一起扑向窗口,就在这时候,窗子里也掠出一条人影……
  不!该说是鬼影才恰当。
  因为这绝对是个鬼,一个常见的无常鬼。
  他的目中闪着绿色的光,长长的红舌伸出口外尺许,舌尖上还滴着血,雪白的牙齿也在发光。
  身上披着白袍,枯瘦的手中提着哭丧棒,口中还发出嘘嘘的声音。
  走路时腿不弯,一跳一跳的。
  镇上有所城隍庙,那是在这儿聚居的汉人所建,但因为庙前就是大集场,所以庙中所塑的无常鬼的形象,大家都很熟悉。
  回回们不拜神佛,可是他们在庙前赶集,对这个鬼像早已有了深刻的印象,平时不在乎,因为它是不动的塑像。
  但在这月夜,突然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倒是真能吓人的,那三个女孩子虽有一身的好武功,但她们也怕鬼。
  总算她们的胆子比一般女孩子大一点,没有立刻吓得昏倒下来,但也发出了一声惊叫,回头急急地逃跑了。
  虽然白无常是汉人的鬼,但是对她们而言,也同样是恐怖的,倒是石鹫没有太吃惊,他看见无常鬼握着的哭丧杖,勾着一串项链,正是他想下手的目的物。
  他自然也知道这鬼是人假扮的,目的跟他一样,也是为了这串黑宝石的项链而来的。
  只是自己刚才只顾为了赌气把雅丽丝揍了一顿后,忘记把项链也带走了,倒叫这家伙拣了便宜。
  白无常掠过他的身边,动作很迅速,石鹫也急急地追在身后。
  贼不空手,石鹫自出手以来,没有失过风,自然不甘心叫别人捞了便宜,他要把东西弄过来。
  可是这鬼影滑溜得很,等他也跳出店房的围墙时,居然失去了踪影,石鹫倒不着急,他也不怕这鬼溜掉。
  贼要回贼窝,鬼自然也要回到鬼窝,这地方的鬼窝只有一处--那座城隍庙。
  城隍庙在荒郊,面前那一片大广场在集市的日子是人山人海,但此刻却静虚得不见半个人影。
  石鹫毫不考虑地闯进了庙门,来到大殿中白无常的位置,无常鬼刚归位,显得很匆忙。
  白袍的衣襟都没系好,脸也平偏向内,不是跟他的同伴黑无常正面相对了。
  -----------
  百草园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