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鹫与鹰 >> 正文  
第 七 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8
  木义心中踌躇着,却不敢过份大意,他看准了一个缺点,突地又施展了另一波的攻势,剑花如云,罩将过去,这一波的攻势厉害多了。
  骆大年已无法用闪躲来避开,他的剑上下翻飞,才能挡开了一连串的攻势。
  当然,先前那个备攻的姿势也无法保持了,而且还显得手忙脚乱,这使木义更为高兴,庆幸着自己的战略成功。
  虽然对方到现在一招还没有发,但是只要自己的攻势不断直到将对方击倒下来,就是竞赛的剑术冠军了。
  这次竞技虽然设有四个项目,但最为人看重的则是剑技的锦标。
  自己的雇主,库车的莫沙德大汗就曾经说过,只要在竞技中取得名次,就有黄金五千两的奖金,若能取得锦标,赏黄金万两,另外准许他在宫中挑选三名女奴。
  木义早已看准三个侍女了,现在他几乎已看见了黄金灿烂的光辉和嗅到女郎们身上的芬芳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小腹上一凉一痛,就像全身的劲力都从那儿泄走了,他连忙跳开,正好看见骆大年的剑锋从小腹间拔出去,他已经中剑了。
  血流的很快,像泉水般的涌出来,木义只感到腿一软,不由自主地跪下去,而且用手紧掩住伤口。
  骆大年抱剑淡淡地道:“因为你还算聪明,没有接受我三次赌命之请,所以我也留你一条命,我这一剑刺的虽深,却没有伤及你的内脏,你还能活下去!”
  木义望着他。
  骆大年又冷笑道:“你一直在防我出重手攻击,可是你不想想,我的剑又短又轻,怎么可能采用那种凌厉攻势呢?你一味急攻,招式的确凌厉,只是你又忘了一件事,我用的是双剑,一支剑用于招架,另一支剑随时可以出手攻击的。我故意不出手,为的是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结果只有一招就放倒了你。”
  莫沙德连忙派人出来把木义抬了回去,展开急救。
  竞技的比赛结束了,虽然最后的决斗是骆大年出手,但郭英却是名正言顺的冠军,因为他先击败了骆大年。
  最后一场的轻功,郭英领先群雄,却以些微之差输给了伊丝妲,得到了第二。
  但是有心人都可以看的出,这是郭英有心相让的,他若放足全力,至少可以领先伊丝妲十几丈去。
  他的相让,主要是为伊加拉汗留份颜面。
  因为四个竞技项目,主力代表总算得标一项。
  得到奖品最多的是石鹫,除了大会所规定之外,更多的是会上那些贵妇的馈赠,因为他不但身体魁壮,还因为他有一半的哥萨克血统,而这儿是草原。
  血缘的关系使那些女人们对自己的英雄付出更多的致敬。
  最受注意的自然是郭英,有好几个王公都来向郭英联系,希望聘他去担任剑术教练。
  出的代价高到令人心跳加遽。
  但是郭英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刻答应,他只说要考虑一下,如果决定了,他会自动前去报到。
  那些王公们自然不死心,还待继续游说。但看见了伊丝妲对郭英殷勤而亲昵的态度后,他们只有知难而退了。
  他们虽然不吝于将女儿下嫁郭英,但他们的女儿却没有伊丝妲那么美丽聪慧和吸引男人的。
  大漠上是重男轻女的社会,女人并没有太多的权利。
  所以那些女人虽是贵为公主,但仍然是很少有受过良好的教育的,不认识几个字,她们虽然美丽,却很浅薄,缺少内涵。
  跟饱读诗书、足智多谋而又武功高强的伊丝妲一比,气质上已自差了许多。
  竞技大会结束了,伊加拉汗这次虽然仗着女儿,勉强捞了一项锦标,但是另外三项的得主都可能成为他的门下剑士,所以十分高兴,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
  只是其它的王公们却意兴索然,没等宴会举行就走了,伊加拉汗虽然不高兴,却也没办法。
  于是庆功宴就成了他一家独庆的场面,好在他的人也不少,使场面仍然很热闹。
  在席间,伊加拉汗果然又向他们提出邀请加盟为金衣剑士,而且邀请的对象还包括骆大年。
  他原是由朋友邀请来参加竞技的,立刻就答应了。
  只有问到郭英时,他却犹豫了片刻,虽然他的目的就是要打入此地,进一步刺探伊加拉汗的底细。
  但是他也发觉伊加拉汗这个人太精明,不能表示的太热切,因此考虑了一下才道:“大汗!我要先明白几点,你的剑士是做什么的。”
  伊加拉汗道:“我门下的剑士分三级,青衣剑士是我的侍从人员,担任警卫的工作,银衣剑士则是青衣剑士的领班。这两类工作不敢麻烦,金衣剑士是本汗的客卿,并没有固定的工作,只是有时在情商之下帮点忙。”
  郭英道:“所谓情商是说,我如不愿意做的工作,也可以拒绝。”
  “当然!本汗最敬重有本事的武林朋友,绝不会勉强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不过,有一件事却是不容拒绝的。”
  “那就是万一有外人入侵,意图对本汗不利时,金衣剑士必须帮同退敌,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职责。”
  “那所谓金衣剑士,只不过是高级打手而已。”
  伊加拉汗笑道:“你要如此想也没办法,不过就算是你住在朋友家里,遭到了侵犯,你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吧!”
  “何况,我所说的侵犯,大部份还是各位自己的事,比如说,有一位剑士的仇家找来了,大家帮同击退他……”郭英想想道:“我在一个地方耽不久……”
  “那没关系,什么时候你不耐烦,尽可自由离去,只要你成为本汗的剑士,那怕是到了中原,仍然有照应的。”
  郭英总算在不太情愿的情况下答应了,石鹫是无所谓,他的条件跟郭英一样,只要求不加拘束,保持自由离开或行动的权利。
  伊加拉汗当场就亲手为他们披上一件金衣的披风,那就是金衣剑士身份的标记。
  他们的身份就告确定了。
  当晚,他们就被分发进宾舍去歇宿,所谓宾舍。是金衣剑士住宿的地方,在皇宫的一角,占地很大,是一大排毗邻的石屋,每人有一个大单间,单间又隔成三个小间。
  一间是卧室,一间是起居室,可以招待朋友喝酒聊天,还有一小间则是侍女的住屋,每人可以拥有一名侍女。
  石鹫的住屋跟郭英紧邻,他们两个人的侍女都是由伊丝妲身边拨过来的。
  那使别人很羡慕,因为伊丝妲身边的女郎不但聪明,而且还美丽活泼,比别人的强了许多。
  郭英被拨来的是那个叫小倩的女孩子,她本是伊丝妲最贴身的侍儿。
  被遣来侍候郭英,一则是优遇,一则也是伊丝妲的情意。
  但郭英却很头痛,他来此另有目的,身边多了这么一个人,反而会感到不方便。
  略加整理了一下,他到隔壁的石鹫那儿去,石鹫正在对着一大堆东西发愁。
  那是许多贵妇人送给他的礼物,多半是各种价值不菲的金玉珠宝饰物。
  石鹫拿着一顶黄金镶嵌着宝石的头冠在发愁,一见到他,连忙道:“小郭!你来替我出个主意,这怎么办?”
  郭英看到那具皇冠,笑道:“我看见这是戴在雅丽丝王妃头上,居然肯摘下来送给你,可知他还真喜欢你!”
  石鹫道:“不是这个,你看这张字条!”
  他又递过一张小纸条,只见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你真狠心,打得我好痛,但我不恨你,反而很喜欢你。你拿去的项链是大汗借给我戴的,不能遗失,你必须还给我,否则他会杀了我的,我用别的东西向你换回来,今晚大汗不在,你带着项链来找我!”
  郭英看后,把字条在火上烧了道:“既然东西对她很重要,你就还给她吧,何必害她去了性命呢!”
  石鹫道:“东西在你那里。”
  郭英道:“我只是拿来比对一下,证实它是否为贡品的失物,现在已经确定了,留下也没用,还给她好了。”
  “可是以后你还要拿这个去交差的。”
  “那只是贡品的一部份,留着一件也没用,我要追回的是全部的贡品,你先还给她也好!”
  “可是要我到她那儿去,这怎么行?”
  郭英笑道:“这有什么不行呢?我已经问过小倩,她虽是王妃,但大汗对她并没有太重视,更知道她在私下偷人,也没有去禁止她。”
  石鹫急得要叫起来。
  郭英又低声道:“今天我看见了好几样珠宝,都是在贡品失单上的东西,可见伊加拉汗已经把贡品拿出来变卖了一部份。他不会在乎一两件的,更不至于为那条项链杀了雅丽丝,我想这是对我们的一个测验,所以你必须去一趟。”
  “你是说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你本来就是大漠上的独行客,我的身份是浪子和无情杀手,那是不会出问题的,伊加拉汗只是对我们的目的怀疑而已,所以我们不能让他起疑。”
  “那我该怎么做?”
  “把项链拿出还给她,至于以后的事,随你自己高兴,你想照你的平常性情,你会如何处理呢?”
  “我会把东西还给她,然后就……”
  他张口结舌地说不下去。
  郭英笑道:“雅丽丝是个美丽而多情的女人,你也是个多情而慷慨的大盗,你们两个碰了头,会发生什么事是十分自然的,只有不发生什么才反常,而反常的事总是会令人不安的。”
  石鹫居然也明白了,笑笑道:“是的!我是一个粗人,好色、不要命,没有脑筋,这才会使人放心。若是我表演的不像石鹫,那就有问题了,可是我不知道雅丽丝住在那儿,若是摸错了到别处去就不太妙了。”
  郭英微笑道:“这一点倒是不必担心,知道的人很多,随便问一下就行了,不过最好还是问问侍奉我的那个小丫头小倩,她是伊丝妲派来的,总不致于会害你。”
  “那又何必去问小倩呢?问侍候我的小兰也一样!”
  郭英摇摇头道:“不一样,当她们被派来侍候你的时候,她们已自认为是你的女人了……”
  “这……在大漠上是很寻常的事,她们不但是女人,也是奴隶,可以要她们做任何事的。”
  郭英笑道:“但就是不能让她们知道你去找另一个女人,她们虽不是你的老婆,醋劲儿却是很大的!”
  说得石鹫也笑了,他是草原上的人,自然更了解这儿的女人,她们对男人的忠心是无可怀疑的,但只有一件事能令她们叛离,那就是嫉妒。
  郭英把字条也给小倩看了,甚至于也把项链也拿给她看了,直承是石鹫从雅丽丝那儿抢来的。
  在草原上,抢掠并不视为罪行,他们的法律与观念中都崇尚强者,认为强者有从弱者那儿取得财富的权利。
  因此小倩看了字条,只是笑了一下道:“那串项链很重要,大汗只是希望不流传出去而已,却也没严重到怎么样程度。事实上她早已向大汗报告过,项链是被石大爷抢去了,大汗只是笑了,并没有追究,可见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分明是她看上了石大爷的。”
  石鹫道:“胡说,我打了她一顿,她恨死我了。”
  小倩微笑道:“这倒很难说,雅丽丝王妃自恃美丽,并且夸口说世上没有她征服不了的男人。别的男人对她都是千依百顺,只有石大爷给了她一种不同的感受,因此她反而会对石大爷特别感到兴趣。”
  郭英笑道:“小倩!你说说看,石老大要不要赴约?”
  小倩也笑道:“石老爷,如果你只是想跟她交往一阵逢场作戏,自然没关系,如果你要认真,那可就麻烦了。”
  “是怕大汗知道吗?”
  “那倒不是,大汗不会放在心上的,她也跟别的男人好过,事实上在这所宾舍里,有很多人都跟她好过,大汗心里有数,表面上装胡涂。”
  “大汗的度量倒是宽大的惊人。”
  “在大汗心中,她只是一个女人,在草原上,女人跟妻子是不同意义的,雅丽丝只是大汗的女人。大家叫她王妃,她却不是真正的王妃,宫中只有一位王妃,那就是公主的生身母亲,青青王妃!”
  “啊!这倒是没听人说过,那位青青王妃呢?”
  “死了,过世了有十来年了,大汗在她生前跟她十分恩爱,所以在她死后,始终没有再把人补上正妃的缺,而且他还想尽了办法,把青青王妃的遗体保存得如同生前,经常前去探望陪伴呢!”
  “大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谁说不是,青青王妃的墓室,据说装饰得比皇宫还要豪华富丽,大汗把天下最值钱的的珠宝,都用来装饰那个地方了,只可惜我没去看过。”
  郭英道:“人都已经死了,再好的东西也无法享用了,大汗这种做法,虽然令人感动,却没有什么意思,对死者尤其会造成干扰。”
  “谁说的,那个地方四壁全是黄金,每一件家俱摆设都是珠宝美玉,大汗说这些黄金宝石,可以将遗体保存得永远不朽,如同生前一般,再过几百年也……”
  郭英道:“金玉之器能保存遗体不朽或许有此一说。所以古来一些帝王富户,死后都有大批的金玉殉葬。但是却加速了墓地的被摧毁,因为那些财富容易启人的盗心,盗墓者千方百计都会去把它偷出来。”
  小倩笑了一下道:“那只是指一般的墓地而已,青青王妃的墓室却不可能被盗的,那是建在宝库下面的,除了大汗之外,谁都不能进入……”
  郭英心中一动,这个消息对他而言是太宝贵了。
  伊加拉汗的宝库之下,原来还有一处秘窖藏着他多年由各处掠来的财富与珠宝的精华!
  自己所要调查的被劫的贡品,有一件已经出现了,那就是竞技时,用来作为末奖的两匹翡翠马。
  但这只是比较次要的部份,最珍贵的几样珍品还不知下落,被收入那个秘窖中的成份很大。
  因此他不经意地道:“藏得再严密也难以防范偷窃者的进入。”
  “青青王妃的墓室却不可能被人侵入,那儿有很严密的防守和许多能致命的机关,建立到现在已经有十来年了,却已经有几十个人死在里面。”
  郭英道:“对不起!可见这是吓阻不了人的,那些人只是运气差一点而已,若是有一个人成功了……”
  小倩道:“不可能会有人成功的,那是一个绝对秘密的地方,大汗在里面为自己也营造了一个墓穴。他说存他自己死了之后,也要葬在那儿,然后就封闭起来,永远也不可能再被人进入了!”
  “这个可能性也不太大,大汗自己没有儿子,他死后,汗位无人继承,一定由别人来接替,别人总不会让那些财富随之埋没的,那时就会挖出来了。”
  小倩大概没想到这些,顿了一顿才道:“大汗虽然没有世子,可是他有女儿,将来公主可以继承汗位的。”
  石鹫道:“在大漠上没有女子继汗的事,就算你们这一族自己同意拥立女汗,别族也会反对。”
  “那……有什么用,我们这一族最强。”
  石鹫笑道:“也没什么用,你们族里的男子就会反对,大汗若有世子,他们自然没话说,若是没有世子,一些贵族大臣或王室的近亲就有继汗的机会。”
  “他们也不会拥立女汗的,除非是公主招赘一个王夫来继承汗位。”
  “这也是个好办法,我家公主那么美丽,武功既高,文才又好,一定可以选到一个理想的王夫的。”
  石鹫一笑道:“但那究竟不是大汗的儿子,他是否肯让一笔举世无匹的财富埋在地下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公主会督促他的。”
  郭英道:“你们公主进入到墓室中没有?”
  “没有,倒是三位王妃进去过,有关里面的情形,也是她们无意间告诉别人的。”
  “为什么不让公主去瞻仰一下母亲的遗容呢?”
  “因为王妃们将来要随着大汗一起殉葬的,所以才允许进去看一次,认定自己将来安息的地方。”
  “殉葬……难道她们要跟大汗一起活葬?”
  “是的……这是我们大漠上的规矩,大汗的妃子们依例都要殉葬的,所以大汗对雅麾丝的行为较为放纵,因为她们的生命,跟大汗是连在一起的。”
  “假如她们死在大汗之前呢?”
  “那她们连进入墓地的资格都没有,只有活的人,才有资格殉葬。”
  郭英道:“这太不合理了,也太不公平了。”
  石鹫笑道:“小郭,草原上几千年来,就一直是实行着这种规矩,这儿的女人已经习惯了,她们也并没有感觉到不公平,你不是这儿的人,也不会懂的。”
  郭英也不想懂,但他却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道:“对了,我是来问你雅丽丝王妃的住所,你快告诉石老大吧,太晚了去赴约就不太好了。”
  小倩笑道:“那倒没关系,在大漠上,赴女人的约会不必去得太早了,让女人等你才显得你神气。大汗今夜是到墓穴陪伴青青王妃的日子,不到天亮不会出来的,石大爷尽可慢吞吞的去。”
  她轻佻地将雅丽丝住所的方位与位置指明了,更告诉他什么地方有当值的守卫,要小心避开。
  金衣剑士是伊加拉汗的贵宾,但内宫禁苑却是禁止前往的,石鹫却漫不经心。
  郭英送他出门口,刚要开口,石鹫已经明白了道:“我晓得,探探雅丽丝的口气,问她墓穴中的情形,不用你嘱咐,我也是个老江湖。”
  郭英一笑道:“你知道就好,真没有想到伊加拉汗另外还有秘密的宝藏,那里面一定藏着很多名贵的东西。”
  石鹫点点头,然后低声道:“小郭,你要追查的只是那批货,其余的东西却不在此地呢!”
  郭英道:“我还给你看过一份清单,记载内地失掠的一些重要珠宝古玩,那也不能动的。”
  石鹫嘟着嘴道:“那上面全部总值在上千万两银子呢,全部宝藏都算进去,恐怕还没那么多。”
  郭英笑道:“石老大,别泄气,你反正不是为了钱才帮我的,再说只要是清单上所列的物品才要归还原主。并不是要在那儿起赃归还。何况那墓穴里面究竟值多少,我们也不知道。”
  石鹫道:“老子不管,反正老子不能白干这一趟,至少要捞一票,够我逍遥个十年八年的。”
  “你一个人,花得了多少钱?”
  石鹫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还没见到老子花钱的手笔,等那天叫你见识一下,就知道老子要干什么了。”
  说着,他摇摇摆摆的去了。
  郭英回到屋子里,小倩看着他笑道:“郭公子,你怎么没一块去呢?”
  郭英道:“他去赴美人之约,我去算是那头葱呢?”
  小倩笑道:“我忘了告诉你,公主的寝室距离雅丽丝的地方也不远,就在北边的那栋小楼上。因为公主喜欢住得高一点,在那栋楼上,可以望见整个王宫,你不妨到那儿去拜访,顺便也可以照顾着点。”
  郭英笑道:“石老大又不是小孩子,用不着我照顾他,再说,这么夜晚,去拜访公主也不方便。”
  小倩道:“对别人,公主自然不便搭理,对公子,公主却欢迎得很,我看得出来,公主从来也没有对人这么客气体贴过,她今天跟公子一个人说的话,比这儿所有的人加起来还多。”
  郭英道:“难道她平常不爱说话?”
  “那倒不是,只不过她对这儿的人都很讨厌,除非必要,很少跟人谈话,在王宫中,她没有一个谈得来的人,所以她很寂寞的,你若是能去陪她聊聊天。”
  郭英道:“改天吧!我今天刚来,到处乱跑可不好。”
  “没关系,内宫只有公主的地方是不受禁的,因为随时都会有人去请示她什么事情,你可以大大方方地到宫门口去告诉守卫说你要见宫主,门口就会放行了,要不,我陪你过去也行。”
  郭英想了一下,终于道:“不了!公主今天受了伤,恐怕早已安歇了,我还是改天再去拜望的好。”
  小倩叹了口气道:“郭公子为了石大爷,你最好还是找个地方去去的好,不然小兰发现他不在屋子里。”
  郭英道:“那又会如何?”
  小倩道:“当然不会怎么样,可是她会出去找、会到处去问,吵得人人都知道,那对石大爷就不太好了。”
  “有什么不好呢?雅丽丝的房中经常藏着男人的,这可是你告诉我的。”
  小倩叹了口气:“是我说的,而且这也是事实,但是被很多人发现了这种事,到底不太好,大汗可以原谅雅丽丝的不安份,但是不能容忍别的男人公开去沾他的女人!”
  郭英笑道:“这倒是不错,一个男人可以容忍老婆偷人,但是却受不了被人公开骂他王八。内地有个剑客他的老婆不安份,每当他出去,他老婆都召了野汉子在家幽会,所以他每次回家,总是要特别小心看看有没有生人!”
  “难道他是想捉奸不成?”
  “不!他是看看家中若是有陌生男人,就暂时不回家,到别处去转一转,过一会儿再回去,免得大家撞上了!”
  小倩笑道:“那有这么没出息的男人!”
  “这是个很有名气的剑客,武功也很高,他也不是没出息,而是因为很爱他的妻子,若是一吵开来,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就难以保有这个妻子了,他只有委屈求全。”
  “这份度量倒是很难得。”
  “可是有一天,他跟人为了一点小事冲突,对方骂他是活王八,他立刻拔剑将对方杀了!”
  小倩道:“所以说了,石大爷若是被人在雅丽丝的屋子里找出来,就无法装作不知道了。”
  “问题是别人会找到那儿去吗?”
  “会的!大汗的门客行动都很自由,但不能秘密行动,行踪必须让人知道,我们这些侍候的侍女,有责任报告所侍奉的人的去向的!”
  “这么说来你们是在监视我们了。”
  小倩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只是我们很有分寸,也不会干预客人的行动,只要客人不超越本份,他是绝对受到尊敬的,这儿究竟是大汗的王宫!”
  “你最好告诉我一下,那些地方不能去的!”
  “在宾馆中,那儿都可以去,只有内宫,才是禁止活动的,除非受到了邀请像郭公子去看公主自然是例外!”
  “石老大也是受到了邀请而去的!”
  小倩微笑道:“郭公子,那种邀请可不能公开的。”
  “我去拜访公主对石老大有什么帮助呢?”
  小倩道:“那我就可以告诉小兰,说石大爷跟公子一起去拜访公主了,她也不会到处去找了。”
  郭英一叹道:“看来我是非去不可了!”
  小倩微笑道:“那倒不然,公子自然也可以不管,但石大爷是你的好朋友,你总不希望他出事吧!”
  郭英摇头叹气,他知道事情并没有如此严重,只是这个小鬼头在捣鬼,让自己去跟伊丝妲多接近一下。
  他心中虽然不愿意,但他扮演的却是一个浪子的身份,一个浪子对一位美丽多情的女郎不该漠然无视的,否则就不成其浪子了!
  所以郭英换了件衣服,而且还提了药箱,他要去看伊丝妲,换药是个很好的借口。
  小倩见他肯去,倒是十分高兴,自己领路,而且还到隔壁去通知小兰说石鹫跟郭公子上公主那儿去了,要她好好地看守屋子。
  屋中堆着他们两个人竞技得来的采金和许多礼物,而石鹫的尤多,那都是很名贵值钱的,确实也需要人看守。
  小倩掌着一盏灯笼,引着郭英向后宫行去,走在高大的迥廊和宫殿中,虽是有不少执戈的卫士在巡守着,但仍是显得很空旷。
  郭英看得暗中皱眉,照此地的警卫情形,想要悄悄地掩进来倒是很不容易。
  除了这些明着的守卫外;还有一些暗桩,更难以过关,那些人都是江湖经验极为丰富的高手。
  他们老远看到郭英和小倩过来,立即隐去躲入暗中,等郭英来到面前时,不但踪迹全无,也没有任何声息!
  郭英轻轻地一叹道:“这儿每天都是如此警卫森严吗?明里站了人暗中还藏了人!”
  小倩笑道:“郭公子看出来了!”
  郭英道:“他们虽然躲得快,但是却忘记了这是晚上,兵刃上的反光能照出老远!”
  小倩道:“是吗?我要跟公主报告一声,叫他们以后把兵刃都涂上黑墨,这就不会有反光了。不过这些警卫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真正的警卫工作并不靠他们,而且也只在竞技会的时候才设,平常是没人的!”
  “为什么竞技时才会设警卫呢?”
  “因为这几天各大王公都带了人来了,他们虽然在四周自设帐蓬,但也可能会派人进来探索一下大汗的宝库!”
  “喔!以前有过这种情形吗?”
  “有!差不多每年竞技时,都发生过这种事,所以大汗才设些岗位,把来人吓退回去。”
  “只是吓退回去。”
  “是的,大汗的宝库中财富之多足以令人眼红的,而人的贪心也是无法避免的,大汗不想使那些王公们太难堪,所以用防卫的严密,劝来人知难而退。”
  “难道别人不会在撤防之后再来吗?”
  小倩笑道:“那就更难了,这儿虽是一处绿洲,但周围百里,都是沙漠旷野、寸草不生,人没有地方掩蔽行踪。大汗还设了很多监视的碉堡,一有风吹草动,王宫中立刻就会知道,派人出去加以拦截了。”
  小倩以为要保护伊加拉汗的财富,这是理所当然的措施,但是郭英却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伊加拉汗固然担心有人来觊觎他的财富,但更担心中国官府或朝廷来的探子,抓住了他作奸犯科的证据。
  他虽是大漠之王,但是对沙漠上其它那些王公们都刻意交权,为的是要他们支持与帮助,使朝廷对他不轻易动干戈。
  但是郭英也发现了,那些王公对他的支持并不是十分的热切,若是他无故遭受到侵略,那些基于同族以及唇亡齿寒的利害关系会去支持他的。
  如若,掌握到他不法的确实证据,相信不仅没人会支持他,还会趁权落井下石而推他一把的。
  牧民悍勇好斗,高傲而不甘居于人下,每一个部族皆然。
  伊加拉汗一直居于各大部族之上,已经引起别人的反感了,单看这一次竞技,那些王公们不惜重金礼聘异族的高手武士前来,就是一个证明。
  脚在走着,心里在想着,脑子里却在记忆着大概的形势,走到一条岔道口时,小倩指点道:“这条路是通向雅丽丝王妃寝宫的,这条路是到达公主寝宫的。”
  郭英朝雅丽丝的居处望去,远远的一片宫室,闪着几点灯火,而且还有音乐声传来,笑笑道:“石老大真是快乐得很,现在正在饮酒赏乐呢!”
  小倩却撇撇嘴道:“这种障眼法可骗不了人,他们现在一定躲在那间屋子里,爱得难分难舍呢!”
  郭英微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小倩道:“我怎么不知道,这宫里的每一个地方我都知道,那一个在做什么,全都瞒不了,因为公主在主管着官中的事务,要我帮她留心着!”
  “那你一定是公主的得力助手了!”
  “这倒不敢说,但公主最信任我就是了,公主身边虽然有不少人,但有几个却不可信任的。像那个小兰就是莎拉王妃派来的奸细,公主很讨厌她,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把她给派了出来。”
  “怎么!你们宫中还互相勾心斗角吗?”
  “那还不是为了争取继承权,大汗没有世子,只有公主一个女儿,应该是当然的继承人的。可是那些王妃们却不死心,一面盼望着能怀孕生个小王子,一面又在活动,想把娘家的人引进来……”
  郭英发觉这个小王国中,原来也充满了许多矛盾。
  他为人慎重,不便置词,小倩却笑道:“公子,公主把我拨来侍候你。是希望你能多帮帮她的忙……”
  郭英道:“我初来乍到,对一切情形都不太清楚,更谈不上帮忙了。”
  郭英道:“小倩,我做事情有个原则,不希望听人的指使。而且在我没了解内情前,也不会随便行动的。我跟公主是朋友,她有困难时,我能力所及,一定会帮她的忙,但我并不是公主的私人,这点你必须弄清楚!”
  小倩怔了一怔。
  郭英又道:“回头见了公主,我也要把话说清楚,我虽然受了大汗的聘约,但并不表示我会在此地久居下去,如果我发觉此地不适合我……”
  小倩连忙惶急地道:“是的!郭公子,公主是真心想跟你做个朋友。她什么也没有交代,只要我尽心地侍候郭公子,有些事是由我自作主张胡乱猜测的。”
  郭英也不再回答,心中却在暗暗地好笑,因为他已经发觉了暗中有人在窥视,却故意不动声色,说了那番话。且不管那人是谁,但相信这番表白,对自己是有利的。
  ※        ※         ※
  伊丝妲没有睡,在自己的寝宫中处理一些公务。
  她穿了一件丝质的长袍,宽宽松松的,却将她美丽玲珑的身材十足地表现了出来。
  她把头发也披散了下来,用一根金色的丝绳束在脑后,显得清丽而脱俗。
  这种家常而通俗的打扮,平添无限的魅力,尤其是她赤着足,着一双金缕的拖鞋,脱俗如仙。
  看见郭英,她显得很开心,连忙站了起来。
  郭英道:“我是来为公主换药的!”
  伊丝妲一笑道:“今天上午上的药,就要换吗?”
  “是的!早上是第一次敷治,着重于去污、解毒、止血、避免溃烂,现在则是敷促进生肌的药散!”
  伊丝妲笑道:“听郭兄的说法已经知道高明,宫中的那个蒙古大夫只知道用一帖膏药,七八天才换一次!”
  郭英笑道:“那是一般的治法,也不是错,只是对公主不适合,因为外伤用药,最忌浸水,所以受了外伤,最好是不洗澡,但公主似乎做不到这一点……”
  伊丝妲道:“是的,沙漠上的人没有洗澡的习惯,有人一生中都洗不到几次澡,我却例外,每天非洗一次,这又是小倩那个鬼丫头多嘴告诉你的。”
  小倩忙道:“公主!婢子可没说这个!”
  郭英笑道:“她没说,是石老大说的,他说起你们以前在沙漠上的情形,你把两袋食水都用来洗澡了,害得他第二天骑了大半天的马去觅水源,后来干脆就留在湖边上,就是为了你浴身的方便!”
  伊丝妲居然红了脸道:“石老大真是的,这种事怎么也告诉人呢?”
  “他认为你们的友情无私无邪;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他还记得有一次你在半夜里起来到湖里洗澡,有两条土狼来把你的衣服叨走了,吓得你大声叫起来!”
  伊丝妲满脸通红,而小倩等人都识趣地退了下去,她们知道这时候不适合有第三者在旁的。
  伊丝妲低声道:“石鹫的确是个君子,那时候……”
  郭英道:“他不是个坏人,但绝不是君子,他更明白,你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没那样子胆小,你是故意地在引起他的注意。”
  “该死的石鹫简直不是人!”
  “公主!别怪他,他心中只把你当成个小妹妹!”
  伊丝妲低下头。
  郭英又道:“再说,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不知有过多少丰满、成熟的女人了,你只是个小孩子,又瘦又小,引不起他的兴趣!”
  伊丝妲的头更低了。
  -----------
  百草园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