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九章 剑气扬威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章 剑气扬威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账房先生倒是不敢得罪官中人,尤其来的是昆明府的班头,他很合作,把约子都拿出来给人看了。 
  约子是广源镖局的总镖头梅玉出头签的,他基于同业的道义,出价十万两,要求金鸡共保那支镖,报酬先付,银票是通原钱庄的,保证支付。 
  托保的条件是要求金鸡全力以援,但万一有所损失,则由广源全部负担,因此,他们也不知道镖货内容,梅玉说是珠宝,想来也差不多,别的货品没有这么高的价值,而且十万两银子,几乎是金鸡镖局中全年的收入,托保的目的地只是到大理而已。 
  虽有千里之遥,但也不过十日行程,沿途都是官道,风险不大,这种好买卖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所以金鸡镖局全力以赴了。 
  合约上看不出什么毛病,却是十分重要的消息,因此这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但并不惊人。 
  因为李大官人带着一批红货的消息,早就有很多人知道了,只是不明来原而已。 
  梅玉和姚秀姑一照面,大家才知道是广源接下来的生意,广源是大镖局,已经闹得轰轰烈烈,现在又突然公开地现身,想得到又是有重大的事情了。 
  镖队一上路就已经十分引人注目了,尤其是随后有一批江湖人急马追了过去,更显得不平常,姚秀姑注意到了,低声通知了梅玉。 
  同时在前面的罗世义也认出了那些江湖人的身份,把梅玉请去商议。 
  梅玉却不太在乎地道:“罗兄,这至少证明了一件事,那天兄弟在客栈中给他们的警告发生了效用,大内官方的人不敢参与了,变成了纯江湖人的行动,应付起来就没有顾忌了呀!” 
  罗世义道:“可是这批江湖人也不好惹,过去的十几个人,全是硬把子,敝局虽倾全力,也未必应付得了!” 
  “这个倒不必担心,我们只管保护那箱红货。李大官人的安全自有他的护送人员负责的。” 
  “我们不是受托要确保人、货的安全吗广“是的,不过那只是广源的约上如此,兄弟转托贵局的只是镖货的安全。” 
  “话虽如此说,但我们多少还是有责任的!” 
  “如若贵局尚有余力,自然希望能费心照料一下,否则就请全力护车保货,兄弟与人订约也是如此约定的,货比人更重要。” 
  光是保护红货的安全,倒是简单多了,因为那口沉重的箱子,一个人搬不动,镖局有的是好手,合力保护一口箱子,把握就大了。 
  第一天到禄丰,大队歇下,也是警卫森严,倒是没出什么事,只不过有人用飞箭射来了一封警告信,叫罗世义置身世外,放弃这一票生意,还附了五万两的银票,作为赔偿他的损失。 
  罗世义冷笑着把信跟银票都撕了,他收了十万两的报酬,对方只给他半额的赔偿,这已经吃亏了,何况保镖的被绿林道吓得中途退保,对声名有碍,罗世义真要这么做了,以后就别想再在江湖上混了。 
  不过第二天再上路时,他更小心了,也约了当地的几个武林朋友帮忙,使阵容更坚强了。 
  当天午后,他们已快接近楚雄县,大路两侧都是丘陵起伏,正是最适合伏击的地点,罗世义也判断对方必在此地下手,因为过了楚雄,就接近镇南关,是镇南王沐荣的王府所在地,任何江湖宵小都不敢蠢动了。 
  绕过一重丘陵,当路站定了四个人,都在四十开外年纪,穿着白袍,手中执着人骨制居的短杖。 
  罗世义叫住了缥队,梅玉和姚秀姑拍马向前,姚秀姑已经告诉他对方的身份。 
  那是辰州言家门的四怪,言家四老是僵尸拳的掌门四老,四个人都是同族兄弟,言文、言武、言信、言义。 
  他们是一个宗派,却不是绿林人物。 
  梅玉一抱拳道:“四位言老人家,广源及金鸡镖局请求借道!” 
  言氏四怪中以言文居长,他大刺刺地道:“小侯,老朽等知道此举不当,但是受朋友所请,不得不冒犯一下,老朽等别无所求,只请各位留下镖货。” 
  梅玉淡淡地道:“言老不觉得太强人所难吗?我们开的是镖局,受托护镖,怎能放弃职守!” 
  言文道:“我们是誓在必得!” 
  梅玉知道无须说太多废话,只吐了三个字:“办不到!” 
  “小侯,你要弄清楚,老夫公开现身,而且开了口,就非做到不可,或许你们还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 
  他的手一挥,两边丘陵中冒出一族族的人,居然有五六十人之多,而且个个都是好手。 
  罗世义见了神色大变,低声道:“梅兄,情况不妙,没想到他们聚结了这么多的人,这些人个个都是绿林中知名人物,看来这一关不好过。” 
  梅玉却笑笑道:“不怕人多,反正我们不会硬拼,只是保护缥车的安全,大家守住阵脚就行了!” 
  金鸡镖局的镖师们倒是训练有素,立刻都下了马,站在镖车周围。 
  梅玉单身提剑,直向言文行去,沉声道:“言老当家的,你在辰州是一门之长,却与黑道为伍,实在不太聪明了,你会后悔的。” 
  言文哈哈大笑道:“小辈,你真是不知死活,在这等情形下,你还敢说这种大话?” 
  梅玉也不答话,滚身追去,拉剑急砍横扫。 
  谁也没想到他会在门面话没交代清楚前就动手的,言家僵尸拳别成一格,出手狠毒,白骨杖上还淬了毒,但是他们惟一的缺点是下盘太硬,只能跳纵而不善弯曲,形如僵尸,所以才有僵尸拳之称。 
  梅玉是看准了,突起进招,一攻击就扑向四个人,言文与言信在前,见状大惊,忙跃起避开,后面的言武和言义却迟了一步,被梅玉的剑扫过腿部,两个人都惨呼出声倒下,都是双腿被削断。 
  而言文与言信却更惨,梅玉早就与姚秀姑商量配合好了,她也早已把铁胎弓取在手中,扣好了钢珠。 
  言氏二老身形跃起、她的连珠弹也及时出手,那两人都是面门上着弹,各有两颗弹丸射人了大脑,扑倒在地下,也不过是手脚蹬了两下就不动了。 
  这两人搭挡,放倒了言门四老,不过举手投足之间,他们把握了两个字:快与狠。 
  言氏四老是绝顶高手,若是单打独斗,一对一他们都未必能应付得了,梅玉就是脑筋活,他在拍马上前时,就想好了应付之策,一发而制敌。也只有梅玉想得出这种手段,因为他不是江湖人,也不拘礼于江湖规矩行事。 
  开始提议时,姚秀姑还在犹豫道:“不行!这样子会犯江湖大忌的!” 
  梅玉道:“假如照江湖规矩,言家的人就不该插足到这种场合,秀姐!你我都明白,这是大内密探在背后支使的,根本没有江湖道义可言,再说镖客护镖是出之正当的自卫,任何手段也不受限制的……” 
  就这番话驳倒了姚秀姑,到她配合行动时,就毫无犹豫了,她知道若是一击不中,梅玉就危险了,为了梅玉,她可以做任何事。 
  他们这一举手间放倒了言氏四怪,造成的震惊是难以想像的,连罗世义都怔住了说不出话来。 
  那些绿林道的人也被镇住了,言氏四怪是此行之首,武功最高,身份也高,他们却在眨眼之间被人放倒了,而且梅玉还做了件绝事,他起身后,又补了两剑,把断腿的言武和言义头都砍了下来。 
  这份狠劲儿连黑道中人都做不出来! 
  人群中又出来了一个人,白面无须,中等身材,穿着一身文士装,手中还摇着招扇,姚秀姑低声道:“这家伙叫阴司秀才字文锦,是黑道中的前辈,十年前就金盆洗手了,不知怎么又出道了?玉弟,对这个人要小心广宇文锦看了一下言氏四老的残尸,才阴恻恻地道:“小兄弟,你的手段太狠了,江湖道不是你这样闯法的?” 
  梅玉十分冷静地道:“阁下是江湖前辈,在下倒要请教一下,江湖道该怎么个闯法?” 
  “人在江湖,道义为先!” 
  “我是保镖的,保了一趟买卖,你们拦路打劫,我是否应该为了道义,把这趟镖让给你们?” 
  “话不是这么说,绿林道和缥行之间,多少还有点情分在,大家利益冲突时,固然要各凭本事,但动手时,却也有个分寸,不能赶尽杀绝……” 
  梅玉冷笑道:“我们在事先已经打过招呼,对江湖朋友,也有过一番礼数,是你们不讲交情。” 
  “我们有苦衷,希望你卖份交情?” 
  “镖局也有苦衷,这趟镖不能出岔子,其他的倒好商量,昨天你们曾经掷下五万两银子要我们放手,今天我们也可以出五万两银子,向各位借道?” 
  字文锦道:“那是不可能的,绿林道的规矩,如果我们先赔上一笔老本,那就是志在必得了!” 
  梅玉道:“那是不是表示我们必须接受呢?” 
  “这当然不是,我们划下了道,你们也可以不接受,不过这得失之间,你们要斟酌一下,接下了这笔人情,以后的江湖路,你们可以一帆风顺,保证没有任何风险,否则我们这些人也会全力担待。” 
  “那也包括保证每年有多少买卖照顾上门?” 
  “小兄弟,你说的是外行话了,我们只能保证以后不会有人找麻烦。” 
  “这就是了,镖局砸字号,以后就不会有生意上门,也就没有麻烦了,这种空头人情不送也罢!” 
  “阁下是一定要把路走绝了?” 
  梅玉冷冷地道:“宇文当家的,跟你谈不拢,还是找个真正能做主的人出来?” 
  “笑话,这些朋友大半是老夫邀来的,老夫能做全主!” 
  “这就好,字文锦,你决心揽下这笔买卖,邀请朋友助拳时,有没有告诉他们真正的后台是谁?” 
  字文锦神色微变道:“我们看上了这票红货,大家图个后世温饱,哪还有什么后台。” 
  “那就是你骗了那些朋友,我倒是很清楚,你们真正的后台是大内锦衣卫的两位副统领,因为在云南,沐王府不允许锦衣卫公然活动,才转托你们以江湖身份来拦截!” 
  宇文锦脸色一变道:“小子,你胡说些什么?” 
  梅玉道:“我才没有胡说呢,我保的这票红货虽然价值不菲,但充其量也不过才五六十万两银子,你邀请的这些朋友,许诺他们的代价一定不低吧!每个人都是成了名的好手,每一位至少要五万两的代价才能搬得动,你自己还要倒贴上两百万两,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字文锦一怔,没想到梅玉会把话叫开来的,一时没有话可以回复,梅玉又朗声道:“我也不是真打算在江湖中混一辈子的,我这汝南侯世子的身份仍然存在,保这一趟缥,有我特殊的目的,所以我把话也敞开来说,今天我不是江湖的身份,也不以江湖的规矩办事!” 
  宇文锦叫道:“不管你是什么,我们是江湖人。” 
  梅玉沉声道:“字文锦,你受了锦衣卫的好处,别人可没有,你别糊里糊涂的硬拖大家来替你卖命,我已经向沐王府递过照会了,他们也答应支援,如果你们坚持不放手,沐王府就要插手干预了!” 
  “小子,你满口胡言,沐王府也不能干预到江湖人行事,难道我们就怕了沐王府不成?” 
  梅玉一笑道:“寻常江湖恩怨,沐王府是不便干预的,但牵涉到宦海风波,沐王府就不会坐视了,我把利害关系说清楚,你们自己看着办好了!” 
  语毕他朝罗世义一点头道:“罗兄,请吩咐贵属弟兄,喊镖上道。” 
  罗世义听梅玉已经公开喊出了内幕,只有硬着头皮干到底了,他只希望梅玉没有设下空城计,沐王府真的会支援,否则凭对方摆出的阵容,他们是闯不过的。 
  但这个时候,他已别无选择,朝手下的越子手孙七做了个手势,孙七也只有硬着头皮,一马当先,颤着喉咙喊道:“金鸡……威扬!” 
  他是尽了努力喊了,但是那声音却小得可怜! 
  但他毕竟是向前进了,宇文锦神色一变道:“姓梅的,你是决心蛮干了,各位朋友,并肩子上!” 
  他叫了一声,却只有两三个人装模作样地上前一步,仍是没有人动手,宇文锦叫道:“大家是怎么了,难道一面金鸡镖旗就把大家给吓住了?” 
  有人接口道:“字文老大,金鸡镖旗吓不倒我们,但是沐王府我们却惹不起,我们的身家根本都在云南。” 
  “姓梅的小子分明是虚张声势,沐王府不会管事的!” 
  “这倒不然,上一次他们已经走镖过境了,沐王府和大理段王府对他的确是全力支持的。” 
  “这一次不一样了!” 
  “什么地方不一样,若是沐王府不加支持,他根本就不敢公然走镖,字文老大,你可没说跟沐王府作对?” 
  “沐王府不敢干扰的,我可以负责!” 
  “宇文老大,你凭什么负责,你是孤老一个,到时候拍屁股一走,我们的家小和家业却搬不走!” 
  字文锦发急了道:“刘向、刘进,你们哥儿俩是什么意思,事前已经讲好报酬,已经预付了一半订金,你们收了银子,事情到了临头,你们却又退缩了?” 
  刘向也火了道:“宇文锦,你把话说清楚,当初你只是说劫金鸡的镖,可没说有沐王府插手?” 
  “现在我们也是劫金鸡的镖,至少到目前为止,沐王府并没有干预。” 
  刘向冷笑道:“宇文兄,你这话就有伤忠厚了,根本你就了解到劫这一趟镖不是江湖恩怨,你向谁领的银子心里也有数,你更清楚沐王府一定会干涉的。” 
  字文锦听他如此一说,也沉下了脸道:“刘兄既然要把话敞开来说,兄弟也不否认,各位都了解到劫这趟嫖的纯利并没有那么丰厚,所得之数,远低于兄弟答应各位的报酬,必然是另有内情的,但各位仍然参加了!” 
  刘向道:“参是参加了,但是也有个斟酌的余地,兄弟事先也声明了,若是只赔我们两条老命,你们为了道义,豁出命来硬挺了,若是要牵扯到家小,我们就要考虑了。老实说,我们在这儿多年攒积,也有个十多万两的身家,只为了几万两银子而豁出去,岂不是太不上算了!” 
  字文锦冷笑道:“刘兄,既然你有了身家。就该在家里纳福,干吗又要出来呢?” 
  刘向微微一笑道:“宇文兄说得好,刘某兄弟二人并非贪财,却也有不得不来的苦衷!” 
  宇文锦一怔道:“这是什么话?怎么叫不得不来?” 
  刘向道:“宇文兄,有人管得住你,硬叫你出头,自然也有人管得住敝兄弟,使我们不得不来!” 
  宇文锦叫道:“你们是沐王府派来的?” 
  刘向微微一笑道:“字文锦,今天大家最好别掏底子,否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宇文锦神色如土,呐呐地道:“刘向!你太不够意思了,你既然身属沐王府,就不该收取我们的预付报酬?” 
  刘向道:“字文锦,你出面邀约之时,也没说出你的背景和身份,只说是对付一批来历不明的江湖人,没说出对方是梅小侯,这是你不够意思在前!” 
  宇文锦顿了一顿才道:“今天的事你们是不会插手了?” 
  刘向道:“不!我们一定要插手,我们在云南的江湖人奉有王府指示,对梅小侯必须全力支持。” 
  宇文锦冷笑道:“各位弄清楚,你们是跟大内的锦衣卫作对,你们有这个胆子吗?” 
  刘向道:“我们没这个胆子,不过锦衣卫指挥使郑文龙大人与王府也有联系,他要求我们对梅小侯必须全力支援,所以我们也是奉令行事。” 
  字文锦呆住了,他没想到沐王府是利用这个方法插手的,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道:“好!姓刘的,你记住,所有的责任该你负。” 
  刘向道:“刘某人微言轻,负不起任何责任,你要以官面的身份说话,可以找沐王府去。” 
  字文锦看看身边的人,大部分都是在云南邀来的,想必都与沐王府有关,今天的劫镖行动是砸到底了,再说任何的废话也没有用,只有冷哼一声,回头就走。 
  只有三五个人跟他离开,大部分的人都呆立不动,连梅玉也大感意外,他把事情叫开来,只是试探一下,想不到沐王府真的插手了。 
  不过,事情总算是过去了。 
  镖队又缓缓地启动,梅玉随队而行,走过刘向的面前,梅玉一拱手道:“盛情高义,改日面谢!” 
  刘向也拱手道:“小侯不必客气,刘某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且幸能略效绵薄,不过小侯如不嫌冒昧,兄弟只有一事请教,以便回报。” 
  梅玉略作沉吟,他知道对方的问题一定不简单,顿了一顿才道:“刘兄尽管指教,只要兄弟能答的,一定不吝奉告。” 
  刘向想了一下道:“小侯此次所保的红货是否十分重要,需不需要沐王府派人护送?” 
  梅玉听得懂他的意思,略一沉吟才道:“东西是颇为珍贵,但是并不重要,丢了也没关系,只是沐王府如能派人暗中护卫一下,在下会十分感激广刘向一听就懂了,笑笑道:“那兄弟就以此回报王爷了,相信王爷必然会有所安排的。” 
  “多谢刘兄了,请报上王爷,说梅某因业务在身,不便进诣,路过镇南时,也不到王爷府去了。” 
  “还是小侯明白,这样王爷也方便说话些,还有一点要请教的是小侯此去目的为何?” 
  梅玉道:“梅某只是途过云南,最后目的却不在王爷治下,刘兄如此回报王爷就行了。” 
  刘向一拱手道:“兄弟明白了,祝小侯一路顺风,这次兄弟挑明了身份,固然把字文锦挡了回去,但他不会死心的,而且也会把明取改为暗袭,小侯还要多加小心为上!” 
  梅玉点点头,刘向又道:“对方若以官方身份行事,王府与朝廷有明约,尚可干预,若纯以江湖身份为之,王府插入就不便了,因为王府与江湖同道向有密约,互不干扰,而且云南治下的江湖人很多,自成势力,不便过分开罪,否则即中了朝廷驱虎吞狼之计,尚希小侯谅察。” 
  梅玉一叹道:“我明白,沐王爷维持这一片基业,也是煞费苦心,燕王忌惮颇深,也在千方百计,想削弱沐王势力,在下不会使王爷为难的。” 
  刘向欣慰地道:“王爷说过,小侯是明白人。” 
  梅玉道:“在下代一位义兄传言王爷,对他的种种援助之处十分感激,就目前而言,王爷做得已经够多了,不会对他多作打扰了!” 
  刘向点头道:“王爷却十分惭愧,深感未能尽心,有负先皇帝洪武爷的托付!” 
  “这些话不必说了,事情的演变难以预料,实在怪不得王爷的,何况这些话也不是我们能讨论决定的,他们之间早就有了协议,刘兄请吧!” 
  拱手上路,刘向兄弟也没有远送。 
  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罗世义这才长吁了一口气,上前道:“梅兄,刚才实在是好险,想不到梅玉竟是成竹在胸,不过梅兄对言氏四老似乎不必做得太绝的。” 
  梅玉叹道:“我也知道那四个人的关系重大,可是势在必行,不杀死他们,今天就过不了关。” 
  罗世义道:“这是怎么说呢?” 
  梅玉道:“宇文锦是官方买出来的狗腿。在云南境内,他不敢亮出官方的身份,所以才拖出言家四老来充场子,他们是以纯江湖的身份出头的,这四人不除,刘家兄弟也不便出头干预了。” 
  “小侯早就知道王府会伸援手吗?” 
  “不!我不知道,但是沐王府曾经给我保证过,只要我是为了特殊任务进人云南,他们一定会支持的,所以我一看情况,知道必须先摆平言氏四鬼的江湖关系,再用话一点,暗示沐王府应该出头了。” 
  罗世义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小侯杀死了言门四老,日后恐怕麻烦大了?” 
  梅玉道:“我没关系,将来我不会一直在江湖上打转,姚大姐也是一样,所以才由我们两人出手搏杀言氏四老,免得罗兄牵了进去。” 
  罗世义笑道:“兄弟的镖局只及云南境内,言家的势力在四川,四川的长镖,进人川境后,就由当地的同业转包了去,这对兄弟的影响倒不大!” 
  “那兄弟就更放心了,今后罗兄在云南如有兄弟可尽力之处,只要吩咐一声,兄弟无不尽心。” 
  这正是罗世义所希望的事,上一次梅玉保了一趟镖到大理,沿途历经曲折,但使得梅玉在云南、四川都创下了赫赫盛名,俨然成了缥行界的领袖,所有的镖局都希望能搭上广源的关系。 
  金鸡镖局在碧鸡的规模是最大的,但是在整个云南而言,却只是二流的,罗世义本人的声望也只是二流的。大家知道他的名字,却不是个绝顶出色的,所以梅玉找上他,明知此行危险重重,他也硬着头皮答应了。 
  而且此举还有沐王府的暗助,此后说不定还能搭上沐王府的关系,那更是求不到的机缘,现在事实证明一切都如所料,因此罗世义心中充满了兴奋之情。 
  这一路到镇南关是风平浪静的,因为越来越近镇南沐王府,大家都有所顾忌,但是一路上的监视者却也络绎不绝,虽然那些人精于乔装改扮,但很难逃过老于江湖的姚秀站和罗世义。 
  经过镇南,梅玉果然绕道而行,没有前去王府拜会,因为同行中有着建文皇帝,身份十分尴尬。沐荣既不便以君臣之礼相见,但也找不出另一个适当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见了。 
  最重要的还是为了保密,建文帝在列中很少有人知道,连主持镖队的罗世义都不清楚,这是十分有利的,如若是消息泄漏,恐怕会引来很大的危险。大内侍卫和锦衣卫的人,千方百计也要截杀他,纵然是郑和叔侄有心相助,也没有办法了。 
  到了祥云县后,罗世义道:“前面就到大理国了,大理段氏虽然是个小王朝,但多少年来,一直维持着相当的势力,梅兄跟他们的交情深厚,想必可以得到一些援助的。” 
  梅玉道:“是的,我如提出相求,他们不会拒绝,但是我不会去求他们。” 
  “这又为什么呢?” 
  “大理虽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小国,但以实力而言,比镇南王府差多了。” 
  “那当然,镇南王经略西南五省七州八十一府,辖地数千里,除了朝廷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势力能比了。” 
  “这就是了,镇南王可以不把锦衣卫放在眼中,大理国却不敢,我们岂不是让段王爷为难吧!” 
  “这么说来,我们必须要靠自己的本事闯了!” 
  “是的,不过罗兄尽管放心,我们的实力并不弱,因为对方再也无法聚集那么多的人了。” 
  “对方如果发动了,一定是有备而来!” 
  “兄弟已有了应付之策。” 
  他的应付之策是临时才宣布的,出发之际他都没开口,一直到一条岔道上,他才宣布取道澜沧江而西。 
  这条路入缅不会近,但是沿途都是荒凉的山区,恶兽瘴风,为一般人所不取。 
  罗世义听了之后,吓了一大跳道:“梅兄,这条路极少有人走的?” 
  “只是少有人走,却不是没人走!” 
  “可是我们沿途却很难找到人帮助了,兄弟所有的关系都是在往大理的大路上。” 
  “我们的打算主要是靠自己的力量自己闯,走这条路惟一的好处是对方也算不到,他们在前途所设的埋伏布置都用不上了,若他们邀集的人手回头赶来,也落后了好几天!” 
  “可是我们的前站已经下来安排探路了!” 
  “没关系,留一个人在这儿,前站的人久候不见我们前去,一定会回头的,通知他们改道就是!”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