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二十章 柳暗花明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柳暗花明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第二天凌晨,天色才亮,大家都已聚集在那个地方了,尖尖地突出了一堆树丛,长有七八丈,宽约两丈许,因为这是一块突出的部分,所以没有人会想到从此间辟路进去。 
  梅玉来到尖端处,要过了一柄大刀,亲自动手,对准密密的枝叶砍去,砍有个把时辰,深进三尺多时,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 
  原来他从枝条的空隙处,已经看见了里面有一条空拱,拱子并不宽,不过才半丈许,也不高,也不过半丈左右,每个人都必须要弯腰低头才能进去。 
  这条拱子也不深,不过五六丈,是用荆条弯空,硬编出来的,就像是人家在花园中用人工编架成的葡萄盖蓬。 
  梅玉把路完全清好后,才带着人进去,很快就走到了荆弄的尽头,虽然又没路了,却看见了一个地洞口。 
  梅玉道:“这是雀喉,如果要进人雀腹,这是惟一的通路,地洞中很黑,我们要带火把进去,而且进去的人不必太多了。” 
  郑和道:“国公是此行主帅,由国公全权调度好了!” 
  梅玉除了自己之外,又选了四个人:姚秀姑的神弹可取远,李珠的袖箭百发百中,郑和的武功堪称绝顶高手,另外还选了一名叫洪天保的军官。 
  洪天保官拜参将,是三品军功前程,摩下将兵两千,是个很大的将军了,但是跟他四个人比起来,却是微不足道,人人都比他的地位高得多。 
  所以他在行列中,干着最吃苦的差使,身上背着一大堆零零碎碎的玩意儿和工具,还有几捆炸药和一卷引线,这才是洪天保入选的原因,他原是个江湖入,擅长于弄火药,有个很响亮的外号,叫火灵官,他不但擅长于弄火药,而且身躯高大魁伟,力大无穷,兼有一身横练气功。 
  地道似乎很长,不过渐渐已经高了,走出了几十丈后,已经是地沟了,不过上面还是不见天日,那还是用密密的荆条编成了天然龙盖,微微可以透进一丝天光。 
  郑和一面走,一面道:“国公,会不会弄错了,这工程十分浩大,似乎非一人之工!” 
  梅玉道:“不错!至少要有十几个人才能完成,而且还要人不断的维持,你看这项上有伸进来的枝条,都被剪掉了,这种荆枝长老之后十分坚韧,只有在初发为嫩枝时才剪得动,可见这条通道,还是有人不断地整理的。” 
  郑和道:“藏宝是五六十年前的事,而且藏宝的五个人都离开了,怎么还会有人在此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这条通道中,十天之前,还有人整理过,因为地下还有一些剪下的枝条尚未枯萎,那绝非很久以前的事。” 
  郑和道:“这就是我不解之处,此地若有人,应该是与藏宝有关的,他们为什么不取走藏宝呢?” 
  “因为没有钥匙。” 
  “什么钥匙?” 
  “开启宝库的钥匙。” 
  李珠不禁奇怪地道:“主上给你的密函中,可没有什么钥匙呀!” 
  梅玉笑道:“由此可见大嫂没有看过密函!” 
  “我是没有看过。主上交付此函时,也没有附加什么钥匙,就只有这一封信函!” 
  梅玉道:“原先藏宝的几个人极有心思,他们将宝箱深藏人一块巨岩中,外面以三道铁门封锁,除了使用钥匙之外,别无任何方法打开铁门,然后他们又留下了三柄钥匙的图形和尺寸,毁掉了钥匙……”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是为了怕其中任何一人起了异心,私自前来取宝,他们一共五个人,其中三个人各保存一张钥匙图样,两个人保存地图……” 
  “现在都找齐了吗?” 
  “找齐了,其中一人投了太祖之后,说出其中秘密,太祖又密遣心腹大臣,经过十二年的努力搜证,才算找齐了全部的图形,最后传到了建文帝的手中。” 
  郑和道:“国公也找人配好钥匙了?” 
  梅玉笑道:“是的,所以我坚持这次一定要带一名极为高明的锁匠来,就是为了打造钥匙,为了怕泄漏机密,我是在登船之后,才命匠人依样打造。” 
  “国公倒是真能保密!” 
  “郑公公,希望你别见怪,实在是这笔宝藏数额太大,人人都会动心的,而且也关系到大哥今后的安宁,我必须慎重,大哥对宝藏没有私心,所以才尽献朝廷,但如果这笔藏宝未能进入国库,皇帝恐怕未能释怀。” 
  郑和居然点头道:“国公说得不错,皇帝陛下对逊皇帝并没有追迫之意,最主要的也是不放心这一笔藏宝,他们朱家子孙都知道有这回事,人人都在动脑筋,谷王朱穗之所以失势,也是因为他追逊皇帝太急切一点,皇帝知道他也是心在藏宝。” 
  姚秀姑却忍不住道:“皇帝也未免太小气了一点,他已经拥有了四海,何必还念念不忘这一笔藏珍呢!” 
  “夫人,话不能这么说,皇帝自奉俭薄,他要钱也没有用,但他是个有作为的,许多富国强民的计划都要钱来推展的,而国库并不充裕,他整天就在为等钱而伤脑筋!” 
  姚秀姑忍不住笑道:“皇帝也会闹穷?” 
  郑和庄严地道:“是的,一个好皇帝必然是会闹穷的,他一方面想实行很多伟大的计划,而一方面又不想增加老百姓的负担,整天都在动脑筋如何筹措款项,皇帝肯为生民设想;这是一件值得尊敬的事。 
  皇帝当初力排众议,经营西洋,实际上也是在为这批藏宝打算,为了建造兵船筹措远征军粮饷,皇帝已经挪用了好几笔款子,所以此行一定要有以报之,否则皇帝会很窘迫的。” 
  梅玉没有作声,但是他心中却也作了个比较,建文帝手中握着一笔财富,没有想到如何去动用它,而永乐帝却极力想得到动用它用以致国富民康,这两个人的作为一比,是有着很大差别的,他相信郑和的话,永乐帝一向自奉简薄,从不贪图生活的享受,他要那笔钱,绝不是为他自己。 
  在曲折的地道中走了约有两个时辰,终于豁然开朗,钻出了地道,眼前却是一片难得的奇景。 
  说奇景,那是很过分了,这片景色该说是十分平常才对,小桥流水,竹篱茅舍,桑麻成畦,瓜棚架下,有成群的鸡鸭,这不过是江南的农村景象而已。 
  但是在远处海外的西南边夷之地,出现这一片情景,却难怪令人吃惊了。 
  郑和首先讶然地道:“这简直就像是进入桃花源了!” 
  梅玉看了一下道:“这一定是昔年藏宝的后人,在此地守护宝藏的。” 
  “那一个人不是都回到中原了吗?” 
  “是的,但是他们的家人也可能被遣来此,虽然没有钥匙可以打开宝库,但也可以守住宝藏,不被人私自取走!” 
  五个人慢慢地循着路前进,慢慢地来到了村屋前,却见一个中年汉子迎了出来,见了他们,也不十分惊奇,只是问道:“各位是从中华来到此地的?” 
  梅玉道:“是的,在下姓梅,现封大明汝国公!” 
  “大明!是朱元璋所设的朝廷吗?元朝鞑子呢?” 
  梅玉知道他们对中原的情形一定很隔阂,乃道:“洪武帝力平各路人马,一统天下,天下重归华夏,国号大明!” 
  那人笑道:“兄弟来此之时,朱元璋还只刚从郭子兴的手中分脱出来自立,那时,我们就认为他最有希望,果然他得了天下,算起来已经是四十多年了!” 
  梅玉道:“这四十多年,阁下一直都在此地吗?” 
  那人道:“是的,在下文廷玉。” 
  “文廷玉,那么先生是文昌平先生的什么人?” 
  “是家父,现在恐怕要称先父了,因为在下来此之时,家父已经快五十了,现在如若安在,该是九十多了,这四十多年来,在下一直未得他老人家消息。” 
  梅玉深深叹息了一声道:“文昌平先生后来曾投入先帝洪武爷摩下,讨元扫荡有功,追散骑常尉,官拜撞关镇守使,但不幸于十年前病故于任上。” 
  文廷玉脸色一阵黯然,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哀伤,可见这个消息对他己不算太突然,只是证实了而已,他只是问道:“各位因何得知在下与先父文昌平会有关连?” 
  梅玉直截了当地道:“因为昌平先生曾将有关忽必烈藏珍的事情,告知先帝洪武爷。” 
  “各位是来寻宝的?” 
  梅玉道:“不是我们来寻宝,是大明朝来取宝,这位是大明征西大军总监郑公公,他率领了三万大军,乘了一百多条大船,都停泊在马六甲外海,然后我们再率军前来……” 
  “不错,大军现驻在山下,我们先带了一部分的人进驻大汉山,因为根据昌平先生的报告说,忽必烈藏珍体积并不太大,不需要太多的人!” 
  文廷玉道:“国公对忽必烈藏珍始末清楚吗?” 
  “清楚,令先君对这事的来龙去脉交代得很清楚,这是元代在西洋各国所掳获的珍宝,在运回中国的途中遇风被吹到此地,护送大军俱皆损失,只有五名汉人护卫生还,昌平公即其中之 
  文廷玉道:“阁下既然知道了来龙去脉,就明白这笔藏珍不属于任何私人所有?” 
  郑和立刻道:“是的,所以昌平公才献之朝廷。” 
  文廷玉道:“先君他也无权对藏珍作任何处置!” 
  郑和道:“不错,昌平先生在先帝的支持下,遍访了当初的五个人,取得了他们的同意。” 
  文廷玉深注着他道:“取得每一个人的同意吗?” 
  郑和只有望望梅玉,梅玉道:“详细的情形,由于当事人俱已物故,无从推考,但是昌平公的确已将取得藏珍的一应条件都搜集齐全,献于朝廷。” 
  “阁下可知道所有的条件是什么吗?” 
  “知道,藏宝图已凑全,知道宝藏在飞凰石下,凤头右侧的石洞宝库之中,有三道铁门锁住。” 
  文廷玉道:“那三道铁门所用的锁系由一名南方的巧匠所造,除了原配的钥匙外,一概无法开放。” 
  梅玉道:“我知道,不过昌平公已经将龙虎凤三柄钥匙的图样都搜齐了,我们已经配好了钥匙。” 
  文廷玉突然叹了口气:“这儿一共有三户人家,在下来得最早,张志远迟我两年来到,另一个席久之则在三五年前迁此,他们都是昔时藏宝五人的后人。” 
  梅玉不知道他何以提起这些? 
  文廷玉道:“我与张家的子弟是因为避乱而来,同时也为前人看守藏珍。而席久之前来,则是为了他的父亲席长亭为人暗杀,所藏的龙形钥匙图形则不知去向,他是在这儿等凶手的。” 
  梅玉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令先君昌平公已身故,他是如何取得钥匙图形的已不得而知。” 
  文廷玉叹了口气道:“不过现在已不重要了。当时,席久之推测想必是原来的五人之一,因为只有这五人才知道藏珍之秘。” 
  郑和道:“这倒不一定,像你们这些做子女的也知道了,任何一个知情的人都可能起异心的。” 
  文廷玉苦笑道:“不过照情形看,倒是先君他的嫌疑最大,因为是他把整个机密泄之于朱元璋的,自然也可以邀功去算计其他的人。” 
  姚秀姑忍不住道:“你这个人怎么对自己的先父如此不敬呢?” 
  文廷玉又是一声苦笑道:“我离开先君那时才只有十岁,是由先母携带前来的,对于先君是如何一个人,先母却知之甚详,事实上先君一直就是在动脑筋设计其余的几个人,先母就是与他意见不合,不齿他的为人,才愤而离开他的,所以要住到这儿来,就是想守在此地,不让先君取得藏珍。” 
  梅玉微异地道:“这是为什么呢?” 
  文廷玉道:“这是为了后世子孙计,在下共有兄弟七人,在下最幼,上面还有六位兄长,有的己曾授室,我们家在家乡已薄有田产,足可渡日,不必求发财了。” 
  郑和道:“令堂大人倒是颇有远见,据咱家所知文昌平身后积财颇多,但是子孙却不太守得住,已经败得差不多了。” 
  文廷玉神色微动,轻叹道:“还好只是败落而己,如果寒家的人得到了藏珍,恐怕还会落得家破人亡呢!” 
  梅玉听他似乎在有意避开话题,忍不住问道:“文先生,我们是奉旨前来取宝的,藏珍是否在此?” 
  文廷玉想了一下才道:“这个问题兄弟无法回答,根据先人的说法,宝库似乎在此,可是我们没有打开来看过,不知里面是否有藏珍。” 
  “是没有打开过?还是没法子打开?” 
  梅玉又追问了一句,文廷玉神色又动了一动,才叹息着道:“在席久之来后,我们曾经尝试过去开启宝箱,他凭着记忆去打造了一柄龙形宝钥,试图打开第一道铁门,结果因为尺寸不对,门倒是开了,但是却触动了另一项机关,触发了埋藏的炸药,把宝库震坍了!” 
  梅玉一震道:“宝库震坍了,这是怎么说呢?” 
  “宝库是在飞凰石的山腹中的,爆炸之后,整个宝库陷入山腹中;被几百万斤的大石所埋。” 
  “无法再挖出来了吗?” 
  “我们三家所有的老小人口,合起来不过三十余口,那个工程太大了,我们实在无力为之,只有住在此地,用荆棘围住了四周,不叫人前来,一住不觉二十余载。” 
  “你们从没有出去过?” 
  “可以说没有,外面也是蛮荒之地,我们每年只派两个人出去,购买一些食盐布帛之类的东西。” 
  梅玉略一沉思道:“阁下对我们前来取宝藏,作什么看法呢?” 
  文廷玉想想道:“宝藏之所有权,应为五家之后人。” 
  梅玉道:“这话错了,忽必烈宝藏是元代宫廷所有,大明朝廷代元而起,宝藏的主权也跟着转移。” 
  文廷玉忽地一笑道:“现在讨论这个题目太没意思了,元代也是来自西方各国,只能说这是一批无主之物,谁有本事,谁就可以据有,各位既是率有大军前来,形势比人强,我们就是争也争不过。” 
  梅玉也知道很难在道理上辩个明白,只有道:“那就请文先生带个路前往宝库,待取得藏珍之后,我相信朝廷对各位多少总有一个报偿。” 
  “那倒不必了,我们在此地多年静居,生活足以自给自足,什么也不想要了,只不过宝库已深埋在山腹之中,取出来将是一件大工程。” 
  梅玉道:“我们看过了之后再说!” 
  文廷玉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默然转身,对五个人作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大家走了一阵,也穿过了几间村舍,却都不见人影,梅玉忍不住又问道:“屋中好像都没人?” 
  郑和却哼了一声道:“人都躲在墙后;而且每个人手中都执着弩箭,你们的防备倒是很严密呀!” 
  文廷玉有点讪然地道:“村中人不与外人接触,都有点怯生,至于他们心怀戒意,也是难怪,因为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地理环境。” 
  郑和冷笑道:“这些人在外人压境时,居然还能不动声色,静心潜伏,想必一定训练有素。” 
  梅玉心中一动,在这些地方,他倒的确不如郑和,文廷玉却极为不自然地道:“敝处的人对保护自己的家园,的确都很认真,凭着外面的一片棘林,再多的人也无法拥进来,即使溜进一些,在我们严密的防守下也无法得逞的。” 
  郑和微微一笑道:“对于一般的潜入者,这些防卫设施是够了,但是要对抗数万大军,贵处毕竟是不足与论。” 
  文廷玉不服气地道:“几万大军能开进金马老高原的已经有限的,就算能到这儿,也越不过那满地的棘林。” 
  郑和笑道:“咱家只要从船上把红衣大炮抬下来,架在林子外面,一阵乱轰,然后再用几千斤炸药,沿途埋进来,一点火,可以把整个大汉山翻个身。” 
  文廷玉只有干笑道:“总监说得太严重了。” 
  郑和神色庄然地道:“只怕文先生还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我们是奉了旨意,几万人动众劳师远地,这表示我们志在必得,不在乎任何阻挠的,你们文家虽已败落,那是子孙不肖,但是先太祖皇帝念在令先君子献宝图有功,仍然晋封了伯爵,食米百里,祭田祖产仍在,子孙们还不会饿着,如果这份藏宝图落了空,这欺君之罪,就够你们受的,文家是大族,大小两三百人呢,一起绑上法场砍头,那可是很壮观的!” 
  文廷玉脸色大变,厉声叫道:“就算是欺君,也只是先父一人之事,怎么能牵涉到全族呢?” 
  郑和哈哈大笑道:“文先生,你是在深山中生活太久了,可能不明世务,天下最笨的两件事,就是跟朝廷作对和皇帝去讲理。” 
  文廷玉愤然地道:“皇帝可以不讲理吗?” 
  郑和庄然地道:“皇帝当然会讲理,他要灭你的族,绝对有一篇说得过的道理,他是天下至尊,所以他的道理不容人驳斥,就算你的道理能盖过他也没用。” 
  他顿了一顿,神色更厉地道:“何况,他要是灭了你们文氏一族也不冤枉,因为你文先生是昌平公的后人,阻挠取宝,欺君之罪,是你们刻意为之。” 
  文廷玉急道:“在下怎么会阻挠取宝呢,在下不是带各位到宝库去吗?” 
  郑和冷冷地道:“文先生,咱家除了领军之外,还兼领了锦衣和缇骑两尉,那是主管天下密探事务的,你这点小过门别在咱家面前摆了,你以前所说的都是实情吗?” 
  文廷玉开口欲言,郑和又寒着脸道:“宝库果真震坍了?被埋在山腹巨石之下了?” 
  文廷玉结巴地道:“是……是真的,总监到那儿一看就知道了。” 
  关闭冷笑道:“那你们就只有祈求上天,那坍方不会太深,只要费点事就可以取出来,否则你们就惨了,我们为了要回朝交旨,只有把你们村中的人一个不漏,全部捆上了押解回朝。” 
  文廷玉急了道:“这太不讲理了:“ 
  郑和冷笑道:“咱家不是告诉你嘛,跟皇帝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出动了几万大军,百余条大船,迢迢万里,居然无功而还,这个责任没人负得起。” 
  “你们不是出使前来的吗?” 
  “文先生的消息倒是很灵通,不像是久闭深山的人!” 
  “我……我们每年总要派一两拨人出去,购买食盐以及一些日常用品,顺便也打听一下外面的情形。” 
  郑和道:“那你该知道我们在去年已经来过一次了,回朝不到一年,立即又声势汹汹的再来,可不是闲得没事做了,这二次,我们是专为忽必烈藏珍而来的。” 
  文廷玉默然不语。 
  郑和又道:“回头到了宝库,若是我们认为一时无法开库取宝,大军不能久驻外邦,那时很抱歉,我们就要锁人了。” 
  “这怎么能怪我们呢!” 
  “因为是你们把宝库弄坍了……” 
  “我们有权利……” 
  “你们没权利,连最初藏宝的五个人都没有权利,这批宝藏是属于元朝皇室所有,照权利转移的惯例,理应属于大明朝廷。 
  文先生,我不是跟你动蛮,也不想吓你,你若是想在这上面玩心机,那你就是在自找麻烦了!” 
  文廷玉几库欲言又止,梅玉心中是颇不以为然的,因为郑和的态度迹近倚势凌人了,可是他也没有插嘴或出言去反驳郑和。 
  因为照他的了解,郑和平素为人不是如此的,他虽然位高而权重,但为人谦和,何况此行是自己为主,郑和只是副使,一路上,郑和都很守本分;差不多事情,都来请示由自己决定的,何以在此刻,也不是个老实人。 
  郑和对梅玉的无言支持投来感激的一瞥,梅玉还朝他点点头,表示还将进一步的支持呢! 
  他们终于走到了飞凰石下,远远看去,那是一座孤零零的石山,形如一头展翅的凤凰,头顶上长了一丛绿树,形如凤凰的羽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