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帝宛风云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帝宛风云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吴秀的身份,沐晟清楚吗?” 
  “原来是不知道的,可是本王伯沐王爷知道了怪罪,在暗中通知了沐晟。” 
  张辅点头道:“该死的沐晟,他居然经由这条线,搭上了长乐公主的关系,难怪不可一世了。” 
  代王不信道:“这可能吗?他们从未来往!” 
  “何必要明里来往呢?暗中来往不是更密切吗?御赐项链是长乐公主弄去了,杀死沐晟是为了灭口。王爷,你们跟沐晟定的那个计策简直狗屎之极,王爷与梅玉私交颇佳,对他都护西南十分支持,绝不想打击他,再说梅国公目前圣眷正隆,丢了御赐重宝,不过罚俸一点,那算是什么处分,倒是末将这一点前程,差点砸在你们手上了!” 
  代王低下头道:“是的,本王也以为不妥,可是沐晟坚持要如此,本王以为他代表王爷,自然也只好支持了,可是本王发誓,杀死沐晟和项链的下落,本王的确不知。” 
  张辅苦笑一声道:“末将也相信王爷不知道,否则绝不至于如此糊涂的!” 
  代王顿了一顿又道:“现在该怎么办呢,项链若是落在长乐手中,她是抵死也不会承认的,尤其是沐晟一死,她更加不在乎了!” 
  张辅神色转寒道:“她可以不在乎,末将却在乎,限期已至,末将也把案子查得差不多了,只有往皇帝的手里一交,看他怎么处理吧厂 
  代王忧心地道:“这……不太好吧……” 
  张辅道:“没什么不好的,皇帝把责任加在未将身上,是以为沐王府在主其事,皇帝的消息不谓不灵通,沐晟是主谋人,沐王府因难推辞其咎,但是长乐公主插上手,末将倒要看看这位万岁如何处理这件事。” 
  代王依然一脸忧色,张辅道:“王爷放心好了,末将尽量不涉及王爷,推荐吴秀的事,既出于陈守言的请求,皇帝也一定是心知肚明,不会对你如何的,只是王爷以后行事可千万要小心一点,有些事不要轻信人言,除非是王爷亲自联络,否则还是不必理会的好。” 
  朱桂这时才神色略转,但仍是忧心忡忡,张辅要即刻进宫去作交代,他才苦着脸回府去了。 
  张辅不只抽看吴秀的供词,他在进宫之前,还先一步把那个叫连升的家伙逮到了手,就地一拷问,总算心中落实,立刻进宫请见了。 
  那时黄昏刚过不久,皇帝才用过晚膳,张辅就请见了。 
  他是少数几个可以即时晋宫请见的人,皇帝在御书房里见到了他,开口就问道:“案子办得如何了?” 
  “启奏圣上,案子是全清楚了。” 
  皇帝道:“那就该抓人了。” 
  张辅道:“能抓的全抓了,有些不便即时抓的,微臣只有来请示一下圣裁!” 
  皇帝有点不怀好意地笑道:“有什么不能抓的,朕一定支持你禀公处理!” 
  他仍以为是沐王在主其事,所以挤张辅一下,当然,他也不会认真地办沐王的,但能够借此机会,给沐王府一点教训,警戒他以后老实些,不得轻举妄动,心生异念。 
  张辅也在试探,看皇帝对内情知道多少,现在从皇帝的口风态度上,心中已有成数,于是不慌不忙地道:“陛下听微臣将全案关键奏明,就知道微臣碍难何在了。” 
  于是他把袖中的一份供词取出,先说明了案情及处理经过,倒是丝毫无隐,连梅玉暗探凌云山庄都说了。 
  皇帝还笑道:“这个沐晟当真如此大胆吗?” 
  张辅道:“沐晟是个糊涂虫,好自作聪明,沐王爷把他放在京师,却未赋此重任,是他自以为了不起了,乃至胆大妄为,所以微臣在查知原委后,立刻加以扣押了。” 
  “你能扣押他吗?” 
  “微臣的龙骧衙本就有权的,别人也许会顾及沐王爷而不便下手,但沐王爷乃微臣旧主,微臣知之颇深,绝不会跟汝国公为难的,也不敢胆大妄为如此,所以还予扣押了,再把详情禀报王爷!” 
  他继续说下去,皇帝脸色就不自然了,尤其听说驸马陈守言居然把一个御厨塞到沐王府去。 
  皇帝的脸色更不好看,变色道:“这家伙如此做是什么意思呢?” 
  张辅知道皇帝在装傻,笑着道:“各大王府臣宅在京师都有邸宅,平时也都有人主理,这些主理人难免有小人充斥其间,好权弄势,大将军弄个人去,了解一下他们做些什么,倒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大将军兼领禁军,直接捍卫京畿与圣驾安全,大小动静,不可不知……” 
  皇帝听他这么一说,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张辅!你倒是个明白人!” 
  “微臣自己也是管这种业务的,各大宅院中,微臣也曾设法布下眼线,这是必要的措施,否则圣上将任务交下来,微臣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沐晟!” 
  皇帝又点点头,可是听沐晟被鸩杀府中,下毒的居然是那个吴秀时,不禁变色道:“守言怎么做这糊涂事厂 
  “这倒不是大将军的意思,微臣在吴秀口中问得明白,他是受了一个叫连升的人指示,而连升则是公主的人。” 
  皇帝的脸上涌下了怒色,沉声道:“是长乐公主干的!张辅,你弄清楚了!” 
  “是的,微臣悄悄地将连升请出公主第加以审讯,取得他亲笔供状在此,人是公主下令鸩杀的,为的是灭口弄成死无对证,项链已经交给公主,是经由连升的手,想来应该不会错!” 
  皇帝的脸色更为温怒,一拍桌子道:“这个畜生,前些日子,居然进宫来向朕讨取忽必烈藏珍!” 
  “公主在梅国公前曾经流露过此意!” 
  永乐帝大怒道:“这个不解事的逆畜,她以为她是谁了,当时朕就把她好好地骂了一顿,明白地告诉她,忽必烈藏珍不是朕的私产,可以随便送人的,那属于大明国库,必须要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才能赠出……” 
  “陛下大公无私的胸襟,微臣十分佩服。” 
  永乐帝又叹了口气道:“张辅,事情若确实牵涉到长乐,朕绝不护短,你把一切证物搜齐了,可以径去抓人,然后交付大理寺鞠讯。” 
  张辅倒是吓了一跳,没想到皇帝竟然要公开地办,连忙道:“陛下,刑不上大夫,若是把堂堂金技玉叶的公主下狱审讯,与朝廷体面有关。” 
  永乐帝道:“若是朕容纵子女胡作非为,那才是真的没体面呢!朕一向认为建文帝懦弱无能,现在不能打自己的嘴巴,尤其是对梅玉要有个交代,更不能徇私。” 
  皇帝特别提到梅玉,张辅就明白了,梅玉是建文帝的人,皇帝实在是做给建文帝看了,当然,也是要做给那些兄弟子侄们看,他这个皇帝是大公无私的,要大家老实些,别以为皇亲国戚,可以胡作非为了。 
  再者,更重要的一点原因,是长乐公主已经失宠了,皇帝将她嫁给陈守言,是一种笼络的手段,那个年轻人对皇帝而言是很重要的心腹股肱。 
  可是长乐公主似乎没有体会到老父的苦心,居然作威作福,凌驾到夫婿头上,陈守言痛苦不堪,经常留宿大营不回府,使得皇帝也大伤脑筋。 
  势必要在女儿和女婿之间作一番选择了。女婿虽然亲不过女儿,但是对功利至上的皇帝而言,多半是会支持女婿的。 
  但是张辅再也没想到皇帝的决定是如此绝情,他板着脸道:“张辅,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长乐公主真犯了那些罪,朕绝不姑息,只是你必须要证据确真……” 
  张辅道:“启禀圣上,人证是齐了,知其事的人或死或擒,一个也没漏,龙骧衙的人问口供则有一套手段,倒不怕他们不说实话,物证就是那串项链,倒是有点困难。” 
  “什么困难?” 
  “微臣去问公主,公主一定会矢口否认,除非是准许微臣搜查!” 
  “那你就彻底地搜查一下。” 
  “‘圣上,公主一定不肯让微臣搜查的!” 
  皇帝道:“朕明白你的意思,朕给你一道手谕,准你便宜行事,必要时不妨叫人将公主暂时拘禁起来,然后彻底地搜查一下,朕据闻长乐还有不少其他的过失,她好货,还在私底下包揽狱讼,卖官鬻爵,你知不知道?” 
  张辅不敢说不知道,只得道:“微臣略有知闻,但这是锦衣卫的职责,微臣不便多事!” 
  皇上冷笑道:“你就是能管也不敢管,但郑文龙却不像你这样圆滑,他办事很实在,都已经具报在案,朕因为长乐公主虽然居间弄点好处,倒还没有太大的错,但身为朕女,涉及这些事终是不该的,所以你顺便也查一查!” 
  他做事一向干脆,就在御书房中亲笔下了手谕,用了御宝,递给他道:“张辅,朕对你不能说不支持了,要是你再办不好,你自己想该如何受处分吧,长乐公主有罪,朕不会包庇她,她若无辜,朕也不能容忍人把她当做挡箭牌,卸责倭过。” 
  张辅一听,知道皇帝的反击来了,告到他的女儿,总不会令人高兴的,毕竟这侵犯到皇家尊严;但是事情逼到头上,他也只有挺了,咬牙道:“微臣判断无误,既蒙圣上支持,微臣若办不出个结果来,微臣惟一死代谢!” 
  这是豁上了,哪知皇帝倒是脸色一松道:“好!有担待,朕朝中就需要这种有胆有识的人来办事,先皇太祖身上的草鞋亲太多,本朝的皇亲国戚也太多,可又没几个读书明理的,确实需要一些不避权贵的官儿们来压压他们。” 
  建文帝在位时,也苦于这些事,他比永乐帝更难为,是因年纪轻,辈分又低,身边全是他的长辈,满朝文武,不是元老就是顾命大臣,使他在处理任何事情时,都难以有自己的意见。都难以公正地办一件事,那是因为他心肠太软,脸皮太薄,不好意思去伤别人。 
  永乐帝极力要改正这个风气,目前正是个机会,即使要办的人是自己的女儿,他也不在乎,他正要借这个机会来一番杀鸡儆猴,使大家知所敬畏。 
  明白了皇帝的意向,张辅比较放心了,即退了出来,他倒是一点都不敢耽误,回到大营,点齐了人手,就径直来到公主宅第。 
  张辅知道这件事不能慢,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长乐公主把证物一毁,他就倒霉定了。 
  在皇帝而言,这是个一石二鸟的计划,能惩戒一下长乐公主,树立廷威,固然是一大收获,否则的话,扳倒张辅,给沐王一点颜色看看,也未尝不是好事,沐晟的胆大妄为,皇帝始终还难以相信沐荣是毫不知情的。 
  张辅只有骂沐晟混蛋,为自己捅了这个大娄子,一个不妙,赔上这条老命,实在太冤枉了。 
  虽已入夜,公主宅第前还是灯火辉煌,长乐公主很会作威作福,借着夫婿之便,居然把禁军调了一营来守备。 
  张辅早就有了打算,一面叫人带了皇帝的朱谕到大营去禀告驸马陈守言,一面也带足了人手,浩浩荡荡地开到了公主宅第,门口的禁军自然不肯放人进去,张辅亲自出面,而且一再地声明是奉了旨意,但门上人哪里理会,不但逞强不放行,而且还要反过来抓下他来。 
  张辅成竹在胸,不怕闹事,拔剑立斩二人,这一手倒是把那些禁军们镇住了,他们没想到他真敢杀人! 
  但是也不过才呆了片刻,里面又出来了两名校官,带了有几十名甲胄鲜明的军士,一起冲杀了出来,显然他们是受到指示。 
  张辅大声喝道:“张某是奉旨前来查案,你们竟敢抗旨阻挠公务,要知道那是死罪”。 
  那名校官统领冷笑道:“张辅,旨意下不到公主宅第来,你居然敢在这儿杀人!砍,砍了有公主做主。” 
  他带人围了上来,龙骧行的人也一拥而上,双方立起混战,但是并没有战多久,一彪人马开到,看服饰分明是禁军,那些守备的军士看到有了援手,更加起劲了。 
  可是这彪禁军竟然专门对付自己的同僚,箭射、矛刺、斧劈,一下子就杀倒了二十几个。 
  那名将校一看率队的是驸马陈守言,倒是怔住了,立刻叫道:“驸马,末将等……” 
  陈守言厉声道:“张大人是奉旨前来办事,你知不知道?” 
  那将校道:“他是这么说了,可是不见旨意……” 
  陈守言道:“京师重地,公主宅第前,张大人若非真的奉旨。 
  敢随便说那种话吗?要旨意,你够资格接旨吗?你只能进去叫公主出来接旨。” 
  “是公主指示末将说,龙骧衙耍威风到咱们门上来了,管他有没有旨意,砍了再说!” 
  “混账东西,你领的是大明的俸禄,你这统领是圣上所赐.不是公主的家臣,你居然只听公主的话,连圣上的旨意都不听了,公主是个糊涂没见识的妇道人家,你是堂堂的军官,居然会不辨是非,去听一个妇人的乱命,如此混账的东西,死有余辜! 
  杀!” 
  一名部属上前拔剑正要砍人,在屋中的长乐公主也忍不住了,厉声喝道:“慢!未得哀家之命,谁敢杀人!” 
  陈守言理也不理她,仍然道:“杀!此乃本爵军令,有谁敢阻挠,立杀无赦!” 
  那名部属继续挥剑上前,长乐公主也挡了过来。 
  那名军官居然对着长乐公主一剑砍了过去,长乐公主没想到真有人敢杀她,吓得惊呼一声,跌倒在地,那名军官却饶过了她,把两名手足无措的门禁统领斩成了四截。 
  陈守言亲自出马,又挥剑斩了两名统领,把其他守门的禁军都吓呆了。 
  陈守言怒不可遏,厉声喝道:“张大人已经公开声明是奉旨前来,你们居然敢违抗……” 
  那些禁军们都慌了,丢了手中的兵器,跪了下来道:“元帅饶命,小的们只是奉命行事!” 
  陈守言怒声道:“胡说!虽然军令不可违,但乱命不可受.你们总该知道什么是乱命,你们该杀了那个擅发乱命的人……” 
  那些军士眼看长乐公主,不敢再辩,只有连连叩头叫饶命,长乐公主见两名统领仍然被杀了,再看陈守言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性子也上来了,厉声道:“是哀家叫他们动手的,要杀就杀哀家好了!” 
  陈守言却淡然地道:“公主,他们是我调来看门的,不是替你做家将的,除了我之外,他们原不该听你的指挥,虽然你要替他们承担过失也没有这个能力!” 
  长乐公主更怒道:“什么,你说我指挥这些人?” 
  “不错!他们是禁军,普天之下,只有两个人能指挥他们,一个是我这禁军统帅,一个是万岁爷!此外,任何人都无权命令他们,此事载于大明廷律,为太祖皇帝所颁,任何人都不得违抗,那两名统领因为不明职守,擅自行动,所以斩立决,这些人的情节较轻,但一顿军棍难免。你也替不了,来人,押回大营,听候处理。” 
  他带来的人马中出来一彪人,架起那批门禁,垂头丧气地走了。陈守言才对张辅道:“张大人,对不起,陈某辖下不严,阻挠大人公务,陈某敬致万分歉意!” 
  张辅道:“不敢当,多谢元帅支持。” 
  陈守言道:“哪里,张大人本奉有朱谕,陈某怎敢抗旨行事。 
  大人尽请洽公!” 
  他作了个手势,长乐公主这才急道:“他真的奉旨。” 
  陈守言道:“不错。张大人知道你不讲理,先叫人带了旨意去找我求助,而且圣上也派遣黄门监马公公到大营,传口渝要我全力支持张大人。” 
  长乐公主泄了气道:“张辅要来干什么?” 
  张辅道:“汝国公梅玉的御赐宝物被窃,圣上责成在下官身上查明,经下官努力彻查结果,查实御宝失落在公主宅第……” 
  长乐公主色变叫道:“张辅!说话要负责任!” 
  “下官在请旨同时,也向圣上备了案,如果所查不实,甘愿军令从事。” 
  陈守言道:“张大人不觉得所担风险太大吗?” 
  张辅道:“没办法,圣上把案子交给下官,若是案子不能交代,下官也是活不了,下官把案情查明后,进诣圣上,请示处理之法,圣上虽主张彻查,却也怕下官是借府上卸责,所以才要下官立下军令状。” 
  长乐公主道:“立下军令状又怎么样?” 
  “如所查不实,提头以谢罪,下官为了保命,不得不前来冒犯公主。” 
  长乐公主一呆道:“你能确定东西在我家吗?” 
  “能!沐王府总管沐晟被鸩,下官已经掌握了所有的涉嫌人犯,也问出了口供。” 
  “那跟哀家有什么关系。” 
  她分明在装傻,张辅却退一步道:“劫宝杀人,系沐晟令黔中三鸟所为,沐晟取得宝物后,密交连升呈给了公主,现在沐晟被厨师吴秀下毒鸿杀,但吴秀已落网,招出了系连升所唆使,再逮捕了连升,供出系受公主指使,宝物也已经密交公主……” 
  长乐公主又惊又怒地叫道:“一个奴才攀诬,就能作数了!” 
  “下官知道他不敢攀诬,但光是人证,证据仍嫌不足,下官请旨搜查公主宅第,只要搜出御宝。” 
  “你要进去搜查?” 
  “下官已经请得御示,准许便宜行事,而且下官也不必全府惊动,只要搜查公主的居室就行了。” 
  长乐公主全身都狂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怕,她尖声叫道:“胡闹,哀家的居处不让人搜,那对哀家太侮辱了,哀家自己守在门口,谁敢来哀家就杀谁!” 
  她在地上拾起了一柄剑,气冲冲地就要回头走,陈守言上前一把执住她握剑的手,厉声道:“张大人系奉旨而来,你给我老实些。” 
  长乐公主又羞又怒,厉声叫道:“畜生,放开手。” 
  陈守言反手就是两个嘴巴,把她的嘴角也打出血来了,沉声道: 
  “公主,你是嫁给我姓陈的,不管你的身份多高贵,当众辱骂丈夫,就是不守妇道:“犯了七出之条。” 
  长乐公主泼辣地道:“我犯了七出之条,你把我休了好了!” 
  陈守言冷冷地道:“搜不出证物,我自会连同休书把你一并送进宫中,搜出了证据,你是现行犯,我要亲手把你交给张大人,锁进大牢,现在给我乖乖地走。” 
  他是武将,拖着公主脚不点地的进去了,张辅心中呼了一口气,暗呼幸运,陈守言也不堪公主的凶悍无知,才如此支持自己,若是他们夫妇是同一气,只要将自己为难片刻,从容地藏起御宝,自己的脑袋就掉定了。 
  到了里面,陈守言更合作,命家将把府中侍候长乐公主的侍女及宫中拨出的太监都看守了起来,不准他们有任何行动,然后未曾搜查前,先把侍候公主的贴身宫人押过来一问,几个嘴巴,打得那两个官人魂飞魄散,老老实实地招供了出来。 
  那串项链就藏在公主的首饰箱里,公主每天都要戴上好几遍,揽镜自照,只苦于没法子戴给别人瞧瞧去。 
  长乐公主见搜出了证物,心中虽慌,口中还在要赖。 
  “你们一群大男人,想陷害哀家还不容易,东西是你们故意栽赃的。陈守言,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帮着外人来欺侮哀家,你等着瞧好了,见了父王,咱们有官司好打的。” 
  陈守言只是叹了口气:“长乐,我实在替你可怜,你多少也读过几天书,怎会如此无知,你别奢望你那个皇帝老子会原谅你,他已经被你的一连串过失弄得十分震怒,否则也不会下手谕给张大人来搜府了,你是什么德性,他会不知道,他心里早明白,事情是你干的绝不会错,他要敞开来办,就是不再包庇你了。” 
  长乐公主兀自不相信自己的老子爷要她的命,口中仍是哼哼地骂个不绝:“陈守言,你等着瞧好了,哀家最了不起被关到西山行官去念个两三年的经,然后你就会后悔了,没有了哀家,你这大元帅能干多久。” 
  陈守言沉声道:“一开始是沾了你的光,皇帝因为我是女婿,才把这禁军统帅给我干,可是几年下来,我把禁军调理得有声有色,那可是我的本事,你爱信不信,没有了你,皇帝马上会把另一个女儿嫁给我,这个职位固不能由外人担任,也不会由第二个人担任。” 
  长乐公主立刻叫骂开了:“陈守言,你这王八蛋,原来你没安好心眼儿,跟长安那妮子勾搭上了,借机会把哀家撇开。告诉你,没这么容易,哀家死也不会叫你如愿的,怪不得你最近不回家,反而常往宫里跑,原来是去跟长安那骚蹄子鬼混了……” 
  她的话越骂越粗,骂得陈守言脸都红了,但他也只有叹口气,吩咐把她关起来,严加看守。 
  帝威难测,在皇帝没作表示前,谁也不能把她如何?不过陈守言却十分合作,居然协助张辅,找到了长乐公主很多其他不法的证据。 
  她是个很贪心的女人,尤其看不得别人有好东西,有些官儿们知其所好,弄了些新奇珍宝来孝敬,所以她包揽狱讼,卖官鬻爵,什么事都干,甚至于还故意造成冤狱,以便侵占人家的东西。 
  这些事她自己办不了,自然在府中有几个狗头军师帮她出主意,陈守言对这批家伙深恶痛绝,所以一个不留,统统抓了起来,交给张辅去处理了。 
  张辅用了两天工夫,把大小事情都整理出来了,却不敢公开地启奏,袖着一堆证据,夜入宫中,密奏皇帝,因为有几件案子,竟比盗取梅玉御宝还要严重,认真办起来,长乐公主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皇帝也大为震惊。连声怒骂道:“该死!该死!想不到这个贱婢竟如此大胆妄为,难怪陈守言在朕面前一再说她不守本分,朕想他们最多是家庭纠纷而己,还劝他小做忍耐,哪知竟会如此重大。” 
  张辅这才知道陈守言晓得这些事了,只是不便告诉皇帝而已,这次他对自己大力支持,原来还是有目的的。 
  案情太大,已不是谋取梅玉的项链那么简单,但是公开办起来,皇帝的面子就太难看,他不在乎处分女儿,却不能容许她犯下这么多、这么大的罪。 
  长乐公主赐药自尽,罪名还是盗取御宝,却把梅玉吓了一大跳,尤其是从皇帝手中再度取回项链时,见皇帝居然含着泪,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梅玉在京中又住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内,他似乎成了京中最有权势的人,每个人见了他都是又惊又伯,那是因为长乐公主的原故,宫中传出消息,公主赐药是由于授意掠夺梅玉的御赐重宝所致。 
  皇帝居然因此赐死他平素宠爱的公主,由此可见梅玉的帝眷之隆了。 
  但是这也使大家迷惑,因为梅玉是建文帝的拜兄弟,前几年还亡命江湖,证明皇帝并不是真喜欢他。 
  所以梅玉在朝中的地位是个谜,一应酬酢,人家不敢不请他。请了他之后,却又费尽苦心,为陪他的客人伤脑筋。 
  只有指挥使郑文龙和龙骧衙都统领张辅两个人可以跟他有说有笑,谈得上话的。 
  可是这两个人主管京中的密探,也是神鬼皆愁的人物。平常,人家宁可远远地躲开他们,现在却要千方百计地去邀请来赏光,席间,连谈话笑谚都受了拘束,真是苦不堪言。 
  驸马陈守言依然炙手可热,本来,有人看到长乐公主赐药,对他的地位,未尝不动心过。不过有几个老臣才在皇帝面前稍露口风,挑了他一点小错,就受到斥责,聪明人立刻就不再开口了。 
  赐死的公主没有大硷,也不必大事铺张,就在摈后的第七天,皇帝下旨将幼女长安公主下嫁陈守言为续弦。 
  婚礼并不铺张,只是半付鸾驾,将长安公主送到公主宅第,两口子交拜天地,入洞房后,双双到宫中谢恩。 
  这也意味着一件事,陈守言才是皇帝最喜爱信任的人,长乐公主的凶蛮固然闻名京师,长安公主的美艳温娴也是京师知名的,很多大家公子都在钻这个门路,甚至于有人托人情到宫中的后妃去说项。 
  皇后就为了自己的两个亲戚子弟向皇帝提过,但皇帝一口回绝。而且说自己早已相准了人,到时候自会宣布,叫皇后不必再为此操心。 
  皇后碰了壁,其他人自然也知道了,皇帝已为长安公主相准了驸马,自然没人再去碰一鼻子灰了,但也在纷纷猜测是谁家儿郎有此福气。 
  但谁也没想到陈守言身上去,因为他已经有长乐公主,一直到皇帝宣布了他们的婚事,大家才恍然而悟。这是皇帝早就许给陈守言的,当初将长女下嫁,就是为了使彼此的关系更亲密而不是恩宠提拔。 
  长乐公主凶而且悍,皇帝一开始还管教压一压,后来就懒得管了。长乐公主若是聪明的,就该知道收敛一点,可是她依然故我,而且每况愈胜,那时皇帝与陈守言已经有了默契,大家都在忍耐等徐,等候长乐公主实在闹得太过分的时候,再由陈守言黜妻,皇帝将以制裁,大概总是幽禁深宫,静居思过,哪知长乐公主闯的祸太大,卖官鬻爵之外,还干扰司法,造成了大冤狱。 
  赐药自尽,借的是掠取重宝的题目,可是在赐药的同时,朝中同时将刑廷二部一尚书调了闲差,而且还各降了两级,公布的罪名只是小小的过失,但聪明人知道这些过失是当主管很难避免的,重则口头申诉一声,轻则由皇帝提醒一声注意就算了,从未有如此严重处分的。长居宦海的人自然知道他们一定另有什么重大错失,也是沾着长乐公主的光,才如此从轻发落而已! 
  不过在那些皇亲国戚们心中,却又不同了,长乐公主之被罢黜,是早经协议决定的事,盗宝只是一个理由而已。 
  因此可知,这位皇帘的亲情是十分淡薄的,连他自己亲生女儿都可以铁面无私地说去就去,手足兄弟子侄亲戚又是差了一层,谁都不能靠着这一种关系来保护自己。 
  靠得住的,第一是势力。有举足轻重的势力,才能叫皇帝另眼相看,如沐王府、梅玉、陈守言…… 
  可是要结成这样的势力也不是容易的事,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相互结党而成奥援。 
  于是朝中就结成了好几个派系,互相支援,倒是颇有势力。 
  殊不知这正是皇帝的策略,他感于藩镇太多,而常感锦衣、龙骧两卫的人力有限,不能每一个都照顾到,乃至常被蒙蔽,所以干脆让他们结成党翼,相互倚重,这样子只要看紧了几个为头的,大小动静全可掌握了。 
  梅玉终于启程赴任了,因为他到西南去设府,总不能光杆一个人成行。 
  大大小小的班底超过了两百人,这还不算,此外,皇帝又拨了五千人给他。 
  这是从驸马陈守言的禁军中抽调出来的精锐,训练精良,年岁都在少壮,确是一支劲旅。看来皇帝对他的确是万分支持了。 
  不过梅玉也清楚,这五千人在公务上可以由他全权指挥,生杀由之,却不会成为他的私人武力,因为这是一支真正属于朝廷的武力,而且永乐帝派出这支军队,固然为绥靖西南,镇抚边夷,但同时也监视着圣光寺中建文帝的发展,不让他有独霸一方,渐成气候的趋势。 
  皇帝的一切措施都太厉害了,使得梅玉心服口服,他一直就在心里盘算着一句话——永乐做皇帝是否比大哥更称职,更有利于社稷百姓? 
  这答案是肯定的,连建文帝自己都承认了,所以他出亡之后不到一年,就心甘情愿地交出了江山,只希望能安定在西南边夷之地,过他那无怀无天一般的生活,统治着一个与人无争的王国。 
  他能如此淡泊,中原的皇帝都不能放心,依然要透过各种渠道来作监视,做一切的防范措施,特别是用一个西南都护的名义与责任,套住了梅玉,的确是高明之至,可圈可点。 
  因为建文帝手下,惟一真正能办事拿主意的,只有一个梅玉,方天杰虽然能治军,懂得兵法谋略,却因为魄力不足,判断力不够,是将才而非大将之具。 
  抓稳了梅玉,就等于控制了建文帝,再者,把建文帝放在西南,既可收坐镇之效,又能牵制拥兵自大的沐王府,的确是聪明之至。 
  军伍途经镇南关,梅玉自然要在礼貌上去拜会一下沐王,也为沐晟之事做一个了解。 
  这是他第四度见沐王了,前几次还是以小侯的身份,只能走侧门,这次沐王府却是列开仪仗,大开正门,把他像贵族般地迎了进去。 
  两个人也不必悄悄地在密室谈话了,沐荣在银安殿中设宴款待佳宾。 
  酒酣耳热之际,堂前百戏杂陈,两个人共坐入席,却乘此机会谈一些心腹话。 
  共布腹心,去除了不少误会,也交换了不少的心得与秘密之后,他们算是有个共同的结论——沐王府和都护府之间,必须精诚合作,才是自保之道,皇帝的意思是希望互起摩擦,而后从中取利,他们想避免被吞掉,只有互相扶持合作支持。 
  谈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左右侍候的人都远远地离开了,最靠近他们的是王妃和姚秀姑、李珠的席次,也是摒退从人,所以谈得很秘密。 
  谈话不怕人听去,但却无法杜绝人的接近,尤其是刻下献技的这一队胡姬。 
  据说她们是来自天方波斯的后宫,是波斯一位王公,想尽方法从王宫中弄了出来,又因为他要跟中华做生意,为了巴结沐王,才送给沐王爷的。 
  这一队胡姬是二十四名,再加上随队的乐妓以及教授的人员,总计有六十名之多,若非镇南王府这么大的宅第,一般人真还养不起。 
  她们的擅长是歌舞,这一批胡姬不但个个貌美如花,而且肤白如凝脂,身材玲戏曲突有致,个个都是尤物。 
  她们渐歌渐舞,渐近席前时,倒是无人起疑,因为歌舞中是有向贵宾作特别献技的。 
  沐荣还笑着道:“国公,这班胡姬别有可观,尤其是贴身秀,竟是别有一种妖媚的功夫,若是嫂夫人不介意,倒不如叫她们施展,真能诱人色授魂消的。” 
  梅玉本来就是富贵公子出身,走马章台,什么场合都百无禁忌,再加上风云际会,少年得意,倒是没染上一身道学气,闻言笑道:“这个兄弟倒是要好好地领略一下,拙荆出身江湖,也最爱亲闹,定然不会扫兴!” 
  那班胡姬渐渐舞到席前,果然出来了两名绝色姬人,分别绕着沐荣与梅玉婉转献舞。她们虽然隆碧月,可是肤若凝,光泽如玉,腰肢纤细若无骨,吐气如兰,竟是别有一种娟媚之态。 
  尤其是她们以柔软的双臂围住脖子,口吐丁香,婉转献吻时,的确别具一种销魂情状。 
  梅玉手托着那名姬人的细腰,鼻中嗅着那股醉人的甜香,再从小马夹的张缝处,看到了两团如玉的胸肉上,点缀着两颗媳红如樱桃的乳头,不禁抨然心动,正在领受那无比的温馨滋味时,忽觉腰上一痛。 
  这些年他历经艰险,护功日积,最主要的是得与郑和帐下那些名家们时相砌磋,武功也日胜一日。 
  突然受袭,本能的运气一阻,双手把怀中的那名姬人抛了出去,那名姬人的身手倒也了得,空中一个翻身,居然也落地站好,口中又发出一阵叫嚷。 
  变意非常,沐荣也起立惊问:“梅兄,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梅玉手指着那姬人道:“她行刺我!” 
  沐荣怔然道:“这可能吗?她们在献技之前,都要经过护卫的洗身检查,绝对不准携带任何武器……” 
  梅玉也不作多言,伸手在腰间抽出了一枝长长的发簪,竟是那姬人头上所戴的步摇,尾部用细金链系着一尾金凤凰,簪身竟泛蓝色,姚秀姑见状大惊道:“不好,这是淬了毒的,爷快坐下来,不能再妄动真气……” 
  说着忙扶着梅玉就地坐下,从身边摸出一个盒子,倒出两粒药丸,用酒喂着梅玉吞了下去。 
  沐荣过来道:“嫂夫人,这上面好像淬的是蓝蝎的尾毒,十分剧烈,你那药能解毒吗?” 
  姚秀姑道:“这是妾身央求大国手大自在天医李自然特别配制的万灵解毒丹,功效可解百药,即使有些很特别的毒解不了,也能暂时将毒性镇住……” 
  沫荣欣然道:“难得嫂夫人身怀如此灵药,只要能镇住毒性就不碍事了!” 
  他沉着脸色对着王妃道:“夫人,你还不快点去取解药来!” 
  王妃愕然道:“解药,什么解药?”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