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作法自毙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五章 作法自毙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余觉生颇感意外地道:“师兄可是不信任小弟?” 
  万宝财道:“也可以这么说,我们以前根本没见过面,全凭师尊的一封信,我交上十万两银子,已是相当地冒险了,不过那是我负担得起的,这个可是九十万两,我若不见师尊面,断然不会交付。” 
  余觉生无可奈何地道:“好吧!师尊现在就在虎克船长的流花号上,二位师兄随同小弟把银两送到船上,就可以当面交给他老人家了。” 
  万宝财道:“还是请师弟上告师尊,麻烦他老人家移驾到这儿来一下,带着一大笔银子上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为江湖之大忌,愚兄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余党生道:“师兄的意思是要师尊来看你们?” 
  万宝财一笑道:“那倒不敢当,我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屈劳师尊的大驾,但是点交银两,却必须由他老人家亲自出面,麻烦师弟回去说一声。” 
  余觉生悻悻然地道:“师兄实在谨慎过度了,师父好容易才接洽好这笔买卖,如果弄砸了,你们可要负责。” 
  万宝财道:“这个当然,有钱不怕买不到东西,我也打听了一下价格,觉得这笔军火买卖,师尊给价太高了,贵出了一倍都不止。” 
  陈大旺道:“阁下说的是一般的小土炮,我们卖给令师的都是船上的座炮,每门的口径大出一倍,炮身重达千斤,这样的巨炮,你们有钱都没处买。” 
  万宝财道:“陈英雄,你也是江湖上闯的,移地而处,你是否也会像兄弟一般谨慎呢?” 
  陈大旺道:“兄弟是向万兄解释火炮的事。” 
  “那件事是家师直接交易的,兄弟管不到,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兄弟在西南夷邦从事各种交易,对军火一项,并非全部陌生,如阁下所言的那大炮,倒也不是有钱买不到,找上几位设计师,雇上几个工人,铸也铸出来了,据兄弟所知,有几个小岛上,就有铸造火器的私枭工厂。” 
  陈大旺脸色一变道:“阁下如是说,这桩交易就吹了?” 
  “谈交易的是家师,买不买的权利在他,兄弟只管支付银子,兄弟只是告诉阁下,军火在西南海上,并非是奇货可居,也没什么好拿跷的。” 
  陈大旺气冲冲地拖了余觉生走了。 
  坐在一边从不开口的霍恩魁这才道:“师兄,这件事好像有问题,这么多的钱,师尊竟不亲来提取,只凭余觉生一人出面,他好像不是这样糊涂的人。” 
  万宝财道:“是的,从这个余觉生第一次来取银子,我就觉得不对劲,师尊行事一向独断独行,要钱就直接吩咐,从不会说明理由,所以那封信的口气笔迹俱出自师草的不会错,上有一个漏洞。” 
  “什么漏洞?” 
  “师尊的开口太大,他在我们那儿,曾经问过我,若是紧急需要,一次可以筹出多少钱,我告诉师尊是二十万两,当时师尊还颇感惊讶,他以为我能筹出十万两,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霍恩魁道:“师尊对师兄的估计太低了。” 
  “也不算很低,在别处另设生计是我秘密而行之的,光是我们安乐集的那点行业,十万两是最大的估计,可是师尊信上开口就要一百万,实在太离谱了。” 
  “是啊!当师兄答应下来时,我吓了一大跳,以为你们都疯了,师尊是狮子大开口,而你答应下来也是开玩笑。” 
  “事实证明我并不是开玩笑,我也的确筹到了。” 
  “那是梅元帅的帮忙,在西南夷邦,除了几家王室外,谁也无法在一两个月内立筹百万两。” 
  “正因为师尊开口太大,我才觉得奇怪,信函为师尊亲笔无误,他却提出一个我办不到的要求,就表示他一定出了问题,只是不知道是哪一类问题,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倾吾所有,先弄了十万两给余觉生,先稳住他们,然后再请梅元帅设法帮助,愚兄已经决心脱离白莲教了,可是师尊的问题不解决,我们总是难以安居下来的。”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呢?” 
  “梅元帅已经跟我取得联系,他已带人在此地监视一切,以后的事情,我们不必操心,静候其变就是了。” 
  “小弟的意思是说,如若师尊果真来了,师兄是否要把那九十万两银子交出来?” 
  “九十万两银子,折成黄金也有近十万两,我们是用两辆大车运来的,师尊即使是亲自来了,也不可能轻轻易易地就领走了。” 
  霍思魁怔然地道:“师兄,你这是怎么说呢?难道师尊来了,你也把着不交吗?” 
  万宝财叹了口气道:“是的,师弟,我们虽经收录为门下,却没有学到过什么法术,也没得到过什么好处,安乐集的那片基业,也大部分是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建下的,我之所以投靠门下,只是免于被白莲教侵吞而已,但我却赔进了我惟一的儿子,对于师尊。我实在提不起感恩之心,对于背叛师门,我也没有什么愧疚之心。” 
  霍思魁一叹道:“小弟的情形差不多,小弟是被吴三彪拖着入门,他才是易老儿的亲传弟子,吴三彪是我的同乡,都是云南昆明人,我们是邻居,他很早就离开家乡了,我在昆明因杀了人,流浪江湖,碰上他,拉到西南来,投入白莲教,名义上是白莲门下,其实跟师兄一样,还是被他们视作外人,沾不上边儿。” 
  两个人又谈了一阵,却谈不出什么结果,他们只是棋盘上的两颗棋子儿,虽然他们关系着棋局的胜负,但他们却只能由着人摆布,本身不能采取任何主动。 
  第二天上午,陈大旺和余觉生终于簇拥着易天方来了,同来的还有两个彪形大汉,黄发碧目,一望而知是西方的夷人,两个人的腰间还佩着一支掌心雷,那是西方的一种短的火枪,在短距离内对人击发,枪弹由火药爆发摧送,疾如电火,百发百中,十分厉害。 
  易天方显得略为憔悴,那两名夷人在他身后紧紧相随,情势相当暧昧。 
  万宝财和霍恩魁见礼已毕后,易天方僵硬地笑了一笑道:“宝财,听说你真把百万两银子凑齐了?” 
  “是的,师尊,弟子竭尽所能,总算是凑齐了师尊所要的项款,除了上次付的十万两外,余下的九十万两,俱是折成金块,计七万五千两。” 
  他的屋中堆着五大木箱,打开其中一口,里面是黄澄澄的金块,灿然夺目,万宝财拿起一块道:“这一块重百两,一箱放了一百五十块,计重一万五千两。” 
  余觉生与陈大旺的目中都出现了贪色,只有易天方仍是很淡漠地道:“徒儿,难为你了,为师虽然写了信给你,却没指望你真能筹出这么多来的,谢谢你了!” 
  万宝财心思玲珑,早已看出了情形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仍然微笑着道:“师尊说哪里话来,弟子身为白莲教门下,对于复兴教务,弟子自当不遗余力,只是师尊说要用来购买火炮,弟子深惑不解,目前当务之急,应是召集人手,觅妥一处安身地点。” 
  易天方道:“这个都已有了着落,为师数十名及门弟子与几百名寄名弟子,为师的已分别让他们来报到,至于教坛,为师的己选妥一处海岛,可容万人,我们在那儿可以徐图建设,以谋东山再起。” 
  万宝财道:“那好极了,岛在哪里?” 
  易天方道:“等我们购下这批军火后,就可以运了去,武装起来,为师的万方山庄固若金汤,就是被梅玉的一阵火炮给轰垮的,使为师深深体会到火器的重要。” 
  “师尊,火炮燃料固然重要,可是你买的这一批价格实在太贵了,几乎是超出了两三倍。” 
  “喂!有这么多吗?” 
  “弟子还是作最高的估计,如果自己雇集工匠铸制,最少可以制出四倍的成品,所以弟子觉得向他们购买这批火炮,实在太贵了。” 
  易天方沉吟片刻才道:“可是为师的已经跟他们谈妥了交易,不能再反悔了。” 
  “那没关系,最多认亏那十万订金不要好了,也总比继续交易上算。” 
  陈大旺冷笑道:“只可惜现在己不容后悔了,那批火炮虽是贵了一点,但我们还白送了一剂解药。” 
  “解药?什么解药?” 
  “解一种西方剧毒的解药,令师已经服下了那种剧毒,如果没有解药,明天就将毒发身死。” 
  万宝财移眼看向易天方,他低下了头,万宝财又对余党生道:“余师弟,你是师尊的弟子,怎么……” 
  余觉生微微一笑道:“师兄,白莲教中可没有师徒恩情那一套,告诉你一句老实话,易天方中毒,就是我促成的,本来我以为他自己有钱,想把他的钱榨出来,哪知道他的钱都化在万方山庄了,我只有再找他有钱的徒弟了。” 
  万宝财也冷笑一声道:“余觉生,你既然知道本教没有师徒恩情那一套,你想我会拿钱出来买易老儿的命吗?” 
  除了霍恩魁之外。每个人都怔住了,良久后,易天方才干咳了一声道:“宝财,老夫临走之际,还害了你儿子的性命,因此老夫也知道对你无恩可言,所以他们说你把钱筹来了,老夫倒是吓了一跳,既然你心上不在乎老夫,为什么又要筹措银子呢?” 
  “我筹措银子是为了发展教务,既然火炮是如此重要,我认为此事尚可一行。” 
  陈大旺立刻道:“很好,你把银子交给我好了。” 
  “陈兄,你要弄清楚,现在是我跟你们交易,不是易天方了,你们的火炮该交给我。” 
  陈大旺道:“交给谁都一样,我们是认钱不认人的。” 
  “还有,那批火炮的价格也太高,我要重新议价。” 
  陈大旺沉思片刻后才道:“也行,你到船上去看货,看完后,我们再议价好了。” 
  “货不必看了,船上的火炮都是一款型式,我们就直接议价好了,照以前所说的数量,我出四十万两。” 
  陈大旺叫道:“什么?四十万,连一半都不到!” 
  万宝财冷笑道:“陈兄,你自己也明白,四十万两我已经出多了,你们的那票货色,最多只值三十万,你要明白,我可没中毒,不需要你们附带送解药。” 
  陈大旺沉吟了片刻才道:“好吧!四十万就四十万。” 
  “陈兄可以全权做主吗?” 
  “可以,这批军火是我们俘虏了几条别的商船上接收而来,带在船上压舱,根本没多大用处,虎克船长不懂得中国话,也不晓得行情。兄弟可以全权做主,万兄要把货交在什么地方?” 
  “就在蚬港好了,你们把货卸在码头上,我带人前来验收交款。” 
  陈大旺大惊道:“那怎么行,军械火药都是违禁品,怎么可以公开交易呢?” 
  “你们船上带着武装,怎么可以入港停泊呢?” 
  “这……个因为兄弟跟本港的守备大人颇有交情,在瞒上不瞒下的情况下徇私放行停泊的。” 
  万宝财一笑道:“我们也走了门路,我们持有沐王府护卫的身份,代表休王府购买火器,安南朝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更不敢于涉了。” 
  “沐王府护卫,可不能冒充的,尤其是公开索购军火,这关系太大了,兄弟可不敢做这笔交易。” 
  “关系再大,也是沐王府的,跟你们没有关系。” 
  “这么说来,二位真是沐王府的护卫了?” 
  “不错,我们是新补的名字,职司就是代表沐王府买军火,金子也是沐王府拿出来的,否则以我这一介平民,上哪儿找这么多金子去。” 
  陈大旺脸色大变道:“对不起,湖海中人不与官方人员交易,尤其是将火器卖给官方,为江湖之大忌,兄弟不敢接受这笔交易。” 
  万宝财冷笑一声道:“陈兄,你别忘了,你已经收了订金,而且这是笔无法更改的交易,如果你认为可以漠视沐王府,你不妨试试看,你的船是否能离开蚬港。” 
  陈大旺又是一怔道:“沐王府的人已经来了?” 
  “不仅来了,而且先一脚来到了,牢牢地盯死了你们那条船,沐王府的银子岂是那么容易吞没的1” 
  陈大旺急得用夷语跟那两名持掌心雷的夷人叽叽哇哇地叫了一阵,那两名夷人也十分愤怒,一面哇哇大吼,斥骂陈大旺,一面把掌心雷移向万宝财和霍恩魁,颇有动蛮之意,哪知窗外嗖嗖两声,两名夷汉都痛叫着仰身倒下,每人额上都露出了个龙眼大的洞,脑浆鲜血,红红白白地向外直冒。 
  万宝财这时才把一颗悬起的心放了下来,他知道梅玉已经安排好接应了,而且刚才那两发飞弹,恐怕就是名震中原的国公夫人神弹姚秀姑的杰作。 
  万宝财冷笑一声道:“陈兄,你看见了,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你想在此地耍横,可是打错了主意,沐王府中高手如林,拿出了这么多的黄金在此,岂会毫无准备的!” 
  陈大旺脸色如土,汗珠涔涔滴下,连声地道:“误会,误会! 
  在下已经把利害情形说了,可是那两个家伙不肯听,他们一个是船上的大副,一个是水手长,平时就蛮横跋扈,连船长都要让他们几分。” 
  万宝财冷冷地道:“我不管那么多,我是问你,这笔交易怎么样?” 
  “当然是维持前议,在下一回到船上,就通知虎克船长,遵照分吩咐卸下火炮,只是很抱歉的,火炮只得八门,不足十门之数,弹药也没有那么多。” 
  “那怎么行,把你们船上的卸下来交货,谁叫你先收了我们的订金的?陈兄,这是沐王府不愿意仗势吃人,若是你敢耍赖皮,我们会杀上船去,来个鸡犬不留的,在安南有谁敢侵吞沐王府的钱!” 
  陈大旺苦着脸道:“这八门大炮都是要从船上卸下来的,也都是船上原先所有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炮。” 
  万宝财哩了一声道:“那你怎么跟我师父谈生意的?” 
  陈大旺看看余党生道:“这是令师弟拉的线,他以购买火炮为由,将易老儿骗到船上,让他喝下一杯毒酒,然后再以生命相胁,要榨出他的财富。” 
  余觉生耸耸肩膀道:“万师兄,这可不能怪我没有师徒之情,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我的祖上三代就在蚬港落脚,跟土人做生意,已经赚下了上万两金子,正准备返故里去安居乐业,就碰上了易老鬼,他先在我父母身上下了慢性的毒药,然后假借神迹为他们治病,直等把先父的辛苦积蓄骗完之后,又秘密将他杀死,弃尸海上。” 
  易天方忙道:“你胡说,你的父母是被海盗杀死的。” 
  “那些海盗根本就是你的弟子所乔装,后来我也进了白莲教,成为你的弟子,对这种手段很清楚,我也曾冒充海盗,替你杀死过别人,易老儿,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替父母报仇,让你也尝尝毒药的滋味,果然天从人愿,赐给我这个机会,老鬼!告诉你一个让你伤心的消息,我把十万两金子交给虎克船长后,他就把解药给了我,我却把它倒进海里去了,这是惟一的一瓶解药,所以你在六个时辰后,一定会毒发身死,任何人都救不了你的。” 
  易天方脸色突变,叫了一声:“畜生!” 
  一口鲜血喷出,冲上前要打余党生,但只跨出一步就扑倒在地,晕了过去,万宝财道:“他是怎么了?你还给他服了什么东西?” 
  “没有,就是那种毒药,十二个时辰内,若没有解药,必然穿肠裂膛,服下一滴解药,可以将毒药延缓二十个时辰,只是毒未全解时,四肢无力,不能过度亢奋。” 
  万宝财问道:“你真把解药全倒了?” 
  “不错,这老贼对我有毁家杀父之恨,我是绝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拿到了解药之后,我当时就倒了,只留下几滴,为他苟延残喘之用,现在我那儿还剩一滴,最多还能维持他一天的寿命。” 
  万宝财只有叹息地道:“多行不义者必自毙,看看易天方的例子,我们以后为人处世,当知所选择了,陈大旺,你可以先回去,两个时辰后,再回来消息。” 
  陈大旺连连答应着,招呼了余觉生,一人抗起一具尸体,匆匆地走了。 
  这时那个店小二又来了,朝晕倒在地上的易天方看了一眼,立刻着人来抬了出去,跟着一身劲装的梅玉和姚秀姑进来,万、霍两人连忙上前道谢,霍恩魁道:“久闻国公夫人神射无双,今天算是领教了,实在佩服!” 
  梅玉却在地下拾起那两支掌心雷笑道:“就是这么一枝家伙,在一丈距离内,手指一按,能把人打个对穿,西方人的鬼才的确不要轻视,这东西若是普遍使用,就没人会去练武功了。” 
  霍恩魁道:“元帅,那还是武功着实,草民曾经见过一名喇嘛,精擅横练功夫,他由人用五枝掌心雷在他胸前轰击,结果只有一点红印而已。” 
  万宝财也道:“是啊!草民也听说有一个叫草上飞的武师,跟批夷人水手在岸上冲突打架,那些夷人们有七八枝掌心雷,那名武师施展燕青十八翻的小巧功夫,躲过了他们一连串的追射,把他们全打倒在地下。” 
  梅玉一笑道:“很好,一个用轻功,一个用横练功夫,都可以抵挡火枪的射击,那我就可以安排一下,把那条荷兰船活捉过来。” 
  万宝财道:“元帅要活捉他们?” 
  “是的,他们是通缉在案的海盗,你们刚才冒充沐王府的门下,身份选得很好,回头继续逼问他们一下,务必要他们把火炮卸下。” 
  “元帅,既然决定要活捉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呢?直接把他们一举擒了。” 
  “不行,本帅行事,必须计出万全,万一不能得手,被他们逃了出去,架起火炮来一阵猛射,我们岂不要吃足大亏,所以必须先要解除他们的火器装备。” 
  万宝财和霍恩魁来到了岸边,浪花号上正在卸下火炮和弹药,梅玉摩下的精兵都是民夫水手打扮,每四个人驾一条小船,足有五六十条小船,围成一个半圆,把浪花号包围在中间。 
  每条小船上都燃了几支火把,而且除了一名摇桨的操作手之外,其余三人手中都执着长弓,背着长箭,腰下则别着水战的兵器和凿船的工具,证明这批夫子都是水中的好手,先以火箭攻击,继之以破坏大船,然后再登船厮杀。 
  这摆出来的人数,已经比浪花号上多一倍,何况在遥远的地方,还有几条安南的水师船也在巡卞,无疑是作为沐王府的支援。 
  大概是这个阵势唬住了虎克船长,使他不敢再逞强,乖乖地接受条件卸下火炮。 
  万宝财到达岸边后,陈大旺和余觉生很快地就乘了小船赶到岸边。 
  陈大旺拱手赔笑道:“万兄、霍兄,兄弟把情形对船长说了,浪花号上一共有十六门炮,他同意卖出一半八门,弹药卖出五十桶,因为我们还要留下一半的自卫火力,至于价格,他只收二十万两银子。 
  万宝财冷笑道:“他还在做大头梦呢,八门旧火炮,五十捅弹药,连十万两银子都不值,他想卖我二十万两银子,他当真还以为他是海大王,可以漫天要价。” 
  陈大旺苦笑脸道:“万兄,你说的价格是零售价码,一次整批的价码,自然要另计的,而且根本也没人有这么多的货,所以……” 
  万宝财道:“十门火炮减到八门,勉强还可以说得过去,三千桶弹药减到五十,那不是开玩笑嘛!这玩意儿等安装好之后,还要定位试射,才能保持火炮性能,这五十桶火药,不到两个月就折腾光了,我们买了八门火炮,难道是做摆设的?” 
  陈大旺苦着脸道:“三千桶之数,早先是哄着易老头儿外行的,万兄内行,自然知道一条船上也不可能载着那么多的弹药的。” 
  “怎么不可能,我在暹罗曾经经手一笔弹药交易,一条船上载了万桶弹药。” 
  陈大旺苦笑道:“万兄,那是货船,载重吃水都大,我们这条却是海盗船,讲究轻巧灵活速度快,才能在海上追逐别的商船,所以我们载得绝不会太重。” 
  万宝财用手一指那四周的小船道:“陈兄,沐王府这次出动的人不少,我只是负责接洽买卖、验收、点货,甚至于负责战斗警戒的都不是我,弹药的数量相差太大了,兄弟根本无法交代。” 
  陈大旺急了道:“整条船上也不过才两百桶左右的弹药,我们最大的载量也不过才五百桶,万兄,你从吃水量上也可以明白的。” 
  万宝财冷冷地道:“我明不明白没有用,问题在于接货验收的人,他们发现到货的数量不足,不肯接下来,通知战斗营的人……” 
  陈大旺苦笑道:“万大兄,能否请你上大船去跟虎克船长说个明白。”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以为作这个让步,贵方一定会接受的,这些红毛鬼子一向以为中华人都很好说话,请二位跟他去当面说个清楚,一切也由他决定。” 
  万宝财冷笑道:“把我们弄上船去,再灌我们一杯毒酒,陈老哥,你未免把我们看得太幼稚了吧!” 
  “不!不!在下绝无此心,只是……” 
  万宝财冷冷地道:“如果你们船上只有两百桶弹药,那就不必谈了,因为你们全数拿了出来,也不是早先约定的数额。” 
  “那时是骗骗易老儿的。” 
  “骗他有屁用,他一两银子都没有,钱是我交出来的,生意是跟我谈的。” 
  “可是我们不知道你们是沐王府的代表。” 
  万宝财冷笑道:“姓陈的,我交出了十万两银子订金,连收据都没要你开一张,你不觉奇怪吗?” 
  “我们在外面跑的,讲究的是信用和义气。” 
  “不是那么简单,你们也可以来个矢口否认的,元凭无据,我想找你们打官司都没门路,可是我就有那么大的魄力,让你们带着银子走了,那就是告诉你们,我有不怕你们赖账的把握,那也等于是向你们暗示了。” 
  陈大旺开口欲辩,万宝财伸手一拦道:“陈兄,你不必说了,沐王府是不会吃人耍的,我们劳师动众,出动了这么多人,绝不可能接受你们赖皮或妥协的,船上没有足够的货,违约已形成了事实,你们只有承认违约赔偿损失。” 
  “你们要什么赔偿?” 
  “这个……陈兄,你还不能做主,必须要你们船长当面来洽谈,不过,我是不会上船去的,你叫他下来。” 
  “船长是绝不会下来的。” 
  “这可由不得他,陈兄,你们回去告诉他,立即下船,到码头边的客栈里来谈判,若是过了今夜子时他还不下来,你叫他就等着看沐王府的惩戒手段吧,沐王府不想依势欺人,但是谁要吃到沐王府头上,那可是自寻晦气。” 
  说完招呼了霍恩魁回头就走,对陈大旺的连声招呼,根本置之不理。 
  陈大旺与余觉生垂头丧气地上了小船回到大船上去了。 
  梅玉和姚秀姑、韩氏姐妹躲在一家民房的楼上,用千里镜观察情势,片刻后,万宝财和霍恩魁也来了,报告不久前在码头上的谈话经过。 
  梅玉笑道:“很好,这样子挤他一下,虎克一定会下船的,只要他一离船,我就有把握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万宝财道:“元帅,虎克不会下船的。” 
  “他的大船已经被困死了,我估计他非下来不可。” 
  “其实我们的人力足够抢舟而上,俘虏他们的。” 
  “我知道,不过大船上有一种特别装置,在弹药船舱中,有一根引线直通船长室,在必要时他只要点上火,就可以同归于尽,我不想手下的弟兄作此牺牲,必须在万全的情形下生擒他们。” 
  “元帅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西方的海盗船,多半是受到他们的朝廷支持的,或是由他们的皇室私家经营的,这些海盗回到本国,又俨然是正规的军人了,船长也多半有爵位,他们的船长室中有许多官方文件,那是不能落入外人手中的。” 
  “那不是官匪不分了?” 
  “是的,他们的朝廷中,皇帝多半闹穷,而私人开销又大,但他们国家的政治制度比我们好,皇帝不能动用国库来作私人开销,所以只有私下设法赚钱来供挥霍,当海盗是最简捷的路子,像这位虎克船长,就是荷兰的一位伯爵,而且还是皇帝的表弟。” 
  万宝财和霍恩魁听了只有咋舌,这是他们再也无法想像的事,梅玉若非官方的身份,相信也无法知道这些朝廷国家之间的绝顶秘密。 
  浪花号上有了动静,不但停止了卸货的工作,而且还派了空船来,想把码头上的货再装回去。 
  那可没这么容易了,立刻有人发出了警告:“这是中原云南冰王府所购物资,不得轻动!” 
  自然有人不听警告,逞强还要去搬,立刻就有一批长箭射到,将人射杀当场。 
  死了两三个人,自然没有人敢动了,那些人又仓惶地乘了小船回到大船。 
  码头上留下了四门火炮和三十来桶火药,孤零零地堆放着,没人敢再去接近了。 
  梅玉冷笑道:“他们想把东西搬回去呢!这条路走不通,一定会想突围冲出海港去。” 
  万宝财道:“元帅,此刻风势正吹向外海,他们若是一下子挂足了帆,速度会很快的。” 
  梅玉微笑道:“我的水鬼早已在船底做好了手脚,拖上了四支小铁锚,他连动都动不了。” 
  大船上果然又动作了,首先是拉上了大锚,可是还没有行动,那片舵叶却在咯咯声中,断落在海面,显见得又被做了手脚。 
  但浪花号倒是训练有素,居然从两边的船腹中各伸出了八支长桨,他们想以木桨来控制方向,企图突围了。 
  外围的小船立刻在吟啤的战鼓声中,慢慢靠近,大船也急速地升起了帆,可是船身却像是被定住了,一点也动弹不得。 
  划得快的小船上已经开始射发火箭了,箭都是射向布帆的,没多久,十多片风帆都起火燃烧了。 
  大船上的水手忙成了一团,急急地斩断帆索,把帆降落下来,而且也很快地把燃着的火帆推落海中。 
  忙了好久,总算把船上着火的地方都扑灭了,大船仍然是被钉死在海中原来的地方。 
  没多久,只是一个人高举着白旗,在船头上用力地挥动着,正是陈大旺。 
  仍然是万宝财和霍恩魁乘了一条快舟,慢慢地接近了大船,陈大旺在船头上见了忙叫道:“万兄,霍兄,二位来得好极了,快请上大船来。” 
  万宝财却在小船上叫骂道:“陈大旺,你真不是东西,居然想拐了我们的订金开溜。” 
  陈大旺叫道:“天大的冤枉,我们绝无此意。” 
  “绝无此意,那为什么要把卸下的货物又装回去,而且还要放船开溜,要不是我们防备得法,岂不叫你们溜掉了,吃了我们十万两银子的订金想溜……” 
  陈大旺道:“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愿抓破脸。” 
  万宝财冷笑道:“你敢吗?原先你们以为凭着大船的速度和体躯庞大,可以冲破小舟的围困,现在发现走不动了,才又来示和,那已经太迟了,现在只有乖乖地叫你们船长下来,接受条件。” 
  陈大旺道:“什么条件?” 
  “不管什么条件,我们开出什么,你们就得接受什么?” 
  “那太不公平了!” 
  “你们现在已经没有公平淡条件的资格了。” 
  “船长绝不离船,要谈条件在船上谈。” 
  万宝财冷笑道:“那就等着吧,回头百舟齐发,用火箭集中进攻,足可活活地烧死他们,陈老兄,船上有火药,等烧到了火药,就什么都完了,所以我们的人不会上大船,小船也不会太靠近,我给你一个忠告,这次你们的虎克船长是输定了,他若不投降,也是死定了,你若不想死,就趁早先跳船逃命吧。” 
  说完他回头要走,陈大旺大急道:“你们究竟要什么?” 
  万宝财道:“要你们履行合约交货,假如没有那么多,就把船上所有的火炮与弹药全部留下,写下欠据,留下抵押,回去装满了货再来赎取。” 
  “哪有这样子做买卖的?” 
  “一般交易是没有这个样子,这次却要怪你们,不该存心耍赖,想施欺诈的结果。” 
  “我们可不是想骗沐王府,只是骗易老头儿。” 
  “在商言商,你想骗任何人都是存心不善!” 
  小船回头走了,这表示了这一边的决心,陈大旺没辙儿了,外面的小船暂时停止了攻击,仍然保持包围的形势,海面上暂时维持了平静。 
  万宝财又回到了观察的民房,梅玉笑道:“这个虎克船长倒是足够顽强的,他居然派水鬼下水去察看情况了。” 
  “他们若是清除了船底的暗锚呢?” 
  “我在水中布下了三十名水性绝佳的水鬼,他的人下来多少,我就宰多少。” 
  他吩咐递了另一具千里眼给万宝财,笑着道:“看好了,我的水手是穿青蓝色水靠,浪花号的水鬼则是穿黑色的,海底的战斗开始了。” 
  海水中开始冒上红色,那是鲜血的颜色,证明海底下已经开始了战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