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游侠列传 >> 正文  
郭 解 一            双击滚屏阅读

郭 解 一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6
  朔风正急,天空飘着鹅毛般的白雪,寒冷冻住了黄河两岸,只有中间还滚着汹涌的浊浪。
  因为冰占据了河床,使河变得窄了,然而冰挡不住奔腾的黄河,黄河的水是永不止歇的,只是那股急流奔得更急了。
  一个年轻人在河岸上徘徊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船,兴冲冲地过去了,答覆却是失望的。
  在这种天气,就是最精娴的水手,也不敢渡过那奔湍的黄河,何况这年青人的衣着很寒酸,也出不起让人卖命的代价,不过这船家还算客气的,不像他以前所问的那个人,横眉竖眼,对他的询问连理都不理一声。
  打量了一下,才慢吞吞地道:“哥儿,在这种天气,谁也无法渡过黄河的,你还是等两天吧!”
  年轻人苦着脸道:“老丈,我实在是有急事,是必须在五天内赶到淄城,因为我表兄在淄城郡守府当差,给我谋了个差使,要我年前一定赶到,否则这位置就补别人了。”
  老船夫同情地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呀,哥儿,你既然要谋职,就该早一点动身才是,黄河岸的天气,你就是不知道,也该听人说过,尤其是在冬天,只要一下雪,封个十天半月是经常的事,谁也料不准的!你表兄既在外当差的,想必能知道你因雪阻路,会原谅你的!”
  年轻人长吁道:“表兄可以谅解我,郡守可未必能同情我,何况这份差事钻营的人很多,我是秋天就接到通知,正要动身,那知家慈染病,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总不能撇下她老人家不管,好容易等她的病好了一点……唉……”
  老船夫也陪他同情地叹了口气,然后道:“哥儿,我实爱莫能助,但看老天爷是否能帮忙吧,只要雪一止,冰化了一点,流水较缓,老汉拼着命也一定送你过去,在这种天,实在是没办法,那明明是送死!”
  虽然是个空虚的承诺,但毕竟有了个希望,年轻人千恩万谢地告别欲行,老船夫又叫住他道:“哥儿,你住在那里?告诉我一声,等天气转好,我就去通知你。”
  年轻人踌躇了一下才道:“怎敢劳动老丈你,还是我来找老丈吧,反正我每天都会到河边上来看看的。”
  老船夫道:“那可不成,老汉也不能一直守在河边上,你来了也未必准找得着,还是我找你方便些。”
  年轻人红了脸道:“实不相瞒,我因为替家母治病,把预备的盘缠都用光了,住不起店也没有个准宿处,大部分是蜷曲在人家的廊檐或马棚中。”
  老船夫一怔道:“这怎么可以呢?铁人也受不了啊!”
  年轻人苦笑一下道:“不瞒老丈说,我自幼习过一点武功,身子还结实,因此倒不怎么怕冷。”
  老船夫打量他一下单薄的衣衫,虽然在寒风中倒还没有冷态,才点点头道:“倒真是看不出,老汉看你的穿着,还以为你是个念书的。”
  年轻人道:“也读过几年书,却都没什么成就,就是这文武两途害了我,如果早学个手艺,又何至衣食不周呢。”
  老船夫笑笑道:“话不能这么说,现在正是人才出头的时候,只要有机会,总会出人头地的。”
  年轻人苦笑一声道:“由布衣一登为卿相的例子固多,但也要看时运,我虽然读书学剑但文无安邦之才,武非定国之选,此去淄城,纵然能得到那份差使,也不过是当一名差役而已,飞黄腾达是不再妄想了。”
  老船夫沉吟着,年轻人又道:“老丈,你放心,我虽然是住不起宿店,但渡河之资一定不会少你的,我还有几钱银子,就是为了要支付必要的花费,才不舍得乱用。”
  老船夫笑道:“哥儿!你多心了,老汉答应送你过河,也不是贪图你的渡资,完全是帮你的忙,否则在这种天气,你拿着金子也很难找得到人送你过河,老汉是想你身子虽然结实,但在这种寒冬之时,露宿究竟不是事,这样吧,晚上你就宿在老汉的船上,这里倒还可以避避风,而且还有条棉被御御寒,总比你露宿强。”
  年轻人道:“那老丈自己睡在那儿呢?”
  老船夫笑道:“老汉无家无室,全付家当就在这条船上,只是在城里还有个相熟的户头,今夜本想到她那里去的,却又不放心这条船,船是偷不走的,但船上还有点衣物柴米,天寒地冻穷人多,叫人摸了去未免有点舍不得,现在刚好让你有地方安顿,老汉也有了人帮我看船。”
  年轻人道:“老丈这么信任我吗?”
  老船夫笑道:“老汉没什么长处,就是看人不会错,你哥儿不是那种人,否则你身怀武功,腰中藏着兵器,如果为非作歹的话,又何至如此潦倒呢,老汉说得不错吧?”
  年轻人下意识地摸摸腰间,道:“老丈的眼光真厉害。”
  老船夫一笑道:“老汉在这黄河渡混了一辈子,见过的人也多了,多少总有点见识,哥儿!你身边是口剑吧?”
  年轻人解开衣襟,取出一柄剑道:“是的!请老丈过目一下,这口剑是先人所传。”
  老船夫拿了过来,很在行的抽出剑锋,但见一片寒芒,忍不住脸现惊色道:“这还是口宝剑,虽非名刃,价值也在百金之上,哥儿,你有这口宝剑,为什么不卖呢?”
  年轻人苦笑道:“我知道它价值非凡,但这是先人所遗,我说什么也不能卖了它!”
  老船夫肃然地接道:“对!剑士就在乎一身品格,剑是武士的第二个生命,宁可饿死,也不能卖掉的。”
  年轻人望了他一眼道:“老丈也是剑道前辈了。”
  老船夫一笑道:“你看我像吗?”
  年轻人道:“看起来虽然不像,但老丈能一眼看出我腰藏兵器,必然是个大行家,请问老丈高姓大名?”
  老船夫一笑道:“老汉叫罗锅,这是个剑手的名字吗?”
  年轻人怔了一怔,随即道:“老丈莫非是佝偻剑客罗东扬,那就失敬了,先父在世时,常道及老丈盛名……”
  老船夫也不禁微微一怔道:“老汉已多年不履江湖了,有了这条船,连剑都抛弃了,令尊倒还记得。”
  年轻人深致一礼道:“小侄白秋君,先父讳雄起,祖籍代郡,想来前辈也有所闻。”
  罗东扬神情又是一怔道:“你是白雄起的孩子?”
  白秋君一揖道:“是的!先父任侠乡里,结果却不容于肉食者而无善终,遗命小侄不得再以游侠为生……”
  罗东扬叹道:“是的!游侠是不可为,急人之急,自己却一无所获,而且还落得仇家满天下,无处可容身,所以老汉才弃剑而隐,弄条船过日子,倒也轻松,不过游侠也得要看命,像郭翁伯一样是游侠,而名动公卿。”
  白秋君问道:“郭翁伯是谁?”
  罗东扬道:“轵城郭解,你没听过这名字?”
  白秋君道:“没有!小侄禀先父遗训,对江湖上的事不再过问,因此也不太注意这些人了,轵城不就是这儿吗?”
  罗东扬笑道:“不错!郭解虽一介布衣,却名动齐国,尤其是在这里,他的势力比郡官还大!”
  白秋君道:“游侠应以义而扬名。”
  罗东扬道:“郭解本人还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他,但轵城是他的天下是不错的,他的门人子弟,遍及全城,嚣张跋扈的不得了,人们见了他们都远远地躲开了。”
  白秋君道:“这不成了鱼肉乡里的强梁恶霸了?”
  罗东扬哼了一声道:“但他以游侠自命,人家也以游侠目之,我觉得游侠被人如此的看法就干脆不干了,所以易名为罗锅,算是对佝偻剑客的一个交代。”
  白秋君看看他的腰身很直,不禁笑道:“前辈以佝偻剑客名闻于世,可是前辈的腰并不弯呀。”
  罗东扬笑道:“我的腰是不弯,但我的剑法却很绝,大部份的招式都是弯着腰施展的,佝偻剑之名也因此而来,因此我易名罗锅,也算是对往日的一点纪念,人家也问我,我的腰一点都不罗锅,为什么要叫罗锅呢,我也只好笑笑,如果亮出昔日的名号,麻烦就大了。”
  白秋君道:“难道还会有人来找前辈较量吗?”
  罗东扬道:“郭解的弟子门人都是好勇喜斗之徒,连郭解都只能算我的后辈,他们还会不扳倒我一逞威风吗?”
  白秋君道:“郭解的技击功夫如何?”
  罗东扬笑问道:“你还想找他较量一下?”
  白秋君道:“小侄绝无此意,只是随便问问。”
  罗东扬道:“不晓得,他的弟子并不高明,但他本人却可能不错,在他未成名前,曾经夜入一家大豪的家中,手刃十七人,其中有十个都是颇负盛名的武师……”
  白秋君哦了一声道:“为什么?”
  罗东扬道:“因为那大豪强劫了一个妇人迫为姬妾,那人恰好是郭解的邻人,也恰好郭解学艺归来,就来了那一手。”
  白秋君道:“这么说来,他还有点侠气。”
  罗东扬道:“安知他不是藉此扬名呢,自从那一次之后,郭解的名字才传扬开,造成他不可一世的气焰……”
  白秋君付之默然,罗东扬笑道:“不谈他了,走!我请你喝一杯去,难得遇见故人之子,我应该尽一地主之谊。”
  白秋君道:“应该是小侄请老伯才对。”
  罗东扬笑道:“算了!如果你的境遇好,我也不跟你争,现在还是让我做个东道吧,走,上艳阳楼去。”
  白秋君道:“那太奢贵了吧。”
  罗东扬笑道:“就是因为贵,我才要去,因为我知道你的脾气,跟令尊差不多,很可能会抢着付帐,到一个你付不起的地方去,少了些麻烦,你放心好了,我糟老头子孑然一身,无儿无女,船上的收益还不错,因为我比别人勤快些,可是我赚来的银子不花,将来又留给谁去?”
  知道他是昔年名动四海的武林前辈,白秋君也不再客气了,罗东扬把船系好,在船板下取了几块银子,就跟他一起上岸走了,白秋君道:“前辈的船上没人看守了。”
  罗东扬道:“你放心好了,佝偻剑客除了名,罗锅老头子在黄河两岸上还有点臭名,我为了争生意,也打过几次狠架,空手把十几个精壮小伙子都扔下了黄河,没人敢动我的船,先前我那样说,只是怕你不好意思住在我船上。”
  说着看看他的剑道:“到轵城去最好是不带兵器,但你这柄剑很名贵,又是令尊所遗,万一留在船上给人偷去了,我可赔不起,还是带着吧。”
  白秋君道:“没关系,小侄藏在衣襟里面,不露出来就行了,而且,小侄也不会跟人家动手打架的。”
  罗东扬笑笑道:“是呀!要打架还轮不到你,由我老头子出手就够了,在轵城中,我也算是黄河一霸。”
  两人循路来到城里,恰好是华灯初上,艳阳楼是轵城第一大酒馆,生意很热闹。进了酒楼,但觉得一股暖气扑面,比外面温暖多了,店伙连忙上来招呼,把他们带到一个洁净的雅座上,可见罗东扬在这儿是常客。
  店伙等他们坐定后,立刻陪笑道:“罗老爷子,是不是要去把窈娘叫来,她正好在楼上休息。”
  罗东扬道:“不了!今天我有个老朋友的孩子来看我,在个晚辈面前,我可得正经些。”
  店伙含笑去了,罗东扬道:“窈娘就是我相熟的户头。”
  白秋君道:“老伯尽管尽兴好了,不必因小侄而扫兴。”
  罗东扬笑道:“不能要她来,否则会把你给吓坏了,这些风尘女子,举动都很随便,何况她此刻有生意,又何必短了她的财路呢,这妇人对我很实心,结识多年,一文银都没要我的,让她去赚几银吧。”
  白秋君也笑道:“老伯还有这么一个纷红知己。”
  罗东扬大笑道:“逢场作戏而已,我已经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真会如此荒唐不成,你知道我们练功的最忌的就是一个色字,尽管我常在她那儿歇,可都是各睡各的。”
  白秋君道:“那也不尽然,武道戒在纵欲,不禁夫妇之伦,但能节制,无碍于所成,何况老伯已扬弃武事……”
  罗东扬笑道:“那也是少年人的事,我已经六十多了,比她大了四十岁,就算娶了她,又有多少日子,何必耽误了她的青春呢,贤侄如果有意思……”
  白秋君不等他说完就急急摇手道:“老伯!这可使不得!”
  罗东扬哦了一声道:“为什么?莫非你嫌她出身不高,她沦落风尘是不得已,外表虽然放浪,那只为了职业,但她为人很有侠气,心地善良,也能急人之急,有一次她拿出所有的私蓄,资助一个贫病无依的老婆子……”
  白秋君道:“不是为这个。”
  罗东扬道:“那是嫌她不贞?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她至今犹是处子之身,她卖笑陪酒,却守身如玉,还有她也知书识字,能歌能舞,她很有志气,一定要嫁个正正经经的君子,我敬重她的就是这一点。”
  白秋君道:“老伯看中的人还会错吗,小侄不是为此。”
  罗东扬笑道:“我明白,你一定是为她与我的关系,那你可是误会了。我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般,虽然我常歇在她的房中,那是为了帮助她推托那些纨裤子弟纠缠,也正因为我不沾染她,她才让我住下来,否则凭我这个糟老头子,凭什么得到她的青睐呢?在轵城,也会有人说她是我的人,但我不接她出去,让她继续在风尘中飘零,就是为了她日后便于嫁人的,这种名份可作不得数,何况我们根本是有名无实,你难道还信不过我老头子。”
  白秋君道:“老伯的为人,先父一直很钦佩,说老伯一诺千金,言出无虚,小侄怎会信不过。”
  罗东扬道:“正因为我不轻易许诺,才想到了你,我答应过她,一定为她找一个良好的归宿,才向你推荐。贤侄,我们今日初会,我对你相知不深,却相信你的父亲,我认为白雄起的儿子一定不会错,换了别人,我还不多这个事呢,你说你究竟有什么困难的。”
  白秋君叹道:“小侄衣食尚且不周,何暇他顾?”
  罗东扬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那你就不必操心吧,老头子还有几十两金子,可以资助你们成家……”
  白秋君道:“那怎能要老伯的钱。”
  罗东扬一瞪眼道:“我的钱绝对清白,那都是我在船上挣下来的,你放心,我做佝偻剑客时都不偷不盗,难道做了船夫后还会取不义之财吗?”
  白秋君道:“老伯言重了,小侄只是说……”
  他提不出一个正当的理由,只得直说了,道:“老伯既与先父莫逆,当知寒家祖训是一介不轻取的!”
  罗东扬笑道:“这还像句话,可是我是你的父执辈,长者赐,不敢辞,这个总该懂吧。
  我照料故人之子,是我的本份,你也可以受之无愧,再者,这是我为自己义女出嫁的嫁妆,你更没有道理拒绝。”
  白秋君无奈何地道:“小侄家徒四壁……”
  罗东扬笑道:“你是怕她不能吃苦,这个你放心,我保证她能井臼亲操,绝不会皱一下眉头,而且我老头子这一辈子飘零也厌了,你们成家后,我就跟你们去住,将来也好有个人收我的尸,假如她不能克尽妇道,我会负责的。”
  白秋君道:“小侄到淄城去,差使还不一定能混到手,就算能成功,也不足以赡家。”
  罗东扬道:“那个差使不必去了,差役是豪门的走狗,不是你白雄起的儿子所应做的,你遵照父命,不事游侠,这是对的,但要你以家传的武学去替豪门做打手,做看门狗,不怕辱没了你父亲的英名吗?”
  白秋君低下了头,罗东扬道:“先前我不知道你是白雄起的儿子,倒也罢了,现在知道了,说什么也不会要你去干那种事,我相信这不会是你父亲的遗命吧。”
  白秋君低头道:“小侄身无一技之长,此乃不得已。”
  罗东扬道:“窈娘虽沦落风尘,犹能洁身自好,不失其名,你干了那份工作,则连剑士的品行都失去了,有了我那点积蓄回去买几亩田,耕作足以养身,你还是读书,将来好求个发展,实在不行,用我那条船,南来北往,做点生意也是求生之道,说什么也比你去当差役强多了。”
  白秋君无以为词,只得道:“老伯,这不能我们说行就行了吧,至少还得人家同意才行呀。”
  罗东扬笑道:“这还像话,我老头子虽然看中了你,窈娘却未必看得中你,假如她不愿意,缔婚之事免谈,但我资助你读书的事还是照行不误,说什么我也不能让故人之子沦落为奴,来丢我们剑客的脸。”
  说着,正好店伙送来了酒菜,罗东扬道:“把窈娘叫来。”
  店伙陪笑道:“老爷子,等一下吧,因为您这儿说不要她来,她刚转到西楼去了。”
  罗东扬道:“管她转到那儿,我要叫她来。”
  店伙压低了声音道:“老爷子,西楼是孙公子在宴客。”
  罗东扬道:“是那一个孙公子?”
  店伙笑道:“轵城中又有几个孙公子,是郭伯翁郭爷的外甥,孙大为孙公子,所以你老请稍待一下。”
  罗东扬有点火道:“你去告诉窈娘一声,就说我叫她下来,她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如果她愿意,你就叫她别顾忌什么孙大为,有我老头子一切替地顶着。”
  店伙唯唯答应着去了,白秋君却道:“老伯,等一下也没关系,您何必为这种事发火,实在不值得。”
  罗东扬瞪他一眼道:“小伙子,我看你的诚意就不够,否则你就不该说这种话,要知道窈娘很可能是你的老婆!”
  白秋君遇上这么一位前辈也真叫没办法,只得陪笑道:“先父曾说老伯古道热肠,性急如火,倒是一点不错,那位姑娘还没有来,也没有允准,您像成了定局似的。”
  罗东扬被他这样一说才笑了起来,遂又叹道:“秋君,窈娘如果陪别人我倒无所谓,但一听她在应酬这些王八羔子,老头子就有气,他们简直是游侠中的败类,现在一般人心目中的游伙,都加上了市井两字,那等于是把游侠看成了市井无赖莠民,孙大为如果不乖乖地让窈娘下来,我老头子就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白秋君一笑道:“老伯是老骥伏枥,雄心未已。”
  罗东扬浓眉一扬道:“不错!没有一个游侠是真正甘心永远埋没的,我有多年没摸剑,这股雄心倒是消沉了下去,可是今天摸了一下你的剑,不知怎的,那颗心又动了起来,这种心情也许你不会明白。”
  白秋君庄容道:“小侄很明白,先父说过了,剑是一个剑手的生命,是须臾不可分离,所以小侄虽困顿若此,也不肯售去这一柄铁剑,老伯虽然没了宝剑,却没有弃掉剑手的生命,所以一触及剑身,雄心就复活了。”
  罗东扬哈哈大笑,道:“说得对!说得对!秋君,你真不愧是白雄起的儿子,也不愧为游侠的后人。”
  正说之间,楼上下来一个锦装的丽人,像一朵花似的飘到桌前,嫣然一笑道:“老爷子呀,今儿怎么这样高兴?”
  罗东扬大笑道:“窈娘,你果然没使我失望,摆脱那班家伙下来了,来!坐到这儿来,仔细看看这小伙子,他是我一个故人的孩子,你瞧他怎么样?”
  窈娘坐到罗东扬的右手下,与白秋君正面相对,一双美目在白秋君脸上扫了几扫,看得白秋君浑身不自在,讪然地举起酒杯道:“小弟白秋君,敬大姐一杯。”
  窈娘倩然一笑道:“不敢当,白公子,应该是妾身敬公子才对,公子与罗老爷子是什么渊源?”
  罗东扬道:“他的父亲是老头子的道义之交,见过几次面,却有多年没通音信了,这次不期而遇故人之子,实在很难得。”
  窈娘笑道:“这么说来,老爷子以前是没见过白公子了?”
  罗东扬道:“没见过,而且根本不认识他,不过窈娘,像我们这种人无须深交,一见面就可以知道是否为性情中人,若是这小子不值一文,我就不会叫你来相见了。”
  窈娘一笑道:“老爷子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们以前不认识还可以原谅,若是认识的话,老爷子就该打了。”
  罗东扬道:“这是怎么说呢?”
  窈娘道:“我与白公子虽是初会,却是第二次见面了。”
  罗东扬道:“怎么,你们以前见过?”
  窈娘笑道:“是我见过他,他没见过我,还记得前天晚上,我回家时,就碰见这位公子躲在我的门楼下避风,我见他虽然落魄,却是英气内蕴,回去更衣后,连忙出来请他进去歇歇,那知他已经走了,我还惆怅了老半天。”
  罗东扬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慧眼识英雄,早就相准了,这倒很好,免得我老头子为你们撮合了。”
  窈娘白了他一眼道:“老爷子,你说到那儿去了,我是见到白公子人品不俗,德行高深才想表示一点敬意。”
  罗东扬道:“才见了一面,你又怎知他的品德如何呢?”
  窈娘笑道:“我住的那个地方是一幢孤楼,那天我匆忙出去应酬,连门都没有关,白公子在门楼下避风,却没有进去一步,这就是志行高洁,而且回来后,只有一个小丫头陪着,白公子想是知道楼中别无他人,为避男女之嫌,冒着大雪而离去了,这都是值得钦敬的地方呀。”
  罗东扬大笑道:“对!对!秋君,我说窈娘不是庸俗脂粉。现在你该相信了吧,她知人之明,尤胜我这双老眼。”
  窈娘道:“老爷子,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只是一见之下,又没有任何关系,才不便冒昧追出去,他是你的世交晚辈,你竟然看他在这儿潦倒挨饿受冻,还算什么老伯?”
  罗东扬笑道:“骂得好,幸亏我以前也不知道是他,否则不叫你把我的胡子扯掉才怪,老实告诉你说吧,秋君的先人就是代郡的白雄起!”
  窈娘一怔道:“旋风儿白大侠?”
  罗东扬笑道:“不错!看来你对江湖上事都很清楚。”
  窈娘肃容道:“我虽是女流之身,但对那些济危扶困的英雄豪杰,一向十分崇敬的,白大侠可说是一代完人,他一生任侠,结果自己却死于豪门之手,令人痛惜。”
  罗东扬道:“雄起一生任侠,却无善终,所以遗命后人不得再从事任侠之举,因此这小子虽然传了他老子的本事,却没有继承他老子的英名。”
  窈娘道:“这也是对的,侠以武犯禁,虽说以绝世之身手,快意恩仇,扬名江湖,但总不是个了局,何况侠者抱不平,所济者不过一二人而已,如若以此济世之才,从事安邦定国之伟业,不是更有意义吗?设若其志不申,也该等待机会,效专诸之刺王僚,豫让之刺襄子以及像我们齐国勇士聂政刺韩傀,杀一独夫而益天下,这才不负一个侠义,比目下这个郭解强多了。”
  罗东扬大笑道:“高论!高论!窈娘,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一番见识,可是这小子没出息,他准备到淄城去当差役。”
  窈娘道:“这是行不得的,公役无非是替豪门催纳赋税,专事欺压贫苦的老百姓,公子虽不至如此,却也会因此而磨去了壮志,这绝不是公子的出路!”
  白秋君红了脸道:“大姐的指摘极是,小弟也是只是为了生计所迫,实出无奈,藉此糊口而已。”
  窈娘道:“宦如虎吏如狼,公子若洁身自爱,将为同侪所不容,获怨小人;如同流而介污,则辱及先人,公子如不弃交浅而言深,妾身尚有数金积蓄,公子持将回去,若不以侠士为志,下帷攻读,另谋出头之日如何?”
  罗东扬一笑道:“老汉也跟他说过了,而且准备作成你们小两口儿,把我老头子的一点积蓄拿回去,也是要他好好读书,就是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
  窈娘看了白秋君一眼,道:“那妾身可不敢当,路柳墙花,怎敢污了公子的名节,老爷子有这份心,我可以到公子那边去为他做个奴婢,帮助他成业……”
  罗东扬大笑道:“这是什么话,窈娘,你是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我老头子收你为义女,由我作主促成你们,谁都不必推辞了,来,你们敬我一杯!”
  他说话是不容人拒绝的,自己先拿起杯子来,窈娘看看白秋君,见他也举杯了,才腼然举杯,睑上却掩不住喜色,三个人才干了一杯,身旁忽然有人笑道:“好呀!罗老头既收了干女儿,又招了个干女婿,这可是天下第一大喜事,我们大家都该恭贺一杯!”
  不知何时,他们的桌子旁边,已站出了一堆腰跨长剑的劲装年轻人,说话的一个尤其显得态度轻浮。
  窈娘脸色微变,盈盈起立道:“孙公子,你怎么下来了?”
  敢情这人就是孙大为,罗东扬一瞪眼道:“姓孙的!回到你自己的位子去,老头子的事不要你凑热闹。”
  孙大为哈哈一笑道:“罗老头,别以为你是黄河一霸,孙爷就怕了你,因为我舅父一再告诫,不要我跟你一般见识,才由得你在河边称雄,否则早就揍扁你了,但舅父画定你的地盘在河边上,到了城里,就由不得你发横了。”
  罗东扬浓眉一竖道:“你待怎地?”
  孙大为笑道:“不怎么样,你包下了窈娘,孙爷不好意思跟你争风吃醋,你自己玩腻了把窈娘往个穷小子身边塞,孙爷就得管管了,窈娘是咱们轵城的一朵花,至少也得让咱们乐一乐才轮得到外人。”
  罗东扬一拍桌子,愤然起立骂道:“混帐,你是什么东西,仗着郭解的势力横行城中,老头子懒得管你,你居然不长眼睛,惹到老头子头上来了。”
  他还没发作,那批年轻人已突然出手,五六支长剑比住了罗东扬,将他左右围住了,罗东扬微微一怔,没想到他们说动就动,虽有一身本事,然而赤手空拳,在剑尖的威胁下,一点也无法施展,只有干瞪眼的份。
  孙大为哈哈大笑道:“窈娘!来!陪我喝一杯,你放心,孙爷不会把你娶回家的,只要我先拔个头筹,陪我睡一夜,明天随你去跟谁。”
  窈娘忍住了气,含笑道:“孙公子,你这是何必呢?城里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多得很,你又何苦要我这残破之身?”
  孙大为哈哈大笑道:“窈娘,罗老头儿包了你几年,大爷却知道得很清楚,没沾过你。
  满城佳丽,就是你一块完璧,罗老儿护花有心,我们也不便杀风景,可是你要嫁人了,可没有这么容易,你在轵城捞了几年,赢足了我们的银子,至少得有个交代。”
  窈娘脸色一变道:“孙公子,妾身市笑鬻色,赢得的是可怜钱,可也不欠谁不该谁,有什么可交代的。”
  孙大为冷笑道:“那有这么容易,你丰衣足食受我们供养了几年,还捞了一笔,拍拍身子就走,把一块完璧去挑个穷小子坐享,传出去,人家不笑我们轵城人都是傻瓜。”
  窈娘正色道:“妾身卖笑不卖身是早就说过的。”
  孙大为笑道:“干了这一行就没那个讲究,罗老儿收你做干女儿,孙爷收你做干妹子,陪我睡一夜,明天也重重的赏你一笔陪嫁银子便了。”
  说完又对白秋君道:“小子,你也来喝一杯,咱们攀攀亲,孙爷只不过破个瓜而已,对你一点都没损失,而且我的赏赐绝不比罗老儿少,你是人财两得。”
  说着把白秋君面前的酒杯倒满了,自己也倒满了,举杯道:“来!喝了这一杯,就算定局,我就带人走,明天你到我家里来领人兼领银子。”
  白秋君淡淡地道:“令舅郭翁伯义名满天下,阁下这种行为,不是替郭大侠丢脸吗?”
  孙大为笑道:“所以我才要你喝这杯酒,表示你的同意了,两厢情愿,也可以说是一项义举。”
  白秋君愤然道:“义字这样解释的吗?”
  孙大为笑道:“窈娘不过是个娼妓而已,我花了大笔银子,助成她从良,这不是义行是什么?”
  白秋君道:“那阁下就不该作那种荒唐的要求。”
  孙大为笑道:“拔她一个头筹,证明轵城人不是傻瓜,千金遣嫁,表示轵城人不是小气鬼,连一个市笑的娼妓都照顾得很周到,这才是侠义本色!”
  白秋君冷冷地道:“留下你的银子去向别人市恩吧,白某虽穷,还没有无耻到卖妻子的程度。”
  孙大为沉声道:“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白秋君拿起杯子,往地下一泼,算是答覆。
  孙大为脸上变色,旁边有人劝道:“孙兄,你把人带走好了,何必跟他穷噜苏,到了明天叫他来领人就是了。”
  孙大为的脸上泛起怒色,冷笑道:“不行,我非要叫他喝下这杯酒,让他表示自己愿意的。”
  说完又倒了一杯,沉声道:“你喝是不喝?”
  白秋君冷冷地道:“士可杀而不可辱,阁下最好多考虑一下,换了你处在我的地位,你会喝这杯酒吗?”
  孙大为笑道:“不可能,因为没有人会拿剑架在我的脖子上,叫我作这个选择,因此我也无此经验。”
  话才说完,忽觉眼前寒光一闪,白秋君的剑已出鞘,比他的咽喉,冷冷地道:“现在有人拿剑架在你的脖子上了,我要你也作个选择,是跪下来向罗老爷子道歉,还是挨我这一剑呢?”
  孙大为没想到他出剑如此之快,连忙退了一步,可是白秋君将手一伸,仍然逼住他,罗东扬大叫道:“秋君,叫他跪下来,向窈娘磕头道歉,否则就宰了他!”
  白秋君道:“不!窈娘既操此业,是应该受辱的,除非她嫁了我之后,规规矩矩地做人我绝不让她受半点侮辱,可是老伯不同,您不应该受这种侮辱。”
  窈娘脸色微变,白秋君道:“窈娘,你别多心,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我行事必须讲道理,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你干了这一行,就不能期望人家尊敬,我期望你于未来,只要你做成了我的妻子,我就不顾一切地保护你,但现在,我只能保证你不受人欺凌。”
  窈娘低下头道:“是!妾身不忘公子的训示。”
  白秋君回过脸道:“跪下,拿起那杯酒向罗老伯陪罪。”
  孙大为终于一笑道:“陪罪就陪罪,小子,你小心点,今天只要你出得了艳阳楼的门,就算你有本事。”
  说着端起酒,作势欲跪,忽而一扬手,将酒泼向白秋君的脸上,白秋君用手一护脸,孙大为趁机拔剑,向白秋君横砍过去,白秋君好在应变迅速,脸上被酒迷住了眼,心知有变,连忙往后一仰身,长剑跟着挥出。
  孙大为恰好扑了上来,剑锋掠喉而过,才叫了一声,身子已倒向一边,喉间血如泉涌。
  罗东扬趁着大家骇然疏神之际,大喝一声,身子拔了起来,那些少年游侠儿发现他脱出围困,忙仗剑追上去。
  罗东扬一滚而去,捞起孙大为手中的剑,虎吼一声,身形屈下,长剑横扫,此老弃剑多年,武艺却没有搁下,一剑在手,又恢复了当年叱咤江湖的雄风,但听得铮铮声响,那群少年剑士被他震得纷纷后退。
  白秋君要上前帮忙,罗东扬叫道:“别管我,你去保护窈娘,让他们尝尝我佝偻剑法的厉害。”
  人的名一如树的影子,众人一听佝楼剑法四字,从他的身法上很快就想到了他是什么人物。
  —人惊呼道:“是佝偻剑客罗东扬!”
  罗东扬傲然道:“不错!老夫成名之日,郭解还是个黄口小儿,老夫袖手江湖,郭解却跋扈称雄,这还不说,他的外甥当然也是仗着他的势力,如此妄为,老夫杀了他,你们去告诉郭解,叫他来找老夫好了。”
  白秋君连忙道:“不!老伯!人是小侄杀的。”
  罗东扬冷笑道:“不管是谁杀的,郭解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人吗?你乖乖的等着好了,郭解要找人报仇,也一定是找老夫,冲着你这小子,他还不屑动手呢。”
  这时一个年轻人向前道:“罗前辈,您是有名的大剑客,我们自然不是您的对手,郭爷这两天不在家,您留个落脚的地点,等郭爷回来自然会来找您的。”
  罗东扬大笑道:“老夫难道还怕他不成,告诉他,老夫就在黄河边上的船里,叫他随时来找我好了。”
  众人一言不发,抬起孙大为的尸体悄然地走了。
  窈娘苍白了脸道:“真没想到会闹出人命,老爷子,咱们快走吧,让地方上知道那就麻烦了。”
  罗东扬大笑道:“这个你放心,被杀的是郭解的外甥,如果要惊动官府,他就不能再混了,来!咱们别坏了酒兴,继续喝两杯,然后你们小两口儿就回家去成亲……”
  白秋君忙道:“那怎么行,我们自然是一起到船上去。”
  罗东扬笑道:“我那只船太小,住不了三个人,你们尽管走好了,郭解要来,也一定是公开来找我,你到时看热闹好了,可不用你帮手,老头子虽然老了,还不相信会输给他一个后生小辈。”
  白秋君知道多说也没有用,罗东扬不要他去,但他也不能不去,不如在城里住下,先找郭解作一了断,因此他拉了窈娘一下,两人又陪着罗东扬吃喝起来,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什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