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燕赵雄风 >> 正文  
第 二 章 仗势欺人            双击滚屏阅读

第 二 章 仗势欺人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一年,张自新的个子长得更高了,镖局里差不多全是大个儿。他虽只十五岁,却只比黑煞神方天霸矮半个头,比起其他人绝无逊色,一身壮健的筋肉像个小公牛,只有脸上还未脱稚气而已。
  这一天,是姥姥死了一周年的忌辰,刘金泰没在家,李歪嘴给弄了几样菜,提了一罐子酒买了香烛钱纸,陪他去上坟。李歪嘴还是骑了那头酱色的雄骡,却把海龙神刘奎的白灰色大马给他骑上了,因为刘奎上汝州接刘金泰的女儿回来度岁,准备从水路回来,没有骑马去。
  张自新在打杂的闲活中最喜欢的是遛马,趁着遛马的机会,他可以过一下驰骋草原的瘾,虽然那片草原太小了,只能遛两个小圈子,他还是把骑术学得很精。
  镖局里的几匹马也跟他结上了交情,那是因为他有爱马的天性,从来不鞭打它们,没事还跟它们喃喃聊天,把它们当做了知心的朋友,畜生也通人性,跟他都生了很深的感情。
  蹄声嘚嘚,迎着寒翦翦的秋风,穿着天素色的夹袍,跨在鞍上,神气十足地款款而行,街上的人对他也很注意,因为他的样子不像个十五岁的小孩儿,浓眉、大眼,黑黑的脸膛,长长的头发梳了条辫子盘了起来,颇有点英气勃勃的神概。个儿不矮,骑着高头大马,跟在李歪嘴后面,与同道在骡背上的李歪嘴一比,更显得精神,李歪嘴倒成了他的佣仆似的。
  李歪嘴在镖行里掌厨十几年了,认得他的人倒不少,张自新在城里也卖了几年的柴,可是在镖局里碓屯一年后,大家竟然不记得他了。
  有人好奇地望着他,向前面的李歪嘴打招呼,还有人问他道:“李爷,后面那位是您局子里新来的镖头吗?”
  李歪嘴笑笑应付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大伙对这小伙子越发注意了,等他们走过后,还在窃窃私语着。
  这是张自新第一次受人如此注意,在他的心里是很高兴的,嘴巴也浮起浅浅的微笑。
  只是偶一触及别在腰间的那半截断去的拐杖,才使他记起姥姥的惨死,把高兴的情绪压了下去。
  慢慢走近从前居住的山坡了,烧毁的茅屋还留着一些黑的残架,却有许多野草在残址上生长着,景物依旧,人事全非,在他人不识愁的心灵上,居然也浸染了淡淡的哀愁,走过山坡终于到达姥姥的坟地了。
  使他觉得奇怪的是坟前有一堆灰与袅袅的残香,李歪嘴下骡,诧然道:“怎么先有人来过了?”
  张自新也觉得奇怪,但想了一下道:“也许是从前的乡邻,他们虽然住得远一点,但时常还上我家来探问一下,姥姥死的时候我来不及告诉他们,可是他们经过看见屋子不在了,很容易就会找到姥姥的坟。”
  李歪嘴点点头,从篮子里把卤肉三牲拿出来,供在坟前,斟上酒,点好香烛,先叫张自新磕了头,他自己也恭恭敬敬地作了几个揖,然后就在坟前席地坐下,撤下酒菜,给张自新也倒了一杯酒道:,你年纪轻,照理不该叫你喝酒,但是先学学也好,将来你总会上江湖去闯的,不会喝酒有很多不便,只要不成为酒鬼就好。”
  张自新自出世至今,从没有喝过酒,姥姥滴酒不沾,他当然没机会,在镖局时虽然看见别人喝得很有劲儿,不过他的伙食向来分单另开,李歪嘴从没有给他酒喝,他也只好瞧着干咽口水。
  今天好容易挨到这个机会,不加思索,举起碗来,一口就灌了下去,李歪嘴带的是很烈的烧刀子,点上火都能烧起来,猛然灌上这一下,那滋味可够受的呢!
  先是肚子里热辣辣的一股火劲儿,接着喉咙里也像用火烧着似的,呛得他连声直咳,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李歪嘴连忙叫他吃两口菜,然后才道:“你这小子也是个冒失鬼,这玩意儿能这么灌吗?
  你喝过酒没有?”
  张自新苦着脸道:“没有,以后我也不要喝了,这鬼东西真不知有什么好处,简直像是毒药。”
  李歪嘴倒是被他引笑了道:“那就难怪了。”
  说着又给他倒了一碗道:“慢慢来,一点一点的喝,也许一时你领略不到其中的好处,等你到了这份年岁,就知道这有多妙了!”
  张自新摇头道:“我恐怕永远不会!”
  李歪嘴忽地轻叹一声道:“我也希望你不会,英雄末路,才想到借酒浇愁,其实真正的忧愁哪里是酒能解得了的,只有愁上加愁……”
  张自新瞪大了眼,不懂他的话。
  李歪嘴忽地又笑了道:“跟你讲这些可真是废话,你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候,根本就无愁可浇!”
  张自新道:“不!大叔,我也有愁,有时愁得连觉都睡不着……”
  李歪嘴笑道:“你这小子还会发愁,有时我半夜来看你,你睡得像头死猪……”
  张自新不好意思地道:“那是我白天太累了,不过我有时也会睡不着,睁着眼儿等天亮,您来给我盖被子我也知道,我怕你骂,闭着眼装睡!”
  李歪嘴一怔道:“那你这小子倒是真的不简单了,你有什么心事?”
  张自新道:“我在发愁将来的事!”
  李歪嘴大笑道:“将来有什么可愁的,你在局子里有饭吃,有衣服穿,饿不着,冻不着。”
  张自新道:“可是我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呀!我不能靠人养活我一辈子!”
  李歪嘴笑道:“你没有靠人养活,你在镖局没有吃闲饭,你干的活儿比谁都多,凭力气混饭吃,快别这么想了,年纪轻轻的,绝不能养成这种自卑的心理!”
  张自新道:“大叔,我不是这意思,我到镖局里打杂,虽说是为了报恩,但也想学点真本事,图个出人头地,可是一年来,什么都没学到……”
  李歪嘴连忙训斥他道:“你是埋怨总镖头不教你武功?”
  张自新低下头道:“我不敢埋怨他老人家,不过这样下去总不是事!”
  李歪嘴笑道:“你别想歪了念头,总镖头答应栽培你,绝不会骗你的,只是他自觉能力有限,怕糟蹋了你这块好材料,才不敢轻易着手,只好先给你打底子!”
  张自新不解道:“挑水、跑街、放马、扫院子,这就是打底子吗?”
  李歪嘴道:“是的,这个底子比什么都重要,学武功是很危险的事,因为练会了武功可以伤人,可以杀人,必须要先磨去你的火气,才能教你功夫,否则你学会了功夫,仗着功夫去欺负人,做坏事,那不仅是害了你,也害了别人,江湖上有许多恶人,并不是生来就坏的,就因为他们的武功学得太容易。”
  张自新还是不太明白,可是李歪嘴已经不耐烦地道:“总镖头在考验你,因为你天资很高,学起武功来很容易,所以必须叫你受点磨难,杀杀火气,然后才不会动不动就出手伤人,你必须明白他的苦心!”
  张自新道:“我自然明白,所以老马他们那样欺负我,我都不计较,如果论打架,我真不怕他们……”
  李歪嘴笑道:“你说这话就是火性未灭,他们欺负你我都看见了,你只是怕总镖头责骂才忍气吞声,其实心里恨透他们了,对不对?”
  张自新道:“恨透他们倒不至于,只是受不了他们的窝囊气,他们实在不够资格欺负我。”
  李歪嘴正色道:“这是最坏的毛病,如果你不能彻底变好,总镖头永远也不会教你武功。”
  张自新低头道:“要怎么样才算彻底变好呢?”
  李歪嘴道:“要等到不如你的人欺负到你头上,你也能心平气和地受下来,那才算合格,否则你学了武功,一旦失去管束,反而成为江湖之害……”
  刚说到这里,远处来了两个人。
  李歪嘴道:“有人来了,瞧瞧是谁?”
  张自新瞧了半天,等人走到眼前不远之处,才道:“是东村的王寡妇跟他的儿子玉桂儿。”
  李歪嘴像是放下了心道:“那没关系……”
  王寡妇母子来到临近,手中也提着钱纸,玉桂儿叫道:“张大哥,你也来了……”
  王寡妇气吁吁地过来,眼眶红红的,哽咽地道:“张哥儿!怎么老太太好好地就过去了,你也不通知一声,今天还是玉桂儿看见有人上坟,才知道老太太安顿在这儿,我赶紧买点纸烧烧,老太太过世多久了?”
  张自新鼻子也有点酸酸地道:“一年了,去年的今天……姥姥被人害死了……”
  李歪嘴连忙道:,“张老太太在一年前生了点小病,大夫抓错了药,就这么过去了……”
  王寡妇抹着眼泪道:“真是的,哪个混账大夫?该送到官府里去……”
  李歪嘴笑道:“那也不能全怪大夫,老太太不过是闹肚子,我这大侄儿不懂事,急着去请大夫抓药,也没告诉大夫是谁生病,大夫还以为是他自己呢,年轻人闹肚子总不外贪嘴,开点泻药,肚子拉清了自然会好,药下得重一点,老年人是感受风寒,药不对症,才一病不起。”
  王寡妇这才眼儿红红地道:“那倒怪不得大夫,张哥儿,你怎么不说说清楚呢?”。
  张白新低头不语。
  李歪嘴道:“小孩子自己太心急,却要怪大夫害死他姥姥,幸亏我拦住了没让他胡闹,这也是命,谁都不能怪……”
  王寡妇叹道:“真想不到,老太太那么好的人,就这么去了,今天要不是玉桂儿撞见人家来上坟,我们还以为他们祖孙搬走了呢!否则怎么会把房子也烧了呢?”
  李歪嘴笑道:“那是我们把他带走了,那屋子留着也没用,这么偏僻,谁也不肯来住。”
  ‘
  王寡妇道:“是呀!以前我们也劝过老太太,叫她搬到村子里,大家都好有个照应,可是老太太说什么也不答应,来往两三里山路,连死了都没有人知道,要不是玉桂儿上此地来玩儿,我们谁都小知道这老太太就安在这儿……”
  张自新瞧玉桂儿一年来没长多少,比自己整整矮了一个头,身子瘦怯怯的,忍不住道:“玉桂儿,你又逃学了?”
  王寡妇抹着眼泪道:“这孩子让我宠得太娇了,受不得一点委屈,老师让他背书,他背不上来,一早就偷偷溜到此地来,张哥儿,这一年来你在哪里?”
  李歪嘴道:“他跟我在北通州学生意!”
  玉桂儿这时才道:“早上那个人还问起张大哥呢,我回说不知I道,他才很失望地走了。”
  张自新忙问道:“那是个怎么样的人?”
  玉桂儿道:“以前到你们家去过的,瘦高个儿,脸上有一块疤……”
  张自新道:“那一定是毛叔叔。”
  李歪嘴忙道:“大嫂往后有人间,你就告诉他们说侄子跟我在北通州学生意,两下距离得远,不能常来,老太太的坟还得麻烦你多照应。”
  王寡妇忙道:“那是应该的,老太太生前常照应我们,只是张哥儿在北通州学什么生意?”
  李歪嘴道:“绸缎买卖,也不过是小生意。”
  王寡妇瞧瞧张自新的穿着,又瞧瞧他们骑来的骡马,十分羡慕地道:“张哥儿,你现在可出息了,将来把玉桂儿带去,也提拔提拔他……”
  李歪嘴道:“可以,我们店还少个人管账,叫哥儿好好念书,过两年就来接他去。”
  王寡妇千恩万谢,可是李歪嘴已经准备走了,连带来的酒菜都不收拾,指指道:“大嫂,我们还得赶路,这东西虽是用过一点,可还新鲜,你要不嫌弃……”
  一尾大鲤鱼没动,一只老母鸡,一方白肉,在山村里的贫苦人家简直是盛筵了,王寡妇母子俩的眼儿都直了,满口地答应着道谢。
  张自新忽然冲动起来,把怀里六十多两银子取出来,交给她道:“大姑,玉桂儿的身子太单弱了,你给他补补吧。”
  王寡妇接着沉甸甸的一包,还以为是铜钱呢,打开来一看,发现是银锭,惊愕得连嘴都合不拢来了。
  李歪嘴赞许地看了张自新一眼,道:“大嫂,我这大侄子积了一年的工资,原是想找个人代他照顾一下老太太的坟地,交给你太妥当了,哥儿正在发育的时候,应该有点油水长得结实,你就拿着吧。”
  说完催促张自新走了,两人策马下山。
  李歪嘴跟他走得很近,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子,今天你算是做了件好事,那包银子来路很不正当,是应该这样用,江湖人对钱财一丝不苟,取之……”
  张自新却纳闷地问道:“大叔,干吗你不说我在镖局里呢?”
  李歪嘴道:“还不是为了你好,免得那个姓毛的又找了来。”
  张自新道:“毛叔叔又不是坏人,他救过我姥姥。”
  李歪嘴沉声道:“你以后有能力,可以报他的恩,可是现在不必见他。”
  张自新道:“为什么?他是我惟一认识的人。”
  李歪嘴沉声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你姥姥以前不愿意见他,我想你也不该再见他。”
  张自新很纳闷,可是也不敢再问,而且姥姥已经死了,问李歪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回程上,李歪嘴走得很快,那头大公骡的脚力竟不在白马之下,张自新急急催马才能赶得上。
  到了镖局门口,刚跨下马,劈头就挨了一鞭,这一鞭打得很重,脖子上火辣辣地痛。
  回头一看,却是刘奎从汝州回来,手握着马鞭,满脸怒气。
  他怔了一怔才道:“刘爷!你干吗打我?”
  刘奎怒声道:“你凭什么骑我的马?”张自新道:“我去给姥姥上坟,您又没在……”
  刘奎怒声道:“我不在你就可以骑它了,你是什么东西,也配骑这种好马?”
  张自新正待分说,刘奎刷的一声,又是一鞭抽下来,这次落手很重,打在他的脸颊上,痛可彻心,张自新用手一摸,湿湿的,摸了一手的血。
  李歪嘴过来道:“刘爷,是我叫他骑的。”
  刘奎回手一鞭,抽在李歪嘴的头上,将他打了一个踉跄,好容易才站住了道:“刘爷!
  你怎么出手就打人?”
  刘奎怒道:“我难道打不得你?”
  李歪嘴眼一瞪,神光毕露,但终于忍了下来道:“你是镖头,我是厨子,大家是靠着总镖头吃饭,你觉得我不好,可以叫总镖头辞了我,可不能打人……”
  刘奎刷刷又是两鞭,在李歪嘴的脸上添了两条血痕,然后叫道:“我打你怎么样?这小子又不是你的儿子,你那么护他,背着人拿最好的食物给他吃,拿公家的钱做人情,我就可以打你。”
  李歪嘴抚着脸沉声道:“刘爷,镖局不是你当家,你也不清楚,他吃的伙食费可没有公分,是我自己拿出来的,不信你可以问总镖头。”
  刘奎冷笑道:“我叔叔不管事,由得你蒙骗,我可不是傻瓜,当厨子的肯自己拿钱另备伙食,这话谁信?”
  李歪嘴也怒道:“你说我揩油,我也不辩白,反正每天的伙食费有账可查,等总镖头回来我自然有个交代。”
  刘奎道:“就算你的账没错吧,今天,你把我的马给他骑,那可上不了账,我打你不冤枉!”
  李歪嘴顿了一顿才道:“那是我的错,你打我好了,可不能欺负小孩子。”
  刘奎冷笑道:“我不是欺负你们,我是打偷马贼,你把我的马给他骑,他明知是我的马,也敢偷骑,两个人都是贼,我非得好好收拾你们一顿不可。”
  说着鞭下如雨,既抽李歪嘴,也抽张自新。
  张自新倒是躲开了,李歪嘴却躲不开,头上、脸上、身上,一连挨了十几鞭,可是他仍然站着,咬紧牙关硬挨着。
  刘奎见竟然不躲,下鞭更重。
  张自新实在忍不住了,冲过去一下接住他的鞭子,往怀中一扯,天生神力,竟然把他拉了过来,顺手一拳,击在他的下颚上。
  刘奎仗着是刘金泰的侄子,在镖局时一向眼高于天,除了刘金泰外,任何人都让他三分,其他的镖头是刘金泰的门生,功夫都是刘金泰教的,可是刘金泰没有儿子,这个远房侄子等于是他的继承人,总不免稍稍偏点心,传授的功夫也地道一点,养成他的娇纵之气。
  刘金泰管束子弟很严,刘奎很喜伪装,在刘金泰前表现得很谦虚,背过脸来却又是另一副嘴脸,别人为了不愿得罪刘金泰,也没有人去告诉他。
  刘奎当了几年镖头,功夫练得也真不错,尤其是独力格退一批劫镖的悍匪后,更刀伤太湖有名的水盗水老虎丁一江,赢得江湖人赠号海龙神,气概更是不可一世。
  当他鞭抽李歪嘴与张自新时,镖局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了,都没有人敢上前劝解,有的人还凑趣叫好喝彩,没想到张自新竟敢从他手中夺鞭子,还打了他一拳。
  这一拳虽重,他还挨得起,可是人丢不起,吆喝一声,冲进来双手并发,拳出如风。
  张自新根本没学过拳脚,那一拳是出其不意,才中刘奎的下鄂,遇到正宗的功夫,立刻就不是对手了。靠着身子灵活,勉强挡了几下,到后来只有闪躲的份儿,好在这一年来扫树叶、捡树叶,最后跳起来接树叶,无形中把轻身功夫练得很好,虽然挨了几下,皮坚肉厚,他也挨得起,而且每天看着别人练功夫;不知不觉间偷学了几招,危急时不但能用以自救,还能回攻个一两手呢!
  靠那两手自然打不到刘奎的,可是刘奎连发几十拳,居然没把他打躺下来,这个脸丢得更大。
  先前挨了一拳,还可以解释为没注意,谁也不相信张自新敢伸手回击的,意外受袭,高手亦难以拆挡,可是连攻几十拳还不能取胜,这就难以对人说词,连先前揍的那一拳也不能算是大意的,这叫他如何不急。
  越急越狠,出招也是向阴毒的路子,张自新毕竟缺乏经验,一个不留神,被他在胸前擂了一拳,身子一晃,刘奎更阴险,底下跟着撩阴一脚踢出来。
  那是致命的部位,旁边的人一声惊呼!
  李歪嘴连忙叫道:“跳!”
  张自新打得糊里糊涂,对于这种简单的命令反而能不假思索,应命而行,两脚一纵,拔起尺来高,刘奎的一脚刚好踢在他的膝盖上,身子平跌出去。
  这一脚可不轻,而且又正踢在膝盖的关节部位,张自新这回可痛得拔不起来了。
  刘奎怒火攻心,一步窜了上去,一脚向张自新下阴部位踢去,眼看卧在地下的张自新躲闪不及,这一脚如被踢中,他那条小命是再也保不住了!
  正在危机一发,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的同时,只见李歪嘴身形一闪,趋身到了刘奎的身侧,双手一推,不知怎的刘奎的身子竟随着他的手横移半步,踢向张自新的右脚,随之向左一偏,失了准头,踢空了。
  张自新借机跳起,脸也吓白了,不自主地往李歪嘴身后躲去。
  刘奎回头怒瞪了李歪嘴一眼,冷笑道:“看不出你这个歪嘴还有两下子!”
  李歪嘴一身鞭伤,居然还是赔笑道:“刘爷,你打他几下出出气也就算了,何苦要伤他性命呢!”
  刘奎冷笑道:“有你在旁边指点,我还伤得了他吗?”
  李歪嘴又赔笑道;“刘爷说笑话丁,我又不会武功,怎么能指点他呢?”
  刘奎冷笑道:“刚才你指点他跳起来,把我叔叔的夺命鸳鸯脚都破了,刚才你那手推拿,我也躲闪不开,怎么不高明呢?”
  李歪嘴笑道:“那是碰巧!”
  刘奎一拳猛捣,暗藏双龙抢珠的左手式,双手同时动作,攻向李歪嘴,道:“你再碰碰巧看!”
  李歪嘴的脸色一变,居然放过他的拳头不理,用手掌护住了双眼,刘奎的手指刚好戳在他的手背上,指甲把皮戳破了,但毕竟保住双眼没有被戳瞎。
  刘奎不禁怔了一怔,他连用两手绝招,都是刘金泰精心的传授,却不能将李歪嘴收拾下来,这不能再说是碰巧了。
  因此他脸色一沉道:“歪嘴,你的真姓名叫什么?”
  李歪嘴虽然受了伤,仍是赔笑道:“刘爷!小的在局子里掌了十几年的厨,大伙儿都叫李歪嘴……”
  刘奎沉声道:“我是问你的真姓名!”
  李歪嘴苦笑道:“我们这种干下人的,还有什么真姓名,我本来叫李阿狗,那三个字比李歪嘴难听,所以干脆就叫李歪嘴了!”
  刘奎冷笑道:“真人不露相,我看你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李歪嘴连忙道;“刘爷说笑话了!”刘奎道:“不是笑话,我攻你这一招偷龙引凤,在江湖上都很少能破,你居然躲了过去,可见你不简单!”
  李歪嘴赔笑道:“刘爷!您这是想歪了,总镖头的功夫,我看了十几年,虽然学不来,多少也有点谱了,所以才知道你出手的虚实,这哪能算是会武功呢?”
  刘奎冷笑道:“你赖得倒干净,我伯父传我武功时,从不让人旁观,你怎么会知道的?”
  李歪嘴道:“小的是看总镖头练功夫瞧熟的,小张没来时,总镖头练功夫都是我在一旁侍候的。”
  刘奎沉声道:“不管你怎么说,我总是不信,你分明身怀绝技,却肯屈身在镖局里煮饭,一定另有企图,我非要查出你的底细不可!”
  李歪嘴连连作揖道:“刘爷!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会武功。”
  刘奎只冷笑一声,踏步上前,迎面虚晃一拳,底下却举腿疾扫,将李歪嘴跌了个狗吃屎,还不等他翻身,对准他背上又是一脚踏下去,这一脚如果踏实了,纵然不死,脊骨也非断不可,李歪嘴又得加上罗锅腰了!
  张自新虎吼一声,猛然上前,一头撞在刘奎的胸前,将他顶开了,同进还伸出两条铁臂,紧紧地抱住了他。
  刘奎猝不及防,又是一脚支地,重心不稳,不但被撞退了几步,还跌倒了下来,两人滚成一团。
  近身贴搏,拳脚的招式都用不上了,张自新抽空竟擂了他几拳,如果刘奎的身子不着实,这几拳就能打得躺了下来,幸亏他的基础很好,几拳擂得金星直冒,神智并没有迷糊,看准一个空当,一掌斜切,斩在张自新的喉头。
  这一掌并不太重,可是已经把他砍得闭过气去,急痛中也掏了一拳,打在刘奎的鼻梁上,分量很重。
  张自新躺了下去,刘奎的鼻子上也开了彩,鼻血、眼泪都淌了下来,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以一个镖头的身份,又是当家的侄子,被一个小厮打得如此狼狈,何况他们在镖局门口殴斗,除了本局的人,还引来许多行人街坊,这个人如何丢得起,他怔了一怔后,抢过一个镖伙的腰刀,对张自新砍了下去。
  这一刀是存心要杀死张自新的,落刀既重,还对准张自新的脑袋,旁边的人都讶然失声惊呼!
  就在刀锋快要砍中张自新时,旁边插过来一柄长剑把他的刀势撞歪了。刘奎抬头一看,却是他的堂妹,也是刘金泰的独生女儿小莺,旁边还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正是与她一同前来,汝州侯杨公久的掌上明珠杨青青。
  刘小莺今年十四岁,因为刘金泰本身学的是硬功夫,不适合女子,所以把她送到老友杨公之处学剑。
  刘奎呆了一呆道:“小妹,你干吗拦我?”
  刘小莺冷笑道:“大哥,你欺负一个小孩子,算是什么英雄?还要动刀子杀人,可真是神气。”
  刘奎脸上一红,他奉命去接刘小莺,杨青青也跟着来玩玩,他对这位世妹十分倾慕,一路上献足殷勤,青青对他却冷冰冰的,好容易知道她爱马,而自己那匹小玉龙也是百中选一的良驹,他心想用它一搏青睐的,谁知回来后发现马被张自新骑走了,他才发那么大的脾气。
  一阵混闹,他也瞧见杨青青出来了,抖擞精神,想在玉人前大逞威风,结果反而丢了个大人,再被刘小莺一顿奚落,脸上更下不来了。
  因此他怒声叫道:“我的事不要你管。”
  刘小莺道:“我自然管不了你,可是你杀了人,就得打上人命官司,这儿是京师。”
  刘奎见杨青青的脸上也现了鄙薄之色,益发羞愧难当,一横心叫道:“了不起给他抵命吧!”
  刘小莺冷笑道:“值得吗?”
  刘奎硬起头皮道:“保镖的全仗着一块招牌,如果不宰了这小子,今后还能混吗?”
  刘小莺瞪了他一眼,抽身退后道:“那我就不管了,看你有没有种杀他。”
  先前刘奎是在气头上,才不顾一切拉刀杀人,被刘小莺挡开后,他已经不想杀人了,只是面子上转不过来,才冒出那几句话,只希望刘小莺能劝他几句,就此收场,谁知刘小莺反挤了他一句,加i上杨青青投来冷冷的眼光,使他更难以下台。
  一咬牙,举刀又要砍下去!
  突然一声断喝:“住手,小奎,你疯了!”
  刘金泰排开众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刘小莺首先投了过去,扑在怀中叫道:“爹!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刘金泰无限思恋地抚着她的头道:“小莺,爹为了想见你,交了镖,不分日夜地赶了回来,你又长高了……”
  刘小莺被抚得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地挣开了道:“爹!你来得正好,大哥要杀人!”
  刘金泰看看地下的张自新,又看看刘奎,沉声道:“是怎么回:事?”
  刘奎见了伯父低头不敢做声,镖局中的人上前把经过说了一遍。
  刘金泰听完后,又瞪了刘奎一眼,首先把张自新推顺了气,让他站了起来,张自新刚想开口,刘金泰摆手道:“我全知道了,你等着,我会处置的,小奎,你给我跪下!”
  刘奎一怔道:“大伯!这……”
  刘金泰怒声喝道:“叫你跪下你就跪下,我教了你武功,不是叫你用来欺负小孩子的,你不但违了我的嘱咐,而且还想杀死一个不能抵抗的人,快跪下,否则我就杀了你,我们刘家没有这种暴徒!”
  他的手已经摸上了刀把,双眼睁得滚圆,刘奎见他动了怒,不敢再倔强,抛开刀,乖乖地跪了下来。
  刘金泰拾起地上的鞭子,交给张自新道:“我的侄子对不起你,我绝不偏袒,他打你几鞭你还他几鞭!”
  张自新怔住了道:“老爷子!这是何必呢?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不该私骑刘爷的马!”
  刘金泰沉声道:“不谈那些,反正是他先打了你,就必须让你给打回来。”
  张自新自然不敢接鞭子,刘金泰沉下脸道:“我们刘家绝不容许欺人的事发生,你不打,我替你打!”
  说完鞭落如雨,打得还真重,十几鞭子下去,刘奎已经跪不住了,倒在地上。
  刘小莺扑上去,夺住他的鞭子叫道:“爸,不能再打了……”
  刘金泰推开女儿,沉声问张自新道:“足了没有?”
  张自新看得怔住了,连忙道:“足了!足了!”
  刘金泰将鞭子一抛道:“好!刘家欠你的债已经还给你了,你去收拾一下,马上离开镖局吧!”
  张自新一惊,跪了下来道:“老爷子!你要赶我走?”
  刘金泰一把将他拉了起来道:“不是我赶你,是你自己要走的,记得以前我们是怎么说定的?”
  张自新大急道:“老爷子!这不能怪我,如果刘爷打我,我说什么也不敢还手,因为他打李叔叔……”刘金泰道:“我没有怪你,只是我们有言在先,你跟人打了架,就必须离开镖局!”
  张自新怔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送来一个包裹道:“总镖头,这是李歪嘴叫我送给张自新的,他不来给总镖头辞行了!”
  刘金泰一怔道:“他也走了?”
  那人道:“是的,他打后门走了,什么东西都没带!”
  刘金泰沉吟片刻才点头道:“他走了也好,我想他也不会再留下来了。”
  说着把包裹打开,见里面是一包银子,约莫三百多两,以及两件新衣服,都是李歪嘴给张自新备下的,遂又包了起来,交给张自新道:“老李不在,镖局上下的人跟你都过不去,你还是走的好。”
  张自新听说李歪嘴走了,眼圈一红,连身上的疼痛都忘了。
  刘金泰却将李歪嘴那头大公骡解下来;将包裹缚在骡背上,将辔绳交给张自新道:“这是老李的骡子,他不骑走,一定也送给你了,你都带了去吧!”
  张自新接过绳子,看看刘金泰神情很坚决,知道再留下去绝无可能,天生的傲性也撑着他不屑求人,遂跪下磕了一个头,道:“老爷子,你一定不肯收留我,我只好走了,你对我的大恩……”
  刘金泰淡淡地一摆手道:“我对你毫无恩惠,虽然我出钱替你安葬了姥姥,可是你做了一年的苦工,拿工钱一折算,等于是两清了!”
  张自新道:“那不足抵债的!”
  刘金泰笑笑道:“差不多了,因为一年来你的吃用都是老李私人掏的腰包,连工钱带伙食还有年终的分红,加上是我叫你走的,照惯例该给遣散费。因此我们的前账两清,谁也不欠谁了,要欠,也是你欠老李的!”
  张自新怔了一怔问道:“那位李大叔究竟是什么人?”
  刘金泰道:“他跟你那么亲近,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张自新摇摇头,刘金泰笑道:“如果他不说,我更不能告诉你,还是你自己去问他吧!”
  张自新道:“我上哪儿找他呢?”
  刘金泰笑道:“不必去找,有缘自然会相见,否则就是他不愿见,你找也没用!”
  张自新低下头,想起李歪嘴对他留下的好处,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强自忍住了。
  刘金泰神色一正又道:“我虽然答应过收你做记名弟子,可是并没有教过你什么,而且你把我侄子也挑了,可见我也教不了你什么,因此我们那点名分也等于取消了!”
  张自新道:“老爷子!一日为师,终身如父……”
  刘金泰沉声道:“这是我提出撤消了,由不得你做主,如果你今后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扯到我头上,我刘某可不能背这个恶名!”
  听他这样一说,张自新也有点生气了,禁不住道:“老爷子,您放心好了,哪怕我今后沿街讨饭,也绝不会抬出您的大名,跟您扯上关系!”
  刘金泰道:“我们本来就没关系!”
  他的态度如此冷薄,张自新也不想多说,回头就走。
  刘金泰又叫他道:“咱们以前说好了,即使再见面,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更不必上这儿来!”
  张自新大声道:“老爷子,不用您关照,以后我不但不上这儿,即使在别处见到你镖局的四海通达的镖旗,我也躲得远远的。”
  刘金泰笑道:“那就更好了!”
  张自新一赌气,牵了骡子就走,连回头一看的心也没有了。
  走出一阵,他的气慢慢消了下去,天色将晚,他顿有四顾茫茫、何适何从之感。
  李歪嘴给了他一包银子,吃不成问题,住个客栈也付得起,可是客栈不能当做家,那包银子不能管一辈子!
  上哪儿去呢?干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在脑子里转着,不知不觉间,竞走到了哈回回的骡马行附近。
  他心中一动,李歪嘴这头公骡虽然神骏,到底不能跟马相比,如果要闯江湖,他应该有一匹好马。今天就是为了骑马,才跟刘奎起了冲突,挨了一顿打,还给赶了出来,他觉得应该弄一匹更好的大马骑着出出气!
  于是他敲开骡马行的大门,满脸络腮胡子的哈回回正在用晚饭,围着炉子,烤着大块的牛肉,香气直往鼻子里钻,使他感到异常的饥饿。
  本来他今天就没有好好吃过东西,大鱼大肉,只用了一点,就送给王寡妇,回来后又闹了一场纠纷,此刻闻见了牛肉香,更觉得饥肠辘辘!
  哈回回有几个伙计,都是回回,开了门扣,哈回回瞧见是他,老远就嚷了起来:“小兄弟,真有你的,听说你把通达镖行的刘镖头给打了……”
  张自新听了就气,又感到惭愧,低头道:“是他打了我,如果不是总镖头赶了来,我差点还被宰了!”
  哈回回笑道:“小兄弟,你别太泄自己的气,刘奎那王八蛋在京师一向是横行霸道惯了,除了刘总镖头外,他谁的账都不买,今天你能把他的鼻子打淌了血,就是了不起的大事!”
  张自新道:“你怎么知道的?”
  哈回回道:“有个瞧热闹的人告诉我的,京师街上不少百姓都知道了,全都在夸你呢!
  刘奎这下子可垮了,以后连人都不敢见,说不定别的镖局会请你去当镖头呢!”
  张日新苦笑道:“凭我这两下子,还能当镖头吗?”
  哈回回笑道:“一定成,你的材料就是练武的架子,大家都说你只要找个明师学学招式,一定会比刘奎强得多,来来!小兄弟,我们贺你一杯!”
  说着把他拖了进来。
  张自新道:“我还有牲口!”
  哈回回瞧瞧那头公骡,不禁赞道:“这可是头良种,你在哪儿买的?”
  张自新道:“是李大叔送的!”
  哈回回道:“李大叔,是那个歪嘴吗?真瞧不出他养着这么头宝贝呢!”
  张自新道:“李大叔平常把他拴在后院里,难得一骑,不过他的脚程很快!”
  哈回回笑道:“当然了,它是咱边疆天山的种,只可惜不能传代!”
  张自新想想道:“哈掌柜,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把它卖了!”
  哈回回一怔道:“老弟!你别开玩笑了,这家伙的身价值多少,有谁买得起?”
  张自新也怔了一怔道:“值多少?”
  哈回回道:“照市价,至少值一千两!”
  张自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失声道:“这么多?”
  哈回回叹道:“一千两还是少的,只可惜耳朵长了,骑着不很神气,用来拉车子,则又太可惜,因此找个买主还真不容易。”
  张自新也知道这是实话,骡子虽好,总不如骑马来得气派。
  如果它真值一千两,人家可买匹像样的马了,如果用来拉车子,谁也不肯出那么高的价钱的。
  因此他想想道:“不拘多少,把它卖了吧!我再贴上一点,跟你买匹马吧!”
  哈回回道:“老弟,我做生意一向有个规矩,绝不肯吃亏,也不占人便宜,这头骡子九百两我都不卖,否则就是对不起你,慢慢给你找个识货的主儿吧!”
  张自新道:“不行!我急着要离开!”
  哈回回奇怪地说:“小兄弟,你别骗人了,我知道你姥姥过世了,家里也没有别的人,你要上哪儿去?”
  张自新豪气干云地道:“我要闯江湖去!”
  哈回回笑了,一面拖他进来坐下,一面道:“兄弟,你的个子长得像个大人了,心眼儿可没有多大成长,你以为闯江湖是怎么个闯的?”
  张自新被他问得怔住了,张着大眼道:“骑着马,海阔天空,想往哪儿就往哪儿,一路上行侠仗义!”
  哈回回大笑道:“你说得轻松,以你的本事,普通三五个人也许对付得了,可是遇见有能耐的强人,老弟,我不是泄气,恐怕你的命得送掉!”
  张自新低下了头,稍微有点羞惭地道:“我知道自己的功夫不行!”
  哈回回道:“今天你跟刘奎动手的情形我听人说了,动拳脚,你的力气大,身手利落,所以才能还他两下,如果动家伙,你实在还差得远!”
  张自新道:“是的,我根本就不会使兵器!”
  哈回回大笑道:“那就更不行了,江湖上险恶多,人家可不跟你讲客气,即使遇上一伙小毛贼,每个人都拿着刀枪对着你,老弟,你的身子可不是铁打的!”
  张自新没有话说了。
  哈回回又道:“这还是小事,最主要的是你还得有个行业,有个生财之道,否则你是在路上,饿了要吃饭,夜了要住店……”
  张自新道:“我有银子!”
  哈回回笑道:“银子会用光的,等你山穷水尽的时候,你又怎么办?去偷?去抢?”
  张自新道:“那当然不会!”
  哈回回道:“那该怎么办呢?难道又去打柴卖,别处可不像京师,有的地方人很穷,可花不起买柴的钱,多半是闲时自己来砍的。”
  张自新低下了头道:“我是准备另投名师学点功夫。”
  哈回回道:“那你就不应该离开镖局,据我所知,北五省论好汉英雄,就数八步赶月刘金泰,否则他的通达镖局不会那么生意兴隆。”
  张自新十分失望地道:“那没有人比他更高了?”
  哈回回道:“也许有,像武当派的道士,少林寺的和尚,都有独擅的功夫,可是他们不收徒弟,除非你肯跟他们当和尚、老道去。”
  张自新呆住了,和尚、老道,他自然不肯干,可是武功又不能不学,没想到闯江湖、学武功会有这么多的困难……
  想到这儿,他简直发愁了。
  哈回回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弟,你别灰心,江湖上当然还有不少奇人异士,他们不愿意出名,很少被人知道,如果能遇上一个,凭你这份资质,也许会引起他们的兴趣,教你两手,准保能胜过刘金泰!”
  张自新连忙问道:“上哪儿去找这种人呢?”
  哈回回一笑道:“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过京师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在这儿,你碰到异人的机会还多一点,依我看,你不如留下来吧!”张自新道:“我在京师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哈回回笑道:“小兄弟,这个你不必担心,就住在我这好了,我空屋子很多,粗茶淡饭也还供得起……”
  张自新刚要推辞,哈回回却飞快地接着道:“当然我知道你不肯白吃白住,我瞧你在镖局把几匹马照料得很好,我的骡马行正缺这种人手,闲着你就帮帮忙,替我照应一下马匹。”
  张自新还在沉吟不决,哈回回大笑道:“你不是想要一匹好马吗?你在这儿等一阵子,我已经派人上老家去接马了,等那批马来了,我让你挑一匹最好的。”
  张自新心动了,想想道:“我恐怕买不起。”
  哈回回笑道:“没关系,你有一头好骡子,就把它折给我,换一匹好马,小兄弟,你放心吧,我绝不占你的便宜。”
  -----------------------------------------
  无名氏 扫描,大眼睛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