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燕赵雄风 >> 正文  
第 五 章 意料之外            双击滚屏阅读

第 五 章 意料之外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张自新笑道:“杨大姐,你担心太多了,小沙丽并不想学你的杨家剑法,只要你指点一下普通的招式就够了!”
  杨青青笑了起来道:“那自然不成问题,可是这样她的报酬似乎又太重了,我倒是受之有愧!”
  小沙丽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谈话,却能明白他们的意思,自动上来比手画脚地表白了一下。
  杨青青不懂,张自新却明白了,笑着道:“她是为了谢谢你教我剑法,才把马送给你!”
  杨青青道:“这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张自新诚恳地道:“因为她怕我再受坏人欺负,很希望我能学到一点防身的技艺。”
  杨青青笑了笑道:“她对你倒真好。”
  张自新道:“是的!她从小就死了母亲,没有兄弟姐妹,一直很寂寞,她把我当做是她的哥哥一样!”
  杨青青道:“你呢?”
  张自新坦然道:“我也是一样,虽然刚认识她,却觉得她像我的小妹子,所以第一天刘奎那样打我,我都不生气,前天抽了她一鞭,比打我十鞭百鞭还痛,我才急得要跟刘奎拼命。”
  杨青青也很感动地道:“你们这份感情很难得,我也是个独生女儿,没有同胞手足,可是在我小的时候,就没遇上一个肯这样爱护我的人。”
  张自新一拍胸膛道:“杨大姐,如果你不嫌弃,可以把我当做兄弟,以后谁要是欺负你,我就跟谁拼命。”
  杨青青感激地笑道:“凭我手中这柄剑,能欺负我的人还不多,不过我仍然很感激你。,咱们开始练吧!”
  她叫张自新与小沙丽都拿着剑,教了一些基本的动作,然后就开始个别指导,当她把杨家剑法中的精华对张自新讲解时,就叫小沙丽避开到墙头上去望风。
  小沙丽最大的目的只想跟张自新在一起,对学剑并不热心,十几天下来,张自新几乎把杨家剑法的精髓学会了一大半,她却连一式最普通的八仙剑都没有练熟。
  杨青青对教她本来也不太热心,因此也不苛求,倒是对张自新的精进感到无比的惊讶,那些剑法招式她自己练了十几年,论功夫也不过如此,甚至于还赶不上张自新。因为剑术最重要的功夫是稳,一式出手,分毫不差,火候到了,信手挥剑,自然而然地成式。
  那些剑招变化她已烂熟于胸了,可是出手时还无法沉稳到得心应手的地步,剑式必须连续使用才见其威,上一式发不稳,连带也影响到下一式的变化。
  这上面就可以看出张自新的才思横溢,杨青青每次传他一式到两式,十几天下来,只教了二十多式,就这二十式,张自新已能随心所欲地自然运用了。
  因为他的进步神速,使教的人兴趣也越高了,青青差不多是吃了饭就来,天黑了才走,恨不得一古脑把自己所能的全部都教了给他。
  这一天,杨青青又新教了两式,因为比较复杂,而且还得告诉,他如何与其他招式配合,所以久了一点,天黑了,她还没有走,热心地陪着张自新练习,由自己作为对手,用别的剑式来攻,让张自新运用新学的招式招架反击。
  天虽然黑,所喜天上有月色,还可以借着月光对拆。
  小沙丽照例在墙头上守望者,她是个最忠心称职的守望者,也是个最有耐心的卫士。
  不管时间多久,只要张自新不叫她下来,她始终是在墙头上,注意着墙外是否有人前来。
  院子里两个人练得起劲,也忘了时间,忽然听见小沙丽在远处墙上发出一声尖叫,接着有叮当兵器声传了过来!
  两个人都为之一惊,连忙赶了过去,小沙丽却不在院子里,交战的声音是从墙外传了进来的。
  那墙才一人多高,两个人都一长身跳了下去,但见月色中有两条人影一来一往地对拼着。
  矮的一个是小沙丽,她就是使着那柄女剑,用的是杨青青传的那式八仙剑法,跟一个高大的男人对拼着。
  那男的用的是刀,并且是左手刀,十分凶猛,刀法也很凌厉,可是小沙丽的身形很灵便,弥补了剑法的生疏。
  那男的使尽狠着,也未能将她逼退。
  杨青青首先窜了出去,挺剑厉声喝道:“是谁?”
  这一喝使交战停止了,张自新也及时赶到,才看出那人正是被自己踏伤右掌的刘奎。
  杨青青也看出是刘奎了,沉声喝道:“刘奎!你来干什么?”
  刘奎微愕地道:“我来报伤掌之仇,找了十几天,才踩准了这小子每天在这儿,你怎么也来了?”  杨青青冷冷地道:“你管不着!”
  刘奎看看她手中的剑,又看看张自新手中的剑,然后冷笑道:“原来你在这儿教徒弟,你问过尊大人没有?”
  杨青青仍是冷冷地道:“你管不着!”
  刘奎冷笑道:“别的事情我管不着,如果你教他练剑,我就可以管了!”
  杨青青怒道:“你凭什么管?”
  刘奎冷笑道:“就是凭你背着尊大人偷偷地教他练剑,我就可以管。”
  杨青青怒叫道:“放屁,你怎么知道我是背着爹偷偷教他的?”
  刘奎笑道:“那还用问,杨老伯就在京师,我们可以找他对质,如果你是得到杨老伯的同意,我就把脑袋砍下来。”
  杨青青冷冷地道:“你有本事自己找我爹问去好了,我可没精神陪你对质去。”
  刘奎笑道:“其实根本不必去问,我知道你一定没得到杨老伯的同意。”
  杨青青怒叫道:“我爹同不同意,关你什么事?”
  刘奎道:“自然关我的事了,你不妨问问京师这么多武林同道,哪一个敢教他练武。”
  杨青青大声道:“我就敢,你想怎么样?”
  刘奎见她盛气凌人,不禁退了一步道:“杨小姐,我不愿跟你作对,但是我对你有一句忠告,趁着现在赶快收手还来得及,否则你会惹来许多麻烦。”
  杨青青怒叫道:“胡说,我不在乎什么麻烦,谁要找我麻烦尽管冲着我来好了。”
  刘奎脸色一沉道:“杨小姐,我是为了你好,才对你说这些话,这小子是个祸胎,谁教他武功,谁就是自惹麻烦上身,你想他留在镖局里一年,我伯父为什么不肯教他。”
  杨青青道:“谁说刘老伯没教他,刘老伯给他定的那些工作就是给他打好基础。”
  刘奎道:“那不同的,我伯父并没有正式教他武功,不但是我伯父,任何人都不会正式教他……”
  杨青青瞪大了眼睛问道:“为什么?”
  刘奎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晓得,我向几个江湖同道问过,没有一个人肯说明原因,可是大家都说杀了这小子都没关系,就是别教他练武,更不能公开跟他攀上关系。”
  杨青青怒斥道:“胡说。”
  刘奎连忙道:“不胡说,不信你们可以问杨老伯去。”
  杨青青道:“不必问,我说要教,谁也干涉不了。”
  刘奎顿了一顿才道:“杨小姐,我不跟你争这些,反正我今天找他报一掌之仇,这点你可阻止不了。”
  杨青青一摆剑道:“我就要阻止,你敢动他一下,我就先要了你的命。”
  刘奎道:“杨小姐,这不关你的事,你为什么非要插在中间呢?”
  杨青青怒叫道:“我就是要管,你是个大男人,却来欺负一个小孩子,练武人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刘奎神色一变道:“小孩子,他站起来比你还高呢!姓张的小子,你若是够瞧,自己站出来跟我做个了结,别躲在女人的裙子后面。”
  张自新年轻气盛,自然受不了这种讽刺,挺着剑冲了出来道:“杨大姐,让我来跟他斗斗。”
  杨青青知道张自新所学的那几手剑法,要想跟刘奎较量确实还差了一截,因此横身拦在中间道:“不行,张兄弟,你别理他,让我来跟他讲。”
  说着脸色一沉道:“刘奎,不管你的人品多坏,你总还是刘老伯的侄子,得过他的亲传,你自己不要脸,也不能替刘老伯丢人。”
  刘奎被她说得脸上微红,强辩道:“我说的话没有错,看他的身材长像,哪里还像个小孩子。”
  杨青青冷笑道:“哪怕他的个儿撑上了天,他今年才十五岁,你杀了他算英雄吗?”
  刘奎脸色更红了,举起那双布裹的伤手道:“一个小孩能空手将我打伤,这种事又该怎么说呢?”
  杨青青哼了一声道:“那怪你自己太差劲。”
  刘奎脸色一变道:“杨小姐,我不怪人瞧不起我,可是我非宰了他不可,否则我姓刘的还有脸见人吗?”
  杨青青冷笑道:“杀了他你也未必有脸见人!”
  刘奎将心一横道:“那是另外一回事,反正我必须宰了他,才消得心中那口恶气。”
  杨青青神色一凛道:“那你就先把我宰了。”
  刘奎的口气又软了道:“杨小姐,你这是何苦呢?”
  杨青青举剑作势道:“你是认为我一个女流之辈,不配跟你动手,是吗?”
  刘奎急了道:“我绝没有这个意思。”
  杨青青冷笑道:“有这个意思不要紧,反正你不先杀了我,就别想动他一根汗毛。”
  刘奎急怒叫道:“杨小姐,这小子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干吗要护着他呢?”
  杨青青沉下脸道:“他虽不是我什么人,可是我们都是妇流弱子,一向是你们这些江湖强梁恶霸欺负的,只好联合起来保护自己。”
  刘奎沉下脸道:“杨小姐,你何必说这种风凉话,谁不知道你是鼎鼎大名汝州侠的千金,哪一个吃了狼心豹子胆敢欺负你?”
  杨青青怒道:“你别把我爹扯上来,我从来也没有仗着爹的势力欺负人。”
  刘奎冷笑道:“何必要借重令尊的大名呢?就你杨家独门剑法,江湖上也足可独霸一方。”
  杨青青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还不赶快夹着尾巴,滚得远远的。”
  刘奎忍无可忍,大声叫道:“杨小姐,你别欺人太甚了,刘某不过是看在过去的交情,才对你如此客气,可不是真的怕你。”
  杨青青忽然举剑刺了过去。
  刘奎挥动金刀,当的一声架开了,撮口打了一声呼哨,右边的土堆后面,立刻闪出一批人影,个个持着兵器,包围了上来。
  杨青青从容回顾,冷笑道:“你还带了帮手,可真没有出息。”
  刘奎沉声道:“这些都是我的弟兄,今天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替我做个见证。”
  杨青青冷笑道:“既然是你的弟兄,就不够资格做见证,今天如果不是我在场,他们恐怕早就一哄而上了。”
  刘奎沉声道:“刘某还不至于没出息到这种地步。”
  杨青青道:“事实俱在,你狡辩也没有用,他们如果是来见证的,还带兵器干吗?”
  人群中走出一个细腰身的少年,腰佩长剑,空摆着一只手道:“杨小姐,我们确实是来做见证的,如果你不横加插手,我们也绝不参与。”
  杨青青瞪了他一眼道:“参与也没关系,你们一起上好了,我杨青青敢出头就接得住。”
  那少年淡淡一笑道:“杨小姐,你们杨家剑法在江湖上虽然叫得响,还吓不了我白少夫。”
  杨青青微微一震道:“你就是白少夫,关外长春剑派的掌门人?”
  白少夫微笑道:“家父壮年倦怠,把这担子交在区区身上,好在长春剑法也不是什么大门派,杨小姐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杨青青将头一昂道:“白少夫,你是一门之长,怎么跟这些下流东西混在一起?”
  白少夫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立刻就坦然笑了笑道:“在下西行人京,志在游历,拜会一些武林同道,因而得与刘兄结识,觉得他.还不失为一个热心朋友。”
  杨青青冷笑道:“冲你这句话,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白少夫神色一沉道:“长春剑派本来就微不足道,在你们这些中原名家眼中,哪里能算得好人呢?”
  杨青青道:“要人家看得起你,你就得自重自爱,看看你交的这些朋友!”
  白少夫怒道:“白某人京之初,曾经假京师第一名楼四海春设宴,广邀京师各大镖局的武林同道一聚,结果竟没有一位肯赏光,如果不是刘奎的这些朋友弟兄捧场,白某只好一个人吃了。”
  杨青青笑道:“那件事我听说了,是你自己失礼,你虽然是一门之长,到底还是后辈,礼貌上你应该先来拜访别人,就凭一张请帖想把京师老一辈的武林前辈尽召了去,人家当然不买账了。”
  白少夫怒声道:“什么武林先辈,江湖无辈,强者为雄,白某眼中只瞧得起真正的英雄。”
  杨青青笑笑道:“原来你今天是逞雄来了。”
  白少夫道:“白某今天本不想出手,但是小姐逞强出头,阻止刘兄报仇雪耻,白某自然不能袖手坐视。”
  杨青青冷笑道:“报仇雪耻,亏你们说得出口,你问问刘奎那双手是怎么受伤的。”
  白少夫道:“不管是怎么受伤的,反正血债血还,长春剑派的宗旨就是不受人欺凌,刘兄是白某的朋友,白某就有义务帮他尽点力。”
  杨青青神色一正道:“所以大家把你们和其剑派看做旁门左道,就因为你们行事完全不讲规矩……”
  杨青青的话还没完,白少夫已叫起来道:“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令尊说的?”
  杨青青傲然道:“是我说的怎么样?”
  白少夫沉下脸道:“是你说的,我还可以原谅你无知,如果是令尊说的,白某就得找他公开作个交代了。”
  杨青青怒声道:“我爹根本就懒得见你,连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不过你刚才骂我无知,我必须教训你一下。”
  白少夫突然出剑道:“白某从不屑与女流之辈交手,因为你出言辱及长春剑派,白某身为掌门,必须要你作个明白交代。”
  杨青青也挺剑作势道:“我的剑会给你交代的。”
  白少夫一振手腕,剑身发出嗡嗡的鸣啸,足见内力的深厚,杨青青倒是不敢大意,凝神戒备。
  刘奎见他们把话说僵了,颇感意外,连忙道:“白兄……”
  白少夫微笑道:“刘兄放心好了,我不过给她一点薄惩,同时也绊住她,免得她碍事。”
  说着将剑一探,主动出手攻击,跟杨青青斗起来,他的剑法很诡异专走偏峰,招多狠辣变化极快。
  杨青青被他抢去了先手,只能忙于招架,根本找不到回手反攻的机会。
  白少夫哈哈大笑道:“杨家剑法誉满中州,冠绝一时,看来也不过如此,刘兄,你办你的事,别担心这边,我知道她是你的心上人,绝不会伤她,只是杀杀她的骄气,让她晓得除了杨家剑法外,还有人能在剑上玩几手绝招的。”
  此人不但傲气凌人,谈吐更是轻浮可憎,把杨青青恨得咬牙。
  可是他的剑法,确有不可轻视之处,一柄剑使得风雨不透,以攻为守,使杨青青束手无策。
  刘奎挺刀向张自新逼近过来,狞声笑道:“小子,这下子没人护着你了,乖乖地把命交上来吧。”
  张自新知道今天无法善了,早已准备一拼,虽然他也很气愤那个白少夫轻浮,但也替杨青青捏了一把汗,后来听白少夫的口气,知道杨青青纵然不敌,最多是受一场羞辱,不会有性命之虞,倒是放了心,遂打足精神,准备接受刘奎的挑斗。
  不过他还担心小沙丽,惟恐她会受到波及,最好是她先躲开,可是他回头一看,小沙丽已经不见了,大概胆子小,吓得先逃走了,这倒使他大为安心,没有了顾虑,他紧握住手中的长剑,目光凝注着刘奎。
  刘奎说完那句狠话后,也不多啰嗦,摆刀砍了下来。
  张自新运足了全力,举剑迎上,当的一声激响,兵器交融,发出了一蓬火星,在夜色中尤其清楚。
  白少夫缠住了杨青青,一半的精神仍是放在刘奎这边,见状惊叫道:“刘兄,你是怎么了啊?”
  刘奎咬牙道:“我也不晓得,这小子的力气,忽然大了起来……”
  白少夫笑道:“总共才十几天功夫,他就是吃神仙大力丸,也不可能使力气增加得这么快,刘兄,恐怕是你受伤未愈,本身的体力减退了。”
  刘奎一咬牙,刀上的劲力加得更足,运刀也更快,奇怪的是张自新,他一共才学了大半套不全的剑法,遇上刘奎这么一个丰富经验、刀法传奇的对手,早就该落败了,可是他愈打愈从容,反复轮流使用那几招学来的杨家流云剑法,不仅毫无败象,而且还占尽了上风。
  白少夫的剑法造诣很深,杨青青实在不是他的敌手,只要他高兴,随时都可以将杨青青击败。
  大概他是不肯太伤害这女孩子的自尊,所以才近乎戏弄她缠斗着,另一半的精神仍是在注意着刘奎与张自新之战。
  就这样混过了一段时间,情况更不对了!刘奎愈来愈艰苦,月光下也可以看出他额上的汗珠如雨,吃力之极,相形之下,张自新显得更轻松,举手投足,发招出剑,都像是没用多大力。
  杨家的流云剑法最主要的是轻灵快捷,张自新似乎深得其中三昧,越轻松从容,剑法也越流利,会的招式虽不多,却是杨家剑法的精招,如果这不是他第一次用兵器与人交手,经验较差,早已将刘奎伤于剑下了。
  白少夫突然一剑将杨青青逼退了,道:“杨小姐,我们是否可以暂停一下?”
  杨青青的情形跟刘奎一样,也是满身急汗,忙于自保,对另一边的战况不如白少夫清楚,因此咬牙叫道:“不行,你是否怕了?”
  白少夫微笑道:“区区是否怕小姐,大家心里都明白。”
  杨青青一面喘息一面道:“那你为什么不打下去?”
  白少夫用手一指道:“你是怕那姓张的小子吃亏,才抢着替他出头,现在那小子占了上风,你又何苦多费精神呢?我们停下来看看不是更好吗?”
  杨青青听了白少夫的话,这才注意到刘奎在张自新的剑下已是气粗心躁,败在俄顷,倒不禁愕住了!
  起初她还以为张自新是另外得到高明的传授,可是看了一阵,才发现张自新的剑法完全是她教的,并没有别的路数。
  照情形看,刘奎的金刀应该比张自新强出了很多,可是刀剑交触,刘奎竟显得虚弱无力手法呆滞,弄得她也怔住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与白少夫之战也就趁机中止了。
  又交换了几招,刘奎显得更不济了,刀法接近散乱,只是拼命地撑着。
  白少夫瞧着不对,先前他还以为刘奎是故意示弱,好造成对方的疏忽而乘机出奇招制牲,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刘奎说,张自新根本不会用兵器,学剑也是近几天的事,刘奎大可不必如此费事。
  突然刘奎振奋余力,挥刀急砍过去,这是刘家金刀的夺命之式,也是最霸道不过的招式,三手连环,一刀跟一刀,八步赶月刘金泰就是仗着这三式,战遍北五省,未遇敌手,执京师保镖业的牛耳。
  她是识得这刀法的,刚想叫张自新留意,一件出人意外的事发生了。
  夺命三式是三刀连发,一刀紧似一刀,老经验的对手知道厉害,绝不去招架,而尽最大的努力去躲闪,或许还有一半希望脱过,如果觉得那第一刀出手太平凡去招架的话,跟着而来的两刀急攻,变化又诡异莫测,非死即伤,自不在话下。
  张自新在镖行中虽住了一年,也知道刘家刀法厉害,却不知道厉害在什么地方,自然更不知道有夺命三式,见刘奎的刀锋砍来,随手一剑撩上去,因为对方的招式不起眼,所以他还有从容的余闲反刺一剑。
  刘奎见他挺来招架,心中已是一喜!
  谁知刀剑交融后,他的刀被一种奇异的力量震弹到一边,使他无法及时施展以后的招式,不但如此,张自新的长剑刺过来时,他也来不及撤刀自保,幸亏张自新并不想伤他的性命,剑锋只拖过他的左臂。
  轻轻的一擦,划破了寸来长的一道口子,深倒有半寸,可见那柄剑确实锋利,初时还不觉得疼痛,等他愤极拉刀想反砍时,鲜血迸射,急痛彻心,那柄刀再也握不住,叮当一声,掉在地下。
  杨青青与白少夫都为之一震,那些跟来捧场助威的混混少年们却个个呆若木鸡,出声不得。
  白少夫这才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小子倒是真人不露相,杨小姐,他究竟是跟谁学的剑法?”
  杨青青怔怔地道:“我也不晓得!”
  张自新急了道:“杨大姐,除了你之外,谁也没有教过我,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杨青青依然怔怔地说:“不错,你的招式看来都是我教的,可是你凝练的火候比我高明百倍……”
  张自新傻兮兮地道:“杨大姐,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比你强呢?”
  白少夫伸剑一指道:“小子,你别装傻,白大爷审量你一下,立刻就可以知道你是哪一家的。”
  杨青青也想抽剑下场,白少夫笑道:“杨小姐,我们谁高谁低,大家都很清楚,你又何必多事呢?还是让我跟这小子练两手,试试他到底有多少斤两!”
  杨青青对张自新确实也有莫测高深之感,闻言心中一动。果然没过去,口中却道:“你若伤了他,我可不饶你。”
  白少夫哈哈一笑道:“以我一门之长的身份,杀了这小子也不算光荣,不过他伤了刘兄,不给他一点教训,似乎也难以向朋友交代,我手底下自然会有分寸的。”
  杨青青虽然是个女孩子,因为父亲的原故,江湖上的事知道得很多,听白少夫的话,晓得他不会杀死张自新,遂不再反对,只是关照张自新道:“张兄弟,这个人可比刘奎高明多了,你千万要小心,把所有的本事都施展出来,千万不能再藏私……”
  她语重心长,张自新却莫名其妙地道:“我一共才会这几手剑法,还有什么私可藏?”
  话刚说完,白少夫的剑已经像毒蛇一般刺了过来。
  张自新如有神助,反手一剑斜劈,居然将白少夫的剑荡开了去,而且趁势进掠,剑锋扫下了白少夫的一角衣襟。
  杨青青忍不叫出了一声好,却又怔住了!
  她奇怪的是白少夫何以如此差劲,张自新那一剑并不出奇,虽不是她教的杨家剑法,也不是什么精妙招式,只是随手而生的一种自然反应。
  狠的倒是白少夫刺出的那一剑,据她所知,下面和前移,变化最多,也最难捉摸,以白少夫的造诣,应该在后手上藏着更凶的毒招,无论如何也不该让张自新撩开,更不该被人割裂衣襟。
  白少夫自己也莫名其妙,练剑以来,他也曾会过不少高手,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反常过。
  张自新撩那一剑时,他可以趁势作十几种变化进袭,但是那柄剑竟不听指挥,而且还有从他掌中脱出去的阵势,为了要控制剑不脱手,他才疏于防备,被人扫断了一角衣襟。照比剑的规矩,他已经败了,可是败在这样的一个对手与这种情形下,他的脸实在没处搁,也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他一咬牙,夺剑再进,这次却谨慎多了,招式虽狠而有实有虚,意在试探。
  张自新可不懂得什么叫虚招实招,他只晓得非攻即守,对刺来的剑十分认真,仍是照样封架。
  白少夫用的是虎招,自然不会用老,张自新的剑还没有迎上来,他已变换从另角度劈进。
  张自新仍是老老实实用剑去封,不过吃亏却大了,白少夫存心是开他的玩笑,一连十几剑都是虚式,两柄剑从没有接触的机会,反把张自新闹得手忙脚乱,如果不是他的体力足,精神好,这一阵虚砍空劈,他会累坏了。
  杨青青在旁边倒是替他着急,大声叫道:“张兄弟,他是在逗你,别理他,采取主动攻击他。”
  尽管她提示他,张自新依然没有大进步。
  因为白少夫的虚招十分狡猾,每一剑看来都是声势凶猛,使得他不敢放松,虽然累一点却也有个好处,那是杨青青也想不到的,因为长春剑派的路子很诡异侧重变化,虚招用到一半,可以变为实招,攻人所不备,如果对手把他的攻势当做虚势而不加理会,可就上了他的当了。
  张自新把每一式都当做实招认真招架,无形中却限制了白少夫的剑势变化,没法子再取巧了。
  所以杨青青第二次对张自新招呼时,刘奎在旁边冷冷地道:“你别替他瞎操心了,这小子是在装傻,比你想像中高明多了。”
  白少夫也在暗暗焦急,觉得这家伙的确不简单,好在他是采取主动,自己出一分力气,对方却要化三分的力气去应付,占到这两分便宜,把时间拉长,仍是有利的,因此他继续用这个方法,准备把张自新拖累了再出手。
  可是张自新的体力超出他想像的强,连续五六十次空招,精神依然抖擞,不见吃力的样子,反倒是白少夫自己额上现出了汗渍,一面是累,一面是急!
  杨青青再度怔住了!
  她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白少夫不仅是一门之长,他的剑艺也堪称一流高手,也许自己的父亲汝州侠杨公久能与之一搏,凭心而论,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他到了一个只学过十几天剑法的张自新手中,何以会如此狼狈呢?
  如果张自新以前得过什么名家的传授,那还说得过去,可是张自新反复施展的,不过是自己教他的那几招,而且还不够老练,除了手脚特别灵敏外,那些招式练起来相当笨拙,漏洞百出。
  杨家剑法以轻灵与严谨见称,所以才名之为流云剑法,意谓流云过隙,轻飘雅逸而一丝一缕,自然不会有漏洞。
  不过那也得看人,在父亲的手中,这套剑法已臻无懈可击的境界,在她手中,已经差不多了,在张自新的手中,应该更差,因为他还没学全。然而他用这一些不成熟的剑法,居然困住了一个绝顶高手,这道理实在叫人想不透。
  刘奎虽然又负了伤,却并不严重,所以仍然满脸羞愧地站在一旁观战,见状急叫道:“白兄!你必须换个战法,这样子是不行的!”
  白少夫微微有点喘息道:“为什么不行,我倒不相信,他是个铁打的,看他还能拖多久?”
  刘奎叫U道:“这小子是头蛮牛,在镖局里他从早到晚,不停地干粗活儿,他也不累过,你虽然比他省一点力,拖到最后,还是你先累倒,人不能跟蛮牛比蛮劲……”
  这番话加上张自新现时的状况,白少夫无法不信了。
  他支持了数招后,他的剑式忽地一变,由快而转慢,出手异常沉稳,第一次被张自新架开了,使白少夫差点又挨上一剑。
  第二次白少夫的剑是斜刺他的左肋,张自新依旧迎剑去架,两剑相触时,白少夫的剑往上一挑。
  张自新立刻感到不对了,因为每次兵器相触,对方虽然力量不如他,仍有一点抗力,这次对方的兵器轻飘飘的,一点劲都没有。
  他招式虽然会得不多,心思却不笨,立刻知道这不是好事,可是白少夫的剑虚空一转又劈了下来。
  以速度而言,他想抬剑去招架是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只好自己向前一探,运剑直刺对方的前胸。
  白少夫好容易骗到张自新上当,施出一手精招,未想到对方会不顾性命,来个同归于尽的拼法。
  估计着这一剑劈下去,至少可以砍断张自新一条胳臂,可是自己前胸也免不得挨上一剑,怎么样也是不上算的。
  因此他逼得临时抽手,将身子闪了过去。
  张自新却不像他那样控制得住,已经闪开了,他为余劲所引,身子仍是冲了过去!
  白少夫哈哈一笑道:“小子!我以为你真有什么邪门儿,原来还是人雏儿,这下可找到制你的方法了……”
  反手一剑前撩,张自新刚收住脚步,回过身来,白少夫剑已临身,他只好往外一封,这次白少夫更坏,等到两剑快要接触时,才突然撤招变式急攻。
  张自新只得又用上次的方法拼命,然而白少夫把他的反应料准了,轻轻一闪,乘他未能控制身形时又是一手杀着!
  在身形灵巧上,张自新不愧为奇材,白少夫的攻势已经够快了,他居然也能适时避开去,不过已险象百出。
  可是战况已转变了,白少夫运用他丰富的经验,狠毒的剑式,闪避、躲让,总是及时能攻上一两手狠招。
  张自新的体力仍旧很充沛,却吃亏在经验太欠缺与会的招式太少,杨青青教给他的几手攻招全用上了,始终沾不到对方一点边,相反的他必须应付前后左右,诡异莫测的攻势,一个疏失,立有性命之虞!
  杨青青也大为着急,可是她没办法多作指点,白少夫的剑招可虚可实,她不能叫张自新不去理睬,只能暗自心焦,埋怨自己太认真,没有把所会的招式一起教给他,一定要他把上一招练纯熟了再教下一招。
  那是一个扎根底而求速成的方式,如果一下子教得太多,使学者分了心,进境反而会慢下来。
  因此,她估量着一个月的时间,正好将杨家流云二十六手教完,谁知道才十几天,就有人来捣蛋了!
  如果张自新把全套剑法学会了,至少可以在这时连续使用,封住白少夫的攻势,不再被动挨打了!
  又过了几招,张自新处境更危了!
  杨青青差一点要自己下场帮忙了,忽然远处一阵马蹄急响,有几条人影飞也似地在马上向这边驰来。
  月光下,她认出第一个就是她的父亲汝州侠杨公久,不禁惊喜交集,大声叫道:“爹,我在这儿,您快来呀!”
  杨公久快马驰到,一跳而下,沉声喝道:“住手!”
  白少夫听见有人来了,却并未住手,反而攻得更急,张自新原是希望有人解围的,可是因为白少夫逼得他太紧,使他无法停下来。
  杨公久又沉声喝道:“叫你们住手听见没有?”
  张自新见白少夫刚好在剑下露了个空隙,连忙退了几步,将剑垂下,意图停战,谁知白少夫利用这个机会抢了进来,一剑刺中了他的手背。
  张自新缩得再快,手背上也挨了一下,先是一阵冰凉,接着是一阵火热的感觉,不用看也知道负伤了。
  好在他的手还能握剑,证明受伤不重,怒中火烧,扬剑就想反砍,白少夫的剑尖已飞越过来附在他的咽喉上。
  白少夫沉声道:“别动!动一下就要你的命!”
  张自新不甘受制,刚想挣扎,白少夫的手略略前逼锐利的剑尖硬将他制得不敢轻动。
  杨青青怒声叫道:“我爹叫你们住手,他已经退出战局了,你怎么还可以暗箭伤人?”
  白少夫冷笑道:“他退出战局,我却没有退出……”
  杨公久怒声道:“我叫你们住手了!”
  白少夫冷冷地道:“你凭什么命令我?”
  杨公久怔了一怔才道:“年轻人,你是哪一家的?”
  杨青青叫道:“他是白少夫,长春剑派的!”
  杨公久又是一怔道:“白少夫,你既是一派掌门,行止怎可如此卑劣!”
  白少夫哈哈一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一派掌门,凭什么还敢命令我?”
  这时后面几匹马也来了,下来的三个人是刘金泰、哈回回与小沙丽。
  哈回回一见张自新还没被人杀死,首先就宽慰地笑道:“还好!
  还好……”
  白少夫哈哈笑道:“不见得好,他的生死还在我的掌握中……”
  刘奎见了刘金泰,回身想溜。
  刘金泰沉声喝道:“小奎子,你给我站住!”
  刘奎想走又不敢走了!
  刘金泰朝白少夫看了一眼道:“这人是你的朋友吗?”
  杨公久冷笑道:“这是长春剑派的掌门人白少夫,令侄交上了这么个神气朋友,难怪连你这个伯父也管不住了。”
  刘金泰先是一愕,刚想开口!
  哈回回忙道:“刘老爷子,你快想个办法把张小兄弟救出来。”
  刘金泰沉声道:“白少夫,您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孩子,也算得英雄吗?”
  白少夫哈哈一笑道:“他不会武功?阁下真是瞎了眼,他那一手剑法比你们这些老师父高明多了。”
  刘金泰道:“胡说!”
  白少夫笑道:“我一点也不胡说,杨小姐与刘奎兄都可以做证。”
  杨公久回头问道:“青青,有这回事吗?”
  杨青青怔怔地道:“我也说不上来,张兄弟跟我学过几天剑,进步的确很神快,不过要说比您二位老人家强,那是绝不可能的。”
  杨公久脸色一变道:“谁叫你教他的?”  杨青青将头一昂道:“是我自己要教他的,因为我觉得他很堪造就……”
  杨公久一叹道:“我不是说过……唉!你太糊涂了。”
  杨青青朗声道:“我一点也不糊涂,我不知道您们老一辈的是什么心思,他明明是一块练武的奇才,你们不但不造就他,反而打击人……”
  刘金泰苦笑道:“贤侄女,你说这话可不公平,我们只是不教他而已,可没有打击他。”
  杨青青道:“怎么没有,您不教他武功就是打击他,您明知刘奎的气量很窄,一定会找他麻烦的,还要把他赶出镖局去,不是明明让他受人欺负?是我瞧不顺眼,才教他几手自卫的剑法。”
  杨公久又是一叹道:“唉!你不知道会给自己惹来多少麻烦。”
  杨青青道:“我不怕,你只说不肯教他,可没有限制我也不能教他。”
  刘金泰却微愕道:“你来到此地不过十来天,就这十来天工夫,他能学得多少……”
  白少夫笑道:“学得不多,不过令侄的传家金刀却不堪他一击,肩上挂了彩,败下阵来。”
  刘金泰又是愕然道:“有这种事?”
  白少夫道:“刘奎还在这里,他不会故意受伤来塌你们刘家的台吧?”
  刘金泰愕然道:“什么?刘奎已经败在他手下?而且还受了伤?”
  杨青青十分得意地道:“受伤与落败都不是第一次了,今天不过是斗兵器失败吧!”
  刘金泰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哼了一声道:“刘奎,你可真有脸,张自新才学了十几天的杨家剑,你跟我却练了几十年的刘家刀……”
  杨公久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连忙道:“大哥!你可别误会,青青有多大的能耐你还不清楚,我的剑法你也清楚,如果说青青教出来的人有这么大的成就,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白少夫哈哈一笑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否则我怎么会出手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呢?”
  哈回回急忙道:“刘老爷子,杨大侠,别的话慢慢再说,请二位先设法把他救出来要紧。”
  刘金泰究竟是保镖出身的,虽然丢脸的是他侄子,但跟他本人被击败是一样的丢人,因此他哈哈地道:“我这点本事还够资格替他解围?”
  杨公久怕引起刘金泰更深的误会,忙也道:“杨家剑法也没有如此高明,他一定另有师承传授,而且比我们高明得多,因此我相信他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解围。”
  两个老人一推托,张自新听得就光火了,大声说:“哈掌柜,不要求人,该杀该砍是我自己的事!”
  杨青青也听得不入耳,沉声对杨公久道:“爹!您不管就别开口,刚才如果不是您叫他们住手,张兄弟也不会受人家的暗算,更不会受人威胁了!”
  杨公久脸上一热,显得万分为难地道:“白少夫!你先把他放开,然后你们再斗好了。”
  白少夫微笑道:“杨大侠的面子,我好意思不卖吗?不过长春剑派门下从不轻易放过一人的,只要他丢下剑认输,我也不想伤他性命,马上放开他!”
  张自新怒叫道:“放屁!你靠着暗算把我制住了,又不是仗着真本事,凭什么要我认输?”
  白少夫嘿嘿冷笑道:“杨大侠,这是他不给你面子,可怪不得我了!”
  哈回回十分着急地叹道:“唉!小兄弟,认一次输有什么关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就……”
  张自新表现了他天性中的顽强叫道:“不行,我宁可让他杀了,也不弃剑认输!”
  白少夫哈哈一笑道:“好!够硬的,如果你的脖子像你的话一样硬就好了。”
  说着用了一劲,剑尖刺破了张自新的皮肤,有一缕鲜血流了稍来,在月光下看得十分清楚。
  小沙丽发出一声怪叫,不顾性命地向前扑去,白少夫毫不在乎,等她扑近了,才飞起一脚朝她踢去。
  在他以为这一脚必可将那小女孩踢个跟斗,谁知小沙丽抄出一只手,托住了他的脚头,猛力朝上一撤,把白少夫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上。
  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还不会讲话,却凭空手将名噪关外的剑派首领摔在地上,这给人震惊的程度远胜于张自新折败了刘奎。
  白少夫起先也是太大意,才伸脚贸然去踢她。殊不知摔跤是回人的拿手特技,小沙丽是从小跟父亲学的,身手矫捷,力气也大,为了怕张自新被人杀死,更是奋不顾身,猛力施为。
  白少夫是仰天摔下去的,后脑在地下撞了一下,幸好是泥土地,没有摔破脑袋,却已撞得昏沉沉,挺腰跳起来后,气红了眼,挺剑就朝小沙丽刺去。
  他也是在急怒之下,出手就是狠招,恨不得一下子把小沙丽刺死。
  小沙丽摔跤的功夫精湛,兵刃上却很平常,只是跟杨青青学了几手普通剑法,何况此刻赤拳空手,白少夫的剑招又快又狠,根本无法抵抗,幸好仗着身形灵活,躲过了第一招,而白少夫的第二剑,接着又来了。
  杨青青急叫道:“喂!白少夫,你别欺负女孩子,她手中没有武器!”
  白少夫杀红了眼,哪里管得了这么多,仗剑拦腰横扫,想把小沙丽砍倒,小沙丽侥幸躲过了第一剑,只好眼睁睁地瞧着剑锋扫过来。
  杨青青、杨公久、刘金泰,两枝剑与一柄刀,差不多是同时插上去为小沙丽解危。
  刘金泰与杨公久经验老到,知道挡剑不如攻敌,一刀一剑,取的都是白少夫的要害,只有杨青青是出手挡架他的剑,照理说她是后出手,恐怕时间上慢了一步。
  可是白少夫眼见三般兵器递到,只是怔了一怔,随即继续向小沙丽进逼,他了解得很清楚,刘金泰与杨公久都是逼他撤剑自保,并没有存心伤他,而不杀死小沙丽,他心中实在难消恶气
  果然刘金泰、杨公久的刀剑递到他身边寸许处,招式已经用足,不过也幸亏他们使白少夫略一迟,出手较慢,杨青青的剑恰好及时递到,当的一声激响,解救了小沙丽腰斩之危。
  只是杨青青腕力较弱,一招架开,手中的长剑也掌握不住,被击飞了出去。
  白少夫虎吼了一声,像疯了一般,撩剑再砍,竟然以杨青青作为。
  刘金泰与杨公久临战经验老到,手下拿捏分寸很准,吃亏也在这里,他们攻白少夫那一招很险,可是不存心伤人,刃锋只到他身前寸许处为止,在任何情形下,对方都应该回剑自救才是。
  没想到白少夫会存心拼命,不加理会。
  他们这一招用老了,无法再前进寸许以伤敌,抽手换招再攻,时间却已嫌迟,白少夫急攻杨青青的那一剑已抢先出了手。
  杨青青丢了兵器,人也怔住了,像小沙丽一样,空着两只手,瞠目待毙。
  连刘奎也急了,大声叫道:“白兄,手下留情!”
  这一声等于白叫,白少夫杀红了眼,急于报一跌之辱,谁碍他的事,他就杀谁泄愤。眼看着剑锋即将触及杨青青的腰际,平空中寒光急闪,铮然震鸣,是张自新奋勇一剑下劈,替杨青青解了围。
  当小沙丽濒危之际,张自新刚从危急中脱身,一时来不及施援,等他清醒出手时,小沙丽的危机已过,他这一剑原是为了救小沙丽而发的,动作慢了一步,恰好赶上替杨青青解危。
  而且他恨透了白少夫的卑劣,一剑之后,跟着又是一剑,直削白少夫的左肩。
  白少夫的腕力相当雄厚,先前一剑震飞了杨青青的兵器就可见其造诣,可是遇上了张自新,竟不知是着了什么邪,满身的力气都无从发挥了,两剑交触,张自新剑上如有万钧之力将他的剑直震垂地。
  拼命掌握住,总算没让剑脱手。
  可是虎口已经震破了,同时张自新的第二剑也劈到了。
  尽管打得很激烈,他的方寸未乱,应变判断仍是从容而精确,所以他敢险置刘金泰与杨公久的快攻而不理。
  对张自新他却不敢如此大意,因为他知道张自新的控制火候太浅,一剑出手,用足了全身力量,绝不可能临时收手的。
  再者,看张自新的情形,也像是恨透了自己,这一剑绝不容情。
  因为刚才含愤出手进逼杨青青,已经触犯了众怒,尤其是把杨青青的剑击脱了手,等于是扫了杨公久的脸皮。
  如果闪身避剑,刚好转到杨公久面前,给那老儿抢到了先手,自己吃亏更大。
  念头一闪即过,情况也不容他多加思索,曲肘横剑,使剑叶紧贴着小臂迎了上去,他知道张自新的力大无穷,凌空招架,一定无法承受得住,剑非脱手不可,惟有这个办法,才可以利用手臂的支撑,挡过这一招。
  而且这是他长春剑派中的拿手精招,挡过对方的狠攻后,利用手臂的推力,可以迅速出招反击,攻人无备,不管怎么样,今天必须杀伤一人,才可以扳回面子。
  打算得虽如意,情势的演变却不如他所想,张自新那一削的劲道简直不是他所能想像,差一点被弹起来的断剑刺伤了脑袋。
  张自新这一剑虽然震断了对方的兵器,本身却不像用了多大的劲,步态从容,又刺出了第三剑。
  这一剑却是发白杨家剑法中的精招“轻云出岫”,飘忽雅逸,又快又稳,白少夫不敢大意,连忙挥剑去拨,他忘了手中只剩了半截断剑,长度不够,拨丁个空,张自新的剑又比寻常的剑长了几寸,因此牢牢地钉在他的咽喉前,像他不久前制住张自新的方式一模一样。
  刘奎带来的那批人一齐鼓噪起来,有的挥动兵器,打算上前围殴。
  张自新沉声喝道:“站住,都不许动!”
  别看他年纪轻,这一喝倒是颇有气势,不严自威,将那些人都镇住了。
  张自新将剑又前一点,紧靠着白少夫的咽头道:“你们谁敢上前一步,我就先杀了他。”
  白少夫凄然道:“小子,你杀了我吧,我身为一派之长,竟会折在你手里,活着也没脸回到关外去。”
  刘金泰与杨公久也怔住了,他们看出张自新确是不会别的功夫,一招“轻云出岫”倒是使得四平八稳,但是白少夫的剑不断他也不会胜,主要是靠着他的蛮力震断了白少夫的剑才侥幸获胜的。
  但是白少夫的那柄剑听声音也是精钢炼的利器,怎么可能轻易被弄断的呢?难道张自新的剑特别坚利吗?
  他们又忍不住朝张自新的手上望去,只觉得剑身特长,形式古雅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张自新先前对白少夫固然痛恨万分,但此刻胜机在握,倒又不忍心下手杀死他了,何况他从来也没有杀过人。
  白少夫反而催促地道:“小子,你快下手呀!杀了我,我长春剑派自然会找你报仇的,难道你不敢下手吗?”
  -----------------------------------------
  无名氏 扫描,大眼睛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