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燕赵雄风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天龙后嗣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五章 天龙后嗣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张自新连忙问小沙丽道:“沙丽!你知道李大侠到哪儿去了吗?”
  哈回回道:“我问了她多少次,她总是摇头……”
  刚说到这儿,小沙丽忽然点点头,含着眼泪,摸出一张字条,交给张自新,哈回回一怔道:“这是什么?”
  小沙丽用手势表示说这是李铁恨交给她的,吩咐她面交张自新,此外不得告诉任何人。
  张自新抖手打开字条,但见上面写着:“字条交自新贤侄,余早知汝为天龙后人,并会暗访令祖母,承蒙前辈青眼,以汝见托,故自令祖母背后,余苦心孤诣,多方呵护,皆为令祖母之嘱也。
  令祖母遗留断杖中,有天龙匕,系令祖天龙大侠遗物,令祖之武功遗籍,系藏于金陵燕子矶下绝壁中,惟此项遗籍,必须俟汝十八岁后,根凝骨固,始可着手浸淫,故未曾为告。
  令祖母死前,曾血书一强字,此系指一名强永猛之武林隐客,该人居于洛阳,惟此人武功高不可测,汝若功力未成,切勿鲁莽前往复仇,反害自身,切记,切记!
  手足遽遭横祸,余判断必非长春剑派之所为,所用银针暗器,颇似余一故人,此系一女子亦居于洛阳,复姓东门,名云娘,与余颇为投契,后因故成隙,余潦倒至此,泰半为此女之故,彼怀恨寻仇,殃及义兄,余心中实感愤愧,现即赴洛阳,为义兄之死,探索究竟,作一了断余亦拟自绝于人世,乃留此函。
  汝以天赋之资,得先祖之遗籍后,必须光大武林,以继先人之伟业,事功以勤,处世以仁,此为余惟一之忠言,余此无可为汝尽力矣!铁恨留笔。”
  刚把信看完,杨青青与燕青也来了,他们到邱侯府扑了个空,因为自从那两人遇刺后,李铁恨不告而别,杨公久与刘广泰自料无法与长春剑派相抗衡,早在四天前,回到汝州故园隐居,连镖局都关了门。
  张自新把字条给他看了后,燕青道:“齐天教祖的门下女弟子有一个叫东门灵凤,与东门云娘不知是否有关系?”
  哈回回道:“那一定有关系的,而且据我的判断,那个强永猛很可能就是齐天教祖!”
  朱梅点点头道:“不错!李大侠把二位义兄之死,归咎于东门云娘的寻仇,其实很可能是为了我们的原故,而且下手的是东门灵凤,根本与他的事扯不上关系!”
  燕青说道:“没有关系倒不见得,那三个人之间一定是有关系的,只是他们暗杀的原因不是为了李大侠而已!”
  张自新急急道:“李大侠找到了洛阳,一定会跟他们起冲突,性命就有危险了!”
  朱梅道:“这就很难说,如果他在路上听见了我们所发生的事故,一定会想得更深人一层就不致鲁莽从事。”
  张自新道:“我们应该快点追去告诉他。”
  朱梅道:“现在追去太迟了,不过走一趟也是应该的,假如他没有发生什么事故,我们还是可以跟他碰碰头,把天龙大侠的五梅剑阵商议一番。”
  哈回回道:“燕大侠与杨小姐可以顶少林与峨嵋的缺,找到李大侠后,让他设法补崆峒部门的遗漏,再加上朱掌门人与松月道长,还是可以把剑阵排起来!”
  燕青道:“松月道长把剑谱交给了我,他自己是不会再参加了!”
  朱梅也道:“他如参加,齐天教的人又会起了怀疑,我们还是另外找个人手,老实告诉你们一声,五梅剑阵,我也不参加,剑谱我已交给我的女弟子杜月华,自从崆峒的祁海棠中途变节后,我知道这个剑阵不可能再由我们老一辈的人来从事了!”
  燕青忙问道:“为什么呢?”
  朱梅道:“我们已经成为齐天教的狙杀对象,只有拿生命作为代价,吸引他们的注意,掩护年轻一辈的暗中苦练,等待时机成熟后,给他们一个厉害的!”
  哈回回道:“我对剑术是外行,要想补足崆峒的缺漏部分,一定要找到李大侠,他是在世的剑术大家,至于武当那一部分,可以由小女沙丽来按谱演练,她经华大侠月余的指点,倒是颇有成就!”
  朱梅想了一下,取出松月道长留下的一份剑谱,将少林的交给燕青,武当的给了沙丽,峨嵋的给了杨青青道:“这个办法很好,你们三个人各练一家,崆峒部门由我与李大侠会面后,再作决定,可能也是暗中再找个年轻人,大家分头练习,将来再配合作战!”
  张自新道:“现在怎么办呢?”
  朱梅道:“我跟燕老弟与杨小姐上汝州去找他的令尊,然后把他俩人留下,我一人到洛阳去寻访李大侠,你则到金陵去,取得令祖的遗籍。”
  张自新似乎舍不得分手。
  朱梅正容道:“老弟,五梅剑阵能否练成的机会很渺茫,主要的希望还是在你身上,我到洛阳去,也等于是送死,也并不是不想活,而是借此机会松懈他们的戒心,你可不能再闹孩子气了。”
  燕青道:“兄弟,本来我与杨师妹可以陪你走一趟的,可是我们都成了齐天教的注意对象,结伙同行,更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才分开,让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身上,你才能从容行事。”
  哈回回道:“京师故人星散,我也耽不下去了,由我陪张老弟上金陵去一趟吧,路上叫沙丽把剑谱练熟,再到汝州去会合大家,如果李大侠那儿能有个结果,朱掌门人将令徒召到,五剑联手就可以配合成功了。”
  朱梅道:“这样最好,大家分开了,齐天教的人再也想不到五梅剑阵会在暗中进行,即使找不到李大侠,我也一定设法将缺少的一部分补上,就此决定了。”
  张自新没有话说了。
  大家聚了一夜,第二天,哈回回收拾好行装,众人就依依分手就道。
  为了掩蔽行迹,沙丽也换上了汉装,两个月不见,她长高了不少,回族女儿的身材本来就高,尤其又练过武,更显得英气勃勃,看不出是个十五岁才出头的小姑娘,骑在马上,与张自新恰如一对丽人。
  哈回回装得像个老仆人,侍候着公子小姐出远门,马走得虽快,由京师下金陵,也花了一个多月。
  到了金陵,江南春早,已是柳条青青了。
  一路上因为有小沙丽做伴,比手画脚倒是解了张自新不少寂寞,两小本有情,这时更亲密了。
  燕子矶濒临长江,是一块突出岩壁的巨石,像一头凌波乱燕,伸人江心登矶下望,江水滔滔,壁立千仞。
  他们扮成踏春览胜的游客,在上面看准形势,到了晚上,才由哈回回取出行囊中的绳索,吊在张自新的腰间,将他坠下去,为了怕引起江中过往船只的疑心,他连灯都不敢点,借着天上月色在壁间摸索。
  连找了两天,直到第三天,他才在壁间找到一个小洞,深约尺许,外面用浮土封闭,这是他一寸一寸地用剑柄敲击,才找出来的,用剑挖开浮土,他取到了一个木匣,木匣的外面包着油纸,再用石蜡密封,不透水气。所以虽然放在潮湿的山石中,却全无浸损,他摇曳绳索,等哈回回把他拉上去,破开了木匣,取出一本薄薄的绢册,但见上面写着《天龙拳剑精解》六个大字。
  张自新将绢册递给哈回回道:“哈大叔,您瞧瞧这里面说的是什么?”
  哈回回连忙道:“那可不行,这是你祖父的练功秘籍,我怎么能够过目呢?”
  张自新正容道:“哈大叔,这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武功不应该只属于一个人或是一家人,我对爷爷的行侠行为很尊敬,可是对他老人家将武功心得东藏西埋的方法实在不赞成,如果他肯把自己的心得公开告诉每一个人现在就有许多武林高手,不会让那个齐天教祖如此横行了呀!”
  哈回回怔了一怔道:“你爷爷倒不是个自私的人,他在世之日,对五大门派指点了不少武功精诀,所以才赢得五大门派的如此尊敬。”
  张自新道:“那只是一部分而已,他没有把自己的心得全部教给别人。”
  哈回回笑道:“武功这玩意儿不是吃糖,每个人尝起来都是甜的,你爷爷的心得太深奥了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懂,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练,必须找到适当的人选,才可以因材施教,否则不但是浪费,对学者更是有害无益。”
  张自新道:“他一生中能见多少人,许多有天才的人,也许没有机会得到指点,白白地埋没了,如果他将研究心得普遍告诉每一个人,说不定会有许多高手产生了。”
  哈回回一笑道:“你的话固然有理,但是天龙大侠的做法也没有错,禀赋好的人,未必具有良好的品德,如果误传非人,其后果将更严重,祁海棠就是一个例子。”
  张自新道:“坏人究竟比好人少,即使误传一个坏人,仍然不会比好人的势力更大!”
  哈回回一叹道:“话不能这样说,一颗老鼠屎能坏一锅粥,所以武林授徒都十分谨慎!”
  张自新笑道:“一颗老鼠屎虽然能使粥味变臭,到底还是能吃,如果怕老鼠拉屎连粥都不煮了,那就大家都没得吃了,哈大叔,您说对吗?”
  哈回回无以回答。
  张自新继续道:“这趟出门我学得很多,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一点,我的武功大部分都不是从爷爷那儿得来的,如果那些教我武功的人,都像我爷爷一样,那今天我还是在街上卖柴!”
  哈回回连忙道:“李大叔是受你祖母之托才栽培你的!”
  张自新道:“可是华老爷子,你大叔、杨大姐,你们都不是为了我是天龙后人而教我武功,想起这一点,我就很感动,所以我立定决心,凡是我爷爷传下来的功夫我一定不认为私有,要让大家都知道!”
  哈回回颇为感动,但仍然没有伸手去接绢册。
  张自新道:“而且我就拳剑方面,只会招式,并不懂得道理,我识的字也不多,以我自己看,我很难明白的,一定要你看了后再指点我!”
  听他这么一说,哈回回才接过绢册,就着月光翻阅起来,良久无所表示,张自新也静静地等着。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哈回回才笑道:“天龙大侠果真是位了不起的奇才,我以为拳术方面已经懂得很多了,可是跟他一比,不知道差多少呢!”
  张自新忙问道:“这些拳式有用吗?”
  哈回回笑道:“有用极了,不过也幸亏你找到我,否则问别人,只怕一时还难以发现其中奥秘呢,你知道我的拳式多半是从我们大漠的摔跤手法中演化了来的,以为自成一家,连浊世三神龙也胜不了我,谁知你爷爷的拳式跟我走了同一路子,只是比我高明多了,好在摔跤的手法我也教了你不少,咱俩人好好研究,一定大有进益。”说着目中神光流动,状极兴奋。
  张自新奇道:“哈大叔,您好像特别高兴似的。”
  哈回回手揉眼睛道:“是的!我自从被华树仁一剑刺破练门,坏了气功,灰心之下,把功夫搁了下来,虽然我不服人,但一个练武的人骤然失去了功夫,那滋味是很难堪的,我这样不死不活不知混了多少年,虽是没把拳脚搁下,但也只是活动筋骨,这辈子没指望能再恢复了,今天从这本精解中,居然发现有易筋练气归元的功夫,我如遵诀而行,三个月内至少可以恢复六成的功力。”
  张自新兴奋地道:“是真的?那可太好了。”
  哈回回道:“这样功夫对你也有用,从今起,咱们同时练,以你的资质,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到达运气合人拳掌的境界,伤人于无形……”
  张自新道:“有这么厉害吗?”
  哈回回道:“当然了,你爷爷留下的是一份上乘内功心法,我是不行,你却可循序而进,到达三元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
  张自新问道:“到了那样境界又怎么样呢?”
  哈回回手舞足蹈地说:“那时你生死玄关豁然而开,冲破任督二脉,可以飞花却敌,摘叶伤人,隔空伤人。”
  张自新道:“崆峒派的阴掌能在人体外劲,震碎人的内脏而不现痕迹,也是同一种手法吗?”
  哈回回道:“是的,不过他们是下乘手法,你如果练成了,只要伸手挥一挥,可以把一块大石头震得粉碎而不变其外形。”
  张自新道:“石头碎了,怎么不变外形呢?”
  哈回回笑道:“你没有见过内家手法,那完全是一种阴柔的劲气,达于外物时不现形迹而劲力无穷,比如你摸一下石块,看上去还是原样不动,可是石块已碎了,被风一吹,立刻就变成了一堆碎粉。”
  张自新想了一下道:“我不练这种功夫。”
  哈回回怔然道:“为什么?这种内家的上乘内功不是人人都能练的,必须要天赋、方法凑在一起,才能有此境界,得其力不得其途,得其途不得其人,都是不行的,好容易才有这种机会,你怎么反而往外推呢?”
  张自新道:“不但我自己不练,我也不想叫别人练,这种功夫太阴损了,伤人于无形,敌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这既不公平,也不光明。”
  哈回回道:“这是高深的武学呀!”
  张自新毅然道:“武功是练来保护自己,强健身体的,不是为伤人的。”
  哈回回一叹道:“你这孩子太死心眼儿了,武功的本旨固非伤人,但是用来对付坏人,就是行侠仗义了!”
  张自新仍然摇摇头道:“不!我宁可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去打击恶人,否则我宁可被人杀死也不能暗中害人。”
  哈回回默然片刻才道:“那也对,反正这种功夫我是练不成了,你又不肯练,关于这部分不如毁了吧!免得落人别人之手……反足以为患……”
  张自新道:“那倒不必太急,你不是要利用它恢复功力吗?等你将功力恢复了,再毁了它也不迟。”
  哈回回想想道:“也好!内功固然不必深练,拣其中有用的,咱们一起练,此外还有剑式部分,我虽然不太精,也还可以指点你一下。”
  张自新道:“全凭哈大叔做主好了。”
  哈回回又道:“功籍虽然找到了,咱们可不能立刻赶到洛阳去,必须得在这儿找个清静的地方练一下。”
  张自新急了道:“那怎么行,杨姐姐与燕大哥在等着我们,朱老前辈去找李大叔,也不知怎么样了。”
  哈回回道:“功夫不成,我们去了对他们也没有多大好处,何况齐天教最注意的是你,你不去,他们还要安全一点,你去了,反而给他们添麻烦!”
  张自新觉得他的话也有道理,可是又不放心他们,想了一下道:“练功要静下来,我在这儿,始终惦念着那一边,练了也是白费。”
  哈回回沉吟片刻道:“这样吧!我们慢慢地走,在路上边走边练,如果听见那边有消息,便立刻赶去,如果没什么事,咱们就从容一点,这样经过一个多月,功夫练得有点底了,差不多也走到了,你看如何?”
  张自新对这一点倒是赞成了。
  于是二个人回到了金陵,雇了一条大江船,溯江而上,每天只走很短的一程,随时打听消息,好在沿江都是热闹的市镇,也不乏江湖人。
  张自新身上有着四大门派的信符,总可以找到人间问消息,谁知道少林与峨嵋两家掌门人遗体都已送回本派了,少林掌门人由灵空上人暂摄,峨嵋则尚无动静,洛阳那边的齐天教也没有什么动静。
  哈回回每天都指导张自新练气,习拳、剑式则是分开来教的,小沙丽专练武当部分的剑诀以便配合五梅剑阵。
  张自新则练《天龙拳剑精解》上的新式,其实这些剑式对他并不陌生,七十五种变化又配合运用,就有一百多种变化,再加上拳掌的练习,简直是一项沉重的课业。
  好在他有唯心剑式的底子与天龙二十五式的基本起式,仅是运用上加以温习而已,并不太费事。
  拳式则系脱胎于摔跤的手法,也是循序而进,加以他天资颖悟,进境中十分神速,较苦的是内功部分,可是在镖局中一年,他也打下了底子,每天只是照着哈回回的指点勤练,心中即无杂念,渐渐地习惯了,他也不知道有没有进步,只是每天极少睡眠,也不觉得疲累,哈回回看了脸上常现出微笑。
  这种走法自然很慢,整整费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到达鄂北的武汉三镇,由此必须舍舟登陆了。
  武当虽在不远,但武当自掌门人松月道长屈志洛阳后,门中弟子摒绝外务,不通音问,张自新知道松月真人的苦心,也就不去使他们徒增难堪了。
  轻骑过临江,因黄鹤楼极具盛名,据传洞阳真人吕洞宾曾在此楼画鹤日后又骑鹤飞越洞庭而去,所以张自新很想去看看仙家的遗迹,哈回回对中原文物尤为向往,也欣然答应去观赏一下,小沙丽当然更高兴了。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其实此楼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修改重建,早非当时旧迹了。
  倒是附近开设了许多酒楼,暮春三月,江山烟波浩淼,岸上绿杨成荫,颇为景致,三个人找了一家酒馆暂歇。
  张自新与沙丽都是衣彩鲜红,门外系着骏马,看起来好像是富家的子弟,酒家侍候得十分殷勤。
  哈回回在教,只吃牛肉,张自新则点了几样菜,沙丽似乎没有回到大漠的准备,也许弃了她的宗教信条,糊里糊涂,什么都吃,哈回回也不反对。
  多日相处,小沙丽已从口头上辨别简单的谈话,咯咯浅笑,谁也不知道她是哑女。
  吃喝得正在高兴头上,楼上又上来了一个年轻公子打扮的锦衣少年,坐在他们隔壁,还带着一个跟班,陪坐在下首。
  那少年倒不起眼,那个跟班年纪也不过二十多岁,却留了一嘴胡子,脸色晦暗,两眼却灼灼有神。
  主仆二人上楼后,恣意谈笑,旁若无人,张自新无意中瞄了一眼,觉得十分脸熟,却想不起何处见过。
  过了一会儿,那公子忽然道:“白福,你看旁边的那个女孩子,长得那么俊,怎么不开口说话?”
  白福多半是那跟班的名字,闻言忙道:“天下只有哑巴才不会说话。”
  那公子笑道:“你别胡说,她会笑,怎么会是哑巴,你看她笑得多美,说起话来一定很好听,白福,你能叫她开口说一句话,我就赏你一千两银子。”
  白福笑道:“古人千金买一笑,要这么美如天仙的女孩子开口说话,那一千两银子太少了。”
  那公子笑道:“那就增加十倍赏你一万两。”
  因为他的口气很豪,引起四座注目,张自新早已按捺不住了,哈回回却用手按住他,以目示意,叫他忍耐。
  白福站起来,朝沙丽一拱手道:“姑娘听见了,我公子出一万两银子,博你开口说句话,你行行好,随便开句尊口,让我发票小财吧。”
  小沙丽听不懂他的话,因为他说话很客气,态度也很和气,遂展齿朝他笑了一笑。
  白福又道:“姑娘,你光笑不成呀,开口说一句话,价值一万两,我到手以后,情愿将一半奉赠给姑娘添嫁妆如何?”
  小沙丽仍是笑颜相对。
  张自新则怒然而立道:“她不会说话,你给我滚开去。”
  白福微微一笑道:“老弟,开口一万两,这种好事往哪儿去找,我们两个对分,大家发财何乐而不为呢?”
  张自新更是生气,大声道:“我叫你滚开,谁稀罕你的臭银子。”
  白福仍是嬉皮笑脸地道:“你不稀罕我稀罕,光棍不挡财路,我是跟这位姑娘商量,关你什么事?”
  张自新气得要跳起来揍他。
  小沙丽不知什么事,连忙哑哑做声,比手势向张自新询问。
  白福却叹了一口气道:“我真是命苦,好容易碰上这么个发财的机会,偏偏遇上了一个哑美人。”
  那公子也一叹道:“花虽不解语,无声胜有声,白福,你把她请过来陪我喝一杯,五千两就赚定了。”
  张自新怒声道:“放屁!你们是什么东西!”
  白福笑道:“我们有银子,过来谈交易,爱赚不赚,送上门的财不发就算了,何必骂人呢?其实,这是难得的机会,这个哑女孩,除了我家公子,换了别人,你把她卖了也不值一千两银子。”
  张自新轻易不肯惹事,可是最瞧不起这种倚势欺人的奴才与轻薄的恶少,尤其忍不住别人对小沙丽侮辱,愤然下,出手就要打,可是立刻想到自己手太重,怕人家吃不消,临时改掌为抓,想把人提起来摔一跤,薄示惩戒就算了。
  哪知道这个跟班身手轻巧灵活,身子一闪,不但躲开了他的一抓,反而用指头向张自新的眼睛上戳去。
  张自新刚学的天龙拳式烂熟于胸,本能地一偏头,手臂抄上去,托住对方的肘拐,往上一掀。
  格勒一声,白福的肩胛立刻被卸了下来,痛得一咧嘴,那公子飞速起身,手中的筷子疾射而至。
  即笑道:“阁下好功夫,我这个跟班不过是随便说两句,阁下何必出手伤人呢?”
  说着在白福的肩上一拍,居然将他的脱臼处拍上了,笑道:“你油腔滑调,自讨苦吃。”
  张自新朝那公子怒道:“分明是你存心欺负人。”
  那公子笑道:“我请那位姑娘喝杯酒,不算欺负她呀。”
  张自新道:“放屁!我们凭什么要陪你喝酒。”
  那公子笑道:“我是请那位姑娘,可没有请你,她又不是你的老婆,你吃的哪门子醋?”
  张自新不善斗口,气得将手中接来的筷子掷了回去。
  那公子伸指一弹道:“酒家,这双筷子太脏了,给我换一双来。
  两枝乌木筷子被他一弹,居然转向平飞,呜呜两声插进两丈多远的墙壁上,没人寸许。
  张自新怔了一怔,那公子也怔了一怔,张自新以为是那公子内功深厚,那公子却是同一心思,因为他只是借力使力,将筷子的方向拨转了深入墙中,还是张自新所发的劲道,他这些日子勤练内劲,由于早具基础,只是将内蕴的劲力引发出来而已,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有多少程度。
  虽然张自新对这少年公子的内家劲力感到惊奇,却毫无怯意,指着那公子大声叫道:“你趁早好好地给这姑娘道歉,否则我绝不饶你!”
  那公子哈哈一笑道:“我就是缺教训,你有本事,我倒很欢迎你教训我一下!”
  张自新大声道:“好!你以为练过几天功夫,就可以随便欺负人了,咱们到外面较量去,别搅了人家的买卖!”
  一店家看见插在墙上的两枝筷子,知道这公子打扮的人是个武林高手,再看张自新身材轩昂,相貌堂堂,也不是个弱者,如果在酒店中打起来,吓跑了顾客事小,很可能连酒楼都会拆了,连忙过来拱手哀告道:“公子!小店是生意买卖人,担不起损失,有问题请您到外面去解决了吧?”
  那公子将眼一翻道:“我叫你换一双筷子,你为什么还不换上来,这种样子还像是做生意吗?”
  店家又连声哀求,那公子将桌子一拍怒道:“我叫的酒菜还没吃完,你就想叫我走,我走遍天下,也没遇见过这种蛮不讲理的酒楼!”
  他的家人白福在旁边道:“是啊,咱们花了银子叫酒菜,没吃喝完就走,那太欺负人了!”
  店家再度躬身道:“酒菜给二位留着,回头二位再来慢慢吃喝……”
  白福摇摇头道:“不行!回头再吃,都冷了,尤其是这条红烧鱼,完全是吃出锅香,冷了回锅,就走味了!”
  店家道:“二位再来时,小店重新给二位上菜!”
  白福冷笑道:“一道菜卖两份价,你们开馆子的倒真能打算盘,瞧着我们外乡人好欺负是吗?”
  店家急了道:“大爷,小店怎敢做这种事,只求二位别在小店动手,这酒菜就算是小店的奉敬,绝不收分文。”
  白福一伸手,叉住店家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骂道:“混账,我家公子家财亿万,可不是白吃白喝的人,你敢如此瞧不起人,老子非揍你这个王八羔子不可!”
  店家手脚乱挣,却是无法动弹,那公子淡淡地道:“白福!跟这些无知之辈闹什么,叫他换双筷子来!”
  白福将手一松,店家已瘫软在地上,白福踢了他一脚骂道:“你听见没有,如果再不把筷子换上,老子发了性子,一把火烧了你这间破酒楼!”
  店家被踢,几个翻滚,爬起来一阵烟似的跑了。
  张自新见那公子没有出去的意思,不禁怒道:“你到底有没有种,有种就出去,别在这儿妨碍人家做生意!”
  那公子微微一笑道:“要对付你这种草包,还用得着出去?就在这儿,我连身子都不必站起来,也可以把你打得趴在地下,识相点,还是把那小姑娘送过来陪我喝杯酒就算了!”
  张自新卷袖就要过去,小沙丽见那公子出手不凡,惟恐张自新不敌吃亏,连忙拉住他,哑哑作语,哀求他别去!
  哈回回也用手按住了张自新笑道:“老弟,出门以和为贵,惹这些闲气干吗?让沙丽去敬人家一杯酒好了,也不会少一块肉,现在不是惹事的时候!”
  说着朝小沙丽比了一下手势,小沙丽过来拿起酒壶,往邻座走去。
  那公子似乎没想到小沙丽真的会过来,先前种种的动作只是为了故意惹事,所以小沙丽来到他面前时,他反而怔住了,小沙丽脸上带着天真的微笑,用手指指他的酒杯,做一个喝酒的姿势。
  那意思很明显,叫他将杯中的残酒喝了,她要替他斟上新酒。
  白福见状连忙警告道:“公子,小心点,这小哑巴可能不怀好意。”
  那公子哈哈一笑道:“我倒不相信,凭这么个小女孩,会把我治住了。”
  泰然将酒一饮而尽,伸出酒杯,小沙丽果然替他把酒斟满了,他端起酒杯要喝,小沙丽连忙上前去夺他的手,那公子将手一让,杯中的酒溅出泼在身上,正待发作,可是小沙丽用手直比,意思叫他等一下自己要陪他喝一杯。
  那公子一笑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倒是我太孟浪了,真对不起。”
  小沙丽替他将酒又斟满,然后用白福的杯子,朝他举了一举,表示敬酒之意,将酒先喝了下去。
  那公子哈哈一笑,再度引杯就唇,喝完后,忽见小沙丽将手人怀,脸色微变,动作也真快,一把扣住了她的脉门,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
  等他扯出小沙丽的手,才发现她是去取手绢,小沙丽的另一只手指着他身上被酒泼湿的地方。
  那公子才不好意思地放手笑道:“原来你是要替我擦干身上的酒迹,害得我空紧张一场。”
  白福又提警告道:“公子,千万注意她的动作。”
  公子笑道:“我就是被你说的,连丢了两次人,她最多想抽冷子点我的穴道,我还在乎这一点吗?”
  可是小沙丽并没有什么行动,替他把衣襟上的酒渍擦干后,展颜一笑,轻轻地弯起腰行了个礼,准备回座。
  那公子连忙道:“别忙,小姑娘,再陪我喝两杯。”
  小沙丽含笑摇摇头,表示拒绝,那公子探手去抓她的手腕,想把她拖回来,因为他前一次抓得很容易,这次失了戒心,手才搭上小沙丽的柔掌,小沙丽忽而一翻手,反带住他的脉门,往前一拖。
  那公子怕脉门被扣,连忙运气将她的手指挣脱,可是小沙丽根本没有扣他脉门的意思,一只手挣脱,另只一手飞快地带住他的衣襟,运用摔跤的手法,将他抛了出去,那公子身手不凡,就地一挺,刚要站立。
  没想到小沙丽摔他的部位是计算好的,就跌在哈回回的身边,哈回回一探掌,提起他的衣领,不容他挣扎,飞快又抛回到小沙丽那边。
  白福见状大惊,连忙拔出腰间的宝剑想救应。
  哈回回叫道:“老弟,你看住那家伙。”
  张自新动作也很快,拔剑出鞘,接住了白福,不让他过来。
  哈回回与小沙丽父女二人却运用了摔跤手法,将那公子抛来抛去,每抛一次,都要在地上碰一次,而所碰的部位,都是他的脑袋,这父女俩的手法极快,动作又纯熟,接手就抛,根本不让他有喘息动作的余地。
  张自新斗白福,发现这家伙的剑术很精,出招也很凌厉,但是他经过一次泰山之行,迭遇高手试招,唯心剑法已得心应手,战斗的经验也丰富多了,何况最近更得到了祖父天龙剑式,剑式变化尤奇!
  十几个回合后,他已经控制了战局,将白福逼得手忙脚乱,又经过几式急攻,他一剑猛削去,白福运剑去挡,却挡不住他的天赋神力,首先是长剑脱手飞去,接着张自新长剑一圈,平敲在白福的腿弯上,大声喝道:“跪下!”
  白福骤受腿上重击,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张自新跟着一脚蹬在他的后背上,将他踢个狗吃屎,扑倒在地。
  白福一翻身,却见张自新的剑尖抵住了他的咽喉,厉声道:“别动,否则我就宰了你!”
  剑尖刺在咽喉上,只要稍微出手,就可以刺穿他的喉管,白福果然不敢再动,瞪着大眼望着他。
  那边哈回回与小沙丽也将那公子摔了二十多个跟头,头部连续受震,昏了过去,软瘫在地上。
  哈回回用腰间的弯刀比在他的脖子上,张自新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专找我的麻烦?”
  白福闭口不言。
  哈回回笑道:“他是白长庚的宝贝儿子白少夫,越混越没出息,居然替人当奴才了!”
  张自新一怔道:“他会是白少夫,怎么变了样子了?”
  哈回回笑道:“他的脸上擦了易容药,用酒一洗就显出本来面目了!”
  说着叫小沙丽拿酒过去,白福在地下叫道:“大爷就是白少夫,要杀要砍随便你们,可不许侮辱我!”
  张自新见他自己承认了,阻止沙丽用酒去浇他的脸,然后问道:“哈大叔!您怎么看出他是白少夫的?”
  哈回回笑道:“他把一张脸弄得阴阳怪气,可没有把口音变一变,我一听他的关外腔就认出来了。”
  张自新又问道:“白少夫,你也是一派堂堂之尊,虽然你掌门人地位被你父亲革除掉了,但也不至于给人家当奴才呀!”
  白少夫冷笑一声道:“连五大门派的掌门人都给人当奴才,我又算得了什么广张自新怔然问道:“哪一位掌门人当奴才了?”
  白少夫道:“武当的松月,现在正在洛阳给齐天教祖当奴才,崆峒的祁海棠也跟奴才差不多!”
  哈回回怔了一怔,指着地下的年轻公子道:“这家伙是齐天教门下的……”
  白少夫道:“不错,他是教主门下四大使者之一,玉麟使者萧麟,今天是不小心,才着了你们的道儿,真要动手,你们三个人都不够他斗的!”
  哈回回道:“你们两人的目的是想刺杀我们了?”
  白少夫道:“要杀你们还能容你们活到现在?教主有命令要生擒你们,萧公子过于托大,才上了你们的当!”
  张自新冷笑道:“齐天教门下四大使者我都见了,可也没在我手中讨了好处!”
  这时萧麟也渐渐苏醒,闻言怒道:“臭小子!你别得意,如果不是教主有令,要留下你的性命,在保定府就要你的命!”
  张自新被这句话引起了旧恨,怒声道:“峨嵋的涤凡神尼是不是你杀死的?”
  萧麟傲然道:“不错,那老尼姑还是一派之长呢,我一剑刺过去,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张自新大怒道:“我要杀了你替神尼报仇。”
  萧麟毫不在乎地道:“行,只要你敢下手,我一条命会有成千条命来抵数的。”
  哈回回道:“老弟,这倒是杀他不得,如果杀了他,齐天老怪恼羞成怒,大开杀戒,采取报复行动,的确是可怕的,咱们的人又多,他们又不择手段。”
  张自新想起五大门派中崆峒变节,其余四家目前都无力反抗,如果杀了他,倒是害了别人,顿了一顿道:“可是就此放了他,又太便宜他了。”
  哈回回一笑道:“我们回疆对付敌人的办法很新奇,不伤敌人的性命,可以叫他永远见不得人。”
  话才说完,弯刀朝上一招,将萧麟的鼻子割了下来,萧麟痛叫一声、,挺身要跳起来,哈回回动作很快,回过刀柄,在他头上一击,将他击昏过去,跟着用刀将他右手的四枚手指削下了一半。
  萧麟痛醒过来,可是哈回回又在他的志堂穴上一戳,制住了他的行动,然后笑道:“割下你的鼻子,是我们回疆对付俘虏的办法,因为你用剑杀死了涤凡神尼,我削断你四枚手指,叫你无法再练,算是给神尼报了仇,留下你的狗命,要你带个口信给齐天老怪,叫他小心一点,我们迟早会去找他一战,大家放光明一点,别再玩出这些鬼鬼祟祟的把戏。”
  他那一刀切的很整齐,食指、中指、无名指都削下两节,小指切去一节。
  这双手再也无法握剑了,萧麟痛得直抖,却因为穴道受制,再也说不出话来。
  哈回回又笑道:“老弟,这个白少夫你准备如何处置?”
  白少夫连忙叫道:“张自新,你最好一剑杀了我,如果你把我弄成残废,我做鬼也不会饶你。”
  张自新却收回了剑道:“我与你没有深仇大恨,犯不着要你性命,而且这次我是凭真本事击败了你,也不怕你报复,你把那个姓萧的带走吧。”
  白少夫大感愕然。
  张自新道:“起来呀!我说不伤你就不伤你,你还有什么怀疑的?”
  白少夫爬了起来,顿了一顿才说:“张自新,三个月不见,你的剑术精进如此,我知道想在武功上胜过你是不可能的,但是今日之耻,我永生难忘,将来一定还会找你再斗一场,只是我发誓一定正大光明地找你决斗,绝不用任何阴谋暗算的手段。”
  张自新道:“你跟我作对没关系,只是我替你委屈,堂堂大丈夫男子汉,何必要投到邪魔外道门下为奴呢?”
  白少夫一叹道:“为了想求剑术上更进一步,我没有别的选择,家父将我从门户中驱逐出去,我发誓要有所成就,重回门户,接掌长春剑派,教祖答应传我剑法,任何委屈我也要受。”
  张自新对白少夫的话倒是深表同情,因为他想到自己当年为了要学一点武功,在通达镖局中也受尽了委屈,虽然都是刘广泰为了策励他而才故意折磨他,但那种苦楚却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所以想了一下道:“为了学剑法,你又何必要投入齐天教呢?”
  白少大道:“我没有你这么好的命,有祖上传下的技业与显赫的身世,有许多高手自动地造就你,一出道就创下赫赫盛名,我的事业必须靠自己去努力争取,因此我也必须不计一切去充实自己。”
  张自新道:“如果你真想学习剑法,去光大长春剑派,我可以把祖上传下的天龙剑法传给你。”
  哈回回连忙道:“老弟,你怎么随便将祖传的剑诀给别人呢?”
  张自新道:“那有什么关系,我认为剑法不应该视作私人的财产,应该拿出来让大家共同研究。”
  哈回回道:“那你也应选择一下对象。”
  张自新道:“齐天教即是一个邪恶的组织,凡是与他对抗的人,我都愿意把自己所有,拿出来与人共享。”
  哈回回道:“可是这白少夫是齐天教中的人。”
  白少夫朝哈回回冷冷一笑道:“你别紧张,我根本不会接受他天龙剑诀的,因为天龙剑法在齐天教祖眼中根本不算回事,我要学的是一种盖世无双的剑法,以目前而论,只有齐天教祖才够得上天下第一的标准。”
  哈回回不禁怒道:“你别忘了齐天教祖的师父曾经是天龙大侠手下的败将,终身立于不败之境,始终享受天下第一名位的,只有天龙大侠一人。”
  白少夫微笑道:“天龙大侠已经死了,他遗下的剑法早已被教祖破解了,二十年来,教祖埋首于剑术的研究,已经超出天龙大侠数倍。”
  哈回回哼了一声道:“天龙大侠虽已仙逝,天龙剑式却并没有破解,因为天龙大侠的遗籍中,对剑法又作了许多修正,要不然齐天老怪对张兄弟不会如此畏忌了。”
  白少夫冷笑道:“你若是认为教祖怕张自新,那才是荒天下之大谬,教祖就为了他是天龙后人,才容他活到今天,等着真正地击败他一次。”
  张自新道:“那他为什么三番两次派人暗算我?”
  白少夫道:“没有的事,在泰山丈人峰顶,是祁海棠自作主张,至于几次派人拦截你,是教祖想试试你的功力,并没有想要杀死你,不过你如连教主门上的四大使者都敌不过,教祖自然没有兴趣来教训你。”
  哈回回道:“四大使者都先后出现过了,没一个是张老弟的对手。”
  白少夫冷笑道:“屠龙使者是不小心输在天龙匕的袖底藏刃,玉麟使者则是上了你们的当,论真功夫,张自新还差得远,不相信你们到洛阳去试试看。”
  哈回回道:“剑法在于火候,四大使者学剑已有十年,张老弟则连一年都不到,假以时日张老弟必会凌驾于齐天老怪之上。”
  白少夫道:“教主对张自新的进境感到很惊奇,但还没有把他列为对手,所以才不杀他,让他有机会多演练一下,等他有一天能凭真正的本事击败四大使者,教祖才会亲自与他动手,不过教祖此刻在从事于一统天下的武林霸业,他如果想多活几年,最好少管闲事,否则教祖嫌他碍手,就不会再姑息了!”
  张自新一叹道:“你当真执迷不悟,一定要在齐天教中混下去?”
  -----------------------------------------
  无名氏 扫描,大眼睛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