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燕赵雄风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力敌千钧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六章 力敌千钧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一旁的拂云叟开口道:“仙子说赤霞无赖是什么意思?”
  “云老你怎么会问出这种幼稚的话,张自新刚才那一击,只用了一半的力气,否则他的老命早就断送了,这虽然算不上是恩情,但受人留情,还要拼命耍无赖,谅你云老也没有这么厚的脸皮吧!”
  拂云叟一笑道:“能击断赤霞的两根肋骨,已经很不容易,要说能一击致命,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散花仙子怒道:“云老是说我不如你们吗?”
  拂云叟笑道:“仙子别误会了,如果换了你,老朽绝对相信,可是这小子才多大年纪,怎能具此功力?”
  散花仙子道:“我在山下第四关上和他对过一掌,我用了九成劲力,与他不相上下,所以才如此说,假如云老不相信他,就是认为我的功力不如你们甚远了。”
  拂云叟笑道:“仙子的功力我们绝对相信,可是赤霞受了伤,光凭仙子一句话,他实在难以服气。”
  散花仙子脸色一沉道:“云老可是要考较我一下?”
  强永猛连忙道:“管仙子怎么和自己人闹起来了?”
  散花仙子道:“胜负事小,齐天教中胜过张自新的人很多,可是要叫我与这种人相与为伍可受不了。”
  拂云叟一笑道:“假如真像仙子所云,赤霞自然该罢手认输,否则强兄不在乎,老朽也不能同意……”
  散花仙子道:“我的判断如果不确,我就输下脑袋。”
  拂云叟道:“那又何必呢!老朽出去与这小子对一掌试试看,这并非不相信仙子,而是赤霞与仙子素来不和,以为仙子是故意给他难堪,由老朽证实一下,他就没话说了。”
  强永猛连忙道:“这样很好。”
  散花仙子愤然道:“教祖也不相信我的话了?”
  强永猛道:“哪里的话,我只是不愿各位伤了和气,云老一向为各位所信得过的,由他试一下,不是省了许多麻烦,张自新如果真行,定然能经得起这一掌的。”
  散花仙子道:“要试尽管试,张自新与我非亲非故,一定要杀了他来保全本教的盛名,我也能同意,只是我看不起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
  拂云叟笑道:“老夫试掌,一定公平行事,绝不会伤他的性命,仙子想到哪里去了。”
  散花仙子冷笑道:“我是把话说在前面,因为云老的摧心腐骨阴掌太过狠毒,一掌毙了他弄个死无对证,我岂不是成了存心捣蛋,所以我先声明一句,假如我的判断错误,我依然贯彻诺言割下脑袋,假若云老在掌上另玩什么花样,可别怪我翻脸,齐天教三仙二老齐名,要丢人我也有份,可是我不屑以卑鄙的方法保全盛名。”
  拂云叟大笑道:“仙子说到哪里去了,赤霞也不是真的不如他,只是一时疏忽而已,否则凭赤霞的身手,这小子根本近不了身,哪里还会挨上这一下,就是真输了,也算不得丢人,仙子想得太严重了。”
  散花仙子道:“正是这话,齐天教又不是不如人,何必要摆出那副输不起的无赖面孔,惹人耻笑呢!”
  赤霞客气得全身发抖,一言不发。
  燕青知道散花仙子的用意,她是为了赤霞客的胸怀狭窄,看清这个人,一定会不计手段,杀死张自新以求扳回面子,才出头硬揽起这场纠纷,乃笑笑道:“张兄弟,如果你想叫齐天教闹个窝里反,这倒是个机会,回头在对掌时,保留几分劲力,赤霞客与散花仙子就会有一场大热闹!”
  强永猛脸色一沉道:“燕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青笑笑道:“教祖放心,张兄弟不是这种人,他做事一板一眼,不会投机取巧,不过齐天教本身有这种矛盾的情形,可能会为别人所利用,教祖如果想使基础稳固,一定要想个办法解开这个内里的死结才好。”
  强永猛道:“这个我自然晓得!”
  燕青道:“教祖既然明白,何以未能及早化解!”
  强永猛怒道:“许多高手聚在一起,使气斗气,势所难免,我能维持这个局面,已经很不容易了。”
  燕青一笑道:“应该还有更好的方法!”
  强永猛喝道:“让你来试试看如何?”
  燕青笑道:“目前还不急,等我看准齐天教果真大有可为时,我一定有一套更为妥善的办法。”
  强永猛看了他一眼。
  拂云叟已缓步出场,朝张自新微微一笑道:“小子,散花仙子说你很了不起,老夫倒想试试,我们就以一掌为限,你可别耍滑头,只要你能接下这一掌,我们两场都算输。”
  张自新再笨,也听得出燕青给他的暗示,知道这一掌非同儿戏,想了一想道:“我今天是来找强永猛践约的,你们三仙二老,轮番出阵,将我斗得力乏了,再给强永猛拣个现成便宜,你们好不好意思。”
  拂云叟哈哈大笑道:“强老弟,这变成我们用车轮战来消耗你的体力了,你必须有个交代才行。”
  强永猛道:“这本来不是他的事,是他自找的。”
  张自新道:“虽然是我强行出头,也是你故意安排,你明知道我的个性好打不平,故意在我面前伤人行凶。”
  强永猛怒声道:“放屁!你真把自己看得多了不起。”
  纯阳子笑道:“强兄,这虽然不足为信,但本教也不能落这个口实啊!我们干脆大方一点算了。”
  强永猛道:“纯阳兄有何高见?”
  纯阳子道:“白长庚那边的人,也以这一场为限,张自新如果能接下云老的一掌,那批人就放他们回去算了。”
  强永猛道:“那对公孙述不大方便吧!”
  纯阳子笑道:“我想他们已见识过本教的武功实力,而且他们也明白了自己在大内的地位已摇摇欲坠,回去之后,谅亦不敢再对本教有不利之心,更不敢对公孙述有何举动,再者本教近日来折损不少人手,今后镇服四海,也需要扩充人手,这些人均可一用,他们愿意留下的,本教量才为用,恐怕大部分都不会回去了。”
  已为强永猛允准录用的廖天化忙道:“这一点在下可以担保,白长庚对我们所有排挤之心,回京也难有出头之日,如蒙教祖开恩,下属保证他们都会投效麾下效命的。”
  强永猛点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吧!”
  语毕朝张自新道:“你只要接下云老这一掌,所有别的事一并搁过,剩下就是你我两人的事了。”
  李铁恨这才一叹道:“自新,你出头干什么?你拼了命的结果只是替齐天教增加了一批帮凶。”
  张自新正色道:“李大叔,我替他们出头,只是为了他们免于被杀,至于他们以后干什么是他们自己的良心,我不能要求他们该干什么。”
  廖天化道:“张老弟,你不能责难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回京,就必须托庇于齐天教,否则天下虽大,却没有我们容身之处,除非你把白长庚杀了……”
  张自新道:“我不替你们当刽子手杀人。”
  廖天化笑笑道:“那你不能怪我们自谋求生之道。”
  张自新不再理他,朝拂云叟一拱道:“请前辈赐招。”
  拂云叟道:“这一掌纯为试你的功力,不必讲求招式,你可不能再用卸劲的手法,必须硬碰硬接。”
  张自新道:“我知道,前辈出手好了。”
  拂云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当胸一掌推出。
  张自新也站稳马步,翻掌相接,只听得“嘭”的一声,连四下的空气也为之一震,地动墙摇。
  拂云叟退了两步,张自新却连退了七八步,脸色苍白,勉强站稳不倒下,口中已喷出一口鲜血,拂云叟的情形稍佳,但是也身子直晃,脸色如土……
  杨青青最是关心,连忙冲了出去,将张自新扶住问道:“张兄弟!你怎么样了?”
  燕青追着过去,一面为他推宫活血,一面道:“没关系的,张兄弟不过是气血震动,好在他身子结实,那口淤血吐出来反而好,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说完又对拂云叟道:“云老,你上了年纪,可不能和年轻人赌狠,那口血千万不能吐,必须要想法子压住!”
  拂云叟本来在拼命压制翻腾的胸血,被他这句话一气,热血顿时上冲,纯阳子飞身出座,在他的胸前气海穴上一指点去,硬将喷到喉头的血压了下去,然后托着他归座,取出一颗药丸,塞在他口中道:“云老,别说话,忍一忍,尤其不能情绪激动,和小辈们计较些什么!”
  拂云叟总算慢慢地恢复过来。
  纯阳子瞪了燕青一眼,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云老不能再生气……”
  燕青笑道:“前辈,我的话可没说错,而且句句是好话,云老既是列名三仙二老,总不会连这点修养都没有!”
  拂云叟听得很不好意思,轻声一叹道:“你是怕张自新落了输,才故意帮他气我,我也是修为不够,居然受不了你这一激,自然不好意思跟你争胜,何况我说过张自新能接下我这一掌就算赢,他接下来了,就是他胜了。”
  张自新肃然道:“在晚已经出到十二分劲力,老前辈最多只用到八分功力,依然高出晚辈一筹,在晚怎敢言胜。”
  拂云叟微微一笑道:“废话,老夫的年岁高出你几倍,用八成功力来试你一掌,结果两败俱伤,你已经算很不错了,难道老夫还要拼全力跟你赌命不成!”
  张自新道:“在晚有一事不解,前辈只用了八成劲力,并未用足,何以也会受到震伤呢?
  能否请前辈告知?”
  拂云叟笑道:“这难怪你不懂,老夫虽用八成劲力,并非那两成功力可以蓄而不用,碰上你的劲道势均力敌,自然会两败俱伤。
  这比如说你有举百斤之力,人家递一样八十斤的东西给你,你应该是拿得动的,可是看那件东西只有三四十斤,只用了五十斤的力气去接,自然会接不住,脱手坠地,等你发觉错误,已经来不及了。”
  张自新想了一下道:“多谢前辈指教,晚辈明白了,这是说人绝不能托大,无论是跟谁对手过招,即使明知对方不如自己,也必定要全力以赴,不得轻敌。”
  拂云叟笑道:“道理是该如此,可是技业高的人,最容易犯这错误,往往轻敌而不屑使用全力。”
  强永猛道:“这倒是提醒了我,现在你已经通过了本教的各种测验,够资格跟我一战了,我倒真不能托大。”
  张自新正色道:“我跟你这一战不同,因为二十年前你们是败方,你没有什么可保留的,必须出全力不可,而且我跟你比的是剑,并不全仗功力可以取胜的!”
  强永猛微笑道:“你现在是否有力应战呢?”
  张自新昂然道:“我随时随地都不辞一战。”
  燕青忙道:“教祖,张兄弟刚受内伤,你不能乘人之危而投机取巧,至少等他复原了再说呀!”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那是当然了,现在我就是胜了他也觉得不光彩,随他要休息多久都行。”
  燕青代为做主说道:“张兄弟的内伤并不很严重,至多休息一天就能够复原,明天再比斗吧!”
  强永猛道:“好!就是明天!”
  朱梅这时才道:“明天也行,不仅是张少侠要跟你一践前约,我们这边还有不少的账要算呢!你准备一下。”
  强永猛笑了一下,然后朝白长庚道:“你可以走了,今天算你运气,跟张自新凑在一天,由他替你们担承了下来,你回去转告大内的负责人,就说齐天教的人对富贵不感兴趣,就是把皇帝让给我做,我还嫌麻烦,叫宫廷死了这条心吧!欲图平安,以后少来找我的麻烦!”
  白长庚一声都不敢响,强永猛又道:“大内诸公如果不想回去,就留在本教,强某十分欢迎。”
  众人沉吟未决,廖天化道:“大家都不想回去,只是尚有眷小留京作为人质,他们不敢贻祸家人。”
  强永猛一笑道:“本教既然答应保护他们,自然也包括家人在内,愿留者只要表示一声,强某愿负其责。”
  说完看看那些人,他们都没有一个敢将自己的家人来做孤注一掷的冒险,强永猛微笑道:“你们可是不相信我!”
  其中一人道:“我们绝对信任教祖,却信不过白大人,如果我们悉数留下,白大人回去自然无法交差,一定会归咎在我们身上,教祖如果真的可怜我们,请将我们与白大人一起留下几天,迅速派人到京搬取我们的家小来此。”
  强永猛笑道:“那当然可以,现在你们表明一下,愿意留在本教的,就站到本教这一边来吧!”
  那些人沉吟了一阵,终于慢慢地站过来,白长庚的身边只留下赛无常与三四个年岁较长的人。
  强永猛笑道:“赛无常是白长庚忠心的部属,你们三个人就奇怪了,据我所知,你们在大内也只是坐冷板凳的份,永远也不会有出头的机会了,干吗也这么死心眼呢!”
  一个老人苦笑道:“我们年迈力衰,朝中早已有叫我们退休之意,这次奉派出京,是让我们领一份差费,以作养老金之用。
  因为供奉是虚位,户部不列名,朝廷也没有额外的津贴,只能用这个名目变相资遣,我们自知技艺平庸,精力减退,无以为教祖可用,留下也是废物,但求教祖开恩,容我们返京,安度风烛余年吧!”
  强永猛点点头,然后笑道:“乐兄意下如何?”
  乐和一笑道:“这倒是实情,教祖答应他们退休吧!”
  强永猛道:“好!按照本教的往例办理。”
  乐和道:“三位这次差费大概是多少?”
  那老人道:“如果是达成任务,约莫是五千两,殉职者加倍。现在铩羽而归,能有两千两就是恩赏了。”
  乐和笑道:“朝廷对各位太刻薄了,本教一个下手也高出你们十倍,来人!他们的份例拿出来。”
  殿后走出一个中年人,手持三封红纸封柬,柬上写着那三个人的名字,乐和道:“这里是每封一万两的银票,作为各位安家之用,京中那点银子,三位不去领也罢!”
  那老者苦笑道:“多谢教祖厚赏,可是老朽等的家人仍然留京,老朽等拿了这些银票,得不到家人又有何用?”
  乐和笑道:“三位先收下,瞧瞧里面就明白了。”
  那三人将信将疑,接过柬帖,抽出一看,除了银票之外,另外还附了一张字条,看得神色大震!
  廖天化忙问道:“里面是什么?”
  那老人道:“字条上说我们的家人已经到了开封,凭这张字条,可以领回全家人眷口。”
  白长庚道:“这怎么可能?”
  那老人道:“字条上另具名单,我们的眷口一个不少!”
  乐和大笑道:“对了!你们一离京,本教早有安排,知道各位在京中并不得意,而本教需人,将各位的眷口随后接运出京,集中开封候命,留下的,本教立即传令将眷口护送来此地,不留的,由本教资遣,到他处安居,除了这一万两银票外,本教还各赠田庄一处,足可丰足度日。
  三位到了开封,即可往指定地点前去安居,本教保证绝对不会再有其他麻烦,再不必担心宫中追索。”
  白长庚脸色大变道:“这么说来,教祖早有算计了?”
  强永猛笑道:“不错,由此可知办事之周密,待人之优厚,大内那点力量,居然想染指本教,不是做梦吗?”
  白长庚讷讷地道:“京师骤然走失这么多的人质,一定会大事追索,怎么一点讯息都没有呢?难道九贝勒还不知道吗?”
  乐和笑道:“他怎么不知道,只是他不敢声张,因为本教双管齐下,将他的两个世子秘密据劫作为人质,同时留刀寄柬,警告他不得妄动,否则就拿他父子三人开刀,这几天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等你回去解决!”
  说完又取出一个密封,丢给公孙述道:“你拿这张字条,可以按址领回两个世子,作为你晋身大内的首功,必可蒙获重用,以后好好干,教祖不会亏待你的。”
  公孙述接下藏在怀里,廖天化道:“教祖既有如此缜密的安排,早说了,我们一定甘心归顺,那几个人也不必死了,因为他们都算得是个人才。”
  乐和大笑道:“本教早调查清楚了,可留则留,不可留则杀,绝不错杀一人,你应该明白那几个人是否该杀。”
  廖天化想了一下道:“乐先生安排得很对,被杀的几个人都是旗籍,他们忠心王室,终无归顺之可能,两个番僧身为国师,也不会为本教所用,只是那个史尚飘……”
  强永猛笑道:“史尚飘原先是我名单上可用之材,不过燕青认为他不可留,我想杀了也就算了。”
  众人皆俱默默,白长庚更是沮然若丧。
  强永猛道:“各位现在还有什么顾忌没有?”
  李铁恨忍不住道:“强永猛,这批人的家小眷口都在你的控制下,他们还有可选择的余地吗?”
  强永猛笑道:“我用人绝不勉强,他们是先作了决定,我再告诉他们这件事的,如果他们不同意,我照样奉送一万两银子,资助他们另谋生活,你看那些封缄,我都是早预备下的,这证明我并没有强迫他们人教吧!”
  李铁恨怒道:“非降即死,他们自然不敢作别的决定。”
  强永猛手指三个老人道:“这三个人没有投顺,我也没有杀死他们,你的话未免不确。”
  李铁恨没有话说了,强辩道:“你断绝了他们的归路。”
  强永猛大笑道:“你不相信,问问他们,除了白长庚另有靠山,回去还能保得住地位,其余的人靠山已倒.辱命而返,正是白长庚排挤他们的好机会,我放他们回去,他们也没有好日子过,我这样做,等于是帮助他们。”
  廖天化立刻道:“教祖之言不错,我们是龙大学士的手下引进的,九贝勒继掌军机处,我们都在排挤之列,这次出京,就是一个阴谋,大内供奉护卫还有不少,而奉命出京的,都是被他们认为异己的人员……”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白长庚,我等于帮了你一个大忙,你要排挤的人,我替你收容了,与你分庭抗礼的两个番僧,我替你解决了,你正好将长春剑派的私人大批引进,独当一面了,不过我警告你,以你的那些党羽,想跟我拼,无异以卵击石,以后你少找我的麻烦,公孙述若有差错,你的儿子也就完蛋,现在你可以走了。”
  乐和笑道:“白少夫,送你老子下山,请飞凤使者监视押送,别止他们父子再捣鬼,否则立即格杀。”
  东门灵凤答应一声,花蝶影道:“飞凤使者一人恐怕管不了许多,白家父子都是诡计多端的,属下一起去吧!”
  乐和点点头道:“也好,送出本教总坛范围,你们立刻回来,本座还有许多事情要分派你们呢!”
  白长庚颓然起立,只有赛无常与公孙述二人伴同,在白少夫的默然相送与东门灵凤、花蝶影的监视下仓猝离去。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对白长庚一战,我们算是完全成功,这不能不归功于乐兄的精心策划,京师方面挨了这一闷棍,以后再也不敢找麻烦了。”
  廖天化道:“教祖,大内供奉中,尚有不少高手,教祖对他们不可太掉以轻心,有些人是内廷侍卫,不仅武功神奇莫测,且都是朝廷死士,连白长庚都无权指挥,因为军机大臣所辖武师只是外围人员,并不足以寄重,如果朝廷对教祖起了戒心,密遣死士前来……”
  强永猛笑道:“我对大内的情形,并不比你陌生,自然有适当的安排,那些高手,难道能强过本教三仙二老?”
  廖天化道:“这个属下不清楚,因为属下从未见过他们的实力,但看他们受重用的情形,相信必非庸才。”
  强永猛道:“没关系,我想大内不一定会轻易派出那些人,因为我并不想跟朝廷作对,即使他们真要来,我也会先知道的,到时再做适当安排就是,廖天化,大内新来本教的这些人暂时归你统领,由乐兄分给他们工作。”
  廖天化躬身应命。
  强永猛笑向燕青道:“小子!我的安排如何?现在能叫你口服心服吗?”
  燕青一直锋芒毕露,占尽先机,表现得十分突出,可是见到强永猛最后的那一手,也不禁骇然心惊!
  纯阳子笑道:“姜是老的辣,你虽然聪明过人,跟教祖与乐兄相比,还是差得远呢!看来你还得多学学!”
  强永猛笑道:“不过他表现得已经很不错了,他少不经事,对于如何运用策谋,倒是不能要求过多,慢慢训练一下,他定然大有作为,小子!现在你肯归顺本教吗?”
  燕青笑道:“现在谈这个问题似乎言之过早,教祖与张兄弟尚有一战未决,到那时我再做决定也不迟。”
  强永猛道:“难道你还认为我会输给他不成?”
  燕青道:“再笨的人也不会存这个指望,教祖的技艺功业已为全教之冠,张兄弟连三仙二老都比不过,怎么会胜得了教祖呢,此一战胜负早就可以定了。”
  强永猛笑笑道:“那你还等什么呢?”
  燕青笑道:“明知教祖必胜,张兄弟何以要坚持一战呢?”
  强永猛道:“他是身不由己,先人之约,他非实践不可。”
  燕青道:“那我也可以这么说,我要在这一战中,对教祖作最后的一番评价,看教祖是否值得我追随从事。”
  强永猛的脾气变得出奇的好,居然同意了,哈哈大笑道:“好,我就再等你一天,今天晚上,你们可以在山下的上清宫歇宿,由松月招待你们,给你们一个机会好好商量一下,明天除了对张自新一战,顺便别的问题也解决一下,松月,你带人下去吧!”
  松月道长一声不响,强永猛已挥挥手,带着齐天教的人首先撤退了,东门云娘只在眼角偷看了李铁恨一下,默然随众退走。
  这边众人在松月道长的带领下,顺着山道,来到了上清宫。
  落精舍中坐定,朱梅首先一声长叹道:“真想不到齐天教的实力如此坚强,强永猛本人不说了,三仙二老,十大护法,无一易与,看来凭我们这点力量,要想与齐天教对抗,实在太薄弱了。”
  大家都没有做声。
  片刻后还是杨公久道:“我们也不算太弱,今天这一战,只有张燕二位世侄出手,已经连闯六关,屡挫强敌,三仙二老也没有占到便宜呀!”
  燕青忙道:“这可不足为傲,三仙二老中,一个是我师父,一个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还有一个可能也会成为我们的朋友,五个得其三,自然是有利于我们了。”
  众人都为之一怔,松月真人忙道:“燕小侠,管仙子同情我们是有迹可循,还有一个是谁呢?”
  燕青低声道:“拂云叟。”
  众人又是一怔,哈回回道:“不可能吧!他跟自新对掌时,一点情都不留,假如自新不是功力足,就死在他的掌下了,这个老家伙怎会成为我们的朋友呢?”
  燕青道:“拂云叟是三仙二老中功力最深的一个,他如果认真出掌,张兄弟焉有命在,我起初并没有想到这一点,见他跟张兄弟两败俱伤时,故意气他一气,想为我们减少一个劲敌的,可是我师父立刻阻止了我,还立为他止伤平气,如果此人可杀,我师父一定不会管闲事的。”
  众人听了虽然不太相信,但也觉得颇有道理。
  燕青又是一叹道:“齐天教实力雄厚,力敌绝无可能,只有从内外两方面同时着手,才有希望瓦解他们,明天一战,张兄弟最好能知道本身的责任重大,不要逞气轻生,留下有用之身徐图后效,另外,我可能加入齐天教……”
  杨青青道:“燕大哥,你必须这样做吗?”
  燕青叹道:“我何尝愿意。可是我不加入齐天教,张兄弟的生命很难保得住,今天张兄弟的锋芒太露,已经引起强永猛的注意,明日一战凶危必多,我实在有点担心。”
  张自新跟李铁恨同处一室,叔侄俩又亲切地谈了很久,李铁恨催促他早点休息,因为第二天,他与强永猛将有一场决定生死存亡的苦战,虽然强永猛在口头上已经答应两年内不再伤害他,燕青也想尽办法来保护他的安全。
  但谁都知道,这些保证都是空洞的,惟一靠得住的还是他本身的武功修为,那才是真正有力的保障。
  然而,以他这点能耐,是否能抵得住那绝世的枭雄呢?
  李铁恨实在替他担心,他自己却毫不在乎,李铁恨吩咐他睡觉后,他果真呼呼地睡熟了,对他这份胸无城府的天真坦率,李铁恨倒是十分爱怜,轻轻地替他盖上被子,慈爱地摸摸他的头发,心中又涌上了如潮的感慨。
  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后,对东门云娘已没有恨了,对强永猛的恨却加深了几倍,强占了他的妻子,甚至于使得他骨肉相逢而不敢相认,这种侮辱,是一个学武的剑手万万无法忍受的,可是他却必须忍了下来。
  东门云娘先前忍辱屈身事仇是为了他,后来又是为了孩子,这二十年的岁月必然是受尽了煎熬,自己不过是忍了一天,已经是热血潮涌,东门云娘却整整忍了二十年,他的心头暗声狂呼:“云娘,云娘,太苦了你了……”
  忽然窗上传来一两下极轻的叩击,接着是纯阳子的声音低叫道:“李兄,你赶快起来,到观后的松林里去,快。”
  李铁恨连忙披衣起床,轻轻推开了窗子,纯阳子已经不见了人影,跃出了窗子,径自走到松林里,在一株老松下,站着一条白色的身影,赫然是东门云娘。
  他心中一阵狂跳,再也忍不住了,飞扑上前,拥着那条人影,以哽咽的声音叫道:“云娘云娘……”
  底下的话,由于心中酸楚,怎么也说不出来了,眼中泪水直落。
  东门云娘伸出一只手,抚着他脸上的疤痕,低声道:“铁恨,你这二十年来,一定恨死我了。”
  李铁恨吻着她的手道:“是的,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的苦心,云娘,你太委屈了,这些年你怎么过的?”
  东门云娘用手掩住他的嘴,凄然一笑道:“你明白了就好,什么都别说了,我们的时间很短促,或许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的相处了,让我们好好地利用吧!”
  于是他感到东门云娘的双臂深深地拥着他,脸颊贴着他,刹那间两个人似乎溶成一体,不知身在何处了。
  在林子外面,管翩翩悄然站立,为这一次劫后重逢的怨侣把风,可是她受了至情的感动,也是热泪盈眶。
  忽然她听见身前不远处砰的一声,连脚也起了一阵闷震,接着是强永猛的低沉喉声喝道:“什么人?”
  她不禁一震,连忙过去一拍恩爱中的东门云娘,将她们分开了,然后又听得张自新的声音道:“你真不要脸,我们决斗的时间是明天,你竟然趁夜偷袭!”
  然后是强永猛叫道:“放屁,刚才明明是你先出手。”
  又听得张自新叫道:“虽然是我先出手,偷袭的仍然是你,三更半夜,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强永猛怒道:“这是本教的地界,我自然有权视察,你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处突袭,难道你不要命?”
  管翩翩忙对东门云娘道:“云娘,强永猛机警若狐,一定是跟了下来,幸亏那小傻瓜绊住了他,否则就当场被他看见了,奇怪得很,他摸得这么近,我怎么会一无所觉!”
  东门云娘有点不好意思,低声道:“看见了也好,我已经忍了二十年,干脆就跟他闹翻算了。”
  管翩翩轻叹道:“那又何苦呢?你含垢忍辱二十年,都是为了小凤和李大侠两个人,好容易熬到大家都见了面,眼看着要出头了,为什么不多忍一下呢?”
  这时强永猛与张自新争吵更烈了。
  管翩翩道:“小傻瓜跟强永猛争吵得不可开交了,如果他恼羞成怒,小傻瓜就危险了,云姐,你快走吧!纯阳子在正西,从那儿走最安全,不会遇着别人,李大侠跟我解围去。”
  李铁恨确实担心张自新,连忙跟管翩翩追了出来,果见张自新,挡住人林的去路,指手画脚还在大骂强永猛不要脸。
  强永猛已脸含杀机,管翩翩飘身而出,笑道:“教祖,你怎么跟这小傻瓜吵了起来?”
  强永猛愤怒道:“我跟乐兄议事完毕,不见拙荆,乃出来寻找一遍,谁知道这小子在暗中对我偷袭。”
  张自新叫道:“胡说,我贴身在树干上练功,你自己偷偷地摸过来想暗算我,我当然要先发制人。”
  管翩翩笑道:“你这小子也太没分寸了,教祖是何等样人,杀你易如反掌,还用得着来偷袭你?”
  张自新冷笑道:“那也难说,他白天为了颜面所关,答应两年之内不伤害我,心里可实在没这个胆子,所以才想偷偷地杀死我,否则他闷声不响地跑来干吗?”
  管翩翩一笑道:“教祖,真是这样吗?”
  张自新用手一指道:“我贴在这棵树上练气,他悄悄地走近,证据都在,难道我还会冤枉他?”
  那株树上果然有一个人形的印痕,树皮深陷进去。
  管翩翩异道:“小子,你这是练什么气功?”
  张自新道:“无形摧坚劲气,如果练到了家,可以洞壁穿山,所经之处,没有一点阻碍,我不过才刚刚入门而已,可是照我的位置,强永猛偷袭之举是无法抵赖的了。”
  强永猛怒道:“胡说,我根本没有看见。”
  管翩翩微笑道:“教祖,云姐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强永猛道:“我问过巡逻的守卒,看见有个女子进入林中,才走进去看看的,谁知道这小子暴起发难。”
  管翩翩笑道:“那是我,我巡夜来此,见到李铁恨一人到林中练剑,我想看看浊世三神龙的剑艺如何,才跟进去一瞧究竟,想不到会被守卒误认了,云姐在步月台上赏月,教祖早问起我,就不会白跑这一趟了。”
  强永猛一怔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月好赏。”
  管翩翩笑道:“教祖难道忘了,云姐最喜欢赏残月,她说下弦残月,最当玩味之趣,每到月半之后,她必定要赏一番残月,步月台不就是专为她赏残月而建的吗?”
  强永猛道:“我不知道,那步月台是她一个人的禁地,我是不准前去的,谁晓得她在那儿干什么?”
  管翩翩道:“年华易逝,岁月不留,女人到了中年,总有点迟暮之感,所以她不希望教祖去打扰。”
  强永猛笑了一下道:“你们女人的花样真多,我实在不懂,尤其是在齐天教中,居然还有我不能到的禁地。”
  管翩翩道:“教祖虽然广拥四海,那步月台却是云姐的私产,她禁止教祖前去,自然有权利的。”
  强永猛望了望李铁恨,阴笑一声道:“其实这齐天教的一手产业,都是属于云娘和另一个人的,只是那个人自己守不住,乖乖地交到我手里……”
  管翩翩脸呈不悦之色道:“教祖,你不该说这种话的,往事知者甚鲜,云姐更是尽量想忘记这回事,你故意提出来,吵得大家都知道了,叫云姐何以自处。”
  强永猛手指李铁恨道:“我以为她根本没有忘情于此人,什么喜欢残月,都是欺人之词,二十年前,她刺这家伙一剑,正是在月之下弦,她分明是借那个地方在追思。”
  管翩翩哼了一声道:“教祖的气量太窄了。”
  强永猛神色一暗道:“我不是气量窄,二十年同床异梦,我岂能毫无感觉,在几次睡梦言语,她居然叫的是这家伙的名字,我强某可得天下,却不能得一个人。”
  管翩翩冷笑一声道:“那不能怪她,教祖扪心自问,对她是否又专情了呢?要不要我告诉她……”
  强永猛连忙道:“翩翩,你又何苦挖我的根呢?”
  管翩翩道:“我只是为云姐不平,你自己对不起她,还要对她疑神见鬼,尤其是现在,我看到李铁恨这副形容,跟云姐一比,何异天上地下,你再多心怀疑云姐,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嘛!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云姐会钟情此人。”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云娘不忘情于李铁恨是事实,多少年来,我一直在找这人云龙的踪迹,他却躲得真好,直到他在京师重新现身,我才知道他成了这副形状,所以我特地让他上山来,让云娘看看,也可以死了心!”
  李铁恨忍无可忍,厉声叫道:“强永猛,你别得意,东门云娘见异思迁,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了,倒是你已加诸于我的侮辱,我时刻难忘,迟早会找你们一决的!”
  强永猛笑道:“很好,你现在是否有兴趣,这是我们的私事,利用这个机会私下解决了最好。”
  李铁恨终于又忍了下来道:“我不急,东门云娘在我脸上刺了这一剑,要找,我也得先找她算账。”
  强永猛一笑道:“可以,改天我们夫妇俩人单独跟你碰碰头,随便你找谁,不过我告诉你云娘现在的剑术,精于你百倍千倍,你想找她,可以准备再挨一剑,你这张嘴再歪下去,恐怕脸上找不到安置的位置了!”
  李铁恨咬牙不去理会他。
  强永猛沉声又道:“张自新,你偷袭了我一掌,打算如何交代法?”
  张自新道:“明天我们有约,你可以再找回来。”
  强永猛怒道:“胡说!本教祖岂能白挨你这一下。”
  管翩翩笑道:“恐怕教祖必须白挨了,因为这原是教祖理屈,既然有约在先,就不该夤夜私探。”
  强永猛道:“这是我的地方,怎能说私探呢?”
  管翩翩道:“你们之间恩仇未曾解决,这片地方拨给他们歇宿就是人家的地界,教祖没有理由私闯。”
  强永猛道:“我没有闯他的居室,外面可以巡视的。”
  管翩翩道:“巡夜是我的职责,与教祖无关,教祖为了避嫌,根本就不该到这地方来。”
  强永猛不禁哑口无言,半晌后才狠狠地道:“算你这小子走运,明天非好好教训你一下不可。”
  管翩翩道:“明天教祖如何教训他都行,但不得涉及今夜之事,否则徒然惹人耻笑,乘着对方的人还没有一起惊动,教祖快走吧!不然给燕青知道了,那小子一张缺德嘴,教祖还要多受几句难堪的话呢!”
  强永猛本来是理直气壮的,被管翩翩一说,居然毫无是处,只得悻悻地走了。
  李铁恨这才上前,拉着张自新的手道:“孩子,多亏你了,你跟他对了一掌,有没有受伤呢?”
  张自新笑道:“哪里是对掌,是他被我在背上打了一掌,虽然没有伤到他,可也够他受,所以他才气成这个样子,而且这一掌震得他五脏离位,使得他一时无法还手,否则不等你们出来,他早就下手毙了我。”
  管翩翩一怔道:“你的掌力有这分劲道吗?”
  张自新笑道:“强永猛岂是肯吃亏的人!”
  管翩翩想了一下道:“不错,强永猛不是肯吃亏的人,如果他能还手,绝不会容你活到现在,不过你怎么能击中他的呢?”
  她顿了一下又道:“他的护身真气已至收发由心的境界,一尺之内,他不必经过知觉,就能自动护身却敌。”
  张自新道:“以气护体,完全靠气声的感应,如同皮囊贮气,望之无物,却自然有一股抗力存在,可是我的掌力却能发之无形无迹,融体劲出,才能给他一记重击。”
  管翩翩一叹道:“我没有想到你深藏不露,已有如此火候,但是你今天用了出来,却是自取杀身之祸,强永猛答应两年之内不伤你,是根本没有把你看在眼里,现在他有了戒心,明天一战,对你可不会那么客气了。”
  张自新道:“那也没办法,他直闯进去,如果看见了李大叔与东门前辈在此聚晤,事情会更严重。”
  管翩翩轻叹道:“那要怪我不好,云姐托我在外面望风,我一时失态疏神,居然没发觉他前来。”
  张自新道:“他是闭住气行动的,走到我附近我才发现,而且他借着树影潜入,仙子根本就难以觉察。”
  李铁恨笑笑说道:“管仙子难以觉察,你倒能够发现,难道你的知觉比管仙子还灵捷不成?”
  张自新笑道:“大叔,这全是您教导之功,我在镖局里,您教我捡树上的落叶,使我养成了闻声辨影的警觉,再加上我祖父的练气功夫,十丈之内,哪怕是一粒灰尘坠地,我也能听得见,否则我也不会跟着您出来了。”
  李铁恨抚着他的肩头,在安慰中又带着感激。
  管翩翩却轻轻地道:“强永猛心胸狭窄,睚眦必究,张自新显示了实力,又打了他一掌,明天的约斗,一定会充满了凶危,你们最好找燕青商量一下,如何对付他,齐天教中三仙二老惟赤霞与铁笛是他的死党,我们另外三个人都是跟他虚应故事,因为他生性多疑,我们如果离开他,很可能就会遭他的毒手,不得不勉强留此,张自新是惟一能对付他的人,只是火候不足而已,无论如何要耐心等上一二年,充实自己……”
  说完这些话后,管翩翩急急地走了。
  -----------------------------------------
  无名氏 扫描,大眼睛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