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燕赵雄风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行踪败露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六章 行踪败露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一番话使佛云叟十分满意,当即大家还商量了一下,才准备分头安歇。
  燕青又吩咐道:“我们虽然来得秘密,但不能不做万一之准备,所以各位不但易容要时时保持,就是行动也要十分谨慎,本宅的人均受过嘱咐,不至泄漏出去,但我们也尽量不在人前露脸为佳。”
  大家都答应了。
  好在杨家空房很多,住下十几个人没有问题,为了避免形迹泄露,每个人住一间房,不举灯火,不交谈,而且还轮流替代更夫打更巡夜,以策安全。
  睡了一夜,第二天,燕青到各人房中去联络一下,每个人都在,就是不见了沙丽与张自新两个人。
  沙丽是担任最后一更巡夜的,张自新则推说练功,没有担任工作,这俩人双双失踪,立刻引起大家的惊扰。
  集会商量了一下,大家认为以张自新的武功,被人掳劫是不可能,除非是他自己一个人偷走了。
  沙丽要不是跟他一起走,就是发现他溜走而追了上去。
  反正这两个人的失踪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而且他们所去的地方,也一定是洛阳,说不定是闯山去了。
  张长杰的反应很生气,怒声骂道:“这个畜生简直混账,多少人为他策划,顾虑他的安全,他倒不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他难道不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有多重?”
  众人都默默无言。
  半晌后,燕青才道:“也许我们加在他身上的责任太重了,才逼得他一个人行动的。”
  张长杰道:“这话怎么说?”
  燕青道:“我与张兄弟相处不过一年,却深刻理解他是个很坚毅的人,凡事有他自己的主见,很难受人影响而改变,而且他行事讲究光明磊落,最讨厌用诡计,我们对付强永猛的方法固然着重在安全,但是施诈太多,不易为他所接受,而这里大部分都是他的长辈,他又无法违抗,只好不辞而别,用他自己的方法去处理了。”
  张长杰道:“我们何当愿意用诡计,但对付强永猛这种人,不用手段行吗?这畜生一定会吃亏的。”
  燕青道:“那也不尽然。”
  张长杰道:“那你说说看。”
  燕青道:“张兄弟出道以后,一直就用赤忱对人,即使是临敌交手,胸中不藏机诈,可是他也没上过当,天生赤子,有时心机反而不如坦荡的胸怀更能屈敌于凛然正气之下,无怪乎张兄弟对我们不满意了!”
  李灵凤加以支持道:“燕大哥说得不错,我们在强永猛手下时,几次曾奉命暗算张兄弟,可是面对他时,总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着我们不敢下手,连强永猛也是如此,他暗中监视着张兄弟多次了!那时,张兄弟的武功未成,强永猛如要杀他并不困难的,但始终看一看就回来了!”
  哈回回急道:“自新既然已经去了,我们也不必再待在这儿等机会了,还是先去看看情形吧!”
  药师轻叹道:“他们也不知走了多久,追是追不上的,朱梅对那所山庄监视很严,想必会有所通知的。”
  大家想想也只有如此办了。
  于是仍分为几组,只有张长杰与燕青两人公开身份,启程向洛阳进发,为了避免引人注意,其他的都赶在头里到达刘庄,用各种掩护的方法进入庄里,等燕青与张长杰到达时,朱梅也闻讯赶到了。
  晤谈之下,对张自新失踪之事固然感到震惊异常,却可以保证两人没有到山庄上去,因为四派的门人不分昼夜,用各种方法,自身在山庄四周,耳目之广,将整片山都包围在内,从昨天开始,就没有类似的人上过山。
  山上也没有特殊的人出入,每天有固定的人出来购买鲜果菜蔬等给养,这些人都是熟面孔,毫无一丝动静。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不安的心又稍微冲淡了一点,张自新没有上山涉险,至少是一件好事。
  可是他与沙丽究竟到哪儿去了呢?
  这又使众人费尽猜疑,绝不会是受了暗算,因为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惟一的解释是张自新认为杨家并不大安全,便带了沙丽,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偷偷练功去了。
  这种功夫,必然是专为对付强永猛的,跟大家在一起,可能会受到注意,至于为什么要带沙丽,这也有个解释。
  他们两小无猜,感情极为深厚,小沙丽一定舍不得放张自新一个人走,也只有沙丽会听张自新的话,假如他与别人商量,一定不会任他一人独自离去的。
  哈回回道:“自新选沙丽值班的时间离开是有道理的,这个小丫头不会拒绝他任何要求,何况自新还肯带她一起走,只是这两个孩子太不懂事了,他要练功夫,向我们说明一声,还会不同意吗?而且还可以替他安排……”
  燕青道:“张兄弟就是不愿要我们安排,才不声不响地走了,他有自己的主见,我们也别去管他了。”
  药师道:“不错,我们还是计划一下我们的行动吧!”
  燕青摇头道:“师父!我以为我们不该有任何行动,我们攻击强永猛的主力是在张兄弟身上,他就是怕我们有所行动,才抽身一走。”
  张长杰道:“难道少了他,我们就不能行动了吗?”
  燕青道:“事实是如此,除了张兄弟,谁也无法与强永猛正面交锋,虽然家师、李大侠与东门夫人都有一手绝技足够对付他,但成效如何,谁也没有把握,只有跟张兄弟配合施为,才有较多的机会,我们必须等张兄弟的消息。”
  东门云娘道:“我也主张等候,倒不是燕青兄所说的理由,张自新行踪未知,认为他是去练功,也只是我们的猜测,并不能确定,说不定他是偷偷地上了山呢!”
  朱梅道:“那是不可能的。”
  东门云娘摇头道:“朱大侠监视虽密,却也不能说全无疏漏,像以前一样,山庄在我们的控制中,花蝶影的十二金钗仍然能摸进来,由此可知山庄中的暗道还很多。”
  朱梅道:“张自新可找不到那些暗道呀?”
  东门云娘道:“沙丽在山庄中到处乱钻,或许她有所发现,告诉了张自新,两个小孩子才偷偷地去了呢!”
  燕青道:“这也可能,否则张兄弟绝没有带沙丽同行的理由,她的武功还差,帮不了忙,经验又少,相貌且有特征,很容易泄漏形迹,带了她有很多不便。”
  东门云娘道:“所以我主张等候一段时间看看,张自新的确是上了山,必然会与强永猛接触,成功了,我们一定会知道,不成功,必是遭了毒手,强永猛去了劲敌,我们不去找他,他也会找我们的,假如强永猛一直都没有动静,这才证明了张自新是练功夫去了,我们也好放心一点。”
  这个提议总算为大家所接受了,一行人就在这所别院中焦躁不安地等待着,日复一日,过了半个月。
  每天朱梅搜集四下的消息,山庄上总是没有动静。
  这使大家稍稍安心,却也增加了大家的焦急。
  终于在一天傍晚,刘庄上接到了一封柬帖,帖子是发给李灵凤与张自新的,署款的却是几个怪名子。
  “字达东门灵凤张自新以及敝同门巴鲁克赫达二师:半年前应大内之请,西访齐天教,会先后挫伤于二位及强永猛之手,兹闻诸侠西下,齐集洛阳,乃特柬邀请明日辰正,假洛阳齐天教旧日总坛,一并候教,以雪前耻,幸勿爽约为祷,拉萨喇嘛正教大活佛治下四佛,萨达,哈赤星,脱脱,巴尔赫勒同拜。”
  这封柬帖是齐天教派人转送来的,却给大家以莫大的震惊,送柬帖的是徐中行,送到了还不走,要等待回话。
  燕青出去接见他。
  第一句就问道:“真有这回事吗?”
  徐中行淡淡一笑道:“自然是真的,人家老远从西藏赶来,岂能假得了,现在人还在宾馆住着。”
  燕青道:“宾馆设在什么地方?”
  徐中行道:“别庄下面的三清观,原是山庄的产业,武当的松月道人离开后,道观就空了下来,临时改作宾馆之用,那四个番僧就住在这里面!”
  燕青一怔。
  自从武当门人撤离道观之后,因为那是山庄的前门,朱梅不敢进入,只好任它空闲着,而且为了避免门人受害,也不敢接近那儿,只是远远着人监视。
  据说那儿装点得很平常,只有几个火工道人在里面闲住着,怎么会变咸了宾馆,住进了人都不知道呢?
  徐中行又道:“这四名番僧是着了俗装前来,到宾馆投帖挑战,因为不知道各位何在,才托我们转告,各位明天是否去应约?请转示一声,以便回报!”
  燕青微一沉吟道:“强永猛作何表示呢?”
  徐中行道:“教祖自京中失意后,本来息隐江湖,只想终老洛阳,可是为情势所逼,又不能不应付,只好勉力为之,教祖说各位如果不便,就不必费神了,想区区四个番僧,不足为患,教祖一个人也足以打发。”
  燕青逼:“强永猛何以知道我们不便呢?”
  徐中行笑道:“燕大侠不是明知故问吗?张自新已经有半个月未见了,明天是否能赶到赴约,颇成问题。”
  燕青变色道:“你们怎么知道张兄弟失踪半个月了?”
  徐中行道:“失踪?”
  燕青点点头,又摇摇头。
  徐中行道:“难道张自新的去向你们也不知道?”
  燕青不答,只是追问道:“你们怎么知道张兄弟已经有半月未见了?”
  徐中行笑道:“齐天教虽因教祖的失意而暂告解散,可是散布在各地的耳目仍然由教祖直接指挥,没有中止工作,巨细事务,依然躲不过教祖的眼睛,我们在半月前到达汝州杨宅,接着其他人也先后到达,住了一夜,就一起到此地来了,就是张自新没有来,也没有看见他留在汝州……”
  燕青故作镇静地哈哈一笑道:“你们既然耳目灵敏,应该知道张兄弟在什么地方呀?”
  徐中行道:“这倒真不知道,本教只能摸准你们大队的行动,却无法得知每一个人的下落,不过教祖将洛阳左近的百里内都展开了一番搜索,没发现他的下落,知道他一定赶不及参加明天的约会了!”
  燕青淡然一笑道:“你们的工作做得虽然彻底,到底还有顾不到的地方,张兄弟近在咫尺处,明天的约会看看情形,如有必要,他自然会出面,否则就由灵凤小姐一个人对付就够了,因为张兄弟是负责对付强永猛的,行动必须隐秘,以免受到暗算。”
  徐中行冷冷地一笑道:“你们行事也太小心了,教祖在京师已经亲口认输,你们还如此不放心!”
  燕青冷笑道:“是强永猛叫人不放心,他既然宣告失败,却又邀集总部,扩充势力,是何居心?”
  徐中行笑道:“这是从何说起呢?教祖离京后,原是想到这儿取回一些藏金,买庐隐居,哪知来到此地后,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了,他怕偌大一片产业空着可惜……”
  这片山庄原来是朱梅迁让出来的,燕青倒无词驳斥,因为强永猛并没有用武力强占,只好冷笑道:“强永猛如果有心隐居的话,何处不可以安身,我不相信他会短少银子……”
  徐中行笑道:“这倒不然,教祖离京之日,身无分文,以教祖的身份,总不能去抢人家,山庄中还有一笔藏金,是教祖历年的积存,取出动用,倒不能算不对吧!”
  燕青道:“那么你们呢?”
  徐中行道:“我们是追随教祖的,教祖到哪里,我们也跟到哪里,我们来到这里之后,见教祖一人要管这片山庄是不可能的,遂也留下继续服役了,这又有什么不对?”
  燕青冷笑道:“什么都对,就只有一点弄错了,这片山庄,原是东门夫人的产业,强永猛凭什么住下来?”
  徐中行笑道:“东门夫人只有一小部分,其余大部分是教祖经营的结果,如果东门夫人有意收回,可以跟教祖当面交涉,划割清楚,这笔账是他们俩人的事,别人插足不了,现在燕大侠只要表明一下,明天是否赴约?”
  燕青道:“当然去,我们跟强永猛,也有一笔账要算算清楚,借着这个机会,正好一清两便。”
  徐中行道:“那在下就据此回报,着手准备了!”
  燕青冷笑道:“你可以转告强永猛少捣鬼。”
  徐中行也冷冷地一笑道:“教祖那天只是对张自新一个人认输,可没有把你们这些个放在眼中,还用得着捣鬼吗?”
  燕青道:“那是最好了。”
  徐中行又道:“有一点倒是需要转告各位的,那四名番僧个个武功不弱,各位如果应付不了,还是由教祖独任艰巨为佳,无论在不在,我们都还是中原武林源脉,不能够让外人先占了个头筹。”
  说完就告辞走了。
  燕青回到后面,大家早已隔帘听得清清楚楚,个个脸色沉重。
  朱梅道:“我把注意力全放到强永猛身上去了,竟然没注意到外人到此。”
  药师叹道:“这倒不足为虑,倒是我们的行踪,被强永猛探得一清二楚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拂云叟道:“是啊!早知如此,我们何必在路上受那么多的罪,结果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了。”
  燕青道:“好处是有的。”
  拂云叟道:“你倒说说看?”
  燕青笑道:“至少一路上就避过了强永猛的耳目,得以平安无事到汝州,问题出在汝州,青青,我想你的家中,一定有齐天教的耳目潜伏,才把我们的行藏泄漏了,张兄弟失踪消息,也是如此传出去了。”
  张长杰道:“不错,自新的失踪,我们并未声张,因此强永猛只知道他不在了,并没有知道他是失踪了,否则早就来找我们了,明天的约会,也是他试探一下我们的动静,看看自新究竟在不在?这件事同样令他不安。”
  燕青点点头道:“小侄也是这个想法,但不知张兄弟到哪儿去了,是否会赶得上明天的赴约?”
  众人对这一点最为关心,却也得不到一点结论。
  最后还是药师一声长叹道:“不去管他了,自新只要不是受到强永猛的暗算,必然是另有打算与准备,我相信他会在必要时现身的,即使他不来,我们也不能老是躲着,凭我们各人现有的力量,可与强永猛一作拼决,大家还是早点安歇,明天上山赴约,瞧他变什么把戏再说吧!”
  第二天的清晨,是个阴沉的天气。
  大家积压在心头的忧虑也加重了,因为此行不知吉凶如何,每个人都盼望奇迹般的看到张自新的出现,却又希望他最好不要来。
  因为,大家对强永猛此刻的情况一无所知。
  盼望张自新出现,是想知道他确实安然无恙,希望他不要来,是对此行毫无把握,假如大家能确知他的下落,则没有人愿意要他来的,就因为张自新一去如鸿飞冥冥,才引出大家这种矛盾的心情了。
  拂云叟所受的内伤大致是好了,只有那只左掌,被强永猛一击粉碎,再也无法复原。
  燕青照强永猛的那样,给他也设计了一只钢掌装上,这只手掌成古佛拈花状,两指对捏三指分上,指尖成利刃,外面用宽大的衣袖罩起,看上去并不顺眼。
  这老儿自从挨了一掌之耻,凝聚毕生功力,练了一招掌式,假如有机会给他贴身肉搏,这一招奇袭,也可以给强永猛一个重创,以报前日之耻。
  加上药师、李铁恨与东门云娘三个人的绝技,至少有四项杀手是专为对付强永猛的,这是他们今天惟一的倚仗了。
  再者散花仙子管翩翩的散花手,李灵凤的绝命神针,燕青与杨青青的天龙剑式与唯心剑式的合并,以及哈回回的奇异莫测的摔跤手法与神奇掌功实力,也相当坚强了。
  走到观前山门处,只有徐中行与齐天教中旧日的两名护法,哈国兴、林元山在等候接待他们。
  这三个人武功虽是一流之选,在群侠眼中犹不值一顾。
  一行人以张长杰为主,当前发话道:“我们来赴约,强永猛有什么特别的花样吗?”
  徐中行笑道:“各位是前来应四名番僧之约,与教祖毫无关系,藏边四佛已先上去了,教祖和各位一样,也是应约人之一,怎么会有什么条件呢?”
  张长杰冷笑道:“你别装糊涂了,光是四个番僧,我们才不理这一套呢!我们是冲着强永猛而来的。”
  徐中行道:“那各位见到教祖之后,再行商议好了,在下只负责接待各位上山,此外一概不知。”
  张长杰哼了声道:“强永猛在哪里见我们?”
  徐中行道:“在齐天教旧日的总坛大殿,现在已经辟为练武厅,沿途决无机关埋伏,各位尽管放心好了!”
  张长杰冷笑道:“我不相信强永猛会这么大方?”
  徐中行道:“这是真的,教祖自从京师失利,在未能重振英风以前,决不会挂起齐天教的旗帜!”
  张长杰冷冷地道:“他还准备东山再起了?”
  徐中行道:“教祖自己倒是没有那个意思,可是我们一般旧日门下再三力请,希望能有个出身,教祖虽勉强同意了,但雄风未振,前耻未雪之前,绝不做此打算。”
  张长杰道:“他在什么时候才准备做此打算呢?”
  徐中行笑笑道:“那可不一定,反正他败在张自新手下,一定要公开击败张自新之后,才有意思复出江湖,咦!张自新今天怎么没来呢?”
  李灵凤道:“对付几个番僧还用不到他,我一个人就够了,他不会在强永猛的势力范围中现身。”
  徐中行微笑道:“各位太小心了。”
  李灵凤道:“小心点总是好的。”
  徐中行道:“此地只是我们的一些旧日同伴聚居之处而已,并不是谁的势力范围。”
  张长杰道:“少废话,上去再说。”
  徐中行笑笑居前引路。
  众人各怀戒心,慢慢登山。
  连过了几道关口,都没有什么异状,一切都跟从前一样。
  燕青看得仔细,脸上不住现出冷笑。
  徐中行微感不安,忍不住开口道:“燕大侠曾经在此主持过一段时间,应该看出此地毫无改变,没什么可疑的。”
  燕青笑道:“我说过可疑的话吗?”
  徐中行不安地讪讪道:“大侠虽然没说出口,表情上却似乎有点不太放心,在下一看就知道了!”
  燕青笑道:“你既然会看相,我也不妨明说了吧!这里的一切可疑得厉害,但我也相当放心。”
  徐中行道:“大侠看出什么可疑的地方?”
  燕青道:“此地既然为强永猛所重据,多少该有点变动,现在都装出一成不变的旧样,岂非大有可疑,我相信这是做给我们看的,等我们上山之后,立刻就改头换面,叫我们上得下不得,我不是猜测,而是肯定的判断。”
  徐中行终于脸现佩服之色道:“燕大侠果然是法眼如电,明察秋毫,无怪乎教祖仍在想念不已。”
  燕青笑道:“强永猛既然还想念我,就该把个好位子给我留着,即使一时没有人替手,凡事自己辛苦点,也比找个饭桶来接手强得多。”
  徐中行忙问道:“大侠说谁饭桶?”
  燕青笑道:“当然是白少夫还有谁?”
  徐中行道:“燕大侠你……”
  燕青继续道:“我一看这窝囊的布置,就知道是他的鬼主意,所以我虽然瞧着可疑,却也十分放心,白少夫那几手玩意儿,在我面前耍不开来。”
  说着刚好走到第六道关的门前时,门后闪出白少夫来,一脸怒色道:“燕青,你别欺人太甚,你瞧出是我布置的不足为奇,等你有本事闯下去,我才佩服你行。”
  燕青望着白少夫微笑道:“你终于忍不住冒出头来了?”
  白少夫道:“我又不想躲着你,干吗不敢见你?”
  燕青笑道:“你们父子狼狈为奸,杀死了两位张叔叔,张老伯因为你父亲也赔上了一条命,不忍心赶尽杀绝,才放你一条生路,叫你回去闭门思过,谁知你恶性不改,又投到强永猛手下来为虎作伥,这次可不放过你了!”
  白少夫傲然道:“话别说得过满,还不知道是谁不放过谁呢!白某今天敢代教祖做主,容你们上山,自然有把握叫你们下不了山,现在拼嘴劲没用,你还是留点精神考虑一下回头如何保全性命吧!”
  燕青淡然一笑道:“我不紧张,哪怕你布置再密,我总有办法破解它,实在不行时,我只要向强永猛点点头,立刻就能取代你的地位,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白少夫阴恻恻地一笑道:“燕青,你的能干是没话说的了,我自承远不如你,可是我这个笨蛋今天有一项最精彩的表演,那是你做梦也想不到的,凭着这一手,你在教祖那里想取代我的地位还不太可能,现在,别的我也不想跟你多说,藏边四佛在大殿上已经等候很久了,你们快进去吧!”
  说完他仍是带着一脸阴沉,转身先走了。
  燕青倒是颇为惊愕,望着他的背影道:“这家伙怎么突然神气起来了,难道他真给强永猛出了什么高明的主意不成?”
  徐中行低声道:“这个不太清楚,可是他此刻的确很得势,教祖以下,就是他权势最大,燕大侠,如果你们无法胜过教祖,我倒是希望你能协助教祖,把这个家伙给整倒下去,在他手下做事,真不是滋味。”
  燕青道:“你们非听他不可吗?”
  徐中行苦笑道:“没有办法,我们跟定了教祖,教主偏又对他言听计从,不得不受他的管制。”
  燕青道:“难道你们是天生的奴才坯子,非要跟人才能过日子,除了强永猛,你们就无处可去了吗?”
  徐中行摇摇头,道:“燕大侠,你别说我们,你们各位除了追随教祖之外,只怕也别无去处。”
  管翩翩怒声道:“放屁,最后还有一死呢!西天路上,强永猛的势力总达不到呢?”
  徐中行道:“那是教祖惟一管不到的地方,但是我们还不想死,管仙子,说句不中听的,你们今天除了一死之外,下山只怕很难。教祖回山之后,功力又进步了很多,简直超过人体的极限,达到了无法想像的境界,就是有张自新一同前来,你们也凶多吉少,张自新不在就更别谈了。”
  管翩翩愕然道:“前后不过才两个月,强永猛莫非是吃了仙丹灵药不成?他以负创之体,绝不可能有多少长进。”
  徐中行道:“我不知道,但是最近几天,教祖曾对我们公开展示神功,仙子该记得山后的望月峰,那儿有三十九个大大小小山峰,小的如亭,大的如厅楼……”
  管翩翩道:“我当然记得,那是我与云姐经常谈天赏月的地方,本来是一座整峰,我特别叫人去修成那个样子,成为一处胜景,现在怎么样了?”
  徐中行道:“教祖将大家召到那儿,然后徐步在各峰间走了一转,每经一峰,就在峰腰处拍上一掌,走遍三十九峰后,教祖袍袖一挥,三十九峰都成了碎粉,望月峰成了一片平地,这种功力,举世谁人能及。”
  管翩翩一惊道:“这简直不可能。”
  燕青也道:“这的确是不可能的,或许他是早做了手脚,然后故做神秘,用以骇人耳目的吧!”
  徐中行一叹说道:“如果做给我们看,实在无此必要吧!”
  管翩翩道:“他是要借你们之口,传到我们耳中。”
  徐中行道:“那又是为什么呢?教祖的武功原在各位之上,用不着故意做作示威,而且我事后收拾现场,发现那些碎石确是功力所震碎,绝无其他机巧在内。”
  众人都不禁默然,而且也走近大殿。
  徐中行不敢再多说话了,引众人人殿后,殿中已撤去各种摆设,只剩下一所空空的大屋子分设了许多座椅。
  一边是四个碧眼突额的红衣番僧,后面站了九名跟随,也是藏人装束,另一边是齐天教中诸人。
  仅留一张虚席,是专为强永猛而设的。
  靠东面一排椅子,则为群侠所备,数量恰好为来人之数,没有张自新与沙丽的份。
  别的人还没有留神,燕青却心中一动,意识到事情比想象中严重多了,强永猛竟然已把握张自新他们今天不会前来了,而且连沙丽的失踪也被他们注意到了,他心中在估计着张自新等二人是否已遭了他们的掳劫或杀害。
  张长杰朝四个番僧看了一眼,从他们身上的衣着,就知道四个在喇嘛教中的地位极高,比已故的巴鲁克、赫达还高,武功自然也较之精深,他的注意力被这四个人吸引去了,暗中也在盘算应付之法。
  张长杰口中也不便先打听,只问白少夫道:“强永猛怎么还不出来?”
  白少夫笑道:“等各位坐定后,教祖就会出来了,此刻教祖正在更衣,俟着装完毕,就会出来的。”
  燕青冷笑道:“又不是要做新郎,打扮些什么?”
  白少夫道:“对我们来说,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说完门口有人用响亮的声音喊道:“教祖驾到。”
  白少夫那边的人都起立恭迎,其余两边则端坐不动。
  喊声过后,后殿出来一列人,最前是八名垂髫华服少女,各提长练吊灯,灯中燃着上好的极品龙涎香。
  少女之后则是四名手执金爪长柄斧钺的披甲武土。
  最后两名美婢,则手握长柄宫扇,交叉成盖,簇拥着一身新装的强永猛入殿,最后跟着花蝶影与十二金钗中仅剩的七妹。
  这副排场完全是宫中皇帝的派头,仪仗队一直将强永猛送到座前坐下,强永猛一挥手,叫手下人也入座。
  药师冷笑道:“强永猛,你倒是会排场,这副气派比你以前当齐天教祖时还神气得多。”
  强永猛笑道:“这是白少夫的意思,他出身于长春剑派掌门,又在宫中待过一段时间,出手自然豪华一点,我也觉得有点排场,对振奋人心颇有作用。”
  药师道:“振奋人心?哪些人的心需要振奋?”
  白少夫道:“今天是本教重行开府之日,必须庄重一点,才能造成一片新的气象,讨一个好吉兆。”
  药师道:“难道你们又打算重组齐天教了?”
  白少夫一笑道:“不错,今天是黄道吉日,又难得有嘉宾云集,重为本教开府之庆,别有意义。”
  药师冷笑道:“强永猛,你要不要脸,在京师你亲口认输,答应放弃一切江湖活动,才两个月,你又故态复萌,玩起这一套把戏了。”
  强永猛笑道:“我重任此位是循武林朋友之请,藏边四佛还来赐教,帖子是下给齐天教祖的,我总不能向他们示弱,说自己不是齐天教祖了。”
  白少夫接着道:“何况教祖神力已成,准备与张自新一决高低,且有必胜的把握,自然要恢复以前的身份了。”
  燕青道:“在没有胜过张兄弟之前,似乎言之过早。”
  强永猛不理他,转向白少夫笑笑道:“少夫,你怎么不把我们齐天教的匾额挂上,名不正言不顺,难怪人家不相信有重新组教的能力了。”
  白少夫一笑道:“属下早有安排,就在等一个最适当的时机悬额,来呀!把匾抬进来,准备侍候教祖拈着上匾。”
  殿后进来一男一女,抬着一方匾额,群侠愕然起立,因为这一男一女,正是失踪的张自新与沙丽。
  两个人都是眼睛发直,脸部表情痴呆,可是行动如旧,身上也没什么带伤的样子,将匾额抬到殿中后。
  白少夫用手一指道:“挂上去,鸣炮,侍候上香!”
  三句话是三道命令,殿外有侍候的人立刻燃起一串长鞭炮“噼啪”声中,张自新单手托匾,飞跃而起,将匾额安在正梁上,而且他还在腰间取出数枚大铁钉,以拳代锤,将匾额钉牢后,飘身落地。
  强永猛一笑道:“辛苦了,到旁边坐着去吧!你们的父亲来了,看到了吗?要不要过去见见?”
  张自新和沙丽移目望来,一脸漠然之状,摇摇头。
  强永猛得意地一笑。
  当下由七妹送上一把燃着的线香,交给强永猛,强永猛一臂已残,用钢臂代臂,另一只手臂也被燕青弄成了瘫痪,此刻都似完全痊愈了,行动自如,握香在手,躬身一礼后,将香火往上一掷,点点星火嵌进匾上。
  本来平无一物的木牌上,爆出一蓬银色火星,闪了一阵之后,变成了四个飞金擘窠大字:
  紫府重光。
  这一手倒不稀奇,因为那四个字早就刻好了,用药物泥封,香火将药末中的松脂燃起后,现出了字迹。
  强永猛却哈哈大笑着道:“我用这四个字,总算对得起你们了,至少我承认被你们击败一次,现在又重新振创,但看你们有没有办法再把这块匾取下来!”
  群侠已被张自新的情形震呆了,对于他那套做作根本就没在意,也没听见他说的什么,只有药师叫道:“强永猛,你在他们两人身上施了什么鬼手脚?”
  强永猛笑道:“你不是精通岐黄,深解医理吗?为什么竟看不出一点端倪呢?我让你到跟前去诊断一下如何?”
  药师当真就想过去。
  哈回回忙阻止道:“梁大侠,使不得,他们神智昏迷,心神丧失,一定是受了什么迷神药物的影响,此刻六亲不认,你过去,说不定会吃亏的。”
  强永猛哈哈一笑道:“还是老回子有见识,这两个人的心神已受我控制,谁要是走近他们身边,发生任何事可不能怪我,因为他们已成了两具行尸走肉……”
  药师勉强忍住了。
  强永猛又笑笑道:“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解决,目前有外来的朋友,我们先接待来宾后再说。”
  那四名喇嘛中站起一个高大的中年僧人,以汉语道:“本教有两位同门蒙各位慈悲超度,如以本教修行济世之宏旨,自不应有寻仇之举,然本教兼行政治,统治全藏,更蒙朝廷器重,以国师见尊,为了维护本教的荣誉,不得不向各位要求一份公道,区区寸心,尚请各位群豪见谅。”
  强永猛笑道:“很好,但不知各位要什么公道?”
  那僧人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敝同门身受之遭遇,也得要那个人照样的尝试一下滋味!”
  强永猛道:“那你可找对人了,杀死两位贵同门的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李灵凤,不巧我们现在已分为两边,你是否要与我们两边为敌呢?”
  那僧人道:“我们实事求是,不管在哪一边。”
  李灵凤起身道:“巴鲁克是强永猛杀死的,赫达是我杀死的,你们划出道儿好了,我绝不推辞。”
  僧人道:“相信你还没有杀死赫达师弟的本事,那天的情形我们很清楚,完全是强永猛在后面主持……”
  强永猛笑道:“我可以一肩承担。”
  僧人道:“杀人的事自然要找你,可是张自新曾以摔跤手法侮辱过巴鲁克师弟,李灵凤曾经残去巴鲁克师弟一足,这两笔账,我们要先算清楚!”
  强永猛笑道:“张自新已在我的控制之下,他的问题由我代为解决!另一笔账则由你们自己去清算好了!”
  僧人冷冷道:“不行!”
  强永猛道:“为什么不行?”
  僧人道:“张自新的账必须要由他自己解决,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行事有一定的准则,绝不拖泥带水,涉及旁人,何况你身负二命,也管不了别人的事。”
  燕青见强永猛居然肯替张自新出头揽事,心中觉得很奇怪。
  因为张自新已受强永猛的控制,所以留之后杀,完全是想利用张自新做工具,来对付自己这边的人,为什么又不让他出手和番僧决斗呢?
  心中稍一打算,就有了主意。
  燕青试探着道:“张兄弟已丧失行动能力,他的事由我们来处理好了,你们找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人,未免说不过去吧?”
  那僧人道:“我看他的情形,极似中了本教的迷魂大法,虽然只有施术者能命令他,但我们可以将他从昏迷中惊醒过来,让他恢复自主能力。”
  强永猛脸色微变道:“胡说,谁说他中的迷魂大法?”
  僧人冷笑道:“敝四师弟哈赤星是专施迷魂大法的能手,有觉迷佛之尊称,是与不是,经他一试便知。”
  强永猛冷笑道:“办不到,他现在是我的人,接受我的保护,任何的问题,都冲着我来好了。”
  燕青心中一动,也明白强永猛不放张自新出来的原因了,这是一个解救张自新的机会,必须好好加以利用。其他的人也在转同样的念头,因此一时不做表示。
  强永猛沉声道:“这里是我的地方,由不得你们做主,要就找我,要就滚蛋,今天是本教重新开府的吉日,我才对你们如此客气,否则我就叫你们来得去不得了!”
  那僧人脸色一沉道:“我们不远千里而来,只有一个目的,此一目的不达,我们绝不会罢手。”
  强永猛道:“很好,我就瞧瞧你们有多大能为!”
  僧人冷笑一声道:“假如不能按照我们预计的要求,我们也顾不得佛家戒杀的本旨,要大开杀戒了!”
  强永猛叫道:“行!单打群殴,随便你提好了,强某今天不将你们全数留下,立刻摘下殿上这块匾……”
  那僧人回头与三个同伴略加商量,随即派出另一名矮胖的番僧,徐步出场,也操汉语道:“本师脱脱候教!”
  强永猛瞥了他一眼道:“你们署名藏边四佛,干脆先个别介绍一下,免得我一个个地打发起来麻烦!”
  脱脱道:“这位大师兄金龙佛萨达……”
  他指的是最先说话的那个僧人。
  然后又指其余二人道:“这就是四师兄觉迷佛哈赤星,六师弟普度佛巴尔赫勒,本师排行第五,号称大力神佛。”
  强永猛笑道:“阁下号称大力神佛,但不知力有多大?”
  脱脱傲然道:“恨天无柄,恨地无环,天若有柄,本师就扯它下来,地如有环,本师就拔它起来!强永猛,你自称齐天教祖,本师能把你变成了个平地教祖。”
  强永猛淡淡一笑道:“齐天平地,相去云泥。强某倒不明白大师用什么方法而能使强某如此跌降。”
  脱脱傲然道:“那还不简单,本师用力一掌,将你碎成一团肉泥,你不就成个平地教祖了吗?”
  强永猛哈哈大笑道:“那不如麻烦大师手下卖个人情,干脆手下多用点劲,将强某打下地狱去,强某岂不是要做幽冥教祖了?强某在人间威震天下,死后如能号令群鬼,倒也不愧人生一世,等大师西归之后,少不得还有见面的时候,那时强某感念大师成全之德,一定备加款待。”
  脱脱虽懂汉语,却不会这种伶牙俐齿比嘴劲的工夫。
  被强永猛说得心头火起,厉声大叫道:“放心,佛爷们都是西天金身罗汉转世,哪里会到地狱去。”
  强永猛笑道:“强某既号齐天,自然与西天佛祖同等地位,你不过是佛祖驾下的罗汉,岂敢对强某无礼。”
  脱脱知道在口头上绝对讲不过他,只有厉声叫道:“强永猛,佛爷不跟你废话,快出来到佛爷掌下领死。”
  强永猛脸上作色道:“强某为一教之尊,在本教中哪有你恣意咆哮的分,白少夫,替我拿他下来,掌嘴四十。”
  白少夫含笑起立道:“教祖是要他每边掌嘴四十呢?还是两边一共四十,请详加指示,属下才好施刑。”
  强永猛道:“你看着办,只是要办得漂亮一点。”
  白少夫笑了一下道:“那自然,教祖限定四十之数,以属下的揣测,可能是两边的总数,可是属下认为凭他对教祖不敬,想再加一倍,每边都赏他四十。”
  强永猛笑道:“你看他挨得起这么多吗?”
  白少夫道:“属下手重,他一定挨不起的。”
  强永猛道:“那可怎么是好?”
  白少夫笑道:“不过也没关系,哪怕他死了鞭尸,也要凑满这个数目。”
  强永猛点点头道:“可以,少一点都不行。”
  白少夫含笑出场,对脱脱道:“大师父,你可听见了,像你这样犯了十杀之罪,教祖法外施仁,只打你几个嘴巴示惩,真是天大的恩典,你可得挺着点,一共才八十下,挨完了能留得命在,固然是你运气,挨不住死了,也少受点痛苦,至少能留个全尸,比上次那两个贵同门好多了。”
  脱脱怒不可遏,大声喝道:“滚回去,佛爷找的是强永猛,不跟无名小卒动手。”
  白少夫微微一笑道:“你别狗眼看人低,我现在是齐天教总坛执事,坐本教第二把交椅,由我亲自司刑,这是莫大的光荣,照道理你该跪下来接受赏赐才对。”
  脱脱哪里忍得住,虎吼一声,腾身起扑,就是盖顶一掌,力沉势猛,出手尤疾,但白少夫却像鬼影般的,轻轻一晃,眼前已不见踪迹,跟着啪啪连响,根本看不见他是如何出手的,仅从声响上听出,他已击出八掌。
  脱脱号称大力神佛,除了力大之外,必然还具有极其精细的外门功夫,皮肉粗厚,刀剑都不能伤。
  可是这八掌挨下去,两边脸颊上竟现出了红红的掌影,可知白少夫不但手法奇特,掌下的劲力也着实可观。
  群侠眼见白少夫如此身手,心下都微微吃惊。
  药师较为熟悉,知道这是强永猛的拿手武技闪电神掌。
  看来在这短短的三个月中,白少夫的确得了强永猛不少的传授。
  这一套掌法是强永猛的不传之秘,当年对门下的四大使者都没有传授,居然现在舍得教给白少夫了。
  管翩翩也是认识这套掌法的,见状低声道:“药师,强永猛居然将闪电神掌教给他了,这小子借故施展,分明在向我们示威,今天不仅强永猛难敌,连这小子也相当扎手,我们的计划看来不易实施了!”
  燕青微笑道:“没什么关系,白少夫急于表现,却也显露了他们的弱点,强永猛已经无人可用了,才造就了这一个笨蛋,对我们毫无一点威胁。”
  药师忍不住斥道:“你也太自信了,白少夫并不是个笨蛋,张自新就是在他的手上被骗过去的。”
  -----------------------------------------
  无名氏 扫描,大眼睛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