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十五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次日,李慕白把他那匹马托店家卖了,就由元丰栈搬到法明手去住。没事时就在院中练习宝剑,心中惭渐畅快,不似以前那样颓废了。
  过了两天,这天就到东四三条去看德啸峰。德啸峰臂上的伤请了医生调治,买了贵重的药敷上,再过些日子也就快好了。二人在客厅里谈了半大,德啸峰就说:“兄弟,我猜的怎么样?果然咱们在南下洼子银花枪冯隆打架的事叫瘦弥陀黄骥北知道了。昨天他饬来一个刘七爷,跟我说,黄骥北要见见你!”李慕白微笑道:“这没有甚么,我就见见他。”德啸峰摇头叹息说:“你见他干甚么?他那个人势力天,得罪不得!”李慕白冷笑道:“想他一个做买卖的人,还能有多大势力?”
  德啸峰直著眼问说:“甚么?你以为做买卖的人就没有甚么大势力吗?你打听打听去,前门外胖卢三,一个人开著大家大字号的钱庄,就是王公贝勒见他也得笑脸相迎;东北城,头一个有钱的人就得数黄骥北,你问问,哪个府里不欠他几千两银子的帐?”李慕白冷笑道:“这样说,有钱就有势力了?”德啸峰说:“那是自然,在北京城不讲究胳臂粗,拳脚好,只讲究有钱。纵使瘦弥陀的武艺不如你,可是比你有钱,他能花出钱来与你做对!”
  李慕白听了,觉得这些话太不入耳,坐在椅子上不住地冷笑。德啸峰也晓得李慕白心中不服气,便和婉著劝他说:“现在你已然得罪了赛吕布魏凤翔和金刀冯茂,这两个江湖上的霸王,他们决不能甘休,以后一定要找你麻烦来。何况黄骥北又要会一会你,邱广超还不知怎么样?这四个人实在够你办的。有我在这里,咱们两人彼此商量看对付他们,总还好些;下月我就许走,到东陵办皇差去,至少也许一个月才能回来。你一个人在这里,街面上又不热,他们要暗算你,你都不晓得,所以我劝你在此时,锋芒不要太露。等我由东陵回来,咱们再想法子,或者请出朋友来给说合,或者就索性比武,见个高低!”
  李慕白听德啸峰这样絮絮不休地说著,心中十分不耐烦;只是微微地点头,不同他辩论。直谈到晚间,李慕白在德啸峰家吃了晚饭,到点上灯时,李慕白牙告辞走去。
  層暌沽赭栈晗香褥枕庵堂试武拳打瘦弥陀李慕白一个人出了东四三条的西口,顺著大街往南走。这时天上黑云如墨,一颗星星也没有,隐隐闻得天空雷声,街上的行人车马都快走疾驰,恐怕被雨淋著。李慕白却雇上一辆往南城去的车往韩家潭去。
  到了宝华班门首下了车,那雨已然下得很大了。李慕白进了门,毛伙喊了一声,李慕白就上了楼。只见纤娘屋子只是里间灯光,外屋却是很暗。李慕白到了屋门前,故意把脚步放重些,只听纤娘母女正在屋里谈话。
  李慕白隔著帘子向里面叫道:“纤娘!”里屋谢老妈妈问道:“是谁呀?”又听纤娘的声音说:“大概是李老爷来了。”谢老妈妈持著灯,到外屋来。此时李慕白已进屋来,谢老妈妈迎面笑著说:“真是李老爷来了!”李慕白笑了笑,因见纤娘没迎出来,他就到了里屋。只见纤娘坐在床沿上,见李慕白进来,并不起身,脸上似带幽怨之色。斜著眼睛看了看李慕白,说:“李老爷,你还上我们这儿来呀?我还当是你作外官去了?”李慕白笑道:“作外官?我这辈子甚么官也作不了啊!”就在杌凳儿坐下,谢老妈妈给倒过一杯茶来。
  这时窗外的雨声淅沥,下得更紧;雷声依旧像辘声似地响著。李慕白向纤娘笑著说:“你别怪我,这两天我实在忙得厉害;一来是我搬家,二来是德五爷要我给他办点事。”说话时看了看纤娘的芳容,似乎带著点笑色了。李慕白就又说:“我有三天没来了,就真仿佛有三个月似的,心里总不安,所以今天虽然下著雨,我也抓工夫来了。”
  纤娘听到这里,不禁嫣然微笑,带著一种浓情蜜意,向李慕白问道:“你今天既是抓著工夫来的,一定又很赶忙著走呀?”李慕白摇头说:“不,我现在没事了。家也搬了,朋友要我辨的事也都完了,以后就可以天天来了。”说到这里,心里觉得说错了。哪能够天天地来呀?纤娘听了他这话,却很是喜欢,就笑著说:“你说天天来,我可不信。不过今天下著雨,也没有甚么客来,你就先别走了!”李慕白点头说:“我不走,半夜里我再回去都行。”纤娘笑道:“不怕李太太盘问你呀?”李慕白听了这话,不由脸上一红,笑著说道:“我没告诉过你吗?我到现在二十余岁,还未成家,这次到北京也只是我一个人。以前住在店里,前两天才搬到丞相胡同庙里住去。”
  纤娘并不知李慕白是个尚未成婚的人,如今听他一说,仿佛有些惊讶,便问道:“李老爷,你为甚么不娶太太呢?”本来这是李慕白唯一伤心事,旁人要提起,他心中都要难过;何况如今问他的又是这已经用情丝缚住了他的谢纤娘。当时李慕白心中一阵疼痛,真像要呕出一口血来。勉强忍了一会,便拍著膝头,长叹道:“不要提了!那是我的伤心事!”
  屜四锾了这话,怔了半天。李慕白恐怕纤娘错会了意,又见谢老妈妈出屋去了,才又叹了口气,说:“这话我只能对你说,朋友们全不知道。我自幼便拿定了主意〝非才貌好的女子不娶,所以有亲友给说了几个姑娘,我总不中意。后来我认识一位姓氟的姑娘,这位姑娘才貌双全,她也看得起我,她的父亲也待我很好。”纤娘在旁边听得入神,就插话道:“不会请位媒人,一说不就成了吗?”
  李慕白作著苦笑,摇头道:“不行,不行!人家的姑娘从小时就已许配人家了!”
  纤娘听了,也不禁为之变色,用眼注视著李慕白;只见他一手靠在桌上,支著头,仿佛有无限忧愁。纤娘觉得这位诚实又多情的人,是十分的可怜!不由眼睛有些湿润。旁边的李慕白此时是感慨万端,又要向纤娘说,自己在俞姑娘之外,看见的美女子就是她。将来愿设法为她脱籍,给为夫妇,自己宁可娶一个秀丽多情的娼妓,也不愿娶那粗俗蠢陋的村女,但是这点总觉得不能出口。二人就相望无语,脉脉传情。
  此时窗外雷雨依然咆哮著。楼下传来了笙歌,不知是哪个妓女在那里唱著?声音柔细凄惨,仿佛是风雨中的啼鸿一般。纤娘不禁凄惨地落泪,用手绢擦了擦,心里想起一句话来,刚待向李慕白去说;忽听她母亲进屋来了,手里又拿著一张红纸条子。李慕白晓得一家又是哪位阔客,要叫她去;看著纤娘那可怜的样子和外面的狂雷暴雨,心中未免气愤。
  只见谢老妈妈拿著红纸条子,向纤娘说:“卢三老爷打发车接你来了,说是徐大人在那儿等著你呢?”纤娘皱了皱眉,说:“这么人的雨,他们还叫我去!妈妈告诉他们,就说我今天病了,不能出去!”谢老妈妈说:“那如何使得?人家徐大人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一不去,不是就把人得罪了吗?再说徐大人若听说你病了,一定不放心,又叫卢三老爷看你来!”
  纤娘听她母亲这样地说,她才微微叹了一声,站起身来,向李慕白说:“李老爷在这儿等一等,我一会儿就回来!”李慕白点头答应,谢老妈妈见她女儿把李慕白留在这里,自然不大高兴;但又想李慕白曾送过她们几十尺缎子,又是个常来的客,所以也不敢得罪,就说:“李老爷你可别走,要是累了,躺在床上歇歇!”李慕白摇头说:“我不累!”当下纤娘对镜理了理云鬓,就跟著她母亲下楼去了。
  纤娘母女去后,李慕白独自倚灯闷坐,听外面雨声雷响,十分烦恼。想这个地方,自己本不应常来,大丈夫也应拿得起,放得下;但是不知为甚么,纤娘的芳姿柔情和那种可怜的情态,竟使自己难割难舍。想不到自己经过了俞秀莲那场若有情而无情的因缘之后,又遇见这场孽债。自己现在依然困顿,毫无发展,将来还不知怎么样呢?又想:自己来到这里几次,都遇见那个徐大人叫她的条子,大概就是德啸峰所说的那个徐侍郎。此人因为身有官职,恐怕御史查觉参奏,所以几次都是把纤娘叫出去会面;可是那卢三老爷在其中又是作甚么呢?莫非是那在南城开著六家钱庄的胖卢三吗?由此又想:纤娘既然认识这许多贵客,她却向我又是这样有情,不知是其么缘故?
  想了一会,觉得身体疲乏,便躺在纤娘的床上,信手拉过一个枕头来。这枕头是苏漆的凉枕,有一尺多长,李慕白觉得很是沉重,便不由觉得诧异。拿过来一看,原来这个苏漆木枕,里面却是空的,可以置放东西,就像匣子一样。李慕白见没有锁著,未免起了好奇之心,就将枕头套解开。打开枕头匣盖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原来里面并没有甚么钗环之属,却是一口八十长的明亮亮的匕首。李屇桨赘辖舭严桓歉巧希枕套系好,心中癿得十分惊诧,暗想:纤娘一个作妓女的人,为什么在枕头中暗藏匕首,莫非她真是甚么侠女之流么?呆呆圩想了半晌,觉嵇纤娘这个女子的行动和情态,有许多可疑之处。大概她本身必有一段伤心之事,如今堕落烟花,实非得已。她对自己又是那样情意锦锦,或者她是知道我李慕白平素的为人,想辰委身于我,以为她解决甚么为难的事情呼?这时窗外雨声渐微,越发使人心中愁惨。屋中灯光摇摇照到红纱帐上、紫罗被单上,显出一种神秘的景象。楼下的歌声已断了,四下没有甚么喧笑言语之声。
  又待了一会,忽听楼梯一阵响,李慕白赶紧躺在枕上,假装睡熟。此时帘子一响,脚步声已进到屋里,果然是纤娘回来了。纤娘一进到里屋,就说:“哟!李老爷睡啦!”说著就由床上揭起被来,要给李慕白盖在身上;李慕白却揉著眼睛慢慢坐起来说:“我才躺了一会,不知不觉就睡了!”纤娘说:“你要睡就再睡一会吧!”
  李慕白站起身来,由谢老妈妈的手中接过一杯茶,一面喝著,一面笑著说:“天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说著就抖了抖衣裳,要走;却被纤娠一手拉住。只见纤娘的芳容带著红晕,眼角蕴著深情,似怒似笑地向著李慕白说:“雨还没住,街上难走极啦!你今儿真好意思回去吗?”
  李慕白被这话问得脸也红了,就被纤娘按在椅子上坐下,娇媚地笑著:“今儿无论如何,不许你走!”李慕白心情若醉地望著她,不由也笑了笑。此时窗外雨声淅淅,直下了一夜,直到次日早晨还没住。李慕白叫了一辆车,才回法明寺去。
  从此李慕白与纤娘恋情愈深,李慕白也问过她的身世,不过她不肯详说,只是哭泣;李慕白也知道伤心的人总怕问起心事,所以总也避免提及。李慕白本来每天必要到纤娘那里去一趟,可是纤娘晓得他现在没有事做,手下必没有甚么富余钱,便劝他少到这里来,二人每隔一两天见一次面就可以了。李慕白便也依从,自己就想将来叫纤娘从良,跟自己成为夫妇。又想:表叔说给自己找的事,直到现在,一点希望也没有,长此闲居下去,虽有朋友接济,总非办法。所以,一次见著德啸峰,就说:“大哥,你在北京认识的人多,你可以给我托个人,能给我找个教拳的地方是最好。”
  不想德啸峰听了他这话,却只是摇头,说道:“教拳那些事,全都是些略会武艺的人,在江湖上没饭吃了,才干那些事,兄弟你如何做得?尤其咱们两人现在交了朋友,我要叫你去干那一节几两银子的小事,我也没有脸见人。现在你先别著急,一月一百、二百的银子,哥哥还供得起你,你用钱时自管跟我说。你先这么问住著,等我由东陵办完皇差回来,咱们再想长久之计;我也许凑些钱,咱们开一座镖店,比你给人家干事受闷气好得多!”李慕白见德啸峰这样说,自然也不能勉强叫他给自己找事了。
  过了十几天,德啸峰就派槁子赶著车,把李慕白接到他家里,德啸峰就说:“我明天就得起身到东陵去,同行的还有我们内务府堂上的几位。你明儿也别送我,我这回出京,多者两个月,少者二十几天,反正八月节以前准回来。兄弟你千万在这儿等著我,帮助照应照应我家里。还有一件事,咱们是已经把深州的冯家五虎得罪了,早晚那金刀冯茂必来,找咱们捣麻烦。我说一句实话,凭你的武艺,一定能把冯茂打败;不过他认识的江湖人太多,甚么想不到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咱们总还是不屢惹他为是。他要来找你,你就推在我的身上,就说等我回来再理论。
  “至于纤娘的事,你既有心把她接出来,作你的太太,我也很赞同。不过你还得多斟酌斟酌,因为做妓女的多半靠不住。现在听说徐侍郎要接她出去,又有人说要跟胖卢三从良,这些话虽说都是传闻,可是你也得谨傎些。那徐侍郎和胖卢三,全都有钱有势,咱们可惹不起他!”
  李慕白听了德啸峰这些话,虽然心里气忿,不以为然。但想不必和德啸蜂争论,他走之后,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就含糊看答应。在德家吃了晚饭,临走时,德啸峰给了他一个钱庄的存折,叫他用钱时随便去取,李慕白就走了。次日又到德家来,门上的人就说:“我们老爷今儿一清早就走了。”李慕白就说:“若是有甚么不认识的人,到这宅里来麻烦,你们就出城找我去!”门上的人说:“我们老爷临走时,也嘱咐过我们了,说是有甚么事就请李大爷去。”李慕白回到庙里。自从德啸峰一走,偌大的北京城,更无一个朋友,寂寞时只有到纤娘那里去谈谈。李慕白因为很注意那徐侍郎与胖卢三这两个人,就问过纤娘。据纤娘说:徐侍郎是她的熟客,胖卢三不过是徐侍郎的朋友;因为徐侍郎是个作官的人,不便出入花街柳巷,所以每次只是由胖卢三把她找去,或是叫条子出去。见面的地方,有时在饭庄子,有时在胖卢三的外家。并说那个徐侍郎年有六十多岁,是个很阔的人,并且跟一位王爷最好,所以胖卢三很巴结他。李慕白又问到外面传说纤娘要跟徐侍郎从良的话,铁娘羞得满脸通红,说:“我并不愿跟徐侍郎从良。徐侍郎家里也有两个妻,他不愿再要人,这都是胖卢三,要拿著我应酬徐侍郎。”李慕白听纤娘这样说,就把那胖卢三恨入骨髓,就想:早晚见著他,非要揍他一顿不可!
  在德啸峰走后的第五天,这时正在三伏,十分闷热,李慕白在小屋里热得更是蒸笼一般。他就在院中阴凉下,铺了一领凉席躺著,挥著扇子。这个院子里,只有殿中供著的古佛和两廊停著的棺材,连和尚都不常到这里来。李慕白仰面看了会天际飘浮的白云,刚要睡觉,忽听一阵脚步杂乱之声,有三个人进到院中来。
  李慕白一看,只见是个身穿白夏布大褂,手持团扇的人,年有三十来岁。身材不高,面貌黑瘦,眼睛却很有神,精神也十分轩昂。李慕白认得这人,就是曾在二闸见过一回的那北京城鼎鼎有名的瘦弥陀黄骥北来自己。自己不由十分惊讶,赶紧站起身来,一面扣著短衣上的纽扣,一面问道:“找谁的?”
  那瘦弥陀黄骥北,带著两个小厮,来到近前,含笑抱拳道:“阁下就是李慕白李爷吗?”李慕白不晓得黄骥北来自己,是怀著甚么心?便也拱了拱手说:“不错,我就是李慕白。”黄骥北抱拳说:“久仰,久仰!”又打量了李慕白一番,便说:“兄弟名叫金朗斋。”
  李慕白见他不肯露出真实姓名,便不禁暗笑,又听黄骥北说:“因为兄弟颇好武艺,故对于江湖有名的英雄,都很敬仰。近来听说阁下与铁掌德啸峰相交甚厚,德啸峰藉著阁下,自命为北京城第一英雄;并闻说阁下曾在沙河城打败过赛吕布魏凤翔,在南下洼子刺伤了花枪冯隆;阁下并且扬言,要打服瘦弥陀黄骥北、银枪将军邱广超和金刀冯茂,可有这些事?”问话的时候,虽然冷冷地带著微笑,但神气却非常严肃。
  李慕白情知黄骥北来意不善,便也昂起胸来,说道:“不错,那些话是我说的。别人不论,只有瘦弥陀黄骥北这个人,仗著他的财势,竟像一个霸王似的;我看不上他,等著天气凉快一点,我非得找他去较量不可!”
  黄骥北听了这话,脸气得发紫,便说:“阁下不必去找他。那黄四爷素日行侠好善,原是个好人,再说他也不愿与江湖无名之人比武。我是他的朋友,有人若小看他,我就不能依;不过阁下既是德啸峰的好友,咱们就不能不讲些交情了。现在我来这里,就是为向阁下领教领教;阁下若能胜了我,那瘦弥陀黄骥北也必将对阁下钦佩。”
  李慕白冷笑著,心想,黄骥北倒也真狡滑,他来找我比武,还不肯说出真名实姓。也好,索性我拳下不必客气,打完了他再说!于是就笑著说:“奉陪奉陪!”瘦弥陀黄骥北脱去了长衫,里面露出米色绸裤褂。把扇子衣裳给仆人拿著,他挽了挽袖子,走了几步,拉开架式,瞪眼向李慕白说:“李兄,先上手吧!”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