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一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那天雨夜里,纤娘对李慕白深情挚爱,实难自抑,才将李慕白留宿。是夜李慕白曾提到将来要接她从良,作为自己的原配的话。纤娘见李慕白这样地怜爱她,本来十分感激;不过又想她还有苗振山那一个仇家,凭李慕白一个秀才,如何能保得住她母女?倘若跟李慕白从良之后,作不了几天夫妻,苗振山忽然来到,那岂不连李慕白也给害了吗?因此当时就没有答应李慕白,但是芳心十分难过。
  过了些日,纤娘与李慕白的爱情愈密,纤娘几次枕边流泪寻思,就决定了,抛开徐侍郎,共从李慕白;可是她心里这意思,还没容与她母亲商量,李慕白就把胖卢三给打了。李慕白打了胖卢三还不要紧,但他说出许多英雄任气的话来,这确实使纤娘伤心,因为纤娘自幼随父亲飘泊江湖之间,所遇的江湖人不知要有多少,简直没有一个好人,全都是粗恶暴横。后来又遇见那个吞舟鱼苗振山,打死了她的父亲,虐待她几近一载。因此纤娘简直恨死了江湖人,怕死了会拳脚的。想不到这与她爱情正炽的李慕白,原来也是这么一个人!
  为此,纤娘终夜啼哭,只得渐渐向李慕白冷淡些;可是一往的情意,总难尽皆释去;所以前两天尷钅桨赘来向她辞别时,纤娘不知为甚么,又是那样恋恋不舍,结果还是说等候李慕白回来,言外还有委身之意。可是李慕白一走后,她又有点后悔,就想:他走了也干净,我为甚么还要跟他说那样的话呢?我岂能再嫁一个江湖人呢?固然姓李的现在对我很好,可是从良以后,他要犯起他那江湖人的性情来,我可怎么办呢?再说看姓李的也是家无恒产,到处漂流的人。我从小就漂流,直到现在流落娼门,难道嫁人以后,还要去跟著人漂流吗?何况还有那个苗振山,他知我母女逃走了,不定要暴怒得甚么样子!将来倘若找我,纵使李慕白也会武艺,可是也打不过苗振山呀!
  纤娘这样来回地一想,就觉得决不能嫁李慕白。可是心里又矛盾著,总觉对李慕白难舍,所以这两天胖卢三催著叫她答应跟徐侍郎从良,她总是吞吞吐吐,不肯直截了当地答应。其实是芳心回曲,日夜悲伤。
  今天她在胖卢三的外家里,知道了李慕白犯案的事,又加胖卢三连威胁带利诱,纤娘不得已,才算答应了嫁给徐侍郎。可是一想到那多日对她爱情温慰的李慕白,现在竟以盗案入狱,她的心里何尝不难过呢?不料在回来时,又遇到这个姓史的胖客人,说出李慕白入狱,乃是被胖卢三、徐侍郎二人所陷。其实李慕白却是规矩人,这更便纤娘悲伤。
  在听了她母亲絮絮叨叨的一番数落之后,她便倒在床上痛哭。触动枕中匕首,又想起一往的惨痛身世,不禁抽搐著,哭得床帐都乱动。这时灯光惨淡,室内寂然,她的母亲大概是下楼向掌班的算账去了。邻屋内的婶妹们正在和客人们高声说笑,楼下并传来宛转的歌声,唱的是“可怜你,美貌如花,命薄如纸,聪明人受累是相思……”
  落花有主徐侍郎藏娇冤狱得伸铁贝勒仗义次日,纤娘和她的母亲,就搬往珠市口公兴店里去住。这公兴店也是胖卢三开的买卖。今天一早,胖卢三就派人来吩咐了,这里给她母女腾出宽敞干净的两间房屋。吃午饭的时候,纤娘的舅母金妈妈就来了,一进屋就向谢老妈妈和纤娘道喜,说:“我听见信兄我就赶来,姑娘真是造化,转眼之间就是官太太了。我的亲外甥女儿,以后你可别忘了舅母呀!”说话时用手拍著纤娘那穿著缎袄的柔肩,纤娘也低头含羞微笑著。
  谢老妈妈在旁喜欢得闭不上嘴,说:“这不是托舅妈的褔吗?我们才来到京城时,要没有舅妈,我们还不得要饭吃,哪配认得徐大人?现在总算我还有一步老运,跟著也再享几年褔。舅妈看看也一定喜欢,总算没白相帮我们娘儿俩呀!”又说:“她那个穷爸爸,临死的时候,也没想到今儿我们能够这样儿呀!”纤娘在旁一听,眼圈儿又红了。
  金妈妈抱怨谢老妈妈说:“我的嫂子,你是怎么啦?大喜的日子,你不说些高兴的话,可又提那屗拦恚我看你简直有点褔烧的!”谢老妈妈笑了笑,说:“你不知道,现在事情可是走了,要说起来也真不容易呀!要没有人家卢三老爷给成全著。徐侍郎也未必肯答应。”当下金妈妈落座,又谈了些应该预备甚么、到时候怎辨的话。
  少时,金妈妈走了,胖卢三跟徐侍郎就来了,徐侍郎一见纤娘那娇媚的模样,连老都忘了。谢老妈妈就气哼哼地把昨晚宝华班里来了那个姓史的胖客人,说了那一大套吓人的话,张手舞爪地重述了一番。徐侍郎一听,不由脊梁骨发冷,脸上的皱纹聚在一块,皱著眉,向胖卢三说:“你说这事可怎么办?”胖卢三郤微微冷笑说:“你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那还有完?北京城像这样的地痞光棍不知有多少?他们不过想点钱花,你都怕起来还成?”
  徐侍郎一听,也觉得这事不十分要紧,便说:“不用理他,咱们还说咱们的事吧!”便向说老妈妈说:“我查过黄历了,后天就是好日子,中午十二点就接纤娘过去。虽然没有甚么预备的,可是你们也得想一想,别等得到了时候又著急。”遂就由靴筒摸出个缎子包儿来,取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给谢老妈妈。然后胖卢三就说:“明天我派一个老妈子和一个伙计,来帮助你们,我们可就不来了。”
  说著不觉打了一个呵欠。本想跟徐侍郎在这里抽几口烟,虽然柜房里有烟家伙,可是又嫌在这里躺著不舒适,便向徐侍郎说:“得啦:你就别只管用眼睛盯人家了,反正人是你的了,谁也抢不去了。”
  说得纤娘低下头去,脸红了。
  谢老妈妈也笑著说:“徐大人要是心急,回头我就把她送了去。”徐侍郎笑得胡子乱扇乱动。胖卢三说:“老哥,咱们走吧!上我的西柜抽口烟去。”当下徐侍郎跟著胖卢三走了。这时纤娘已死心塌地地等著嫁给徐侍郎,虽然还对李慕白挂念著,可是想著过门以后,再向徐侍郎说一说,求他再托人情,把李慕白放出狱去,也就完了。
  过了两天,这日午前,徐侍郎就雇一顶轿子,把纤娘悄悄地抬到校场五条,胖卢三的外家里。谢老妈妈也坐车跟著过去。徐侍郎请了几个至近的朋友,在那里吃喜酒。筵间有刘御史、庞御史、马翰林、内务府的王司官、齐公府的大管事杨三、某王府的大管事焦五和几个大商人。其中焦五虽然不过是个王府的体面的仆人,可是因为他的主人正在朝中当权,一般作官的要想谒见那位王爷,非得先与焦五交结不可,因此在席间惟有他穿的衣服甚是讲究,跟谁都开个玩笑。
  焦五本来想著徐侍郎接出的这个从良的,虽然别人说是长得怎么美貌,跟嫦娥一般,焦五心里总不相信。因为他想著,像徐侍郎那个老头子,虽然有钱有势,可是真正出色的名妓,决不能嫁他。想不到纤娘一下轿,焦五一看,简直眼睛都呆了,心说:呀,世间上竟有这样美貌的女人?徐老头儿的艳褔真不浅呀!又后悔早知道班子里有这么一个姑娘,自己早应该去钻一钻呀!旁边那个庞御史捻著小胡子看得更是眼直。
  焦五心里怀著妒意,把庞御史拉到一边,一半玩笑,一半认真地说:“朝廷养活你们这帮御史是管干甚么的?徐老头子接了混事的当外家,你们不但不参奏,还来喝喜酒?”庞御史脸红著说:“都有交情,谁能为看这一件小事得罪人呢?”焦五笑著说:“得罪,你跟老刘你们不定使了徐老头子多少钱呢?”庞御史摇头说:“没有,我也犯不上这么一点小事宰他;倒是有一件旁的事,跟这事有点关连,过两天我打算宰胖卢三一下子。”
  尳刮甯辖粑适巧趺词隆E佑史就低著声音,把他听来的,胖卢三为给徐侍郎撮合成这件事,把纤娘一个熟客李慕白诬为大盗,托人押在提督衙门的事,告诉了焦五。焦五一听十分气忿说:“胖卢三道小于还有王法吗?”口里说著,心里可打算挑动庞御史,叫他把徐侍郎、纤娘打散,然后自己再想法子把纤娘弄到手里。因就说:“虽然都是朋友,可是他们作了这件缺德的事,你们当御史的却不能不管。要不然叫王爷知道了,你们可都吃不住!”
  庞御史见焦五这么生气,心里明白他是看见徐侍郎接出来这么一个美人儿,他心里妒得慌。他若是一翻脸,把这句话告诉了王爷,那时大家真都吃不住,自己想敲胖卢三的银子的事也就完了,遂就深悔刚才把那件事告诉了他。这时徐侍郎命纤娘出来,给众客斟酒。纤娘换了一身桃红的衣裙,越发显得娇艳。当斟酒到焦五的眼前时,焦五的半身都麻了,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妒火。纤娘回到屋里之后,他没等终席就走了。徐侍郎和胖卢三全都看出焦五今天的神色有点不对,恭恭敬敬地把他送出门去。
  焦五上了车,就往某王府去了,心里非常妒恨,可是又想:自已跟徐侍郎是多年的交情,不好因为此事闹得太翻了;而且徐侍郎又是王爷的老师,王爷就是知道了此事,也不能太不给徐侍郎面子,因此心里很没有法子。所以眼看看徐侍郎弄到这么一个美人儿,自己一点便宜沾不著,又实在气得难受。一路盘算著,不觉就到了王爷府。
  在府门前刚一下车,忽见迎面来了几匹马,几个衣履整齐的小厮牵著马,前面大摇大摆地走著一个人。这人身材高大,白胖脸膛,颏下有些短髯,年纪不过三十四五,身穿酱紫色的袍子,青马褂,腰系黄带子,足下登著官靴。焦五一看,来的原是宗室中的出色人物,铁贝勒府的小贝勒善弘,人称小虮髯铁二爷的便是。焦五赶紧过去请安,笑著问道:“二爷,若没见您呀?您从府上来吗?”
  铁小贝勒因为焦五是个体面的大管事的,平常也爱跟他说笑,当下就笑著点了点头说:“前天我来了一次,没瞧见你。听说这些日子你常跟些堂官司官来往,越来越阔了!”焦五不由脸红,赶紧笑著说:“得啦二爷,我哪有工夫应酬他们呀!不过是几个熟人,有些红白事,我不能不去一趟罢了!”铁小贝勒看今天焦五的头上脚下特别阔气,就问说:“今天你又上哪儿应酬去了?”
  焦五蓦然想起,铁二爷是最好管闲事的,自己心里那点妒火,得求他替自己出一出,于是就说:“咳,还提呢?徐侍郎那老头子又弄了一个外家,前几天就跟我说了,刚才我去了一趟,给他道道喜。那徐老头子也太胡闹,家里已然有了两个,都是十七八岁;他今天又从南城接出这么一个来。听说还是班子里的一个红姑娘,名字叫甚么翠纤,我看倒不如叫天仙……”说到这里,觉得露出自己心里的话,就赶紧接著说:“说起徐老头子弄来这个翠纤,也很不容易,不知花了多少钱,胖卢三在里面又给他帮忙。可是人家翠纤本来不愿嫁他,原来翠纤早看上了一个小白脸儿,这人名叫李慕白。”
  铁小贝勒一听“李慕白”三个字,他就不由得一怔,于是注意听焦五往下说道:“听说这人很有两膀子力气,有一天把胖卢三打了个鼻青脸肿,因此胖卢三恨上了这个姓李的。一半为他自己出气,一半为给徐侍郎铲除对手,就在提督衙门托了人情,把那李慕白诬为江洋大盗,押在狱里了。二爷请想,为讨著一个小老婆,竟要把人家好人害死,就是他们有钱有面子御史们不敢管他,可是也太缺德了!”
  屘小贝勒听到这里,不由面上现出怒容,就问:“你说的那个李慕白,是不是在南城外住?他只是孤身一人,武艺精通,打过黄骥北,也打过花枪冯隆、双刀冯茂。”焦五说:“多半就是这个人吧,听说他跟内务府的德五爷是好朋友。”铁小贝勒点头说:“那就是他了。此人是新到北京不久的有名的好汉,他受了冤枉,我不能不管。你告诉徐侍郎和胖卢三,叫他们怎么托人把姓李的押起来,就怎么托人把姓李的放出来,要不然我可不依!”焦五连说:“是,是,我一定跟他们去说。”
  铁小贝勒气哼哼地又问说:“王爷在家里没有?”焦五说:“大概在家里,我给二爷回去。”一面半跑著往府内去回事,一面心里却想著,果然把这位小贝勒的脾气给惹起来了,徐侍郎和胖卢三不用想好好过日子了;可是这位小贝勒只说教李慕白,可没说把徐侍郎那个外家给打散,结果还是便宜那个老头子呀!又想:小贝勒跟我是这么说,我见著徐侍郎时,不会再给他添上些厉害的话吗?因此心里十分高兴。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