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一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少时,德啸峰咳了一声,问李慕白吃了饭没有。李慕白却摇头说:“此时我也吃不下,只是我跑了一天,还没洗脸;你叫人先弄点脸水来。”德啸峰就叫寿儿去打脸水,并吩咐厨房做两样点心来。
  寿儿答应,出了客厅,少时就端进洗脸水来。李慕白洗过脸,虽然容颜焕发了些,但他依旧不住地叹息。德啸峰坐在旁边,一面抽著烟,一面像在想甚么。
  少时厨子把酒饭送上来,却是一壶酒、两盘凉荤和两盘油煎饺子。德啸峰就招呼著李慕白说:“兄弟,你喝盅酒,用些点心。现在天还早,你先不用忙著回去,咱们今天总要谈出个办法来才好。”李慕白心中却想著怎样推脱俞姑娘的事,听德啸峰这样说,他也就落座,喝了一杯酒,说道:“现在我已决定办法了。明天我就去向铁二爷和我表叔辞行,我就要回南宫家乡去了!”
  德啸峰听李慕白说是要回家乡去,他就不禁一怔,赶紧问道:“你回家去,几时才能重到北京来呢?”
  李慕白说:“我此番来到北京,已然半年多了,虽然事情没有找成,可是交了许多朋友,尤其是大哥,对我的种种关心和帮助,真使我感激。我回家以后,只要没有甚么旁的牵累,我一定要常看大哥来。”
  德啸峰摇头冷笑著说:“兄弟,你别跟我说这些话,你我的交情说不著甚么叫帮助、甚么叫感激。我德五生平交朋友,最是赤胆热心,尤其是我对于你,敢说曾有几次,是拿我的身家性命来维护你!”德啸峰说到这里,用眼看著李慕白,只见李慕白低头长叹,眼泪一对一对的落下来,遂就接著说:“这些话我说出来,并不是教你答情;实在是求兄弟你体谅体谅我的苦心。俞秀莲……”
  说到这里,他蓦觉得声音太大了,便又压下声儿说:“我跟那位姑娘本不相识,我把她请到北京来,是为与你见面。可是你始终躲避著人家姑娘,教姑娘在我家裹住著,并且险些给我惹出官司来,你完全不闻不问,将来可教她怎么样呢?难道永久教她在我这裹住著吗?也不像话呀!要说出著她到别处去,她现在是父母俱死,未婚的丈夫才有了下落,可又没有了性命。婆家既不相容,娘家又没有人。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就是会使双刀,不怕强暴,可也不能永久在江湖上飘流呀!”李慕白听了德啸峰这话,觉得说得都对,句句感动著自己的心,可是自己实在想不出甚么好的办法来,能够给俞秀莲姑娘找一个归宿。
  德啸峰说完了那些话,就见李慕白只是点头叹息,却不说甚么。德啸峰心里实在有些气愤,就屜耄耗阏庋的英雄,竟不知痛痛快快地把道件事成全了,叫朋友们也放心。于是就正色说:“兄弟,现在苗振山已死,张玉瑾是被驱出北京,暂时总算没有人与你作对了,你也可以安心了。现在咱们要说老实话,俞秀莲姑娘的人品武艺,本来是你所羡慕的。记得夏天你在这里也对我说过,因为俞秀莲已许了他人,不能与你成为夫妇,这件失意的事,使你终身难忘。你的那些颓废、悲伤,也完全是因此事而起。可是,现在这件事却好办了。
  “孟思昭已然死了,俞秀莲虽是他的未婚妻子,实际上二人连面也没见过;她现在要改嫁,也说不了甚么失节;至于你,可以爽爽快快地与秀莲姑娘成亲,帮助秀莲姑娘把她父母的灵枢运回。你们夫妇或在家乡居住,或到北京来,如此不独俞秀莲终身有了依靠,你也心满意足了。大丈夫做事总要体念别人,不可净由著自己的脾气,把好事往坏里办。现在只要兄弟你一点头,俞秀莲那里由我们去说,就是将来办喜事,找房子,一切都有哥哥给你办。”
  说时他含著笑,用眼去望李慕白,心里想著:我把话都说到这里,你不给朋友一个面子吗?不料李慕白听了德啸峰的话,虽然很露感动之色,但却仍旧不住地摇头,并且冷笑著说:“这件事是绝不能办的。我如不认识孟思昭,孟思昭若不为我而惨死,事情或者还可以斟酌。现在……”说到这里不禁又滴下眼泪来,叹了一声说:“孟思昭因疑我与俞姑娘彼此有情,他才慷慨走出北京,为我的事情受伤死了。现在他的尸骨未寒,我若真个娶了俞姑娘,岂不被天下人笑我吗?而且我的良心上也太难过!”
  德啸峰听李慕白说这样的话,就说:“你也太固执了!那么你想俞姑娘的将来怎么办呢?你与她的父亲相识,而且又住在邻县,就以乡谊来说,你也得给这孤苦可怜的女子想一个办法呀?”李慕白说:“自然,我们得尽力帮助俞姑娘。据我所知,俞老镖头在巨鹿还有点产业,并有几个徒弟。我可以把他们找来,叫他们或把俞姑娘送往宣化府,或是接回巨鹿。”
  李慕白说完这话,自己觉得这个办法是很好的了。那五爪鹰孙正礼等人,一定能够把他师妹安置好了。何况俞家又是巨鹿县的土著,在家里未必没有甚么亲友啊!德啸峰却不住的冷笑,认为李慕白这是故意逃避责任,便说:“将来的事现在我也不管了。只是孟思昭已死,这事绝瞒不住俞姑娘;我得把她请出来,你把孟恩昭身死和葬埋的情形,当著面告诉俞姑娘。”说著站起身来,就要到里院把俞秀莲姑娘请出来。
  李慕白本不愿见俞姑娘之面,看了德啸峰这样的举动,他未免有些惊慌,赶紧放下酒杯,起身把德啸峰拦住就说:“大哥,你何必立刻就要把俞姑娘给叫出来,告诉她孟思昭的事,教她当时就痛哭起来呢!我说是辰走,至少也是一二日,一定能够见著秀莲,把我和孟思昭的究,全都详细地告诉了她!”说话时,李慕白憔悴的面庞和忧郁的眼光,教德啸峰看著也是不禁痛心。他就跺著脚说:“兄弟,你可真是急死我了!告诉你,咱们两人自相交以来,也快有一年了,甚么冯家兄弟和黄骥北、苗振山的事,都不教我著急;只有你跟俞秀莲这件事,真叫我看著焦心。好容易把阱思昭找著,偏偏他没造化,又死了!”就著把身子往椅子上一倒,不住地摇头叹气。
  李慕白知道德啸峰是个热心直性的人,假若自己应许了与俞秀莲成婚,他一定要欢天喜地,当时甚么话也没有了,可是他哪里晓得我自己的难处呢!当下给德啸峰斟了一杯酒,两人又谈起话来,德啸峰又藉提发挥了一大篇话。总之他是主张李慕白与俞秀莲结婚,两全其美,然后他腾出个院子来,屒肜钅桨追蚋咀 R院蠡蚴谴毡靖李慕白开镖店,或是帮助李慕白在官场中觅前程。李慕白听德啸峰峰这样说,他一点也不表示态度,心里却觉得德啸峰虽然是一位热心肠、有肝胆的好友,但并非自己的知已,自己也就不必再向他多说了。
  李慕白吃过饭,也微有醉意,就向德啸峰告辞,说是明天自己一定来,有甚么话再商量。德啸峰要叫车把他送回去,李慕白却摇头说:“不用了!天还不太晚,我慢慢地就走回去啦!”德啸峰叫寿为喝了几盅酒,胸口觉著微痛,头眼发晕。
  此时已打到二更了,只为天空阴云密布,所以不愿得怎样昏黑,仰脸望著天,只觉有一点似雨非雨似雪非雪的东西往脸上落。寒风吹得倒不甚紧,街上也还有往来的车马行人,李慕白就雇了一辆车往南城去走。
  那赶车的一边摇著鞭子,一边抽著短烟袋,并且仿佛感叹地说:“天气真冷啦,都下了雪啦!”
  李慕白在车里裹往外去看,只见四周是深青的夜色,车旁挂著一个纸灯笼,射出暗淡的灯光来,可以看见一片一片的雪花杂乱地往下落著。李慕白就想自己离家已有半年多了,叔父那里只来了两封信,自己也没有信回去。这样一想,觉得自己确实是应该回家看看去了。
  车往南走出了城,雪越发下得紧。李慕白忽又想起,在夏天时,有一日自己由德啸峰的家中出来,就遇见雨,自己就到了宝华班纤娘那里。那天的雨是越下越大,纤娘就留自己在她那里住宿。回想起来,自己那时的心境自然是过于颓废,行为太不检了。可是纤娘对于自己的情义也真不薄呀!那夜我由她的枕匣之中,发现了一口匕首,就觉得她的身世必有一段极悲伤的事。可是总是未得详细问她,她也不肯实说。如今才知道她原来是由苗振山家中逃出来的,她的父亲就是被苗振山打死的。此次苗振山到北京来,若不是有俞秀莲救护她,恐怕这可怜的女子早就遭了苗振山的毒手了。想到这里,觉得应该到谢纤娘那里看看去,因为一二日内自己就要离开北京走了。此后纵使纤娘能够病伤痊愈,我恐怕也不能再与她见面了。无论如何,这一点余情也应该结束了啊!这样想著,就觉得男女有爱情实在是一件最痛苦、最麻烦的事,人生也太无味。
  车走到虎坊桥,李慕白叫车住了。给了车钱,自己冒著雪,踏著地下的湿泥,走进了昏黑的粉房琉璃街,找到谢纤娘住的门首。只见两扇破板门紧闭著,李慕白上前敲了敲门。少时里面有男子声音问道:“找谁呀?”李慕白就说:“我姓李,来这里看看谢家母女。”里面把门开开,出来一个拱肩缩背的男子,正是这院子里住的于二。
  于二看见李慕白那昂藏的身材,就问道:“是丞相胡同住的李大爷吗?”李慕白点头说:“我今天晚上才进的城。听说纤娘这几日受了欺负,我特来看看她。”于二说:“可不是!这几天的事真够她们娘儿俩受的。幸亏有那位俞姑娘,把苗老虎吓得不敢再来了,可是纤娘的痛现在更厉害了。”说著回身到了谢家母女住的屋前,隔著窗子叫道:“谢老嫂子,谢老嫂子!李慕白李大爷来啦。”里面的谢老妈妈答应了一声,接著又是纤娘的呻吟痛楚之声。
  少时屋中的灯光一亮,谢老妈妈开门出屋,见著李慕白,就像见了亲人一般,“嗳哟”了一声说道:“我的李老爷,你可盼死我们娘儿们啦!你快看看去吧,再晚一步,你就见不著你的翠纤啦!”
  李慕白见谢老妈妈对他这个样子,他既觉得厌烦,又觉得悲痛。进到屋内,就闻见有一种浓烈的尰嗥。炕头放著一盏暗淡的油灯,这里冷的天气,屋中也没有火炉。那纤娘就躺在炕上,她一见李慕白进屋,把被角微微掀起,露出她那散乱的头发和憔悴得更不成样子的脸庞,说道:“李大爷,你才来呀!我现在就剩著一口气儿,要见你一面了!”
  谢老妈妈站在李慕白的身旁,不住地抹眼泪,她刚要把苗振山来找他们,多亏有那位俞姑娘给教了的事详细说给李慕白听,李慕白却摆手说:“不要说了,德五爷把那些话全都告诉我了。现在就是纤娘,她就病怎么样了?你们请了大夫没有?”谢老妈妈哭得眼泪往嘴里流,说道:“哪有钱请大夫呀!李大爷上回借给我们的那钱,现在也没花完了,眼看著我们娘儿俩又要挨饿了。翠纤的舅母金妈妈,现在又一死儿逼著我们搬出去!”
  李慕白皱著眉,心里正给她们打算著。这时纤娘又呻吟了一阵,她就说:“李大爷,请你也不用再问我们啦,反正我的病是没有指望啦!我死了也不要紧,我的妈,她还不太老,还可以给人家去使唤,或是要饭去!”谢老妈妈在旁一听她女儿说的这话,她便放声大哭起来。
  李慕白本来极力狠著心,但是看此情形,使得他心中又禁发软了,连唉了几声,就劝慰谢纤娘说:“你何必要说这样的话!你才二十多岁的人,过些日病好了,再想法生活。那苗振山是死了,也不能有人再来逼你们的命了!”纤娘又流了一些眼泪,睁著眼,藉著昏暗的灯光去看李慕白。也不晓得这时她的心里是悔恨还是悲伤,就用一种极低微的哭泣声音,向李慕白说:“李大爷,我当初错打了算盘啦!”
  李慕白明白纤娘现在是后悔了,早先她以为自己也是苗振山那样的恶人,所以她才甘心愿嫁徐侍郎,却不愿嫁自己。想起在校场五条的那夜里,自己前去找她,要把她救出,那时她不但不明白自己的好意,反倒向自己说了许多无情无义的话。像这样的女人,自己怜恤她则可,何必还要在这个时候对她恋恋不舍呢?“我李慕白一生的事,都是被这柔软的心肠给害了!”于是他把精神振作些,爽直地向纤娘说道:“你这话我都明白了。可是,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我来到北京虽然不到一年,但人情世故,一切我早先所想不到的事,都尝过受过了。早先那些傻事,我决不再干了!”
  纤娘一听李慕白说了这话,她心里完全冰冷了,眼泪却也不再往下流了。又见李慕白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比你们还要可怜,被事情折磨得心都碎了。我想一二日内就离开北京,此后也许永不再到北京来了。所以,咱们认识了一场,今晚大概是最后的一面。你现在弄得这个样子,我虽无力救你,但也不能一点法子不替你们想。明天午后,你们可以到我庙里去一趟,我给你们再借一二十两银子。你先把病治好,你们母女再去谋生路吧!”说著就要由屋。
  谢老妈妈听说李慕白要走,本来就有些著慌,可是后来又听说李慕白又要借给她们钱,不由又喜欢了。刚要道谢,却见纤娘仿佛有些生气的样子,微微抬起头来,向李慕白说:“李大爷你走你的吧,奔你的远大前程去吧!我们现在也用不著甚么钱,李大爷留著自己作盘缠吧!今天咱们还能见这一面,就算没白认识了一场……”说到这里,纤娘悲痛不胜。李慕白也是心如刀绞,同时又有些生气,本要和她辩驳辩驳,但又想:自己何必再惹出许多麻烦来呢!于是叹道:“纤娘,你若仍然觉得我李慕白不是人,我也不必和你导论,以后你慢慢想去吧!我走了!”说毕,转身出屋,一步迈到门外,只觉得寒风挟著雪花迎面打来,天上阴沉的更是难著了。
  于二由他的屋里出来,跟著李慕白去关门。并问说:“李大爷,你回去呀?”李慕白用沉重的脚尣教ぶ地下湿泥乱雪,答应了一声,这时听屋里的谢老妈妈像鬼嚎似的叫了一声,接著她就大声哭著说:“我的孩子呀!你这可是坑了我啦……”
  李慕白立时大叮一惊,赶紧跟著于二抢回到屋諘去看,只见炕上,被褥上溅了一片鲜血,纤娘头发散乱,两手紧抱著前脑,浑身乱颤著,连呻吟全都呻吟不出,一口匕首横放在枕畔。谢老妈妈是趴在纤娘的身上痛哭。李慕白赶紧把谢老妈妈拉开,藉著那昏暗的灯光去看,只见那血色红得怕人。
  这时房东金妈妈听见声音,赶紧由被窝里爬出来,披著皮耳篷,跑过来看,并指著谢老妈妈说:“你们这不是成心害我吗!自住我的房子,还干这些事!把我的房子也给弄脏了!”说时她就要揪住谢老妈妈不依。李慕白却上前拦住,瞪起眼来说:“你别发愁!出了甚么事,毁了你甚么东西,都有我姓李的赔你。现在纤娘她是自己用刀扎伤的,先救她要紧。你别来到我们的跟前捣乱!”金妈妈也认得这对她发横的人,就是李慕白。李慕白打过胖卢三,北京城的光棍们全都怕他,金妈妈自然也不敢再说甚么了。
  李慕白把金妈妈压下去之后,回身再看那以匕首自刺前脑的纤娘,只见她连身体的牵动全都停止了。李慕白大惊,赶紧用手去抬她的胳臂,只觉得冰凉而且无力。李慕白立刻眼泪似涌泉一般地滚下。此时谢老妈妈在旁唤她女儿,并不见答应,赶紧擎起灯来去看。看见她女儿那种凄惨的样子,她知道她女儿是已经死了。立刻颤抖抖地把灯放下,鼻涕眼捩同时流出,趴在纤娘的身上痛哭起来。
  金妈妈也近前看了看,脸上也变了色,就说:“人是不行了。你们是赶紧到铺里看棺材去呀?还是报官去呢?”李慕白把眼泪拭了拭,便说:“她虽然是用刀自己刺死的,但并不是谁逼得她如此。
  难道还非要报官,跟谁打官司吗?”
  旁边于二见纤娘死得这么可怜,他也不禁十分难受。先把谢老妈妈劝得不哭了,然后就说:“天这么晚了,外面外又下著大雪,寿衣和棺材也买不来。再说也没有钱呀!”又向李慕白说:“没有别的说,李大跟她好过一场,现在她死得这么惨,李大爷还得行点好事,拿出点钱来,葬埋了她!”
  李慕白拭泪点头说:“那是自然,想不到我竟眼看著她这样惨死!”说著叹了口气,又向谢老妈妈说:“明天早晨你到我庙里去吧,我给你预备下几十两银子。”谢老妈妈这时候已然哭昏了,听李慕白这样说,她只是掩著面,点头应声。
  李慕白不忍再看纤娘那鲜血斑斑的尸体,更忍受不住这屋子里的愁惨空气,他就要起身走开。忽然又想到炕上扔著的那口匕首,恐怕今夜谢老妈妈趁著无人她也也自尽了,遂就将那口匕首拿起来,流著眼泪带在自己的身体,然后便摇头叹息了一会,说道:“我走了!”金妈妈又叮问著说:“李大爷,明天你可得来,反正这件事你得给办。我们虽说是亲戚,可是我在她们身上花的钱、出的力,也够了。这件事我可真管不了啦!”李慕白正色道:“你放心,明天我来不来虽不一定,但钱总能给她们办到的。甚么事都有我担当,即使叩我替纤娘抵命也行。不过你们既然亲戚,你就不可再在中间捣乱,不然我是不能依的!”说完这话就出了屋子。于二跟著去开门,李慕白就回身嘱咐于二,叫他今夜看守谢老妈妈,免得她也寻了短见。于二连声答应,李慕就出门去了。
  此时寒风越发凛冽,雪下得更大,铅色的天空显出一种愁惨荒凉的样子;李慕白的心中比冰雪还要冷,两眼却是热热的。踏著雪,茫然地走出了粉房琉璃街,他竟像连方向也分辨不出了,站著发了一伯怔。只见这大街上连一轮车一个行人也没有,李慕白伸著那冻得僵硬的手,擦了擦眼睛。只见眼尷嵩诮廾上冻成了冰屑,擦了半天方才擦净。李慕白认清了方向,就顺著大街往西走去。风雪愈紧,人绝无,只有一条狗追著李慕白乱吠,李慕白的脚步是越走越感觉沉重,好容易方才到了丞相胡同法明寺的门前。
  那条狗仍旧跟著他汪汪地乱叫,李慕白生了气,用手去取怀中比著的那口匕首,要去把狗扎死。
  可是当手指触到那濡血未干的匕首之时,心中就像被刺了一下的那般疼,站住身,叹了口气。心里想:偏偏今天自己又到纤娘那里去,因为两三句话的误会,她就以匕首自刺身死!咳,早知道有今日这样的凄惨结局,当初自己何必到妓院里去充嫖客?又何必与一个落泊的女子去谈情爱呢?其后,徐侍郎被杀,纤娘下堂养病,自己不再理她也就完了,又何必跟她这样?仿佛是余情未绝以的,以致使这一个被辱受虐、穷苦飘泊的女子,才侥幸脱开了苗振山的魔手,却又死在自己的眼前——“我……我李慕白究竟成了一个怎么样的人哪!”心里想著,自责自恨,眼泪又不禁又流了出来。一面探手去叩庙门,雪花一团一团地向李慕白的头上身上不住地打,仿佛在惩罚他。那条狗像是闻著李慕白的身上有甚么特别气味,又像是纤娘的幽怨灵魂驱使著它似的,总不肯放开李慕白。汪汪的吠声,夹杂著叭叭的扣门之声,在这雪夜里噪闹著。
  待了半天,里面才有和尚的声音问道:“是谁呀?”李慕白应道:“是我,我是李慕白!”和尚把门开开,李慕白道声劳驾。和尚一面关著门,一面说:“李大爷的那匹马,我们给买了点草料喂好了。”李慕白说:“谢谢你们了。”又站住身向和尚说:“我才回来,一半天又得走。等我临走时再给师父们道谢吧!”和尚也说了几句客气话,李慕白就进到他住的那跨院里。只见他骑来的那匹黑马,繁在廊下,不住的踢著跳著,并且嘶叫著,仿佛是要找他的朋友孟恩昭。
  李慕白进到屋内,点上灯,默默地坐了一会,那眼泪仍旧不住汪然下落。因为屋中太冷,李慕白便关门熄灯,上炕掩被,仰卧在炕上,眼泪向枕畔流。窗外的马嘶、远处的犬吠,更搅得他难以入梦。忽然又想起:自己走后,德啸峰不会把孟恩昭身死的事告诉俞姑娘吗?倘若他把那话说与了秀莲,秀莲立刻能够冒著风雪,到这里来向自己追问真情,那时,自己可怎样对秀莲去说呢?其实自己居心无愧,也没有甚么不可以说的。不过那孟恩昭究竟是为其么走的,他对自己和秀莲之间有怎样的误会,临死之时又说的怎样的话,岂能都据实告诉秀莲呢?倘若再叫秀莲出了甚么舛错,那时自己更是天地不容了!这样寻思一夜也没有合眼。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