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二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邱广超和铁府侍卫及得禄等人,各自回府。只有李慕白,他含著两眼热泪,步行著紧跟随那五辆车出了彰仪门。这就是去年德啸峰亲送李慕白出京的那个地方。去年德啸峰送李慕白时,是风寒天冷,大雪飘飘;今天李慕白送德啸峰,却是槐柳成荫,田禾无际,中午的骄阳如火一般的炙人。李慕白一面擦著汗,一面拭著泪,在道旁太阳下站了半天。看得押解德啸峰的那五辆车走远了,他这才转身往回走。
  还没有进城,就见一匹枣色的马驰来。马上的人身高体大,头戴一顶大草帽,身穿青市大褂,像是一个做买卖的人,较下可挂著一口带鞘的钢刀,正是那五爪鹰孙正礼。孙正礼见了李慕白,他就在马上笑了笑,并没说甚么。李慕白就说:“前面的车才走了不远,孙大哥,你不必紧跟著他们,只要不离著太远就是了!”孙正礼在马上点点头,他就策著马走过去了。
  这里李慕白却连头也不回,就一直进了城。回到家里,先去见德大奶奶和俞秀莲,把刚才德啸峰被解出原时的详细情形都说了。德大奶奶听了很是伤心,她不住地流泪,俞秀莲姑娘就在旁劝著她。
  李慕白遂回到外院书房里,他就坐在椅子上暗暗地盘算主意,同时睁著眼看那挂在墙上的宝剑。此时他心中的悲痛已然减少,他只有一个打算,就是等著再过两三天,索性叫德啸峰离远了北京;那时他就要下手去结果了那瘦弥陀黄骥北的性命,以便将来德啸峰回京之后,得以安居,并为京都除此一害。至于自己的生命,即使是为杀了黄骥北而受刑法,那也是不必顾虑的。
  主意都已定妥,只待自己的宝剑去濡那恶人的鲜血;但是竟然又发生了变故。是在当日黄昏时,那跑小腿探消息的小蜈蚣,又到德家来找李慕白。见了李慕白,他略说了几句话。当时李慕白连长衣也没穿,只带上一口宝剑,就跟著小蜈蚣走了。走到崇文门迤东的角楼下。那地方名叫泡子河,是一片嚝地,连一个人家也没有,真比乡下还要荒凉。这时本来天气很热,可是这城根下旷地间却有点凉尫纭L焐还不算太黑暗,模糊地还能看得见人。来到城根下,就见有一个不很高的可是粗壮的影子迎面走来。
  李慕白也迎过去,就说:“史胖子,你又到北京来有甚么事?”对面的正是爬山蛇史胖子,他那山西腔儿又吹进了李慕白的耳鼓。他先笑了笑说:“我早就到北京来了,要想帮助你们,只是插不上手!”李慕白说:“事情已然完了,德啸峰今早已经走了,还用你帮助干甚么?”
  史胖子又哈哈地笑了笑,说道:“事情哪里就这么容易完了!你们和瘦黄四的仇恨,就能够这么容易解开吗?那可敢则好了。现在我先问你李大爷,你跟德五爷,你们的交情最厚,为甚么这次他发往新疆去,你倒不跟著他去呢?”
  李慕白说:“有神桧杨健堂跟随他去了,何必还用我?我还要在这里照应他的家眷。”
  史胖子摇头说:“李大爷,你这个朋友可真不容易交,到了现在你还是不对我说实话。我知道,我知道,现在有延庆的神枪杨健堂,假作是德家用的仆人,他跟著德五爷走了。不单是他,还有个姓孙的呢,也暗中跟下保护去了!”
  李慕白一听,不胜惊讶。心说,史胖子的耳风倒真快,他怎么全都知道了?一定是小蜈蚣告诉他的吧?当然不禁也笑了笑。又听史胖子接著往下说:“不但德五爷在路上有人保护,就是德五爷的家里,我知道也用不著你。现在那位孟二少奶奶俞秀莲姑娘不是在德宅住著了吗?有她,还怕豹子能跳进墙去吗?”
  李慕白见史胖子称呼俞秀莲孟二少奶奶,不由蓦然想起孟思昭来,心中又是一阵伤感。
  那史胖子依旧往下说道:“我也知道你李大爷的打算。你是故意留在北京,等德五爷走后,你再独自出头,去向瘦弥陀黄骥北门一斗。好李大爷,你是英雄,我佩服你!可是现在还有事呢!黄骥北早就勾结好了金枪张玉瑾、黑虎陶宏、赛吕布魏凤翔,还有我认识的那个涿洲的刘七太岁,这些人都是受了黄骥北许多银两。他们都商量好了,沿路撒下探子,专等著押解德啸峰的车辆经过保定之时,他们就将车截住,杀害德啸峰的性命。
  “现在只有黑虎陶宏,第一因为他去年被俞秀莲姑娘砍伤,伤势还没有大好;第二因为有他师父金刀冯茂嘱咐,不许他作这给江湖人丢脸的事情,大概到时他还许不至于出头。可是张玉瑾、魏凤翔那些人,恐怕杨健堂跟孙正礼二人,就对付不了他们罢!”
  李慕白听了史胖子这些话,他立刻点头说:“既然这样,我得赶紧跟上他们。今天已快关城门了,大概走不了啦,只好明天一早我再走!史胖子说:“好啦,明天一早你就去吧!你骑著马一定能够跟上他们,等著把张玉瑾那伙人打回去,叫德啸峰的车平安的过了保定,那就没事啦!然后咱们再回来,我帮助你铲除那黄骥北。”李慕白说:“谢谢你,但我不用你帮助!”
  史胖子笑了笑说:“好,你既不叫我帮助,那么我就歇一会儿。”李慕白又问他现在住在甚么地方?史胖子却笑著说:“我没有准地方住。反正我在这北京城里是个黑人,天黑了才能够出来。”李慕白也不再问,就拱手说:“我要回去了,再会罢!”史胖子也拱手说:“再会,再会!”
  当下李慕白冲著深深的暮色,步行回到德家。先到内院去见德大奶奶和俞秀莲,就说自己明天要起身到一趟保定,见一个朋友,再托他照应德啸峰,大约至多四五天就可以回来了。德大奶奶虽然不尯靡馑祭棺枥钅桨祝恐怕他走了之后,家里又出甚么事故,所以面上带出为难之色。倒是旁边的俞秀莲姑娘,他看出李慕白的情状有些急愤,而且他所要去的又是那陶宏、张玉瑾所横行的地方保定,就知道李慕白一定是要寻他们决斗去。于是俞秀莲姑娘就仿佛鼓励李慕白似的,她就慨然说:“李大哥若有急事,就请走罢,这里的事你放心,有我一个人就全行了!”
  李慕白这才点头说:“那么,姑娘就多分心罢!”俞秀莲也并不说甚么,只答应了一声。李慕白便走出内院,回到屋里。想著黄骥北更施毒计,勾结张玉瑾、魏凤翔那些人意图拦路杀德啸峰之事,就更是气忿。恨不得立刻催马就赶到保定,不等张玉瑾他们下手,就先结果了他们的性命,以便德啸峰平安走过。一夜他也没得好好睡觉。
  到了次日,一清早就起来,一面叫褔子去备马;一面嘱咐仆人说:“我走后,家中诸事都要谨慎,外面如有甚么事,要都请示俞姑娘。”嘱咐毕,他就拿上宝剑和大草帽,出门上马走了。这时东方的阳光渐高,虽有微微的晨风,但是天气依然热。李慕白头上戴著大草帽,身穿黄茧绸裤褂,头上身上觉得汗出涔涔。
  走出彰仪门,李慕白就放辔快走。走出约十几里地,忽见前面道旁桥下,拴著一匹黑马;有一个大胖子,穿著黑暑凉绸的短裤,敞胸露怀,正在那里扇著乌金面子的折扇乘凉。李慕白一看,就知道是史胖子。小说:“这个人也真怪,他为甚么这样不辞辛苦地给我们帮忙呢?”因此便一面笑著,一面催马走到史胖子的临近。就说:“我料想你今天一定在这里等著我了。好,你上马罢!陪著我到一趟保定。”
  史胖子笑著说:“今天你李大爷这话还算痛快。其实到时我也许帮不上手,不过大热的天,我给你作个伴儿,也省得你烦恼。”李慕白惨笑了笑,说:“我现在倒是没有甚么贸恼了!”
  当下史胖子把扇子插在他那宽宽硬硬的腰带上,就由马鞍下摘下大草帽来,戴在头上。遂解下马来骑上,便与李慕白双马并行,在这炎夏的大道之上,直往正南走去。爬山蛇史健却因身体肥胖,走了不多远,他身上汗出如浆,把暑凉绸的小褂脱下来,光著肥胖紫黑的脊背,骑著马走;但他一点也不肯歇息。走到中午,才在一座镇市上找了一家小茶馆,二人用饭。
  因为天气热,李慕白没吃了多少。可是史胖子依旧吃了二斤多大饼,半斤多驴肉。
  吃完了,李慕白儿史胖子直打呵欠,便想叫他睡一个觉再往下走。并说:“反正德五爷他们的车辆,至多也就比咱们多走六七十里地。咱们的马又快,今天赶不上他们,明天还赶不上他们吗?不必忙。”但是史胖子却像不服气似的,用凉水洗了脸,非要立刻就往下去走不可。于是两匹黑马,又在这暑热的天气下,如飞似的向前走去。当日晚间就追赶上了五爪鹰孙正礼。
  李慕白给孙正礼向史胖子引见了,然后问他德啸峰的车辆在前面有多远。孙正礼就说:“在前面不过四五里地,一放马就能够赶上了。”李慕白说:“不必赶了。咱们还是分著走,以免被那些官人看见了,他们要生疑。”当下分头投店。李慕白和史胖子在一起;那孙正礼依然是商人不像商人,镖客不像镖客的,一个人单住在店房里。
  次日清晨,先后起身。走了不多路,就在一条空旷的大道上,向前望见了那押解德啸峰的五辆骡车。此时李慕白与史胖子反倒勒住了马,看到前面的五辆车又是出了二里多地,他们才慢慢地再往前屪摺S肿吡艘惶欤次日就来到涿州地面。
  史胖子就向李慕白说:“咱们地分著走罢!因为这涿州有一个刘七太岁,他是我的朋友。向来我由此路过时,必要在他那裹住几天。他也对我很好。可是去年,他因与秀莲姑娘争斗,被俞秀莲砍伤了,所以他最恨俞秀莲。现在他又因听了黄骥北的话,把德啸峰和你李大爷也给嫉恨上了,所以他这次也帮助张玉瑾。果然他此时若是往保定去了,那还好;他若是还在家里,看见我跟著你一路同行,那你李大爷倒不要紧,我可就非要遭他们的杀害不可!他手下的人多,耳目众,他本人也刀法精通;
  我可惹不起他!”
  李慕白一听史胖子这样怕那刘十太岁就不由冷笑,点头说:“那么咱们就暂时分手,你慢慢地走,我先在前边走了!”说著,李慕白就抛下史胖子,他纵马向前走去。少时,又眼看得追上了拥解德啸峰的车辆,他又收住了马慢走。但既已知这涿州地面有一个也受了黄骥北的收买,正要劫害德啸峰的刘七太岁,他就不敢离著前面车辆太远了,并且时时的四下观望,看有甚么形迹可疑的人没有。
  可是走了一天,竟平安地走过了涿州,一点事也没有发生。
  当日晚间,李慕白在高碑店找了客店歇下。那史胖子就赶来了。他并带来了消息,说是刘七太岁现在已往保定去了,听说这回黑虎陶宏不但不帮他们,连他手下的人也不派一个,因此他与金枪张玉瑾几乎争打起来。这全都是因为听了他师父金刀冯茂的话。
  李慕白一听此话,便对于金刀冯茂不胜钦佩,暗想:“这才不愧是江湖好汉!去年他在北京被我打败了,他不但不与我结仇,反倒从此绝迹江湖。如今还拦阻他的徒弟与德啸峰作对。将来只要是我李慕白不死,我必要与他交交朋友!”
  当日在高碑店歇息了一夜,次日依旧与史胖子往前去走。又走了两天,走过了定与,来到徐水县境,眼看著要到保定了。于是李慕白的精神更为振奋,两匹马更不敢离远了前面的车辆。这股道路又是非常迂曲,因为天气太热,也没有多少行人往来。地下的土是又松又干,一被马蹄踢起,就像起了烟雾似的。两边的田禾全都呆板板地土在那里,像是僵死了一般,史胖子说:“今年的年成不好呀!
  再过几天不下雨,麦子可就都完了!”李慕白却似没有听见似的,眼睛直直地往前面瞧去。
  又往下走了五木里,忽然见西面一股岔路上起了一片烟尘。少时,得得地一阵马蹄响声,就出那岔路跑来四匹马,马上的人全都身穿短汗褂,头戴大草帽。他们先停住了马匹下张望,然后就一齐拨马往南走去。他们一边走著,一边还不住地回头观望。大概他们也是看见后面的李慕白和史胖子这两匹马了。
  李慕白此时已看见那四个人的马鞍下都挂著兵器,且有两个是带著长兵器的。李慕白就看出来,其中一个人十分眼熟,似乎是曾在沙河城被自己打败过的那个赛吕布魏凤翔。当下他就要由鞍下抽剑,过去与他们厮杀。、忽然,史胖子勒住了马,向李慕白说:“先别往前走!”他满面惊慌之色,又向前指著说:“快看!那个穿黑裤褂的就是金枪张玉瑾。那三个人我可不认得。嗳呀!他们大概瞧见咱们了!”李慕白冷笑著说:“现在冤家路窄,遇见他们,正好乘势把他们剪除了,也省得惊动德五爷。老史,你怎么反倒怕起来了!”
  屗凳保李慕白就催马飞驰过去,一面大喊著说:“前面的人,赶快给我站住!”一面由鞍下抽剑。此时前面那四匹马也全都站住了,他们彼此交谈了几句话。大概是那魏凤翔告诉张玉瑾说,后面追来的这个人就是李慕白。于是他们四个人全都跳下马去,各由鞍下抽出兵刃。
  那张玉瑾提金枪,在大道当中一站,向魏凤翔等人说:“你们都退后,让我一个人与这李慕白较量较量,看看他到底有多大本领!”魏凤翔也挺著他那杆画戟,气忿忿地说:“我今天非要报仇不可!”
  这时李慕白的马匹已然来到临近,只见他在马上翻身一跳,就下了马。把宝剑一挥,紧步走上来,先用剑指著魏凤翔说:“你是我手下的败将,先不要过来送死。我先问问你们,哪一个是张玉瑾?”金枪张玉瑾一抖枪说:“我就是金枪张大太爷,你是李慕白吗?”
  李慕白拍了拍胸脯,把宝剑一举,说:“不错,我就是李慕白,听说去年你被黄骥北雇得曾到了北京一趟,那时恰值我有要紧的事情,出都去了,未能跟你见面分个高低。可是你就在外面扬言,说是我李慕白怕了你们,不敢见你们。那时我虽然气忿,可是因为我另有旁的事,就无暇与你们这群小辈去计较。现在听说你们又受了黄骥北的唆使,要来沿途陷害德五爷,这真是小人的行为!我才赶来寻你们。不过我李慕白向来宽宏大量,你我又无多大的仇恨,你们若能赶紧悔改,不再与德五爷为难,我也可以放你们逃命。否则,我现在的性情可又与去年不同了,动起手来,我难免要杀害你们的性命!”
  李慕白说了这些话,本是想著自己的仇人,只有一个黄骥北。像张玉瑾这些人,并无多大深仇,很不必伤害他们的性命。但是张玉瑾却气得跺脚,他说:“我能叫你饶我的性命?张大太爷在河南开著镖店,我都不回去,我就是为等著你来咱们较量较量。若没有你,我早就杀了那俞老雕,替我的岳父把仇报了!俞秀莲、德啸峰他们欺侮黄四爷,杀了我的舅父,砍伤了我的朋友刘七爷、陶大爷,他们还都不是仗著你的威风?今天,咱们既遇著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来罢!你姓李的别再逞能了!”说时,抖枪向李慕白的咽喉就刺,却被李慕白用剑磕开。
  李慕白闪身抽剑,反向张玉瑾的前胸刺去。张玉瑾赶紧又退后两步,抡枪再刺李慕白,却被李慕白伸手将他那杆金枪揪住。旁边赛吕布魏凤翷也持戟上前。
  李慕白一手握著张玉瑾的金枪,一手挥剑,将魏凤翔的画戟磕开,斜著连进两步,抡剑向魏凤翔去砍。这时张玉瑾双手夺枪,急得乱跺脚;李慕白却握得很紧,休想教他夺了过去。旁边的那两个人全都是魏凤翔的朋友,也一齐抡刀上前与李慕白斯杀。但是才一上手,就被李慕白用剑劈倒了一个。
  李慕白便将张玉瑾的枪放了手,反扑过魏凤翔,打算先把他砍倒了,然后再专斗张玉瑾。
  魏凤翔这时也拚出死命,把他那一枝画戟向李慕白乱抖乱刺。但李慕白势极凶猛,一剑磕开魏凤翔的画戟,飞身上前,宝剑挥起;那赛吕布魏凤翔招架不及,当时右臂遭了李慕白一剑。他就惨叫一声,立时撒手扔戟,摔倒在地,翻了一个身就死了。
  此时张玉瑾抡枪狠狠向李慕白的后背刺去,李慕白赶紧回身,横剑将张玉瑾的金枪架起。他又逼近两步,摆剑向张玉瑾的前胸刺去口张玉瑾赶紧拽枪退身,缓了一口气,再抖枪去刺李慕白。两人又交手三四回合,李慕白的剑光扰得张玉瑾眼乱;李慕白身手的敏捷,使张玉瑾照顾不过来。张玉瑾就赶紧急喊:“你先住手,我有话说!”但是此时李慕白的宝剑已向他的前胸刺去。
  屩患张玉瑾的金枪向上一举,啊地叫了一声,李慕白的剑锋就插入张玉瑾的左胁。张玉瑾将金枪撒手,双手掩著胁部仰身摔在地上,鲜血涌出,不住的惨叫惨滚。李慕白的宝剑举起,本想再刺他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但是转又一想彼此并无深仇,何必非要杀死他不可!于是把持剑的那只手放下。
  这时旁边剩下的那个魏凤翔的朋友,他就扔下了刀,向李慕白跪下了,求李慕白饶他的性命。李慕白摆手说:“你起来!我不杀你。连杀伤他们我都非得已,我并非是那些凶狠之徒。咳!这些话我也不必和你说。不过你要记住了,人是我李慕白杀伤的。无论官方私方若是不依,都可以在十天内到北京找我去,与旁人是毫不相干!”那个人连连磕头答应。
  李慕白将要收剑上马,忽见那史胖子又出前面骑马跑来。他向李慕白喊叫说:“李大爷你快去吧!南面现在也打起来了,是那刘七太岁!”李慕白一听,也不暇细问,立刻飞身上马,又往南驰去。走了不到四五里路,就见前面那押解德啸峰的五辆官车全都停住了。神枪杨健堂和五爪鹰孙正礼,各抡钢刀与十几个人厮杀起来。
  李慕白一面催马,一面扬剑大喊。马来到临近,李慕白又飞身下去。他一上手,就砍倒了对方的两个人。对方的刘七太岁光著膀子,正与五爪鹰孙正礼拚斗。杨健堂却因要保护德啸峰的车辆,只能在车旁抵挡刘七手下的几个人,却不能过去帮助孙正礼,所以孙正礼与刘七太岁厮杀,未免有些吃力。及至李慕白赶了来,孙正礼就更抖起了精柙,一刀逼近一刀,去砍那刘七太岁。李慕白却喊著:“你快闪开!”说时擒上前去,持剑向刘七太岁就刺,那刘七太岁一闪身,背上就被孙正礼砍了一刀,摔在地下。孙正礼又乱杀了一阵,砍伤了几个人,经李慕白拦住,孙正礼方才住了手。
  这时,那十几个强盗受伤的受伤,跑的跑。刘七太岁背上被砍去一块肉,已然晕死过去。孙正礼要再砍他两刀,却被李慕白把孙正礼手中的刀夺了过去,硬插在他鞍下的鞘内。向他拂手说:“你先在前边走吧!”孙正礼知道李慕白还是不叫他露出保护德啸峰的样子来,他就笑了一笑,上了马,一面擦著身上的汗,一面高兴地往前走了。这时德啸峰已下了车,那些官人也都过来向李慕白道谢。
  李慕白见这些官人,全都没有甚么惊慌的神色,他就明白了。想著此次刘七太岁、张玉瑾等人打劫官车,意图杀害德啸峰,这些官人一定全都预先知道,连他们也许是被黄骥北收买好了的。遂就满面怒容,冷笑著向众官人说:“你们诸位放心往下走吧!准保没有甚么事了。连那金枪张玉瑾和魏凤翔,全都被我杀死了!”遂又拍了拍胸脯说:“现在我李慕白已然走到这个地步,我就甚么也不怕了。你们诸位可要小心一点,无论甚么人若是敢怠慢德五爷,我的宝剑是决不容情!”他这话一说出,吓得那些个官人全都面如土色,齐都陪笑说:“我们绝不敢怠慢德五爷,李大爷请放心吧!”
  这时德啸峰就过来,叫声:“兄弟,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要回家去吗?”李慕白微微摇了摇头,望著德啸峰那亲切的面容,他悲痛得迸下泪来。一面收了宝剑,牵马上鞍,一面向德啸峰抱拳说:“哥哥珍重,我走了!”又向神枪杨健堂也拱了拱手。他就拨转马头,顺著来时的道路往北走去。
  一面走著,一面还不住回首向德啸峰这里来望,及至看见几辆官军慢慢向前走了,他才放心往北而去。此时却不晓得那史胖子骑著马又跑往哪里去了。李慕白也顾不得去找他,只是冒著暑热,流著汗水,怀著一颗义愤的心,连夜往北走去,决定回到北京去铲除那瘦弥陀黄骥北,以为京城除此巨憝,而使将来德啸峰回京之后,得以安居。至于自己在杀死黄骥北之后,是生是死,则在所不计了。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