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剑气珠光 >> 正文  
第十五回 灯酒未阑惊音闻密室 奸凶已获大侠隐奇踪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回 灯酒未阑惊音闻密室 奸凶已获大侠隐奇踪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秀莲赶紧止步听了听,见是何家兄弟的声音,秀莲心中就明白了,想著一定是那何三虎生性还爽直些,他愿意帮助自己捉住冯隆,可是他那兄弟反对。
  她抬头看了看,对面就是一家店房,字号是“安升”,就回首对一个镖店的伙计说:“我就住在对门店内,请你们何三爷赶紧到我那里再谈几句话。”进就牵马进到安升店内。
  才叫店家找好了房间,那何三虎就来了。何三虎头上还流著汗,可见是才争吵完了。一进屋他就坐下,说:“俞姑娘,想不到你是这么一个心怀宽大的人。早知道你这样,当初我后悔不该去向俞老伯寻仇,也不至于弄得坑家败产,栽了许多跟头,现在还在这里受气!”
  俞秀运一想她父亲的死,她就不禁伤感,连连摆手说:“那些事不要再提了,现在我且问你,你知道花枪冯隆在北京做的那些事不?你知道冯隆来的时候是否带著一个女的?那是杨豹的妹妹。”
  何三虎摇头说:“我不知道详情,我只知道他是在北京犯了重案,才投到这里来的。他手里像很有钱,张玉瑾因他有钱,才把他收下。可是他就仗著张玉瑾,在镖店里横行,连我都看不起。我可没瞧见他带来甚么女人。”
  秀莲一听,不由很是失望,便又问:“张玉瑾现在这里吗?”
  何三虎说:“张玉瑾是跟冯隆一同走的,他们到商邱给那里的海底龙鲍飞杰拜寿去了,一半日也就回来。俞姑娘你不知道,张玉瑾虽是我的妹夫,但我们却同仇人是一样。他拿我家的钱开的镖行,现在他发了财,竟对我兄弟亳无情义。镖行的事都信赖马宏和曾德保、华大常,新近又信任冯隆,我们兄弟却不能在他跟前说一句话。”
  秀莲问:“这是为甚么?”
  何三虎说:“张玉瑾他说我们兄弟的武艺不行,帮不了他,他现在专结交有本领的人,就为的是我俞秀莲你和李慕白报仇。”说话时,他极为愤恨,秀莲却暗暗冷笑,何三虎又说了些话,就走了。
  这里秀莲将信将疑,何三虎走后,她就叫进来店家询问,店家却也说:“这两天倒是没有看见那金枪张大爷。那姓冯的到这里来也有十几天了,常在门首站著,这两天也没看见他。”
  秀莲听了,心中仍十分猜疑,便叫店家将屋门锁上,自己带著钥匙,出了店门,在街上走了走。因为她身边没带著双剑,就也不怎么惹人注目。本想要进城再去打听打听,可参这时天已落暮,两旁商家都点上灯了,秀莲只得回到店内。
  这时店房里已来了不少投宿客人,只见西屋门前有一个长衣的道士正在跟店伙在说话,一见秀莲,那道士就赶紧转过脸,黄昏暮色之下,也看不清那道人的面目。但秀莲十分惊疑,就装作不注意的样子,直头到了屋里。
  她坐在炕上发了会怔,就叫来店家点灯,沏茶,送来了舨,然后秀莲就探询那西屋往的道士,是怎样的一个人。
  店家就说:“那是龚道爷,前几天就在我们店里住过,现在他又来了。”
  秀莲问:“这龚道爷有多大年岁?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黄脸膛还是黑脸膛?”
  那店家见这位姑娘详细地打听那道士,他不由笑了笑。
  秀莲红著脸说:“你别觉得奇怪,因为我有个亲戚就是道士。”
  店家不敢再笑了,就说:“那位龚道爷是由南方来的,说话江南口音,黄脸膛,不胖,有三带黑胡子。”
  秀莲说:“那就不是了。”又说:“你把火石搁在这儿,夜里我还要点灯呢。”
  店家把引火的东西留下,又看了秀莲一眼,就出屋去了。
  这里秀莲吃完了舨,就在屋中呆呆地坐著,约莫二更时候,她就熄了灯,却微微开了屋门,往那西屋去看,只见那道士的屋内,灯光荧然,纸管上印著一个髯须清楚的道人的背影,秀莲赶紧回手关门,就躺在炕上。
  直等到三更以后,已经夜深人静,秀莲就翻身起来,下地先将取火之物模著,带在身边,然后取出一口宝剑,悄悄地拉开门。先探头看了看,外面并无甚么人影灯影。
  秀莲压著脚步,到了那西屋道士住的窗前,侧耳听了听,里而却连一点声音也没有。秀莲就轻轻去推门,原来屋门并未关严,一推门就开了。
  秀莲迈步进屋,随手就取出引火之物,火光一闪,秀莲倒不禁吃了一惊,原来屋内空洞洞的,只有被卷行李堆在炕上,道士却没了踪影。
  秀莲赶紧点上灯,动手翻查行李,只是行李包内只有两件这次、几身衣服、一封多银两和另外一个剑鞘。
  秀莲不禁惊讶,赶紧又将行李系好,然后吹灭了灯,侧身出屋,将门带上,就飞身上房,由房跳到墙上向下去看。
  此时街上已无人迹,秀莲就跳上墙去,走到对面玉兴镖店,越进墙去。这偌大的玉兴镖店,现在各屋里的人全都沉睡了,只任凭秀莲详细地窥探了一番。但是秀莲也很失望,她竟没探出甚么事来。
  此时天际挂著一痕眉月,繁星闪烁,四周并不太黑暗。秀莲不敢在此多待,忙跳过结,又走到店房墙下。才一耸身上墙,陡然她吃一惊,原来北房上趴伏著一个人,秀莲赶紧飞身过去。
  此时那趴著的人已站起身来,秀莲来到临近,抡剑便作砍式,问道:“你是谁?”
  那人也把手中的刀向上一掠,他发出女人的声音,悄声说:“俞姑娘别动手!我是何剑蛾,我哥哥何三虎今天对我说过了,我知道咱们两家的仇恨已然解开,我才前来,有一件事要求求你!”
  秀莲一听对方是女魔王何剑蛾,她不由越发诧异,因为何剑城不但是何飞龙之女,而且是张玉瑾之妻。
  三年之前她与何七虎等,在饶阳拦劫车辆,意图杀害自己的父亲,那时恰有李慕白相助,自己在她的背上砍了一刀,她就被押在监狱里,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的狱。这个泼悍的女人,如今为其么也居然弃仇与我和好起来?
  秀莲不太相信,挺剑问说:“你既来有事求我,为甚么要带著刀呢?”
  何剑蛾说:“我怕你还不肯忘了咱们的仇恨,才带这个防身。”
  秀莲冷笑了笑,便说:“你到我屋里去,有甚么话再说!”说时她先下房,何剑蛾随著也跳下房去。
  秀莲却叫何剑蛾在外面站著,她先进屋把灯点上,双剑拿在手里,然后才叫何剑蛾进屋。
  何剑蛾却将钢刀放在屋外,她空著手进屋来,就笑著说:“俞大妹妹,你别不放心,其实我今天来带这口刀也是多余,真要动起手来,我还能敌得过你吗?”
  秀莲籍著灯光看见何剑城,就见她年纪约有三十岁了,长脸,面色微黑,左肥上有一块很显著的红痣,梳著头,穿看一身青绸夹衣裤,仿彿很怕冷似的。
  进屋来就坐在炕上,将秀莲的棉被搭在身上,她压著声音说:“俞大妹妹,我父亲跟你们老爷子是多年的好朋友,要不是后来他们两人闹翻了脸,咱们不是跟亲妹妹一样吗?”
  俞秀莲听她说了这话,又不禁想起当年自己父亲所说过的他与何飞龙的交谊,立刻心中一阵悲痛,就说:“那些话都不必提了,我也不是都忘了首事。因为想著江湖人冤冤相报,永远没个了结,所以今天见了你们就不提那些事了。我只是为别人的事来这里找花枪冯隆。”
  何剑蛾问说:“花枪冯隆的事我也都知道,他在北京抢了人家的姑娘,逃到这里来,依著我那两个哥哥,本要不收留他,可是张玉瑾却想籍著他去拉拢金刀冯茂,不但把他留下,还给他镖头作,待他如兄弟一般。我跟我那两个哥哥,全都因此不服气。”
  俞秀莲赶紧问说:“你可知道冯隆把他枪的那个女子安置在哪里了吗?”
  何剑蛾摇头说:“我不知道,连那个女子姓甚么我也不知道,我只听说花枪冯隆是在半路上把那个女子卖了!”
  秀莲一听,不由吃了一惊,刚待发话,只听何剑蛾又说:“今天我找俞大妹妹你来,一来是咱们说开了解去冤仇,二来是我要求你一点事。……”
  秀莲问道:“你有甚么事要求我,不妨说出来!”
  何剑蛾就咬了咬牙,作出愤恨之状说:“俞大妹妹,我托你没有别的事,就是求你帮助我把张玉瑾杀了!”
  秀莲一听,更不胜惊异,问:“张玉瑾不是你丈夫吗?”
  何剑蛾摇头说:“现在我不认他是我丈夫了。他拿著我何家的钱开的镖局,现在他发了财,竟忘恩负义,在外面识著许多妇人,对我连理也不理。花枪冯隆来到这裹不多的日子,张玉瑾就请他做大镖头,两个人每天在一处喝酒玩乐。可是,他待我那两个哥哥却连仆人不如,每月只给他们四两银子,当面说话时永远没有个和气。因此,我早就想杀了他,将镖店由我们开,可是我们又不是他的对手。”
  俞秀莲听了何剑蛾的这些话,心中觉得十分诧异,暗想:张玉瑾虽不是个好人,可是她的妻子竟想要求我帮助,谋害她丈夫的性命,也未免心地大恶毒了。
  于是就冷笑了一声说道:“张玉瑾本是我的仇人,如今我来到这里,果然他若敢来找寻我,或是他敢将冯隆放走,我自然饶不了他!并且交起手来,我也许把他杀死。不过你要是想叫我帮助你们杀死他,我可不管。总之,我现在是找冯隆来了,除了冯隆之外,无论甚么人,只要他不来侵犯我,我都可以饶恕他们。”
  何剑蛾听了,依旧咬著牙不语,半天,她才说:“可是,俞大妹妹,你要不把张玉瑾杀死,就休想能捉住花枪冯隆。”
  秀莲怒容满面地说:“我见著花枪冯隆,动手捉拿他时,无论是谁,只要敢帮助他拦阻我,我就要先杀死谁。”
  何剑蛾点头说:“好了,俞大妹妹,你说的这些话真刚强!我真佩服你!可是我告诉你,你到时就防备著一点啦,你要想捉花枪冯隆,张玉瑾一定要拦著你,到时你还是非得跟他动手不行。不过你放心,我跟我那两个哥哥,到时一定帮助你,不能帮助他。”
  俞秀莲说:“我也不用你们帮助,”
  何剑蛾笑了笑,就把棉被推开说:“我走了,俞大妹妹,咱们明天再见吧!今天耽误了你睡觉。”说毕,何剑蛾出屋,只听房上一阵瓦响,大概她是由房上走了。
  这里秀莲把屋门关上,手持双剑,对著灯发怔,她对于何家兄妹所说的话,并不完全相信。只是听说杨大姑娘已被冯隆卖住他处,实在不免忧心;而对于西屋里住的那个道士,却十分可疑。
  此时她心中只有两件急于要做的事,第一是要捉住冯隆,向他问明白了杨大姑娘的下落,第二就是要彻底的知道,那西屋的道士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当晚想了一会便熄灯睡去。
  到了次日,清晨起来,店伙送进来脸水,俞秀运就问说:“西屋住的那个道士走了没有?”
  店伙说:“龚道爷还没走啦!”
  秀莲又问:“那个道士,他不住在庙里,可在你们店里住著干甚么?”
  店伙说:“龚道爷是有钱的道士,人家从这里路过,住几天就走,用不著投庙去宿。”
  秀莲点了点头,便洗脸梳头。待了一会,店伙又给她送进来早饭。秀莲吃过了,遂就换上一件衣裳,叫店家把屋门锁上,她就出了店门。
  在店门前站立了一会,眼望著对门的玉兴镖局,只见那大门里的旷场上有一两个人正在那里抡刀练枪。
  少时有一个伙计模样的人从里面走出来,秀莲赶过去就问说:“你们掌柜子张玉瑾回来了没有?”
  伙计怔了一怔,用眼看著秀莲,遂摇摇头说:“还没回来,大概十天半月也不能够回来!”
  秀运又回问:“花枪冯隆现在在这里没有?”
  那伙计摇头:“我不知道,我是新来的。”说毕,就往北去了。
  这里秀莲默默地站立了一会,便暗自信步走入了南门。
  进到开封城里,只见街市十分繁华,比北京不在以下。
  秀莲在人群里搀著走,自觉没有甚么人注意,她走过了两条街,就望见路北有一家大门,黑漆门紧紧闭著,在白灰墙上写著四个字,也是“玉兴镖局”秀莲心想,这一定是张玉瑾的家了,遂在门前望了望,转身就走。
  走了不远,街南就有一个绒线店,秀莲进去买了几个钱的针和绂线,就向柜上的伙计打听说:“请问,玉兴镖局那位张大爷他在家里没有?”
  柜上的伙计却说:“这两天没瞧见,你到他家里,或是到南门外他的镖店里问去吧。”
  秀莲点了点头,出了这绒线店,又在城里各街道上走了半天,但是甚么事也没遇著。她心情很急躁地依旧出了南门,先口到店房中取了双剑,然后就到对门玉兴瑾局内去找何三虎。
  不想此时何家兄弟全都没在这里,只有一个姓陈的和姓马的见了秀莲,他们都说:“俞姑娘,您别著急,他们都出去了,晚上才能回来。我们掌柜子今天明天一定要回来的。冯隆他也没有别的地方投奔,还是回到我们这儿来。到时候我们想办法拿酒把他灌醉了,捆上他交姑娘,姑娘也不用自己费事。可是倘若把事情一办急了,叫花枪冯隆听见风声,他可就跑了,那时我们也没法子追了。”
  两个镖头劝了半天,方才把秀莲劝回房去。
  秀莲心中十分懊恼,又想要冒昧地去拜诂西屋住的那个道士,也不用管他是甚么江湖使客不是,只要他肯管闲事,自己就托他一托,替自己打听张玉瑾和冯隆的消息。遂又把店家叫进屋来,说是自己要拜访那位道士。
  店家见这位女客对于那屋子里住的道士竟是这样的关心,他也似乎觉得奇怪,就说:“龚道爷一早就出去了,待一会许回来,等他回来我就跟他说吧。”
  秀莲点了点头。少时用毕了午饭,自己就在屋中望著双剑,闷闷地坐著,心里计划著主意。约在下午四点多钟,吃过了晚饭,这时店家就又进到屋里,他说:“刚才袭这爷回来了,可是现在又走了。”
  秀莲赶紧问说:“你没告诉他,我要见一见他吗?”
  店家说:“我说了,龚道爷他说,他是出家人,与姑娘素不相识,不愿见姑娘的面,只说有甚么事叫我转告他就是了。”
  秀莲摇头说:“他既不愿见我,我的话也不必对他说了。”
  当时店家又退出屋去,秀莲却总觉得那道人的行迹十分可疑。
  又待了一会,天色已近黄昏,秀莲正要携著双剑进城,这时忽然屋门一开,一个女人进屋来了,正是那女魔王何剑蛾。
  秀莲问:“其么事?”
  何剑蛾却面带紧张之色,但是微笑著悄声说:“俞大妹妹,我告诉你,张玉瑾跟冯隆他们回来了!真应了我的话。张玉瑾听说你来到这里捉冯隆,他就生了气,发誓要保护冯隆,跟你作对。现在他们两人,还有曾德保,都到妓院里去玩了,晚上一定回我们的家。我想你现在就跟我到我家里去,在暗中等著他们,只要他们一回来,我就帮你下手,你想好不好?今天要不趁早下手,到明天他们可就许全都跑了。”
  秀莲听了,心中半疑半信,想了半晌,就说:“你先回去,待一会我就找你去,我认得你的家。”
  何剑蛾著急说:“再待一会天就黑了,城门就关了,你可怎么进城呀?”
  秀莲又想了一想,便点头决然说:“好,我这就同你进城!”当下她先把店家叫过来,锁钥要到手中,然后只提著两只宝剑,随何剑城出屋。
  秀莲自己将门锁上,出了店房,只见一辆车停在门前,是张玉瑾自己家里的。
  何剑蛾要先上车,秀运却把她拉住,说:“我坐在车里吧。”于是秀莲就先上了车,坐在车里,宝剑放在身旁。何剑蛾坐在外面,赶车的人跨著车韩,一挥鞭,车就进城去了。
  此时城中的商铺都已燃起灯来。走过了两条街,就到了张玉瑾的家门首,车就住了。
  俞秀莲跟著何剑蛾先后下车,她手中仍然握著宝剑。
  此时赶车的已上前叫门,待了一会,两扇大黑门开了,何剑蛾将俞秀莲让进去。
  张玉瑾住的这所房子很是宽大整齐,家里也用著几个男女仆。
  何剑蛾把秀莲让进二门内的北房西里间,这里已燃上了几枝蜡,光影辉煌,照著一桌酒席。对面摆好了两个座位。
  何剑蛾就笑著谁秀莲到上首去坐,秀莲摇头说:“我早就用过晚饭了。”
  何剑蛾说:“再吃一点也不要紧,要不然可以喝两盅酒……”她一拂手就令身后侍立的两个女仆退去,然后她悄声说:“还得待些时候他们才能回来。俞大妹妹,你千万别疑惑我请你来是有甚么坏意,我是要……”说到这里,她用手帕擦了擦眼睛,又接著说:“我是要籍著这几杯酒,解开你我两家几年来结下的冤仇。”
  她说了这番话,俞秀莲的心中也不由一阵悲痛,因就慨然落座,摆手说:“不要说了,早先的事我们都不再计较了,还提他作甚么?”
  这时仆妇又送进两样菜来,何剑蛾又斟了一杯酒,递给秀莲。
  秀莲却仍留下个心眼,看见何剑蛾自己饮下去,她才拿起酒杯来喝了半口。同时,她心中也对于何剑蛾渐转为喜悦,因想:早先我认为何剑蛾不过是一个江湖拨悍的妇女,如今才知道她原来也很知道情理,也许因为张玉瑾近年发了财,他们又住在省城里,渐渐学了些礼节,洗却江湖的恶习了。
  随就又喝了半口酒,说:“何大姊,我还要先把话说明白了,我此番前来,找的是花枪冯隆。只要你的丈夫不在当中与我作对,我就不与他动手,并不是我怕他,只是我近来听了许多江湖上冤冤相报的事,叫我灰心了。但分不是罪大恶极、横行无忌的人,我就决不与他作对!”
  何剑蛾问说:“你在外面听了甚么事?谁家是冤冤相报?可以对我说一说吗?”
  秀莲摇了摇头说:“将来我再慢慢告诉你。”
  何剑蛾又给秀莲斟了一杯酒,秀莲却摆手说:“我不喝了。”遂站起身来,想要把放在座旁的那口宝剑拿起来,去放在桌上。
  在这时,她忽然一回头,不禁吃了一惊,原来在这后墙却是一张木床,上面有雕刻得很精细的栏杆,挂著缎幔帐,床的右首却有个木板门,像是里面还有一间“套间”似的。
  秀莲就问:“这里面还有一间房子吗?”
  何剑蛾一边独自吃著菜,一边点头说:“对了,里头还有个套间,到夏天那屋里凉快极了。”
  秀莲点了点头,向窗外去看,外面已然漆黑了,屋中的几枝蜡烟也都烧掉了半截,可是何剑蛾的饭还没有吃完。秀莲心中焦急地想:怎么,张玉瑾和冯隆还不回来?
  又待了一会,何剑蛾已然放下杯箸起座,这时忽然一阵急遽响亮的声音起自套间,似是刀剑锵锵击撞之声,接著又听有人嗳哟的几声惨叫。
  秀莲立刻掣剑在手,何剑蛾吓得脸色也惨白了,她惊惶地说:“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一个仆妇吓得浑身乱颤。俞秀莲虽然心中也很惊讶,但还故作镇静,在旁冷笑。
  此时何剑蛾就拿起烛台要往套间里去看,秀莲持剑紧紧跟随著她。
  何剑蛾把那木门拉开,她却不敢进去,听了听里而只有人呻吟之声,再无旁的动静。何剑蛾吓得手颤,不敢往里走。
  俞秀莲却用一柄剑一击何剑蛾的肩膀,说道:“你怕甚么?为甚么不敢进去了?”说时,一手推著何剑蛾,到了套间内,灯光一照,连秀莲都吃惊了。
  原来这套间不大,屋里只放著两把破桌椅,北墙有一扇后窗户,被风吹得一开一闭。用灯烛向地下照时,地下却躺著两个受伤的人,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在吁吁喘气,地下扔著几截被削断了的钢刀。
  秀莲认得那受伤的便是金枪张玉瑾,秀莲立刻就心里明白了,回头向何剑蛾嘿嘿冷笑道:“好,我对你们宽宏大量,不提当日的旧仇,你们却要骗我,暗算我!”说时,抡宝剑向何剑蛾就砍。
  何剑蛾惊得撒手扔了烛台,向外就跑。但早被秀莲的宝剑削在肩头,她就“哎哟”一声,摔倒在地,灯烛也灭了。
  秀莲刚要奔向套间去再取蜡烛,这时,忽听那后窗户处有人大叫说:“俞姑娘快走!跟随我去我花枪冯隆!”
  秀莲吃了一惊,赶紧走到后窗户,用手将窗子托起,宝剑随身子跳出,一看,这里原是一个小院。
  房上有一个人又叫她说:“快来!”
  俞秀莲仰身向房上那黑忽忽的人影说:“你是谁?”
  那人不言,却飘飘地扔下一个东西来。
  秀莲一抬手接住,原来是一块二尺见方的黑布。她正觉著奇怪,只听房上的人又说:“把宝剑包里上,快走!”
  俞秀莲却不肯听这人的话,她嗖地蹿上房去,依旧问说:“你是谁?”
  那黑影一逝,顺房就走了。
  秀莲追赶过了两重房,那黑影已然不见,这时外面却有人打著灯笼进院里来。秀莲在房上看得很清楚,只见来的正是何三虎、何七虎,还带著两个提著灯笼、两个提著钢刀的人。
  秀莲见他们才一进到二门里,自己便由房上伦剑飞身而下,吓得下面的一个人将灯笼撒了手,立刻就烧著了。
  何三虎、何七虎一齐抡刀迎过来,他们籍著那只灯笼一看,齐声说:“嗳呀!原来是俞姑娘!”
  秀莲蓦地莲钓飞起,当唧一声将何三虎手中的钢刀踢落在地,随著一把手将他抓住,横剑喝道:“你们还跟我假客气。你妹妹把我骗来,张玉瑾藏在暗室里,想要暗算我。若不是我防备的周到,并有人在暗中帮助我,这时早就道你们的毒手了。”
  何三虎吓得面色改变,连连摇头说:“我可不知道!那都是我妹妹和张玉瑾商量的主意!”
  秀莲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我早就看出你们是要暗算我,张玉瑾和冯隆他们原来就没有走!”
  何三虎仍然摇头道:“那倒不是,他们确实是今天才回来的,花枪冯隆现在就在街东,一捉就能捉到,只是他那个地方不好带著姑娘去!”
  秀莲气忿忿地说:“无论甚么地方,你现在就带著我去捉他,只要把他捉住,便没有你们的事!”
  当下秀莲扭著何三虎走出大门外,只见这时更声才敲过了两下,街上虽然昏黑,司是还有稀稀的行人来往。
  秀莲先把何三虎放了手,用那块黑布将手中的宝剑包里起来,然后说:“只要在街上你敢喊叫一声,我就杀死你!”
  何三虎也气忿地说:“俞姑娘你放心!走在街上我若喊叫,那一点也没有我的好处。俞姑娘你又不是强盗,我找来官人,也不能叫你吃亏。再说,他娘的为个花枪冯隆,我犯不上赔著性命。冯隆现在鼻子巷土娼家里了,俞姑娘我带著你去找他。”
  说时何三虎在前忿忿地走,俞秀莲在后面持剑紧紧跟随。
  这时天空上星月微微,寒风凛冽,远处更鼓迟迟。
  二人往东穿过了几条胡同,就来到一条小巷里。这条小巷真是又黑又窄,只有北首一两个小门。来到第二个小门之前,何三虎就站住身,指著说:“这就是土娼小白鼠的家里,冯隆就住这里。”
  他说这话,仿彿觉得秀莲一个闺女人家,无论如何也决不肯闯进土娼家里去。可是没想到秀莲此刻早已亮出宝剑来,将身一耸,“嗳”地上了墙头,远后跳进院去了。
  这时却听到远近各处街道上锣声有起,何三虎听了,吓得他转身就跑。此时秀莲才跳到小院里,忽然各处锣声紧响,她不由十分惊异,赶紧闯进小屋里。
  这小屋里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妖艳妇人和一个很瘦的男子,这男子却不是冯隆。
  秀莲就持剑逼问:“冯隆他跑到哪儿去了?”
  屋里的一男一女全都吓得浑身哆嗉,女的就说,“姓冯的……刚才来了又走啦!……”
  秀莲还要往下追问,却听四处的锣声越来越紧,也越来越近,秀莲赶紧出屋,蓦一抬头,只见墙上站著一个人说:“俞姑娘!快走!”
  秀莲又问了一声:“你是谁?”那人却一声不答,跳下墙去了。
  秀莲赶紧提剑赶到墙外,只见黑影一道很快的往东遁去。秀莲在后紧跟,连穿过三四条寂静无人的小巷。
  此时,锣声渐远也渐缓,前面的那人依旧距离著秀莲不过几十步之远,秀莲紧快地飞走,无论如何努力也是追赶不上。眼前已到了城墙,那条黑影已顺著马道跑上去了,秀莲也追赶上去。
  到了城墙上,那人却止住了脚步,在十几步之外,对秀莲说:“我是龚道士。姑娘你一人身入城中实在危险,千万赶紧回去吧!明晨天未亮时,到城南十二里白衣庵旁,我必将花枪冯隆拴获,送了去!”
  秀莲喘了喘气,很和蔼的问道:“请问道爷的大号怎么称呼?如何认得我?”
  对方龚道士却说:“我一个出家人不必说出姓名,至于姑娘……”才说到这里,俞秀运蓦然觉得对方虽是江南口音,但却十分厮熟。
  她趁著对方不备,猛地扑奔过去说:“你是……”但那龚道士早已脱身躲开了,由城上飞身而下。
  秀莲也不顾城有多高,她也提著气,忽地一声由三四丈高的城墙落到平地上,身子一挺并未倒下,但是左腿觉得有点疼。向两旁再看那龚道士,已然没有踪影了。
  秀莲赶紧将剑重用那块方布里上,不顾得脚痛,急急回到店房内。
  此时店门还没有关,秀莲走进了店内,先注意看那龚道士住的屋子,只见窗户一片漆黑,像是里面的人还没有回来的样子。秀莲心中暗暗地冷笑了两声,便取钥匙开锁进屋。她先将宝剑插入鞘内,然后才取火点灯随著就喊叫店家。
  店家进到屋里,就笑著问说:“姑娘回来啦!姑娘不是跟著对门玉兴镖店的内掌柜的坐车进城去了吗?”秀莲说:“回来了,这半天我净在对门镖店里了。”
  店家笑著点了点头,说:“姑娘原来也是镖行的?”
  秀莲点了点头,又问:“白衣庵在甚么地方?”
  店伙说:“就在这南边,顶多十里来地,靠著大道。那座庵十几年前倒还香火很盛,现在却坍塌倒坏得不成样子了。”
  秀莲听罢了,点点头,店家刚要转身出屋,秀莲就嘱咐说:“明天你们可要早点起来,我要一清早就起身赶路。”
  店家回过头说:“不要紧,我们这店里甚么时候都有人伺候著。”
  店家走后,秀莲将屋门关好,对著灯呆呆站立著发征,脑里不住翻情刚才所遇的那一些紧张惊险的事情。
  此时街头上的更锣已交到三下,秀莲又是惊疑著,暗想:刚才城里一定在自己与何三虎离开张家以后,那何七虎与张玉瑾就去叫了官人,诬赖自己是杀伤人命的凶犯,所以城内才那样呜锣缉贼。若不亏龚道士顿路叫我逃走,我真许要被人捉拿住了。但是自己现在住在这南门外,也终非稳定,因此心中十分不安。想想那龚道士的身材和自己模模糊糊看见他那容貌,以及他那谈话时的清朗声调,不由得又惊又疑。
  想了半天,她忽然心中一阵悲惨,不觉得竟簌簌地落下几点眼泪来。又静立了些时,听得四下毫无动静,她才将灯熄灭,慢慢地又放开屋门向外去望,只见残月斜映,寒风扑人,不要说那龚道士的屋中没有灯光,就是旁的屋里,也不见有一点火光。只有风声呼呼,落叶请肃,搀杂著各房中旅客发出的鼾声和呓语。
  秀莲这才又把屋门闭上,便睁著眼在炕上坐了一会儿。
  这时窗纸就发白了,秀莲遂下炕收拾东西,少时就开了屋门到柜房前,隔著窗户叫店家。
  连叫了几声,才有一个店伙,披著棉袄,揉著眼睛,由柜房里走出来,向秀莲说:“天还早呢!还没打五更呢,这么早就走,可干甚么去呀?”
  秀莲说:“我有要紧的事,得往东去赶路,你不用废话,快些把我那匹马备好!”
  店伙似乎两眼尚未睁开,他就问说:“哪匹马是你的呀?”
  秀莲气忿忿地说:“就是那匹红马。”
  说话时又扭头向西屋里看了看,随后便回到屋中。
  待了一会儿,店伙送进洗脸水来说:“姑娘,那匹马已备好了,姑娘是要往哪儿去呀?”
  秀莲随口答言道:“往山东去,我回家。”匆匆地将脸擦过便付清了店账,然后挟著行李,携带著双剑,出屋放在马上。
  店伙把大门开了半扇,说声:“怠慢!”
  秀莲点了点头,遂扳鞍上马,飞骑向正南走去。
  这时候星光还在当空闪烁,半圆的残月偏西坠下,给大地上铺著暗淡的影子,市街上没有一个行人,两旁商号全都严闭著门板。
  走出南关,那郊外更是一遍荒凉黯淡,只有几堆坟墓似的,那是村舍。极目四望,远处都是黑暗混浊,甚么东西也看不见。寒风自背后吹来,使秀莲这一身夹衣裳真有些禁不住,但她也毫不畏缩,纵马南去。自量走了已近十里内外,便收住马疆慢慢地往前走,又走了不到一里,就听前面有人呻吟著喊道:“救人呀!救人呀!”
  秀莲吃了一惊,顺著声音向前我去,藉看星月之光向马下望去,只见道旁趴著一个人。
  秀莲遂勒往马问道:“你是干甚么的?”
  那人一听是女子的声音,反倒不言语了。
  秀莲蓦然省悟,便赶紧抽剑下马,向那人问道:“你是冯隆不是?说了实话我就饶你的性命,要不然,我当时就杀死你!”
  连问了几声,秀莲的宝剑已然举起,地下趴著那个人才说:“你是俞秀莲姑娘不是?先别下手!”
  秀莲举著剑逼吓说:“你快些告诉我,杨大姑娘现在是生是死?”
  那地下的花枪冯隆又呻吟了几声,他就说:“俞姑娘,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何必要这样苦过我。杨大姑娘不错是被我给抢去的,现在卖在正定府姜中堂的家里。那还是冒宝昆的主意,我们两人分使的钱。北京永定门外那杨老头儿,是谭起给杀死的,更与我没有相干!”
  俞秀莲听了,知道那杨丽英尚在人世,便放了点心,遂问说:“你快点把你们在北京作案的缘故及你拐卖杨大姑娘的事情详细告诉我。说完了,我就许饶你的性命,但不准说一句话话。”
  冯隆呻吟著说:“现在我的命拿在姑娘的手心里,我还敢说假话!我告诉你吧,永定门外杨家,那两个姑娘的哥哥不是别人,就是偷了宫里珍珠的单刀杨小太岁。这件事我没跟张玉瑾说过。
  本来我与杨家无冤无仇,因为八月节前,冒宝昆由凤阳请来谭起、谭飞和两个镖头,他们是打算杀害杨家的人,以为谭二员外报仇。
  冒宝昆先请秦振元帮忙,秦振元不管。后来又请我,并说杨老头儿别看他是个卖花的,他早年也是江湖有名的人物,手里颇有积蓄。并说那两个姑娘都是年轻貌美,拐到外省一定能卖不少的钱。
  我那时正为穷所追,就答应他们了。哪想到了杨家,谭起就将杨老头儿杀死,我们翻箱倒柜,得了他们二百两银子。依著我本想不抢人家的姑娘了,可是冒宝昆非要叫我将杨大姑娘抢去不可。
  为这件事,那猴儿手谭飞大不高兴,几乎他要拿刀杀我跟冒宝昆。我由北京把杨大姑娘带到深泽县,藏在朋友家里。不到两天,冒宝昆他就找我去了,他告诉我现在有俞姑娘和五爪鹰孙正礼出来替杨家打不平,把我们的事都探听出来,所以得赶快把杨大姑娘出手。
  我就去到霍家屯我霍玉彪,打算把杨大姑娘卖给他,价钱还没商量好了,你们二位就找了去。我怕被你们捉住,我就跑了。跑到深泽县,见了冒实昆,他也很害怕,我们就赶紧把杨大姑娘带到正定城外麒麟村,卖在姜中堂的家里,才得了六十两银子。
  我跟冒宝昆平分,遂后就一同逃到这里来。冒宝昆觉得这裹不稳,他又投往凤阳谭家镖局去了。我在这里住了不到半月,张玉瑾非常优待我。昨天我才听张玉瑾说是姑娘来到此地,并说你与何家的仇恨全都解消,来此专为提我。
  我本来想跑,可是张玉瑾他拦住我,叫我别害怕,他说他已与他老婆定下计策,一定能把俞姑娘你害死,叫我在鼻子巷土娼小白鼠家中暂时躲避。我在小白鼠家藏了一会儿,想著也不稳,因为何三虎他知道我认识这个土娼,何三虎又最与我不睦,我就又跑到穿心巷黄大娘那里去往著。
  想不到夜内就去了一个人,一进屋就向我的胸上戳了一下,我的身子就不能动弹了。他又抬著我的膀子,走出去,过了城墙,就把我扔在这里。他又拿著手指头往我的身上戳了几下,我就躺在这儿,胳臂腿都许折了。
  俞姑娘!我做错了事是该死,可是咱们两家无冤无仇,千万求你饶我这条活命。”
  俞秀莲听了冯隆这一番话,心中实为愤恨,就想:他不单是给他哥哥冯茂丢脸,简直是给江湖人泄气。她本想要挥剑杀死了他,但又想无论他怎样罪大恶极,自己若杀死他也算是犯法。
  秀莲咬著牙犹豫了一会儿,就又问:“你可知擅用点穴法把你捉住的那个人是谁吗?”
  冯隆摇头说:“我没看清楚模样,我想大概是俞姑娘你这边的人,那个人的本领可真大。”
  秀莲又怔一会,遂又问明白了那正定府麒麟村的详细地址,然后挥剑向冯隆身上砍了两下。
  只听冯隆喊了几声,秀莲也不管他是死与未死,遂就收剑上马,转头往北走去。
  走去不远,看见西面有一股岔道,秀莲就又拨马向西,鞭也挥得紧了。行下三十余里,天刚拂晓,又走下十余里,阳光就吐出来。
  秀莲现在虽知杨大姑娘已有了准确地点,无论在那姜中堂家是为婢为妾,总比在恶人手中要好些。虽然放心,但她犹是情急,因为自己为杨大姑娘的事情才出来,奔波了数千里,中途屡遭危难,且与孙正礼分散,如今若无那龚道士在暗中相助,恐怕连花枪冯隆都捉不住,想起来自己也未免太惭愧了!
  因此就想无论如何也要走到正定,见杨大姑娘一面,然后再回北京。
  行了一日便又到了黄河南岸,找店房住下。次日过河,又走了两三日,就又到了彭德府。自己因不放心郁天杰,便到彰德北关那安阳镖店的旧址去看。只见这里连粉墙都刷新了,换写了几个大字,却是“万祥老店,安寓客商”。
  秀莲见自己先父这个师佳,保镖多年,如今竟改了行业,就不禁心中一阵难过。
  这街上有人认识俞秀莲,就过来笑著说:“俞姑娘来了,郁三爷现在改了生意,比开镖店时的买卖还兴隆呢!”
  秀莲点点头,下了马,牵马进门。
  那郁天杰正在柜房里,隔著窗子一看见秀莲来了,他就急忙病著腿走来说:“师妹回来了,先到柜房坐吧!”
  遂叫伙计将马匹接过去。秀莲随郁天系到了柜房里。这屋子分里外间,里屋就住的郁天杰的妻子,屋里很温暖,秀莲坐在热炕头上,郁天杰的妻子送过茶来。
  秀莲喝了一碗茶,郁天杰就坐在炕上向秀莲悄声问道:“怎么样了?事情办得有些头绪了没有?”
  秀莲遂著把自己到开封府,已捉获花格冯隆,探问出那杨大姑娘的准确下落的事情说了。
  郁天杰点了点头,秀莲说孙正礼的事,郁天杰却说:“孙大哥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前两天有一帮山西客人,由晋城往北京去,从这里路过,住在我这店里。跟来的有两个镖头,其中一个姓王的交给我一封信,却是史胖子托他给带来的。”
  秀莲赶紧问说:“信上说的是甚么话?”
  郁天杰说:“我找来你看。”
  当下他又瘸著腿到外屋,少时就拿著一封信,进来交给秀莲来看。
  这封信字迹极为潦草,词句也不通,大意是:孙正礼现在史胖子那里养伤,伤尚未愈,可是他的性情极为急躁,连俞姑娘到开封去的事都不敢告诉他。
  现在只跟他撤谎,说紫毛虎张庆又来找郁天杰报仇去了,郁天杰无人帮助,须孙正礼前去搭救。
  现在孙正礼倒是信了这话,一半日内就要起身来彰德,到时务请郁天杰劝阻他,叫他回北京去才好,下面是史胖子的署名并问安。
  秀莲看了,不禁微笑,郁天杰也笑著说:“你说咱们这位孙大哥,有多么难办!”
  秀莲说:“他的性情太暴,这次我本不愿他跟看我一同出来!”
  郁天杰又问:“姑娘你现在不是把事情都已办完了吗?”
  秀莲说:“冯隆他说把杨大姑娘卖在正定,但还不知是真是假,所以我要到那里看看去。”
  郁天杰劝说:“据我想姑娘现在也不必再著急了,花枪冯隆在危急之时,对姑娘所说的话决不能假。果然杨大姑娘能在姜中堂的家也算不错,姑娘你过些日子再去看她,也不为迟。现在我留你在此多住几日,就为等候史胖子把孙大哥送到,你再同他北上。要不然,那位大哥来了,他一定要往开封斗张玉瑾,一定要去捉紫毛虎,我可没法子劝阻他。”
  俞秀莲想了一会儿,便点头了。
  郁天杰特意给秀莲预备出一间屋子,开著很旺的火炉,就请她在此暂住。
  秀莲本来两腿十分酸痛,身子卷惫,心中又闷闷不乐,也很愿意在此休息两日。她的脑袋里却时刻忘不了两件事:一件就是那龚道士,觉著那人十分可疑,而且那人谈话的声音,始终记在自己的耳畔,越想越觉著厮熟。
  第二就是那一对双刀,父亲在世时,很费心计为自己定打的,不想却落在紫毛虎张庆一个无名的小辈手中。尤其是此番南来,虽然凡与自己交手的,没有一个不甘败下风,而且也无意中得到那几十颗珍珠的下落,总算不虚此行。
  但是若以自己的本领去与龚道士比较,却又相差得太远了。就想此后自己还怎敢在江湖上走?倘若遇见他那样的人来与我作对,我不是定要吃亏吗?因此仿彿有点心灰意懒,只想过些日见著杨大姑娘之后,就同北京,不再往江湖上与人争雄了。
  她在郁家店房里住著,轻易连房门也不出,郁天杰终日应酬买卖,也不能过来与她谈话,他们的事她都不知道。
  又等了四五天,秀莲著急了,想著等到明天史胖子与孙正礼若再不来,那自己就要走了。可是在这天下午五时许,外面就来了三匹马,一辆车。
  史胖子摇晃著他那可笑的身体,牵看枣色大马,喊叫著说:“郁掌柜的在吗?”
  秀莲赶紧出屋,叫了一声:“史大哥!”
  史胖子扭头一看,笑著说:“哎呀!俞姑娘也在这儿吗?”
  此时蓦地由车上跳下来一条大汉,正是孙正礼,他直瞪两只大眼睛,问说:“师妹,怎么样了?你到开封府去了没有?紫毛虎又跑到这里来欺负郁三哥,是你给打走了吗?”
  旁边史胖子直向命秀莲使眼色。
  秀莲一西吩咐店伙安置马匹和车辆,一面请史胖子和孙正礼到她的屋里。
  史胖子带来的那两个人是另找店房歇息。
  这时郁天杰是出去了,店伙进屋来伺候。
  孙正礼的腿伤仿佛还没大好,他神情急躁地把店伙轰出屋去,然后对秀莲说:“师妹你快告诉我!”
  史胖子把他按在炕上坐下,他还不住向秀莲使眼色。
  秀莲也十分忿忿,就说:“孙大哥,你的性情太急躁,为甚么那天紫毛虎拐跑了镖店的东西,你不等我们一同回来商量,你就一个人先走了?你是要到太行山显一愿你的能干吗?你还是故意跟我俞秀莲斗气?”
  这几句话把孙正礼问得张口结舌,半天没答覆上来。他的黑脸上发红,旁边史胖子却笑了笑,替他说:“孙大哥也不是跟师妹斗气,是他的性子急。他见了紫毛虎那样欺负郁老三,他忍不住气,所以立刻就到了太行山,不防一上山就掉在陷坑里了。”
  此时孙正礼的脸上更红,他就连连摆手说:“得了!得了!不要再提了!太行山的那些事情都不要提。咱们先说说花枪冯隆和紫毛虎那两个小子的事情到底怎样了!”
  俞秀莲叹了口气,刚待说话,这时,忽然郁天杰进到屋里,手里托著一件东西,他不顾招呼史胖子和孙正礼,先向秀莲说:“师妹,你看这双刀是你丢的不是?刚才在街上有一个道士,叫我交给你的!”
  秀莲听了,立刻惊讶得神色改变,赶紧接过双刀向郁天杰说:“郁三哥,你在哪里遇见的那个道士?”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N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