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剑气珠光 >> 正文  
第二十一回 寒夜灯窗慨言京侠义 玉楼金殿奇士献珍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一回 寒夜灯窗慨言京侠义 玉楼金殿奇士献珍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车过马来,由行李内取出约有二十四五两银子,说:“你好生带著,作盘费住安庆去,在路上千万要小心,并不可对人说出我的事情!”
  猴儿手接过银子,连说:“师父不必嘱咐!我都明白,我今天就走,师父!”说著他用泪眼望著李慕白,仿佛舍不得离开似的。
  李慕白摆手说:“你也不要多费话了!赶快走吧,我也要到旁处去。”说时,李慕白上了马,连头也不回,就扬鞭走去。
  由景州一直往北,临时改变主意,打算在三四天内赶到北京。在北京只要见了德啸峰,叙叙别后之事,那时自己便要离京南下。不单杨豹珍珠之事,自己已懒于再去追索。即俞秀莲姑娘,自己也要劝她不要到九华山上去学点穴。因为自己生平自负未遇见过对手,尤其没有比自己武艺再高强的人,可是在徐水县一夜之内,失去了宝剑和穴道图。这实在是自己的耻辱。有此一事,自己更无颜再走江湖了,因此心情疏懒,精神不振,连走了六天,方才到了北京。
  李慕白没到北京之前,离城三四十里,他就把便服脱下,换上道士的装束。策马到齐化门外,找了一家马店,就说自己是远方来的道士,现在东岳庙投宿,因为不久还要走,这匹马又没处放,所以想要寄存在这里。那马店的主人见李幕白是个出家人,便就答应了。
  李慕白又留下一两银子,作为喂马的草料钱。他信步走进城去,就见京城里还像三年前那样的热闹,李慕白不禁感慨万端,想起早先自已初次到北京来,原是为找个书办小事,没想到后来竟出了那些事。
  如今旧地重来,自己却又变成道士的装束,即使这样,如若再有人将我认出,还不定要出甚么祸事呢?他不敢在大街上多走,就穿进了北边一条小巷,无目的地走,拐弯抹脚,也不知走到甚么地方。就见路北有一座小庙,走到门前看了看,横匾上写著是“海莲寺”。
  李慕白本想上前打门,但又不知这是和尚庙还是道士庙。心想:假如是和尚庙,哪能收容我这样子的老道呢?
  遂就退步,向胡同里走过来的一个人,打著稽首问说:“请问,这是僧家庙,还是道家庙?”
  那人说:“这是尼姑庙,你要干甚么呢?”
  李慕白又打了稽首,说:“我是打听这附近有没有道士庙?”
  那人向北边一指,说,“十一条胡同,妙玄观,那不是老道庙吗?”这个人说完话就走了。李慕白道了声谢,便往北走去。
  又走过二条小巷,来到一条很宽的胡同里,李慕白认得,这就是三条胡同,再往西不远就是德啸峰的家中。听说俞秀莲住在他的附近,此时大概她已同孙正礼回到北京了。当下他心里一动,但却不敢走过去,游往北去走。
  穿过几条小巷,便来到了十一条胡同。果然见这里路北有一座小庙,山门都破了,红墙也将要坍塌。门额上可以隐隐看出一个“妙”宇。李慕白暗想:“这一定就是那妙玄观了。”
  遂就由小门进去,一看里而是三座殿。东西配殿都已坍塌,只有正殿,大概因建筑的时候是特别加工,所以至今还没坍塌,可是已经破烂不堪了。
  李慕白见有两个穿著破衲头的老道人,正在殿前地下坐著,曝著阳光,拿干草织拜垫。
  李慕白上前一打稽首,问说:“哪位是这里的方丈?”
  两个老道人齐都停止了工作,一个花胡子的道士,就仰首问说:“有甚么事吗?”
  李慕白又打了稽首说:“我是由江南天目山崇元观来的,到北京来打算结些善缘,因为没处住宿,想要在这里借个地方!”
  那老道人彼此商量了一下,就指著后面说:“殿后头有一间屋子,你就在那儿睡吧!那儿堆著好些干草,你可小心火烛!”
  李慕白说:“我用不著火,请两位老方丈放心吧!”
  两个老道人连头都没点一点,就依首织那拜垫。
  李慕白向殿后去走,就见殿后是满地的乱砖和残雪,十分污秽。有一间小灰房,连门窗都没有,看那样子已然快要坍塌了。李慕白来到临近一看,就见堆了半屋子干草,并无别物。李慕白心中倒是很喜欢,一来觉得有这些干草,晚上睡觉,可以不至寒冷。二来是这个地方十分严密。
  他想:“现在谁能想得到三年前杀死瘦弥陀黄骥北、越狱潜逃的李慕白,会又来到这里喝?”进到屋中,把包裹放在地下,他就坐在干草堆上,不过因此想起他三年前两番入狱之事,益觉得德啸峰的慷慨,铁小贝勒的惜才,使自己终身难忘。而俞秀莲对自己的多情,那更是一件不可解、没法办的事情!
  这时天色已经过午了,李慕白在屋中歇了半日,到傍晚时才出去。到附近一个小面铺里吃了晚饭,顺便走到三条胡同,来到德啸峰的家门首。他看见双门紧闭,绝无旧日的繁华,就想:曾听俞秀莲说,她就住在德宅的附近。那是德啸峰特地为她买的房子,可不知是哪一个门户。
  因为这时天色还没有黑,他不敢在此多为徘徊,遂就回到妙言观那间小房里,就躺在干草上睡去。
  一觉醒来,睁眼一看,在屋中就能够看见,天黑如墨,闪烁著无数的金星。风刮得很紧,侧耳去听,却没有更鼓之声,也不知现在是甚么时候了。
  他出了屋子,到殿前去看,见屋中一点火光也没有。跳到墙上往胡同去看,也没有一个行人,暗想:天色一定不早了。
  遂就回到屋内,摘去道冠,脱了道衣,全都藏在干草堆中。他混身上下扎束利便,然后就出屋跳过墙去,直往三条胡同走去。
  果然这时天色是不早了,走过了几条胡同,他竟没遇见一个人!也没见一盏灯。少时来到德宅门首,就飞身上墙,向下去望,就见由那门房的窗里还透出灯光,想著里面一定还有人未睡。李慕白便轻轻地在房上爬著往里院走去。只见那客厅中和各屋中全都没有灯光,唯有书房内还灯光荧然。
  李慕白轻轻下了房,在窗前向里面静听。只听屋中有微微之声,似是翻阅书页之声。李慕白便将实只戳破一个小洞,向屋里去望,只见正是德啸峰,坐在一把椅子上,桌上放著灯、茶具,并堆著厚厚的两套书。他在那里根人神的翻阅,身后只有一只炭盆,并没有别的人伺候他。
  李慕白立刻心中燃烧著一阵友情,立刻将门拨开走入屋内,站立在德啸峰的背后。
  德啸峰竟一点也不觉著,李慕白便低声唤了一声:“大哥!”
  德啸峰吓了一跳,赶紧回首,藉灯光一看李慕白的面,他就惊讶地说:“嗳呀!兄弟?”他把两手揪住李慕白的胳臂,叹息著说:“兄弟,想不到咱们今天还能相见!”
  李慕白却面色紧怅,悲痛填胸,双目忍住热泪说:“大哥,此番我北来,就是为要看看你,白天我不能来!”
  德啸峰先把屋门关好,然后亲自搬椅子,悄声说:“兄弟你坐下!”
  李慕白落了座,德啸峰就坐在李慕白的对面,他用铜箸在铜盆中把木炭的灰拨了拨,又续上两块。就说:“兄弟,这两三年来,我这里的事情,你都听俞姑娘说了罢?”
  李慕白点头说:“我都听俞姑娘说过了,我与大哥别后三年以来的事情,想俞姑娘必也告欣了大哥。我此番北来,原是奉了我盟伯之命,他老人家叫我回家去看看。并来见见大哥,此外的人,他都不许我见面。因此我今天来与大哥会上一面,过几天我就要走!”
  德啸峰点头叹息说:“兄弟,你为我又来一趟北京,我实在心裹不安。你本来是一位年青有为、文武兼资的人。都是为交了我这么一个朋友,为我的那些事,使你成了一个罪犯,终身不能出头见人。一想起来,我的心里就又愧又恨!”
  李慕白冷笑道:“大哥你何必要说这样的话,大哥是我的知己。我李慕白为大哥杀身碎骨也值得,也愿意。何况,假如我当初作一个书办、吏役等的低微无进展的小事,还不如现在我作一个纵横江湖的侠士。大哥,你别为我的前途发愁,我的终身就是这样了。有我一天,我不叫江湖上有强梁恶霸,有我一天我不能叫别人来欺负大哥!”
  李慕白这样慷慨而谈,声音渐渐高了。德啸峰也是十分激动,他哈哈大笑,说:“兄弟,你真是我的兄弟,我德五不虚此生,交了你这位千古难寻的好朋友。可是你放心,我现在安份闲居不问外事,也不能有甚么人来找寻我。就是与我有关的那件案子,虽然前两个月起获出来几颗珍珠,并且有人说是单刀杨小太岁就是你的化名。但是也没有再牵涉到我的身上……”
  说到这里,德啸峰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他就把声音更压下一些说:“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我来告诉你,就是那单刀杨小太岁,原来就是杨豹,他确实是那偷盗宫中珠宝的正犯。前一个月,忽然有一天晚间,他登门来找我,说是姓张。
  起初我以为是甚么江湖人来找我生事,复来他说是在彰德府见过了俞秀莲和孙正礼,我才把他让进来。这人是个二十来岁,非常英爽的一个汉子,谈话也颇斯文有礼。他见了我的面,才说他就是杨豹,此来一来是看望他的妹妹,二来是向我道谢。
  后来我把他妹妹叫出来与他相见,他们兄妹就抱头大哭,情形非常可惨,那时我回避出去,叫他兄妹二人好谈话。及至我再回来,杨豹他就当面对我说,珍珠四十九颗俱是他所偷盗,但并非得自宫内,是从另一家大户里盗出的,他并把地点告诉我。
  他说他现在纵想把珍珠再交还宫内,也是不可能了。而且他为此四十九颗珍珠,曾经过千惊万险,所以也不忍随便就割舍那些宝物。他听我说他的长妹杨丽英是为冯隆所抢走,他就愤怒的立时要找冯家去,并且把他的幼妹托付给我。说是叫我给遗嫁,当日他就走了。
  及至前几天,俞姑娘和孙正礼前来,我才知道他是在保定府黑虎陶宏家中受了重伤。这些事都不要紧,最难办的就是……”
  说到这里,德啸峰把头凑近了李慕白,声音小得几乎难以听见,他说:“杨豹走后的第三天,原来他又深夜来到我家,与他妹妹杨小姑娘私自又见了一面。
  杨小姑娘当时对我秘密不说,等到俞姑娘回来,她才把话对俞姑娘说了。原来杨豹把他所有的四十一颗珍珠,全都交给了他妹妹,并有一封信,你看……”
  说到这里,德啸峰满面惊怖之色,他叫李慕白在屋中稍候,他开门走出屋去。
  去了半天,然后回来将屋门又紧紧地关好。他就由身边取出一封信来,交给李慕白,他的手都有点颤。
  李慕白却从容地把信笺展开,只见上面的字迹极为潦草,并有几个别字,大意是说:“杨豹不幸,家遭奇祸,先父母俱为人害死,仇人贺须,河南人,至今未得手刃。又兼恩祖杨公又为冯隆等人所杀,并抢去长妹丽英。
  丽英本一贞烈女子,想此时早已死于恶人之手矣!我杨家送遭凶祸,真惨极矣!幸遇仁人德公及俞秀莲小姐、孙正礼义士等,将我幼妹丽芳收养,并为我家之事,南下奔波。似此大德,没齿难忘!
  何况杨豹此去,决为父母、恩祖、长妹请人报仇,誓与冯氏兄弟决一死斗。而不食贺颂心肝,决不厚颜为人。然我人单势孤,胜败难料。此去或不能再生还也,更不能报请恩人之大恩也!
  今将我闯南北,斗群雄,千辛万苦,保存在身之珍珠共四十一颗,全数交与我妹丽芳之手。其中十颗为丽芳嫁时之妆奁,十颗赠与德公,十颗分酬俞孙两位恩人。尚余十一颗,倘我杨豹自己不能报仇,将来谁若能替我报仇,即请德公将此珠赠他。
  今我去矣,临行挥泪书此,即希德公、俞孙三位思人,及天下侠义之士共悯鉴焉。”
  李慕白看了,便问:“孙正礼知道此事不知道?”
  德啸峰摇头说:“他不知道此事,只是杨小姑娘告诉了俞秀莲,俞秀莲又把信交给我。我本想立刻就给焚烧了,但又听说你快要来了,所以我严密收起,等著叫你看。”
  李慕白把信交给德啸峰,说:“请大哥立刻烧毁了吧,万一此信落在别人手里,必是奇祸,因为杨小姑娘是住在你家!”
  德啸峰立刻将杨豹的信扔在炭盆毁灭,并说:“杨小姑娘现住在我家,我想倒不甚要紧。因为除了江湖人之外,衙门方面还不知杨小太岁即是杨豹。”
  李慕白却说:“珍珠如能交还宫内,不但杨小太岁之事无人深究,即大哥你的三载沉冤亦可昭雪了,那些珠子是否现在大哥的手中?”
  德啸峰摇头说:“我如何敢收藏那些东西。我连看都没有看,现在全都在俞姑娘的手中,这几天我们就盼著你快些来,办理此事。”
  又说:“我还告诉你此珠的来历,因为杨豹说是他由一处大户人家所得。当时我就向他打听那人家的地点,他详细告诉我了,就是北城富贵胡同路南的家大门。后来我叫寿儿去一打听,你猜那个人是谁?原来就是宫中张大总管的家里。”
  李慕白听了,冷笑说:“宫中盗宝之案是由他主办,大哥的官司又是黄骥北托了他的人情,才把你拉进去的。冤枉了许多人,如今还捏造杨小太岁就是我李慕白,其实真正盗宝之人原来就是他!好,我非要剪除这个奸徒不可!”
  说话时,李慕白就站起身来,又向德啸峰问俞秀莲在哪里住,德啸峰详细把房子的形式告诉了他。
  李慕白就说:“大哥,再见吧!”
  德啸峰却一把拉住李慕白,问说:“兄弟,你现在哪里往?”
  李慕白说:“离此不远,地方极为严密,我走了!”说时,他自己开了屋门,出屋飞身上房走去。
  珍珠四十一颗现已完全有了下落,李慕白心中就非常喜慰。他按照德啸峰所指的方向,所说的房屋形式,找到了俞秀莲的住所。
  只见各屋中都是黑沉沉的,一点灯光也没有,近处的更声已交了三下。
  李慕白站在房上,故意将脚步放得沉重些,踏得屋瓦喳喳的响了几声。这时就听下面的屋门微响,有一人手提双刀奔出屋来。
  李慕白“嗖”地跳下房去,问说:“是俞姑娘吗?”
  对面的俞秀莲双刀已然举起,忽然又放下了,她说:“是李大哥吧?快请进屋来!”
  于是俞秀莲便先进到屋中,放下双刀将灯点上,李慕白随之进去。就见床帐下垂,床下放著两双女子的鞋,就知道那杨小姑娘一定是睡在床里。
  俞秀莲却穿著睡鞋,她请李慕白落座,头一句就问说:“李大哥,那四十一颗珍珠都有了下落了!”
  李慕白悄声答说:“我知道了,我才从德五哥那里来,他已把话都告诉了我,”
  秀莲也把声音放轻些,她说:“怎么办!珠子现在我这里,我想交还宫内。可是,我去了一次,不行!宫院太深,我不知放在哪里才好!”
  李慕白默默不语,点头说:“这确实是一件很难办的事!这样吧,今天已然三更多天,我们若走到宫中恐怕也快到四更了,做事未免不便。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同在紫禁城的东北角楼上见面吧!”
  秀莲说:“好,明天我带了珠子前去。”又说:“李大哥你还要看看那珠子吗?你还要见见杨小姑娘吗?她就睡在我的床里!”
  李慕白却摆了摆手,秀莲此时却是非常高兴,她说:“不过有一件东西我却应当还你,可是这东西现在德五哥之手中……”
  李慕白很纳闷,随问说:“甚么东西?”
  俞秀莲却欲言复止,忽然她面现羞涩之色,忽然她又双眉紧锁,显露出来悲哀,叹口气道:“等事情都办完了之后,再说吧!”又立时收敛起羞容与悲态,扬起头来说:“李大哥,我走了之后,那静玄师徒又找你去了没有?杨豹的伤势怎样?史胖子他们也同著你一块来的吗?”
  李慕白榣头说:“没有,史胖子与我是在徐水县分的手,我想他早晚必要混到北京。我们现在倒是不必叫他帮忙。姑娘若见著他,也不必告诉他我已来到此地,更不可把珠子的事对他说。杨豹的伤势我听冯茂说是日重一日,大概凶多吉少。但我们现在也无法顾他。那静玄师徒及柳建才等人,都已失望而南返了,将来他们是否再找寻我,此时尚不得知。”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在徐水县店内丢失宝剑及点穴图之事,心中又是一阵愤怒,本想要据实告诉秀莲,但后来一想,告诉她也是无用,遂又把话中止了。
  两人默默对坐了半天,俞透莲又问李慕白现住在甚么地方,李慕白告诉了他,然后就说:“我要走了,明天夜内就在那地方准见,到时千万要谨慎一些。”
  秀莲点头说:“我晓得!”当时李慕白就开门出屋。忽见对面的房上有条黑影一晃,旋即不见了。
  李慕白突然一惊,又退身进到屋内,赶紧向俞秀莲摆手,秀莲走近两步,低声问说:“甚么事?”
  李慕白悄声说:“外头有人?”
  秀莲一听,立刻神色改变,赶紧又去抄起双刀,李慕白却摆手将秀莲拦住。然后他轻轻开门出屋,飞身上房,四下一看,只听“咪呕”的一声,一只大黑猫从房上惊跑了。
  此时繁星满天,北风怒吼,俞秀莲也出屋上房,往四下去看,却甚么也没有看见,她就向李慕白悄声说:“莫非是史胖子来了?”
  李慕白摇了摇头,并不说甚么,又向各处看了半天,他就悄声对俞秀莲说:“姑娘请进屋歇息去吧,千万要将门关严,把那东西藏在隐秘之处!”
  俞秀莲答应,又说:“李大哥,明天晚间见吧。”她送就跳下房去,进屋把门闭好,少时也就熄灯了。
  李慕白却站在房瓦上,并不即时走开。他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身,等候了半天,却不见那条黑影再在眼前闪过。因为天色已到了四更,李慕白不能再在这里多留,只好回到妙玄观殿后的那间小屋内。因为脑里受了刺激,便不能安眠,总是想著刚才在眼前一闪的那条黑影。
  心里想:那一定是个人,决不是甚么狸猫或是狐狸,但是快极了。史胖子等人决没有那样的好身手。因此就想到明天在城内各处侦探侦探,看看有甚么江湖上著名的豪侠来到此地没有。
  到天明时,他才睡了一个觉,及至醒来,已经上午十点多钟。他束好了道冠,穿上道袍,就走出了妙玄观,穿著小巷去走。
  出了崇文门,才找了一家小饭铺,用了午饭。然后便进了那镖店最多,江湖人聚集之所的打磨厂。由东口走到了西口,他时时低著头,恐怕遇见有甚么认识他的人。但又须时时偷眼去看,注意有甚么行迹奇异的人没有。但结果是徒然穿过了这条胡同,一无所获。
  又来到前门大街上,这条大街是李慕白在三年前差不多是天天走的地方。如今又来到这里,不禁感慨倍生。尤其是此地离著旧日自己冶游之地不远,离南下洼子纤娘葬骨之处也甚近。
  想起旧日的事情,真觉著是自己错了!便暗暗叹息著,抱袖翩翩,往北就走。
  才走了不几步,忽听身后有人高声叫道:“李兄弟!李慕白!”
  李慕白不由大吃一惊,回头去看,原来是孙正礼。骑著他那匹枣色大马,昂然而来。他一见李慕白,就下马说:“李兄弟,你甚么时候来的?见著德五哥和俞秀莲了没有?”
  李慕白赶紧向孙正礼使眼色,孙正礼却像没有看见似的,还问说:“怎么样了?保定城黑虎陶宏那群王八蛋就算这样完了吗?”
  李慕白却十分著急,赶紧走近前来,悄声说:“孙大哥你怎这样莽撞?这些话岂能在这里高声喊叫?”
  孙正礼却微笑道:“怕甚么的?”
  李慕白就很郑重地说:“孙大哥你千万听我的嘱咐,不可对人说出我现在已来到此地!”
  孙正礼笑道:“怎么,你李慕白还害怕么?”
  李慕白摇头说:“我并不害怕,不过倘若有人晓得我已来京,却于德五哥有许多不利。千万要严密!我现在也不能多与你说话,我要走了!”
  说毕转身走去,孙正礼还在后面高声叫道:“喂!老道!你现在哪里往?”
  李慕白并不作声,急急地走进了前门。此时他心中很生气。暗想孙正礼这个人真是楞!有他知道我来到这里,早晚必要因他出事。我非得赶紧把那件事办完,即远离开北京不可!
  当时进了皇城,来到西华门前。便仰首望见了紫禁城,楼阙壮丽,显出一种威严不可趋近之气象。那各色的琉璃瓦,都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
  西华门似一只威严的狮子蹲在那里,有稀稀的穿戴官服的人,恭谨地从那里出入。
  李慕白自顾一个道人模样的人,倘若多往前走几步,纵不至被人拘捕,恐怕也要被人驱开。倘若再有人认出自己的面目,那就许立遭奇祸,于是他一直往北去。走到北长街的北首,就一眼望见了御河里,紫禁城的西北角和东北角,各有一座方形的亭子,样式极为新奇壮丽,琉璃瓦的颜色也显著得多,担脊重叠,朱黄相映,真似两座华幢宝盖对立若一般。
  那北面就是巍巍的景山,虽在初冬之际,但山上仍然是一周青翠,那是望不尽的苍松古柏。
  李慕白走过了北上门,到来景山东边的大街上。就见这里往来的官人更多,并有大鞍车和轿舆,络绎不绝,大概此时正是散朝的时候。李慕白不敢立刻就走过甬路,恐怕冲撞了那些贵人的车舆,他便站在甬路旁边等候。
  走过了几辆车,又过去几顶轿,后来又来了一顶轿子,轿的前后并跟著顶马跟骡。
  那后面骑著菊花青骡子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穿的非常干净的小厮。
  李慕白非常觉得眼熟,等到轿舆和跟骡走过去了之后,李慕白方才想起,那小厮却是小轧髯铁小贝勒的常随得禄。
  李慕白又不禁触起往事,想起铁小贝勒对待自己的恩情,自己总应当稍为报答,才能安心。过了甬路,又四下环顾,看好了道路,便一直往北走。
  出地安门往东,慢慢地油折而行,回到那妙玄观望,静坐在破屋乱草上,心里却非常紧张。暗想今天干的是一件大事,第一深宫禁苑不是轻入之地;第二干这件惊人的举动,虽说是出于侠义之心,但实属大干禁例。倘若有一点大意就许弄巧成拙,自己与俞秀莲虽不至于被人捉获,但倘若形迹被人查出,那反倒是害了德家。
  因此他详细计划晚间应取的步骤和办法。但因他自己是个生长在乡间,仅仅中过一个秀才,没作过一点官事,没进过一次禁城的人。今天只看了看紫禁城的外表,至于深宫大内的情形,他连想也想象不出,所以极为感觉艰难。
  但是又想俞秀莲以一女子,在自己未到北京时,她还敢深入宫内去看了看。难道我竟不如她吗?因此自己又鼓起了勇气,并觉得秀莲的可佩可爱。
  到天黑时,李幕白去用了晚饭,然后回到庙内,歇了一会儿,便将里面的衣服扎束利便。外而仍然穿上这次,出了店门,迤逦地走去,又进了地安门。
  这时皇城之内,行人稀稀,李慕白走到景山东门,就见那门洞下有一点灯光。李慕白走进一看,原来是两个乞丐,在这里缩成一团。抱著一只破瓦盆,盆里放著几块半明不灭的木炭,烤一会儿,又拿嘴吹一会儿。
  李慕白看了看他们,便说:“你们这个地方倒真避风。”
  那两个乞丐抬头看了看,就说:“老道,你是哪个庙里的?”
  李慕白说:“我哪个庙里的也不是,我是打算在这儿避避风。”
  那两个乞丐一听这话,就以为李慕白也是个跟乞丐差不多的穷老道,便不大理他。两人只靠著墙根烤火取暖,李慕白也靠墙蹲了一会儿。
  此时二更敲过,将近三更,街上一个行人也不见了。旁边那两个乞丐像母鸡似的,两人挤在一团,大概已睡著了。
  李慕白便起身离开了这景山东门,靠墙往南去,来到御河旁边栅栏前,就见栅栏关闭著。李慕白便掖起道抱,飞身上墙,然后跳下去,沿著御河行走。
  来到神武门前,就见这里也是一个人没有。只有西边的三间房子,里面灯烛辉煌,门外也摆著两只风灯,像是有宫人在屋里值班。
  李慕白便脱去了长衣,弯著腰靠墙走,顺著紫禁城墙往东。走了约百余步,见四下没有动静,他就将长衣服圈在腰上,然后纵身上墙,其疾如风,其轻如叶,五六丈高的城墙就从平地蹿上。及至脚落实地,他忽然想起来,俞秀莲她决不能来。因为这样高的城墙,一般会武艺的人是不能蹿上来的。
  三年前自己也是不能,后来在九华山上受了盟伯江南鸿的指点,又加上两年多的功夫。所以才能从六七丈高的山崖,自由飞上落下。
  俞秀莲的武艺自己是知道的,她若从上边往下跳倒还不费力。但想从下面蹿上来,就怕很难了。昨天她对我说,她曾到紫禁城内来过一次,只怕那是她说的大话吧?
  一面想,一面往东去走,眼看来到那东北角楼前,忽见由迎面跑出来一条黑影。
  李慕白赶紧止住脚步,对面那人未等来到临近,就问“是李慕白李大哥吗?”
  李慕白也走上两步,说:“姑娘倒比我先来到了?”
  俞秀莲说:“我也是才来了不大的工夫。”
  李慕白就说:“这城墙很高,跟开封府的城墙差不多了!姑娘的武艺,真是比早先高强多了。”
  俞秀莲说:“我不是蹿上来的,是有这东西帮助我!”
  说时,她由腰间解下一条长绳来,绳的一端系著一个钩子。
  李慕白接过来笑了笑,仍旧交给秀莲。
  秀莲就一面向腰上系那绳子,一面说:“今天我可便利,连双刀都没带来,李大哥,你可带著宝剑了吗?”
  李慕白摇头说:“我其么兵刃也没拿,用不著,我们今天只是设法将珍珠献还。即使被宫人查觉,我们也只能赶快逃走,不能像在别处似的动手伤人。”
  俞秀莲说:“可是倘若库门被铁锁锁住了,有了大哥的那口宝剑,不是容易削断吗?”
  李慕白摇头说:“那也用不著,我想这宫殿深广……”
  说时,二人同往下去看,就见黑压压的一片宫殿楼阙,不知有几千幢,并且连一点灯光也没有。
  李慕白说:“我们如何能知那珍珠原是藏在哪座库里,或哪所宫中?不用说我们,恐怕王公大臣们也不知道。我想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珍珠放在一个最高之处。然后我们在墙上留下几处字迹,明天被宫中人发觉了字迹,自然能设法去将珍珠取下来。”
  俞秀莲问说:“那么,大哥你打算将珍珠放在甚么地方?你看哪个地方最高?”
  李慕白说:“这禁城中只有金銮殿最高,我想要放在那最高的脊上。”
  俞秀莲却说:“不行,那金銮殿比这城墙还高,再说上面全是琉璃瓦,滑脚极了,蹿上去也是立不住脚。”
  李慕白微笑道:“不要紧,我且试试看,请姑娘帮助我。”他由地下垛口的旁边拣了几块石灰,交给秀莲拿著,说是预备少时在墙上留字。
  当时二人顺著城墙往南去走,眼看来到了东华门。
  李慕白就止住了脚步,对俞秀莲说:“我们就由此下去吧。”
  当下俞秀莲拿了个架势,飘然而下,李慕白也随著跳下来。两人寻著那汉白玉的甬路,就往西去走。
  这禁城深宫,虽然是极严密的地方。但是因为地面太大了,而且多半是没有人住的殿宇。所以在这三更的时分,二人很放心的向前走著,竟连一个巡更的人也没有看见。
  少时二人来到金銮殿前,上了丹墀,丹墀是极高极广,走了几十级方才上去。
  李慕白就回首对秀莲说:“这是遇著朝廷大典,百官朝贺之时,非得头品的文武官,才能在这里跪著或站立,想不到我们今天竟能来到这里。”
  俞秀莲却在后面跟随,并不答话,此时她心中有点疑虑。她虽知道李慕白的武艺已比三年前高得多了,但是她却不相信李慕白能够蹿到这样高峻的大殿上,尤其是殿上全是琉璃瓦,即使狸猫上去,也要滑下来,何况一个人呢?
  此时就见李慕白停住脚步,仰脸向面前的黑兀兀如同一座山似的高大建筑物,仔细的看了看。然后他将身上里著的道袍脱下,鞋也扔在一旁,又将身上勒紧的带子紧了紧,袖口挽一挽,便向俞秀莲说:“请姑娘把珍珠交给我吧。”
  秀莲由身边取出一个锻包,里面是一个小匣,交给李慕白,李慕白问说:“四十五颗珍珠全都在这里面了吗?”
  秀莲说:“一颗也不缺少,临来的时候,我全都查点过了。”
  李慕白说:“好了,请姑娘在此略候一候。”
  当下他蓦然住后退了几步,秀莲急忙用眼去看,只见李慕白向前跑了几步,向下一伏身,当时就听“嗖”的”声,李慕白却没有了踪影。
  秀莲不禁失声叫著说:“小心”此时李慕白已然蹿到了金銮殿上,将装珍珠的小盒用口衔著,就像一只猫似的,在那光滑的琉离瓦上向上去爬。爬的非常快,少时就爬到右边的大脊上。
  他一只臂抱住脊,然后再用双腿将脊紧紧盘住,胳膊腾开,便斜探著身子,用双手去揭那上面的琉璃瓦。这瓦压得非常结实,费了很大的力,方才将右边的一块琉璃瓦揭开。用手向下摸了摸,觉得足以容下这装珍珠的小盒,他遂腾出一只手来,将口衔著的珍珠小盒,平平稳稳地放在那里。
  然后又将那块琉璃瓦安好,摸了摸不至于掉落下去。又用一手摸著,心中记著数目,珍珠是藏在从上面数,第六块琉璃瓦之下。
  此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便要下去。可是往下去走,比往上来时时还要难,因为瓦太光滑,无法立得住足。他就将两腿放下,完全仗著两只手用力抠瓦,倒退著,慢慢地下来。将到殿檐之时,他蓦地一翻身,“嗖”的一声,就如同一只枭鸟似的扑将下来,双足著地时,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此时俞秀莲已然迎上来,问说:“李大哥,怎么样了?”
  李慕白说:“全办完了,办得很是稳妥,咱们走,往墙上写字去吧。”
  于是他从地下拿起了道衣和鞋,便从容不迫地与俞秀莲步下了丹墀,往东走到高墙之下。
  李慕白从秀莲的手中接过了白灰,就在黑黝黝的夜色之中,向那墙上写著大字,是:“宫中前三年所失之珍珠,本为总管张某所盗去,藏于被之私宅。复又为杨某所得,但彼实不知此为大内之物也。
  今此物落于我等之手,不敢私藏,特恭护献上。现置于大殿上右边背下,从上数第六方瓦之下。将瓦移开,珍宝即现。幸祈宫中执事人等,将珠取下,献还库内可也。草民天涯孤侠等恭启。”
  写完了,因为四下黑忽忽的,也不能重读一遍,就向秀莲说:“走吧,事情都已办完了。”
  于是二人顺著墙又往北去走,走到高墙尽处,二人飞身蹿将上去。
  忽然秀莲说:“大哥快看!”
  她的声音是非常惊讶,李慕白也赶紧回头去看。就见刚才自己题字之处,有一片火光。细看时,却是一个人斜著身,手里拿著个火折子,正照著看那墙上所题的字迹。
  李慕白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说:“不好!”赶紧飞身下墙,追奔过去。
  那人却依旧把脊背冲著北边,斜著身,就著火光烘烘的油纸折子,细看那墙上的字迹。可是等到李慕白刚要来到临近时,他突然将火折吹灭就飞身跳过了高墙,李慕白也赶紧追上墙去,却见那人已没有踪影。
  俞秀莲从墙上跑过来,惊讶地问说:“这是甚么人?不要是跟随我们来的吧?”
  李慕白却站在墙上发怔不语,秀莲又急说:“我看这个人的武艺,并不在我们以下,多半是静玄和尚那等人。假使我们走后,他又去到殿上将珠子盗走,那我们不是徒劳往返吗?将来又得满处找珠子去!”
  秀莲的意思是叫李慕白再到金銮殿上将珍珠取下,再用别的方法献还,就见李慕白慢慢地说:“不要紧,我相信这个人不是为盗珠子来的。”
  秀莲赶紧问说:“那么李大哥,据你猜想,这个人是谁?”
  李慕白却发著怔,并不言语,秀莲心中十分纳闷。
  当下李慕白跳下墙去,俞秀莲也随之跳下去,二人按著来时的路径往回去走。
  深宫高阴之下,虽然也偶尔有人在巡逻,驻守,但是竟没有人查出他们这男女两位奇侠。他们依然上了城墙,往北去,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跳下去。又越过几重高墙,便来到景山迤东的地方。
  李慕白就止住步说:“姑娘,请回去吧,明天晚间,我们再见面。”
  秀莲本想要再问李慕自几句话,但又见李慕白仿佛神情呆呆地,心里有甚么事似的,秀莲答应一声说:“好吧,我这就回去了。”
  李慕白又嘱咐说:“姑娘回去千万要小心!”
  秀莲说声:“大哥放心吧!”她送就跑过了甬路,看见北边黑忽忽的一棵树,她就藏在树后,探出头来,向那边去望。
  只见李慕白却并不即时走开,他就在那里往来的徘徊,秀莲心中十分惊讶,暗想:他是要干甚么呀?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N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