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燕市侠伶 >> 正文  
第六章 寿堂鹰虎也凌人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章 寿堂鹰虎也凌人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2
次日一清早,来了很多的人——像于贵官、赵贵长、秦贵如,都跟谢琴、七头在一起‘喊嗓子’,又都请拉胡琴的把琴操起来,他们一个一个的又‘吊嗓子’。这个院里,从来也没这么热闹,虽然他们也常出‘堂会’,在王府里都演过,可是大家也不像今日这样的紧张。

  今日,是因为到辅大人家里去出‘堂会’。是唱戏的都知道,那位辅大人懂得戏。与昇平班杨锦官齐名的,五福班的小旦张银官、架子花费杰官,去年在他的宅里出‘堂会’。辅大人一听唱得好,当时赏了每人五十两银子,还嘱咐老板说:“这是我赏给他们自己花的。可不许你们在里头剥皮!”

  所以,今天大家都想也能得到辅大人的赏识;倘若唱的好,得了赏,不但有了银子,可算是发了一笔财,还立时就身价十倍。其次便是今天跟昇平班唱对台;‘同行是冤家’,都斜着眼睛瞧,用鼻子哼。往常一点也瞧不起,现在居然他们瞧不起的人要跟他们唱对台了。这也许是辅大人故意抬举咱们,压下他们,所以大家真得‘使使劲儿’。不必师父嘱咐!也得好好的唱这一天。

  吴三贵既是高兴,可又悬着心,他也见过世面,辅大人的宅里纵使炫赫,可是难道还真能够盖得过王府?不见得!辅大人就是懂得戏,可是如果唱错了,他至多也不过笑笑,未必屑于跟唱戏的为难。昇平班虽然今天与他们唱对台,可是吴三贵自己知道,就连行头也比人家不上!是指明了叫琴官今天非得去登台,这别又是伍降龙的主意吧?葫芦里的是什么药呢?琴官就是不好吧,跟他师嫂的事业是可气,不过也没有得罪过他们呀?他们为什么单单注意上了琴官?

  吴三贵用眼去瞧谢琴官,这孩子倒很可怜的,他一点也不知道,还很高兴的跟人在一起预习戏剧。拉胡琴的褚老九,是一只眼,给许多的名角都托过腔儿;然而他如今听谢琴一唱,立刻就赞不绝口,说:“我简直没见过有这么充实的本钱(嗓子)的!”又把戏衣拿出来给他试一试,虽然长短不太合适,可是穿在他那苗条的身体上,就那么妩媚动人。他的脚更小,不踩蹻都不显脚大,踩起蹻来更是灵活。他的身子真是熟练啦!

  吴三贵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又这么大的本事,才教了不多日子就把个徒弟教得这么好。这徒弟实在是叫人可爱、又可惜而又可疼。疼是心疼,怕只怕今天他或者一唱,辅大人就许抓碴;不是吩咐猛霸王江苞把他拉下台打个半死,就是叫飞钩伍降龙掏锁链把他带走,那多么叫人心疼呀!

  谢琴还没有一件平常穿的像样儿的衣服。吴三贵这班戏为走堂会,倒是每个徒弟都给预备着一条竹布褂;平时不准穿,到出堂会的时候都穿上,为的是整齐。可就是还没给谢琴做,但他没有一件干净一点的衣裳也不行呢!所以昨天吴三贵就从箱子找出他老婆的一件淡青色的春罗褂子,大概是他老婆儿年轻的时候穿的,交给儿媳妇给改。纪湘娥针线不离手,大概费了多半夜的功夫,才按照着谢琴的身材改做了一件大褂;现在已经改好了。叫他穿上看看,倒还合身,可是仿佛有点‘不男不女’似的。七头他们看见了,全都暗笑。吴三贵把他端详的一看,倒觉着他益为娉婷,真像个小媳妇。这样进了辅宅,辅大人见了不得更生气么?他又不禁有些犹豫起来。谢琴倒仿佛很爱他的这件新衣裳似的。

  临时瞎凑,若是细讲究,时间也赶不及。现在就已经有上午八点多了,吴三贵就叫人把戏箱、圆笼(注:戏班专盛盔头的木桶)等等的东西送了去。还打算叫儿子跟着去,可是他的儿子吴铁肚,现在才不管这些事儿啦!竟自打扮得阔大爷似的,一个人走了!

  吴三贵也没有办法,也拿上一柄黑纸面子洒金的折扇,一面又嘱咐众徒弟们:“到了人家宅里,有酒席也不准随便的吃,甜菜、酒跟太凉太热的东西都不准用。顶要紧的就是到了那儿,都要在后台好好的待着。别满处乱转,也不准看人家的少奶奶跟小姐;连人家的丫嬛也不许瞧一眼。你们要是惹出漏子来,我可也护不了你们。别看咱们今天走堂会的地方不是王府,其实辅大人的宅中规矩,比王府还更严,再说……”小声一点:“他们宅里的人向来是凶的出名,你们都知道吧?可千万都要好好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好歹把今天对付过去,也就完了!”

  说这些话时,他特别的用眼瞧谢琴,可是这些人里唯有谢琴最为规矩,低着头,大姑娘似的,一声儿也不言语。并且别的人都穿的一律的淡蓝色的竹布,惟有他穿的是淡青春罗的旗袍,这显着很特别。但吴三贵心里想着:特别一点也好,叫人知道他就是谢琴;有人捉他的时候也好捉,省得连累了我别的徒弟,别连累着我!

  当下他就带着他的这几个徒弟走了。临出门的时候,还回过头来嘱咐儿媳妇,说:“你可把门关好了!我们也许半夜里才回来啦!无论是谁来叫门,你可也别给开!”

  纪湘娥轻声儿答应着,关心似的,看着谢琴的背影;谢琴也回首看了看,脸色上也显出来一种悲惨,可是一闪就过去了。他掉过头去,跟在最后边走着。

  走了不算太远,就望见了‘柳树井’那一片密密的柳树;尤其辅大人的宅子门前,那八颗大柳树简直高得连上了云彩。那柳树的姿态不同,有伸着腰的、有弯着腰的;就好像唱戏的,在台上做出不同的架式。而这架式,还都很凶猛似的;那横枝、斜杆,都像是伸着巨臂要来捉人。

  吴三贵领着头,越往前走,他的腿又有点发抖。来到临近,见绿呢的八抬大轿已经来了好几顶。簇新的大鞍马车摆了一大排,骏马在石樁子上也拴了不少;还有小厮们牵着骡马来回的走着。

  那威风显炫的高悬着许多快大匾额的广亮大门前,仆人不断的出入;还有四名腰配着钢刀的官人把着门。吴三贵更觉着腿软了,来到高台阶,仰着向上说:“我们……我们是贵,贵华班的……”

  他说出这话,把门的官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不理他。

  但是忽见癞子卢大从里边出来,见了他们就笑着说:“你们来啦?好好好进来吧!那个谢琴官来了没有?”看了看谢琴就更笑着说:“好好,你们全都来啦!快进来吧!客人都来了不少啦!昇平班的人也都来啦!待一会儿就开台,我还怕你们来晚了,那可真叫我坐蜡。”

  说着,就带吴三贵跟谢琴等人往里走。三贵一看,癞子卢大脑袋上戴着一顶青纱的小帽头,把他头上的癞掩藏起来了。脸也洗得很干净,穿的是一件很新的青洋绸大褂。这家伙真能够钻,他不会什么武艺,可也保过镖。他家无恒产,身无薄技,但也居然混得不错了。现在竟混到这侯门巨宅,像个‘清客’似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他都很熟。吴三贵不敢得罪他,更十分的恭维着他,就顺着穿廊、游廊,进了两三层宽大而奢华的庭院。

  卢大就带着他先看了看戏台。原来今天这里不仅仅是唱对台戏,一共是三个戏班呢!除了他们的贵华班,那个昇平班,还有本屋里养的戏班,却完全是小姑娘们演唱;人数不多,而且只会唱昆曲,是在后花园里築就的那台上演唱。大概是专为女宾们听的,现在也还没开锣。

  在东跨院——这个跨院可也不小,有大客厅。平时大概是辅大人在此召集大臣名宦,商量重要事宜的所在——临时搭了一个台,是由昇平班在这里演。昇平班的腮下有一撮毛的史老板,对吴三贵说:“你们可得让着我们点呀!我们这儿可没有你们那么多的硬棒角儿。”

  吴三贵听他这话,知道是带着讥讽的意味,心里有点不高兴。要过他们排好的戏单子一看,见最重要的戏目有‘长坂坡’、‘御碑亭’、‘金榜乐’、‘大团圆’。杨锦官的是三齣戏,‘御碑亭’不算,还有‘春香闹学’和‘贵妃醉酒’,这真是‘昆乱不挡’了。

  吴三贵看了,更不由得着急,因为,他们的琴官那里会这些戏呀?大半是非‘砸’不可。跟着癞子卢大到了给自己搭台的那个院子一看,他更觉着是受了侮辱似的。原来他们今天唱戏的这个院落,宽大倒是宽大,可是地下有马粪还没有扫净呢!可是已经有不少人在这儿催着开台了。

  这些人里几乎没有一个穿着像样儿的。都是一些跟着主人来的二爷、小厮,还有本屋里的一些护院的、打更的;再有就是他们的老婆、闺女、小孩。

  还有专为听‘对儿戏’而来的,他们是一些亲友,总而言之没有高贵人。这个院子就是马圈,接连着‘把式场’,那边还有养着几只梅花鹿的地方。

  吴三贵明白了,花园的戏台,是为太太小姐们看,昇平班那边是侍候来宾中的一些贵人。而这里呢?干脆就是为打杂的,跟班的看的。这辅大人简直是下眼看人呀?今天就是唱得天好,也没有人能给赏钱呀?实在有点不平。我们在王府都唱过,也不应当就这样看不起我们呀?……心里气得真想不唱了,可是转又一想:这也好,本来我就怕辅大人邀我来,尤其是指出名的来叫谢琴,多半是有什么漏子出来。现在,三台大戏,辅大人还能够到这里来听?大概见不着他啦!今天是绝保没有事,好好歹歹把戏唱完了就行啦!也别跟昇平班赌气。……他有点灰心,可也放了心;精神也松弛了,两条腿也不再哆嗦了。

  这时忽然走来了一个彪躯大汉,满脸生着紫黑色的大疙瘩。穿着青缎短衣裤,腰系板儿带子,别着匕首两只,癞子卢大赶紧给引见说:“这时晁四爷,见见,见见!”

  连卢大都显出是极畏惧这个人,吴三贵猜着这必定是北京街面上最有名的凶汉,而是本宅里护院的,他的绰号叫‘黑蜈蚣’。当下不禁两腿又有点发抖,黑蜈蚣晁四却说:“你们去拜过寿了么?”

  吴三贵说:“没有,没有……”

  黑蜈蚣说:“那么你们就先等着,现在里边正拜着寿呢,等到轮着你们的时候我再来叫你们!”

  吴三贵又连连的弯腰说:“是,是,四爷就多关照吧!”

  黑蜈蚣又瞪起来大眼说:“那个叫谢琴官呀?”

  吴三贵吓了一大跳,赶紧指着说:“就是他,就是他……”

  黑蜈蚣一见谢琴,就说:“哈!那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孩?给我当干儿子吧!”说着就上前一拉谢琴的胳臂,谢琴当时‘哎呦哎呦’的直叫。大概黑蜈蚣的力量很大,吴三贵吓白了,可也不敢拦。黑蜈蚣却哈哈的不住的笑,说:“原来是这么一个涼粉儿似的娇孩子。孩子,今儿你可小心着点啊……”

  正在说着,忽听那边,屏门里又有人高声叫着:“来吧。现在是该他们常戏班的拜寿贺喜啦!”

  吴三贵扭头一看,那边站的原来有四五个人,一个是猛霸王江苞,以恶搞是飞钩伍降龙;还有两位全穿得极阔,年轻的少爷。一个白圆脸的谁不知道,就是辅大人第十一的儿子,有名的花花公子,又是少年英雄,人称之‘十一太子’,名叫辅豹。另有一位少年却生得十分英俊,双眉自然的高挑,就好像戏台上的武生似的,可不知道这是谁。反正不是这宅里的高亲,就是贵友。这四位全都是了不起的人呀,但就像已经在屏门里向这边看了多时啦!

  黑蜈蚣的手还紧紧拉着谢琴,就说:“走吧!都进去磕头去!”

  吴三贵又心跳起来,暗想,进里边拜寿贺喜是应当的,可是也不必这个样儿呀?大概是要出漏子,琴官要玩!……他的双腿简直迈不开步。黑蜈蚣却拉着谢琴,一进了屏门就被那十一太子辅豹把谢琴接过去了。

  这位‘太子’可更悍、更凶,就把谢琴的胳臂揪住,用力的一抡。同时在背后一掌,整个把谢琴推出了‘穿廊’的栏杆,而谢琴竟如同是趁势儿飞过去的,到了廊子外他可没有跌倒。忽然,猛霸王江苞惊诧的说一声:“怪!……”

  谢琴当时就脸红了。这边飞钩伍降龙却微微的一笑,那长得像‘武生’似的少年却说:“他唱武旦一定不错,腰腿儿伶便!”

  这时谢琴却像受了欺负似的,直要哭。那边,隔着花圃的廊子上正走着七八名全都是头梳着大辫子,身穿着花衣、花裤、花鞋,都有十七八岁,好像是一般高似的姑娘们,全都止住步,向这边来瞧;都露出惊讶,而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十一太子辅豹也得意的笑了,却倒,没有说什么。

  这里也不是正院,还得往里边走。谢琴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鸡,连飞也不能飞,又得爬上廊子来。在飞钩伍降龙、猛霸王江苞、黑蜈蚣晁四、十一太子辅豹和那少年,几个人的包围之下往里边走。后面跟着的吴三贵觉着‘事不详’,心说:一定得把我连累上,这可怎么好!那于贵官、赵贵长、赵华五等人,尤其是七头,可真觉着不平,又都敢怒不敢言,又都往里院去走。只见那一队花衣裳的姑娘,在他们的前边先进去了,原来就是这辅宅里自己养的戏班女伶们。

  走进这层院落,就看见了正院。走廊上摆列着无数盆名贵的叫不出名目来的红紫纷披的鲜花。鹦鹉就养着三十多只,笼里奇异的鸟儿不知有多少,都‘吱吱喳喳’的在叫着。还有两对白玉的大鱼缸,四只金鼎里边焚着檀香。正面大厅里的男女贵宾甚多,皇上赐给的御笔匾额大概也在大厅里,儿那位尊贵的辅侯爷辅大人,也必定在厅内。

  本屋里的女伶们由人领着都到里边拜寿贺喜去了,‘十一太子’跟那位‘武生’也都进去了。待一会,由里面传出话来说:“就在外边磕头吧!”

  院中本来铺着一大条红氈,于是连吴三贵全都下跪,向着那大厅磕头。只是谢琴好像十分不愿意似的,他的脸色先是有点发红,由红而显出紫色,旋又浮上来一层悲哀,似含着一种隐忍,结果他是十分草率的磕下了三个头。随众站立起来,斜看了一眼,只见那飞钩伍降龙又对他微笑,他就不敢再以眼睛对伍降龙的那森厉的目光。

  猛霸王江苞大声问道:“你们今天预备的都是什么戏?谁都唱什么?”吴三贵赶紧恭敬的回答说:“戏单儿昨天就带来了递上去了,是:大赐福、百寿图、二进宫、封官、打金枝、蟠桃会、喜封侯……”

  江苞却说:“大人不爱听这些俗戏,叫他们换!”

  吴三贵说:“换什么我们都能伺候!”

  江苞进到大厅里,待了半天,却拿出一张白纸写的戏目,不交给吴三贵,却单交给谢琴,说:“这时大人交给你的,说你一定认识字。你就看吧!”

  谢琴接过来,发傻,摇着头:“我不认识字!……”

  伍降龙却赶紧过来看,只见这戏目大概是辅大人亲笔开的,写的是:‘阳平关’、‘英雄会’、‘一箭仇’、‘斩蔡阳’、‘拿谢虎’、‘鱼肠剑’、‘俞伯牙摔琴’。他同时念出来,同时目光更显出森厉,瞪瞪着谢琴。此时厅里又走出来了那‘武生’模样的人,说:“大人有话,你们就按着戏单唱去吧!只留着那谢琴官在这里!”

  说着又向谢琴看了一眼,意带怜悯,仍含着有点安慰,仿佛是说:“你不要害怕!”但并没有说出来。谢琴的脸色显出有点苍白,但一会儿便又镇定了。吴三贵就像生离死别似的说:“琴官!那么你就在这儿吧!……”

  七头却忿忿说:“这时怎么回事呀?我们是一块儿来的,要唱一块儿唱,要走一块儿走……”

  他的话还没说完,江苞就用大手搧了他一个大耳光。谢琴这时的小脸上可显出怒容来了。伍降龙却摆手,叫吴三贵赶紧带着他们走,吴三贵惊惊慌慌拉着七头就走,七头哭着说:“你们屋门大,就欺负人吗?你们还能凭势力把琴官吃了?……”

  吴三贵在后边拿脚踢他,赵贵长等人慌慌张张的劝他,才出了那屏门。这里江苞就向黑蜈蚣一努嘴,黑蜈蚣飞奔过去,拔出雪亮的两只匕首,儿这时幸亏那‘武生’似的人赶紧地跑过去给拦,还听见七头隐隐‘哎呦’一声喊叫,这里谢琴的脸色立时就惨白了。

  旁边飞钩伍降龙摇头,说:“不对!这不是地方儿,不应该!”而此时大厅里急走出来一个穿着华丽的大丫嬛,说:“是怎么回事?厅里那么些位客,闹什么?”

  伍降龙赶紧摇头说:“也没闹什么,不过是有个唱戏的说错了话,晁四追过去打了他一下。”这大丫嬛沉着脸儿说:“晁四也真不识体统,今日什么日子,就在这儿打人?不许他再进这院来啦!”

  伍降龙笑着说:“他是护院的。”

  大丫嬛说:“他是护院的,这个院子可不叫他护。现在用不着叫他护,再说,他是护院的,你是干什么的?你也在这儿?”

  伍降龙说:“我是在这儿当差事。”说到这里,显出不乐意的样子,仿佛触犯了他的威严了。不想这大丫嬛比他更显着威严,说:“你当差?这可不是你当差的地方!”

  伍降龙冷笑着说:“是你们家里的大人请我来这里当差。”

  大丫嬛说:“请你当差,我怎么没瞧见帖子?你快滚出去!”

  伍降龙生了气,瞪眼说:“什么?……”大丫嬛也把一双杏核眼厉害的瞪着他。

  此时,那大厅里可走出来五六个女人,有仆妇、有丫嬛。其中有一位身材很细小,而生得美丽,穿得特别华贵的,袅娜如仙地,这大概是小姐。伍降龙这才不敢再说什么了,便又冷笑了笑,说:“好!我们出去,来!琴官!好朋友!你跟我一块出去吧!……”就要来拉谢琴,那边有个大脚的仆妇赶过来给嚷嚷说:“你拉人家干嘛?大人、小姐,待会儿还要叫他另外唱一齣戏呢!……”

  这时那武生似的少年也回来啦,外边又有贵宾跟女眷来了。伍降龙才不得不暂时放开了谢琴,他又笑一笑,才走出了这个院。

  客来了,小姐却不回避,叫那大丫嬛领着谢琴到西边屋里,安慰着说:“你不用害怕!好好在这屋里待着就得了。到叫你唱戏的时候,一定有人来叫你!”谢琴点了点头,拿袖头擦眼泪。这大丫嬛——长着一双杏核眼的大丫嬛忙忙的又出屋去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