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燕市侠伶 >> 正文  
第十一章 深宵灯火闹长街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一章 深宵灯火闹长街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2
官人在这条大街上,每个胡同口都布置着有十几名,打着“气死风”的灯笼。在这里,好像官人尤其的多,黑天半夜,他们这样的跑出来,那能招人不注意?当时就有官人大喊说:“跑什么?站住!……”

  冉青云同谢琴只得不跑了,他并回首说:“不要害怕,我全认识他们。”

  这时,十多名官人,有的手提灯笼,有的拿着钩竿子、单刀、铁尺、梢子棍,近前来还气哼哼,说:“手里有家伙没有?快搁下!好大胆!在我们哥儿们的地面上,你们敢这样的妄为。今儿,你们可跑不了啦!……”及至用灯笼一照,这说话的人却又惊讶?(原文如此)说:“喝!冉少爷!您上那儿去啦?干吗这么慌啊?”

  冉青云却装做喝醉了的样子,说:“少问!少问!”说着,拉着谢琴就要过马路,却被官人给拦住了。

  这官人说:“冉少爷,您别见怪!您府的老大人在世时,也当过我们的正堂。我还是他老人家栽培出来的哪!您别说半夜里走道儿,你就是这时候在马路上翻筋斗,我也不能拦住您,可是你带着的这个人得交我们,因为有伍班头的话,今天同不得往日。现在南北衙门大会齐,各处严防,只怕的是劫皇纲的贼人漏了网。”

  冉青云回手指着说:“这是我的书童。我保他,你们还不让他过去吗?”

  这官人说:“不但不能放他过去,还得暂时把他锁上,给伍班头看过了,才敢放。”

  冉青云忿忿的说:“他伍降龙是什么东西?我就要把他带走,看你们谁敢拦?”

  这时,在别的胡同口把守的官人看见这儿出了事,也都赶过来了,高举着灯笼照着。听冉青云这样一说横话,立刻就有一人抡刀进前,说:“你是干什么的?这么大的脾气!你就是王爷,你也得知道王法,来!先把他锁上!”——可是没有人敢锁。

  冉青云突的一下,把这人手中的刀夺过去了。这人更大怒,说:“好个不遵王法的东西,你是不想要命吗?……”顺手由旁的人手中又拿了一把铁尺,向冉青云的腰际就砸;冉青云再用刀背一磕,“铛!”的一声,磕得那人的铁尺几乎撒手。这人更为大怒,说:“好!北京城原来真有这样泼悍的强盗,我玉臂猿猴唐赐今天真是头一回见过。……”

  这时旁边就有官人悄悄对此人说了冉青云大略的来历,这玉臂猿猴却更加跳脚大怒,说:“管他是什么早先正堂、偏堂的儿子!他是谁的少爷?我这次奉赛秦琼大哥之命,来北京帮助他破案,我就不管妈的少爷、小爷!”

  冉青云把谢琴往后一推,他将手中的单刀一晃,说:“唐赐!你不过是天津府的一个小镖头,你也不是什么官人,来这儿逞什么威风?”玉臂猿猴唐赐说:“我帮朋友,帮的是赛秦琼。”冉青云却冷笑道:“帮什么?我看你的出身大概就是个贼。今天我倒要先斗斗赛秦琼派来的小辈!”说话时,“唰”的一声,刀自上砍下。玉臂猿猴疾用铁尺相迎,同时向旁边喝一声:“闪开!”将铁尺抡了一抡,却又说:“不大好使!”急忙抛开,又跟人换了一口刀。

  旁人也都似乎愿意看一看热闹,看看这赛秦琼派来的小子塌台,于是把五六只“气死风”灯全都高高的举起。只见他先来了一个“燕子穿云势”,提足进跃,刀向冉青云狠劈,冉青云却闪身避开,又微微一笑。他要在谢琴的跟前显一显武艺。当时身躯连退,双刀绕刀花,待玉臂猿猴缩身躲闪,同时他转守为攻,见对方刀来,飕的一个“燕子掠波”,直取下部;冉青云以“定海神针”之式,挡住了对方的刀,趁势向上一托。玉臂猿猴抽刀反劈,如秋风拂草,冉青云抽刀迎住。“铛”的一声,白刃交磕,声音响亮。

  玉臂猿猴斜撤半步,刀复扬起,“雁翅斜掠”;冉青云却碾步返斫,玉臂猿猴疾转身形,刀又从下扫来。冉青云却用“紫燕钻云”,腾起避开;跳到一旁,伏身刀进,白光如电,倏的击来。玉臂猿猴也飞跃一旁,伏身截刀,喊声:“好盗贼!……”

  冉青云却忽的旋刀转步,顿脚高腾,霜刃飞回,有如白鹤翩舞。玉臂猿猴又疾以刀招架;却不料一时的眼花手迟,当时就听“(口+克)”的一声,一刀中胸。幸亏冉青云落下来的是刀背,但也把玉臂猿猴击得一个脑破头昏。

  冉青云方才收刀,忽见自左方又赶来二人,花枪急抖,“凤凰点头”,齐向他扎来。他急挥刀,寒光闪闪,“(口+克)(口+克)”!击开了两杆枪,飞身斜避。同时藉灯光虎目掠人,他认识这两个都是顺天府的班头,一个叫追风腿,一个叫捉云手。他就说:“好!你们也敢来侵犯冉少爷!……”

  这时可听见追他们的那些人,在胡同里喊着:“在前面了!截住,别放他们跑!……”喊声越来越近,随追随还敲锣。此时谢琴已跑到路旁一家铺子的“冲天招牌”旁边躲着去了。而附近几家镖店里也闻声跑出,齐喊着:“拿贼!拿贼!”冉青云一刀敌双枪,同时又发冷笑,高声说:“你们不用拿贼,贼就是我!”追风腿说:“好!今天就请你上衙门。”捉云手说:“着枪吧!”

  双枪不断扎来如急雨,冉青云一刀翻舞振寒风。镖头们来了花刀胡天永、铁夜叉焦敬,还有不少的人,一齐拥前。刀光飞,叉声响,将冉青云困在当中;冉青云却刀影随身,往返跳跃,左右前后的迎杀、拦斫。

  这时伍降龙就带着人追来了,先叫敲锣的人别再敲、喊的人别再喊。他就大声的说:“你们都昏了吧!跟个姓冉的打什么大劲儿,你们还能说是贼?贼早跑啦吧?两条人命都在那边撂着啦!正凶不捉,你们可捉这么一个瘟少爷,傻公子!”

  伍降龙真有见识,而且“令出山河动”!一些人,除了铁夜叉焦敬还在跟冉青云打,其余的人都不管冉青云了,打着灯笼齐向各处搜谢琴。忽有人一眼看见了。指着说:“唉哟!他爬上去了!”

  只见谢琴跟一个猴子似的,就爬上了那只“冲天招牌”。这招牌高得好像旗杆,离地至少四丈。白天可以看见那上面刻着:“京都麟鹤堂自办川陕云贵名山药材,虔制祖传神效丸散膏丹,童叟无欺,言不二价……”那么一大串的字。现在可看不见,黑兀兀的,耸天矗地。伍降龙奔上去,一钩飞去,没有钩着;谢琴就像脚下有梯子,很快的就爬上去了。一直爬到了招牌顶上,猫也不会有这能耐。

  一些个官人、镖头就仰着脸向上看,只见天上的星星好像谢琴的眼睛,一霎一霎的。其实谢琴爬到那样高,下面的人谁也看不清。伍降龙仰脸喊道:“下来吧!那不是地方儿,摔下来还不成个肉饼子?下来都好说,这全是你的叔叔大爷们,只要你认头去打官司,谁还能难为你?”

  但谢琴在那么高的地方却不下来,下面的喊声他大概也听不见。伍降龙一转脑筋,说:“这好办!追风腿,你快跑到前门把神箭赵给找来。一箭要把他射不下来,我不姓伍,我姓六。”

  追风腿手提花枪飞快的向北跑去了,伍降龙又抖起了飞钩跑去劝架说:“你们还打什么打?焦镖头快住手,冉少爷你也回去看看你的丈人跟大舅子去吧!干吗这样?今儿姓伍的已经够讲面子的啦!说公事半点也不行。你是念书的人,又懂得外场,可别教人太过不去!”

  冉青云却仍在和焦敬在那里杀砍,焦敬是京城头一流的镖头,三股钢叉“哗喇喇”的舞动如飞,真好像一个“开路神”,并且时时的狠叉,他本来就与冉青云有些旧恨。冉青云是今天非展够了本事不可,得叫谢琴在冲天招牌上看着也得惊讶。因为现已知道谢琴的本事很大,他就也不能露出武艺稍差;他拼出命,不惜也去打官司。所以他钢刀翻飞,挟风带雨,倒海排山,穿云起雾,掂月推云;一切的刀法,通身的武艺尽皆施展出来了。

  焦敬有些不敌,拽叉就跑;胡天永舞刀又来助阵,一些个镖头不管拿贼了,只管来跟冉青云打架。伍降龙本想不管他们啦,反正要把冉青云捉到衙门,不但无功,还得落不是;现在的步军统领正堂官,就是他爸爸的门生,还是早先的属下。不如叫这镖头把他收拾了,谁也没话说。他现在只是着急的说:“神箭赵怎样还不来呀!一箭把这个贼射下来就完了!”

  他不住向北边去看,而数十步马路旁,冉青云跟那些人刀光枪影的,杀得更凶;锣倒是都不敲了。可忽听得从南边“咕碌碌”传来一阵车轮声的紧响。渐渐灯光所照之处驰来了一辆健壮的骡子,拉的一辆飞快的棚儿车。车到临近,突然停止,车厢中出来一个女子,就站在车上高声喊着:“青云!……”

  大家都怔了,看招牌的人也不仰面看招牌了,齐将目光随灯光来看这周身绫罗,环佩叮当,身材细小,莲足纤纤,姿容绰约如仙子,神情焦虑更娇颦。有人认得说:“哎呀!这是十二小姐辅若梅!”

  辅若梅一跃下车,手展绣帕,扑奔枪林刀丛去劝她的表哥亦即未婚夫。那些镖头们虽然杀得已是凶神附体了,可是也不敢误伤了这位贵人小姐,当时都就弃了冉青云而跑到一边。胡天永的肩上已经挨了一刀,喊叫道:“给我报仇!”可是连焦敬这时也不敢再跟冉青云动手了。

  那刚才被冉青云打昏了的玉臂猿猴,负伤,忍痛,拾刀,还要来拚。却见伍降龙向他一晃钩,说:“这可惹不得!许她来胡闹不虚咱们无礼!”辅若梅却已经伸纤手,将喘吁吁的冉青云拉到车那边去了。但冉青云是决不上车,他也仰着脸说:“我非得等着琴官下来!”

  北边追风腿已把神箭赵找来。这鹞眼鹰鼻,小胡子两撇,身穿箭衣,头戴纬帽,现任前门守城官;三十年来射箭百发百中,从不虚发的神箭赵,来到冲天招牌下,就捻箭拉弓,仰面“飕”的一箭。又听“啪”的一声,原来箭又掉下来;掉在他的帽子上了,他不禁就脸红。再搭一箭,朝空射去。“飕”的一声,箭已没了影,人也不掉下来,大家都怔住了,冉青云却在那里拍手。

  神箭赵一咬牙,再自弧中抽箭,搭弓向上比准;连退三步,又来了一个“鹞子翻身”,这样才力足箭准。撒手一箭,“噗”的一声,忽然有人喊:“唉哟!我的眼睛!……”玉臂猿猴头昏刚好,忽又受了误伤;一箭中目,疼得乱滚乱翻。

  神箭赵还以为是射下来了,就说:“还不趁势快捉?”

  伍降龙气得直跺脚,说:“捉谁呀?”又吩咐人:“借斧借锯子去,锯断了这个冲天招牌,看他下来不下来!”当时他的手下又遵命,到附近去砸木厂的门,叫醒了那里的人借来了几把斧子几把锯。伍降龙就吩咐着:“快动手!”

  于是他手下的几个人,齐就脱成了光膀子,流着汗,使足了力,向这“老药铺”门前的冲天招牌,“(口克)!(口克)!(口克)!……”群斧齐下;又“哧哧哧哧……”快锯猛拉。这木料不错,斫了半天,锯也换过两把,才要倒;伍降龙先赶紧避到一边,同时大喊:“慢慢!慢慢!躲开点!四丈以外去有人等着,下面也得紧快。他立时摔下来,立时就按住他。看!看!……”

  一时齐都紧张万分。那边尚未走去的冉青云和十二小姐辅若梅,也全都直着眼向上看;见谢琴确实还在招牌顶上了,然而招牌这时就要倒了。刚才这么想,就听得“忽隆”的一声,好像城塌了;整个的招牌倒下,斜在马路上直挺挺如一条僵死了的巨蟒。同时追风腿反倒没有跑得及,身子被压招牌底下。但是冉青云分明的看见,在招牌正往下倒的时,那谢琴竟如一只飞鸟,趁势儿已飞到对面一家买卖的楼上。这时伍降龙又跳着起来说:“捉!……”可是早已不见谢琴的人影。

  冉青云不禁高兴得大笑,十二小姐却说:“快回去吧!”两个人就上车了,车子往东进胡同。在月朗星稀之下,他们且不回柳树井,而迳往冉青云的家里去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