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白如云 >> 正文  
第四回 痴情娇娃 喜结姊妹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回 痴情娇娃 喜结姊妹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最奇怪的是,南水和北星每人脖上均是挂戴着一尾用细柳枝穿好的大鲤鱼,正在二人胸前乱跳不已。
  青萍走近一看,这才看出南水及北星均是被人点了穴道,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红着脸替二小解开了穴道。
  二小相继醒来,各自翻身爬在船边,吐了一阵水,青萍早就将二人上衣丢过,转过身道:“你们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南水、北星二小闻言,已先各将胸前的鲤鱼取下,随手抽出了柳枝,放它逃生,这才把衣服穿好。
  青萍扭回了身,问道:“你们俩到底怎么了?怎么被人家点了穴道?”
  南水闻言愤愤说道:“我们下水去摸鱼,因为天黑了,鱼都沉了底,或游到湖边去了,所以我和北星一起游到湖边,刚捉了两条鱼,就发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以前有一次我们在湖里也碰见过她,被她戏弄了一阵,叫我们转告少爷,不服气可以找她,我们少爷没有理她……刚才我们一看是她,当时也顾不得捉鱼了,一起和她打起来,谁知道她功夫极高,水性更好,连北星这么好水性都比不过她……”
  南水说到这里,用手指着北星,北星这时将头连点,表示同意南水的说法。
  南水又接着说道:“……我和北星两个人围着她,还是斗不过她,后来被她点了穴,把我们送回来了,谁晓得她还挂了两条鱼在我们脖子上……真他妈的!”
  南水说着愤怒不已,北星也是怒形于色,狠狠道:“真他妈的,真他妈的!”
  他一直说这句话,青萍等他们骂完了,这才道:“她为什么要找你们少爷呢?……你们少爷认不认识她?”
  南水摇着头,说道:“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我们少爷,我们少爷根本就不认识她。”
  南水才说到这里,突听一声长啸,声震山林,接着一条黑影,疾如闪电地落向湖心,再一点足已然落在了船头上。
  青萍见状大惊,只道是来了敌人,当下连忙挫掌迎敌,却听那来人冷冷地喝道:“萍姑娘,是我!”
  青萍这才看出来人,正是白如云,他仍是一身黑色的劲装,面上还是戴着面具,露出了一双精光四射的怪目。
  他手中尚拿着那把铁旗,匆匆地卷起来,插在脖子后面,随后对青萍道:“姑娘,你怎么下楼了?”
  青萍听他声音颇为愤怒,当下心中有气,冷冷一哼道:“我闷得很,怎么,难道你还不准我下楼呀?我又不是你的犯人!”
  青萍话音方落,白如云闻言一怔,但他立时怪笑了两声道:“不错,不错,你闷了应该下楼逛逛……”
  青萍这时真是悲愤已极,她自幼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等臭落和欺侮?当时不由掉下了两滴泪来。
  思前想后青萍这时想跳水而死,可是她知道白如云在旁,自己就是想死也办不到,只有流泪伤心。
  青萍正在难过,突听白如云在自己耳旁,低声道:“姑娘,你……你不要生气,我脾气太坏,真是该死……”
  青萍把头偏向一旁,白如云一赔礼,她反更为伤心,眼泪扑簌簌地落个不停。
  白如云焦急地站在一旁,他生平就没有向任何人赔过礼,这时不由得有点手足无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坐在青萍的身旁,面上硬生生堆着微笑,道:“姑娘,是我说错了,向你赔罪,你还生我的气吗?”
  青萍见他如此刚强狂妄的人,居然肯向自己低声下气,心中的气已消了一大半,但是女孩子总是有几分做作,尤其是男孩子向她们赔不是时,那一霎那是她们发挥本能的最好机会。
  青萍虽是侠女,但也不例外,她把头偏得更远一点,冷冷地说道:“谁生你的气……”
  青萍才说到这里,突见一只雄壮的膀臂伸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只粗大,极有男子气息的手中,正拿着一块雪白的白手巾,她耳中又听得白如云那温和的声音道:“姑娘,你擦擦脸……这是干净的……”
  青萍顿时心中一阵激烈的震动,她整个的脸都红透了,紧紧地盯着那块白巾——应该说是那只手!
  短暂的沉默……
  在这种情形下,短暂的沉默,是最适合的,也是最美的。
  青萍格摇头,轻声道:“谢谢你,我不用,我已经不哭了!”
  但她这句话把白如云说得一阵轻笑。
  白如云不依,仍是坚持着:“你还是擦一擦……这块手巾是干净的,我还没有用过,我不骗你的……”
  青萍闻言又是一阵心跳。
  她简直不敢再看那只手一眼,最后她还是伸出了纤纤玉手,轻轻地捏住了手巾的一角,从白如云手中抽了过来,一颗芳心已像小鹿般地乱跳起来。
  白如云感到非常快乐,他含着笑,看着青萍把脸颊擦了擦后,又慢慢地递了回来。
  白如云连忙伸手接过,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心,他的食指轻轻地碰了青萍的掌心一下,这一个短暂的而又微小的接触,竟产生了一股猛烈的电流,使他们都绯红了脸,连刚强若斯的白如云,也不禁心跳怦怦。
  青萍有些惊怕,她深深地低下了头,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她话出口,才觉得有语病,当下更把一张玉脸,羞得红过了海棠。
  白如云为她这句话大为高兴,他感觉到这个姑娘,距离他已经不是那么远了。
  他是一个怪人,人人想亲近他,可是他却冷酷地拒绝了,然而这个姑娘,在他看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
  虽然有人反对“一见钟情”这种说法,但是白如云确实是如此的,当他看青萍时,他就觉得自己必须要亲近她。
  可是青萍的表示使他非常失望,那种冷漠就好像他所给予别人的一样。
  现在,他觉得青萍慢慢地靠近了他,这将是多么值得兴奋的事啊!
  白如云痴痴地笑了一阵,回头对南水道:“把船划回去!”
  白如云说着,把木桨抛了过去,南水接在手中,答了一个“是!”字。
  小船如飞,一霎那间已抵竹楼,众人相继离船,白如云回头对南水道:“你们换了衣服,马上到楼上来!”
  南水及北星连忙恭身引退。
  白如云随在青萍身后上了楼,陪着青萍入了房,白如云把领后的铁旗取下,随手放在了书架上笑问道:“姑娘,这问房子你还喜欢吗?”
  青萍美目稍视,随点头道:“喂,这里真好,难为你怎么找的……我真喜欢这里,比我家好多了!”
  白如云见她高兴,心中亦颇痛快,笑道:“我也是最喜欢这座楼,以前我差不多的时间,都是住在这里!”
  白如云话音方落,青萍闻言,一阵莫名的心跳,她看了床铺一眼,低声说道:“啊!你就睡在这里?……”
  白如云见她面有娇红,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心中早已明白,忙道:“床上的东西我都换过了,全是新的!”
  青萍料不到他会如此重视自己,芳心颇为感动,不由得对他又加了一分好感,娇笑着道:“真是!你还这么费心!”
  白如云含笑不语,一双仅露的眼睛,紧紧地盯在青萍的脸上,青萍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偏过了头,嗔道:“看什么?你又不是不认识我!”
  白如云朗笑了两声,他背着手,走到窗前,望了一阵子湖山夜景,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笑道:“姑娘,难得今夜美景非常,少时我们对月共饮如何?”
  青萍闻言,玉面又红,她想道:“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喝酒,那……”
  她轻轻地摇头,低声道:“不!我不喝酒;”
  白如云一笑不语,这时南水北星二小,已然换了干净衣服,畏畏缩缩地在门口推挤着,谁也不敢先进来。
  白如云笑容立敛,他又恢复了往常冷冰的神态,高声道:“你们进来!”
  少时,房门推处,南水在前,北星殿后,二人愁眉苦脸地进来,青萍见他们均有慌恐之色,当下忖道:“白如云也太厉害了……”
  二小站在白如云面前,深垂着头,各叫了一声“少爷!”
  白如云哼了一声道:“我已经再三告诉过你们,不准随便划船,更不准下湖摸鱼,你们竟政不听我的话!现在由明天起,你们二人在湖水中泡三天,让你们过足瘾!”
  二小听完吓得面无人色,但他们均知白如云执法如山,言出必行,他所说的话无人敢不听从,这时不由暗暗叫苦,并且纷纷拿眼睛看着青萍,一脸的乞求之色。
  青萍料不到白如云待人如此苛严,心中大是不忍,连忙走到白如云的身前,微笑道:
  “白……白少侠,今晚是我叫他们划船的,如果说犯了你什么忌讳,错也在我,理该罚我,你为什么要罚他们呢?”
  白如云闻言,当下双目一闪,射出了一股凌厉之色,但立时又变得柔和起来,微微笑道:“这两个小东西,一天不知叫我生多少气,南水虽然聪明,但却是个鬼灵精,什么坏点子都是他出的,不用说今天晚上,一定是他仗着水性好,要在你面前卖弄,才想出摸鱼的花样!北星倒是个老实的人,只是太无主见,一切跟着南水学,听人烦得很……他们两个如果不严加管训,将来只怕不好管了!”
  青萍闻言心道:“他倒是执法如山,真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青萍想到这里,心中对白如云越发敬服,‘笑道:“今天的事不怪他们,是我要他们下水的,你这样处罚他们,只伯他们不会心服呢!”
  白如云闻言思索了一下,对二小喝道:“今天看在伍姑娘份上,烧过你们一次,现在下去准备酒菜,在走廊摆好!”
  二小闻言喜出望外,白如云一向言出必行,却未料到他居然收回成命,当下连忙向白如云及青萍致谢退下。
  白如云等南水及北星退下后,转身对青萍说道:“我一向言出必行,可是这一次却收回了!”
  青萍闻言心中一动,并且感到些微的不安,她只漫应了一声,她实在并不知道,她在白如云心中,估着多么重要的一个地位啊!
  短暂的沉默,却在他们的心里,泛起了轻微的涟漪,青萍虽是江湖侠女,可是她却从没有与男孩子单独相处过,即使是她的未婚夫,她也是只见过几次面,彼此都陌生得很。
  自从她被掳以来,她才算真正地接触一个年轻的异性,加上白如云怪僻的天性,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在青萍的心田里,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有着巨大的力量,使青萍感到迷惑起来。
  他们二人静坐了一阵,似乎都想不出什么话说,空气显得很冷静,但是并不寂寞。
  青萍想到了一个话题,于是,她整理了一下被夜风吹乱的秀发,轻声道:“你为什么要做强盗呢?”
  白如云闻言一怔,他没有料到青萍会问出这个问题来,思索了一下才答道:“做强盗有什么不好?这个世界只有强行才能成功,如果你是一个软弱的人。别人会把你欺负得喘不过气来……我吃过这种苦,所以我要强硬起来!”
  青萍闻言心中一惊,白如云的话充满了偏激、愤世的意味,这是一种极其错误,而又颇难纠正的想法,青萍心念之间,想着:“以后我定要慢慢把他感化过来,现在且不可太快!”
  青萍想着,抛开此事不谈,转问道:“你功夫这么好,可是从小就练的?”
  这一句话,无形中又刺中了白如云酌痛处,他站起了身子,来回地踱了两步,用着发抖的声音说道:“我小时候是很苦的!……不像你,我的命是捡回来的,我的娘……”
  白如云说到这里,也许是过于激动,逼得他停了下来、用力地搓着双手。
  青萍觉得自己不应该提起他的痛事,当下强笑道:“可是,你现在很好了,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谁也管不了你2”
  白如云转过头,他的一双眸子,射出了异常的光芒,连连地点着头道:“是的!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不能管我!”
  正在说时,二小已然摆好洒食来请,白如云挥手令他们退下,对青萍笑道:“姑娘,我们来小饮数杯罢!”
  青萍面上一红,轻声道:“我已经说过我不喝酒的。”
  白如云闻言一怔,似乎感到有些失望,接着道:“也泡有香茶,你就以茶代酒如何?”
  青萍闻言不好再加推辞,何况她心中早已悠悠然,无形中对白如云产生了亲切的感觉,当下点头道:“好!我就陪你坐坐。”
  青萍说着移动身躯,随着白如云出了房,走廊之上已设好了木案竹几,清风拂过,酒香扑鼻。
  二人坐好,青萍见一拱清月,银辉四射,微风拂面,吹皱一池寒水,竹楼翠立,绝然出尘,直似已入仙境,哪似人间?
  青萍看罢不禁心旷神怡,愁怀大去,微笑道:“这个地方真好,亏你盖了这座楼,恐怕要费不少时间吧?”
  白如云见青萍欢愉,心中亦颇高兴,笑答道:“天地间灵物本多,只是俗人愚蠢迷惑,损弃了不少天物,你看这一片湖泽,经过我略为整理,又比那些名胜逊色到哪里去呢?”
  青萍闻言深以为然,她最初对白如云,只是感觉到憎恶和畏惧,可是现在,她已经对他完全改观了!
  白如云斟上了酒,向青萍举杯道:“这杯酒向姑娘赔罪!这几天……”
  他话未讲完,青萍已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戴着面具怎么喝酒呢?”
  白如云闻言这才想起,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暗暗地思索,讨道:“我已经发过誓,要戴着这张面具,杀尽天下恶人,让他们怕我,而又不知道我本来的面目!可是……我现在是不是要取掉它呢?”
  白如云只顾低头思索,而青萍则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她在猜测白如云的相貌,本来这是与她毫不相干的事,可是此刻,她却渴望着,希望白如云能把面具取下,让自己在月光下,仔
  细地端详一下他的面貌,或许……
  青萍想到这里,她已然嫣红了毖,轻轻地把头低下,好像怕白如云猜透她的心思一样。
  白如云奇怪地注视着青萍,他不明白青萍何以低下了头?又何以如此羞答答?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也是一种很柔美的情调,白如云没有料到,与一个女孩子在一起时居然会发生这么多奇怪而又有趣的事情来,但是这种种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的,都给他带来了愉快。
  白如云想到这里,他竟毫不犹豫地伸手放下了他的面具!
  青萍正在低头遐想,她耳旁听得“唰!”的一声轻响,她不由自主地抬起了眼睛,向白如云望去。
  这一眼,看得青萍芳心大乱,她迅速地低下了头,可是感情并不接受她的伪装,化成了丝丝羞涩和喜悦的笑容,挂在了她嫣红的脸颊上。
  原来她所见到的,是一张英俊秀逸的面庞,一双黑白分明,大而光亮的眼睛,两道入鬓剑眉,挺直的鼻梁下面,是一张弧形的嘴,嘴角的上端,却印着一个小小的旋涡,薄薄的嘴皮下,露出了两排洁白光亮的细牙……
  他是多么的俊美!多么的潇洒!多么的可爱啊!
  最初在青萍的想像中,他是一剔消瘦的面颊,透出惨白的颜色,一双如梭的俊目,和一张挂着残酷笑容的嘴……
  可是一切都不是,他的脸色并不是惨白的,相反,在皎洁的月光下,却透出了红晕之色,显示出他所蕴育着的生命,是如此强韧和雄壮!
  青萍竞无法克制她这分激动,她情不自禁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心里默默地呐喊着:
  “啊!他是这么俊美……真是没有想到!”
  白如云被她异常的眼光,看得有些奇怪,他本是个性格率直的人,当时间道:“姑娘,你怎么了?”
  青萍心中一惊,连忙把目光移开,支吾道:“没什么,我,在想一件事情!””
  青萍口中虽是如此说,心中却是有些生气,她气的是白如云为什么要向她问这句话,而使自己受窘。
  白如云哪里知道女孩子们的这些心眼?他举起了一只绿玉大杯,微笑道:“姑娘,我先敬你一杯!”
  青萍伸出玉手,轻轻地握起了一只白玉细磁杯,她慢慢地掀起了磁盖,嗅了一下,竟是上好的香片。
  当下,她心中不由暗喜,讨道:“他怎么知道我爱喝香片呢?……这个人真怪,用的东西都是这么考究珍贵,看样子京里的皇上、王公大臣也不过如此呢!”
  白如云双目炯炯地观察着她,青萍的一切表现,全都是女孩子们所特有的动作,是那么的美妙和好看,她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全都是充满了诱惑力,令人看来,有一种轻飘飘,难以言传的快感。
  青萍含笑浅饮了一口茶,她发现白如云笑起来很好看,他那两只弧形的嘴角,这时向上微微地一扯,露出了两排细白的牙齿。
  除了他那双凌厉的眼睛,仍然放射着慑人的光芒外,其他的任何一部分,都无法使人相信,他是一个冷漠和怪僻的人。
  青萍不敢多看他,她轻轻地把茶杯放下,突然想起了刚才湖中发生的事,忍不住问道:
  “刚才湖里那个姓哈的女人是谁网?”
  白如云闻言,面露愤色,他光亮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说道:“那个女人就住在附近,三番两次来捣乱,真把人烦死了!”
  青萍闻言不胜惊异,付道:“他这么高的功夫,怎么还有人敢来捣乱?”’青萍想着,接着问道:“那个姓哈的女人,功夫一定很高了?”
  白如云闻言,知道青萍心意,当下答道:“她的功夫倒也是江湖少有,只是比起我来,就差得太多了!按说我早就该把她除去,可是她爹爹却是个厉害人物,并且早年对老道有援手之恩,由于这些顾忌,我才任她胡闹不去理睬她!”
  青萍闻言心中一凛,她突然想起爹爹提起过的一个人,紧接着又问道:“她父亲可是琴魔哈古弦么?”
  白如云听了连连点头道:“不错!姑娘认得他么?”
  青萍料不到那泅水女子,竟是琴魔哈古弦之女,心中好不惊异,当下答道:“我不认得他,只是听爹爹说过,此老一身奇技,誉满江湖,早年在小雪峰单掌折了武林六大高手,以后就未听人提起过,现在算来他该九十多岁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小的女儿?”
  白如云斟酒自饮一杯,哼了一声道:“这个老儿倒是听说他厉害得很,我还没有见识过,你方才所见的女子,是他七十六岁时所生的幼女,今年十九岁,名叫哈小敏,由于哈老怪过分宠爱,把她惯得是无法无天……早晚我要教训她一下!”
  青萍听罢才知就里,笑道;“哈姑娘的事,你怎么这样清楚呢7”
  白如云没料到青萍有此一问,当下不由面上一红,好在月光之下看不出来,强笑一下笑道:“这……这全是老道告诉我的,哈老怪前几年还时常和老道在一块饮酒……”
  白如云话才讲到这里,突听楼下传来一阵巧笑,娇滴滴地笑骂道:“小云哥,你可别背地里骂人,我爹又没得罪你,你一口一个老怪,不看看你那个宝贝师父也是老怪呢!”
  二人闻言均是一惊,青萍正要开口,白如云早已连连摇手低声说道:“别理她!我们谈我们的,不然她更闹翻了天!”
  青萍见状益发奇怪,她听哈小敏竟叫白如云为“小云哥”,好似双方早已熟悉了。
  而白如云对她又是如此厌恶,心中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当下装着喝茶,便未答话。
  白如云似乎也不知说什么好,而哈小敏既末露面,亦不见再说话,空气沉默了一会儿,白如云拿筷子指着一只红玉碟道:“姑娘,这是新挖的竹笋,你尝尝!”
  青萍道了谢,只见红光精莹的小碟中,盛着新嫩的笋片,配色之佳,令人惊羡,由此可见白如云平日饮食如何讲究了!
  青萍伸出筷子,挟了一片竹笋,入口一尝,竟是又香又脆,新挖出的嫩芽,尚带有少许草木之香,再经冷拌之后,愈发脆甜可口,当下忍不住又吃了一片,不住口地称赞。
  白如云看青萍吃得高兴,他感到无限快乐。
  在这个世界上,看着你所深爱的人快乐,将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快乐,这是种千古不移的常理,所以古人有千金求一笑,便是明例。
  白如云默默地看着她吃完了两片竹笋,笑着道:“今天因为时间匆促,未曾备得好菜,改日再行补宴,姑娘,你再尝尝这碟鹿脯!”
  青萍果然又挟了一片鹿脯,入口香腆,口齿腾芳,心中好不赞佩。
  于是就在白如云的劝诱下,青萍把十几种小菜都尝遍了,无论熊掌、蒸鸡,乃至于青菜豆芽,均是美味无穷,令人食欲大兴。
  在美食的诱惑下,青萍亦开始喝酒了,她本是大家之女,这时拘谨一去,立时笑语如珠,显得极为活泼。
  白如云酒没喝多少,但他的那颗心早就醉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遇见一个值得自己如此深爱的女孩子,他更想不到这个女孩子,会在自己任的翠楼上,与自己月下共饮,迎风畅谈。
  二人正在谈得入神,突听哈小敏又在楼下叫道:“小云哥,给我点吃的,我也饿了!”
  白如云闻言皱了一下眉头,他顺手挟起一块鸡肉,对青萍笑道:“要是不顺她点,那可真要闹翻了天了I”
  白如云说到这里,他双筷微错之间,那块鸡肉已如飞箭般,射出了五六丈,向楼下湖心落去。
  那块鸡肉才一。落下时,便见一个娇小的身躯,疾如飞鸟般,一闪已至湖面,那块鸡肉正好落下被她一口咬住,用脚尖向水面一点,立时又扑到了竹楼下,身法真个快得出奇。
  青萍也是练武之人,她看得清楚,湖面上飘浮着一块小木头,那哈小敏分明以“登萍渡水”绝技,接住了这块鸡肉,不说别的,单这轻功,就比自己高上一筹。
  当时看罢不由暗暗惊心,忖道:“哈老怪名满江湖,果然名不虚传,连她女儿都有边身功夫,真叫人不敢相信呢:“
  青萍正在惊异,又听哈小敏自楼下发话道:“云哥,谢谢你!我还要吃一块鹿脯!”
  白如云闻言,气得乱摇头,朗声道:“小敏,你还想卖弄什么功夫?我现在有佳宾,你不要再来惹厌!”
  白如云话才讲完,便听哈小敏尖声道:“唷!什么佳宾不佳宾,我吃点东西还不成呀?
  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上来吃!”
  白如云闻言怕她真个上来,连忙接口道:“好!好!我丢给你……”
  白如云说着,颇为尴尬地望了望青萍,青萍则含笑旁观,她料不到一个冷酷狂妄的武林怪杰,竟会被一个小女孩子,弄得啼笑皆非。
  白如云无可奈何地挟起了一片鹿脯,大声道:“吃了这个可不许再闹了……接住吧!”
  白如云说罢又用前法抛了出去,青萍正在猜想哈小敏换什么功夫去接,却见那片鹿脯轻飘飘地落在湖心,“啪!”的一声轻响,激起了圈圈的水纹,哈小敏竟未现身,当下好不奇怪。
  白如云也觉事出意外,大声喝道:“小敏,你又耍什么花样?给你吃你又不吃了!真讨厌!”
  白如云骂完,却听楼下隐隐传来哭泣之声,二人不由大奇,料不到哈小敏竞无故地哭泣起来,到后来竟越哭越伤心,居然发出了嘤嘤之声。
  白如云大奇,连声问道:“小敏,你怎么了?好生生的怎么哭起来了?”
  白如云间了数遍,才听哈小敏抽噎着道:“吃你点东西,还不够挨你骂的!……人家都能坐在桌子上吃,给我的就丢在水里,好像喂鱼一样……呜鸣……我才不要吃呢!……我回家去好了!呜呜……”
  说着她越来越伤心,竟大声地哭了起来。
  青萍简直弄不清他们以往是怎么相处的,看来这哈小敏分明是一个天真末琢的小孩子,可是小孩子往往是最认真的,她既然如此纠缠白如云,想必已有着极深的爱意了!
  白如云把一双剑眉皱得紧紧的,他沉着脸高声道:“小敏,你可别胡闹,我脾气不好你是知道的,就是把你爹爹找出来我也不怕!”
  白如云话才说完,那哈小敏好似更为伤心,愈发地悲啼起来,那断续、娇弱的哭声,一阵阵地传了上来。
  青萍简直弄不清是怎么回事,被她哭动了心,忍不住低声道:“你就叫她上来吧!看她哭得多伤心!”
  白如云闻言紧皱了双眉,苦笑一下道:“唉!你不知道那位姑娘的脾气,我可真对她没法,你我谈得如此痛快,她一来马上就完了!”
  青萍这时却产生了一奇怪的想法,她渴望着能够见哈小敏一面,并渴望能够与她谈谈,或者观察一下白如云和她相处的情形。
  青萍想到这里,忍不住低声笑道:“你就请她上来一起谈谈吧,我倒很想认识她。”
  白如云见青萍这么说,耳中又听得哈小敏哭得如此伤心,只好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就上来吧!”
  白如云说完了话,那哈小敏果然停止了哭声,少时只见轻风拂处,一条灰白的身影,宛如一只巨雁般,平空地拔了上来,轻飘飘地落在了竹栏上。
  她单足点在栏干上,人若迎风的弱柳,来回不停地摆接着,青萍见她细眉大眼,身材苗条,面带娇笑,月光之下,愈加显得仪态万千,十足的是个美人胚子。
  白如云却显得不耐烦,他偏过头,冷冷说道:“好了!你别卖弄了!—要吃什么你尽管吃,我不奉陪了!”
  白如云说着极快地又把那张面具戴好,站起了身子,向青萍略一点头,说道:“姑娘,恕我先告退,明天见!”
  他说罢单手向桌面轻轻一按,人若清风,已然自哈小敏身旁越下竹楼。
  哈小敏急得喊道:“云哥……你回来啊!”
  这一下事出突然,青萍也惊得站了起来,二人一起伏在栏于上向下望去,只见一连串的竹枝打向湖心,一节比一节打得远,纷纷落下,在水面上飘浮着。
  接着白如云矫捷的身影投向湖中,他用着“踩浮渡影”的功夫,快得像个幽灵似的,霎那间便消失在茫茫的月夜里。
  哈小敏及青萍显然被他这种突然的举动所震惊,一直呆看了良久,青萍才退后了一步,对着哈小敏婀娜的背影,轻声道:“姊姊,他去远了,我们莫管他!”
  哈小敏缓缓地摇了摇头,青萍见她抬起了丰,在面上拭了一下,似乎是在擦眼泪,当下不由一惊,连问道:“姊姊,你这怎么了?”
  青萍话才讲完,便见哈小敏转过身子,她嘻笑如旧,向青萍细看了一阵,才款步走到白如云所坐位子坐下。
  青萍也到原位坐好,哈小敏既是一语不发,青萍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默默地望着她。
  哈小敏坐在那里,对于青萍直似末睹—样,她低着头,沉吟了一下,突然抓起了酒壶,满满地斟上一杯酒,举杯向空晃了晃,仰头而尽。
  青萍对她所有的举动,都感到万分的奇怪,她只是好奇地观看着,见哈小敏一连喝了三杯酒,这才停杯不饮。
  她闪烁着一双明亮的眸子,向青萍又看了一阵才道:“伍姑娘,你们常常这么喝酒么?”
  青萍见她居然知道自己姓氏,心中好不奇怪,连忙含笑答道:“不!姊姊!我们今天还是第一次喝酒……”
  青萍说到后来声音愈来愈低,她的双颊也飞上了两朵红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产生这种不可理解的情绪。
  哈小敏紧紧地盯着她,她脸上掠过一个痛苦的笑容,可是很快就消失了。
  哈小敏几乎是在自言自语着,只听她喃喃地道:“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就把面具取下了。”
  育萍闻言,以为哈小敏不相信她,由于一种少女的矜持,本能地说道:“是的!真是第一次!姊姊……”
  青萍话才说到这里,哈小敏突地把头抬起,微笑道:“你莫叫我姊姊,我不见得比你大……其实你们第几次,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呀!”
  青萍听她言中之意,似乎对自己不相信,当下不由有些生气,胀红了脸道:“哈姑娘,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我还会骗你?”
  哈小敏闻言轻笑一声道:“伍姑娘,谁说我不相信你?为这点事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青萍本来一腔怒气,但见哈小敏笑脸相对,当下不便发作,强自忍了下来,不再说话。
  二人沉默了一阵,哈小敏又喝了一杯酒,并吃了些鸡肉,青萍见状暗忖道:“怪了!一个姑娘家,怎么喝这么多酒?”
  青萍正在想时,突听哈小敏清脆的声音道:“伍姑娘,你怎么不喝酒?”
  青萍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末讲,哈小敏微笑一下,接着她又轻声地叹了一口气,用筷子轻轻地敲了敲酒杯,痴痴地想着一些事情。
  青萍对她这些无意识的动作无法了解,但她却在想着一些事情:“她用的杯筷都是白如云用过的……她长得真美,可是白如云好像讨厌她,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青萍满腹狐疑地想着,哈小敏突然停止了敲打,笑着问道:“伍姑娘,我以前没有见过你,你来了有多久?”
  青萍面上不禁一红,但又不得不答,只好强笑着道:“我……我才来,没有几天……”
  哈小敏点了点头,说道:“我说呢……你与云哥可是旧交?”
  青萍闻言愈发无法回答,嚅嚅道:“不!我们才认识……”
  哈小敏闻言似乎非常惊异,向青萍望了好几眼,嘴皮动了几次,似乎想问什么问题,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青萍见状知道她在怀疑,忖道:“我倒不如把实情告诉她,不然不知她把我怎么想呢!”
  青萍想到这里,当下便不隐瞒,把自己父女被劫,自己被囚等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哈小敏。
  哈小敏听完,惊异得张大了一双眼睛,她不停地叨念道:“他为什么要这么作?为什么要把你掳来?”
  说着,说着,她突然明白了,于是立刻有两滴泪珠掉了下来,她赶紧用手背拭去。
  育萍见状大奇,连忙问道:“你……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呢?”
  哈小敏恢复了先前的笑脸,她强忍着悲楚,笑道:“没什么!风吹了眼睛!”
  青萍闻言气笑不得,忖道:“这扯的是什么呀……风吹了眼睛……哼1”
  哈小敏这时似乎也觉得,自己扯的话太不合理,立时把一张玉脸躁得通红。
  没有人知道这个姑娘的心绪和秘密,她热爱着白如云,可是却得不到白如云的感情。在以往,白如云虽然对她没有爱意,可是由于他对任何人均是如此,所以哈小敏仍然寄有无穷的热望,她相信以她的才貌和热情,必然可以得到白如云。
  可是现在,另外有一个姑娘介入了,而白如云对她的一切表现,足以说明他的感情,这一切对于哈小敏是多么残酷的一个打击啊!
  哈小敏想着,不觉悲从中来,她是一个热情冲动的女孩子,忍不住双手掩面,悲声地啼泣起来。
  青萍见状大是惊异,她不知哈小敏为何对自己的这几句话,会如此伤心地啼哭,当下连忙站起来扶着哈小敏的肩头,连声问道:“哈姑娘t你这是怎么了?”
  哈小敏悲不可遏,直哭了半响,才忍住了悲声,轻轻地把青萍的手推开,抽噎着道:
  “没有什么!我心里很难过……”
  青萍心中料定有事,越发追问道:“哈姑娘,你一定有事吧,难道不能告诉我吗?”
  青萍这句话又引得哈小敏哭了起来,她边哭泣边说道:“没什么……就是我……我爱他!我爱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就爱他……”
  这几句话出自一个女孩子之口,倒真把青萍吓了一大跳,她吃惊地退后一步,一颗芳心抨抨乱跳,忖道:“唉呀!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奇怪,她爱白如云与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对着我大哭呢?”
  青萍想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道:“哈姑娘,你……你爱他就爱他,为什么要哭呢?”
  哈小敏哭着道:“他……他不……不爱我I”
  青萍闻言一怔,心道:“这倒好!敢情她为这个才哭!”
  青萍笑着拍了哈小敏的肩膀道:“哈姑娘你先别哭,告诉我,你怎么知道他不爱你呢?
  我看他对你很好嘛!”
  哈小敏闻言也住了哭声,缓缓抬起了头,青萍见她哭得像朵带雨梨花,心中不由暗暗好笑,正想再说几句安慰的话,不料哈小敏突然说道:“我知道他不爱我,他……他……他会你!”
  哈小敏这句话可把青萍吓了一大跳,她蓦地退后一步,粉面通红,带着薄怒嗔道:“哈姑娘,你可别胡说!”
  哈小敏抽噎了一下,一脸正经道:“我一点也不胡说,这情形,一看就明白了,姑娘,你自己说,难道你观察不出来?你想,他为什么劫你来,这么优待你,把自己住的楼让给你……”
  青萍越听越害怕,连忙止住哈小敏道:“好了!不要说了!”
  哈小敏停下来,这两个姑娘,各人想着各人的心事,青萍是绝顶聪明的人物,她焉会看不出来?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已。
  这原是人类的天性,对于某些事物,他们期待,但又畏惧,在没有完全得到时,他们总是否认的。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终于还是哈小敏先说话了:“伍姑娘,你告诉我……你……你爱不爱他啊?”
  青萍闻言又惊又怒,她简直想不到哈小敏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在她认为,两个女孩子讨论一个男人,而且又是爱不爱这一类的话,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青萍绷着脸,正色道:“哈姑娘,你怎么问出这种话来,真是太无礼了!”
  哈小敏被斥,她羞得无地自容,但是这是关系她整个生命的大事,她又焉能放得下?
  哈小敏低着头,眼泪又流了出来,悲声道:“伍姑娘,对不住……我……我情不自禁1”
  说到后来,她竟抽噎得说不出话来,青萍见状颇为怜惜,深深同情哈小敏一片痴情,当下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哈姑娘,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有了婆家了,并且这一次出来就是去完婚的,他的武功人品不比白如云差,我爹爹已经去找他,大概不久就要来救我了!”
  哈小敏闻言喜出望外,她不禁破涕为笑,仰头道:“真的?那……你怎么早不告诉我?”
  青萍闻言,心中暗笑,忖道:“你这是怎么问的!我哪知道你的鬼心思!”
  但青萍面上却笑着道:“哈姑娘,我现在告诉你也不迟呀!”
  哈小敏闻言羞得笑了起来,低声道:“你看,我们这么好,还这么哈姑娘、伍姑娘的,叫起来多难听呀!”
  青萍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这不能怪我呀!你要我这么叫的!”
  哈小敏听罢也笑了起来,青萍见她一片童心,方才哭得像个泪人儿,现在又笑得像朵春花,好像自已有了婆家,白如云就立刻会爱她一样。
  青萍正在暗笑,突听哈小敏笑道:“你如果不嫌弃,我们拜个妹妹如何?”
  青萍虽觉事情来得太快,但亦颇喜她为人率直,一片纯真,当下含笑应允。
  哈小敏见了大喜,立时满满斟上两杯酒,当下二人跪在月下,各自报了年纪,青萍二十属长,哈小敏十九为后,拜罢之后,立时亲切了不少,欢欢喜喜地大谈起来。
  哈小敏把椅子搬得靠近青萍,笑着撒娇道:“好萍姊,我有一件事求你!”
  青萍闻言笑道:“敏妹,我们已是姊妹,你有什么话尽管说,还说什么求不求呢!”
  哈小敏听了神秘地笑了笑,她粉颈低垂,虽在月光之下,亦可看清她面如海棠,显得万分娇美可爱。
  青萍见状心中诧异,心中讨道:“像她这么美的姑娘,我还是第一次见过,白如云怎么会不爱她呢?”
  青萍想着笑道:“敏妹,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别撤娇了!”
  哈小敏闻言轻畔了一声,她搂着青萍的脖子,一张樱桃小口,凑在青萍的耳朵旁,叽咕了几句话,立时羞得低下了头。
  青萍闻言,觉得自己这个义妹,对于男女之情未免太开通了,心中虽然为难,也只好笑道:“好吧!谁叫你是我妹妹,我看情形替你说几句,将来如果成功了,你可别忘了我这个媒人啊!”
  哈小敏闻言笑着把青萍推开,走到竹栏旁嗔道:“不来了!萍姊老谈这些,羞死人了!”
  她说罢低头看着湖心的月影,青萍闻言气笑不得,忖道:“好丫头,你倒放起刁来了,刚才你说的话都叫我脸红……”
  这一对姊妹又嘻笑畅谈了良久,哈小墩道:“萍姊,我该回去了,明天晚上再来看你!”
  青萍一个人独居无聊,好容易得个伴,她哪里肯放?闻言立时拉着她的手道:“敏妹,你不要走了,以后就陪我住在这里!”
  哈小敏却摇着头:“不行!云哥没答应,我不能住在这里,不然他一定不高兴,上次我把他吵烦了,他竟出去十天没回来,可把我吓坏了!”
  青萍闻言心中一动,她忖道:“那么白如云为什么让我住在这呢?”
  这一个念头,立时引起了她心田的涟漪,她连忙强定心情,想把刚才的念头忘记,笑着对哈小敏道:“那么你回去吧!明天早些来!”
  哈小敏答应一声,由楼梯走下,青萍一人扶栏痴想,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入房安歇。
  翌日,青萍醒时已是近午了,她匆匆梳洗完毕,扶栏观望,只见云薄烟轻,水气氤氲,寒林如幕,爽气迎人,这座小小的竹楼,景色虽不如岳阳楼来得雄伟,但旖旎妩媚之情却有胜之!
  青萍正在看得入神,便见南水捧了早点送来,笑道:“姑娘早啊!”
  青萍含笑点头,正要答话,突然楼梯口另一个声音接着道:“姑娘早啊!”
  跟着北星也出现在楼梯口,这二小自昨夜青萍代他们求情后,对青萍越发喜爱,伺候得更为小心。
  青萍含笑点头,接过了早点,见是一碗酒糟鸡蛋,一碟猪油玫瑰松糕,当下坐在小桌旁,一边吃着,一边笑道:“南水,没有什么事就少说话,免得北星学起来把人烦死!”
  南水答了一个“是!”字,北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极其迅速地又重复一遍。
  青萍及南水均是一皱眉头,气笑不得,尤其是南水,气得狠狠地瞪了北星一眼,北星却咧着大嘴,作了几个欣喜的姿态,南水气得想骂,可是怕他再学,话到口边只好忍了下来。
  青萍吃完了蛋,又吃了一块糕,笑道:“好了,你们收了吧!待会儿把小船划来,我要上岸去玩玩!”
  南水闻言不答,眼睛却转个不停,青萍见状奇道:“你怎么了?做这些怪样干什么?”
  原来白如云有事交待南水,南水要说又怕北星学,正在措词,想把句了简化一下。
  北星紧紧地站在南水身旁,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全神贯注地盯着南水,看他样子,似乎在等南水讲话,以便一字不易地记下来。
  南水想了一阵,不得不说话,只好说道:“少爷请姑娘,参观!”
  “少爷请姑娘,参观!”
  后面这一句自然是北星重复的,南水只简略地说了这七个字,青萍却是听得莫名其妙,气道:“到底什么呀?只说个参观,参观屁呀!”
  青萍一时发急,说了个脏字,自己立时觉得不好意思,北星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青萍更窘,妙目瞪他一眼,骂道:“笑什么?看我不告诉白如云!”
  北星闻言吓得一咋舌,连忙退后一步,南水见青萍生了气,当下不顾北星要学,立时说道:“少爷叫南水来请姑娘,要请姑娘到各处看看,参观一下!”
  少不得北星又依样说一遍,只把“南水”二字改成了“北星”,可见他并不呆笨。
  青萍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们划好了船,上来叫我!”
  二小先后答应而去,青萍讨道:“这北星真是个小怪物,他明明会讲话,为何自己不说,却要学南水,更奇怪的是别人的不学,只学南水,也算南水倒楣,一天到晚要烦死了!”
  青萍想了一下便自抛开,又想道:“我已经到这儿好几天了,爹爹也不知怎么样了?……白如云并不是坏人,要是爹爹和他来了,我绝对要阻止他们动武!……哈小敏的事我怎么办呢?我怎么好开口向白如云说呢?”
  青萍正在想时,二小已然上来,这一次,南水索性不说,好像哑吧般作了个手势。
  青萍知道他船已备好,当下含笑起身,随二小下了楼,登舟摇桨,船行如飞,这一次竟由楼后向北转去。
  那湖并不大,二小臂力又足,不消一会儿便到了岸边,青萍跃上了岸,回看二小并未跟上,当下笑道:“咦!你们怎么不上来?”
  南水含笑答道:“姑娘,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少爷说请姑娘向西走,自然有人接待!”
  南水这几句话说得极快,一字一字好像爆豆一样,并且故意把平仄颠倒,说得怪腔怪调,原来他是怕北星再学,而故意如此说的。
  青萍怔一下,才想通他的意思,含笑点了点头,付道:“也亏你精灵,想出这个怪法子来!”
  北星果然对南水之话不太了解,闻言急得搔耳挠腮,一张脸胀得通红,偏是一句也学不上来。
  青萍及南水见状,都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北星更是差急,气得一屁股坐在船板上,一言不发,青萍笑着对南水道:
  “好了!以后你就用这个来治他!”
  南水笑得捧着肚子连连点头,青萍转身走去,忖道:“也不知白如云从哪找来这两个小鬼,真是有意思!”
  青萍想着信步走来,只见自己所走,是一片竹阴的夹道,由于深秋,竹叶都枯黄了,但挺秀之姿仍末稍减,反而更显出一种古意盎然的韵味。青萍见这条甬道极长,尽头通着一问草亭,两下相隔约有百丈,青萍见亭内坐着一个白衣人,当下忖道:“啊!白如云已经在等我了?”
  青萍想到这里,她竟莫名地心跳起来,她本来走得很快,但这时她突然把脚步放慢了,为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慢慢地走着,再次抬眼望去,却发觉那人并不是白如云,由于那人是背她而坐,两下隔得又远,所以看不清他是何许人物。
  当青萍确定了不是自如云时,她又不自主地放快了脚步,霎那来到近前,这才发觉那人竟是白如云的师父,当下心中一惊,忖道:“啊!原来是老道……他怎么出来了?”
  青萍正在寻思,那老道突然转回了头,青萍一见吓了一大跳!
  原来这老道人肤色极黑,又干又瘦,可是那两片嘴唇却像血一样红,白发苍苍,穿着一件肥大的长袍,其状丑怪已极!
  他回头望着青萍,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白牙,甚是恐怖骇人。
  青萍虽然害怕,但又不能不搭理,壮着胆子笑了一笑,施礼道:“老前辈,您好?”
  老道怪笑一声道:“好!我好得很,姑娘你好?”
  伍青萍茫然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老道伸出了枯瘦如柴的手臂,拍了拍身旁的石凳道:“姑娘,你坐下来歇歇,小鬼就要来了!”
  青萍闻言虽然万分不愿,但却无法推辞,只好坐了下来,她知道老道所说的“小鬼”,一定是白如云。
  青萍坐定之后,这才发现山坡之下,竟有一间极大的红瓦大厅,建筑得极为辉煌雄伟,青萍看了不由暗暗吃惊,忖道:“白如云真是个奇人,他居然在万山之中,盖了这么雄伟的建筑!”
  青萍心内暗惊,耳旁又听老道怪笑道:“姑娘,你可真是伍天麒的女儿?”
  青萍闻言一惊,连忙恭声答道:“不错,家父正是伍天麒,老前辈莫非与家父有交么?”
  老道闻言,毫不专心地向远处望了望,答道:“没有,早年只不过见了一面,那时他还正在闯名号,我倒喜欢他那把小剪子……”
  青萍听了不由对他又敬又怕,叫了一声老前辈,却不知说什么好。
  老道突然把一双怪目翻了半天,不悦道:“你别叫我老前辈,我最讨厌这三个字,以后你还是像小鬼一样,叫我老道好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