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白如云 >> 正文  
第七回 抱疚自罚 红粉垂怜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回 抱疚自罚 红粉垂怜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竹楼内只剩下了青萍,她思前想后,满腹委屈,不禁悲声大放,哀哀地哭了起来!青萍这一阵直哭了将近一个时辰,只觉得浑身发麻,这才止住了悲声,默默地想道:“我是一个女孩子,可是我在这里受的侮辱太大了……爹爹与龙哥也没有消息,每天与野兽一样的人在一起……我前辈子犯了什么错?”
  青萍想到这里,悲从中来,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她认为自己太无辜了!
  刚才白如云野兽般的行为,使青萍犹有余悸,她在极度恐骇和失望之下,不禁想到了“死”。
  大凡女孩子的心胸都是狭窄的,青萍想到了死,她认为这是唯一能解决痛苦的方法。
  于是她哭泣着坐在桌前,取过了一枝羊毫,在洁白的宣纸上写下了她的遗言。
  青萍一共写了两封信,一封留与伍天麒,要他为自己报仇,另一封则是给白如云,把他痛骂了一切,最可笑的是,其中有一段写着:“……我死后要变作女鬼,女鬼的指甲很长,我就要用长指甲来刺死你……”
  青萍写完了这两封信,早已是柔肠寸断,泣不成声,悲哀地走到了竹栏旁,楼下寒水如镜,她不禁又伏在竹栏旁痛哭起来。
  终于,她咬紧了牙关,把身子翻出了竹栏,闪电般地点中了自己的“软穴”,于是,这个美丽的姑娘,就似乎半空滴翠似的,由竹楼落下了湖心。
  但听“砰”一声大响,青萍只觉一阵昏迷,寒凉透骨,接着喝了几口湖水,人便昏死过去了!
  当青萍醒转的时候,发觉自己仍然睡在竹楼上,身子盖着一床软软的棉被,很是温暖。
  青萍觉得头脑昏昏,全身隐隐作痛,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真如一场恶梦,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青萍这一声叹息,惊动了倚在门口的南水,闻声连忙赶了进来,小心翼翼地陪笑道:
  “姑娘,你醒了……”
  青萍想起刚才的事,很不好意思,只低声地嗯了一声。
  南水又笑着说道:“姑娘,你是个侠女,怎么会自杀呢7刚才可真把我们吓死了……”
  青萍闻言,越发觉得不好意思,低声道:“好了!不要说了……”
  南水闻言连忙停了下来,含笑望着青萍,青萍突然想起一事,不禁问道:“南水,刚才是谁把我救上来的?”
  南水高扬着头,拍了拍胸脯,非常得意地说道:“当然是我呀!除了我谁还有这么大能耐?”
  青萍闻言倒是有些意外,抬目望了南水一眼,缓缓地说道:“啊?真是你把我救上来的么?”
  南水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笑道,“当然哪!难道我会说假话……姑娘为我的事,与少爷吵架才跳湖,当然由我来救你呀……”
  青萍见南水说到后来,脸上竟微微地发红,心中甚是疑惑,当下说道:“恐伯不是你吧?要不然你的脸为什么红?”
  这一句话把南水问得愈发脸红,呐呐了半天才道:“姑娘……你真精……告诉你实话,我刚才是吹牛的……你是我们少爷救起来的!”
  南水说着面如红柿,并把头低下了,青萍见状,虽然满怀忧悒,也不禁笑了起来。
  青萍笑着,叹了一口气道:“唉……跟你们小孩子说话真讨厌,这有什么好吹牛的嘛……”
  青萍说到这里,突然发觉自己身上,已然换了一身丝质的睡衣,当下不禁大惊失色,嚅嚅道:“南水……是谁……我的衣服……”
  青萍这么说,南水立时明白了,当下含笑道:“姑娘不必着急,是少爷请了一位老妈妈来料理的,姑娘身上的衣服,是少爷派小的骑马到镇上买来的呢!”
  青萍闻言这才放心,哼了一声道:“哼!谁领他的情!”
  南水颇为诧异地望了青萍一阵,说道:“姑娘,你们莫非就是为了我的事,吵得这么厉害7”
  青萍心乱如麻,摇了一摇头,不欲多说地道:“谁为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下!”
  南水脸上微微一红,顿了一下,又道:“姑娘刚才吐了不少水,现在既然清醒了,就吃点东西吧!”
  大凡一个人,死了一次没有死成,多半是不再想死了,青萍闻言果觉腹饥如绞,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好吧!弄些清淡的来!”
  南水这才喜笑颜开,答应了一声,走到门口,大声叫了一声:“北星!把东西送上来!”
  接着便听见北星在楼下沉声地答应一声,南水又转回房中,由桌上一只玉瓶中,倒出两粒火红色的药丸来,并倒了一杯温水,走到青萍的床前,说道:“姑娘,你元气大伤,先把这两枚药丸吃了吧!”
  青萍仍然在生白如云的气,闻言哼了一声,道:“哼!谁要吃什么药,死了最好!”
  南水闻言却笑了起来,说道:“哎呀!姑娘你可真难伺候……身体是自己的,你赌气不吃药,到底算什么呢?”
  青萍被南水说得面上一红,暗想他的话也对,当下点了点头,由南水手中取过药丸吃下。
  这时却听楼下传来一阵沙哑沉浊的歌声,唱的是:
  “妈妈不要我歌唱,
  我说妈妈是冬瓜,
  冬瓜煮汤真好吃,
  就是吃多要拉稀……”
  青萍闻声差点没笑出来,奇道:“呃!北星怎么也会唱歌了?”
  南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也奇怪,最近他居然会说话了,可是我说话他还是要学……”
  南水在说着,歌声已近,便见北星双手捧着一只紫木盘,摇着脑袋,张着大嘴,不停地重复着这四句歌词。
  青萍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北星把食物放在桌上,走到青萍床前施了一礼,只见他脸红脖粗,张口结舌地,哼哈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姑……姑娘,你……好了……”
  青萍见他居然能说话,心中颇为高兴,当下点着头,含说道:“是的,我已经好了!北星,你刚才唱的歌很好听,叫什么名字呀?”
  北星被青萍夸奖了几句,显得又是喜悦又是害臊,低下了头,慢吞吞地说道:“哪里……姑娘夸奖……这……这个歌叫:……‘冬瓜和妈妈’……”
  青萍闻言大声地笑了起来,南水也忍不住摇头大笑,北星被他们笑得不好意思,用手指着南水说道:“是……他教给我的!”
  这一句话说得南水立时不笑了,青萍白了南水一眼,嗔道:“原来是你教的,你还笑什么?没出息!”
  南水被青萍骂得满脸通红,往后面退了一步,突然扬起了头,对着北星大声叫道:“傻蛋!还不把饭送上去?叫你来干什么的?”
  北星闻言把腰一挺,跨上了一步,用着更大的声音对南水叫道:“傻蛋!还不把饭送上去?叫你来于什么的?”
  北星叫完之后,立时回身去端盘。
  南水无防之下,被北星这声大叫,吓得一连退后了好几步,气呼呼的,偏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青萍在床上,被这一对宝贝逗得不住地笑,心中的烦闷也解除了不少。
  这时北星已然端了饭来,青萍鼻端早已嗅到一股清香,一看之下,是五只极精致的白磁描红小碟,分盛着五样小菜,依次是四川兜兜咸菜,鲁山小黄瓜,藕片糟鱼,豆瓣辣子鸡丁,香菇麻油拌豆腐。
  这五样清淡香腴的小菜,单是看几眼,就令青萍馋涎欲滴,食指大动了!
  这时南水北星二人,忙着把青萍扶了起来,为她披上一件外衣,并盛了—碗稀饭送上。
  青萍接在手中,鼻中已然嗅到一股浓郁的米香,再看粥成淡黄色,原来是“香稻米”煮成,当下心中好不惊奇,忖道:“这白如云,真是有通天彻地之能,他这里就是一草一木,也是大有来历呢!”
  青萍想着,就口慢慢地吃了起来,两小背手旁观,他们本是吃过了饭的,可是见青萍吃得如此香,不禁又被勾起了食欲,北星更是暗暗地吞咽口水。
  青萍吃了片刻,室内静寂无声,她抬目之下,才发现四只明亮的大眼睛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当时不禁羞得面红过耳,嗔道:“看什么?你们没吃过呀?……都到外面去!”
  二小闻言,互对了一下眼光,颇不愿意地走了出来,出房之后,青萍还听见南水低声地骂北星道:“八辈子没吃过东西,看你刚才那副馋相!”
  北星立时大声地重复一遍,还骂南水,南水气得连忙说道:
  “小声点!你不怕丢人呀?……”
  北星果然放低了声音说道:“小声点!你不怕丢人呀?……”
  青萍听到他们争吵,不禁摇了摇头,这时室内只有青萍一人,她实在是饿急了,当下也不再拘谨,呼噜噜一阵,连吃了三碗,肚子还未饱,但磁罐中已没有了,此外五个碟子也空了三个。
  育萍都吃完之后,只觉得不好意思起来,看着几个空盘发呆,忖道:“哎呀,一个女孩子,吃了这么多,怎么好意思叫他们来收盘子呢?……”
  青萍越想越不好意思,不禁深恨自己吃得太多,坐在那里发起呆来。
  过了一阵,想是二小在外面等不及了,南水叫道:“姑娘,你还没有吃完呀……真慢!”
  北星立时接着说道:“姑娘,你还没有吃完呀……太慢!”
  这句话里北星改了一个字,把“真慢”改成了“太慢”,也许他认为青萍的程度,该用“太”字来形容才恰当,由此可见这傻小子的智慧还蛮高呢!
  青萍听见二小在外边催问,心中虽然着急,但已无可奈何,忖道:“管他的,吃东西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青萍想着,低声说道:“好了,早就好了,你们收了吧。”
  青萍说完,立时躺了下来,把被窝拉得高高的,遮住了一半脸,假装憩息。
  二小闻言先后走了进来,当他们发现茶几上的饭菜,被青萍吃成这种惨况时,不禁都吃了一惊,二人对了一下目光,北星咧嘴就想笑,还是南水心灵,他见青萍装睡模样,心中立时明白,连忙对北星作了个手势,北星才强自忍了下来!
  可是在他们第二次对目光时,北星再忍不住,终于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边笑边低声道:
  “乖……乖,吃这么多,哈……哈……”
  不笑则已,一笑就忍不住,南水也被他引得笑了起来,但他伯青萍生气,当下强忍着道:“混蛋,你笑什么,吃这点东西还算多呀……不过,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多了一点……”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再加上北星大笑着重复一遍,青萍不禁恼羞成怒,再也忍不住,—
  翻身爬了起来,满脸通红地喝道:“出去,滚……这有什么好笑……”
  青萍气得说不出话来,二小端着木盘;连忙跑了出来,在他们下楼时,青萍听见他们在纵声大笑,南水还说:“吃饱了果然有力气了……”
  北星竞还照例再重复一遍。
  青萍已气得在床上直跳,却又奈何不得。
  时光如流,又是三天过去了,这三天育萍连房门都没有出,她只有每天看书吟诗,三餐均由北星及南水侍候!
  这日傍晚,两小又送了饭食,侍候着青萍吃完,青萍把南水叫住,问道:“南水,白如云到底要干什么?他人也不见,把我留在这里,他究竟存的是什么心?”
  青萍委屈得直想哭,南水摇了摇头,作了一个冷然无知的表情,说道:“少爷为什么要把姑娘留下,小的也不知道,大概是他太闷了,要姑娘陪他聊聊天吧。”
  青萍知道问他也是白问,当下气得哼了一声道:“哼!陪他聊天?……我问你,这几天他到底死到哪里去了?难道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了?”
  南水闻言,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姑娘你还不知道么?自从少爷和你吵完架后,他就把自己泡在湖水里,已经泡了三天啦,连一粒米也不肯吃,我们劝他上来,差点投被他打死呢。”
  青萍闻言吓了一跳,张大了一双眼睛,紧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冷的天,他为什么把自己泡在水里?”
  南水含笑摇头,说道:“我猜少爷一定在练功夫,他时常做些怪事,让人猜也猜不透。”
  青萍闻言哦了一声,低声说道:“啊!原来这样……他真是个怪人。”
  二人正在说话,北星已送完了碗回来,用手指着楼外,口吃地说道:“哈……哈姑娘来了。”
  青萍正在气闷之际,听说哈小敏来了,不由心头一喜,立时站起了身子,娇笑道:
  “啊!太好了,我正在发问,赶快请她进来吧。”
  青萍说时南水早已到楼外看过,跟着回来说道,“哈姑娘坐着小船,已经过去了,看样子不准备到这儿来呢。”
  青萍连忙赶到竹栏旁,果见哈小敏摇着一叶小舟,已然绕过了竹楼,向一条叉路拐去!
  青萍不禁着了急,立时大声叫道:“小敏——你到哪儿去?——来谈谈……”
  哈小敏远远地回过了头,向青萍招了招手,青萍似乎听见她在叫道:“我——就回来。”
  青萍不知她有何事,看着她小船的影子,消失在夕阳的彩波中,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自语道:“痴情的姑娘,你这么转来转去,却是没有什么用啊。”
  天边一抹艳丽的彩霞,烘托着火红的落日,把它缓缓地拉下了山头,红透了半边天,给这个世界带来梦幻般的美丽!
  碧清的寒池中,倒映着一只船影,还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穿着一件翠绿的长衣,在夕阳晚风中,显得很单薄,在她的,脚下,放着一只翠竹编成的小篮子,式样甚是精巧美观。
  这个娇美的姑娘,就是痴爱着白如云的哈小敏,她一只玉手,轻轻地握着一双朱漆小桨,慢慢地在那清澈见底的湖水中拨划着。
  小船的速度很慢,哈小敏的一双秀眉,也微微地皱着,她好似有一种不可开脱的心事,使得她变得忧郁,这对于她的性格来说,实在是太不适合了。
  小船穿过了一排低垂的柳条,哈小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可爱的笑容,她的眸子,也显得光亮了。
  在离她十余丈处,紧靠着岸边,有一个人泡在那寒冷彻骨的湖水中,只露出一个头,他就是白如云。
  由湖水中可以看清,他坐在一只黑铁的椅子上,除了头以外,其他的部分完全浸在寒水中!
  他一双剑眉,仍然微微地上扬着,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可是由他的一双眸子看来,他依然是精神奕奕的。
  当他看见哈小敏远远而来时,微蹙了一下剑眉,立时把一双眼睛紧紧地闭上,好似极度地厌烦哈小敏到来。
  哈小敏加快了划行的速度,不大的工夫,已然来到近前,她摆浆停舟,含笑说道:“小云哥,你今天可好?”
  白如云恍如末闻,连哼也没有哼一声,哈小敏呆了一下,仍然是笑容满面地说道:“今天比昨天冷多了……恐怕夜里还要冷呢!”
  这一次她改变了话腔,似乎是自说自话,又似乎在与白如云搭腔。
  可是白如云连一点反应均无,就好似一个石人似的,他甚至于连眼皮都没有眨动一下,显得那么的冷漠和不可接近。
  哈小敏很难过,但她从不愿意把这种情绪,在白如云和任何人的面前表露,可是在没有人的时候,她往往会失声痛哭。
  不过她是一个坚强的姑娘,她始终相信着一件事,那就是:白如云总有一天会把她拥入怀抱。
  就是这个原因,她能够容忍白如云对她任何程度的冷漠和难堪。
  这时她伸手折了一节柳枝,围在了脖子上,若无其事地玩弄着,口中还在低声哼唱着小曲,表示她对白如云的冷落,是毫不放在心上!
  她唱了几句之后,取下了才编好的柳圈,轻轻地敲着脚下的小竹篮,笑着说道:“小云哥,你肚子饿了吧?我给你带来了吃的,是我亲手做的呢。”
  白如云对付她,只有“不理”两个字,所以他闻言仍是不言不动,用沉默来表示他对哈小敏的厌恶!
  哈小敏轻轻地笑了两声,说道:“小云哥,我知道你最爱吃饼,这次特别给你烙了三张千层饼来,你快趁热吃了吧。”
  哈小敏说着,把手中编好的柳圈,轻轻地放在白如云的头上,这么一来,白如云可忍不住了。
  他睁开了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尽力抑制着他的愤怒和憎恶,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
  “小敏,你闹了我三天,我都忍下了,难道你非要我发脾气么?”
  白如云说着,轻轻摇了一下头,把头上的圈儿摇落水中,这个不可一世的英雄人物,此刻简直被哈小敏弄得啼笑管非。
  哈小敏捞了一把,没有把那圈儿捞着,她甩了甩手上的水,笑着说道:“人家都怕你发脾气,我才不怕呢……”
  哈小敏话来说完,白如云已是竖眉喝道:“小敏,你可要知道进退,我对你一向宽容,不过,你太笨了,做的尽是些不聪明的事,我不愿多说,你快把东西带回去,以后不要来了。”
  白如云的话,说得哈小敏阵阵心酸,几乎要落下泪来,可是当你向她脸上看时,却丝毫也发觉不出来。
  她仍然带着她一惯的笑容,轻轻地掀开了竹篮,白如云鼻端,立时嗅到一股菜食之香,直恨得不住地咬牙。
  这一来可把白如云激怒了,他剑眉一扬,沉着声音喝道:“小敏!你不要这么不知趣,莫非你真要我发脾气不成么?”
  哈小敏好似着了魔,对白如云的愤怒毫不理会,仍旧笑眯眯地道:“小云哥,我不骗你,这莱好吃得很……”
  哈小敏话末说完,白如云已是一声怒喝,他蓦地吹出了一口气,只听得一片唏哩哗啦的大响,哈小敏手中那只小竹篮,被白如云吹得翻了底,菜肴四下飞溅,哈小敏的面和前胸全被珐污了。
  这一下倒是出乎哈小敏意外,她惊惧地啊了一声,把篮子也落到水中,她感到微微的昏眩,心头上似乎压了一块大石头,几乎使她喘不过气来!
  她显然被白如云惊得呆怔了,可是她的耳边,尚听得白如云愤怒的声音喝道:“这是你自取其辱……赶快走吧。”
  白如云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刀一样,深深地刺痛了哈小敏的心,她感觉到白如云是太冷漠了!
  她几乎想哭,但是她还是忍了下来,用着失望和恐惧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她所深爱的人!
  白如云倒被她看得不安起来,他避开了她的目光,叹了一口气,用着较为温和的口吻说道:“唉……小敏,你何苦这么纠缠我呢?难道我欠你什么吗?去吧……”
  哈小敏静静地听完了白如云的话,用衣袖拭去了脸上的莱肴,轻轻地提过了木桨,略一划动,小船立时划出了丈余远。
  她又回过了头,仍然带着一丝矫笑,低声道:“我晚上再送饭来……”
  哈小敏说完了这句话,立时运桨如飞,小舟像是一只水箭船,霎那问滑出了十余丈。
  白如云急得连声叹气,叫道:“小敏……你何苦来?”
  哈小敏的小船,已然拐了水道,看不见了!
  白如云懊恼万分,他低头看了看飘浮在水上的菜肴,心中有一种歉疚的感觉。
  他默默地想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哈小敏为什么要爱上我?……可是我是深爱着青萍的,为什么青萍不像小敏一样的来爱我呢……”
  他有些茫然,回忆到刚才对哈小敏的情形,心中很是难过,自己这样对待她,她居然还要送饭莱来。
  这个倔强怪僻的年轻人,此刻被感情困扰着,发出了陈阵的喟叹。
  青萍一直倚靠在竹栏旁,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她一点也不知道,否则,她一定会为哈小敏落泪的。
  当她看见哈小敏的小船,远远地拐了回来时,她心中不由得颇为高兴,立时招手,高声叫道:“小敏……你快过来谈谈,我闷死了……”
  哈小敏听见青萍的呼唤,她仰起了头,看见青萍斜倚竹栏,翠袖飘摇,真个是仪态万千,美得像是画上的仙女,心中一阵难过,不觉流下两淌泪来!
  但她极迅速地用衣袖拭去,强笑着向青萍招了招手,迟疑了一下,终于把小船向竹楼划去。
  青萍见她把小船划来,心中甚是高兴,立时对身旁的南水说道:“南水,哈姑娘来了,你快去泡茶,准备果子。”
  南水素来与哈小敏不投缘,闻言老大不愿,却又奈何不得,只好答应一声而去,心中却想道:“这伍青萍越来越不客气,对我就好像对她的佣人一样,真是,以后不能太听话,杏则她越来越多事……”
  不言南水埋怨,却说哈小敏痴痴地把小船划到楼边,她似乎受了过大的刺激,显得有些呆钝!
  她默默地坐在船上,双目发直,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他喜爱的地方,有他爱的人……”
  哈小敏正在自语着,青萍已由楼上跑下,她笑得像是一朵花,老远便招呼道:“小敏,你怎么不下船?坐在那里发什么呆呢?”’
  哈小敏闻言抬了一下目光,嘴角微微挂上了一丝笑容,仍然是不言不动!
  青萍不由颇为奇怪,她细一打量,不由更为惊讶,原来哈小敏衣服沾有不少油污莱肴,头发上还挂着几截粉丝。
  青萍见状略一思索,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中甚是难过,立时说道:“小敏,别发呆了,快下船告诉我,可是白如云又欺侮你了?”
  小敏这才微微移动身子,下了小船,青萍立时拉住她的手,关切地问道:“小敏,快告诉我,白如云对你怎么样?”
  哈小敏默默地招摇头,低声说道:“萍姊,我们上去再谈。”
  青萍看她神情,知她必然伤心透顶,心中为她难过,点点头道:“好!我们上去,要是白如云真做了什么事,我一定和他拼命。”
  青萍说着,拉住小敏的手,回到了楼上,这时南水已然泡好了茶,并摆出了四色鲜果。
  他见小敏如此模样,知道定吃了白如云的闭门羹,心中颇为得意,边走边自语道:
  “哼!每天送饭,这次可送出祸来了吧……”
  小敏闻言面色大变,青萍亦是勃然大怒,点脚之下,已然到了南水身旁,玉掌扬处“啪!”的一声脆响,打了南水一个大巴掌!
  青萍打过了之后,柳眉倒竖,玉齿咬唇,狠狠地骂道:“贼!你们这一窝贼,你凭什么取笑哈姑娘?你是什么东西?一个臭小厮……我今天挤着不活也要把你杀了……”
  青萍说着,玉臂环处,二指如电“点香捻灰”,便向南水“天突穴”点来!
  南水吓得怪叫一声,连忙躲过,他见青萍发达大脾气,不禁吓得面色大变,满口叫饶道:“好姑娘,我该死,我说错了话……”
  青萍这时也不知哪来的一腔愤怒,满肚子的冤屈,全发泄到南水身上,双臂错处,十指如风,追着南水击来。
  南水武功虽然了得,但他却不敢还手,只是挤命地闪躲,口中怪叫连声。
  青萍数击未中,更是怒到极点,一双玉掌越发加快,直似狂风暴雨般,向南水的要害击来!
  小敏在旁见状,轻叹了一口气道:“姊姊,算了吧,何必与他们计较?让他快走吧。”
  这时青萍二指已经扫中了南水小臂“臂儒穴”,直痛得他一声大叫,青萍这才住了手,喝道:“滚下去,我永远不要见你……”
  南水面红过耳,用右手托着左臂,一言不发,转身而去。
  青萍这才回身对哈小敏道:“这些东西真是可恶透了,我一天不知要受他们多少气,住在这个鬼地方,碰见这些怪人,唉……”
  哈小敏见她秀目含愠,余怒末消,当下笑了一下,说道:“姊姊何必生这么大气,其实南水和北星是很好的,就好像……白如云一样,人是很好的……”
  青萍见小敏替他们说话,心知她爱白如云爱得太深,已经到了痴狂的程度,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不要再谈他们了……小敏,你身上是怎么弄的?”
  哈小敏闻言眼圈一红,强忍住要掉下的眼泪,低头说道:“我刚才给他送饭,他不肯吃……被风吹翻了,篮子也掉到湖里了,我……”
  哈小敏说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一双秀目中,该出了大颗的眼泪,犹如断线珍珠般!
  青萍听她这么一说,心中立时明白,愤愤说道:“小敏,你不要哭,像白如云这种没有人性的东西,你何苦去爱他?他这么对你,实在太不对了……
  “小敏,你一宜生长在这里,从来没到外面去过,江湖上英雄豪杰多的是,我劝你还是把他忘了,到外面去跑跑吧。”
  哈小敏拭着眼泪,只是不住地摇头,青萍见状,知她陷得太深,绝非任何力量所能改变,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爱上他,也许是一件错误的事,不过你既然爱上了他,那也就没办法了……也许他过些时候会爱上你……”
  青萍最后一句话,是为了安慰哈小敏,忖道:“至少要等我走了以后,我在这里,自如云绝对不会移情于她……我是真该走了。”
  哈小敏听着青萍的劝慰,心中虽然稍安,但她也知道这是一件很渺茫的事,因为她知道白如云热爱着青萍,就如同她热爱着白如云一样。
  唯一可以安慰她的,就是青萍并不爱白如云,并且她已然有了婚约,但是她却不知道,白如云在青萍心上的份量,已经一天天地加重。
  虽然青萍还在恨着白如云,怕着白如云,可是有一天,这些情绪都会变成了爱,而这种爱的力量,将不是任何人所能分开的了。
  青萍停了一下,又问道:“白如云为什么把自己泡在水里?”
  哈小敏用块粉红色的小手绢,擦了一下鼻子,低声说道:“我问他,他又不肯多讲,只说他做错了一件事,他要自己泡十天,一粒米也不肯吃。”
  青萍闻言一惊,她略一思索,立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忖道:“啊!白如云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他分明是那天冒犯了我,自己在惩罚自己啊。”
  这么冷的天,他已经泡了三天了,虽然说他功夫好,可是粒米不食,也会大伤元气的呀。
  “这么看来,他倒不失为一个正直的人……”
  青萍想着,不觉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哈小敏见她突然沉默下来,不禁问道:“姊姊,你在想什么?”
  青萍脸上一红,连忙道:“白如云真是个怪人……你送饭去,难道他一点也不肯吃么?”
  哈小敏点点头,说道:“可不是,他连看都不看,不过我想他大概还不饿,再饿他几天,我猜他一定会吃了。”
  哈小敏说到这里,自己又笑了起来,因为她时常见人不肯吃东西时,便骂道,“饿你八天看你吃不吃。”
  这时想不到应到白如云的身上,同时这个姑娘还有一种“有志者,事竟成”的勇气,也就是靠了这种勇气,支持着她等待着白如云的转变。
  青萍思索了一下,又问道:“那么你今天晚上还送不送饭呢?”
  哈小敏想了想道,“今天晚上不送了,送去他也不会吃。”
  他们二人又谈了片刻,哈小敏这才作别而去,临走时哈小敏还说,明早时把她父亲的琴带来唱歌玩。
  哈小敏走了以后,青萍心乱如麻,她想不到白如云为了自己,竞在酷寒如冰的水中,要泡十天之久,这种深情挚爱,不由她不感动了!
  她靠在椅子上,嗑着瓜子儿,一边想道:“他那天真是吓人,就好像野兽一样,似要把我吃下去,真可怕……不过……”
  青萍回忆到三天前的一幕,她似乎还感觉到,白如云沉重的身子,压在自己的身上,他两只有力的膀臂,几乎搂断了自己的腰,而那一双火热的嘴唇,吻得她窒息,也吻得她颤栗!
  她感到些微的昏眩,仿佛又回到了白如云的怀抱里,使她恐惧而又欣喜!
  那一双多情的眼睛,灼热的嘴唇,多么难忘的一吻啊,可爱的白如云……
  青萍有些意乱神迷,突然一阵凉风吹过,她玉面绯红,呸了一声,讨道:“我怎么想到这些事情?……一个女孩予家……白如云不是人,是野兽……那天要不是我抗拒,他早就招我玷污了……这种人有什么可爱……”
  可是,白如云的影子,始终在她的周围,挥之不去,思之又惧,她心中在想道:“我应该爱他吗……我可以爱他吗……不!不!哈小敏深爱着他,我岂能够伤她的心?……
  “如果我不知道哈小敏爱他的话……可是我知道了,我怎么还能去爱他?再说我是有了婆家的人,龙匀甫随时就要来救我,我何苦留这段情呢?还是拒绝了白如云,这样对哈小敏也好……”
  青萍这样决定了一下,似乎安心不少,可是她又怎能放得下白如云呢?
  这个奇怪的年轻人,已在不知不觉中,袭进了青萍的心田,连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哩!
  青萍思前想后,不觉已是红日偏西,晚风吹拂,两袖生寒,青萍这才惊觉过来,傻道:
  “啊!我竟傻想了这么久……”
  青萍想着,正要回房加衣,北星已捧了晚饭来,结结巴巴地问道:“姑……姑娘,放在哪……?”
  青萍见湖色甚美,便道:“就在这里吃吧。”
  北星笑应一声,把晚饭摆上,仍是五菜一场,放好之后,转身而去。
  青萍用小手巾擦着手,含笑问道:“南水呢?老半天没有见他了。”
  提到南水,北星颇为生气地看了青萍一眼,说道:“他……受……受伤!”
  青萍不禁一惊,问道:“受伤……受什么伤7”
  北星的表情更显得气愤,嘟着嘴道:“被你打……打的……这里。”
  北星说着并做了一个姿态,比了一下南水受伤的部位,正是左手小臂!
  青萍闻言又气又笑,说道:“也不至于这么严重马……叫他来。”
  北星闻言更气,大声道:“人家病……病了,还要叫……”
  北星话末说完,青萍气道:“叫你叫他来,你噜苏什么?你也想受伤呀?”
  北星气得满面通红,转身而去,心中忖道:“这女人说话真难听,我也想受伤?……凭她还得再练两年……”
  青萍把摆开的菜又装好了,放在一旁,不大的工夫,北星推着南水上来了,青萍一见真个气笑不得!
  原来南水居然用一块白巾把左臂吊在脖子上,还真像这么一回事,当下笑骂道:“唷!
  你还真伤了,名堂还不少呢。”
  南水闻言一语不发,北星好似气不过,在旁边说道:“什么叫做名堂?我们不懂……”
  他还要说,被青萍一眼瞪住了,青萍这时又觉得有些歉疚,笑对南水说道:“南水,你还气不气?”
  南水一翻眼睛,冷笑两声道:“气?哈哈!我哪敢!”
  青萍见他这副狂劲,好不生气,正要喝叱,不料北星在旁重复道:“气?哈哈!我……
  我们哪敢!”
  青萍闻言颇为愤怒,骂道:“管你们敢不敢?反正气也活该……你们把小船给我准备好,我马上就要用。”
  二小闻言颇为惊奇,但南水仍在生气,只望了青萍一眼,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北星刚要追问,青萍已不耐烦,摇着手道:“好了,别问了,你下去准备吧,站在这还不够讨厌啊!”
  北星及南水显然又被这句话激怒了,愤愤地回转了身,南水埋怨道:“人家好好地在养伤,没事叫上来骂一顿。”
  北星少不得依样葫芦,再来一遍,青萍真是被他们气得无法,叫道:“哎哟!你可真了不得,满口养伤养伤,你到底受了什么大伤嘛?真……”
  青萍的声音叫得极大,可是二小掩耳飞奔,好似不愿听青萍任何一句话,飞快地跑了下楼。
  青萍生了一阵干气,由室内取出一只编织得颇为精巧的小篮子,把桌上那些美味的菜看,完全放进了篮子里!
  敢情,这个姑娘也要送饭了!
  这种情绪的产生,不知应该怎么解释,世界有很多你畏惧着的东西,正是你所喜爱的,而你逃避的事情,也正是你所想获得的!
  青萍以一种异常的心情,把篮子整理好,伏栏望时,见二小已然把船只备好,北星抬头望见青萍,径用手指了一下小船,叫道:“船好了,你自己下来吧!”
  他说完了这句话,拉着南水的手,便向旁边走去,青萍见他们还在生气,不禁咬了一下牙,暗骂道:“这两个小怪物,火气还真不小,早晚有一天我要好好教训你们一下……”
  青萍想着,提篮而下,越上了小船,操过木桨,轻轻地把小船摇了出去。
  这时夕阳才落,满天红霞,映着湖色山光,绮丽美观,西天苍穹已然挂上了一轮淡淡的月影,大地显得一片恬静,但也有些孤寒。
  晚风吹拂时,青萍觉得有些寒凉,但是习武之人,并无大碍,她一边摇着小船,一边思索着一些漫无头绪的事情!
  时间过得真快,青萍到此已不少日子了,白如云实在转变了她的终身大事,否则现在她已是龙夫人了!
  此刻,青萍的心情至为矛盾,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和哈小敏一样,会驾了一叶小舟,去为白如云送饭?
  她更不了解,为什么白如云的影子,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沉浮?
  虽然青萍摇桨很慢,但是小船却很快,一会儿的工夫,已然到了水岔口,青萍不觉一阵莫名的心跳,脸也绯红了!
  她摆桨停舟,忖道:“我怎么能为他送饭呢?那不是与哈小敏一样了么?我现在躲避他还来不及,为什么还要主动地去接近他?”
  接着,她又想到了老道墨狐子秦狸,在临走的时候,对自己所说的那番话……
  “我曾经自己发过誓言,一定要为小鬼头物色一个理想的媳妇儿……可是,我喜欢的,鬼头偏不喜欢,他竞自看中了你!’
  “这几天来,我私下里,曾注意到了,这小鬼头竟是茶饭不思,可见爱你之深了……
  “凭良心说,我徒弟哪点不好,女娃娃你说……”
  由秦狸这些话中,以及他平日的行为看来,他是属意于哈小敏的,本来自己与白如云之间,可以由他来隔离,可是秦狸爱白如云太深,他竟不忍拂其心意,而把自己强迫留下。
  由此看来,他也在促成这件事了!
  可是她本身并不是这么单纯啊!她是被掳来的,她的父亲,已经在江湖上丢了大人,受尽了白如云的侮辱,并早在江湖中发誓,要把青萍救出,掌杀白如云以雪此辱。
  再说她已经有了婆家,此行原是去完婚的,岂可轻易下嫁把她掳去的人?
  还有哈小敏呢?她是这么深爱着白如云,如果她得不到他,她的终生将会多么痛苦啊!
  “不!我绝不能接受白如云的爱,否则天下就要大乱了,我及爹爹都会蒙上羞辱之名……”
  青萍几乎要叫出来,可是另一个念头,闪电般地又掠过她的脑际,她想:“白如云是一个身世很悲惨的人,他孤独、怪僻、寂寞和善良,在这个世界里,除了他的师父外,他没有爱过任何一个人!……
  “现在,他爱上了我,并且爱得这么深,如果我舍弃他的话,他将会更怪僻,说不定会走上邪路,糟踏了一个天下难寻的奇人,那我的罪过不是太深了么?”
  青萍一直思索着这个错综复杂的问题,她简直不知怎么办才好,就在这一阵错愕之际,又有一只小舟远远地划来,但它却迅速地隐藏在树荫下。
  青萍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把小船向前划去,转过了这道水口,已经可以远远地看见白如云了!
  天色业已昏暗,青萍在薄薄的水气中,看见了一个人头,那正是令她意乱神迷的白如云!
  他似乎是闭着眼睛,一任那冰冷的湖水,把一眸阵彻骨的寒气,送到他的身上,却是没有一点反应。
  他并不感觉到痛苦,倒是他的内心交织着的问题,远胜过这外来的苦痛!
  当他听到小舟划水的声音时,不禁睁开了双眼,在薄雾蒙蒙中,看见了青萍的那叶小舟。
  白如云紧皱着一双剑眉,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哈小敏,你这是何苦啊……”
  他下面的话未说完,小船已经划近了许多,当他看清了船上的人时,不禁有些意外的惊喜,一张俊脸立时烧得通红,浸在寒水里的身躯,也被热血刺激得一阵阵地蠕动。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来的确实是青萍——他深深爱着的女人。
  白如云在心底默默地喊道:“啊!她也来看我了!难道她不恨我吗?……”
  青萍的小船越划越近,终于停在了白如云的面前,他们双方是同样的心理,谁也不敢看谁,但是谁也忍不住不看。
  沉默了片刻,白如云低声问道:“姑娘,你到这来干什么?”
  青萍略微抬起了眼睛,看了白如云一眼,但又迅速地躲开,轻声说道:“我一个人无聊,到处闲逛逛。”
  白如云眨动了一下眼睛,他那双眸子仍然神光十足,他望了青萍几眼,说道:“天寒,你别着了凉……”
  这句话听在伍青萍耳中,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几乎要掉下泪来,说道:“你……
  你为什么把自己泡在水里?”
  白如云眼睛由青萍身上,移到了远天,默默地摇着头,几乎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青萍用着责备的口吻说道:“这么冷的天,你泡了这么多天,一点东西也不吃,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白白糟踏自己的身体……”
  白如云闻言,一双多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青萍,在他的感觉里,他同样觉得这个姑娘太奇怪了!
  她对自己似有情而又无情,若即若离,但在她的脸上,又看不出一丝虚伪来。
  白如云低下了头,说道:“姑娘,你还生我的气么?”
  青萍默默摇头,白如云似乎很高兴地昂着头,用他一贯平静的口吻道:“那天我真是该死……我从来没有这么样过,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做错事,所以我要罚我自己,把我自己泡十天!”
  青萍闻言吓了一大跳,焦急地说道:“你……你疯了!在水里泡十天,伯不把肉都泡烂了?你别做这个傻事,快出来吧!”
  白如云固执地摇摇头,刚毅地说道:“不!我决定的事,向来不更改的!你想,我关着这么多犯人,每天惩罚他们,我自己犯了错,难道还能不受罚么?”
  青萍见他如此怪诞,不由甚为着急,嗅道:“你真是个怪人,偏会想出这么多奇怪的法子来,叫人听着都害怕!”
  白如云含笑自若地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用管了!”
  青萍知道白如云之脾气刚强,对他也是白劝,当下由小船中提出了篮子,带着一丝笑容道:“那……你吃点东西吧!”
  这一来太出乎白如云意料之外了,他料不到青萍也像哈小敏一样关心自己,也是送饭来的。
  白如云对着青萍感激地微笑一下,但他还是摇着头,说道:“姑娘,你这番心意我是很感激,可是我现在不能吃,还是等我出水后再吃吧!”
  青萍这时不禁有些生气了,说道:“你这个人竟是这么固执,真是没见过!”
  白如云见青萍生了气,好似非常为难,但他天生这种坚强的个性,当下说道:“姑娘,你生气也没办法,我知道我这个脾气,会使所有的入都讨厌,可是我决定的事,是绝不更改的!”
  青萍闻言暗暗佩服,说道:“那么你吃点菜好了!”
  白如云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只吃一口莱!”
  青萍见如此刚强古怪的白如云,竟会听从了自己,心中颇为高兴,当下用筷于央出了一枚肉丸子递了过去,白如云就着势把它吃了!
  当青萍再去夹第二个时,白如云摇头道:“好了,一个就行了,我说过的!”
  青萍也不再勉强,这时她对白如云的恐惧之心,已然大减,爱意更浓了!
  白如云望了望天色,对青萍说道:“姑娘,时候不早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恕我不能陪你,只好由北星南水来陪你了!”
  青萍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算了,那两个小的少气我就行了!……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青萍说毕,操过了木桨,把小船划开了去。
  白如云默默地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他想不到青萍会突然对他好起来,只要有她每天亲切的探望,就是在水里泡一辈予他也情愿了!
  他一直望着青萍的船影消失,水面上划过了一条长长的水线,明亮的影子在里面闪烁沉浮……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觉得无比快慰。
  当他还在沉醉之际,水面又来了一只小船。
  白如云有些惊讶,付道:“她怎么又回来了?……”
  那只小船划得极快,霎那就来到面前,原来正是被白如云遗忘到九霄云外的哈小敏!
  白如云有些忙乱,他一向在人前冷酷无情,不知方才的情形被哈小敏看见没有,心头感到一阵厌恶,便把头转了开去。
  哈小敏穿着一身黑衣,头上也用黑绸扎裹着,深沉得很。
  她一如往常,轻笑着道:“我知道你晚上肚子一定会饿,可不是……”
  白如云心中一急,知道自己吃丸子被她看见了,当下冷冷说道:“我吃不吃干你何事?
  你又来干什么?”
  哈小敏好似早就习惯了他的冷漠,表面上看不出一丝沮丧,可是,她的内心呢?笔者不忍描述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