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白如云 >> 正文  
第十三回 襄王有意 神女动心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三回 襄王有意 神女动心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哈小敏接过一看,是一张揉得发皱的纸球,不由心中不明;慢慢打了开来。
  那上面是一笔蝇头素篆,像是一首诗,她不由默默地看下去。
  纸上写的是:
  白云深处曾为客
  青萍随波任浮沉
  多情自古空余恨
  长忆天边一抹红
  她那两弯蛾眉,不禁深深锁在了一块,一时全身觉得都发冷了。
  她默默地念着这几句话,内心真是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有无限委屈,那方才忍住了的眼泪,此时更不由自主滚了出来。
  哈古弦冷然道:“这是伍青萍亲笔写的,是我从她父亲身上偷出来的,哼!你现在总该明白了吧!”
  哈小敏咬着下唇,流着泪道:“可是,她……为什么又要跑呢?”
  琴魔冷笑道:“这首诗上,已证明了她对白如云爱意之深,虽然眼前她逃避……哼!只怕日后亦难免作茧自缚。孩子!你不要忘了,他们才是真正互相热爱的……你莫非还想把他们拆散么?就算能够,你又忍心么?”
  哈小敏不由被问得脸一阵红,她内心这一霎时,就好像万针齐扎一般。
  要不是在父亲眼前,她早就忍不住趴在桌上,放声大哭了。
  可是这种强自镇定的意味,更是难受,她脸色变得纸一般白,美丽的眸子里,已噙满了眼泪,这一霎时,她就好像失了魂儿似的。
  琴魔不由大吃了一惊,本来他还想为龙匀甫说几句话,只是现在,他却觉得不便再出口了。
  他慌忙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女儿的手,只觉得又冷又抖,哈古弦不由叹了一声道:
  “唉!你回去休息吧!”
  他说着也不觉喉咙有些哽咽,顿了顿才道;“孩子……你……”
  哈小敏此时才转过念来,见父亲如此,不由苦笑道:“爸爸!您老人家别急,我现在也想明白了……我不会再傻了!”
  哈古弦怔怔地点了点头,才叹道:“你能明白爸爸我这番心意就好了。要知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能不疼你么?”
  小敏苦笑道:“我知道。”
  哈古弦才点了点头道:“那么你回去吧!”
  小敏从位子上一站,那纸团儿掉了下来,她连忙又从地上捡了起来,紧紧地抓在手中,转过了身子,匆匆走出房去。
  琴魔哈古弦,目送着女儿走后,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发了一会楞,他心中思索,也不知道女儿心中想些什么?她能把白如云忘了吗?
  他又摇了摇头,轻轻地叹道:“她忘不了他!”
  因为他也是曾经由少年过来的人,也曾在感情上受过颇多的折磨,他也曾经无数次地发誓,想要忘记一个人;可是直到如今,他仍然念念不能忘记那个人,那人就是哈小敏的母亲。
  这是人于人之间的“情债”,古今不少的先圣豪杰都不能免却这种痛苦,自然哈古弦也不能例外,他脑中深深地思索着一些问题,最终,依然是丝毫没有结论。
  白如云、伍青萍、哈小敏、龙匀甫,这四人真是一盘多么难下的棋啊!
  哈小敏含着泪回到了房中,一时心情感伤万千,往床上一扑,先哭了一个够。
  因是怕父亲听见,只把脸深深地埋在被子里,这样声音就不会外出了。
  一个人愈想愈伤心,愈伤心也就愈哭,足足哭了有半个时辰,才慢慢声嘶力竭,同时心情也慢慢定下来了,只觉得通体酸软无力,脑子里更是千头万绪,最后她坐起了身来,正对着桌上一面镜子,自己几乎不认识自己。
  镜中的人,一双眼睛,就像是一对桃子似的,肿泡泡的,那双眸子更是昏暗无光,蓬着头发,就像是牢里的女犯人似的。
  只是这么一会儿,已折腾得不成人样了,哈小敏自己看着也不由吃了一惊。
  她痴痴地摸着脸,暗道:“我怎么会成了这样子了,简宣像个鬼!”
  接着,她把镜子移到了一边,却不由得又抽啜了一下,这一下又使她想到自己方才是大哭斯歇。
  于是她不由冷冷地垂下了头,用手支着,只是痴痴地看着窗外。
  她脑子里想:“我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值不值得?”
  于是,白如云那英俊的影子,又在她的眼前出现,她狠命地摇了两下头,心里拼命地叫道:“我不要想你……我不要想你。”
  可是,那影子仍然是固若磐石;哈小敏不由撇了一下小嘴,颤声叫道:“小云哥!”
  眼泪立刻又像断了线的珍珠也似,扑扑簌簌落了下来,一粒粒滴在了膝前。
  十年以来,她心中只有一个白如云,她爱他的英俊,爱他的武功,爱他的为人,更加爱他的气质……
  几乎没有一样,不是深深印在了小敏的心坎里,每—个影子,都像是一粒种子,在她心里已生了根,发了芽,如今已蔚然成荫,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叫她忘得掉呢!
  她就这么低着头一会抽搐一声,又接着想下去,一双脖子,却死死地盯着地上一块方砖发呆,有时流出了泪水,她也会不自觉地抬起手擦擦,可是眼神还是不离老地方。
  大凡一个人伤心到了极点,都会有这个现象,哈小敏这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倒是破题儿第一道,尝到了这种滋味。
  想了半天,只觉得脖子酸酸的,她这才惊觉,不由暗叹了一声道:“我这是何苦,别是要病了吧!”
  想着想着……她用手理了一下头发,站起了身子,又苦笑了一下,自嘲道:“我这么深深不忘他……人家又何曾这么想过我,我真是太可怜了!”
  “白如云,你这小冤家……你的心也太狠了,我对……”
  她想着有意放松了心情,还笑了笑,可是那笑也只是昙花一现就消失了。
  她脑中不停地想:“我莫非就这么为白如云守一辈子么?那也太可怜了!”
  于是,她又想到父亲所说的话,此时想起来,真是句句都如同一枝冷箭,深深地射到了她的内心,尤其是关于伍青萍的事。
  于是她又由身上找到那个纸球,打开来看了一遍,脑子里揣摩着青萍当时写这些话时的心情,那一定也是和自己此时心情差不多。
  “她一定也是很痛苦的!”
  她想到此不由眨了一下眼睛,自语道:“不过,萍姊爱白如云,这一点一定是不假了,可是她又为什么要看我一眼呢?”
  想到此,她不由又有些气恼,觉得青萍不该瞒着自己,把自己害死了。
  可是当她心情稍定之后,再想这个问题,她的见解又不同了。
  她沉默地想着,忖道:“伍青萍到底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虽然她心中这样爱着白如云,可是她能不表现出来,只看她能一个人闷声不响地跑了,只是这一份决心,就比自己强多了。”
  她忽然敏感地想道:“青萍一定是为了我才跑的,她这么作,可想知内心的苦楚,我真不该再恨她了……”
  于是她又把恨青萍的心暂时放下。
  一个人站了一会儿,又坐下,自言自语道;“我该怎么办呢?”
  “按说,我该听爸爸的话,成全了他二人,只是……我能么?”
  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么伟大,同时她更不敢想到,自己一旦失去白如云的痛苦。
  可是她却不得不重新对这个问题有所考虑了,虽然这多年以来,白如云并未对她表示过爱心,可是,哈小敏却是生活在快乐之中。
  这些快乐的本质,也许仅仅是由于白如云的一些微笑和对她的一些赞赏,可是这一切却足以令痴情的小敏有所消受了。
  也许她的希望并不高,白如云只要能像原来那么对她,她就很满足了,她那幼小纯洁的心灵之中,本不会想得更远更久的,她没有想过未来的婚姻,因为她处身在快乐之中,她的喜和悲,只是操纵在白如云的感情之中,可是如果有人问她未来和婚姻之时,她却会马上联想到白如云,而且会很快地把这些归宿,安置在白如云的身上,这并不是她太自信,因为事实上,她那单纯,狭小的生活圈子里,只容许她想到白如云一人。
  她从没有这么心碎过,以前偶尔为白如云的冷漠,也曾伤过心,也曾落过泪,可是当新的希望涌上心头时,那一切的黯影,都马上消失了。
  可是,伍青萍来了,一切都完全不同了。
  她把白如云的感情独占了!
  她把哈小敏的希望带走了。
  自从她来之后,哈小敏就不快乐了,是她使哈小敏感到未有的伤感和空虚。
  由于青萍的来,才又使她看出了白如云的另一面,原来他不是冷漠的人,原来他对自己的一切并不是最好的……原来他并不爱自己。
  啊,这太残酷了……太可怕了!
  不知不觉,她又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就像是一株风雨中的梨花。谁说小敏不解风情,谁说小敏不多情?
  哈小敏趴在床上抽抽啜啜,一直哭到全身一点力也没有,忽然觉得身上有人推了一把,哈小敏只以为是父亲来了,不由吃了一惊,慌忙由床上翻了起来,回头看时,却是丑女花奇。
  小敏不由寒着小脸道:“人家都难受死了,你还来闹!”
  花姑拖长了声音道:“啊呀,我的好姑娘,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呀?一个人哭得这么伤心。”
  小敏绷着小脸,摇摇头道:“不为什么,我只是不好过。”
  花姑笑道:“我知道你是不好过,到底是为什么?你给我说说。”
  小敏只是摇摇头,也不说话,花姑不由长叹了一声,轻轻拉起小敏一只手,皱眉道:
  “姑娘,你还把花姑当外人么?花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还有什么话不能说?”
  哈小敏翻着眼看了她一下,花姑用绸子替她擦着泪水,满脸关怀之色。
  哈小敏不由叫了一声:“花姑!”
  就往花姑怀里一扑,一时又哭了起来,她心中喃喃地说道:“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呢?”
  花姑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背,一面皱着眉道:“好姑娘,你告诉我,是谁欺伤了你,我去给你出气去,是哈老怪不是?我去问问他!”
  花姑说着就要转身,被小敏一把拉住了,她摇摇头:“不是……不是爸爸!”
  花奇不由一怔道:“那又是谁?”
  小敏面色一红,讪讪道:“是……是小云哥……他……”
  花奇不由短眉一挑,厉声道:“怎么,是白如云,这小于愈来愈不像话了,你放手,我去跟他要老命去!”
  哈小敏不由紧拉住她,一面道:“不……不……他也没欺负我,都怪我自己,您找人家去干什么,还不够丢人的吗?”
  花奇张大了嘴道:“我的好姑娘,你倒是说清楚呀?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吧!”
  哈小敏不由低叹了一口气道:“你叫我怎么说呢?”
  花奇翻着眼皮,道:“白如云不是跟你玩得挺好么?怎么会……?”
  小敏哼了一声,气道:“什么挺好?人家根本不喜欢我……”
  说着连声音都抖了,嘴角直撇,还想哭。花奇闻言,倒不由怔了—下道:“什么,他根本不喜欢你?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
  小敏痴痴呆呆地摇了摇头,冷冷地道:“还用谁来告诉我?还会看不出来?花姑,你说我怎么办?”
  花奇不由轻轻搂住她,用手在她背上轻拍着道:“不要多心,白如云那小子脾气就是怪一点,你认识他这么久,还会看不出来?其实他心里还是挺喜欢你的。”
  小敏不由抬起了头道:“真的……您怎会知道?”
  花奇不由一怔,咧嘴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么标致的姑娘,他打着灯笼到哪里找去?”
  小敏不由心中一凉,叹了一声道:“他才不稀罕呢。”
  花奇不由把小敏一推,大声道:“什么,他不稀罕,妈的,小于要是真敢欺负你,我不咬死他!”
  说到“咬”字时,这花姑还作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姿态,连小敏都忍不住笑了,不由白了她一眼道:“算了,不要出洋相了,人家是说真话,您就会瞎打岔!”
  花奇见小敏居然笑了,不由心中甚喜,一面皱着眉道:“你以为我作不出来?我知道那白如云本事大,要讲打,我是打不过他,可是要讲拼命,我还不怕他。”
  哈小敏不由苦笑了一下,道:“拼命有什么用?就算您把他人杀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丑女花奇只是愕愕地看着她,哈小敏此时反而安静了许多,顿了顿才道:“现在我也想开了,我也不哭了,光哭也没有用,天下的男人多的是,我又何必守着他一个?”
  花奇拍了一下桌子,道:“对呀,想开就好了,不过……”
  她看了小敏一眼,又摇了摇头道:“不过白如云……唉!你们到底是闹什么?一点小事可犯不着!”
  哈小敏冷笑道:“人家根本不喜欢我,您叫我死缠着他不成?”
  说着她头低下,心中暗想,我不也是死缠着人家,已经缠了好几年了!
  想着她的脸又红了,她停了一会儿,咬着牙道:“这个地方我住够了,我下山去了。”
  花奇不由吃了一惊,叫道:“我的小姐,你可别乱说,你一个人小小年纪,下山到哪去啊?”
  哈小敏睨她一眼,冷笑一声道:“什么乱说,我也不小了,活这么大,连山也没下过,人家要知道,真是笑话死了……”
  花奇见她样子不像说笑话,不由更急了,把短眉一竖道:你可不要乱来,莫非你就不要你爸爸和花姑了么?”
  小敏不由呆了一呆,遂道:“我也不是不回来的,我只是想到江湖上去闯一闯,经历经历,何况还有我的娘,我也要找找她。”
  这么一说,连花姑也楞住了。
  她想了一会儿道:“你说的是真话?”
  小敏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花姑叹了一口气,又摇了几下头道:“要说这话也对,这么大姑娘了,哪能老关在山上?还有你娘的下落,也是该去打听一下,不过这事情。总要好好计划一下。可不能说走就走,你一个姑娘家,又是第一次下山,江湖上坏人可多着哪,要是受了人家骗,你叫你爹怎么活得下去?”
  哈小敏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也知道,我也不是说走就走,我还有几天耽搁,你不要慌。”
  花奇发了一会儿楞,才傻傻地点了一点头道:“你要走。总得跟你爹说声呀!”
  哈小敏笑道:“当然啦。”
  花奇见着一会儿一提起下山,这姑娘也不伤心,心中暗想,到底是小孩子,前一会儿哭成了泪人也似的,这一会儿又笑了,想着叹一口气笑道:“你呀,你别以为闯江湖是好玩的事,快洗洗脸去吧,时候也不早了,也该睡觉了。”
  哈小敏叹了一声道:“好呀,我洗脸去。”
  花奇见一天云雾散了,这才转身而去,她走后,哈小敏不由捶了一下桌子,笑眯眯地道:“对呀!我何必这么伤心?难道没有白如云,我就活不了啦!”
  她想到了江湖上的一切事物,心眼里充满了兴奋与喜悦,不由就暂时把对白如云的忧愁全忘了。
  她拿了一条手巾,—转身走出房问,走到洗脸的地方,花姑已经为她打好了一盆水。
  这小妞儿一高兴,老远把手巾往盆里一丢,口中还娇唤了一声:“着!”直打得水花四溅,跟着她又随口哼着小调,什么……别笑姑娘没人爱,别说姑娘是傻瓜,单骑仗剑走江湖,从.此四海是我家!
  方唱到这里,心中忽然一动,暗说我这是怎么啦?竟忘了还有一个受伤的人呢!半夜唱这么大声,不把人家吵醒了?
  想着匆匆洗完了脸,正要转身回室,耳中却又听到隔室的龙匀甫,发出了沉重的呻吟之声。
  哈小敏蛾眉一皱,心说:“糟糕!真把他给吵醒了!”
  想着轻手轻脚,走到龙匀甫门前,把门推开一缝,往里面看了一眼。
  只见龙匀甫双手捂胸,作西子捧心状,口中一个劲呼痛。他那一双剑眉,紧紧地理在了一块,那双星也似的阵子,微微半开着,愈显得痛苦难当。
  哈小敏不由一惊,心中暗想说:“他伤不是已经好多了么,怎么又会犯了?我怎么能看着装没看见?”
  想着在门外咳了一声,用手在门上敲了两下道:“龙兄伤势如何?”
  龙匀甫一面呻吟道:“哈姑娘么?请进来吧!我……”
  哈小敏已椎门进室,她先至几前,把灯燃亮了,才转身走到龙匀甫病榻之前,低声道:
  “你觉得怎么了?”
  龙匀甫仍然是摸着老地方,作痛苦姿态道:“这里还痛!痛得厉害!”
  哈小敏不由低头看了看他手捂的地方,不由皱眉道:“这地方好好的没有伤,怎么会……”
  龙匀甫自己低头一看,不由俊脸一红,但他仍然皱眉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一喘气就痛!”
  哈小敏点点头道:“达可严重了,这是内伤,我去叫爸爸来看看!”
  说着转身就要走,这一来龙匀甫可急坏了,不由慌张放下了手,道:“姑娘不要去……
  我……不要紧。”
  哈小敏转过了身来,道:“怎么不要紧?这是内伤,弄不好肺里有伤,怎么能不看?”
  龙匀甫急得俊目转了几转,吃吃道:“不是肺部!……我知道只是岔了气了,一会儿就好,不敢麻烦哈老前辈!”
  一哈小敏见他说话时,脸色时红时白,那副紧张的样子,不由逗得笑了。
  她忍着笑,还皱着眉毛道:“这么说不是内伤了?”
  龙匀甫见她这种欲笑还颦姿态,直似天上仙女,几乎是连话也忘了说了,日中只呐呐道:“不是……不是……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呀?又是‘是’又是‘不是’!”
  忽然她想到,人家是客人,自己怎么这么对他说话,不由脸色一红,浅笑了笑道:“既是没有事,你就好好地休息吧!天可不早了,你肚子饿不饿?”
  龙匀甫面对玉人,吐气如兰,虽然只是轻颦浅笑,可是在从未接触过女人的龙匀甫来说,已感到不胜消受,一时神驰意乱,连连摇头道:“我不……饿,却是渴得很!”
  哈小敏心中暗想:“这小于定是渴死鬼投胎的,要不哪会这么渴?一天到晚地喝水。”
  当时走至桌前,把茶壶提了过来,先斟上一杯,龙匀甫双手接杯,脸红红地道:
  “一……杯就够了!”
  哈小敏噗嗤一声,忙自镇定道:“你尽管喝好了!水,多的是!”
  龙匀甫此时已把杯水饮尽,一面窘道:“够了!够了!姑娘受累了!”
  哈小敏却把茶壶放在床边几上,笑了笑道:“我把茶壶就放在你床边,要是等会儿你还渴,就请随时倒,方便得很!”
  龙匀甫只怕哈小敏说完了这句话就要走,慌忙道:“姑娘!”
  哈小敏转了一下眸子,低声道:“龙兄有话请说!不要紧1”
  龙匀甫轻轻地叹了一声,道:“愚兄说话也太放肆,今天白天多有得罪,尚请姑娘不要动怒才好!”
  哈小敏脸色微微一红,苦笑道:“不会的,我不气!”
  她又浅笑一下,用纤纤玉手,把头发向上拢了一下道:“其实白如云如何,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又争个什么劲?不是笑话么?”
  这句话,要是上午,她是绝不会出口的,可是此一刻她心情上已有了转变,故而脱口而出,龙匀甫不由俊脸微红,连连点头道:“姑娘说得极是……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长处,白如云自然也不会例外……倒是愚兄因仇恶他过甚,未免批评过苛;事后细想,却是有失君子之风,反遭姑娘见笑了!”
  哈小敏在他说话之时,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听他说了这些,不由也甚感动,当时一笑道:“龙大哥太谦虚了!”
  龙勾甫不由喜得剑眉一挑,这一句“龙大哥”,叫得他心中简直是比吃了凉柿子还舒服,一张俊脸,更是红透了顶。
  哈小敏近观这龙匀甫,虽是在疗伤之中,亦不失翩翩英姿,说话又谦虚,不由生了不少好感,心中不由暗暗想道:“看这龙匀甫,倒不像一个坏人,他为什么要和白如云为敌呢?”
  她心里这么想着,不由在一旁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龙匀甫此时心中才像是吃了定心丸,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欣喜意味,不由脱口道:“小敏姑娘。”
  哈小敏一惊,笑着眨了一下眸子,道:“咦!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是谁告诉你的?”
  龙匀甫急得胜一红,一时却说不出来,哈小敏见自己随口一句,却把他吓成了这样,可见这龙匀甫,素日是一个老实人了。
  当时心中反觉不安,不由摇摇手,抢笑道:“你不要急,我只是随便问问。”
  龙匀甫朝着她窘笑了一下,眼观鼻,鼻观心道:“姑娘芳名,愚兄只是由老伯唤姑娘时得悉,不知对也不对?”
  哈小敏浅笑道:“对不对都没有关系的!”
  说着她又皱了一下眉,问道:“因救你匆忙,也忘了问你了……我想现在问你也是一样!”
  龙匀甫正色道:“姑娘有话请说,愚兄无不奉告!”
  哈小敏吟哦了一会,才道:“龙大哥,我看你也是一少年侠士,却不知为何和白如云有仇?不知可否见告?”
  龙匀甫闻言不由脸色一红,呆想了想,才苦笑道:“其实愚兄蒙姑娘救命之思,还有什么不可说的……只是……”
  哈小敏浅笑道:“龙大哥要是有难言之隐,就不要说了!”
  “没有……没有!唉!说来话长了,尚请姑娘不要见笑才好!”
  这才把自己身世,如何自幼和伍青萍联姻;又如何遇白如云劫镖,金风剪伍天麒,如何去找自己出面,这才愤怒来此,满心想把那伍姑娘救出,却不料这白如云实在是武功高强,自己不敌,以致于翻落涧下,适逢哈氏父女相救。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时而叹息,时而摇首,却把一旁的哈小敏,听得胜上白一阵,红一阵,时而低首,时而惊愕。
  最后长长吐了一口气,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这么说,青萍妨是你末过们的妻子了!那更不是外人了!”
  龙匀甫不由愈发窘了,他苦笑道:“愚兄虽与那伍姑娘,自幼有婚约,却是甚少见面,至今就是互相面对,也是不认识……姑娘莫非认识她么?”
  哈小敏一笑道:“岂止是认识,我们还是结拜的姊妹呢!”
  龙匀甫不由张大了眼睛,竟似不信,哈小敏轻叹了一声道:
  “我不是骗你,要说起来,我这位青萍姊,人真是好人;只是她现在,确实已不在白如云那里了,听说早就走了!”
  龙匀甫不由得一怔,起先白如云面告,他还不信;可是,此时经哈小敏再一证实,他却不能不信了。
  他不由皱了一下眉道:“只是!她既逃出,又为何不去找我们呢?定会在路上遇见我呀!”
  哈小敏心中不由暗笑道:“傻子!她是不会去找你的!”
  她心里这样想着,已由不住脸上带出了一些颜色。龙匀甫是何等智力,一看就知其中必有蹊跷,当时追问小敏道:“姑娘可知这其中的原因否?”
  哈小敏闻言,不由低下了头,她心中琢磨道:“我是说还是不说呢?”
  要是不说呢,何忍见这龙匀甫如此傻找!就是找到了,又有何用?要是告诉他吧!岂不是令他伤心?她心中不由一直权衡这事情的轻重,只是娥眉微颦,良久却说不出话来!
  龙匀甫早已等得不耐,苦笑了笑,道:“哈姑娘,莫非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隐秘么?”
  哈小敏权衡轻重之下,还是以不说为妙。当时抬起头,笑了笑道:“我不知道什么隐秘,你不要多心,我劝你伤愈之后,还是早些回去,或许会遇到青萍姊也末可知,总之……”
  他苦笑摇了摇头。哈小敏心中暗想道:“这龙匀甫看来,是和我同一个下场了……都是苦命之人。”
  可是她不由又接想道:“不,我比他还可怜,他虽然失去了青萍,但他和青萍姊之间根本谈不到感情二字,可是我……我的全部感情,却早已给了小云哥了!”
  想到此,不由一阵伤心,委屈得一双眼圈都红了,那品莹的泪水,只是在一双大眸子里转呀转的!
  龙匀甫见状,心中好不纳闷,暗想:“这姑娘是怎么了?我还没哭呢,她倒先难受起来了!”
  由是心中愈安感激,当时笑了笑道:“姑娘不必为愚兄伤感,我想人生都是命运作祟,其实想开了也没什么!”
  哈小敏闻言,情知他是会错了意。不由苦笑了笑,也不说破,只看了他一眼,苦笑道:
  “你说得很对,有时候人生不可太认真,照你方才所说,分明是白如云一心苦恋着我那青萍姊姊,可是最终呢?青萍姊姊既定,白如云又得到了什么呢?他虽然又打败了你,可是,我相信他内心却一定远比你更痛苦重伤心……依此看来,天下真正快乐的人实在是少得可怜。
  龙大哥只要想到达点,也就不以得失为念,一切心安理得了。”
  龙匀甫不由心中十分佩服,想不到她小小年纪,竟然有此见解,一时不由痴痴地看着她,竟发起呆来。
  哈小敏说出了以上的话,其实她并不由衷,因为她知道“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句话也许在那时社会里,并不一定是可能的,可是对于像身负奇技的白如云、伍青萍来说,那是十分可能的。
  因为他们并不会受到现实的束缚,他们都是超现实主义的高人侠士,只要他们彼此相爱,除了他们自身之外,什么也不是他们之间的阻碍了!
  哈小敏见他只是盯望着自己,倒显得不大对劲,不由窘笑了一下道:“小妹之言,大哥以为然否?”
  龙匀甫这才惊觉,不由俊面一红道:“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对于人生却看得如此透澈,较之愚兄之平庸,真不知高上多少了!”
  哈小敏连连笑道:“龙大哥真是取笑了!”
  龙匀甫一面谦逊着,心中可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不由向小敏道:“经姑娘如此一说,愚兄倒是茅塞顿开,对于白如云,倒可不必过于追究;只是他又把伍老镖头劫去,不杀不放,究系何故?倒令人费解了!”
  哈小敏想了想,道:“这……”
  虽然她心中又想到,白如云此举,无非是想引伍青萍转还;再不就是示思伍天麒……
  她想到有此可能,却又不愿再打击龙匀甫痛苦的心情,只是摇了摇头,佯装不知!
  其实白如云用心,只求心安,倒没什么别的用心,可是也难免令人有所怀疑罢了!
  一夕夜话,东方已微微透出了曙光,二人感情的深处,都留下了惨痛的深痕。他们都是自认不快乐的人!
  哈小敏看了一下天色,失口笑道:“你看,光知道说话,天都快亮了,我可真糊涂,龙大哥好好养伤吧!”
  说着站起身来,姗姗地外行而出,龙匀甫虽然意犹末尽,可是也不好再拦着人家,只含笑道:“打扰姑娘了!”
  哈小敏匆匆走回房中,一时心中感慨万分。一夜末睡,也确实有点累了,一个人往床上一例,不知不觉间已入了梦乡。
  待她一觉醒转之时,却发现身上竟为人加了一条薄毯,小室之中阳光正炽。
  她口中“呀”了一声,忙不迭翻身坐起,心想这一觉睡得可好!
  起身后,看看日已偏西,这一觉竟是睡过了头了。匆匆漱洗之后,见桌上放着一个托盘,内有精致菜锦四式,心知是花姑为自己送来的,就是那床毯子,也是花姑替自己盖上的。
  这花姑是看着她长大的,平日照顾小敏简直是无微不至,起居饮食,服侍得周到已极。
  小敏坐下来,心中却不由想道:“我今后闯江湖,花姑是不会跟着我去了,恐怕那种日子是不会有家里舒服了!”
  饭后,她把自己衣物,简便地打成一个行李,先放在床头。心中却在想:“这事情我要办,就得办成功,要不然可要丢人了!”
  你想哈小敏此时心中想些什么?原来小敏自闻龙匀甫昨夜一番诉说之后,非但不再恨他,反而起了一番同情之心。
  她心中已决定夜晚冒险一次,到“碧月楼”去把那位金风剪伍天麒救出来。
  然后,自己就决心下山去闯荡江湖去了……
  其实所谓闯江湖,那完全是一个幌子,主要这姑娘的用意,是想借此能把白如云忘了!
  她想了一阵子,悄悄走出房间,走到了父亲房中,见哈古弦正自跌坐在蒲团之上打坐,哈小敏又轻轻地迟了回来。
  可是哈古弦却睁开了双目,微微一笑道:“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哈小敏脸色微微一红道:“我……我想给您老人家说几句话!……”
  哈古弦哈哈一笑道:“请坐!请坐,不要客气!”
  小敏依言坐了下来,哈古弦打趣道:“姑娘有话请说,老夫洗耳恭听!”
  小敏不由皱眉一笑道:“您老人家是怎么了嘛,人家是有话给您说呢!”
  哈古弦哈哈一笑,遂由蒲团之上站了起来,用一双大袖子往身上拂着,一面随口道:
  “要闯江湖去是不是?”
  小敏不由脸色一红,惊道:“咦?……您老人家怎么知道了”
  哈古弦喃喃一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的事还能瞒过爸爸的眼么?”
  说着又叹了一声道:“这是你的心意,爸爸也不便来管你,不过孩子,你已经决定了么?”
  哈小敏点了一下头道:“我已经决定了。”
  哈古弦皱了一下眉道:“到什么地方去?”
  小敏脸红了一下,慢慢道:“到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到处走走吧!”
  琴魔哈古弦点了点头,微笑道:“四海为家是不是?”
  小敏不知父亲是在挖苦自己,闻言还点了点头,哈古弦又笑道:“住在哪里?吃呢?”
  哈小敏不由一怔,这一点,她还真没想到,当时怔了一下,也尴尬地笑了笑道:
  “那……那还不容易……”
  哈古弦连连点头道:“容易!容易!好好!你是现在就走么?”
  哈小敏摇了摇头道:“现在不走,我想明天走!”
  琴魔哈古弦仰天想了想,那张红光捏亮的脸上,并没有带出一些不愉之色,遂问道: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么?”
  小敏顿了一下,又显得很不安,道:“不是……还有……”
  哈古弦追问道:“还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一定答应你!”
  小敏红着脸道:“那位龙匀甫,爸爸预备怎么处置他呢?”
  琴魔哈古弦心中微微一动,遂道:“等他伤完全好了以后,再看着办吧!”
  小敏突然杏目一睁,英气勃勃道:“白如云做事也太荒唐了,把人家伤了,还把那位伍镖头关起来了……哼!”
  哈古弦心中不由一动,暗想:“她怎么变了?”
  从前列白如云一口一个小云哥的,现在居然直呼起对方名字来了,而且言词之间,颇有愤愤不平之意,哈古弦有意一笑道:“这是人家的事,我们管不着。”
  不想小敏冷笑了一声道:“我们为什么管不着?”
  哈古弦一翻眼皮道:“唷!你还想怎么样?还想插手管闲事呀?”
  小敏定了定心,才徐徐道:“我决定去把那伍镖头救出来。”
  哈古弦哈哈一笑道:“姑娘,你不是说笑话吧?”
  哈小敏不想父亲竞如此轻视自己,顿时脸色通红地辩道:“我才不说笑话呢!谁像您老人家,救人也救不彻底;光救小的,老的就不管了,那算什么?”
  琴魔哈古弦不由呵呵一阵大笑道:“好丫头,你倒教训起老子来了……真是胆大已极!”
  哈小敏仗着父亲平日宠爱,闻言知道父亲不会真气。
  当时面现红霞,又嘻又笑道:“当然咯!……您老人家自己说说看,明明知道那伍天麒被关在楼上,您为什么不去救呢……还有……这龙匀甫既救回来了,往那房里面一丢,您老就不管了,这些就算是救人了么?”
  哈古弦被女儿连连诉说着,非但不怒;却反而嘻嘻笑着,一面抓耳搔腮,怪态百出。
  最后往那又粗又短的腿上重重拍了一把道:“骂得好!骂得好!”
  说着他又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小敏不由又气又笑地看着这个老爸爸。
  哈古弦却伸出手,在女儿脸上拧了一下,一面笑道:“谁叫我有这么一个好女儿呢?我要是把这些事都做完了,我女儿不是汉事做了么?”
  说着又自放声笑了起来。
  哈小敏一面摸着脸,羞怯地白了父亲一眼,嘻道:“您老人家说完没有?也不怕笑裂了嘴巴……”
  哈古弦这才收住了狂笑,一面摇头微笑道:“好!好!算你厉害,算你厉害!可是姑娘!你认准了定能成功么?”
  哈小敏不假思索道:“大概没有什么问题……那两个小鬼虽扎手,可是我还不怕他们!”
  哈古弦冷笑了一声道:“恐怕不止北星南水两人吧?”
  哈小敏不由一惊,道:“小云哥!啊!不是,白如云不是已经出去了么?”
  她平日叫小云哥叫惯了,所以又马上改过来,脸色也跟着改了!
  哈古弦倒不去注意她这些,闻言后冷冷地看着她道:“要是白如云,倒也不去说他了……”
  小敏怔怔地看着父亲道:“那……那还有谁呢?”
  琴魔哈古弦点了点头,道:“你可知道,那墨狐子秦狸又回来了?”
  哈小敏不由吃了一惊,当时张大了嘴道:“什么,怪老道回来了?”
  琴魔哈古弦背负着双手,走了几步,冷笑了一声道:“丫头!你自信你这身本事,能对付得了么?”
  哈小敏果然是半天都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哈小敏笑了笑道:“爸爸您别急,我有办法了!”
  哈古弦转过身来,哈小敏眨了一下美丽的眸子道;“怪老道,平日对我最好,就算他看见我,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何况这件事,本来是他徒弟不对,我就给他讲理!”
  琴魔哈古弦点了点头道:“要说怪老道喜欢你,那倒也不假;不过他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白如云交待下来的事,他还敢不听么?我看他也是无能为力!”
  哈小敏不由又皱起眉头来了,心中暗想:“这倒是真的,墨狐子秦狸虽是小云哥的师父,可是小云哥的话,他却是不敢别扭,这可怎么办呢?”
  最后她又把目光注定在哈古弦脸上,微微一笑道:“我又有办法了,不过您老人家同不同意,我就不知道了!”
  哈古弦怔道,“你说说看!”
  小敏一笑道:“我的办法是,您老人家也和我一起去,怪老道出来了,您老人家就去对付他一时,我趁机下手,您看这办法好不好?”
  哈古弦双手连摇干笑道:“这呀,一点也不好!”
  哈小敏不由嘲着小嘴道:“这么说,您老人家是怕怪老道了?”
  琴魔哈古弦嘻嘻一笑道:“你不要用激将法……我反正是不去!”
  哈小敏不由拉着父亲一手,又摇又笑道:“爸爸去嘛……去嘛……保险没有什么事!”
  哈古弦连连摇头,张大了嘴道:“保险没有事?我和怪老道一向是貌合神离;你不是不知道,上一次白如云请客,你没见我们两个已经暗中斗上了?好家伙,这一次要是找上门去,那还得了?不去……不能去!”
  哈小敏又磨了半天,哈古弦只是摇头,最后哈小敏不由气得往前一站道:“那我就一个人去,再不然叫花姑陪我去。”
  哈古强大声道:“谁?花姑?你叫她去送死呀!”
  哈小敏冷笑一声,道:“人家才不怕死呢!”
  哈古弦不由脸一红,嘿嘿一笑道;“好丫头,你这是骂我怕死。”
  他忽然拍了一下手道:“也罢!我就跟你去一趟……就是死了,为了女儿也认命了:“哈小敏先是一喜,可是听到后来,不由顿时又楞住了,她走上前,紧紧地抓着父亲一手道:“爸爸,怪老道真的就这么厉害么?”
  琴魔哈古弦微微一笑道:“他徒弟的本事你都见了;师父还用多说!”
  小敏不由低下了头,呐呐道:“那……那……爸爸还是不要去了……我们再另外想办法!”
  哈古弦笑着拍着小敏,安慰道:“孩于不要失望……你几曾看过爸爸怕过人来?爸爸既然说了去,山也挡不住,等会儿,等天黑了我们就去!”
  哈小敏此时偷看父亲脸色,虽然微笑着,可是那两团雪球也似的眉毛,却微微蹙着,像是仍然悬着一腔忧心。
  她想到父亲一身绝顶武功,自己也只不过得到了十之一二,平日就没见他发过愁,由此可知,父亲心中果然把那墨狐子秦狸视为一个大大的劲敌了。
  当时虽被父亲安慰着,心中也不无犹豫,琴魔哈古弦见状,不由又连声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我父女给他来一个措手不及,就算那怪老道能及时赶到,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小敏被父亲这么劝着,才算宽心大放。父女二人又谈了些应该小心之处,这才定好时间,小敏转身回房中走去!
  她回到了房中,把自己一向未曾用过的宝剑,由墙头上摘了下来。
  当她双手模到那冰凉的剑鞘之时,她心中却不无感慨地想道:“莫非我还要杀人么?……”
  忽然她呆呆地挨了摇头道:“不!我不能杀人……南水北星虽然专们和我斗气,可是他们是好人。”
  最后她仍然把它背系在了后背,心想我只是带去吓唬吓唬他们,这两小鬼也太目中无人了。除了白如云以外,可以说他们是谁也看不起,今天晚上,有机会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她又从衣袋中找出了一个人皮面具。这面具还是半年以前,自己向白如云要的,今夜正好取出来应用一下,想着就把这面具戴上了,再对着镜子照一照,果然连自己也认不出来了。
  好容易等到了晚上,月亮出了老高,哈古弦还没来,哈小敏已迫不及待,披挂齐全走到了父亲房中,却见哈古弦仍在窗前,就灯看书呢!
  而且宽衣便履像似没有一点事似的,哈小敏不由皱着眉道:“爸爸!时候到了,您老人家怎么一点准备也没有?还不换衣服了”
  哈古弦放下书本,笑道:“还要准备什么?……这样还不行么?”
  哈小敏上下看了父亲半天,道:“您老就穿这一身?”
  哈古弦在窗前滴溜溜转一转,嘻嘻笑道:“就凭这一身,今夜要和那墨狐子秦狸作一番周旋,姑娘你说使得么?”
  哈小敏不由一笑道:“您老人家还有什么不行的?不过……还是小心点好!”
  哈古弦嘿嘿一笑道,“不用!不用!怪老道自诩高人,今夜我老头子要煞一煞他的威风!”
  也是这句话,提醒了他自己,墨狐子泰狸一生传奇事迹很多,简直把他说成了神仙一般,琴魔哈古弦虽同他比邻而居,可是一向河水不犯井水,二老虽时常见面,却是很少说话,而且是一说话就吵架!
  今夜,琴魔哈古弦实在不忍叫女儿失望,所以只好大胆地冒一次险,顺便也想会一会墨狐子秦狸,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超群本领!
  他心中虽知道,自己不一定是对方敌手,可是至不敌时逃走,也是不难,因此他才答应了。
  别看他外表镇静,其实他内心比谁都急!只是他却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使显出而已。
  哈小敏拉住父亲的手道:“爸爸,我们怎样去?”
  琴魔哈古弦笑笑道:“自然是坐船去了……”
  他说着话,推开窗户,看了一看天色,点了点头道:“好了!我们走吧!”
  这老人说着话,只把一双大袖向上挽了挽,仍然是松襟便履。
  哈小敏情知父亲一向对敌,就从来没有换过什么紧身衣服,也从来没有带过兵刃,见状虽觉父亲太大胆了一点,可也不十分惊异。
  哈古弦已快走出们口,忽然笑了笑道:“小敏,你去把爸爸那支洞箫拿来,等会儿你划船,我吹箫,如此良夜,我父女放舟河上,真是好一番消受也!”
  哈小敏闻言心中一动,她心中奇怪,父亲一向是不吹箫的,平素只是弹琴,记得有一次自己问爸爸,那支翠策爸爸既不吹,要来何用?爸爸曾回答自己说,那是他的兵刃。
  今日看来,父亲虽说是吹箫行乐,实则定是以此来对付那墨狐子秦狸了。
  想着不由怔了一怔,口中低道:“是墙上那支翠箫么?”
  哈古弦点头笑道:“是的!”
  小敏这才奔回房中,由墙上摘下了一个长形的紫鱼皮套管,由其中抽出了这支十八孔的洞箫,只觉入手冰凉,其寒刺骨,而且入手颇重。
  映着月光,闪闪生辉,哈小敏心知父亲这支箫,定是一件稀罕之物。
  当时跑出,把箫递给了父亲。
  哈古弦接翠箫在手,目开一线,两只手在箫身上一阵抚摸,不由长叹了一声,道:“孩子!你不要小瞧了这支箫,爸爸曾仗以成名武林垂六十年之久。”
  他望了天上明月一眼,犹不曾忘记,三十年前,退出武林之最后湘江一战,以此小小一管翠箫击毙名噪大江南北的“九连环”和多指双尼。至今回思起来,犹是不寒而栗!
  这时小敏已远远把小舟行向溪尾,尖声叫道:“爸爸快来吧!”
  哈古弦就空一晃这枝洞策,发出一阵嘘嘘之声,随之往颈后一插,身形向下一蹲,口中叱了声道:“爸爸来啦!”
  跟着那粗短的小腿,往上微微一弹,整个人身,就似同是一只海鸟也似的只是一起一落,已轻飘飘地落在了小船之首。
  那小船竟是连动也没动一下,哈小敏在船尾放下了绳子,’回头方想再叫一声,不想一抬头,父亲竟已立在了船身,不由笑道:“好使的轻功!”
  哈古弦哈哈一笑道:“这个好么?你再看这个!”’这老头儿想是一时象兴大起,他口中说着话,也不见双膝弯曲,只把一只大袖向下一挥,猛然把丹田之气向上一提。
  他整个的人身,借着大袖上这一挥之力,“噗嗤!”一阵疾风之声,已拔起了两丈多高。
  这时小舟已行至溪中,哈古弦起在空中的人,猛然向下一折,成了头下脚上之势,直向船上倒栽了下来,哈小敏不由张大了嘴,惊叫了声:“小心!”
  可是再看父亲,那倒栽下的身子向下一冲,只听到船板上轻轻的“夺!”的一声。
  哈古弦竟借着小小一支翠箫,轻点在船面之上,整个人依然倒立着笔也似直。
  他那飘拂在空中的长须,被风吹得飘向了一边,再加上肥大的衣衫,乍看起来,就如同是画中仙人也似的,哈小敏不由拍手笑道:“爸爸好本事!”
  哈古弦突然往回一抽右手翠箫,一扭腰躯,四平八稳地落在了船首,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敏不由一面摇桨,一面撤娇道:“我不管,这一手您老人家得教我!”
  哈古弦微笑道:“你别小看这一手,要是没有二十年以上练气功夫,想也别去想!”
  小敏还是不依道:“我不管嘛……人家要学嘛!”
  琴魔哈古弦叹道:“你这孩子!爸爸这一身功夫,要是不教给你,难道还带到棺材里去不成?不过要等你把那套‘洗髓经’练成了再说!”
  哈小敏心中这时只是羡慕着父亲一身好功夫,闻言不由不服道:“那白如云,人也不过才二十多岁,怎么能练那么一身好本事?我从小就跟您老人家练功夫,怎么还比不过他呢?”
  哈古弦一手捻着长髯,闻言点了点头道:“我不是曾给你说过么?你小云哥,是人中之杰,天赋质票,都是高人数等,这种人,在茫茫人群之中,是千万人中难觅其一,自然又当别论了!”
  他说着,又叹了一声道:“还有你龙大哥,论骨格质禀,都不差白如云分毫,只是差在一个‘沉’字……唉!这真是武林之中无独有偶的奇材。”
  哈小敏不由伤感道:“这么说,我是一块不成材的料了?”
  哈古弦不由呵呵一笑道:“你不要自责过甚,以你禀赋智力,在女孩之中,确也是难觅的佳材了……只要好好加以造就,来日定可光大武林!只是……”
  哈古弦不由长叹了一声,看了女儿一眼,十分伤感地道:“只是你自小被你娘宠坏了……不忍心叫你吃一点苫,要是依着我,四岁那一年,就想教你站八式,可是你娘说这么一点孩子要是练死了呢?”
  他说着声音变得小多了,又摇了摇头道:“后来你娘走了……我好几年心里不好受,也没十分督促你,直到你十岁那年,我才算真正下工夫教你。所以你真正学功夫,还不到十年,能有今天这种成就,已经是大大令我满意了……只要你能照此勤练下去,想到白如云和龙匀甫今日这种成就,并不是没有希望,只是看你用不用功了!”
  小敏见父亲一提到母亲,总是伤心不已,像是有无限感慨,当时忙打岔道:“爸爸!你不是要吹箫给我听么?怎么也不吹了?”
  哈古弦连连点头道:“好吧!我就吹来!”
  说着自颈后抽出了那支翠箫,一时凑口,凝神屏气地吹了起来。
  琴魔哈古弦,把这支翠箫凑近口去,细细吹奏着,立刻水面上荡起了一陈极为细柔的箫声,一时如天乐飘临;婉转如新莺出谷,在曲折的小溪上往返回绕,极尽柔怀。哈小敏顿时感觉心意清爽,神智清朗,几疑身在梦中,不由拍手赞起好来。
  哈古弦一直吹了约盏茶时间,才把这支翠箫往颈后一插,叹息道:“这一曲玉阁楼台,我已二十年没有吹了……想当年和你母亲泛舟溪面,吹奏这一曲时,情节竟是和今夜极相仿佛……”
  哈古弦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又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小敏,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
  接着,他继续道:“而今二十年匆匆岁月,为父我已满头华发,呈现老态,你母亲却是一去不归……每思及此,怎不令人引为恨事?”
  这平日豪气纵横的哈老怪,于思念往事的一刻,也不禁陡有伤怀,连连叹息不已。
  哈小敏知道父亲无意的一曲《玉阁楼台》,竟自勾起了无限伤感,不由笑道:“您老人家也不要再难受了……悲欢离合,原是人生难免之事,并不是爸爸一人……不过……”
  她说着也不禁有些伤感了,想到母亲,总认为她太狠心了——心中也不禁有些酸酸的!
  琴魔哈古弦不由苦笑了一下道:“你娘心眼是太窄了一点!其实夫妻反目,本是人间常事……又何必如此认真?竟至十数年来不屑顾我……哼!”
  说着他由鼻中哼了一声,面带冷笑地道:“就是不顾我们夫妻之情,也要顾顾母女之爱呀!她就真忍心连你这女儿都不要了么?”
  说着那双眸子灼灼生光,像有无限怨恨似的,哈小敏不由心中一阵难受;但她惟恐使父亲更加伤心,尚自勉强装着浅笑道:“也许她老人家,这些年以来一直遇着难以脱身的事情也不一定……女儿此次下山,天涯海角,一定要找到她老人家,然后再回来和爸爸团聚,爸爸!你说这样做好不好?”
  琴魔哈古弦不由苦笑了笑,他知道女儿这番心思,只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当时笑着摇了摇头道:“傻孩子!你娘是不会回来的了……不过你这番孝心,诚然可感,也说不定能办到……”
  说着他忽口中“啊!”了一声,忙问小敏道:“你看那‘桑询坎’已过了,快些转过去吧……我们只顾得说话了……真是……”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