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白如云 >> 正文  
第十七回 错中有错 将计就计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回 错中有错 将计就计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水梦寒背着龙匀甫出了石室,展动身形一路兔起鹘伏,直向山下飞坠而去,龙勾甫却是默默无语,所不能释怀者,却只是哈小敏的影子。
  他不由深深地皱着眉头,心中感慨地忖道:“我和她之间的缘分,只是这么一点点……
  这一别恐怕是再会无期了。”
  想着心中不胜悲感,真恨不得再回到那所石室之内,见见哈小敏,和她谈一谈才告别。
  可是有这位师父在场,这话可是说不出口,再者水梦寒已知自己订过亲了,断然是不会允许自己再和别的少女接近。
  因此有好几次,他话已到了唇边,却又临时忍住了,最后他不禁心中长叹了一声,暗想:“多情自古空余恨,一个伍青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可万万不能再结识哈小敏了,那一定是没有什么好结果……还是早早把这情念打消吧!”
  想着只好把心一死,安心地随着师父回返云南去了。
  笔者乘这师徒二人赶路之际,不妨调转笔头,回过来谈一谈白如云那边的情形。
  碧月楼那可怜的哈小敏,自白如云离开以后,她那一颗痴情的心,由不住片片碎了。
  这可真是恼人的一夜,她心中怀着数桩心事,哪又能睡得着呢。
  凄凉的长夜,衬着哗哗无情的流水声音,时有三两声枭鸟的夜鸣!
  小楼在夜风里吱吱地摇晃着,这是冷漠的长夜!
  哈小敏虽有一身功夫,可是到底是年幼的小女孩,脱不了一般少女的情怀,有些事情不去想也就没有什么,可是愈去想,就愈吓人!
  本来她胆子很大,可是猫头鹰一再地叫着,她立刻想到,从前花姑告诉过自己,猫头鹰半夜里叫,就要死人!
  她不由睁大了眼睛,在这房子里看了一遍,心里已有些胆虚了。
  偏巧今夜的风,似乎特别大些,那扇竹窗,由于白如云走得匆忙,没有关好,被风吹得开来开去,吱吱响个不已。
  哈小敏一古脑坐了起来,伸出手,想把床前那盏油灯燃亮些。
  可是,当她手方一伸出的霎那,她不由惊吓得全身一阵抖战,差一点怪叫了起来!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那窗前却直挺挺地站着一个人,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太!
  这人面对着床,灯光太黑,小敏一时却看不清楚,可是她突然的现身,竟是轻比落叶,哈小敏适在咫尺,竟是没有听出丝毫声音,再加上此时此景,哈小敏可真以为鬼怪出现了。
  一时之间,直把她吓得牙关咯咯直响,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人忽然怪笑了一声,午夜里那声音冷若坚冰,就连身为侠女的哈小敏,也再忍不住,吓得怪叫了一声,倏地向后缩了几步,颤声道,“你……你这老婆婆是谁?……是谁?”
  这老婆婆向前又走了一步,“嗤!”地笑了一声,露出了其黑如墨的牙床。
  哈小敏再也挺不住了,直吓得鬼叫了一声,双手猛然抱在自己头上,大叫道:“你……
  老鬼……不要走近我!不要走近我!”
  因为她的声音太大,那老婆婆似也怔了一下,果然站住不动了。
  她用右手二指,在唇上按了按,嘘道:“不要叫,不要叫!”
  哈小敏这时只觉得头皮发炸,身上一根根的汗毛都直竖起来了!
  她抖声道:“哎呀……你是谁嘛?”
  这老婆婆两手往腹上一抱,连连地怪笑了几声,倏地伸出枯瘦如柴的右手,在空中用又长又白的指甲,很快地写了一个字,道:“我姓这个……”
  哈小敏哪里看得清她写的是什么,由于此时,这老婆婆走近了些,她已看清了老婆婆的样子,她肯定地相信自已有生以来,没有见过这么丑怪的老婆婆。
  她那双眸子,分明已离开了眼眶,半垂吊在目眶之外,只要头一动,那双眸子也跟着晃来晃去,就像是一对小小的银铃似的!
  她头上的白发,又多又密又长,螺旋也似的,在头上挽了七八个发卷,只剩下尺许来长的乱发,一卷更披散在肩后,脸上皱纹层层相叠,每一掀唇满口没有一颗整牙,却露出其黑如墨的牙床。
  这确是一个形同鬼枭的女人,任何人乍一看她,也会为她吓出一身冷汗!
  哈小敏连眼泪都吓出了,一面抖声道:“你写的什么?……写的什么?是不是鬼字?”
  老婆婆“噗嗤!”一声笑了,她冷冷道:“小姑娘你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不要胡说八道,小心我生气了,把你活活抓死!”
  说到“抓死”二字之时,她扬了一下手,哈小敏吓得又往后缩了一下!
  她呆呆地望着这老婆婆,抖声道:“你是人,怎么长成……这样?”
  老婆婆想是为了她这句话激怒了,只见她那一双银铃也似的眼睛,倏地向上一翻,射出了两股奇光,哈小敏不由用手捂着嘴,吓得“啊!”了一声。
  怪老婆子厉声沉哼了一声道:“我要不是看在我徒弟的面子上,就凭你这句话,也非抓死你不可!”
  哈小敏不由心中一动,顿时胆子大了些,她不由慢慢放下了手,道:“你徒弟是谁?”
  老婆子听到了徒弟二字,她立刻笑了,满脸的皱纹,就像是开了花也似的,全都展开了,可是多出的皮肉,像布片也似地都垂在下额,益发显得难看!
  她连连地笑了笑道:“我徒弟?嘻嘻……”
  哈小敏追问道:“你徒弟是谁呀?”
  老婆婆向前走了一步,她身子微微下弯,她脸上的表情,这一霎那,可说是怪相到了极点,那两弯杏眉,连连向上耸着,一面轻声道:“小姑娘,我说出来你脸可别红!”
  哈小敏心中一动,忖道:“我干嘛脸红呀!”
  当时转着那双大眼睛,怔了一下道:“我……不险红,你说呀!”
  老婆婆突地又直起了腰,右手摸着下巴,又皱了一下眉毛,道:“我问你,小姑娘,你可是被一个姓白的小子给关在这里?”
  哈小敏一怔道:“老婆婆,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谁?”
  老婆婆点了点头,自语道:“这就不错了……”
  接着她又连连地怪笑了几声,道:“我当然知道……”
  说着她又把身子弯了一些,神秘地笑道:“我问一个人,龙匀甫你知不知道?”
  哈小敏被老婆婆这种神秘的态度,搞得怪不自然的,此时突然听她问出龙匀甫来,不由脸色一红,呐呐道:“我……我知道……老婆婆你问……”
  老婆婆一伸手,笑了:“好了,好了,这就没有错了!”
  哈小敏不由眨着眼睛,心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那老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她,声音不像方才那么冷地说道:“小龙就是我的徒弟,小姑娘你知道了吧?”
  哈小敏不由吃了一惊,她久已领教过三百老人的大名,却不知道,竟是这个怪老婆子。
  当时忙由床上,翻身而下,对着老婆婆冉冉下拜,一面红着脸道:“原来是……老前辈,晚辈方才太失礼了。”
  这老婆婆一抡鬼爪,拢了一下披在肩后的白发,仰天一笑,说道:“照说嘛,这个礼是应该受的……”
  哈小敏行过了礼,心中不由嘀咕道:“我认识龙匀甫,也不过才几天,怎么会连他师父都知道了?”而且老婆婆口中话意,更透着无限神秘,真令自己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怔怔地站了起来,老婆子手一伸按道:“你坐下!”
  哈小敏心中说:“嗬,你倒成了主人了?”
  想着就坐在床边了,老婆婆伸手把桌上的油灯拨得大明,立刻这房子里就显得亮多了。
  哈小敏这才看清了,不由更吃一惊!
  可是老婆婆却露出如浓墨的口腔,笑道:“我要好好地蒌蒌(看看之意)!”
  说着上下打量了小敏一遍,不禁忘情地怪笑连声。哈小敏不由怔道:“婆婆你笑什么?”
  老婆婆一收笑容,连连点头道:“小模样不坏……我老婆子看看都喜欢。”
  小敏闻言,不禁玉面通红,当时粉颈低垂,对于眼前这怪老婆子的来意,她仍是如坠五里雾中,心中不禁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
  老婆子见小敏如此,不禁大声怪笑了几声,就好像是她自己家一般。
  哈小敏不禁在心中想道:“这老婆子胆子也太大了……她这么大声说笑,难道就不怕别人听到么?”
  哈小敏想着不由抬起了头,痴痴地看着她,这老婆婆一面笑,一面点着头道:“你还不认识我吧?”
  哈小敏又点头又摇头,一副茫然失措的样子,益显娇柔万态。
  考婆婆收敛了一下笑容,高声道:“我名字叫星潭!”
  哈小敏啊了一声,她脑中对这风尘怪姥的印象,可是太深了,平日父亲口中,把这位老婆婆说得几乎成了怪物一般可怕。
  她做什么事情,都喜独来独往,这星潭尚在十五六岁少女时代,即曾以“鬼女”的绰号名满江湖。
  百岁之后本已少出,偏巧倦游滇南之际,巧遇武林另外两个怪人,木苏和水梦寒。
  这三个怪物,平素都是一副狂傲的个性,一向是目高于顶,这一次却是例外,居然彼此一见,各自都倾心,一问年岁,三人竟都是整整一百岁。
  这情形突然触起了一段遐想,三人竟各自报生辰,在点苍山结拜为义兄妹,定义名为“三百老人”。
  这件事,立刻传遍了武林,闻者无不动容,尤其是绿林道上的人物,听到了这项消息之后,简直吓得屁滚尿流,盖三人之中,只出其一,已是不敢相惹的人物,何况三人这么一结义,那简直是不敢想像了。所幸三人结义之后,却是更少走动武林了,不久就收了龙匀甫这个徒弟。
  三百老人一生怪僻,全天下绝少投缘之人,所以虽年高百龄,却都未能收得一个弟子。
  此番由于木苏带回了这个徒弟,根骨智慧,俱都是极上之材。
  三老以垂暮之年,好容易喜获如此高徒,不由大喜,遂对这龙匀甫宠爱到了万分。
  三人各自抢着把绝技传授给他,有时为了抢援,常弄得彼此不快。
  可是有这位弟子从中化解,居然彼此倒也相安,十年后造就出了这位不可一世的少年侠客龙匀甫。
  只因为这龙匀甫幼受极宠,虽是天禀极上,却尚未尽得三老真传。
  这也是如今为什么龙匀甫的武功,稍稍差白如云一筹的原因,否则,白如云是否是他的对手,那可就难说了!
  三老之中,因是同年,以月分论之,木苏居长,水梦寒次之,星潭算最小。
  他们三人,一生之事多如天星,一时却是说他不清,容后慢慢叙出。
  可是就哈小敏道听途说的些许,此时见将起来,已不禁令她频频动容了。
  星潭此时自报了名字,咧口一笑道:“你只知道三百老人,小姑娘,我告诉你,那是我们三人的总称,我再告诉你一声,我们三人之中,任何一个人在外面行事,报名都是三百老人,其实,我并没有这么大岁数。”
  哈小敏点了点头道:“这……我知道。”
  星潭点点头道:“别人无所谓,你却应该知道。”
  哈小敏不由又怔住了。
  她想到今天晚上,怪事可真多,这位星潭老婆子所说的话,怎么句句令人费解。
  星潭说了半天,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茶壶,嘴对嘴地喝了几口,把茶壶放下!
  哈小敏怔怔地看着她,对于她一举一动,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的。
  星潭又顾视了左右一下,道:“我本来以为找你是件难事,所以自动地讨下了这个差事,却想不到一来就找着你了,这样也好,免得我又要大闹一番,这么样吧……”
  她微微沉吟了一会儿,又道:“你跟我走吧!”
  哈小敏不由一惊,奇道:“星老前辈,你是要救我出去不是?”
  星潭点了点头道:“这是当然!”
  哈小敏先是一喜,可是后来却为难起来了,不由把一双蛾眉紧紧皱了皱,道:“这……
  这不太好……”
  星潭不由一怔,她后退了一步道:“咦!这是为什么?”
  哈小敏不由脸色大窘,她心中不由气道:“你这老婆子,何必要管这个闲事干什么?”
  当时皱了一下眉头道:“我父亲也被关在这里,我走了,他怎么办?”
  星潭仰天一笑道:“这个你放心,有人去救你爸爸[”
  哈小敏不由一喜道:“谁去救?”
  星潭不耐烦地道:“反正有人就是了,你这姑娘活太多,要不得。”
  哈小敏不由玉脸一红,初次见面,就被人家骂话太多,在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不大好意思的。
  星潭见小敏被自己说得低下了头,也不禁有些不大好意思,当时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道:“你爹不是外号叫金风剪伍天麒的伍镖头么?”
  哈小敏不由大吃一惊,忙二抬头道:“弄错了……哎,你老人家全弄错了!”
  星潭不由退后了一步道:“什么错了,他不是个保镖的,是个什么?”
  哈小敏这时才知道,原来她把自己当成了伍青萍,怪不得问长问短,还当是他徒弟的媳妇儿呢?
  当时不禁又气又笑,忙由床上站了起来,笑道:“老前辈,你老人家别搞错了,伍天麒不是我爸爸,我姓哈,我是哈小敏。”
  这话才一说完,那老婆婆立刻满头白发,一根根地直竖起来,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哈小敏见她这生气的样子,可真是吓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全凸出到目眶以外了,射出冷冷的奇光,再衬着她那副怪相,真令人不寒而栗!
  哈小敏不禁打了个寒战,她抖声道:“本来嘛……是真……的!”
  话还未完,就听见一声怒叱,跟着她只觉得双臂一阵奇痛,已被星潭一双白骨瘦爪,紧紧地抓住,她那苍白满叠皱纹的脸,已逼近在她脸前。
  哈小敏几乎吓得要哭,她挣了一下,畏缩道:“你……要怎么嘛?”
  星潭倏地一抬双臂,哈小敏己被她举在半天之上,就听她厉声道:“难道你不是伍青萍?”
  哈小敏已被吓昏了头,抖声道:“是……不是……不是!”
  她一连重复了两声,星潭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她是有名的机智多诈,此时紧紧盯住哈小敏的脸;不由噗嗤一笑,缓缓又把哈小敏放了下来。
  星潭自言自语说道:“我差一点被你骗了,好丫头,你想我是什么人,岂有被你欺骗之理,哈哈!”
  她张嘴笑了两声,哈小敏被她连抓带吓,眼泪都吓出来了,只是望着她发楞。
  星潭笑了两声,见小敏没有说话,她越发相信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了。
  当时露出了黑牙床,又嘻嘻笑了两声,伸出干枯的瘦手,在哈小敏头上摸了两下,道:“你为什么要说瞎话?”
  她笑了一下,又接道:“不过你这孩子是够聪明的,挺对我老婆子的胃口,等回去以后,我好好看看你,要是有造化,我就破例收你这个徒弟。”
  哈小敏是又惊又怕,突闻此言,禁不住内心一阵狂喜,她猛然抬起了头,嘴皮动了动,可是转念一想,这句话却是没有说出口。
  她流动着水波也似的眸子,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怪老婆子,微微接头道:“唉,老前辈,你是弄错了。”
  星潭立刻皱眉,不说道:“什么弄错了?”
  小敏时时真想笑,明明自己是哈小敏,这老婆子却硬要把自己当成伍青萍。
  此刻见星潭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她知道只要说了实话,这老婆子也许一怒之下,把自己……
  虽然自己和她并没有什么仇,可是这种怪人做事,往往不能以一般常人来估计的。
  尽管如此,自己总不能冒名为伍青萍呀!
  哈小敏想到这里,略微犹豫了一下,终于把心一狠,一咬银牙道:“老前辈我要告诉你,你实在是弄错了,我姓哈叫小敏,伍青萍是伍青萍,绝对不是我!”
  她一面这么说着,一双眸子一直在星潭身上转着,生怕她有什么动作,星潭闻言之后,倒是没有再动手,只怪笑了一声,盯着哈小敏忿忿道:‘哈……小敏?怎么又跑出来一个姓哈的?这可是怪事!”
  小敏闻言也不禁有气,把自己当错了人,已经是够气的了,最气是她于脆否认自己的存在,怀疑没有自己这么一个人……这真是太气人了!
  她想到这里,不由嘟着小嘴,冷冷地道:“什么怪事?难道我就不是人了?”
  星潭这时果真也被弄得有些糊里糊涂,她那张原本就丑的脸,再加上怀疑、气恼、猜测等等的因素,更是愈发丑陋了。
  她转着那一双银铃也似的眸子,在小敏脸上身上,滚上盘下盯了好一阵,最后仍然是将信又疑。
  最后她摇了两下头,呐呐地道:“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伍青萍被关在这里,你也关在这里?她爸爸被关着,你爸爸也被关着?……而且你也是个小姑娘……”
  哈小敏听她这么说着,再一想,果然事情是真巧,看来要使她想信,真要大费一番唇舌了。
  当时不由频频地皱着娥眉,一时不知给她怎么解说才好。
  星潭见状,忽然脸色一沉,只见她仰天一阵怪笑,厉声道:“你今天给我说实话,你以为我是好说话的人吗?”
  她接着一扬右手,离着那竹窗子少说尚有丈许,可是由她掌上所发出的掌风,已呼的一声,把那扇微微掩着的竹窗,大大地打了开来。
  她接着对小敏狞笑了一声,道:“我不露一手功夫,你大概还不知道我老婆子是干什么的?你看看!”说着话,就见她猛然已闪身到了窗前,一双鬼爪连连向着窗下抓动着。
  说也奇怪,随着她十指抓动之下,楼下立刻响起了一阵清晰的哗哗水响之声。
  星潭双手抓动更急,似如此七八下之后,猛见她大吼了一声:“起!”
  只见鬼爪扬处,竞由竹楼之下,匹练也似地蹿起了两根水柱,俱都粗如儿臂,随着怪老婆子双手扬处,穿窗而入。哗啦啦流了一地都是。
  哈小敏不由吓得目瞪口呆,心惊道:“我的妈!这是什么功夫呀?”
  她只知道有一种闷掌,练时是以井水为靶子,可是那井深最多也没超过一丈的,练到最好的,也只能一掌打出,水花四溅,就这样,一般人没十年的纯功夫,还办不到呢!
  而此时这竹楼,少说也有好几丈高,这老婆婆,竞能凭着一双瘦爪,非但击水成珠,竟能以本身所练的内炁,实实地由水中提抓出两条水柱来,这种功夫,不要说是目睹了,就是听一听,也足以骇人了!
  哈小敏目视如此神威,不禁脸色陡变,星潭露了这么一手绝功,不由回目看了惊楞的哈小敏一眼,仰天一阵怪笑,道:“怎么样!小姑娘?你可看见了?我这种‘鹤爪功’你自信受得了么?”
  小敏不由痴痴地摇了摇头,星潭立刻摆下了笑脸,可是哈敏却接着说道:“老前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干嘛要发脾气呢?”
  星潭本以为她已驯服了,谁知竟说出这种话来,当时不由勃然大怒,只见她仰天大笑,厉叱道:“你不明白?我是叫你在我面前乖乖地说实话,你要是再敢有半句虚语,我就把你心肝五脏抓出来!”
  她一面说着话,双手还比着一个抓的姿态,瘦鬼嶙嶙煞是怕人!
  哈小敏嚅嚅地道:“我是哈小敏,你不能把我变成伍青萍!”
  星潭翻了一下眼,强忍着心中的疾怒,问道:“那伍青萍到哪里去了?”
  哈小敏心中也不禁有些气恼,当时看了她一眼,本想狠狠顶撞她一句,可是,她到底考虑到后果……她立刻又变得懦弱了。
  她叹息了一声道:“唉!老前辈,我和你一样,我怎么会知道呢?真是太奇怪了。”
  星潭老脸一阵红,忿忿地气道:“奇怪?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不问你,我问谁呀?”
  小敏把手一摊,翻了一下眼道:“可是我不知道呀!这总不犯法吧?”
  星潭立刻被这句话,引得暴怒起来,头上雪白的长发一阵耸动。
  忽然她脸色又恢复了原态,长叹一声道:“也罢……”
  她一抖双掌,已实实地抓在了哈小敏的一双肩头上,一面收手切齿道:“小姑娘,我告诉你,我一生最不愿意和后生小辈动手的,你可不要想惹我……我会发怒的!”
  说着那一双手,在微微地颤抖中,就如同十支钢钩也似的,深深陷入小敏的肉内。
  哈小敏不由痛得花容失色。
  她央求道,“婆婆!你下手太重了,把我弄痛了。”
  星谭怔了一下,嘻嘻一笑,松开了双手,她站起了身子,在这竹楼上走了几步,紧紧地皱着双眉,嘿嘿又笑了两声道:“嘿!弄痛了……”
  她看了小敏一眼,道:“你害怕了是吧?”
  哈小敏茫然点了点头,星潭面上,立刻展出一片慈样的额色。
  这是哈小敏自见她以来,最和蔼的面容了!
  星潭转着一双眸子,上下又打量了她一会,心中不由暗暗地想道:“看样子她是不会说谎的,那么,我又如何来处置她呢?”
  哈小敏见她沉默不语,不由忿忿道:“青萍姊姊已经逃走了好几天了,我不骗你,婆婆!”
  星潭点了一下头,道:“她到哪里去了?”
  小敏摇摇头道:“没有人知道,谁也不知道!”
  星谭不由掀开干瘪的嘴唇,笑道:“这么说你真是姓哈了?哈什么来着?”
  小敏接下去道:“小敏,大小的小,敏捷的敏。”
  星潭在她说话时,目光始终注视着她,心中有一种极微妙的感触。
  事实上,她已确实对眼前这个姑娘,有了极度的好感,只是她暂时把它放在心中罢了。
  哈小敏说完了话,脸色微红,星潭重复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反向道:“那么你为什么也住在这里呢?”
  哈小敏摇了摇头,分辩道:“不是,我不是住在这里……我……”‘星潭疑惑地道:
  “那?为什么睡在这里?”
  哈小敏听她这么一问,不由激起了说不出的伤感,她嚅嚅地道:“我……我也是被关在这里的。”
  星潭奇怪地问:“为什么呢?也是白如云?”
  小敏流泪道:“是我错了……所以他才关起我来……”
  星谭更是奇怪,追问道:“你错了?什么错?”
  小敏本不想回答,可是在星潭那灼灼有神的目光之下,几乎不容她不答,甚或多作犹豫也不能够。
  她终于摇了摇头道:“老实告诉你吧,我是想放走他的人,他生气了,所以把我关起来……不过!不要紧,婆婆!”
  星潭见她说话的时候,脸上青红不定,也猜不透是什么原因,小敏又接道:“你老人家对我的好意,我谢谢你,我在这里也没什么苦……所以,你……你还是走吧!”
  星潭冷笑了一声,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哼!”
  小敏不由吃了一惊,星潭目射精光,略微思索了一会儿,才道:“你以为白如云为什么要把你关起来?”
  哈小敏轻轻叹道:“他只是略微惩罚我罢了!”
  星潭摇头道:“胡说八道——”
  哈小敏不由大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她,星潭自言自语道,“好小子,还想一箭双雕,走一个来一个……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她看着哈小敏,半天才狞笑地点了点头,道:“可怜的姑娘,你难道不知道白如云垂涎你的美色么?”
  哈小敏知道这老婆婆完全误会了,当时急忙连连摇头,道:“不!不!他不是……”
  星潭已厉叱一声道:“胡说!”
  哈小敏痴痴地看着她,心中真是又急又气,可又无法多辩,星潭跟着站了起来,接道:“我决不忍心叫这么好的姑娘,落到了恶人之手……”
  她走了几步,停住了,忽然;笑道:“对!就是这个主意!”
  小敏在一旁不明就里,不由傻傻地问道:“什……什么主意?”
  星潭低下头对她说:“小姑娘,你不要怕,我要救你!”
  哈小敏真是有苦说不出,其实她是有意让白如云把自己关起来的,要是想跑,她早就可以跑掉了,现在这个怪老婆子,却是决心决意,要把自己救出去,这简直是诚心讨厌。
  她不由紧紧地皱眉,这种话又不好解释,女孩于家脸皮嫩,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星潭冷笑了一声,又道:“白如云不是把伍青萍抓到这里来么?哼哼!这回我也要把你带到云南去,也叫他到那里去找我……哼哼!”
  她一连哼了两声,脸上焕发出得意的光采,不由双手一拍,发出了“啪!”的一声。
  她露出了黑牙根笑道:“对!这个法子好!我就是这么办,一面既能救出了你,一面更可给我出出气……”
  哈小敏微笑了一下道:“他要是不去你们那里呢?”
  星潭连连摇头道:“不会!不会!”
  小敏心中暗忖道:“小云哥对我并没有什么感情,他又怎会跑这么远,去救我出来?
  这婆婆是白费心机了。”
  想着只是发楞,也不说话。
  星潭似乎对自己这条“以牙还牙”的计策,十分得意,而且充满了信心。
  她高兴得抚掌大笑了起来,一面连连道:“太妙了,太绝了!”
  小敏肚子里说:“哼,妙个屁!绝个屁!”
  这老婆婆还是说做就做,当时晃着头道:“白如云这小子,绝对想不到我老婆子有这一手,哈哈!”
  她接着道:“你是他的心肝儿,你要是丢了,他还会不急得发疯,,然后……嘿!
  对了!我给他留封信,这小子见了信,不急死才怪……”
  她说着走到书桌前,见竹简内斑管如林,顺手拿起了一管笔,用口吮吸啧啧有声。
  只见她那漆黑的牙床,和笔尖真是一个颜色,小敏翻着白眼看着她,心中却想:
  “这倒省了墨了……”
  星潭吮了半天,在抽屉里找出一张纸,匆匆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写的是:
  “哈小敏已为我带返云南,想要留她活命,速至滇西找我,并以伍青萍交换可也!
  三百老人星潭匆匆”
  写完了,对着纸又笑了笑,递与小敏道:“你看看这样写可好?”
  哈小敏看了看,脸色不由一变道:“什么……想要活命……”
  星潭不由仰天一阵怪笑,用手指了小敏一下道,“傻闺女,那是骗他的,不这么写,他怎么会看了马上就去呢?”
  她冷笑了一下,接着又道:“这小子也是太狂了,哼!打狗也要看主人面呀!居然敢惹到我们头上来了,这一次他要是去了,我老婆子不给他一点颜色,他也不知道我的厉害……”
  说着,顿了一下,又道:“也叫他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
  哈小敏听得星潭这么说,可是心中还是不大得劲儿,一个劲地发呆,脑中不由暗自思讨道:“看样子,我是不听她话也不行,不如就跟她一块走算了……反正我也想出去闯一下江湖,这一下倒是称心如愿了。”
  可是她只要一想到白如云,就不禁又有些放心不下了,星潭那一双阵子,却牢牢地在盯着她。
  她皱了一下眉,忽然一咬牙道:“好吧!我跟你走,可是你老人家可不能亏待我;要不然我情愿在这里。”
  星潭笑得拢不了口,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我不亏待你。”
  哈小敏心中忽然有一个念头,这念头更令她决心跟着星潭走。
  她站起来,眉尖向上一挑,暗循道:“我真傻,这正是一个最好的试探白如云的好机会……他要是真对我有情……决不会忍心令我被人抓去受苦……一定会来救我……”
  “可是他要是不去呢?……”
  哈小敏咬了一下牙,心想:“他要是真不去,那就证明了他对我一点也不夫心……
  我也好死了这条心了……”
  想着她双眼连眼圈都红了。
  星潭哪知她心中在想些什么,当时还以为她在耽心她的父亲,不由脱口道:“至于你父亲,你可以放心,木老大已经去了,他一定会把你父亲救出来的……”
  小敏知道她口中的木老大,是指三百老人之中的木苏。
  她本没想到父亲,被她这么一提,反倒增了一层忧虑,不由皱眉道:“木老前辈就算救出了我父亲,可是,我父亲又怎会想到我上哪儿去呢?岂不是要急死了?”
  星潭倒没有想到这一点,顿时不由怔住了,她忽然站了起来道:“那,我就去一趟……
  可是也许你父亲已经出来了?”
  小敏不由微笑道:“这样吧!我带你老人家同去一趟,亲自对爸爸说一说,他老人家知道了好放心,你看好不好?”
  星潭点了点头道:“也只有这样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吧。”
  哈小敏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老人家要小心一点,不要惊动了他们。”
  星潭不由仰天一笑道:“我老婆子向来到哪里去,就从来没有怕过谁,你跟着我走,我们是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别怕!都有我呢!”
  哈小敏皱了一下眉,道:“最好别杀人。”
  星潭仰天笑了两声,道:“我也不想杀人,只是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她说着猛然站起了身子,道:“我们走吧!船就在下面。”
  哈小敏用手摸了模背后的长剑,呐呐道:“老前辈,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
  星潭不耐烦地道:“走吧!别畏首畏尾了,没有错,来!我背着你。”
  哈小敏脸一红道:“不用,我自已会走。”
  这时星潭已把竹窗推开,略微环视了一下,微微对小敏招手道:“来!船还在下面。”
  哈小敏已走至窗前,星潭用手一指,道:“你先下去。”
  哈小敏有意在老婆婆面前,显露些身手,当时一拧腰,已上了窗阁,她回头一笑道:
  “我先下去咯!”
  星潭点了点头,哈小敏一提丹田之气,直向那湖中小船上飞坠了下去。
  不想她身方下坠,陡然一声清叱道:“好呀!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跟着由竹楼下哗哗一阵水响,划出了一叶小舟,南水北星,一站船首,一站船尾,小船飞快地朝着哈小敏落身处驰来!
  哈小敏耳中听到叱声,无奈身形已自降下,足尖一点船面,小船连着颤动了几下,再一看,才算是看清了,不由秀眉微皱道:“南水北星,你们是怎么回事,老跟我找麻烦?我可不是好欺侮的啊!”
  南水北星各着一身劲装,每人背后插着一把宝剑,在南水手中,还拿着一枝大竹筒子,口上还嵌上了一块亮晶晶玻璃一样的东西!
  二小听哈小敏如此说,各往前移动了一下,北星结巴着道:“不是……我们麻烦!……
  是你麻烦……你……”
  北星话末说完,南水已经摆了摆手道:“北星!你不要说话,我来对付她!”
  但哈小敏闻言不禁大怒,叱道:“哟!你来对付我,弥算什么东西嘛?”
  南水闻言也不生气,回头对北星道:“把船划近些!””
  北星很不服气地答应一声,把小船划到近前,这时两条小船已然靠在一起了。
  南水转过了头,上下地望了哈小敏一眼,冷笑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东西,我负责整个山庄的安全,我先问你,过条船从哪弄来的?”
  小敏好不生气,可是不愿与他纠缠,强忍着道:“偷来的,怎么样?”
  南水突然哈哈笑了两声,那神态轻狂极了,他笑着说道,“偷来的?你再偷一条船给我看看!哈哈!偷来的?……哈哈……哈哈……”
  听到他一连串的冷笑声,小敏不禁大怒,叱道:“就是偷来的,你敢把本姑娘怎么样?”
  小敏话末说完,南水突然摇手止住了她的话,很严肃地说道:“你别耍赖,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么?、你看,这是什么?”
  南水说着把手中的竹简摇晃了几下,小敏几乎被他气得吐血,闻言道:“是什么?
  是你们家的牌位!”
  这句话骂得很损。按说南水一定会暴跳如雷,却不料这小子居然很冷静,口中发出了“噗!”的一声,表示对哈小敏那句话很卑视。
  然后冷冷说道:“这是我特制的‘缩地镜’,我就知道我们不在,你一定捣鬼,所以准备了这玩艺观察你的行动……不久前见有人划船来找你,两个人鬼鬼祟祟地谈了半天,我就知道有花样,马上和北星赶来,果然你跳下来……哼哼!现在人赃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说完跟我上楼,要好好整治称!”
  哈小敏真是又气又笑,心中也着实佩服这鬼灵精,当时抬头看了一下,星潭却低头看着自己,面上似乎还带着笑容。
  小敏哼了一声,勉强忍着心中气,对南水道:“你忘了,你这条命还是我手下留情的呢!要不然你现在早就死了,你还有什么好神气的?”
  她的话方一说完,北星气呼呼地道:“还……有什么……话说……打!打……吧!”
  这小于还真说打就打,身子猛然向前一冲,却被南水搪臂挡住了。
  北星心犹末甘,直朝着南水翻白眼儿,南水拉着他道:“我已经说了,先让她说,说完了我们再整治她也不晚!”
  北星往后退一步,挣开南水的手道:“你……好心!我要不……救救……你……你在草里……点穴……死!……”
  哈小敏听出来,原来先前自己点倒南水的事,北星也知道了,还是他救南水的,这倒引起了他同仇敌忾的心,气反比南水还大!
  当时双臂环抱着,被二小气得鼓着小嘴,她也不说话,看他们究竟怎么样?
  北星的话,果然对南水是一个极大的刺激,他狠狠地看了哈小敏一眼,道:“那老太婆呢?”
  北星接道:“老……太婆呢?”
  哈小敏抬头看了一下,心生一计,顿时哼道:“你们说话可要规矩一点,那位老前辈,可不是好惹的!”
  南水哈哈大笑了两声道:“什么老前辈,半夜里偷船?”
  北星也发出破锣也似的一声大笑,只是重复着南水的话道,“老前辈?……哈哈……
  偷船?半夜?哈哈!”
  二小此刻这种狂态,真是任何人看了也受不了,哈小敏见他们居然敢如此亵渎星潭,就知道他们可要自讨苦吃了。
  她想着不由接头看了一眼,想不到那窗边的星潭,此刻竟是失踪了!
  哈小敏禁不住心中一惊,顿时脱口喊道:“老前辈!”
  楼上静静地没有回音,哈小敏又喊了一声,仍然没有回音,她不由秀眉微微一皱。
  这时那南水却在一旁冷笑了一声道:“她走了吧?我们也不去追她。”
  北星对南水的短句,向来是不肯放过的,当时凑近了一步,道:“她走了吧?我们也不去追她!”
  说完这句话,他又退回原处。
  二小两双明亮的眼睛,虎视既既地看着她,哈小敏一时反倒失了主张。
  她望着二小,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到底打算怎么样?”
  南水依然是环抱着双手,用着不屑的眼光看着她,闻言淡淡笑道:“不打算怎么样,只请你跟我们去见少爷去,你要是不去……我们两个也只有……也只有……只有……”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