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白如云 >> 正文  
第二十二回 恶徒受刑 顿开茅塞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二回 恶徒受刑 顿开茅塞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不大的工夫,舱中传出一个粗暴的声音道:“放你妈的屁!我最小的叔叔也四十二了!”
  又听李八斗接口道:“东翁息怒!也许……也许你离乡之后,老太爷又生了一个小的……”
  话末说完,那人又骂道:“滚你娘的蛋!我爷爷死了三十年了,我也曾去上坟,你们家才他妈死人还养儿子!”说着一阵踏步之声,那人已喊道:“那来的小王八蛋,敢如此戏弄我?”
  又听李八斗的声音追着道:“东翁!说不定是远房的……”
  话末说完,只听得“啪!”的一声,李八斗想是挨了一巴掌,怪叫不已。
  那人又骂道:“什么远房,进(近)房?进你娘的房!”
  接着“砰!”的一声,舱门被人一掌打开,出来一个粗壮的年轻人。他穿着一件锦缎的儒衣,边上滚有毛边,显得一派华贵。可是他生得粗眉大眼,虎虎有力,与他的衣着极不相称。
  他身后跟着李八斗,用手掩着脸,歪着个脑袋,一脸的苦相。
  那先前之人就是莫雨秋,他怒气冲冲地跨到船头,用手指着白如云,大叫道:“呸,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如此侮辱你少爷?”
  白如云始终坐着不动,举目笑道:“侄儿,你怎么连尊卑之礼都不懂啦?”
  莫雨秋气得怪叫,便要作势扑来。白如云缓缓站起了身子,用手止住了他,慢吞吞地说道:“莫雨秋,看你也是练武之人,不过还不配与我动手,我此来专为教训你。”
  白如云话末说完,莫雨秋又怪叫道:“小子真个胆大包天,敢捋虎须。”
  白如云双眉一挑,喝断了他,说道:“莫雨秋,我要不现些功夫,谅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过来。”
  莫雨秋一晃身,已然越了过来,小船毫不摇晃,可见他轻功还不错。
  他才一站定,便要动手,白如云突道:“你不用急,老实说,我实在不愿与你动手,现在我们定一个较技的办法,你看如何。”
  莫雨秋昂然笑道:“一切由你,我如不胜,由你处置。”
  白如云笑道:“好得很,我如不胜,蹈江而死!”
  莫雨秋点头道:“好,你说说怎么比吧?”
  白如云问道:“你身上可有玉牌或翡翠么?”
  莫雨秋一怔道:“你问这做什么?”
  白如云笑着由身上模出了一块翡翠,笑道:“你别担心我诈你的财,我自己有的是!
  你再拿一块来,我自有道理!”
  莫雨秋见白如云手上的,是一块极上品的玻璃翠,真可说是价值连城。
  莫雨秋自己虽然也有几块好翠,可是均未带在身上,当下他想起了上月曾送给师爷一块极好的翠牌。
  于是,他转过了头,对着师爷李八斗道:“师爷,你先把我上次给了你的那一块翠牌借来用用。”
  李八斗如中急电,睁大着小眼道:“什么?什么翠牌?”
  莫雨秋大怒,喝道:“什么!什么!别装蒜,快拿出来!”
  李八斗无奈,颤颤地由怀中摸出一个红绸包。
  他极小心地打开,拿出一块翠牌,哭丧着脸,往前移了一步,说道:“东翁!你借……
  借去干什么?”
  莫雨秋喝道:“你不用管!”
  他飞身过去,由李八斗手中取过翠牌,又回到了小船上。
  翠牌一离手,李八斗脸上的光彩几乎失去了一半,他差点没下泪来。
  这时幸亏有两个汉子扶着他,不然只怕要掉船下去了!
  莫雨秋倒是毫不在乎。
  他把翠牌交给白如云,问道:“翠牌已有了,你说怎么办吧!”
  白如云一笑,由舱门上拆下了手掌大的两块木板,把两块翠牌分别放上,含笑道:
  “现在我将木板丢在水面,人不能离此船,要以掌力把翠牌取回,你可办得到么?”
  莫雨秋不禁一惊,那李八斗更是怪叫起来!
  莫雨秋心道:“如果我用掌力,把浪花震起,木板震到船边,我就可将翠牌取回了!”
  莫雨秋想了想,道:“好吧!”
  他这两字一出,李八斗已然流下泪来,呜咽叫着道:“东翁!少爷,这可不是玩的,这是宝贝呀!我的天!哪有这么比武的?”
  白如云及莫雨秋俱都毫不理会。
  白如云望了他一眼,问道:“你可准备好了?”
  莫雨秋将身子走近船舷。
  接着他挽起了袖子,说道:“好了!你丢吧。”
  自如云含笑把李八斗那块翠牌,放在木板中央,轻轻地丢出了七八尺,“啪!”的一声轻响,落在了水面上!
  那翠牌平稳地落在木板上,立即向下游流去。
  莫雨秋料不到白如云会丢得这么远,不禁大急,登时用足全力,劈空一掌,向那木板的旁边打到。
  他的掌力也颇为惊人。
  只听“轰!”的一声大响,浪花将那块翠牌,涌上了七八尺。
  可是离船已有一丈,莫雨秋空白招手,却无可奈何,急得连连顿足。
  等到浪花落下之后,水面上只剩下一块木板,随着流波,极快地向下游而去。
  而莫雨秋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这时大船上一阵乱,只听众人叫道:“少爷,李师爷昏过去了!”二人看时,李八斗瘫在一个大汉怀中,翻着白眼,口角吐沫,已然失去了知觉。
  莫雨秋咬牙道:“送进去!”
  接着转头对白如云道:“该你!”
  莫雨秋虽然失败了,可是他却怎么也不相信白如云会成功,因为这种功夫,根本是他平生没见过的。
  可是这种功夫对白如云来说,可以说是雕虫小技,易如反掌的了。
  白如云冷冷说道:“你注意了!”
  他说完此话,抖手之下,他那片木板,脱手飞出了一丈,落在水上。
  众人看得清清楚楚,板上那块上好的翠牌,随波而下,一直流出了一丈五六时,才听到白如云说道:“你看清楚!”
  只见白如云略微地抬一下手,便见那木板之前,突然涌起一个小小的浪头。
  又听得“波”的一声轻响,那块木板,好似受了一种奇怪的力量,被那浪头弹了起来。
  翠牌立时离板而起,扬上了数丈高,落下之时,恰好落在白如云的掌心。
  这一手奇技,立时使得众人大为惊奇,无不叹为观止。
  莫雨秋大惊之下,他一咬牙,双掌一挫,便向白如云扑了过来。
  他口中怪叫道:“我倒要看你是何鬼怪?”
  白如云一声长笑,喝道:“你好大的胆。”
  只见他长袖微扬,翻臂之下,莫雨秋已经“砰”的一声摔在了船板上,昏迷不醒。
  白如云挟起了莫雨秋,点足之下,已然越到了大船之上。
  船上的人又惊又怒,正要一哄而上,白如云已厉声喝道:“你们可是找死?”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全船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动了,甚至连对他看一眼都不敢。
  白如云冷笑连连,自语道:“这等功夫也敢为非作歹!……你们都在这儿等着,谁也不许逃,不然……”
  白如云说到这里,右手二指向上微微一点,只听得“格咯!”的一声大响,那大船的桅杆,竟被他二指凌空点断。
  众人都被吓得变了色,可是他们却无一人敢动。
  舱内立时大乱,但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个不敢吭声。
  白如云挟着莫雨秋进入舱内,只见布置得颇为华贵,在一桌酒宴之前,正有两个歌姬,缩作了一团。
  那李八斗也醒了过来,正在不住地哆嗦。
  白如云坐下之后,一掌拍醒了莫雨秋,喝道:“在旁边坐下!”
  莫雨秋自知与白如云功夫差太远,只得应命而坐。
  白如云凌厉的目光,射在他的脸上,良久之后,发出了一阵极轻视的冷笑,说道:
  “你这等功夫,居然也能称王,真叫我想不通,难道长江一带,就没有人能治你么?说!”
  白如云的话就像律令一般,莫雨秋不禁低下了头,带愧道:“我的功夫虽然不行,可是我有个亲人,他可厉害得很!”
  他说到这些,立时挺直了腰,好似有人与他撑腰似的。
  白如云间道:“啊?你有靠山,此人是谁?”
  莫雨秋带笑道:“你武功虽高,可是绝非他对手!”
  白如云大怒道:“他叫什么?”
  莫雨秋说道:“他是我表弟,云南龙匀甫!”
  白如云闻言不禁站了起来,变色道:“啊?——你是龙匀甫的表兄?”
  莫雨秋见状,只当自如云骇怕了!当下得意地笑了笑道:“当然是的,这还假得了吗?”
  白如云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说道:“我有急事,本来不想过份罚你,以免耽误我的时间!既然你抬出龙匀甫来吓我,那可怨不得,要好好治治你了!”
  莫雨秋这才知道,说出了龙匀甫,不但不是福,反而是祸。
  他听白如云口气不善,不禁害怕道:“你……你要把我怎么样?”
  白如云不答,命人将蔡哲唤进舱中,详细询问莫雨秋在这一带的所做所为。
  原来莫雨秋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只不过是仗势欺人,搜刮富户的钱财等。
  白如云详细问清之后,点了点头,取过三张白纸,匆匆就写。
  莫雨秋简直不知白如云在弄些什么,但又不敢问。
  白如云写好之后,朗声道:“莫雨秋,李八斗,你们过来!”
  莫、李二人战战兢兢地走到白如云身前。
  白如云望了他们一阵,突然笑了起来,他却伸出两只手,分别拍着二人的肩膀道:
  “坐下!坐下来说话。”
  二人只觉肩头发麻,身不由已地坐了下来。
  白如云慢吞吞地送过了一张纸条,给莫雨秋道:“你先看看,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莫雨秋莫名其妙地接了过来,过目之下,不禁吓得他浑身冷汗!
  原来第一行写着:“铁旗侠白如云判”七个大字。
  莫雨秋不禁心惊肉跳,付道:“完了!原来遇见了他!”
  他强自镇定,看了下去,只见上面写道:
  “莫雨秋,云南省人,三十岁,性别男。
  犯罪事实:仗势欺人,鱼肉乡民。
  判决:八年。”
  莫雨秋惊出一身冷汗,问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白如云冷冷道:“你先不用问,这上面写的有什么不对的么?”
  莫雨秋又低头看了一眼,发出凄惨的声音道:“有……一点,我不是云南人,是河南人!”
  白如云面上没有一点表情,却把白纸取过来,改成了河南,然后问李八斗道:“你也是河南人吧?”
  李八斗颤声道:“是……河南……洛阳!”
  白如云点点头,说道:“倒是个好地方!……多大年纪?”
  李八斗吓得混身发抖,说道:“我……五十二了!”
  白如云提笔匆匆写就,递给了他,说道:“你看看!”
  李八斗双手接了过来,上面写道:
  “李八斗,河南洛阳人,五十二岁,性别男。
  犯罪事实:阴谋害人,助封为虐。
  判决:九年。”
  李八斗看完早已老泪纵横,哭道:“叔爷……我为啥还比他多一年?叔爷!”
  白如云还听他叫自己叔爷,心道:“这人也简直太糊涂了!”
  白如云由他手中取过那张白纸,然后将二张白纸摺好,套在了信封内。
  白如云封好之后,对二人道:“你们已经被我点了‘生门’大穴,半月之内,若不解开,便要惨死!”
  二人听到这里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莫雨秋试一运气,只觉得混身酸麻,心知白如云所言不假,不禁泪下如雨。
  白如云接道:“我已经给你们定了刑期,你们带着书信,到巫山十二峰顶,高呼三声老道,自有人来引接你们。我点之穴,天下只有老道一人能解,解过穴道之后,他自然会带你们入牢。”
  白如云说到这里,莫雨秋、李八斗二人都叫苦不迭。
  白如云又接着道:“你们回去之后,限三天时间,把全部家产散尽,救济贫困之人。
  我这几天就在附近,你们要再耍花样,那可是你们找死!”
  莫雨秋早已深知白如云的厉害,低头道:“今天落在你手,但凭发落,可是日后你莫后悔,我的……”
  他话末说完,白如云一声怒喝道:“住口!我没叫你说话,不准开口!”
  莫雨秋又气又怕,浑身不禁颤抖了起来。
  白如云继续道:“老道的脾气很怪,你们可不能招惹他,不然是准死无疑!另外还有两个小孩子,你们也不可招惹,否则苦头是你们吃,可就与我无关了!”
  白如云说到这里,站起身子,把手上的书信交给了莫雨秋,说道:“我还有事,不能多耽误,你回去把所有的人解散,各散些银两,自谋生活。我短期内不会回去,不过,你们刑期一满,一定可以放你们出来!”
  这时李八斗哭道:“叔爷!”
  他才叫了一声,莫雨秋已怒骂道:“娘的!你还以为他是我叔叔?”
  李八斗这才改口道:“少爷!我没啥错,只是贪点银子,出点主意,平常可连苍蝇也没打死过,就是有罪,也判不了九年呀?为啥比他还多一年?我五十二了,九年下来六十一了,还能干啥呀?”
  他说着竟痛哭起来。
  他的哭声越来越大,白如云虽然匆勿地判了他们的刑,可是他已由众人口中打听得详详细细,知道莫雨秋为恶,大半是出于李八斗的献计。
  白如云怒睁双眼,沉声喝道:“你再哭,再哭我还要多判你一年!”
  吓得李八斗赶紧止住了哭声,他虽然不哭,可是那张脸比哭还难看,如丧考妣似的,还在不住地抽搐着。
  白如云走到他面前,用着比冰还冷的声音说道:“世界上只要有你们这两种人凑合在一起,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我尤其恨你这种奸坏的小人,判你九年,是一点也不冤枉的!”
  白如云说着,转身对莫雨秋道:“你回去以后,把你们俩人的财产完全散尽,然后就可以出发了,若是耽误得久了,可是你们自寻死路!”
  白如云说着出得舱来,飞身回到自己的小船上,回头对大船上的人,厉声说道:
  “今天便宜了你们这群东西,以后我要是再听到你们有半点为恶,便是你们丧命的时候了!”
  船板上的人,在一听到“铁旗侠”三字时,早巳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这时,个个连声应诺着。
  白如云回头对蔡哲道:“扯帆!我们该走了!”
  蔡哲连声答应着,这时莫雨秋及李八斗鲍跟着跑出舱来,李八斗更是跪在船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口中嚷道,“白少侠!我真屈呀!”
  莫雨秋知道除了服刑以外,绝无其他方法了,只得硬撑着,高声问道:“白……少侠,半月之内……”
  白如云知道他心意,不等他说完,便接口道:“半月之内无害,过一天可就不可救了,你们好好记住!”
  这时小船已然扯满了帆,缓缓地移动开去,李八斗急得抓住船舷,哭叫着道:“白少侠……你的判刑可有大赦没有?”
  这时候,白如云的船,已然驶出了数丈,隐隐传来他冷酷的声音:“十年大赦一次,由今年算起!”
  立时,江面又传出了李八斗痛哭的声音。
  白如云惩治了这两个恶人,心中很是高兴,他仍然稳坐船头,观赏江景,对于刚才的事,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蔡哲对于白如云既敬佩又害怕,不时陪笑说上几句话,可是白如云只是应诺几声,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心中却在想自己的事,自从他随秦狸学成了一身奇技之后,除了他师父外,他不相信有任何人能够胜过他。
  可是,料不到连遇高手,龙匀甫的功夫,也不见得比他差,即使差也是极有限的。
  星潭,更是超过他太多了,戏弄他的情形,正如同他以往戏弄江湖豪杰一样。
  他越想越难受,加之在感情上,又受到莫大的打击,更使他变得怪僻起来。
  他望着层层的波涛,忖道:“我这一次到了庐山,一定下苦功,十年,二十年,如果不成奇技我就老死山中好了!”
  “反正,我也是孤独的,得不到任何人的爱,青萍……她也是不爱我的,我真后悔把她掳进山去!”
  他反复地思索着,这些年来,他希望的,他要的,只要他去做,没有不被他获得!
  他相信自己可以得到一切,可是这一次,他所得到的,只是一大堆的烦恼,和那只属于他自己的,独特的寂寞。
  他又想到了他的身世,恶狠的继父——那张残酷的面孔,永远在他的记忆里,泯灭不掉,就是这一张丑恶的脸,使他憎恶世界上所有的人!
  还有他的母亲——那个可怜的女人,生活在恐惧悲哀之中,失去了白如云之后,这些年来,她是如何地生活着?
  这些问题,无一不使白如云痛心疾首,伤心断肠!
  早在三年以前,他就派人去接他的母亲,可是他们已经迁移了,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江风冷冷,阵阵吹向他的身体,他却坠入了往事中,麻木得失去了知觉。
  良久,良久,才听得他低声地自语道:“这些事都来找我做结束的!”
  初冬,漫天飞雪。
  庐山被白雪点缀成银色,耸立着,像是一个永远不会屈服的英雄。
  山麓下有着一排小小的酒店,坐满了食客,他们有的是居家于此,有的是木材工人,但大多数是药材商人,等候着雪小时便要入山。
  这时,在大雪弥漫中,远远地驰来一匹骏马。
  马上坐着一个劲装的青年,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密扣轻衣,头上扎着一块黑缎,身上披着一件灰貂细毛的斗篷。
  他目若寒星,腰身挺直地坐在马背上,如此严寒的天气,他却丝毫没有冷怯的感觉。
  他身上落满了浮雪,可是他却不理会,任它们溶化或结冰。
  马蹄踏着尺许的冰雪,霎那来到酒店之前。
  马上的青年猛然收缰,骏马发出了一声长嘶,人立而起,扬起了大片雪尘。
  马上的人翻身落下,店内灯光照着他俊秀的面孔——他是白如云!
  长途的跋涉,反而使他更有精神了!
  可是,当你仔细看时,他脸上除了原有的冷漠和严峻之外,又多了一层忧郁之色。
  他牵着马,往店前移动了一些,沉声道:“伙计!有喂马的地方没有?”
  店内跑出个三十余岁的汉子,顶着大斗笠,高声叫道:“有!你快进来,马交给我!
  白如云把马交给他,说道:“好好喂它!”
  说着他推门而入,全酒店的入,不禁。—齐把目光投向这个奇怪的年轻人。
  白如云对于他们视若无睹,他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禁吃了一惊,付道:“啊I我身上都结了冰,还不知道呢!”
  他解下了斗篷,抖去了身上的冰雪。
  这时有个小伙计送上一大块毛巾,白如云接过,勿匆把身上拭了一阵,寻了个靠窗口的座位坐好。
  小伙计满面含笑道:“少爷!你远道而来吧?这天可真冷啊!”
  白如云点点头,说道:“你先送壶酒来!”
  小伙计答应而去,少时送来酒及一把热手巾,白如云把手擦拭一下,饮了一杯温酒,腹内立时暖和起来。
  一个孤独的人,总会想到饮酒,在以往白如云是很少饮酒的;可是在他只身走江湖以来,他没有一天不饮酒的。
  他一个人独饮,眼睛也从不向四周的人望一下,好像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一样。
  这时小二送来了热食,含笑道:“少爷!你是住店还是访友?”
  白如云抬了一下眼睛,冷冷道:“我用完饭还要上山!”
  小二似乎吃了一惊,忙道:“这么大的雪,天色马上要晚了,你还要上山?”
  白如云挥手道:“不用你管!”
  小二皱了一下眉,又接口道:“少爷!就算你人受得了,恐怕马也受不了!”
  白如云扬了一下眉毛道:“我的马是千里良驹,你不要小看它!”
  小二连忙陪笑道:“不是的!马的脚力虽好,可是冰天雪地,恐怕伤了蹄子,这匹好马就算完了!”
  小二一句话提醒了白如云,他“啊!”了一声,说道:“你们刚才喂马的时候,可曾看过它的蹄?”
  小二弯腰道:“已经肿了!要是再跑,恐怕要破!”
  白如云不禁紧皱眉头,说道:“啊——我倒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样子今天要歇在这里了!”
  小二满意地笑了笑,说道:“少爷,庐山就算我们的房间最干净,连马房都可以住人,你今天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赶路好了!”
  白如云点点头,问道:“明天早上,马蹄可会好么?”
  小二笑道:“我已经用药水洗过了,没问题,明天一定消肿!”
  白如云含笑点头,说道:“好了!少时你再领我回房吧!”
  小二答应了一声退下,白如云持酒独饮。
  这一路虽是顺江而下,可是,由于他中途管了几件闲事,所以整整地走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他的心始终还在巫山,他每天怀念他的师父,和他一手兴建的那片山庄。
  他也必然地想到伍青萍、哈小敏、龙匀甫,他时常自忖,“青萍现在不知道哪里去了?说不定她已经与龙匀甫成了婚?”
  每当白如云想到这里时,便有一种莫大的痛苦,他实在想不透,伍青萍为什么不该属于他?
  这时,他似乎了解到,悲惨的人生,是由于爱的混乱而造成的。
  深爱着你的,你不爱;你所深爱的,又不爱你……悲剧总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产生。
  这时他一杯在手,愁思深长,越发地排遣不去。
  白如云正在怅然深思之际,突觉一阵寒风拂体,有人推门而入。
  白如云举目一看,心中不禁一动。
  这进来的,是一个年约四旬的书生,生得眉清目秀,一脸的书卷气。
  他穿着一件黄葛布袍,头上戴着一顶黄绒风帽,手拿一把油布伞,意态潇洒,卓然不群。
  他进来之后,只见满酒店的人,一齐都站了起来,含笑向他问好。
  这秀才模样的人,也含笑回了礼。
  白如云心中好不诧异,付道:“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众人都对他那么恭敬?”
  白如云正在思忖之际,已见店主含笑迎了过去,用一块雪白的布巾,扫着他身上的落雪,笑着道:“裴先生,你这么晚了,怎么还下山?”
  裴先生一面谦让着,一面笑道:“胡家大婶病沉了,我看完了病,耽误一下,就回不去了!”
  店主接着笑道:“有你的方子,再重的病也投关系的!”
  裴先生笑道:“她吃过药以后,已经好多了!”
  白如云心中付道:“原来他是一位名医!”
  这时酒店之内,已经坐满了人,店主走到白如云面前,含笑说道:“少爷!在你这儿搭个座怎么样?”
  白如云皱了一下眉头,点了点头。
  于是店主便把裴先生带到白如云的桌前。
  裴先生向白如云含笑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打扰!”这才坐了下来。
  白如云也略微地点了点头,忖道:“讨厌!这人的礼真多!”
  裴先生坐下之后,对店主笑道:“我先喝点酒,今天在这过一夜,等明天再上山!”
  店主笑道:“你的大驾最难留,这一次可是人不留,天留了!”
  他说着含笑而去,这时邻桌的酒客,也纷纷地向裴先生寒喧问好,裴先生忙着应付。
  白如云虽然有些烦躁,可是心中亦颇觉奇怪,打量了他一眼,忖道:“看样子他的人缘还不错呢!”
  白如云又突然想到他住在山上,不禁又望了他一眼,忖道:“他分明毫无武功,怎么也住在山上?莫非是隐士之流?”
  白如云想着,又不禁望了他一眼。
  正好这时裴先生一双含笑的眼睛,也向白如云投来,当他接触到自如云那双明亮的眼睛时,似乎吃了一惊。
  他对白如云笑了一下,说道:“小哥!可是路过这里?”
  白如云用手向上指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上山!”
  那裴先生似乎对白如云的冷漠感到了惊奇,怔了一下,说。道:“这两天大雪,山上的路可真不好走!”
  白如云这时酒饭已然用毕,推桌而起,说道:“我知道!”
  他说完之后,立时转身唤小二道:“伙计!带我回房!”
  自如云无礼的动作,立时引起众人的不解,纷纷议论着。
  可是那裴先生,仍然含笑自如,慢慢地饮着酒,毫不介意。
  白如云在小二的引导下,进入了一间颇为简陋的房间。
  连日来的奔波,这时感到疲惫异常,他匆匆地脱下了衣服,躺在床板上,思索着入山之事。
  宙外急风惊雷,凄凄冷冷,白如云心乱如麻,他不停地想道:“我到了山上以后,决心要把‘两相神功’练成,否则我就不下山了!”
  这个怪僻的年轻人,由于童年时所受的欺凌和打击,养成他“一切超人”的天性。
  他几乎整夜失眠,一直到四更左右,才昏昏睡去。
  所以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满天的飞雪已停,风也减小,可是寒冷依然,但总是一个上山的好天气。
  白如云匆匆漱洗完毕,购买了十日的干粮,备马离了酒店。
  他的生性实在太不合群,他甚至连问路都不肯,只是漫无目地上山而去。
  地上的浮雪,都被冻成一块块的坚冰,马蹄踏在上面,发出了“得!得!”的清脆声响,传得很远。
  由于附近打猎采药之人颇多,所以开了一条山径,直往山上通去。
  白如云策马快奔,沿途有不少的人,大半是趁着雪停下来采药的。
  白如云顺着这条两皮左右的雪径,飞快地向上奔去,他心中想到:“幸亏昨夜雪停了,这些浮雪都结成了冰,不然马蹄又要受伤!”
  马行得很快,越上越高,沿途已无人迹。
  白如云打量四下,只见千树披雪,万物皆白,冰石霜林,一片琼瑶。
  当此美景,白如云不禁心旷神怡,胸襟大开。
  他立时把马的速度放慢,这里已无开好的路,可见再往上就无人走了。
  白如云策马在乱石丛树之问,寻路而上。
  他仰头望了望,顶头一片灰白,山顶在何处,不可见得,一层层的冷气冰屑,随风移动。
  白如云心中忖道:“料不到庐山居然也有此气派,难怪要闻名天下了!”
  白如云正在欣赏山间冬景之际,突听不远处有人喘息之声,不禁吃了一惊,讨道:
  “这里已是山高万丈,怎么还会有人呢?”
  他想着立时带马过去,越过了一排冰石,只见十余丈外,有一个黄衣人,手中拿着一枝竹节,正在慢吞吞地向上攀爬。
  那人正是白如云昨夜在酒店内所遇的裴先生。
  白如云不禁心中一动,忖道:“莫非我看走了眼?他是一个身负奇技的人!”
  那裴先生步履艰难地爬了一阵,坐在了一块大石上休息着。
  这时白如云的马,已然走到近前。
  裴先生抬起了头,望了白如云一眼,笑道:“啊!你已经赶到这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快!”
  白如云点点头,问道:“你也住在山上?”
  裴先生含笑点头,用手指着远方,说道:“还远得很呢!”
  白如云见他双颊涔汗,喘息不已,断定他是不会武功之人,心中虽然奇怪,但他却不发问。
  裴先生又抬头问道,“小兄弟!你上山来作甚?”
  白如云略一沉吟,说道:“我来找药,不久就走!”
  裴先生点了点头,啊了一声道:“啊!原来这样!”
  白如云这时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仿佛觉得,这个读书人的风度,谈吐,都有一股莫大的吸引力,使人乐于去接近他。
  在以往,白如云所接触到的,除了秦狸一类的怪人外,其他的人,在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
  他从没有感觉过这么亲切和自然的谈吐,以及那和善平静的笑容。
  白如云思索了一下,突然说道:“我看你行走不便,我载你一程如何?”
  裴先生似乎有些意外,他望了白如云几眼,含笑说道:“这么说我便打扰了!”
  白如云由马上翻下,扶着裴先生上了马,然后自己也跃了上去。
  裴先生用手指着左方说道:“由左边走!”
  白如云立时带转马头,疾驰而去。
  那文士似乎很少骑马,双手紧紧地扶着鞍桥,身子尚且不住地摇晃。
  他半侧了头,问道:‘小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白如云沉吟了一下道:“我姓白!”
  裴先生点点头,不再说话,白如云反问道:“你呢?”
  裴先生一笑,说道:“我姓裴,叫大希!”
  白如云点点头,又问道:“裴先生在山上住了多久了?”
  裴大希感触颇多地点着头,说道:“二十年了!”
  白如云不禁一惊,说道:“啊!二十年……你住在山上二十年作甚?”
  裴大希含笑道:“不为什么,我只是念书!”
  白如云听了越发奇怪,付道:“他念书为何住在高山顶上?为何不去求取功名呢?”
  白如云虽然诧异,但这些话也不好问出。
  二人沉默下来,裴大希不时地指点路径,于是马儿忽东忽西,越上越高了。
  白如云间道:“快到了吧?”
  裴大希笑道:“还早呢!现在还不到一半!”
  白如云惊异不已,问道:“你住这么高,上下不是太不方便了么?”
  裴大希一笑道:“我难得下山,每三个月方下山一次!”
  白如云啊了一声,又问道:“这山上还有别人住没有?”
  裴大希摇头道:“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二十年来,我从未遇过其他人!”
  白如云暗暗点头,忖道:“他一定遭了很大的变故,灰心之余才住在这里,就像我住在巫山一样。”
  白如云想到这里,不禁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同情。
  他正在遐思之际,突听裴大希道:“啊!大雪要来了,我们快找个避雪的地方吧!”
  白如云说道:“没关系!我们冒雪而行。”
  裴大希笑道:“老弟!山顶可不比平地,非避不可。”
  白如云闻言忖道:“对了,他是个不会武功的人,怎么能比我?还是避一下好了。”
  白如云想着问道:“这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避雪?”
  裴大希略微打量了一下地势,说道:“左边三十几丈,大概有个石洞!”
  白如云闻言,立时带马过去。
  这时天上已然飘下了飞雪,絮絮繁星,满空飞舞,甚是凌厉。
  二人都感到口鼻难开。转过马头之后,白如云一眼望见,果然有一座山洞,甚是宽大,当下连忙策马入内。
  裴大希在白如云扶持下,下了马,笑道:“幸亏遇见了你,不然我受的罪可就大了!”
  他说着不停地搓着双手,坐在一块石头上。
  白如云由革囊中取出一块干布,拭着马身,回头问道:“这场雪要下多久?”
  裴大希摇着头道:“那可说不定,最少是一天,明天早上可能会停一会儿,不过也不敢确定!”
  白如云皱眉道:“那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
  裴大希点头道:“那可不是……我带有干粮!”
  白如云接道:“我也有!”
  洞外一阵急风,吹进了不少雪花,二人连忙向内移去。
  裴大希长嘘了一口气道:“唔——好冷呀!”
  白如云望了他一眼,说道:“你只穿这点衣裳,当然要冷!……我的斗篷借给你好了!”
  裴大希感激地望了他一眼,问道:“那么你呢?”
  白如云解下了斗篷,递了过去,说道:“没关系!我年纪轻。”
  裴大希含笑接了过来,披在身上,笑道:“你这个孩子倒是不错。”
  他话未讲完,白如云双目如炬,凌厉地注视着他,冷冷道:“你不要说这些话,我不爱听!”
  自从白如云离家之后,他对这一类的话憎恶透了!
  以往,当他在继父膝前寄生之时,他用尽各种的方法,去乞求他继父的欢心,希望能换得一两句亲切的话。
  可是他所得到的,只是一连串的:“滚开!小畜生!”
  “小杂种!拖油瓶!滚你妈的!”
  这一类残酷恶毒的话,他不知听了多少,使他纯白幼小的心灵,染上了一块块永远无法褪去的侮辱。
  所以每当他听到这一类夸奖他的话时,便使他痛恨莫名!
  白如云狠毒的态度,使得裴大希一怔,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太不友善了,可是,他却有一种浩然的正气,和一颗善良的心。
  白如云说过这几句话之后,他把身子坐得远远的,痴望着满天的飞雪,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裴大希望着他的侧影,心头突然涌起了一个念头,他忖道:“看他样子,分明是一代奇侠,怎生成这种孤僻的个性,我如,果能够把他感化过来……”
  裴大希想到这里,他微微含笑,把白如云的斗篷丢在一旁,独坐不语。
  他的举动果然使白如云感到奇怪,他回了身,冷冷地问道:“你为什么不披了?”
  裴大希双手抱着膝,悠然地说:“读书人气节最高,我不吃嗟来之食,你拿回去吧!”
  他说着把斗篷丢了过来,然后转过了脸,一眼也不看白如云。
  白如云把斗篷接在手中,心中暗暗好笑,上下望了裴大希一眼,忖道:“想不到这穷儒,居然有这副硬骨头;读书人气节最高……”
  白如云想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凛,“读书人”这三个字,像是一阵急风,吹入了他的心中。
  他记起下山的前夕,秦狸在酒宴之前,所说的话:“……人不读书不能明理,我最惭愧的是,我学问太差,所以你也变得这么怪,以后有机会,你还是要多读书……”
  秦狸的声音犹在耳侧,白如云已然遇见一个出奇的读书人了。
  白如云回过了头,缓缓地问道:“读书人气节最高,难道你是读书人?”
  裴大希慢吞吞地转过了头,说道:“我自幼读书,数十年不辍,比起你练武的年头,可多了好几倍!”
  白如云不禁增加了兴趣,他虽然武功出奇,可是一向对于读书极有兴趣。
  在他所居的“碧月楼”中,他也曾读书习字,可是理论深奥的各种典籍,却不是他所能够了解的。
  白如云望了裴大希一阵,心中不禁想道:“他既是读书人,我何不问他几个问题?”
  白如云想着便开口问道:“你既是读书人,我要问你一问,读书到底有什么好处?”
  裴大希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唇上的短须,又抖了一下袖子,向他拱了一下手,那姿态显得无比的文雅和悦人。
  白如云被他的风采所吸引,那是一种独特的气质,不同于昂然的英雄气概,而是一种柔和的,真情的表露。
  他侵吞吞地咳嗽一声,说道:“读书的好处无穷,第一个长处,就是使人能明理!”
  白如云听到这里,心中不禁一动,付道:“他怎么和师父说的一样?”
  裴大希接着说道:“天地之间,万物皆有理性;人不明理,就不能处世,不能为人,而铸成大错!”
  白如云有些不懂,问道:“我虽没读书,可是不见得不明理,我们学武之人,是锄强扶弱,扶持天地间的正义!”
  裴大希连连地点着头,说道:“一个人不明理,所做的事情便不合理;但做事合理的人,却不见得明理。我现在请问你,你所除下的恶人,难道都是罪有应得?没有一个是冤杠的么?”
  白如云思索了一下,说道:“没有!我都审查得详详细细!”
  裴大希点头道:“好!你可曾去研究:他们为什么会做下恶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裴大希这一句话,使得自如云为之语塞,沉吟不语。
  裴大希—笑,接着道:“如果你去研究他们为恶的原因,这里面就大有道理了,他们有的是环境所迫,有的性情不好,有的陷于困境,身不由己,有的是一时糊涂……等等。
  “所以他们都有可原之处,如果要我相信天下有真正不可赦的恶人,那是办不到的!”
  裴大希的话,引起了白如云莫大的兴趣,他从来没有研究过这些问题,当那些“恶人”犯到了他的手中,他只是由他们表面所犯的罪,去审判他们,却从没有研究过他们的内心和犯罪时的情况、裴大希见到白如云渐渐发生了兴趣,知道时机已到,他又干咳了两声,停了下来。
  白如云等了一阵,见他没接下去,不禁有些焦急道:‘你怎么不说了?”
  裴大希笑笑,接道:“我要说……有些人,生性非常正直;可是过于偏激,他们本身或许有过很悲惨的遭遇,或许受过很大的打击,于是他们的感情就起了很大的变化了!
  “他们恨所有的人。永远孤独地活下去!”
  这几句话,犹如当头棒喝,这个身负奇技,自认百事百对的年轻快士,在这一妻那,竟然产生了一莫大的恐惧。
  他如同一个怀有极大秘密的人,怡且被人揭开,惊恐的程度可想而知。
  裴大希一直留心地观察着白如云的神色,他嘴角带来一丝微笑,准备以一颗真诚的善心,把这个少年奇侠感化过来。
  白如云内心经过一阵短暂的挣扎之后,说道:“那又有什么错?天下的人,有什么值得可爱的地方。”
  裴大希好似惊奇地拍了一下手,说道:“啊!所以说你就该读书,我还记得《墨辩·小取》中有一段话,你可以多想想!
  “盗,人也!多盗!非多人也!无盗,非无人也,恶多盗,非恶多人也!欲无盗,非欲无人也,爱盗,非爱人也,不爱盗,非不爱人也!杀盗也,非杀人……
  “这是墨家最有名‘杀盗非杀人’论,你把它推广,理论贯通一下,必然可得不少启示!”
  白如云静静地听着,仔细地思索,总是不能把这理论彻底理解,觉得似是而非,难以参悟。
  裴大希含笑把这一段理论,详细地解释给白如云听。
  白如云全神贯注,听得津津有味,仿佛他比往日学武还有兴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