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白如云 >> 正文  
第二十九回 少侠仗义 救美赠药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九回 少侠仗义 救美赠药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经过一夜的相处,二女感情显然又和好如初了,她们又试图上攀,可是每一次都失望地落了下来,如果没有人来接引,要想逃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二女本来心中尚存着万一的希望,可是到了晚上,她们终于再次失望了。
  青萍默默坐在蒲团之上,她心中想,老道也许早就走了……自己一时大意,落得身受苦禁,这还不说,却耽误了白如云的性命。
  想到此,她真是难受透了,抬头一看,哈小敏一双明眸,也正自痴痴地看着墙角发呆。
  青萍叹了一声道:“你在想什么?”
  哈小敏脸一阵红,吞吐道:“我是在想,我们两个同时爱上了一个人,该怎么解决呢?”
  青萍征了一下,暗忖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想这些,她对白如云也真是痴心到家了。
  当时不由苦笑了笑道:“还说这些干嘛呀?”
  哈小敏似乎美梦突破,不禁苦笑道:“想想也无妨!”
  青萍心中忽地一动,当时眨着眸子道:“你想的结果如何呢?”
  小敏忽脸色一红,她眸子转了一下,道:“我想……如果可能,我们都嫁给他也无所谓……”
  青萍不禁微笑道:“你愿意么?”
  小敏抬了一下眸子,噘着小嘴道:“谁叫我们同时爱上了一个人呢?而且我们又这么好?”
  说着,忽然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这只不过是空想罢了。”
  伍青萍似有所思地站了起来,她皱着眉头道:“如果我们现在能出去,再能偷到药还来得及,老道也许还在旅店里等我呢。”
  哈小敏抬头看了一下井口,失望地道:“谁会来救我们呢?”
  忽然她吃了一掠,小声道:“姊姊快看,有人来了!”
  青萍不由一喜,忙抬头一看,果见洞口似有人影一晃.只是距离太远了,看不清楚是谁,不过可以断定,那确是一个人!小敏欢喜得紧紧抱着青萍道:“哦,该是来救我们的吧?”
  青萍摇了摇头道:“你先别高兴,我看不一定!”
  二女抬头向上望去,只觉井口光华大增,微微听到一个声音传下道;“下面有人么?”
  小敏立刻紧张道:“是龙大哥……这就好了!”
  青萍不由娥眉微皱道:“是他,不会吧?”
  小敏已跳起来笑道:“是他,一点也不错,我一听声音就道。”
  这时上面又传下声音道:“伍青萍、哈小敏,你们可在下面么?”
  青萍脸色一红,小声说道:“果然是他!”
  小敏已仰头高叫道:“龙大哥,我们在下面,你快点想个法子,把我们救上去吧。”
  无奈龙匀甫内功充沛,他是用“千里传音”的功夫向下发话,而小敏虽然内功也不错,可是要想把话传上去,却是不容易。她扯着嗓子叫了半天,上面的龙匀甫,也听不见她说些什么。
  不过他却知道下面是有人了,遂听他道:“你二人不要急,我救你们上来!”
  哈小敏不由喜得紧紧抱着青萍,连道:“这就好了……这就好了……龙大哥来救我们。”
  青萍这时又喜又悲,她小声道:“他怎会来救我们呢……他……”
  小敏又抬头叫了两声,这一次倒似传入了匀甫耳中,只听他道:“我听到了,你们不要急!”
  遂听到呼啦啦一阵阵绳索之声,只见当空一串黑影闪动着,垂下了绳梯。
  小敏忙拉着青萍.双双由绳索上爬上去,匀甫还在上面道:“要小心一点,不要摔下去了!”
  不一会儿二人已爬了上去,小敏在前,青萍在后,上去之后,早见龙匀甫立在井边。
  他穿着一身黑亮的丝质长衣,背上背着一把长剑,和一个行囊,像是要出行的模样!
  二女上来之后,他苦笑了一下道:“二位受惊了!”
  青萍低着头,小声道:“谢谢你!”
  小敏这几个月,早也和匀甫处熟了,她笑着上前拉着匀甫的衣服道:“大哥,你怎么来的?”
  不想匀甫却往后退了一步,他淡笑道:“不要这样!”
  小敏也不由一怔,匀甫遂淡淡一笑,他道:“我还是下午才知道,所以偷偷放你们出来,要不然我早就来了,二位请多原谅!”
  二女一时都感动十分,都不禁又羞又愧,把头低下了。
  龙匀甫这时一双眸子在二人身上转了一转,深情款款地道:“师父他们也太狠了!
  其实感情这种事,又如何能勉强!”他苦笑了笑又道:“我真羡慕白如云,可是我并不妒嫉他。”
  他说着探手入怀,摸出了一包东西,双手递在青萍眼前道:“这是姑娘想要的东西……
  其实姑娘要是明说,我也一样会设法的!”
  青萍痴痴地接过道:“这……这是……什么?”
  她几乎不敢多看一眼这个诚挚感人的少年,他瞳子里散出的目光,是那么感人和失望。
  龙匀甫微笑道:‘这是冷玉膏,是我从三位师父那里偷来的,足够救白如云的命!
  你收下快去救他吧!”
  青萍接过来,只觉鼻子一酸,禁不住眼泪则喇地淌了下来。
  她哭道:“龙大哥!我太对不起你了……可是你要原谅我……因为我……”
  匀甫低叹了一声道:“我明白……姑娘你不要伤心。”
  他说着眼圈一红,遂后退了一步,目光向小敏一瞟道:“怎么?你也要走么?”
  哈小敏这时也哭了,地点了点头道;“我……是的!”
  匀甫怔了一下,半天才笑了笑道:“这样很好,我心也死了!”
  他忽然顿了顿道:“那么,趁天没有亮以前,你们快走吧!”
  二女只是低着头,谁也没有动,小敏红着眼圈道:“龙大哥你呢?”
  匀甫忽地呆了一下,遂苦笑道:“我也走!”
  青萍忍不住问道:“你上哪去?”
  匀甫一霎那,心中可真有说不出的悲哀,他闪着那双被泪水浸满的眸子,呐呐道:
  “我……我去一个地方。”
  小敏哭道:“你不回来啦?”
  匀甫动了一下脚,叹道:“我放了你们,又偷了师父的药,已犯了本门家法,我自然不敢回来啦……”
  他顿了顿,遂又一笑道:“不过,男儿志在四方,我有一身本事,到哪里也不会饿着我的。”
  他说完了这句话,一时却再想不出什么别的话,二女更是只剩下吸鼻子声了。
  一时唏唏声不绝于耳,远远钟声响了三下,龙匀甫忽然一声苦笑,道:“快走吧,不走快天亮了!”
  二女这才惊觉,慌忙向外走了几步,龙匀甫忽地回过头来,看了小敏一眼,嘴皮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小敏忍不住又问道:“谢谢龙大哥……以后我们要找你,可到哪里去啊?”
  匀甫惨笑了一下道:“也许在镇江金山寺。”
  他忽然脸色一变,忙改口道:“哦!不!不!我以后会去看你们的!”
  哈小敏心中一动,她这一霎时,忽然对匀甫有了极深的感情,不由呆了一呆。
  龙匀甫走到外面,他用手往一条小路上指了一下道:“走这一条路下山最近,恕不远送,我走了!”
  他说着猛然身形一起,已蹿起了五六丈高下,落向了一棵老树之尖。
  二女都不由呆了一下,方要出声,他已再次腾身,消失于沉沉黑夜之中了。
  二女痴痴呆呆望着他的背影,良久,青萍才叹息了一声道:“龙匀甫居然是如此一个君子,真想不到!”
  小敏只是用手在擦着眼睛,青萍看在眼中,心中不禁微微一动,暗忖:“看来,哈小敏倒似乎和龙匀甫之间也有了感情呢!否则她又何至于如此悲伤?”
  当时低低叹一声道:“我们走吧!”
  小敏才似惊觉,微微点了点头,二女遂顺着条小路直扑而下,果然是一条出山捷径。
  途中虽有两三处暗卡,她们都不费力地过去了,因恐被三老发觉,所以一路飞驰,待天亮时,已到了山下了。
  哈小敏途中一直闷闷不乐,有时候谈到了白如云,她才会欣慰地笑笑,可是只要一提到龙匀甫她立刻又神色黯然了!
  青萍对匀甫,虽也十分感愧,可是到底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想起来至多难受一会儿,也就算了,因此她私下揣度小敏的神态,不禁十分奇异,可是她不好说破,她心中不时地想:“如果他二人结成一对儿倒是挺合适的呢。”
  这是她心中的想法,却不好说出,中午时分,她们已来到了老道住的那所旅店之中。
  可是不巧得很,老道昨天已走了,店伙拿过一封信,说是老道留下的。
  青萍勿匆把信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的是:
  “字示青萍姑娘:
  久候不来,忧心似火,惟恐小徒命危,不及见贫道最后一面,是以先返庐山,姑娘不论成功与否,即来庐山一晤为盼!
  秦狸手启”
  青萍看过匆匆收起,小敏却皱眉道:“他写些什么?”
  青萍急道:“他等不及先走了,叫我们赶去庐山!”
  哈小敏把信接过来,又细看了一遍,她苦笑了笑道:“信中根本连我提出不提,如何说是我们呢!”
  青萍不由脸一红,心知小敏又在吃醋,当时不由“噗!”地一笑道:“你呀!你这人真是……人家也不知你也来,要知道还会不高兴?”
  小敏淡淡一笑,说道:“我看也不见得。”
  她忽然眼圈一红,嘴皮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来,青萍惟恐她又想起什么伤心的事来,当时忙催道:“我们快走吧!还要赶多少路呢!”
  小敏也自惊觉忙道:“到庐山的路,你可认识?”
  青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就是忘了也可以问……”
  于是二人匆匆上道,一路上加紧奔驰,看看已快到了庐山。
  笔者乘二女赶路的这段时间,再掉过笔头来,叙一叙那垂危中的白如云吧。
  原来白如云自老道去后,虽然裴大希细心地照料,无奈病势已深,看看已是奄奄一息!
  裴大希采回了几种药,煎熬成药汁,给白如云服下,少缓病势,只见他喘得愈发厉害了。
  这一日天方亮,裴大希轻轻走近他床前,见白如云只不过几天,双目已深深陷在目眶之内,瘦成了一副皮包骨头,不由一阵心酸,差一点流下泪来。
  他见白如云上胸连连起伏着,呼吸甚急,不由轻轻问道:“白兄弟,你感觉如何?”
  白如云张开了眸子,喃喃:“我很好!”
  他随着笑了笑道:“老裴,这些日子里,可把你累坏了!”
  裴大希连连摇手道:“唉!你何必还说这些?……兄弟!你……”
  他强自忍着泪,总算没有流下来,白如云遂看了他一眼,他嘴角兀自带着和往常一样的微笑,道:“你不要难受,放心,我不会这么就死的!”
  裴大希破涕为笑,说道:“是啊!你要死了,我到哪里再去找这么一个好兄弟呢1”
  自如云浅浅一笑,露出编贝的一口细齿,他看了左右一下,裴大希忙问道:“兄弟!
  你想干什么?”
  白如云含笑道:“老裴你坐下……我有话要给你说!”
  裴大希忙拉过一张椅子,一面坐下,一面尚自皱眉道:“你还是尽量少说话,说话伤神的!”
  白如云摇头笑道:“无妨!我要不说,才伤神呢!”
  裴大希心中一怔,暗想以他个性,很少如此过!他要说的,一定是藏在他内心深处的话,到了现在他说出来,足见他自己对于自己的病势,也没有太大的希望了。想着不由黯然地点了点头,佯笑道:“那你就慢慢地告诉我吧!”
  白如云含笑地点了点头,他一双眸子,仰视着屋顶,叹了一声道:“老道去了有几天了?”
  裴大希皱眉道:“有好几天了,大概也快回来了!”
  自如云点了点头,眸子遂即转到了裴大希身上,他苦笑了笑道:“其实死对于我,并没有什么可怕,因为这是每一个人都不可免的!”
  裴大希干笑道:“你是不会死的。”
  白如云点了点头又接下去道:“可是,我却有一件压在我内心,而最感遗憾的事……”
  裴大希一惊,暗忖:“果然我没有料错!”
  白如云遂即叹了一声,说道:“本来,我决心要把这一件事完成的,不论海枯石烂,那怕天涯海角……”
  裴大希张大了眸子,细心地听着,他相当地吃惊,因为由这人口中所说出的话分明是儿女之私,而像白如云如此一个人,居然也会为此而烦恼,这却是令他想不通的了!
  他只是静静地听着,不能丝毫打扰他,白如云眨了一下眸子,无力地又闭上,痛苦地道:“可是,看来,这一愿望是达不到了!”
  裴大希握住他一只手,半笑道:“不会的,你不要想得太多,那是一件什么事?如果必须的话我可以为你去办!”
  自如云苦笑了笑,他摇了摇头道:“那倒不必了,我所以要和你谈话的目的,可是为了要你证实一件事。”
  裴大希怔道:“证实?证实一件什么事?”
  白如云浅笑了笑,他笑得很平静,就像是没有生病的一样,他反问道:“老裴,这几个月的相处,你以为我这个人如何呢?”
  裴大希先是一怔,遂哈哈一笑道:“这个何必还要问?自然是人中之杰了!”
  白如云摇了摇头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你觉得我这个人有感情没有?”
  裴大希注定着眸子,正色道:“你问我,我也就实在告诉你了,你是一个有着丰富感情的人,只是你表现的方式不同,而且你一向不愿随便给人的……”
  才说到此,他觉得白如云,那只抓着自己的手,握得更紧,他脸上带出一层无比的喜说神情,于是裴大希顿了一顿又继续说下去道:“……可是一旦你把感情给了谁,一任天长地久,这份感情都不会变质的,可是庸俗的世人,却不能一一尽自领会罢了!”
  白如云眸子里放出异样的光彩,他含着无比喜悦道:“是的,是的,我要你证实的,也就是这一点。”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道:“人们都常批评我冷酷,说我没有感情,其实我不是那样的,我只是过于偏激而已!”
  裴大希心中感到奇怪道:“到了此时,他又何必把我唤来?只为了强调这一点而已……”
  他心中正在狐疑,白如云遂又张开眸子,道:“你和老道,我生平良师挚友,知我爱我,对于你们来说,我并不遗憾……因为我们相处得很深了,从你们那里得到的也很多了,只是我却什么也没给你们。”
  裴大希摇头笑道:“你给我们的也很多了……你给老道的是‘依赖’、‘骄傲’和‘感情’,而给我的除了以上三种以外,还有‘健康’,这些我们从别人身上,是无法得到的……”
  白如云沉默了一会儿,也许他认为裴大希所说的并没有夸大……
  裴大希说完了这句话,内心十分痛苦,他紧紧握着白如云,道“你把你内心的话告诉我吧!我知道你心中还有未说的话。”
  白如云猛地张开了眸子,很快地在裴大希身上转了一周。遂即苦笑道:“你真是知我至深……裴兄!你可相信,我深深爱着一个人么?”
  裴大希心中虽奇怪,但表面并不现出,只淡淡一笑道:“每一个人,都会爱一个人的……她是谁?”
  白如云停了一会儿,才道:“她名字叫伍青萍,是一个内外都美的女孩子。我……
  很喜欢她,可是……”
  裴大希早巳从老道那里,略知一二,但是他却不动声色,试探着问道:“这个伍姑娘现时在哪里呢?”
  白如云黯然神伤,接着道:“不知道……可是,我一定要找到她……不过,唉……
  这是不可能了!”
  他矛盾的自语着,裴大希心中却在盘算着,老道此行前,也曾说过,一定要设法把这位姑娘找来,不知能否如愿……
  他想着不由一笑道:“天下事,有时是很微妙的,也许过几天,这位伍姑娘就来了!”
  白如云猛地一下坐了起来,道:“她会来?……”
  随着他又同泄气的皮球也似的,又倒了下去,脸色黯然地惨笑道:“你只是这么说说而已!”
  裴大希见他居然一下竟能坐了起来,不由大吃一惊,当时。几乎吓呆了,暗忖:这伍青萍的魔力真大,我的百副灵药都无能为力,只听见她的名字,就能使他一下坐了起来,看来生命之力,有时确是无可理喻啊!
  由此他心中,更暗暗决定,要设法使伍青萍来此和他一晤了!
  他这么想着,一时都没有说什么,白如云喘了一阵,微笑着又说道:“这个女孩子很可爱,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她。”
  裴大希见一提起伍青萍,居然好似令白如云病情减了三分,不由心中暗喜,忙接口道:“她可曾爱你?”
  自如云不由剑眉微轩,裴大希正自后悔不该问他这句话,白如云却叹了一声道:
  “我……不知道!”
  他忽然伸手往怀中摸去,裴大希忙制止他,遂伸手入他怀中问道:“你要拿什么?”
  说着他却拿出了一张发皱叠着的纸,白如云目光一喜点头道:“就是这个……这是她写的……你念一念吧!”
  裴大希慢慢打开这发皱的纸,暗忖道:“原来他竟如此情痴……”
  想着轻轻念道:
  “白云深处曾为客,
  青萍随波任浮沉;
  多情自古空余恨,
  长忆天边一抹红。”
  他不禁微微叹息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白如云这一霎那,眼角已湿透了,他闭着眼睛道:“放回我衣袋里。”
  裴大希依言把这张纸叠好,又放回到他怀中,一时也慨然!
  白如云忽地张开了眸子道:“有人来了。”
  裴大希一惊道:“谁?不会吧!”
  白如云忽地说道:“啊!北星,南水,他们怎会来了?老裴,你快去带他们来吧!”
  裴大希将信又疑地走到门口,往山下望去,果见百丈以外,两个黑影,一路往上驰着,他不由心中一动,暗想道:这白如云真神秘人也,在病中,居然有此听力,以此看来,他“两相神功”分明已成,只是临终竟走火入魔,一待病去,怕天下无敌了!
  想着忙走下了几步,才看清果是一双幼童,一路飞纵着向上扑来。
  二童子年岁均在少年,一路走着,尚且互相说着,可是神色至为仓促,霎那之间,已行到了裴大希身前。
  “请问这里是游剑峰不是?”
  裴大希方自点头,却见另一身材精矮的小孩,喘着上前问道:“请问……请……问……”
  那前行的童子皱眉,回头说道:“唉呀!我已经问过了,你又何必非要再问一遍?”
  无奈那后来小孩还不依,口中几自道:“……游剑峰……此地?”
  裴大希见状直想笑,只是心中惦记着白如云,总算没笑出来,当时点头道:“你们是南水、北星是不是?”
  二人立时一怔,南水点了点头道:“是的!是的!我是南水,他是北星,你怎么知道?”
  说着用手指了北星一下,北星也点头结巴道:“我北星,他南水,咦?你知道?老秀才?”
  这几个月以来,他总算练习得自己也会说话了,这几句话说得裴大希直皱眉,他咳了一声道,“你们别吵,跟我来!”
  南水皱眉道:“我们是找白少爷!”
  北星结巴道:“找……铁旗侠……他是我们的主人,”
  裴大希点头道;“我知道!你们小声一点,他现在正生着病。”
  二小连连点着头,裴大希领着二小直接到了白如云房中,白如云正张着一双渴望的眸子在等待着,他微微笑着点着头道:“南水、北星……”
  南水、北星忽然怔住了,他们简直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瘦弱的人,就是他们的主人。
  终于,他们由白如云的微笑里,认出来了,一时不由大惊失色。
  南水哭叫道:“少爷……少爷你怎么会成这……这样了?”
  北星却一直跪在白如云床前,用沙哑的嗓音哭道:“少爷……少爷……”
  白如云这时也自一阵心酸,他却皱着眉道:“快起来……快起来!不许哭!”
  虽是在病中,他仍然有这种威力,二小双双站了起来,一面抽泣着用手抹着眼泪!
  白如云这时一打量二小,见几个月不见,二小样子也变了,变得又黑又瘦,尤其是头发又长又乱,就好像两个小叫化子一样!
  当时心中十分难受,停了一会儿才道:“谁叫你们出来的?我走的时候,不是关照你们好好看着家么?”
  二小立在床前,用手扶着床栏,只是流泪,吸着鼻子,半天南水才道:“我们想少爷……”
  北星只是点着头,白如云长叹了一声,这时裴大希含笑走过来,对白如云道:“他们两个小小年纪,千山万水,来此已是不易,足见一番热诚,你就不要怪他们了!”
  白如云点了点头,无力地对二小道:“见过裴先生。”
  二人弯腰叫了声,“裴先生。”
  裴大希引手道:“你们不要多礼了,你们怎知主人在这里呢?”
  二小一起开口,最后北星看了南水一眼,小声道:“你……说好了!”
  南水这才一五一十地侃侃道来,裴大希不由连连摇头叹息不已。
  白如云听到后来,不由张大了眸子:“你们见到了伍姑娘?她人呢?”
  南水皱着眉道:“她说她要去给少爷讨药,匆匆就走了。”
  白如云双了一声,自语道:“她这是何苦?”
  可是就在这一霎那,他脸上闪着极度的兴奋之色,裴大希却问道:“这位伍姑娘还说了些什么没有?”
  北星在一边连连道:“有……有……你说!”
  他用手指了南水一下,南水用手搔了一下头,用力地想着,道:“她只是哭……她说都是她害了少爷,我们问她怎么害了少爷,她也不说,光是哭,后来叫我们两个快来,还叫我们告诉少爷,她一定来看少爷。”
  “啊!她要来这里……你说,我还能见到她么?”白如云颤抖着说。
  这句话后来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裴大希安慰他道:“你放心……小兄弟!我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白如云启齿一笑,随即把眼睛闭上,他内心燃烧着极度的兴奋,他确是不能相信自己会死的,因为他是有着强力生命意志的人啊!
  二小扶在床栏边上,眼中浸着热泪,裴大希偷偷对他们摇了摇手,二小遂即止住了抽泣。
  这时白如云竟自入了梦乡。
  半月以来,他都是睁着眸子,与命运抗衡着,裴大希用尽了药力,也不能使他稍睡一刻,想不到这一霎那,他突然睡着了。
  裴大希走到床前,弯腰听了听,面上带着喜色地点了点头,随即轻步走出来。
  二小也跟着走出,南水流泪道:“裴先生,少爷的病要不要紧?”
  裴大希皱着眉,半天才道:“这要看他造化了,不过从他面相上判来,他确实不像是一个短寿的人!”
  北星这时一个人坐在石头上,他痴痴看着山下的白云,眼泪不停地流着。
  他用脚踢着山边的石头,他的脑中惦记着主人的病,小心眼中真有说不出的难受。
  裴大希走到他的身边,叹道:“你们不要伤心了,也许天无绝人之路,我想你主人,一定会有救的!”
  北星擦了一下鼻子,也不哼一声,三人正在临风伤感之际,忽见一个六旬左右的老人,一身青布衣服,他背上背着一个黄布包袱,在眼前出现了!
  裴大希怔了一下,这老人已走至面前,双手抱拳道;“借问一声,有一位铁旗侠白少侠,可是在这里?”
  “不错!是在这里,你是谁?”
  这人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是不错了!”
  裴大希含笑道:“贵客尊姓?来此有何贵于?”
  这人匆匆把背后一个黄包袱解了下来,双手奉上,面带微笑道:“在下奉了三百老人之命,为哈古弦老侠客送点东西!嘿嘿!”
  他干笑了两声,转动了一下黄眼睛珠子道:“白少侠贵体欠佳,在下也不打扰了。”
  裴大希接过东西,心中已有点了然,不觉顿时大喜,他喜道:“贵客请入内少坐如何?”
  这老者连连摇头道:“不坐了……此药一到,白少侠贵恙定必复元。”
  他说着头也不回,扭头就走了;裴大希见他步伐矫健,霎那已消失了。
  裴大希慢慢打开这缎子包袱,只见内中十管斑竹,都有火漆封闭。
  他在鼻子上嗅了嗅,不禁狂喜道:“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一时只觉心花怒放,二小一齐偎上来道:“这就是冷玉膏么?”
  裴大希大笑道:“谁说不是?真想不到三百老人居然如此慷慨,白如云的命是有救了!”
  他匆匆返入室内,当时在白如云床前大声叫道:“老弟!老弟!”
  白如云突地一惊,睁开了眸子,只见裴大希笑得嘴也闭不上的样子,不由动了一下嘴皮子道:“什……么事?”
  裴大希举了一下手上的药道:“老弟!你有救了……有人送药来了!”
  白如云不由眸子一亮,他惊喜道:“老道……来了么?”
  裴大希摇头笑道:“他倒没有来,你绝对不相信,这药是谁送来的。”
  白如云忙问道:“是……谁?”
  这时南水也在一旁笑道:“是三百老人差人送来的,真想不到!”
  白如云本来的笑脸,忽然消失了,他皱了一下眉道:“什么……是三百老人……送来的?”
  裴大希这时已迫不及待,用火在烤着封管的火漆,白如云忽然抖声道:“且慢!”
  裴大希愕了一下道:“是真的呀!”
  他说着由那包袱之中又抽出了一封信,遂即撕开,内中是一张素笺,打开来,只见信中写着:
  “今差人代哈古弦赠上‘冷玉膏’十支,希点收为荷!
  三百老人手启”
  裴大希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哈古弦送的!我是奇怪他们会这么大方呢!”
  说着把药递到白如云面前与他看了一遍,白如云看完之后,却是眉头紧紧地皱着,半天才道:“老裴!我看这事有点不对。”
  裴大希这时已用火烤开了一支,拔开塞子,只见白如浓乳也似的膏汁,正是那万金难求的冷玉膏,不由笑道:“你太多疑了,这药是真的,一点也不错!”
  白如云叹了一声道:“三百老人恨我入骨……他为何会来救我?”
  裴大希也不禁愕了一下,他皱了一下眉道:“可是,这药是哈古弦托他们送来的啊!”
  白如云摇头苦笑道:“哈古弦救我倒也可信,只是这种药经过三百老人的手,就令我大为怀疑了!”
  他这么一说,裴大希也不禁吓了一跳,当时又仔细地看了看那药,摇头道:“可是这药是千真万确的呀!再说……你的病也不能再耽误了!”
  白如云有气无力地望着裴大希,问道:“这送药的人呢?”
  二小在一边道:“走了……”
  裴大希笑道:“这人太客气了,放下药就走了。”
  白如云皱眉道:“他叫什么名字?”
  裴大希被他这么一问,倒是一愕,当时摇了摇头道:“问他他没有说,咦!被你这么一说,我倒真有些害怕了!”
  白如云脸色又恢复为苍白的颜色,他苦笑了一下,道:“所以,这药千万不能用……
  等老道回来,问清楚了再说!”
  裴大希皱着眉,半天叹了一声道:“这可真是愁人了……我却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白如云喘了一阵,他那双无力的眸子不时地转动着,这位一世奇人,却有超人的智力和见解。
  他忽然冷冷一笑,裴大希知道有故,当时轻声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接着,白如云慢慢道:“他们也太把我看低了,我如今已是垂死之人,也不见得就会上了他们的当!”
  裴大希一向是足智多谋,只是他不清楚白如云和三百老人的敌视原因,是以无法揣测这事的真假。
  此时闻言,不由一惊,他安慰道:“你还是闭上眼睛休息吧,这药,我再仔细看看!”
  白如云忽地张大了眸子道:“那送药人一定未走!”
  裴大希道:“他走了……不会吧!”
  白如云苦笑道:“老裴,你书读得太多了,一切都是度之以仁,这些江湖中的人心险恶,你却是不知道!”
  裴大希非常佩服,白如云居然这对,尚有如此的智力分析一件事情。
  当时不由紧张地问道:“那么以你之见呢?”
  白如云微微闭上了眸子,随后又慢慢睁了开来,他徐徐地道:“以我看来……这人定是一武林高手,他一定隐藏在山中,也许……”
  他眨了一下眼睛道:“也许今夜他会来。”
  这一句话可把裴大希吓住了,他是一个不通武技的文人,自然吃了一惊。
  一旁的二小也是一惊,南水立刻咬牙道:“少爷放心,他来了,我和北星两人对付他,不把这小子蛋黄给打出才怪!”
  白如云眸子一扫,他却吓得马上把头低了下来。
  裴大希不由笑道:“对了!有他们俩对付他还不行么?”
  白如云深深地皱着眉毛,这时轻叹了一声道:“老裴你太笨了……”
  裴大希一怔道:“我笨?”
  白如云闭上眼,有气无力地道:“南水、北星虽可对付他,但却不知来人身手如何?
  一举不歼,反倒打草惊蛇!”
  裴大希点了点头道:“可是总比不对付他好呀?”
  白如云接下去道:“现在三百老人尚在假仁假义的暗中下手,一旦抓破了脸,难免亲自兴师,那时试问,我们谁能抵挡?岂非是等死么?”
  裴大希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有理!有理!可是我们总不能今晚上等着他来?”
  白如云黯然一笑,说道:“我们等着他来……”
  裴大希翻了一下眸子,白如云冷冷一笑道:“这人来此,是探我到底死了没有……”
  裴大希不由一拍手道:“啊!我知道了,你只要装死就行了!”
  白如云点了点头:“对了……天一黑,你就布置一下吧……南水、北星穿着白色孝衣。”
  裴大希皱眉道:“这个我知道。”
  他搓了一下手道:“不过,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也许是你过虑了!”
  白如云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今夜他们不来,证明这药就是真,你明日尽管给我服用就是了。”
  裴大希笑了一笑道:“好!我猜他是不会来的……不过,我们不妨小心一点就是了。”
  他站起身来叹道:“这才真是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白兄弟!你的磨难也太多了!”
  他向南水、北星二人点头道:“来!跟我把这里布置一下!”
  二小这时早已怒形于面,出室后,南水向裴大希道:“裴先生,少爷为什么不叫我们对付那老头儿?”
  裴大希笑道:“也不是不叫你们对付,是怕你们一个对付不了,叫那人跑了就麻烦了!”
  北星恨声道:“我抓……死他……”
  裴大希这时到了另一间房中,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匹白麻来,当时比着二小身材,粗针大线地凑合了两身孝衣,嘱咐二小道:“到了晚上,你们就穿上,趴在白如云床边,假装睡着就是了。”
  北星吃吃问道:“少爷呢?”
  裴大希抖抖一块白布道:“把这个盖在他身上,就行了!”
  二小连连点头,裴大希想起一事,特别嘱咐道:“你们要特别注意,要是这贼子敢下毒手,你们就得先下手,千万不要让他下了手,否则就糟了!”
  南水连连点头道:“你放心,决没问题。”
  他对北星道:“北星,我们一人一边守着少爷,这人要是只看看少爷,那我们就装着没事,假使要下手,我们两边摆倒他!”
  北星点头结巴道:“知……知道,我用劈空掌打……他。”
  裴大希又找来了两根白蜡烛,用烛台插上,放在一张案桌子上,又找了四个药盘子摆上,看起来,还真像是办丧事的样子!
  一切都弄好了,还找出一管药来,把药先倒出来,空着管子,放在白如云床边的一个茶几上。
  这时天色已经快黑了,白如云又把二小唤至床前,低声嘱咐道:“我方才想了,这人只要到我床前,看我之后,你们就要设法给他一些厉害瞧瞧,但却要放他回去。”
  二小连连点头,裴大希笑道:“你意思是想叫他回去报信你死了?”
  白如云点了点头道:“是的,这样三百老人就安心了……”
  他说着紧紧地咬了一下牙,恨声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一待我复元之后,三百老人这三个老东西,我岂能饶他们?”
  裴大希见他咬牙切齿的恨态,心中也不由吃惊,当时冷冷一笑道:“依我看,这三百老人定是知道你两相神功已成,自知不敌,所以才想出此一毒计。”
  他遂又摇了摇头道:“不过,我总希望这是假的。”
  说话之间,天色可就愈发暗了。
  裴大希命二小换上了衣服。
  然后才把蜡烛点了起来,把门虚掩上,又用白布放在白如云身上,仅露个头在外,以便随时可拉上来。
  再把灯火一拨小,这份惨相可就十分逼真了。
  二小方才哭过,眼泡还是肿肿的,这倒不用假装就行了。
  他自己却进到里面房中去了。
  为了小心起见,从现在起,谁也不再说话,只是静待着这陌生客的来临。
  可是时间慢慢地过去了。
  桌上的白烛己燃了一大半了,还是一个影子都没有,自如云紧紧地皱着眉毛,暗想:
  “莫非是我多疑么?”
  可是他又不相信三百老人会如此慷慨,他心中不禁又惊又喜,暗忖:“要是我多疑,这药想必是真的!”
  二小各自趴伏在床边,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白如云方自不耐,忽地一阵风过,隐隐传来一声极为细微的声音。
  白如云马上一点头,南水就伸手把他身上白布向上一拉,连头一起益住了。
  二小也遂即闭上了眼。
  白如云本来已离死不远,这时再一挺直闭眼,简直就和死人一样!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