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长剑相思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为情丝纠缠 慧剑难挥脱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七章 为情丝纠缠 慧剑难挥脱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星皎云净。
  空中只是几颗闪烁的星,洒下来的光,亮若烁银,静寂的山岭之巅,甚至于连昆虫的鸣叫声也难以听见。
  这已是关雪羽来到七指雪山的第十四天,也是第十四个夜晚。
  偶尔的邂逅,竟使他有了如此意料不到的丰硕收获。
  今夜,在他面对着眼前这个神秘的瞎婆婆卢幽之际,内心里实在充满了深切的感激与由衷的敬佩。
  这一切太奇妙了,简直无从解释,匪夷所思,他忽然感觉到,这番造就恩情,其重如山,不容稍忘,而事实上,对于这位造就自己的大恩人,他竟是了解得如此之少,确实有更进一步了解她的必要。
  “你进步得很快。”卢幽睁着那一双深邃却实已失明的眼睛打量着他,“我已没有什么好再传授给你的了……”
  顿了一下,她才又道:“这十天以来,我已把我数十年所领获的心得,统统传授给了你……当然,你所学到的只是一种方法,一种心得,但是,这就足够了……只要你肯努力,在今后的数年里遵循着我所传授给你的法则勤习、苦研,哼哼……不出十年之内,我敢说,当今天下,再也难找出一个人能是你的敌手,希望你努力自勉,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我知道,我知道……”
  卢幽脸上显示着前所未见的愉悦道:“你无需对我保证些什么,我的眼睛虽然瞎了,但是我的心却不瞎,自从头一回见你,跟你交谈之后,我就知道你是个足以能让我信得过的人,要不然我不会把我隐藏了几十年的武学心得统统传授给你。”
  微笑了一下,她的样子显得那么轻松:“你还不知道,我对你在暗中确实已考察仔细。每当我传授给你一样新的东西,我都在暗中观察你的反应和领悟之力。如果你不能达到我预期的要求而作出正常的反应,我也会中途停止,改变初衷。但所幸,你并没有让我感到失望……我太高兴了……你猜我心里想到了什么?”
  关雪羽见她一扫苦闷的沉郁,竟然显现得如此开心样子,心里也甚是高兴。
  “我实在猜不出来……难道你要收我为徒?”
  卢幽一笑摇摇头:“我不会强人所难,你已经说过了,你是你们燕家门的第三代传人,不容你改拜外人为师。不过我却有资格收你为我的膝下义子,以后就改口称呼我一声‘干娘’,这倒使得。”
  关雪羽正感平白收受了对方如此大的恩惠,既不能拜其为师,诚不知何以为报,现在听她这么一说,诚然是正合我心。
  当下不再犹豫,一口答应,随即行了大礼,口唤了一声“干娘”,那卢幽竟自热泪涟涟地淌了下来,她一言不发,只默默地点一下头,算是受了对方的称呼。
  关雪羽叩了个头方自站起。
  卢幽道:“慢着,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
  一面说,即见她探手袖内,但闻得锁链声响,即由袖中取出了尺许左右长短的一口弧形薄刀。
  设非是她自己取出,外人绝难看破。
  原来那是一口打制得极具匠心的兵刃,连刀带鞘,通体现出一片灿银颜色,妙在尾鞘之处设有巧妙的细细银链,可以缠扣腕上,刀身连鞘更有一定的凹弧之处,一经贴在手腕之上,即使大力运动,也不愁滑落,刀柄吞口处,设有黑色玉质的按钮哑簧,一经按动,即可如意抽出,确是构思精巧之极。
  卢幽取刀在手,颇有感慨地注视着道:“此刀原是我先师所留下来的贴身之物,在我手里也近一甲子了……可笑的是,我除了暇时拿它来练习消遣以外,至于临敌搏杀,竟是一次机会也未曾有过,也许你留着倒可一展所长,就送给你,权作是见面礼吧。”
  关雪羽迟疑了一下,双手接过来,只觉得入手分量甚轻,料想着刀身必是极为锋薄,当下随即抽开来,顿时眼前展现出一弯银虹,有似灵蛇般闪烁不已,只见刀身中缝,显著的凹下去一道朱红色浅浅印痕,悉知可以刺敌于无知之间,确实厉害得很。
  卢幽道:“你不要小看了它,如果你熟悉了我所传授给你的那些身法之后,再加以运用,便可知道此刀的无穷威力,它更可以会合你燕家的腾挪小巧身法,有时候比一般刀剑更称心如意,它犹有削铁断玉之能,寻常兵刃简直无能招架,正因为这样,我才特别要吩咐你小心使用,但这道理你当然是明白的了。”
  关雪羽一面答应着,随即把这口短刀置于腕袖之内,只往腕子上一贴,不待系上锁链,便已是牢靠十分,使用时只须往袖内一探,振翻手腕即出,至为方便。
  无意之间,得此厚礼,自是心里高兴,便自向卢幽诚挚地道了谢。
  却见卢幽轻轻点了一下头道:“你可以回去了……也许我们的缘分便仅限于此,往后见面的时候,大概也就没有几天了……”
  关雪羽一怔道:“干娘的意思……”
  “傻孩子,这里岂是你能长住的地方?”她忽然哈哈一笑道,“陆青桐把你弄到山上,却成全了我几十年未了的一个心愿……他的原意如何,究竟要怎么处置你,我想应该是到时候了……”
  关雪羽惊得一惊,没有说话。
  卢幽道:“此人刚愎自用,但多年以来,倒也改变不少,已不像过去那么任性,或许会对你网开一面,也未可知。不过,这就要看他心里是怎么个打算了,你却要心里先有一个对策才好……”
  关雪羽点点头道:“我知道。”
  卢幽道:“他的事,我一向从不过问,这多年以来,他也从未向我透露过什么,但是这一次鉴于你我母子情谊,我便不能不过问,他如胆敢向你施以毒手,我便饶不了他。”
  关雪羽道:“事情也许还不至于严重到这个地步,那天我却见这位陆前辈唤你是七姨娘,莫非干娘与他之间有姨甥之亲么?”
  卢幽脸上立时现出了一种不自然的痛苦表情,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再摇摇头,久久未发一言。
  这番表情,立刻使关雪羽体会出来,对方的确有难言之隐,顿时深悔有此一问。
  又隔了一会儿,卢幽才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与他母亲是表姐妹,这倒不是亲的……”
  下面的话,便不再说下去了。
  关雪羽虽有满腹疑团,却也只有吞在肚子里,反倒是卢幽却像为关雪羽的一句问话,勾起来无限感慨,那张白净削瘦的脸上,不时的红一阵白一阵,像有无限忿恚,却又似无边遗憾,真正是波浪汹涌,寸心天知了。
  看见了这番表情,关雪羽越加后悔有此一问,也不便再多待下去,当时起身告辞。
  卢幽忽然苦笑道;“你我这一段缘分,暂时就到此为止了,今后不必再来了,如有特别事故,我自会寻你,你去吧!”关雪羽默默地点了点头,十天来彼此相处,这个卢幽确实是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数十年秘藏武功心得,称得上倾囊相授。如此情义,简直无以为报,这时面临着离别,想到未来再见之时,诚不知是何年何月,心里未免生出一些依依别离之情。一时只管看着卢幽发呆,脚下并无移动之意。
  卢幽一双眼睛,虽不能见,但是她的感触却异常灵敏,加上内心的晶莹透剔,凡事一经忖度,恒常不出八九。
  当时冷冷一笑,轻叹一声道:“一个人心怀感情,不是坏事,只是如果拿来用事,难免优柔寡断,你要记住,凡事要当机立断,一经拖延下去,害人害己,可就自食苦果了。男女之情,尤应小心,切记,切记!”
  未后这两句话,好像是有感而发了。
  关雪羽心里动了一动,应了声“是!”即行向对方拜别退出。
  出得楼外,只觉得四下里寒风飕飕,一经着人,遍体生寒。
  天色虽是异常的黑,关雪羽却能感觉出就快要天亮了,返回到住处,他的一颗心犹自忐忑难安。
  用了好一阵子工夫,才镇定下来,是时当空已微微现出了一些白色,竟已是破晓时分。
  关雪羽正待下榻,却听见了“笃笃!”两声叩门声——想必是冰儿送早膳来了。
  今天似乎来得早点儿了。
  “是冰儿么?”
  嘴里说着,他趋前几步,就势打开了门扉。
  房门开处,门外静悄悄地,竟是没有一个人影。忽然身后风声微惊,像是有人乘隙夺门而入。
  关雪羽这几个月连逢奇遇,刻苦练功,功力不啻早已大有进展,一经发觉不对,鼻子里轻哼一声,左手反手一掌向后直袭,同时身子侧回,“刷!”地一声,已把门户封住了,不欲那人夺门而入。
  那人轻笑一声,竟然未能得逞。但是他身法了得,即使在关雪羽如此紧迫的逼势之下,犹能起身自如。
  “刷!”一声,猝然间拔身而起。
  起势之快,简直不容交睫,紧接着身子向后一个倒仰,“呼噜”一阵疾风,已反身上了屋脊。
  关雪羽那么快的身法,居然未能截住了对方,不禁心中暗暗吃了一惊。
  却因此也激发了他好强的个性,冷笑一声,紧跟着倒卷而起,袭着对方的身势,落了下去。
  这一次对方万难逃开了,在关雪羽紧迫盯人的身势之下,不得不现出了原形。
  关雪羽只当来人不怀好意,加以被对方引逗得无名火起,是以身子一经落下,右手抖处,暗运真力,以“劈空掌”式,直向对手身上劈了过去。
  这一掌真要打实了,就算是对方具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也是吃受不住,他当然还不至于如此冒失。
  关雪羽一掌击出了一半,才发觉对方裙发飘扬,身态楚楚,竟然是位“坤客”,那背影款款动人,分明是极为熟悉的一位故人,心中一惊,猛可里把吐出的掌力中途向后一收。
  对方姑娘恁地身手不弱,回身封掌,就势把身子掠开,转动之间,已是七尺开外。
  “唉唷,好厉害。”
  双方掌力接触之下,由于所出力道势均力敌,顷刻之间,便自化为无形。
  破晓天光之下,照见了来人美丽姿颜,眉秀目清,发密而长,哪里会是冰儿,她是凤姑娘。
  关雪羽缓缓地点了点头,怪不自然地道:“原来是你,凤姑娘。”
  “怎么,不欢迎?”
  美丽的少女,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姿态撩人。她这里长发轻甩,化作一片秀丽云彩,轻飘飘地落向身后,澄波双瞳里,含蓄着“别来可好?”的隐隐笑靥,这么近近地瞧着他,静静地等着他的一句“欢迎”回答。
  关雪羽确是有些出乎意外的惊讶,来山中这么久了,这只不过才见她第二面。
  微笑着,他点了一下头,想说“欢迎”二字,却又不欲出口,只道了声:“请进来说话。”径自转身,越房而过,呼地落身门前。
  面前人影猝闪,敢情凤姑娘竟与他不差先后地落在了一块。
  “几天不见,你的功力像是进步得多了……”凤姑娘略似好奇地打量着他,“看来真的要是打起来,我还不是你的敌手了呢!”
  关雪羽微微笑了一下,他倒不以为对方这两句话是溢美之词,多少日子以来,自己苦心积虑,浸淫于高深武学的探讨,只因为缺少一个印证武功的对手,是以到底进步了多少,或是根本就没有进步,尚还有待证实,现在凤姑娘既然这么说,显然已是肯定了。
  “很久不见了,姑娘你这是从哪里来呢?”
  “我……”凤姑娘眨动了一下眼睛,“你猜呢?”
  似乎每一个女孩子都喜欢叫人家请心里想的,或是没有说出口来的事情,而这种漫无边际的哑谜,十之八九简直是无从猜起。
  关雪羽报以微微一笑,摇摇头表示猜不出来。
  凤姑娘浅浅一笑道:“你当然猜不出来,我如果说出来去了哪里,你一定会得吓一跳,告诉你吧,我去见麦小乔啦!”
  关雪羽果然为之一愕。
  “麦……小乔!你是说麦姑娘?”
  凤姑娘默默地点了一下头,一双澄波双瞳,眨也不眨一下地向对方注视着。
  “你想不到吧!”
  “的确是没有想到。”关雪羽道,“她的近况可好?”
  凤姑娘摇了摇头,关雪羽顿时神色一惊。
  这番神态看在凤姑娘眼里,的确大大的不是滋味,她却偏偏面含微笑,不当回事地举手掠了一下散置在前额的几根发丝。
  “怎么,你可想知道详细情形?”
  关雪羽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她身上的宿毒发作了。”情不自禁地摇摇头,苦笑着发出了一声叹息。
  “可真是心有灵犀,一猜就中了。”
  凤姑娘的眼神兀自瞬也不瞬地向对方注视着,脸上犹自洋溢着微笑,只是笑得怪怪的,一副令人费解的模样。
  “她!要紧么?”
  “怎么不要紧?命都快完了。”
  “只是,”关雪羽正色地向对方逼视着,“我不相信你竟能袖手旁观?”
  凤姑娘一笑道:“笑话,我为什么又不能袖手旁观?难道我一定要管?”
  关雪羽双眉陡地挑了一挑,却又回复原状。
  “奇怪!”凤姑娘说,“你好像生气了。”
  关雪羽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像是自己在告诉自己说:“不,你不是这样的人……
  果真这样,我就……”
  “你就怎么样?”
  凤姑娘的脸上,兀自带着微微的笑。
  “我就看错了你了。”
  凤姑娘轻轻哼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倏地为之消失,猛地自位子上站起来,生气地向外步出。
  她身子方自走到了门前,却又站住,道:“我已把她身上的毒去干净了,你应该放心了吧!”
  一面说,她倏地回过了头,眼睛里交织着的光焰,有如锋锐的利刃,简直是要扎到了关雪羽心里头。
  对于凤姑娘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关雪羽一时呆住了,他实在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有这种突然的强烈的反应,尤其使他惊异的是,她竟然赤裸裸地表露了她的感情。
  那是一种直率的爱,透过她锋锐的一双眼睛,毫不犹豫地传给了对方。
  关雪羽在一霎失措之后,终于恢复了镇定,心里却在警惕着告诉自己一个棘手极难应付的感情纠纷,即将面临着自己,有待自己去解决了。
  面对着凤姑娘似有妒意的眼神,他还是暂时保持沉默的好。
  凤姑娘缓缓回过了身子:“你怎么……不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关雪羽报以苦笑,随即把眼睛移向一边。
  他虽然内外功力俱臻一流,再厉害的强敌,也无能使他当面畏缩,在眼前涉及的儿女私情里,却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初次交锋之下,简直有点害怕。
  低下的眼神,很快地接触到一双女人的脚——一双配有雪白绒球的薄底小小蛮靴。
  紧跟着他的心里一震,抬起头来,凤姑娘敢情已来到了眼前——就站在自己眼前。
  “原来你心里一直都没有忘了她……是不是?”
  “我……”关雪羽莫名其妙红了脸。
  “虽然你是住在这里,但是你的心却一直都在想着她……根本……根本……根本就没我……的份儿?”
  那么要强的个性,竟然也撑不下去了,说着说着连声音都抖了。
  “姑娘你想……左了……请坐下来,先喝杯茶吧……”
  关雪羽这就起身,张罗着去倒茶。
  他的手才摸着了罩在棉套子的暖壶,刚要拿起,即被斜刺探出来的一只手按住了。
  “别给我来这一套。”凤姑娘斩钉截铁的声音说,“我不渴,要喝茶我自己会倒,更不敢劳动尊驾。”
  关雪羽只得收回了手,终于不得不又接触到了那双最怕接触的眼睛。
  这双明媚的大眼睛,现在是睁得又大又圆,在滚动的一层泪水里,犹自锋芒毕露,毫不含糊。
  “好吧……我们现在该是把话说清楚的时候了。”
  两只手往怀里这么一抱,低下来的目神,像是交叉着的一把剪刀,关雪羽正好就在那刀锋交叉之间。说不出的“怨”“恨”“怜”“爱”“妒”一股脑儿的,可全都在那般眼神里表露无遗。
  关雪羽只觉得心里一阵子嗵嗵直跳,那份子尴尬可就别提了。
  要说起来,他可并没有干什么亏心事,这份子别扭纯属多余,只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在基本上她对你好,你无以为报,便是有欠于她了。
  避走无路,图逃无能,站起来不是,坐下来也不是,摇头,点头,都不是……可真难为他了。
  “你怎么不说话?”
  “姑娘又要我说些什么?”关雪羽忽然站起来,匆匆地走向一边。
  “说——”凤姑娘跟着走了过去,“说你到底是喜欢谁吧!”
  这可真是相当大胆的一句话,关雪羽聆听之下,由不住大大地为之吃了一惊,乍听之下,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忽地转过身子来,直直地盯向凤姑娘:“你说什么?”
  凤姑娘赌气问道:“我只问你,我和麦小乔两个人,你到底喜欢谁?”
  说着说着,竟然触动了伤怀,两行泪水突地夺眶而出。红着的一双眼睛,却是瞬也不瞬地直盯着关雪羽的脸上,上胸起伏,呼吸频繁,敢情是十分当真。
  关雪羽冷冷一笑:“我为什么一定要回答……这些?何况……哼……”
  “你说什……么?”
  “何况我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说了这句话,他转身又回到了原来的坐处,坐下来。
  凤姑娘一个人站在那里发愣,只见她紧紧地咬着下唇,自已在跟自己赌气似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
  “不行,你得告诉我……你现在就要想。”
  她又跟了过去,仍然是先前的那个姿势,两只手抱在前胸,那种表情分明是耗上了,今天非得要跟对方见个真章不可。
  关雪羽这一霎,可真是心里乱极了。
  “你又要我……说些什么呢?”
  他的一双眼睛,缓缓抬起来,打量着站立在自己面前咫尺之间的这个绝色佳人,这个女孩子也是救过自己性命的恩人。人非草木,谁能无情?硬要说讨厌她,那可真是矫情之言,违心之论了,其实,他眼睛里含蓄着的光彩,早已把他的内心感情传递过去,然而这并不表示他忘情于麦小乔。
  只是,对凤姑娘来说,这却是不够的,她要的是一句坚定不移的承诺,一份完全属于自己独占的感情。
  “你怎么不说话?”凤姑娘忽然轻叹了一声,“你竟然这么难以……出口?算了……
  我也不再逼你了……”
  一面说,她痴痴地在桌前坐了下来,自己从暖壶里倒了一杯茶。当她举杯自饮的时候,才觉出来那只手在抖,杯子里的茶水,险些溢出来——她苦笑着放下来,用两只手接着这只杯子,感情在心里作祟,紊乱、烦躁,确是苦得很……
  “你可相信?”她缓缓地说着,眼神儿注视着杯子里的茶,“这一辈子,我还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要是有的话,你就是第一个……但是,不幸得很,好像我却比别人晚了一步……”
  说着她就把身子背了过来,却由身边革囊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绣荷包。
  “这是我自己做的,你可别笑……一直忘了拿给你——”
  缓缓地递了过去,却仍然低头,直到关雪羽接过去之后,她才抬起眼睛来。
  关雪羽怔了一怔,喉结动了动,他也并非全不知情,只是生平从来没有领受过这般情谊,眼前的凤姑娘,心中的麦姑娘两个姑娘的影子,纠缠在一块,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每一次想起来,都令他心神不安,也从来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眼前更令他心躁不安。
  “你,这又是何苦?”
  一霎间,心里像是压着了大块的铅,那个绣荷包,敢情是出自凤姑娘的一双巧手,绣制得别出心裁,三色珠花,滚镶的亮片,看上去已是别致好看,再加上银丝穗子,确是不落凡俗。
  荷包里还装着一些日常备急的东西,都是他们金凤堂驰名天下的各样灵药,“续命丹”、“千金油”以及八样能解百毒的不同药品,每一样都用精致不同式样的小小瓷瓶装着。金凤堂灵药,天下驰名,往往为求一粒,苦无门路,想不到一下子却得来许多,对于一个行走江湖,扶弱济危的侠士如关雪羽之流来说,抛开凤姑娘的私情,只是这些药物的本身价值来说,已是万金难求。
  看着关雪羽喜欢,凤姑娘脸上也绽开了笑意。
  “这些都是我平常日子小心收藏的,就拿续命丹、千金油这两种药来说,我爹爹也早已不制,所剩极为有限,就是我要也要不到呢!”
  关雪羽好生过意不去,要退还给她,凤姑娘当然不肯,然后她又一样样地解说着各种药物的不同用法。她这里细细地说,他那里细细地听,偶尔接触的眼波,含蓄着“无猜”的情意,这样的情景饶是“腻人”而大费思忖了……
  话说完了,四只眼睛犹自静静地对看着。
  一片红晕起自关雪羽的脸上,他警惕着忙自把目光移开了,禁不住热血翻腾,全身发燥,好不气闷。
  “唉——”
  重重地叹了口气,站起来在室内走了半转,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电也似的射向凤姑娘。
  “姑娘对我好,燕雪非不知情……日后如有用我之处,只请随时关照,就是为姑娘你而死,我也值得,绝无任何怨言……”
  凤姑娘为之一哂,心里可是又甜又臊,却禁不往对方猛烈的目神的逼视,羞答答地垂下了头儿。
  关雪羽这几句话诚然是肺腑之言,只是凤姑娘如果够仔细,当能听出其弦外之音,那意思分明是在说,不惜为对方一死,却无能共效于飞——只是凤姑娘一时却哪里又能体会出来?
  她几乎有些出乎意外的喜悦,先时的忧怨、猜忌,一股脑儿为之消失,留在心里的只是那股无限的甜……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谁又要你去死来着?”她重绽笑靥地道,“以后不许你再提这个字……知道不?好了,我该走了。”
  关雪羽想不到自己一句话,竟使得她如此开心,原以为又将要生出许多枝节了,却是有些出乎意外。
  他本有很多话要说,既然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就必须交待清楚,好不容易提起了勇气,待得剖明心迹,对方却忽然又要走了,真是捉摸不定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一时只看着她发呆。凤姑娘已经走到了门前,站住脚,回头一笑道:“这些日子,你可是闷坏了吧?放心吧!你就快自由了……我爹这两天就会找你……”
  关雪羽心中一喜道:“是么?”
  凤姑娘缓缓地点点头,蓦地飞红了脸:“他……有事要跟你谈……但是谈些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
  说了这几句,她的脸可就更红了,倏地转身,快速离开,一径地去了。
  关雪羽重新展视对方所送的那个珠花荷包,发觉到里面竟然还有东西,是一块湖青色的丝巾,银色丝线滚着边儿,中间用大红色的丝线绣着些什么。
  “雪羽清赏”“永结同心”。
  这两行字,已是够清晰,接着的一只红凤,不啻代表了这个多情凤姑娘的签名,整个丝巾飘散着淡淡的一种清香,想是用熏香熏过。这个凤姑娘只当她拿刀动剑惯了,哪里晓得她居然还作得一手好女红,而且十足的女儿心思,倒是关雪羽前所未料及。
  然而这一切看在了关雪羽眼里,却没有丝毫甜蜜的慰藉,反倒带给他无比沉重的压迫感觉。
  凝视着这方丝帕,他真个是感慨万千,频频摇头叹息不已,自忖着终将要辜负了对方的这一番情意……
  那是因为他内心的深处,始终忘不了另一位姑娘——麦小乔的影子,这个影子一直无从追溯是什么时候进到他心里面来的,总之,它确已在那里面生根发芽,随着时间的增长,如今已是蔚然成阴,想要连根拔除,谈何容易?
  这么说,并不是表示凤姑娘在他心里就没有地位了,正因为凤姑娘强烈地闯进了他的心扉,才使得他在情绪上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扰,而感到难以适应。
  感情之于人实在有难以理解之微妙,一任你是天大的英雄豪杰,栽进到感情的漩涡里,也只有听凭摆布之一途。一入情关,想要从容进退,便是大费周章,运用慧剑斩断情丝,更是谈何容易?
  站起身来,来回地在这间房子里走着,这可是他出道以来从未遭遇过的难题,可比面临强敌,临阵厮杀更恼人多了。
  天色已经大亮,一片朝阳掠过房脊,洒落在前院里,树上的树枝经阳光一照,纷纷幻作异彩,自此远眺,浩浩云瀚更无一丝流云,但见远山近岭,叠叠相重,顶上白雪亮着灿银,刺得人肉眼生疼。
  君子之异于小人,正因为前者具有坦荡的胸襟意志,后者却常感戚戚,这番道理,虽不能一概而论,却多少标明了大丈夫担得起放得下的磊落胸襟,正是哪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这么一想,果然大见轻松,较之先前,判若两人。
  阳光下,只见冰儿笑嘻嘻地提着食盒,一径来到了近前,请了个安道:“相公早啊!”
  关雪羽让她进了屋子,冰儿一面把早餐摆上了桌子,一面笑道:“我们姑娘回来了,相公你可知道?”
  关雪羽点头,不便说明。
  冰儿道,“刚才我听见堂主跟我们姑娘说话,还提到了相公你的名字来着。”
  “啊——”关雪羽道:“他们说些什么?”
  冰儿嘤然一笑,却又摇摇头:“这……我可不能说,反正是……好事就是了。”又笑了一声道,“到时候少不得还要来跟相公讨赏呢!”
  关雪羽皱了皱眉,心中怔了一怔,他好不容易才把这件事撇开一旁,却不愿为此再次神伤,聆听之下,微微一笑,也就不再多问,只是心里却留下了一份仔细。
  冰儿扯东道西地又说了许多别的,关雪羽却也没心思再去多听,心里却在作一个盘算,权衡着未来的得失。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