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甘十九妹 >> 正文  
十八          双击滚屏阅读

十八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尹剑平想阻止已是不及,不想起动之间牵动伤处,疼得他立刻又躺了下来,暗忖着这个小兄弟必然是找“云中鹤”金步洲去了,那金步洲虽为自己掌势所中,可是看来亦不过仅受轻伤而已,燕姓少年虽然像是个练家子,可是到底能否就是云中鹤的对手,却是难说。一想他极可能去寻云中鹤拼命,不禁心里大是焦急,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情谊作祟,虽然他与这个燕姓少年不过初交,但是情谊之进展,却有一日千里之势,尤其感念他的患难相扶,伤榻关杯,不辞微贱,这些都是最能增进情谊的因素。一想到他的处世不深,可能涉险,尹剑平真有点躺不住,当时勉强坐起来,正待持剑外出,忽然房内人影一闪,燕姓少年去而复返。
  “怎么?”尹剑平倒是松下了一颗心:“你上……哪去了?”
  “真气死人,晚了一步。”一边说,他忿忿地坐在了床角,“那家伙真的住在这个客栈里,只怪我竟是早不知道,白白地便宜了他……哼!”
  尹剑平奇怪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姓少年耸了一下眉尖:“你猜猜怎么着,敢情他跟我还往在一个跨院里,两间房子还挨着,我居然会不知道,你说气不气人?”
  尹剑平一怔:“有这种事,现在他呢?”
  燕姓少年沮丧的摇摇头,气恼地道:“走了,听小伙计说,他连房里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拿,就匆匆地套马走了。”
  尹剑平冷笑一声,没说什么。
  燕姓少年越想越气,站起来在房里走了一转,又偏过头来打量着尹剑平,目光里显现出一片难以割舍的关怀之情,忽然又回过身子坐下来。
  “你何以心情不定?”尹剑平看着他:“莫非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追着这个云中鹤不成?”
  燕姓少年点点头,蹙着双眉道:“当然哪!我好不容易才发现了他的踪迹,却又让他跑了。”
  尹剑平费解地问道:“是为了尉迟太爷的事?”
  燕姓少年又点了点头,只管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打量着自己的一双足尖。
  尹剑平道:“你是想追上他,不让他跑了可是?”
  燕姓少年点点头,看着他轻声责道:“你真聪明,还不是为你,我才又改了主意。”
  “为了我?”
  “因为……”燕姓少年脸上又现出一些红晕:“我记挂着你身上的伤……放不下心!”
  “哦,”尹剑平爽朗地笑了:“我还有什么好记挂的,倒是我担心你才是真的!”
  “你担心我什么来着?”
  尹剑平一笑道:“燕兄弟,你到底还年纪轻,涉世不深,那个云中鹤必然是狡猾之徒,我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哼!你竟然轻视我?”
  “那倒不是,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尹剑平陪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燕姓少年眸子里,交织着那种凌厉,赌气地把脸转过一边。尹剑平看到这里,更不禁暗中好笑,因为对方所显示的一切,在在说明他的童性未改,正想拣几句好听的话说出来逗他开开心,不意燕姓少年却似气已经消了。
  “你可别小瞧了我,”他微微笑着说:“过几天,你的伤完全好了以后,我们比划一下再说,你不一定就胜我多少,信不信?”
  “这一点倒是深信不疑,”尹剑平道:“从你刚才进出来去的身手,就可判断燕兄弟你必然身怀绝技,改天一定要向兄弟你好好讨教一番才是。”
  果然这几句话,立刻使得燕姓少年脸上容彩倍增,先前的一点不愉快,顿时一扫而光。
  尹剑平想起前事问道:“那个为云中鹤套马的伙计,可知道他上哪去了?”
  “不知道,他只说往南边去了。”
  尹剑平想了一下,点头道:“你只管放心就是,他绝不会离开这里,早晚我一定还能见着他,那时他再想脱身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燕姓少年道:“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尹剑平扬了一下手上剑:“就凭着这口‘海棠秋露”他也势将不肯甘心情愿,迟早一定会找上我的。”
  燕姓少年点头道:“对了,我一时竟然忘了这回事了,嗯,这么说,他一定暂时躲在附近,以便寻找机会好向你下手夺剑,哼哼,我倒要看他这一次怎么逃开我的手心去。”
  尹剑平道:“话虽如此说,兄弟你也切记不要露出了痕迹,云中鹤这个人刁滑得很,一个打草惊蛇,只怕再想诱他上钩可就不容易。”
  燕姓少年点头道:“我知道,这个人若是容易对付,尉迟太爷他老人家又岂会败在了他的手上?只恨我刚才晚来一步,要不然你我合力,一定能把他活生生地擒到手中。”
  尹剑平想起方才动手光景,不觉怀疑道:“我听说尉迟太爷失了一件家传至宝,可有此事?”
  燕姓少年微微一怔,轻笑道:“你听谁说的?”
  尹剑平道:“黄昏时分在酒店遇见的那两个人说的,你莫非没有听见?”
  燕姓少年摇摇头道:“我没有听见,想不到这件事竟然也传遍江湖……”
  尹剑平道:“这件事是真的?”
  燕姓少年缓缓点头道:“是真的,老实告诉你吧,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的。
  顿了一下,他略似失望地摇了一下头,又道:“既然事传江湖,再要想追回这件东西,可就难了!”
  尹剑平道:“失落的是一件……”
  “锁子金甲!”燕姓少年道:“尉迟家的传家之宝,也是武林中梦寐以求的一件稀世奇珍!”
  尹剑平道:“可有防身之利?”
  “岂止防身之利?”燕姓少年苦笑一下:“听尉迟太爷说,那件宝物一经穿在身上,水火兵刃皆可无害,武林中人自然会引为无上至宝。”
  “这就是了,”尹剑平冷冷地道:“我是奇怪,何以云中鹤竟能经得往我那一掌,原来身上竟然事先穿有这件宝衣,这就难怪。”
  燕姓少年道:“尉迟家门视这件‘锁子金甲’为家传之宝,绝不甘心落在外人之手,云中鹤有这件衣服,更不知又要做出多少伤天害理之事……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急欲找回这件衣服的道理。”
  尹剑平点头道:“原来这样。”
  燕姓少年看着他,微微笑道:“你这一次不是要专程去尉迟家拜访他们父女吗?”
  “不错!”尹剑平苦笑道:“看来,我来得的确不是时候,只是我却一定要见到他们才行。”
  燕姓少年道:“你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尹剑平点点头:“很重要。”
  燕姓少年眸子微转:“难道一点也不能透露?”
  尹剑平看着他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一下:“我只能告诉你一点,那就是,这件事与那位尉迟姑娘的婚事有关……”
  燕姓少年莫名其妙的脸又红了。
  他站起来走向一边,忽地回过身子:“这么说,你是来迎亲的?”
  “我……”尹剑平喃喃道:“兄弟,这件事我一时很难向你启齿,你还是不要逼我说出来吧。”
  燕姓少年点点头,却笑笑道:“我不问你就是,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以为你还是最好不要提这件事……”
  尹剑平心里明白,却仍然不由自主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燕姓少年看着他,窘笑了一下:“我想在这个时候,那位姑娘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她父亲的,再说,你在人家家门遭遇不幸的时候,来提这件事,岂不是有些不合时宜?”
  尹剑平愕了一下,一时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燕姓少年缓缓走到了他身边,道:“你很失望?”
  “那岂止是失望……”尹剑平频频苦笑,说道:“燕兄弟,你到底认识我还不够深,如果你我情谊结交得够久,你就会发觉到,我是一个很不幸的人!”
  “不幸的人?”燕姓少年缓缓坐下来盯视着他:“为什么?我倒不这么认为。”
  “那是你对我过去的遭遇还不清楚。”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似乎并不能影响你的未来,”姓燕的温和地笑了笑:“你还年轻,人品武功都不错,岂能对未来就丧失了自信?”
  尹剑平摇摇头:“你还不了解我。”
  “我正在要了解你,”他眸子里的确充满了关怀:“我一直对别人漠不关心,但是对你……我却很希望了解得更清楚一点。”
  尹剑平不自觉地与他视线相对,深邃锋犀的目光直直地逼视到他脸上。起先燕姓少年尚能“刘贞平视”,终于抵不住那股锋锐,把眼睛移向一旁。
  “你一直都喜欢这么看人家?”
  “那倒不是,”尹剑平笑道:“我只是对我想了解的人才这么注视。”
  燕姓少年微微一笑,斜视着他:“那真巧,我想了解你,你也想了解我,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尹剑平道:“你问我什么?”
  燕姓少年瞋目望着他道:“你的年岁不大,却有这么一身杰出的武功,着实令人羡慕,而且我可以猜出你出身世家,当然无虑衣食,正是春风得意,锦绣年华,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应该有什么忧虑的,更不会是如你所说的不幸之人。”
  尹剑平苦笑道:“你猜错了,我虽然出身并非贫贱之家,但是却绝对称不上什么世家,再者我的整个少年时光,都充满了荆棘困苦,更当不上你所说的春风得意,锦绣年华……”
  燕姓少年微微一怔,睁大了眸子,似乎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么说,是我猜错……”
  忽然,他脸上现出了一种欣慰,看着尹剑平道:“你能再说得清楚一点吗?”
  尹剑平看了一下窗外:“天晚了,你还不休息?”
  燕姓少年摇摇头道:“不,如果就这样回去,我会整夜都睡不着,反正明天你还不能走,干脆我们就再谈谈,效古人秉烛夜谈也无不可!”
  尹剑平一笑道:“用不了这么久,我的过去也许几句话就可交待清楚,倒是你……”
  燕姓少年道:“我们正在谈你,又怎么转到了我的身上?我倒想知道你的少年经过,以及你的这一身杰出武功是怎么练出来的?”
  尹剑平苦笑道:“要是细说起来,可就一言难尽了,我们长话短说吧,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少年时光确是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曾经发下了一个很傻的意愿,要吃尽人间至苦,学尽人间至功!”
  姓燕的少年瞬也不瞬地盯视着他,微微点点头。
  尹剑平看了他一眼:“谈到学武,我练的门派极杂,先曾入‘行易’‘冷琴阁’‘岳阳’以及‘双鹤堂’学过功夫!”
  姓燕的少年眸子里显现出无限向往倾慕之意!
  “你不要以为那是很惬意的事情。”尹剑平感伤着道:“天下没有一项成功是廉价可以买来的,要学惊人艺,须下苦功夫,这两句老话说得一点也不假,不身体力行,万难体会。”
  燕姓少年点点头道:“我明白……你虽然吃了这么多的苦,如今却也都得到了应有的代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如今回想起来,你不是应该觉得很值得吗?”
  尹剑平点头道:“的确如此,对于过去我从不抱怨,然而……”
  “然而怎么样?”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是一个很不幸的人!”
  “这话太矛盾了,”姓燕的少年道:“不幸的人岂能有这些不平凡的遭遇?”
  尹剑平苦笑道:“这可要看话是怎么来说了。”
  姓燕的以手支颐道:“洗耳恭听!”
  尹剑平轻轻叹息道:“说来也许你难以置信!”
  燕姓少年道:“不,我现在觉得你是一个足堪信任的人,你说的我一定相信,就怕你不愿多说。”
  说话的人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真挚,在久走风尘之后,尹剑平感觉到这是一份可望而不可求的纯情真谊,他对眼前燕姓少年这般垂青的原因正在于此!
  “我不妨告诉你,燕兄弟!”尹剑平喃喃地道:“我刚才所告诉你的这些师门,如今几乎都遭遇到了空前未有的巨大变故,除了南普陀山的‘冷琴阁’尚还未曾波及以外,其他各大门派,如今俱已荡然无存!”
  燕姓少年惊得一惊:“你是说这些门派,都已经遭遇到解体之危?”
  “岂止是解体之危?”尹剑平冷笑一声:“他们已经不存在了!”
  “不存在……了?”
  “这些门派中人,全都死了!”
  “啊?”燕姓少年面色一变:“全都死了?”
  尹剑平点点头:“上至掌门,下至门中各弟子,无一幸免,我是其中唯一的例外,所以,不容我有所抉择了,这副沉重的复仇担子,就落在了我的双肩上,这种情况下,你还认为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吗?”
  燕姓少年那张清秀的脸,渐渐地变得很沉重。
  “果真如此,你的确太不幸了!”他遂即又修改语气道:“并非是不幸,而是太不快乐了!”
  “不快乐的人自然也就是不幸!”尹剑平苦笑道:“非但如此,我自身更是时时刻刻都得加意地提防敌人的迫害,如今我已是仇人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一个明显目标,我必须随时都要提心吊胆,只要略有疏忽就会有性命之忧!”
  燕姓少年秀眉一挑道:“什么人这么霸道?莫非连你这身武功,也应付不了吗?”
  尹剑平苦笑了一下,摇头不言。
  “你怎么不说话?”姓燕的少年道:“难道你仇人的武功有这么高?”
  “的确很高,”尹剑平冷冷一笑:“高不可测!”
  燕姓少年呆一呆,惊惶地道:“是谁?”
  尹剑平摇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燕姓少年“哼”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而是,”尹剑平气馁地道:“敌人显然是一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人物,武功奇高,手段至毒,如果你知道了他们的底细,实在难以想象他们将会对你采取什么样的恶毒手段,这样岂非因我之连累而无辜受害!”
  燕姓少年偏过脸来注视着他,神秘地一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到,那么我就暂时不问就是。”
  说罢他站起身子,缓缓走到尹剑平床前,送上一杯茶:“你方才出血很多,不宜多说话,还是早一点歇着吧,明天我再来陪你。”
  不意尹剑平陡然一翻腕,捉住了他的手腕子。燕姓少年猝然一惊,想要夺开这一只手,竟然一时挣脱不开,情急之下,禁不住涨红了脸。
  “兄弟!”尹剑平看着他着急的脸,不觉失笑:“最起码你也应该有个真名实姓吧!把我的一切都骗出来了,你却是守口不言,这可不行!”
  姓燕的少年,只管用力地挣着手,道:“你……你快放开我,放了我……你这个人……
  真是……”
  尹剑平却不曾料到他竟会情急至此,再者,正因为他情急之下,却暴露出本来的形态模样!目睹着他粉面飞红,纤腰扭摆的这一刹,尹剑平登时有如当头着了一棒!
  “老天!他莫非是个姑娘?”
  这个念头一经兴起,尹剑平顿时有如着了一道闪电般的震惊,心头一惊,抓着对方腕子的那只手,情不由己地松了开来。燕姓少年身子一个踉跄,差一点点跌倒!
  “你……”尹剑平目睹着他,一时如坠五里雾中:“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嘴里说着,忽然触及了自己的赤身露体,登时面色大窘,合起了敞开的上衣小褂。
  姓燕的少年,给对方这么一问,那张清秀的脸,刹间变为雪白,不由一怔,遂即向后连连退着。
  尹剑平倏地翻身下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
  燕姓少年情急之下,霍地夺门就逃,尹剑平再想拦阻,却已是慢了一步,眼看着他已遁身门外,闪得一闪已踏房越门而去。
  尹剑平宛若置身梦中,仁立甚久,才缓缓地坐下来,一颗心有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顿时乱作一团。
  “莫非她真的是一个女的?”
  其实,这是他老早就应该想到的问题,却偏偏到现在才忽然触及,这一刹那,他脑子里全都是那个燕姓少年的影子,细细地一经琢磨,更不禁相信自己猜测不错,顿时他觉得脸上一阵发热!
  如果他真是个女的,那么她会是谁?为什么她会对我如此心存关怀?尹剑平继续地思索着,她到底又是什么居心?
  由于目前大敌甘十九妹是个诡异莫测身负奇技的一个少女,是以对于任何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女,他都心生戒心,再也不敢轻视。
  “难道她是甘十九妹派来刺探我的一个女探子?”
  这个猜测一经触及,登时使得他大吃一惊,可是当他继而冷静地深思下去,却又觉得这一假设难以成立,原因是他实在一点也看不出她对自己怀有敌意。如果她真是甘十九妹差遣而来,对自己怀有异心、只怕自己有十条命,也早已死在她的手上,这一点似可无疑!只是却也不能断定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因为以甘十九妹的诡异莫测,你根本无从去了解她下一步的动向,意欲何为了否则这个姓燕的姑娘又为什么对自己的过去要这么的盘根问底?这里面又显示了什么?这么一想,他原已松下来的一颗心,忽然间又情不自禁地悬了起来!
  莫非她真是甘十九妹派来的一个探子,旨在套问出我的师门经过?如果这个猜测属实的话!我岂非又为无数的过去师门,带来了一番劫难?虽然过去的师门,俱已十九遭殃,荡然无存,但是南普陀山的“冷琴阁”却显然并不曾牵扯在这个漩涡之中,是否将因为自己口无遮拦,将使得此一昔日师门也将为之遭殃,实在是难以预测。想到这里,他实在难以再保持镇定,当下匆匆穿着整齐,携带着那口“海棠秋露”,扶伤步出客房。
  院子里正在刮着风,萧索的竹影,摇曳出夜幕的深沉与清寒。这附近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每间客舍都紧闭着门窗,更不见自纸窗透出的一点灯光。
  尹剑平心情十分的激动,却也有无限的懊恼……
  他的细心与谨慎,每为过去历届师门长者所称许,即使用甘十九妹那等诡异莫测的大敌来比较,以“心智”而论,未始不旗鼓相当,想不到竟然会被一个易钗而弁的姑娘家蒙骗至此,相处整夜,孤灯厮守,进而肌肤相接,居然会不曾早早发觉出她是一个女的,这个脸可是丢大了。他觉得一种被对方戏弄的羞辱感觉!恨不能立刻找到这个冒称少年的姑娘,问问她到底是什么居心?
  心里想着,他已快速地一连翻过了两间客舍,来到了前面院子。
  果然这里看上去,要远较后面客舍来得宽敞安静得多,扶疏的花石点缀相间,在两盏高脚灯之下,别具幽雅景致!这么宽敞的院子里,却只有三间客房,彼此间都隔在十丈内外,看来互不相扰,较之后院拥挤凌乱,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尹剑平站定了身子,打量着面前的二间客房,想不出那个乔装燕姓少年的姑娘,到底住在哪一问。正待挨着次序察看,却见一个小伙计,挑着灯笼正由前面雨道一路走过来,乍见尹剑平吓了一跳。
  “咦?你是……”一面说,这个小伙计上下不停地打量着他:“你不是后院的那位客官吗?”
  尹剑平认识他正是带领自己进入客栈的那个小伙计,当下点头道:“不错,我是来这里找人的。”
  “找谁?”那个伙计道:“刚才走了的一位?”
  尹剑平怔了一下:“你是说那个姓燕的姑娘走了?”
  伙计莫名其妙道:“这里没有女客,刚才走的是个读书的相公。”
  尹剑平道:“不错,就是他,他上哪儿去了?”
  小伙计嘻嘻一笑:“这可就不知道了,今天晚上真怪,前半夜也有这么一位客官,跟这个相公一样,说走就走,都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连天明都等不及,勿匆地套上马就走了。”
  尹剑平心知他说的前面那人,正是那个叫“云中鹤”的大盗,碰巧这两个人,也都是自己所要找寻的,既然已经走了,当然万难追上。一时心里举棋不定。
  那个小伙计却咧嘴笑道:“这前院可比后面安静多了,客人你是不是要搬过来往?”
  尹剑平摇摇头道:“用不着……只休息一会,天明还要赶路。”说完独自转回。
  这一夜,尹剑平思潮起伏,心绪很是缭乱,勉强耐下性子,坐行了一番调息之功,却也因为失血甚多,而难以达到平索境界,恍惚的小睡片刻,天已经亮了。
  不知怎么回事,他脑子里总是念念记挂着那个燕姓姑娘,其实这也只是他的认定,至于对方是否真的易钗而弁,却尚有待未来的事实证明。无论如何,这个人对他有极重的情谊,如果说,她根本不属于甘十九妹之流的人物,那么自己不啻将亏欠了人家一番难以补偿的人情!果真那样,自己对目前的敌视行为,将会感到一种不可饶恕的自责,他渴望着有与她再见面的机会,好使得自己澄清对她的认识与误解!
  天公作美,所幸今天不再下雨。
  对于尹剑平这等行走长途的人来说,像今天这种没有风雨困扰的日子,的确是最理想不过。
  清明甫过,杜鹃新放,路旁杂花生树,莺飞草长,正是一般王孙公子哥儿走马寻春的大好时光,只是尹剑平显然却没有这番兴头。
  虽然论及年岁,他正当青春有为,未尝没有年轻人的好动习性,只是他所经历的一切却有如无数道钢箍,紧紧地束缚着他,使他在近年以来,简直无从安定,甚至于想停下来喘上一口气的工夫都没有。准乎于此,对于一般年轻人的事,无形之中就难以兼顾,进而渐次地疏远。对于他来说,生命只是不断的创新,搏斗,挣扎……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生存,在以往数千个无情的日子里,他都是这么过的,生命里压根儿就没有那种新生的绿春之意。
  农夫们涉着过膝的泥水,在田里插秧,湖泊里,渔夫正在撒网捕鱼。
  岭陌上散飞着成千上万的蜻蜒。
  杨柳树吐满了绿叶!
  草地上有一群牧羊的孩子在跑放着风筝!
  一旁小道上嬉笑着几个头梳发辫的大姑娘,银铃般的笑声,随着和风一次次地吹送过来。
  亭子里飘着酒招子,一个秃顶的老者,守着他的酒坛子,发出破锣也似的卖酒吆喝声。
  尹剑平的马,就在这时飞驰来到近前。想是经过了一段长途奔驰,他胯下的那匹枣红马,累得全身汗下,顺着嚼环直向下淌着白沫!尹剑平勒缰下马,来到亭子里。
  秃头老人不待招呼就为他打了一角清酒,上面咧着嘴笑道:“来来来,先来一角酒解解渴,坐下来歇歇吧。”
  尹剑平接过来喝了一口,点点头道:“嗯,味道不错!”
  “那敢情好!”秃头老人咧嘴笑着道:“这周围二十里内外,谁不知道我马瘸子的酒,是这个!”
  说到“这个”时,他配合着语气挑了一下大拇指。
  “客人你老贵姓?这是往哪里发财?”
  “啊,”尹剑平笑笑道:“我姓尹,打算到凤阳府找个朋友,这里是什么地方?”
  马瘸子伸了一下他那只瘸腿,嘿嘿笑着:“这不就是凤阳府了吗,这地方叫二道沟子,再前走十里,就到了城门楼子了,客人你是去南城还是北城?”
  尹剑平道:“是北城吧!”
  马瘸子点头道:“那就从第一个城门进去,进了门就到了。”
  尹剑平心里倒是踏实了,当下连声道:“多谢,多谢!”
  马瘸子打量着尹剑平骑来的那匹马,摇头道:“这匹马可不行,老了,而且还长了膘,哧,我看连五两银子也不值。”
  尹剑平一笑道:“可不是吗?”
  马老人用力拍了几下手,高声道:“曹小辫儿,你过来一趟。”
  叫了几声,就见由那边草地里跑过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冲着马瘸子道:“马大爷,是叫我吗?”
  “当然是叫你,”马瘸子笑着说:“马大爷给你找几个零花钱赚赚,你乐不乐意?”
  姓曹的姑娘,一身粗布两截衣裤,梳着两根辫子,眼睛挺大挺圆,看上去活泼伶俐,就是大黑了一点。
  听马瘸子这么说,她乐得笑了起来:“那敢情好,您要我于什么活儿?”
  马老头用手一指尹剑平道:“这位尹爷,是个外来客,看见没有,他这匹马又累又饿,你牵过去上上料喂喂水,再拾掇干净给牵回来,人家大爷一高兴,还不赏你三吊两吊的?有了钱,搽胭脂抹粉再买件花衣裳穿穿,好不好?”
  曹小辫儿乐得破唇儿笑了,却又有几分羞涩地把那双大眼睛瞟向尹剑平,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人家是这么说来着……没有?”
  尹剑平忙即道:“偏劳,偏劳,姑娘费心了。”
  马瘸子笑道:“你看怎么样,还不快去,回头财神爷走了,你可就抓瞎啦!”
  姓曹的姑娘这才笑着向尹剑平道了谢,匆匆拉马而去。
  尹剑平不觉向这个马瘸子多看了两眼,算是向他致谢,也像是在责怪他的多事。
  马瘸子哈哈一笑道:“从小没爹没娘,靠着她一个给人家糊婊字画的叔叔拉巴大的,可怜的,你客人说我这个管叫大爷的邻居能不多照顾她一下么?”
  尹剑平听他说话中气十足,声音哄亮。倒是一副老当益壮的架子,不经意的睛眼溜到了他的那只瘸腿上,可就不由得心里动了一下。那条腿,显然是齐着足踝处,像是刀削般的那么利落,少了一截。这倒没有什么稀奇,稀奇的是一般人至多装补一截义足,那补上的义足充其量不过是木头制作的罢了,但是眼前的这个瘸于,那只断脚显然却装了一个纯系钢铁的义足,似乎有异常情!那只钢铁的义足,想是装配有年,磨踏得一片精光,就像是镜子一样的明亮,而且前面的五指部位,因为踏磨经年,磨成了薄薄的一片,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斧锋一般的锐利,用以断薪劈柴都无不可。
  马瘸子发现了尹剑平的那双眼睛,情不自禁地把那只断脚缩了起来。尹剑平也就赶忙移开了眸子。但是,这么一来,他可就情不自禁地要多看看这个人了。
  此人秃脑瓜,黑黑紫紫的脸膛,两道扫帚眉又黑又浓的,紧挨着眉毛下面的一双眼睛,又细又长,倒似有几分神采。身材似乎不高,一身庄稼汉子打扮,蓝粗布两截裤褂,五十六八的年岁,或许六十开外,腰干儿却挺得直直的,丝毫不现询倭模样。
  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尹剑平已是心里有数,那就是这个马瘸子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是个十拿九稳“练家子”,身上必然藏着功夫。他虽然有了这番见识,倒也不思多事。不意这个马瘸子却反倒盘问起他的底细来了。
  “我说这位客官,敢情是一人上路吗?”
  “不错,”尹剑平道:“就是我一人。”
  “嘻,”马瘸子那双细长的眸子,含蓄着几许神秘:“我们这块地方可罕见一个外乡客,客人你府上哪里?”
  尹剑平道:“冀北燕山,老兄你呢?”
  马瘸子一只手抹着脸,深沉地笑着:“不敢,不敢,小老弟世居颖州,土生土长,这一辈子可就没出过皖境,不怕客人你见笑,活了这一大把子年岁,连京里都没去过,道道地地是个土老头儿!”
  尹剑平原是没有心思与他多谈,奈何那个姓曹的姑娘正在为他清理马匹,只得耐下性子等着。
  马瘸子又要伸手为他打酒,尹剑平道:“不用了,我这就要上路,喝多了怕误事!”
  “你客人放一百个心吧,”马瘸子笑道:“我这酒性子最是温和,你客人只要有量,就敞开喝吧,哪怕就是喝上一千杯也倒不了。”
  说着就拿过酒瓢来又要舀酒,尹剑平按住了他的手道:“不用,不用,我不喝了。”
  马瘸子嘻嘻笑道:“再来一碗吧!”
  一边说,他就想挣开尹剑平的手,不意连挣了几下都没挣开,那张黑脸显然怔了一下!
  尹剑平微微一笑,松手站起来道:“那位姑娘大概己为我洗好了马,我也该走了。”
  马瘸子这一回那张脸看起来煞是难看,过了一会儿才算是平和了下来,嘿嘿一笑站了起来。
  “客人你就走吗?”一面说,他用力地拍着手,招呼着那个姓曹的姑娘道:“曹小辫儿!曹小辫儿!”远远的那个叫曹小辫儿的姑娘答应着,就牵着马跑了过来。
  马瘸子担起酒挑子走下亭子;尹剑平忙道:“马老丈,你要走吗?酒钱还没给呢?”
  马瘸子由那个姑娘手里接过了马,嘿嘿笑道:“这马上足了料,看起来精神多了。”
  尹剑平取出了一小块碎银子赏给了姓曹的姑娘,又付酒钱,才由马瘸子手上接过马来。
  马瘸子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刚刚吃饱了肚子的马怕不能快跑,你客人就慢慢骝达进城吧。”
  一面说他那双细长的眼睛,却注意到尹剑平随身携带的两口宝剑。
  尹剑平原有一口“玉龙剑”,如今又由“云中鹤”手上得了一口“海棠秋露”,为恐显眼,他特意用一块布把两口剑缠在一块,背在背后,想不到仍然为这个马瘸子看出了端倪。
  从这些小地方尹剑平越发地看出了这个马瘸子的大悖常情。他遇的事太多了,委实不愿意再另生枝节,当下翻身上马,挥手别过马瘸子,遂即顺着眼前那条婉蜒荒道,一径撒马驰了下去。
  前行有一箭之程,尹剑平马上回视,忽然发觉那个马瘸子人挑俱已失踪。尹剑平对于这个马瘸子的离奇失踪,不禁心里暗自称奇,想一想却又与己无关,当下也不放在心上,拨过马头继续前奔。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