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灯盗 >> 正文  
第九章 两张魔图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章 两张魔图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冷红溪不由微微一笑,他才发觉到,这个瞎子简秋,敢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必有相当的身手,当下诙谐的道:“我的房子已为人烧了,不搬也不行了,简兄大可放心!”
  简秋睁着一双大眼,冷冷的道:“这就是了。冷红溪!我辈人物,习武技,在于行侠仗义,如果自恃武功,打家劫舍,那就失去习武本旨了!”
  冷红溪朗笑一声道:“善恶发乎一心,行事在于一己,小弟行事,只为了无愧自己,别的,又岂管得了许多!”
  那白衣简秋,忽地坐正了身子,道:“我是诚心的劝你!”
  红溪一笑道:“还是不劝的好!”
  才说到此,那简秋手中的细长竹,陡地翻起,直向冷红溪面门上点来。
  冷红溪早已防备他有此一手,当下伸出二指,向着点来的竹上一拨,只听得“嗡”
  一声,那节竹枝,竟如同是一张弓似的弯了过去,枝头反向简秋面上点去。
  简秋微微一愣,面色倏地一沉。
  他手上的竹枝,再次一挥,又像是一条细索似的,向冷红溪腰间缠了过来。
  冷红溪这时已看出了这简秋虽是一个瞎子,可是一身功夫却很了得,不由动了好奇之心,有意试探一下他的身手。
  于是足尖一点,如飞似的,自简秋头上掠了过去。
  可是简秋就好像背后生了眼睛一样,红溪的身子方一沾地,他已迅速的转过了身来。
  冷红溪身子向下一伏,右手并二指,向简秋肋下就点,简秋道:“你休想!”
  左手向外一翻,用手掌向红溪指上切来!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果然高明!”
  身子已像秋风似的飘上了屋脊。
  简秋好似为人戏耍,生出疾怒,当下暴吼了一声道:“下来!”
  说着只见他身子霍地向下一矮,右掌平着向外一推,发出了“轰”的一声。
  冷红溪就觉得一股暴风,直向自己卷了过来,显然这简秋已动了肝火,居然向自己使出如此重手法来了。
  他不由也有些生气,只是再怎么样,对方兄妹,是自己救命恩人,不能也以重手相对!
  冷红溪这时如再稍有迟疑,连人带屋只怕都不能幸兔。
  简秋所发出的这种掌力,足能把这幢茅舍,震成粉碎,茅舍乃是他兄妹本身所有,岂非是太不智了?
  冷红溪有见于此,遂一声冷笑道:“何必动怒!”
  说着端坐屋脊,右掌以八成内力向外一吐,只听“轰隆”一声闷震。
  那简秋不由一连后退了四五步,呼一声,撞在了一棵树上,才算没有栽倒。
  那一幢茅舍,也发出了“吱吱”声响,冷红溪叱了声:“不好!”
  右掌在屋脊上按了一下,才算把欲倒的茅舍定住了,他的身子,在这时候,也像燕子似的飘了下来。
  当时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简秋身边,冷冷一笑,道:“简兄好厉害的气波功夫,小弟拜识了!”
  简秋这时面色通红,两腮鼓出甚多,好似正在运气一般,闻言后,他并不能立刻回答,鼻中只哼了一声。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还是不要急于开口的好!”
  简秋一双白眼翻了又翻,退后了一步,好不容易,才把一口气咽了下去,冷笑道:
  “难怪你如此骄狂,原来果然有些功夫!”
  红溪一笑道:“你那九转气波固是厉害,却是敌不住我的‘乾元真力’,方才如不是我以真力贯入梁柱,只怕这幢房子,已为你气波所毁,那么你们兄妹今夜只好露宿了!”
  语罢又哈哈大笑了几声,退回架下,坐了下来。
  简秋不由脸色一阵通红,他冷笑道:“我自毁居屋,又关你何事?”
  说着陡然转身,“呼”地一掌劈了过来。
  冷红溪双手一按椅把,“嗖”一声窜了起来,只听“叭”地一声脆响,红溪所坐的那张木椅,竟震了个粉碎。
  简秋自知没有击中,冷红溪已落到了藤萝花架之上,他紧咬钢牙,第三次出掌猛袭。
  所施展的,仍然是“九转气波”,只听得一声大震,那藤萝花架,炸成了寸寸碎片,满空飞舞。
  冷红溪长笑声中,身子如同一只凌霄大雁似的向空腾起,足足有十丈高下。
  可是瞎子简秋,似乎能测知他身在何处。
  只见他右手向外一翻,“哧”一声,手上竹杖,已化为一截镖枪,直向着冷红溪腾在空中的身子飞去。
  树林子“哗啦”一响之后,就静下来了。
  良久,没有一点声音。
  简秋先是一愣,过了一会,他才缓缓移动了一下双足,身子一阵颤抖。
  他讷讷的自语道:“噢……他死了!我……”
  自语至此忽地双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面上现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道:“天啊……
  我真该死,我……我作了什么事啊!”
  说着他跳起来,直向那片树林中扑去,他用双手摸着每一棵树,面颊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口中讷讷的呼唤道:“冷兄……冷红溪……”
  “这时候,一只手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道:“简秋,我还没死呢!”
  简秋猛地转过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道:“噢……”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如非你这点恻隐之心,只怕已死在我掌下了!”
  说着把手上的竹枝,还到他手中道:“拿去你这要饭的棍子。”
  语毕转身而去,简秋这时面部肌肉连连的抽动着,又羞又愧,又气又惊,他赶上一步,道:“冷兄……”
  冷红溪转过身来,微微冷笑道:“怎么?你还要打么?”
  简秋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
  红溪微微一笑道:“那么,你又有何事?”
  简秋冰冷的面颊上。带着羞惭,道:“红溪兄,你是我所遇最厉害的人,你的武功高深令我钦佩!”
  红溪一笑道:“你过奖了,我想,你若非双目失明,武功不会在我之下。”
  简秋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双目即使不瞎,也绝非你的对手。”
  说着双眉微敛又道:“你是我生平仅见的一个奇人,你的功力太强、太玄,有一种超乎自然的力量,我认为,在一个现实环境里,是不能达到的。”
  冷红溪不由默然了,他脸上现出了一个钦服的笑容。
  这是他所听到过、一个最真切深入的对他的分析。
  简秋又接下去,道:“你的掌力充沛,可盖八方,先师曾说过,气机通二眼,可盖上下,通四穴而达左右,开先天而抵六面,走四服伏先天而改六合!”
  说着,他紧紧的抓着红溪一只手道:“你……竟然已达到了最高之境界,真正令人难以置信,请问冷兄你今年……”
  冷红溪一笑,道:“你的见识卓绝,令人佩服,只是这个天底下,有一些事情是违乎常理的,人的意志力量,可以化不能为能,简恩兄……”
  他有些激动的晃了晃手,道:“只要你有毅力,像我如今这种成就,是不难达到的!”
  简秋怔了一下,讷讷道:“你学会这一身功夫,如此运用,岂不可惜?”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你怎知我是如何的运用?”
  简秋不由脸色一红,冷红溪叹息了一声道:“不打不相识,今日一打,我们倒成了朋友了,简兄,我告诉你,我学这一身功夫,只是为了执行一项任务,舍此,别无所求!”
  简秋冷冷的道:“总不会是劫狱杀官吧!”
  冷红溪叹了一声,道:“恩兄你误会了,我这一身本事,是为了复仇,我恨牢狱,是有原因的!”
  二人谈说着,来至舍前,各自落座,简秋很注意的去听他想急于知道的下文。
  风从树梢上吹下来,地上的小草,被吹得一齐弯下身子,简秋的雪白衣衫,也在轻轻拂动。
  他是个十分英俊的人物,长长的眉毛,笔直的鼻梁,那双眸子,如果不说出来,你一定不知道他是一个瞎子。
  冷红溪看着他,不由低低叹息了一声。
  简秋似有所悟,一笑道:“一个人双目失明,倒少了不少的纷忧,所谓目不见、心不烦!”
  冷红溪好奇的问道:“这里,只有你兄妹二人?”
  简秋点了点头,冷红溪又问:“别处还有亲人么?”
  简秋冷峻的面上,浮出了一丝苦笑,道,“自然是有!”
  冷红溪忽然发现自己是多么失检,去打听人家不愿说出的事情,是最不识趣的,这就好像别人来打探自己是一样的可恶!
  他想到了这一点,就不再多问了。
  简秋这时笑了笑道:“七妹下山,八成是抓鱼去了,也应该回来了!”
  一句话提醒了冷红溪,当时转头向岭下看去,却见一条人影,疾行于山道上,已距岭上不远。
  果然是简春浓,只见她头戴一顶平顶宽边的大草帽,上身是笋色的小袄,下着八幅风裙,身形之巧快,有如星丸跳掷,霎时间已来到了舍前。
  只见她右手拿着一支银色鱼叉,左手则提着一个柳条串儿,串着四五条尚在蹦跳的鲜鱼。
  她看见了冷红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你好些了?”
  冷红溪深深一拜道:“多谢姑娘,我已全好了。”
  简春浓提了一下手上的鱼串,道:“我们这乡下地方,没有什么好菜待客,我钓了几条鲜鱼,冷兄也好下酒!”
  红溪一笑道:“姑娘盛情,怎好打扰?”
  简秋这时在旁微微一笑道:“我这妹妹,最是刁顽,今天居然也会有此好心,真是难得!”
  话落朗声大笑了起来,春浓偷偷看了红溪一眼,面色一红,扭了一下身子道:“哥哥……”说着就跑进去了。
  简秋又哈哈一笑,道:“冷兄,我妹子的‘豆鼓辣鲫’最是拿手,你等一会一吃就知道了,只是冷兄,你与我兄妹结交,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呢!”
  冷红溪怔了怔,哈哈一笑道:“俗语说,为朋友两肋插刀,简兄有话但说无妨,就是要冷某我这颗人头,冷某也不会令你兄妹失望!”
  说罢又朗笑了一声,真个是气吞山河。
  简秋闻言似乎一阵激动,道:“冷兄言重了!”
  他站起来笑了笑道:“冷兄快人快语,果然是条热血汉子,我倒是大大的失敬了,请受我一拜。”
  说着当真就要拜下,冷红溪忙把他扶住,道:“恩兄要是如此,就太不够意思了,不知有何差遣,但说无妨!”
  简秋缓缓坐下了身子,突然摇摇头道,“有关我兄妹的奇特身世,不说也罢!”
  他一面说着,一面翻着那双看似有神的眸子,连连苦笑不已,冷红溪立刻就想到对方兄妹,必有什么难言之隐,人家不肯说,自然不便多问。
  当下就把话题扯开,又谈了一些别的,这时简春浓已自房内走出,笑向二人道:
  “饭菜俱已齐备,请吃饭吧!”
  说着走过来,拉住简秋手上的竹枝,向红溪极为多情的一笑,冷红溪不禁一阵面热,顿时就把脸转向了一边。
  入室落座之后,红溪见桌上的莱,是一盘豆豉鱼,一盘烧豆腐,一盘干焙笋干,还有一盘是甜莱,是用冰糖浇炸的“拔丝山药”,正中的汤,是笋片、香菌、冬菰、豆苗、黄菜、白菜合煨成的,看上去颜色甚美。
  这四菜一汤,虽不十分名贵,可是出自姑娘的玉手,却看起来好看,闻起来好闻,令人垂涎三尺。
  冷红溪不由赞道:“简姑娘真个好手段。”
  简秋这时落座之后,只用鼻子闻了闻,就笑道:“这四菜一汤大致不差,只是笋焙得过老了!”
  春浓瞟了红溪一眼,笑哼道:“你就少挑剔一点吧,哥哥!”
  冷红溪微微吃惊,因为那简秋,只凭嗅觉的能力,竟能判出有几个菜,甚至还可知道它的火候,不由笑道:“简兄,你虽失明,看来却甚于有目呢!”
  春浓笑道:“他呀!鼻子才精呢!别打算瞒他一点!”
  简秋突转不悦,嘿嘿一笑。道:“当着高人面前,我岂敢放肆!”
  说时,那张白脸上,更现出一片秋霜,春浓忙向红溪递了一个眼色,摇了摇手,又指了指眼睛。
  红溪立刻会意,知道这简秋,不愿别人提起他伤心之事,自己无意间说到他失明,定是已触到了他的隐痛,当下就缄口不再多言了。
  简秋本是情致很高的,自此以后,却就神色黯然,一言不发,只顾低头吃饭。
  简春浓明白这位兄长的个性,知道这顿饭他是闷定了心中好不遗憾,只得勉强找些轻松的话题,与冷红溪谈说着。
  简秋吃了两碗饭,道了声:“冷兄慢用!”
  就起身退去,春浓待简秋走后,微笑向红溪道:“我哥哥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要介意!”
  红溪剑眉微轩道:“令兄武技高强,为人正直,不愧是一位侠士,姑娘有兄如此,也值得骄傲了!”
  春浓慨叹道:“只可惜他的眼睛……”
  冷红溪道:“我看令兄瞳子灵活光采,无异常人,不知病在何处?还能挽救么?”
  春浓苦笑了笑,道:“救是有救,只是……”
  美目中涌现泪光,伤感的道:“我哥哥是五年前,为一恶魔以化风毒针所伤,针中二目、就此失明,他本是一个十分风趣诙谐的人,如今却变得脾气孤癖,不可理喻!”
  红溪放下碗筷,冷然道:“我这次绝处逢生,幸为姑娘所救,令兄亦对我有恩,方才令兄曾言,姑娘有事相托,尚请明言,我必尽力报效!”
  春浓不由面色一喜,道:“真的?我哥哥已对你说过了?”
  冷红溪摇了摇头,道:“令兄只言有所相托,并未说明为了何事!”
  简春浓一双瞳子平视着红溪,笑道:“既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们想向你借一样东西,不知你可会答应?”
  红溪一怔道:“什么东西?”
  简春浓摇头笑道:“你不会答应的!”
  红溪道:“姑娘但说无妨!”
  春浓面色微显尴尬,低头绕了一下裙带,方抬头正色道:“我们想向你借那枚‘两相环’一用,可好?”
  冷红溪怔了一下,点头道:“我这条命,都是贤兄妹所救,小小一枚指环又算什么?
  只是那枚指环刻下并不在我的身上,却如何是好?”
  春浓不由面色一黯,苦笑道:“我知道你是不肯借的,这也没有关系……”
  冷红溪剑眉一扬道:“姑娘你这就错了,莫非不信我说的是真话么?”
  简春浓轻叹了一声,道:“冷兄有所不知,想那两相环,乃是武林中一件至宝,人人均欲得之,就是冷兄不肯借用,我兄妹也无怨怪之理,只不过我哥哥的眼睛,永生不能复明罢了!”
  冷红溪一惊道:“这是为何?”
  简春浓黯然道:“两相环内所载的两位前辈,据说尚有一人在世,我哥哥的眼睛,乃是这位老前辈的一个弃妾所伤,当今天下,除了那位老前辈之外,别无救主。”
  冷红溪闻言点了点头,道:“既是如此,我一定设法讨回那枚戒指就是。”
  春浓微愕道:“如此说来,那枚戒指,当真不在你手上了?”
  冷红溪冷笑道:“我生平绝不说谎!”
  春浓怔了一下,叹道:“听我哥哥说,这枚戒指不可轻落人手,否则被人得了先机,就无足为贵了!”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姑娘可知道玉鹰、雪雁二位姑娘么?”
  简春浓点了点头,道:“怎么不知,那位雪雁姑娘还跟到你半路呢!”
  冷红溪哼了一声道:“我那枚两相环,就是为那玉鹰取去。只怪我当时太自负了,不然她又岂能由我手中把东西拿去?”
  简春浓秀眉微颦,道:“这婢子和那古墓老人,似乎已分道扬镳,如果那指环一直在她手中,倒也不足为虑,只怕落入那老头儿手内,就堪忧了!”
  红溪知道她所指的古墓老人,必是莫环,当下双眉如戟似的立了起来,冷冷一笑道:
  “姑娘放心,那枚戒指既然如此神秘,我必定找回来相赠,以谢贤兄妹救命大恩!”
  简春浓一双明澈的眸子,直直的注视着他,似有无限深情,她嫣然一笑,道:“我只是愿意救你,可并未望你报恩!”
  说话之间,忽闻室内传出了呻吟之声,冷红溪不由吃了一惊,道:“这是怎么了?”
  简春浓轻叹了一声,道:“是我哥哥,他眼睛里的毒又发作了!”
  红溪讶然道:“他不是已失明五年了?怎么到如今还会有此情形?奇怪!”
  春浓苦笑道:“冷兄不必担心,其实这已是他的老毛病了,这五年来,他都是如此忍受过去的,半个时辰后就好了!”
  冷红溪道:“这太可怕了,姑娘,我可以助他一下么?”
  说着站了起来,直向室内行去,简春浓忙追上,道:“你要小心!”
  冷红溪不解的回过身来,简春浓小声道:“我哥哥最不愿人家这时见他,你想看看,请随我来,千万不可让他发觉,他是翻脸不认人的!”
  冷红溪点了点头,当时就随着简春浓绕至室外,简春浓又小声道:“他的眼伤每天午时都要发作一次,每一次都要半个时辰左右,他这时的样子很难看,你不看也罢!”
  冷红溪摇头道:“看看无妨!”
  简春浓叹了一声,向房顶上指了一下道:“你绕到后面,房顶上有一天窗,当可看见一切,只是千万不要为他发觉!”
  冷红溪点了点头,纵身而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用“踏雪无痕”的轻功绝技,走到了后檐,果见房顶上支有一个小小的天窗!
  这时,他更可清晰的听见一声声的呻吟之声,自窗内传出,那声音,似乎较方才更为痛苦了。
  冷红溪轻轻伏下身子,室内一切,尽入眼底。
  这时只见那简秋全身上下脱得赤裸裸的,仅仅在腰眼之下,围着一块绸巾,全身汗下如雨,正以中食二指,用力的点在双目之上。
  那种情形看起来,就好像是想把自己的一双眸子挖出来一样。
  他是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之上,面前放着一个黑色的瓦罐,罐盖是开着的,内中装着一种黑色的丸药,每一粒都约有黄豆大小。
  简秋似在忍受着一种极度的痛苦,他虽是盘膝坐着,却战抖得很厉害,口中更是不住的发出呻吟之声。
  似如此约有小半盏茶的时间,他整个的脸上,又现出了一片紫色,全身也抖动得更厉害了。
  冷红溪目睹如此情景,不禁同情心大起。
  他猜想,简秋此刻正是以内家的“阵魔”气功,在与藏在瞳子内的剧毒苦撑,那呈现在面上的紫色,也就是瞳子里的毒汁。
  只是,他始终无法把这些毒汁逼出体外,反倒使自己更痛苦了。
  这样又过了甚久,只见他伸出一只战抖的手,自罐内摸出了几粒黑色药丸,塞入口内,那紫黑色的脸,才渐渐恢复如前。
  这时,他的呻吟声,也才由大而小。
  简秋就像是大病初愈似的站起了身子,用一大块布巾,擦着身上的汗,似乎很是疲倦,不久,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这是残忍的一幕,冷红溪几乎看得呆了。
  他那铁石的心肠,忽然也变得软了,想不到人间竟然会有如此惨厉的酷刑。
  一个由痛苦深渊侥幸走出来的人,是最能同情和体会另一个人的痛苦的!
  冷红溪看完了这些,冷冷一笑,自茅屋上飘身而下。
  他那飞起来的身形,有如是一只白鹤,轻飘飘的落在了简春浓身边,春浓苦笑了笑,道:“你都看见了?这多少年以来,他都是这样的忍受着痛苦……他妄想以自己的内力,把瞳子里的剧毒逼出来,可是这样,只增加了他的痛苦!”
  冷红溪喃喃的问道:“那罐子里是什么药,有何功效?”
  简春浓轻叹了一声道:“那是我哥哥自己开方子配制的一种药丸,是用捣碎的百合掺和山药以及纯蜜制成的,功能上痛壮血,我哥哥说,如果不是这种药,他早就死了!”
  冷红溪紧紧地咬了一下牙,道:“你能把伤害令兄的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么?”
  简春浓看了看他,摇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们简家的仇,是不容外人代报的,何况我哥哥更在神前发过重誓,要亲手杀死那人,所以,你就不必多事了!”
  冷红溪抬头想了想,也觉势必如此,就好像现在有一个人。蓦然的告诉自己,要为自己报仇,杀死莫环,自己也必定是不乐意的。
  他很能体会这份心情,一个人受了不少的苦,总希望能等量的加之于对方,要用自己的手泄恨加在对方身上,要用自己的眼睛,去享受那一霎时的快意。
  冷红溪是不愿剥夺人家这种权利的,他只是感觉到,自己似乎应该去找回那枚戒指,把它赠给简秋,这样也就能使得自己心安了!
  想到此,他就对简春浓点了头道:“我的身子已完全恢复了,谢谢你的救援,我现在就想走了!”
  春浓怔了一下道:“你现在就走?”
  冷红溪微微一笑道:“我走了,我要把那枚戒指我回来。再见吧!”
  说着头也不回的,直向岭下行去,简春浓追上了几步,想把他叫回来,可是她的手刚举起来,却又放下了,她想:“我凭什么把人家叫回来呢?叫回来又对他说些什么呢?”
  这一刹那,她仿佛感觉到整个身子都凉了,这是多么奇妙的现象啊,谁又知道,平空的一粒小石子,已在姑娘的内心,激起了多少的波澜呢?
  玉鹰舒修文,偷得了那枚两相环后,禁不住内心的狂喜,趁着莫环不在,忘命似的逃出了浣花溪。
  这几天,老实说,她也确是吃够了苦头了。
  她知道,自己要想瞒过莫环那个老魔头,那是不可能的,因此小寒山她也不敢回去了。
  就在第三天,她已来到了青城山附近。
  到了这里,她那一颗悬心,总算暂时放了下来,因为自己只要往山里一躲,饶你莫环多厉害,也不易找着自己了。
  玉鹰是一个私心极重且极为聪明的人!
  她知道这枚两相环的一些来历,有了这个东西,自己就能练就一身不可思议的功夫,那时候自己就谁也不怕了。
  这一次逃出来,她除了随身的一些银两外,竟连一个使唤丫鬟也没有带,一路奔行,更是偷偷摸摸的,生恐遇上一个认识自己的人!
  如果有一个人发现了自己,传言出去,莫环就会循踪追来,那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可笑她昔日是如何的身份地位,今天这种形迹,简直比一个贼也不如!
  她独自一个人,沿着岷江坐舟而下,到达青城山麓时,正值莺飞草长的季节,青城山上好一派风光。
  舒修文在山下买了一匹马,备了几天的食物,就骑上马,向青城山上行去!
  “青城”乃是蜀省名山之一,有甚为开阔的山路通向内山,其上庙宇连云,香火十分兴盛,每年上山进香拜佛的人,络绎不绝。
  舒修文乘骑登山,走了一个上午,已入内山深处,山路逐渐的难行,又走些时候,几乎连马走起来也有困难了。
  不过,这时的风景之好,却使她心旷神怡,不觉疲劳。
  眼前是一片参天的巨石,石色纯青,其上满生着野草飞藤,乍然看去,就像是一条巨蛇伸展出身子一样,仰望天际,白云飘浮,似乎就在山边,伸手可及。
  舒修文系好了马,倚在一块大石上喘了喘气。
  忽然,她似乎听到了一阵淙淙的流水之声,不由精神一振!
  长途的奔走,已使得她精疲力尽,口干舌燥,全身上下香汗淋漓,是非要洗涤一番不可。
  当下由马背上找了一套干净衣服,带了布巾等物,就向那水声发出处找去!
  果然,当她绕过了前面那块巨石,就看见了一片石湖,湖水清澈见底,水源则是来自巨崖边的两道泉水。
  这时正有三两只白乌在湖上嬉戏,舒修文一来,把它们都吓飞了。
  舒修文不由为眼前这种奇景吸引得呆住了。
  想不到深山之中,竟会有如此一个地方,如能在此找上一个洞府,静修几年,苦练功夫,岂非是好?
  想到此,芳心不由怦然。
  可是她此刻又饿又渴,顾不了这些!
  当下就以山泉当茶,吃了一些东西,精神也就好多了。
  望着清洌的湖水,她实在忍不住,深山无人,自己何不洗个澡,舒服一下?
  小寒山上,也有一个巨大的天池,二女天天在池里戏水为乐,长年累月,已养成了一种洁癖,后来搬居到浣花溪后,也常在无人的深夜,在溪水中纵情游戏。
  这时,眼见这么一湖清水,四下又无人迹,她如何还能忍受得住。
  当下就找了一个凸出的山石,遮住身子,匆匆脱下衣裙,露出了羊脂似的玉体,在湖边试了试水,觉得还不太冷,她就纵身而入,边游边洗,玩了一个舒服,直到兴尽,才上岸,擦干了身子。
  这时阳光为当头的树阴和崖峰遮住,只有和煦的风轻轻吹过来。
  舒修文只觉得无限的适意,她所坐之处,是一块又平又大的青石,好似为人工打磨过一样的光滑。
  她暂时没有穿衣服,懒洋洋的倚下了身子,望着自己丰腴白嫩的身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在想,这一次自己如能学成绝技,再次下山,必定要物色一位如意郎君才是,起码那人要像冷红溪那样的英俊才行!
  冷红溪那张秀逸英俊的面颊,突然呈现她的眼前,可是她立刻又想到了红溪被烧焦的尸体,那种丑陋可怕的样子,禁不住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这时她更体会到了莫环的可惧,不自觉地呆了一呆,自己要是为他抓到,简直太可怕了。
  当下就坐起了身子,玉手偶移,红光闪烁,她的心不禁又动了一下,目光凝视在玉指上的那枚红色有如玛瑙一般的戒指之上。这枚两相环约有制钱般大小,通体晶莹亮澈,是用一道银白的玉托子托着的。
  其实那红色的既非玛瑙,白色的亦更非是玉石,只是看起来甚为相似而已!
  舒修文忍不住就把它摘了下来,自从到手后,她还未曾仔细的看过,为的是逃跑还来不及!
  这时深山无人,不愁为人发现,她就凑在眼前仔细的观赏起来,那红光闪烁的宝石两边,有两个黑色凸出的小点子。
  舒修文用手轻轻一按,“喀”的一声,那块红色的宝石,竟自动翻转过来,现出了一僧一道两个凸出的坐相。
  二人各自盘膝端坐,四掌相对,十分严肃。
  舒修文细看这两个人像。
  和尚生得方面大耳,貌相清奇,双眉奇长,似是一个有极深造诣的奇僧。
  再看那个道人,面相清癯,五官清秀,如柳长须垂挂在胸前。
  二人两侧,是两壁悬崖,仅仅留出一线长天,舒修文见其上甚多水迹,当下就用一块布巾在上面擦了擦,愈觉两个人像刻得栩栩如生,试用手在二人身上按一下,却见那一僧一道竟自又转过了一边,现出了另外一面来,是二老的一个蹲相,仍然是四掌相叩,看不出是何用意。
  玉鹰舒修文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她知道这所谓的两种形相,必定是含有深意在内的,只是不易猜测。
  她坐起身子,正想再细细地端详。
  忽然一只白手伸过来,把她手上的戒指拿了过去。
  玉鹰不由大吃了一惊,吓得倏地转过身去,只见距身侧数尺的地方,站着一个全身黑衣,面容瘦削的妇人。
  这妇人年岁很难推断,看起来约在四十左右,但也许已很年高,因为她双耳上方的发丝,已经有一点点花白颜色!
  她生得眉长且细,目深而大,鼻直口小,倒是一个美人的胚子。
  只是那一双颧骨,却显得过高,周身上下,瘦得可怜,一双白足,套在一双黑色细鬃所编织成的弓鞋之内,全身看起来,倒是干净已极。
  她左手提春一个竹篮,其中放着几束野生的百合,右手却拿着那枚两相环,细细的看着。
  玉鹰又惊又怒,当时娇叱道:“你这妇人,好大的胆!”
  猛地窜起来,向那妇人扑去。
  那妇人冷冷一笑,伸出一只玉手,向玉鹰一指道:“看看你这个样子!”
  玉鹰低头一看,不由羞了个满面绊红,原来这时自己还是赤身露体,寸丝不挂。
  她吓得惊叫了一声,又退回到原来的地方,并蹲下身子,那妇人森森地笑了起来。
  玉鹰这时真是又羞又急,偏偏她放在石上的衣衫竟不见了,妇人冷笑了一声,道:
  “你这姑娘,好没有一点规矩,这地方你也不问一问是谁的地方,竟然如此放肆!”
  玉鹰这时真要急疯了,当然,主要还是为的那枚两相环,落在了对方手中。
  她出生入死,好不容易弄到了手的东西,这么轻易的就被别人夺去,如何能令她甘心?
  当下她气得发抖道:“你……还我的戒指来!”
  那妇人阴森森的一笑,过高的双颧更高了,道:“我们慢慢谈,谈到这枚戒指……”
  说着她又把戒指凑在眼前仔细看了看,一笑道:“果然不错……姑娘,我应该好好谢谢你才是!”
  玉鹰几乎要扑出去,她冷笑道:“你休要做梦……我的衣服呢?”
  说着不自禁站了起来,左右看了一眼,当她发现那妇人目光直直地看着自己时,顿又不好意思的蹲了下去,这一霎时她真急得想哭了。
  她大声道:“你这妇人……你要怎么样?”
  黑衣妇人点头一笑道:“好一个美人胚子,我若再不给你衣服,看你这丫头还如何做人!”
  说罢转身走至一块大石后,拿出了玉鹰的衣服,冷冷道:“拿去穿上!”
  随手把衣服丢了过来,玉鹰接在手中,只气得玉面发青,当下转到石后,匆匆穿上,又忙走出来,那妇人,就像是一具僵尸似的,仍然立在原处。
  玉鹰扑上去道:“你这女人,还不快还我的戒指来!”
  妇人阴森森的一笑,道:“你的戒指?亏你说得出口!”
  说着缓缓抬起右手,把那枚红光闪烁的戒指,端正的戴在她那瘦削的中指之上。
  望着这枚戒指,妇人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她在戒指上哈了一口气,然后在衣服上擦了擦。
  玉鹰自这妇人一出现,就知道对方绝非是无能之辈,所以始终忍着没有妄动。
  这时见状,忍不住冷笑了一声,道:“我名舒修文,江湖上人称玉鹰的就是,你知道么?”
  妇人森森一笑道:“什么玉鹰不玉鹰,我可不知道!”
  舒修文怒道:“莫非你连小寒山二女都不知道?”
  黑衣妇人惨白的脸,又带了一丝冷笑道:“不知道。”
  玉鹰不由面色一变,她忍着怒火道:“妇人,这戒指对你是没有用处的,快还给我,它不过是一件寻常的饰物罢了,如果你真需要钱,我可以送你一些!”
  那妇人闻言,突然尖笑了一声,道:“既是一件寻常的饰物,你又何必非要不可?
  姑娘,为了这个,我已祈求了将近几十年了,今天……”
  说着把那枚戒指,就近唇边亲了一下,道:“今天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想不到我苦思而不能到手的东西,竟然会送上门来!”
  她说到这里,向玉鹰点了点头道:“为此,我特别对你通融,虽然你弄脏了我的湖水……”
  冷冷一笑,挥手喝道:“你走吧!”
  说罢,她转过了身子,拖着一对僵直的腿,向前面行去。
  至此,玉鹰已忍无可忍。
  她怒叱一声,道:“好个不识抬举的女人,莫非你家姑娘还怕了你不成?”
  话声中,双足一点,飞也似的扑了过去,双手一抖,分向那妇人两处腰肋之上插去。
  可是妇人只向前一跄,玉鹰那么凌厉的掌势,竟打了空,这令她不由吃了一惊,当时二次一拧腰,施出了“劈空掌”!
  只见她单掌向外一抖,叱了声:“打!”
  掌风劲疾,“呼”地一声,直向对方整个后背撞去。
  妇人忽地向侧边一旋,有如走马灯似的转了一圈儿,玉鹰的劈空掌力,竟是连她的衣边也没有沾着。
  舒修文愣了一下,可是她绝不能就此甘休。
  当下娇叱一声道:“你还不还我的戒指?”
  说着第三次扑了过去,这一次,她使出了最为得意的“剪翅挑针”手法!
  所谓“剪翅”,是指她两只手掌掌缘上的交叉功夫,“挑针”则是翻起的指尖。
  这是小寒山二女成名江湖的一种极为毒辣的劈点手法,能在同时之间,伤人筋骨,点人穴道,使对方顾此失彼,防不胜防!
  谁知道,这么厉害的功夫,施展出来,对付对方这个黑衣妇人,仍然是不见效果。
  只见那妇人不知怎么的向前一跄一矮。
  舒修文竟然又扑了一个空。
  这样一来,玉鹰舒修文,才算真正的被镇住了。
  她呆立在当地,怒声道:“你到底是谁?”
  那妇人慢慢回过身子,冷冷一笑道:“我倒是小看了你了,想不到你竟然还有些本事,可是你的这点本事,要想同我来打,却差得太远了!”
  接着冷冷一笑,又道:“你还是走吧!”
  舒修文银牙紧咬,道:“这枚戒指,你如不还给我,我就不走,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
  妇人两道细眉向上微微挑起,道:“你不必问我是谁,总之,这枚戒指,和我有着极深的渊源,我不会白要你的!”
  说罢右手向下一抖,自袖内落下了一串光华灿烂的明珠,道:“这串珠子,你拿去吧,足够你享用一生的了!”
  玉鹰气得面色发白,道:“谁希罕你的珠子,要钱我多得是,我要你把戒指还给我,否则我绝不与你甘休!”
  黑衣妇人面色一沉,只见她瘦躯一拧,已立在了舒修文面前,玉鹰不由退后了一步。
  那妇人微微怒道:“你这丫头真太不知趣了!”
  舒修文冷笑道:“你抢了我的东西,居然还如此蛮横!”
  妇人冷森森地笑了笑,道:“好,你说这戒指是你的,你可知它的确实来历么?如果你说得不错,我就还给你,否则……哼!”
  玉鹰怒声道:“它叫两相环,我岂能不知?”
  妇人怪笑了一声,道:“武林中何人不知它名叫两相环,只是何谓两相?此物是谁留下来的?图中两像又是何人?你也知道?”
  舒修文不由面色一红,旋即冷笑道:“两相是指的正反二相,也是虚实二影……”
  妇人微微一怔,冷笑道:“你居然还有些见地,那么这枚戒指,又是谁留下来的?
  图中二像又是谁呢?”
  玉鹰脸色又是一红道,“那和尚是云天禅师,道人是……”
  妇人冷峻的目光,在她身上一转,道:“谅你也不知道,实话告诉你吧,那道人乃是大春岭的风火道人,也就是我的丈夫!”
  舒修文不由大吃了一惊,她讷讷道:“你说什么……这太不可能了!”
  妇人阴阴的一笑,道:“你知道什么,我那丈夫生性风流,精擅采补之术,遍结红颜知己,共有九房妻妾,我是他的第八房妻子,姓阴名素裳,外号人称‘夺命鬼爪’,姑娘,你可曾听说过么?”
  玉鹰打了一个冷战,道:“可是你的年岁还这么轻,你会还没有死?”
  阴素裳咯咯一笑道:“年轻?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了?”
  玉鹰摇了摇头,阴素裳抬起一只瘦手,掠了一下头发,道:“我今年八十一了!”
  玉鹰不由“哦”了一声,她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貌似中年的妇人,竟然已是寿高八十,这太玄妙了。
  阴素裳冷冷地一笑,道:“你不要奇怪,我因深谙驻颜之术,可惜这种功力在我四十三岁时才练成,否则,我看起来不会比你大多少的!”
  玉鹰将信又疑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一个老前辈,就更不应该抢夺后辈的东西了,传扬出去,岂不要被人耻笑!”
  阴素裳冷冷的道:“这东西,既是我丈夫之物,我理当收回,何谓抢夺?再说我还用这串明珠和你交换!”
  说着指了指地上的珠子。
  玉鹰冷笑了一声,道:“谁要你的珠子!你这些话鬼才相信,天下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阴素裳冷削的面上,炸开了几条无情的笑容,道:“你以为我是凑巧走来,遇见你的么?那你就又错了!”
  玉鹰这时真恨不能一把把戒指抢过来,可是她已领教过对方的手段,不敢造次了。
  夺命鬼爪阴素裳说到此,尖笑了一声,她把右手抬起来,目视着那枚戒指,森森地道:“这枚戒指,和我心灵相通,只怪你无知,竟然累次拨动它,昔日我那丈夫招唤我时,就是拨动当中玉石,你更不该以布擦拭,如此我就知道了!”
  玉鹰好像是在听神话一样,她冷笑道:“你说得太玄妙了。”
  阴素裳怪笑了一声,道:“事实如此,不容你不信,好了,我已为你耽误了太多的时间,我要回去了!”
  说罢右手微微一提长衣,身子已纵到一块大岩石之上。
  舒修文这时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看着自己拚死弄到手的东西,竟为对方唾手得去。
  她急怒之下,脱口道:“且慢,这戒指并不是我的,我如归告,他势必不会与你甘休的!”
  阴素裳本已登岩欲去,闻言又慢慢的转回身来,鼻中哼了一声,道:“是谁?”
  舒修文上前一步,冷笑道:“是一位老前辈的,他不过是托我暂管的……”
  阴素裳冷冷一笑道:“你那老前辈叫什么名字?”
  玉鹰实在不愿意提起莫环,可是这时候,她实在是逼急了,当即大声道:“那位老前辈姓莫叫环,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你可知道?”
  此言一出,阴素裳果然面色一变。
  她忽然身子一拧,又落在了玉鹰面前,冷冷的道:“莫环!你是说被天残老人管青衣制服囚禁的那个老儿,又出来了?”
  舒修文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如今功力越发的厉害了,阴素裳,这枚两相环如果不还给我,他岂会与你甘休?”
  阴素裳森森的一笑道:“你少拿他来吓我!他不来则已,如果真要不知死活来找,我正好叫他尝一尝我的厉害!”
  玉鹰见威胁无效,大是失望,她呆了一呆,不知如何是好。
  阴素裳望着她,冷笑了一声道:“我本来可以放你走的,既然你说出了莫环,我只得让你在此委屈些时候了。”
  说罢右手一抡,直向着舒修文肩上抓来。
  玉鹰不由大惊,她双足一点,已如同燕子似的窜了出去,然后接连几个纵身,逃出了这片石林,来到她的坐马附近!
  夺命鬼爪阴素裳如飞追到,尖笑道:“丫头,你跑不了的!”
  双臂齐张,向舒修文两肋抓至。
  舒修文这时已扑到了坐马身边,她见逃既不成,也只好转身一拚了当下一振手腕,把插在马鞍上的那口长剑掣了出来,随着一声娇叱,长剑绕出了一片银光,直向着阴素裳头上斩去。
  阴素裳身子猛的一腾,让过剑锋。
  可是舒修文二次一压剑身,剑走“金鸡抖翎”式,刷地一剑又向着阴素裳双足上削去。
  阴素裳冷叱了一声,道:“好丫头!”
  长袖一拂,竟向舒修文的长剑卷来。
  只听见“呛啷”一声,舒修文掌中的剑,险些脱手飞出。
  毕竟小寒山二女,不是泛泛之流。
  但见她右足向前一跨,掌中剑“秋扇挥萤”,猛地撩起来,反向着阴素裳面门上劈去。
  阴素裳向下一缩,忽然探出一双白皙的瘦手,向着剑身的侧面拍来。
  玉鹰冷笑一声,她在这口剑上果然有惊人造诣,也怪那阴素裳太过轻敌。
  就在阴素裳的双掌眼看已快触及剑身的刹那之间,玉鹰舒修文长剑倏地一翻,剑面换成了左右之势,而剑刃却成了上下之势。
  阴素裳双掌上运有气炁,本不怕寻常刀剑。
  可是玉鹰舒修文这口剑上光华闪烁,阴素裳却不敢轻易尝试,她霍地双手向外一分,而玉鹰这口剑却在这时,疾同电闪似的卷了过去。
  阴素裳怒叱了一声:“大胆!”
  身子倏地反窜而起,舒修文的剑,把她身上那袭黑色的绸衣下摆,削下了一尺左右的一大截来。
  夺命鬼爪阴素裳一声厉啸,身子向前一塌,右手向外一掠,自她五指内,发出了极为厉害的五道内炁,玉鹰只觉得右手手腕蓦地一紧。
  就听见“当啷”一声,她手中的剑,已落在了地上。
  阴素裳猛跃过来,就在这时,玉鹰姑娘口中却又娇叱了一声:“打!”
  玉手向外一抖,刷!刷!两股尖风起处,自她掌心里,飞出了一双拇指大小的钢镖。
  这两支镖一出手,分左右直向阴素裳双瞳打了过来!
  这一次,玉鹰可是不容易再伤着对方了。
  就见阴素裳冷冷一笑道:“你是休想!”
  她那双瘦手忽地一扬,已把双镖接在了手中。
  玉鹰舒修文,不由大吃了一惊,她转身就退,身子霍地腾了起来,向那马背上落去。
  可是阴素裳比她还快,只见人影一闪,阴素裳已先她而落在了马背之上。
  玉鹰双手一分,想用“飞鹰搏兔”的手法,把她打下马去。
  然而阴素裳在马背上的身子,忽地不见了。
  舒修文方自一怔,忽觉得腰眼上一麻,顿时“啊哟”一声,已掉下地来。
  她脑子里仍然很清楚,可就是四肢麻软无力,想说一句话也办不到。
  夺命鬼爪阴素裳怪笑了一声,道:“这可不能怪我,谁叫你要逃跑呢。来,跟我回去吧!”
  说着抓起她的身子,向马背上一放,拉着马,向一旁的山道上行去!
  前行不远,路旁山花开放得更美了。
  玉鹰舒修文坐在马上,暗暗忖道:“完了,这女人不知要如何来摆布我!”
  想着之间,阴素裳又停下马来,把她自马上拉下,用手在马身上拍了一下道:“好,吃草去吧!”
  这附近,遍地都是翠草,那匹马早已饿了,就低下头,慢慢啃嚼着青草。
  阴素裳一只手夹着舒修文,走至一道峭壁前,只见她用手向壁上一推,壁上现出了一间洁室。
  然后她把玉鹰抱进去,重重地放在地上,冷冷一笑,道:“现在我把你的穴道解开,你不要妄图逃跑,否则我手下是绝不留情的!”
  说罢双手平空一按,舒修文身子不由地在地上一滚,顿时就恢复了过来。
  自问是逃走不脱了,倒也安下心来。
  她低低叹了一声,道:“你这是何必呢?抢了我的东西,还要我这个人!”
  阴素裳指了一下椅子道:“你随便坐!”
  玉鹰舒修文恨恨的坐在了椅子上,四下打量了一下这间石室,只见甚为宽大,后壁上有两扇木门,分别通往另外两间内室!
  最怪的是,这石洞内的四壁上,竟悬挂着数十张挂图,图中的人像,是一个清瘦的道人。
  她留意看了看,认出那道人正是戒指内的那个“风火道人”,不由大是惊异。
  阴素裳这时解颜微微一笑道:“小妮子,现在你总应该相信我了吧,我丈夫四十九张行功坐图,有一半在我手里,你看!”
  说着,她向壁上指了一下,又冷笑道:“现在加上两相环上的虚实二影,不出一年,我的功力,就能大进,天下无敌!”
  玉鹰心中一惊,当下冷冷的道:“原来风火道人的绝学,落在这里,只是你只有一半行功坐像,又有何用?”
  阴素裳冷冷一笑道:“你这丫头,果然有几分见解!”
  玉鹰冷笑了一声,道:“再说那和尚的坐相,你却一张也没有,而根据那环上虚实二影,僧道二人的绝学显有生克之妙,你怎敢胡练乱来?”
  夺命鬼爪阴素裳,咯咯一笑道:“你说得不错,可是你却不知道那和尚的四十九张行功图,以及我丈夫的四十九张坐图,全数都藏在一个地方,这地方,我不久就能知道了!”
  舒修文冷冷的道:“只怕不会如此容易!”
  阴素裳高兴得手舞足蹈,扬着手道:“两相环,就是这枚戒指,这枚戒指里不但可以告诉我那些行功图的藏处,而且能告诉我成道飞升的八个字诀!”
  说罢她更大声的笑了起来,一面手指着舒修文道:“可笑你这丫头,竟然如此愚昧,到手的东西,竟是无福消受!白白的便宜了我!”
  玉鹰听得头发丝儿一根根的发炸,她冷冰冰的道:“既是如此,你就应该与我分享才对!”
  阴素裳狞笑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一般江湖中人,只是以讹传讹,人人都想得到这枚两相环,其实这戒指即使在你手中,对你也一无用处!”
  玉鹰冷冷一笑道:“你难道以为我功力不足么?”
  阴素裳冷笑了一声,点头道:“当然,你的修为是不够的,只是那九十八张行功坐图,如无二十年的静中功夫,也万难参透,更遑论飞升八字诀了,所以你不必后悔!”
  舒修文听她所言,内心一阵热一阵凉,反正戒指已不在自己手上了,后悔也无用处,不如安下心来,先设法在此住下,以后再伺机盗得戒指,想必也不见得就有多大的困难。
  当时叹了一声道:“我如今失落了两相环,就是你放我走,我也已不敢回去,因为那位莫老前辈是放不过我的。”
  阴素裳双眉一挑,道:“你只管在这里住下,我看你根骨禀赋,都还不错,你如愿意,我就收你作个徒弟……”
  冷冷一笑,又道:“这可是你天大的造化,你如拜我为师,将来不愁学不成绝技,那莫环如找上门来,自有我来对付,你看好是不好?”
  玉鹰舒修文闻言,叹了一声,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她站起身子,上前一步,拜下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阴素裳想不到,只随便一说,对方竟然立时答应了,心中好不高兴。
  盖因舒修文武技不弱,根骨又好,人又如此漂亮,这样的徒弟,她又到哪里去找,自是大喜。
  当下立刻堆下了笑脸,道:“快快起来,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玉鹰就坐在了一旁,阴素裳笑道:“你拜我为师,我必不会亏负你,想我在此青城山,已有数十年了,平日只是在这山上走走,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如今你来了,我倒是不再寂寞了!”
  舒修文一言不发,她心里这时正在想着:“看这阴素裳武功不弱,不在莫环之下,既然如此,我也只有在此安心住下,先学些本事,以后有机会再说,那两相环我一定是要拿回来的!”
  阴素裳这时又问她多大岁数,以及身世等等情形,她一一照实答了。
  二人这一谈起来,倒显得十分亲近了。
  阴素裳就叫她把马上简单的衣物拿进来,把她带到一间内室之中道:“以后你就睡在这里,虽没有床,但是我可以拿几张兽皮给你,这里入夜甚冷!”
  玉鹰昔日是如何身份,何等的享受?落得如此惨况,情何以堪。
  可是她外表并不带出一丝不满之色,反倒作出一片喜悦神情,笑道:“这地方太好了,今后我要好好的在这里下苦功,向你老人家学些真工夫!”
  阴素裳笑道:“我的功夫,和一般武学大不相同,今后你学了也就知道了!”
  接着又问玉鹰道:“你断荤没有?”
  玉鹰摇了摇头道:“没有!”
  阴素裳笑了笑,道:“你既拜我为师,就要依从我的规矩,从今以后你要慢慢试着吃素,像我一样!”
  玉鹰只得点了点头,阴素裳又带着她,前后走了一周,看了看附近的情形。
  舒修文满心想去看一看对方居处的情形,可是阴素裳并没有带她去,只对她说:
  “我的居处,你不可妄闯,我素性喜静,你如有事,只要在门边石上轻叩一下,我也就可以听见了!”
  玉鹰点了点头道:“师父放心!”
  阴素裳见这个弟子既聪慧又可人,更是高兴。
  自此玉鹰舒修文在这青城山住了下来,光阴荏苒,不知不觉,已是一月过去。
  一月以来,这师陡二人倒也彼此相安。
  只是玉鹰舒修文却发现到,这个师父性情甚是古怪,尤其是她所居住的那间石室,最忌人近,记得有一次玉鹰无意由她门前走过,就惹得她大发雷霆。
  这样一来,舒修文不觉更动了疑心。
  她知道师父素来练功,都是在晨夜子午二时,她练功夫,绝不让外人偷看,始终是紧紧关闭在那一间石室之内!
  因此,在一个天尚未亮的清晨,修文早早地起了身。
  她悄悄步出室外,想由后山绕过去,至师父居处后面探看一下究竟。
  可是当她绕过后山,却发现师父早已起来了,正在湖边练着一种奇怪的功夫。
  玉鹰不着犹可,这一看不禁大大吃了一惊,一张玉脸顿时涨得绯红。
  原来那夺命鬼爪阴素裳,此刻竟脱得一丝不挂,露出一身瘦骨。
  她这种样子,并非是沐浴戏水,而是在练着一种不堪入目的功夫——可能是一种魔功!
  只见她双腿骑马似的分开立着,一双瞳子似睁又闭的直视着前方的湖水,却见湖水竟被吸起一股,直直的注入到她小腹上的肚脐之内。
  一刹那间,她那看来瘦小的肚子,竟膨胀得如皮鼓一般。
  玉鹰看得心惊肉跳,忽又见阴素裳拖着奇大的肚子,走出约有十步以外,然后站立住身子。
  舒修文心说:“天啊!她这是在干什么?”
  阴素裳那赤裸的身子,蓦地仰翻下去头顶几乎都挨到了地上,隐隐听得她口中长长的哼了一声。
  玉鹰正看得莫名其妙,说时迟那时快,就见由阴素裳肚内狂喷出一股水柱。
  这股水柱,由阴素裳肚中喷出来,足足喷起了有三四丈高下,看上去简直像是一条细长的水龙一般,这股水花,足足的喷了有小半盏茶的时间,才算喷完。
  这时,阴素裳才立正了身子。
  只见她面色通红,气喘吁吁,走至一块平石之上,坐了下来。
  玉鹰不由看得呆住了,她不知道师父所练的是一种什么功夫,反正她知道,这是为一般正派人物所不取的。
  当下偷偷地潜回房内,师父在外面练功中,这倒是一个偷察她房中情形的好机会。
  想到此,她心里跳了一下,当下,悄悄的行至师父房前,试着用手推了一下,木门微微启开了一缝。
  玉鹰舒修文,深怕师父此刻转回来,所以不敢立刻进去,只敢在门外向里面张望。
  这时,她见阴素裳那间房内,燃着十数盏青灯。
  这些灯光,乍然一望之下,几乎耀花了修文的眼睛。
  整个房内的布置,也令她大大的吃惊!
  只见那十数盏灯,放在十数个不同的地方,每一盏灯,都是放在一个灯架之上,那些灯架更是长短不一,所以室内的光线很不调和。
  修文目光再向四处一扫,才明白了一个大概。
  原来每一盏灯光,都照着一张壁图,由于壁图悬挂得或高或矮,所以灯架的高度也不一致。
  舒修文再一留意那些壁图,那张粉脸,顿又变得绯红了。
  她低低地啐了一口道,“倒霉!”
  当时正要缩回头来,无意间目光掠过其中一张画上,却发现了师父的色相,竟也在图中。
  好奇心的鼓励,终于她大着胆子,向那张图上望去。那是一张春图。画中人之一,正是自己的师父——阴素裳。
  只是画上的她,显然比如今年轻多了,称得上是花容玉貌,雪肌冰骨,尤其是眉目之间,洋溢的那种冶艳淫荡之色,简直令修文感到面红耳赤。
  她本想不再看了,可这是师父一件不可告人的大隐秘,自己太想知道了,究竟这些图,对她有什么用呢?
  有了这种心情,她只有忍着内心的羞涩,继续看下去。
  她留意到那春画中的男人,是多么俊美的一个男人,身材修长,眉秀目俊,尤其是那一身结实的肌肤,看起来简直栩栩如生。
  这个男人,经她细认之后,终于认出了,这个人就是两相环上的那个道人——风火道人。
  玉鹰看到此,两朵红云直飞上双颊……
  她是一个天真性纯的姑娘,哪里见过这些,那一颗处子芳心,禁不住怦然大动了起来。
  须知舒修文这个姑娘,本就有些任性不羁,只是年轻不更事,从未涉及过男女间事。
  这时,这些惟妙惟俏的春画,就像是一支尖锐的钢针,深深地刺入她的芳心内,她再也挺受不住,不由自主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当时就如同吃醉了酒似的,吱地一声,推开了门,大胆的走了进去。
  立时,她感受到了另外一个新奇刺激的世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