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灯盗 >> 正文  
第十二章 身不由己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二章 身不由己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束子凯闻言,不由面色一红,他低头叹息了一声,走到了舒修文身边。
  玉鹰此刻秀发蓬松,泪流满面,抽搐着道:“你别管我,走你的吧,我还是死了的好!”
  旋又粉颈一扬,转向一边的冷红溪道:“姓冷的,你又何必假惺惺,要杀就杀,姑娘我才不在乎,你杀吧,杀呀!”
  她一面说着,一面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只累得她气息喘喘,香汗淋淋。
  冷红溪看着她这一番做作情形,不由得冷冷一笑,想不到数日不见,此女竟变成了如此泼贱,不由甚有感触,足见“近墨者黑”这句话是不错的了。
  那束子凯这时见状,不由大惊,他只以为玉鹰真要寻死,当下慌不迭的去抱住她。
  玉鹰哭哭啼啼,衣衫半解,酥胸玉腿,半隐半现,那模样儿,当真是“楚楚可怜”。
  可是这些情形,在冷红溪眼中,只有陡增厌恶,毫不动心。
  舒修文哭闹了一阵,见冷红溪伫立如松,不为所动,也觉出无味,当下抹了抹脸上的泪,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不该把那枚两相环由你手上拿下来,可是,谁知你是装死的!”
  束子凯轻轻推了她一下道:“你少说一句,我们走吧!”
  他此刻,已对此女种下了情因,生恐她多言激怒了对方,自取杀身之祸!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舒修文那种水性杨花的个性,这时她因见冷红溪已无愤怒,竟又动了勾引之心!
  实在的,冷红溪是她梦寐所不能忘的意中人,自从昔日在巴山一晤之后,冷红溪的影子早已根深蒂固的隐藏在了她的心中,这种意念是没有法子改变的。
  因此,舒修文在误认他已死之后,感情上是受了相当波动的。
  这时,出乎她意料之外,冷红溪非但没有死,看起来,却似乎出落得更为英俊,舒修文怎不动心,相形之下,束子凯虽是英俊潇洒,却显得黯淡无光。
  她用她那双醉人的眸子,向冷红溪一瞟,然后又作出一个媚态,对束子凯道:“你不要劝我,我呀!我才不怕他呢,叫他打死我好了,叫他杀了我好啦!”
  一边说,一面勉强站了起来,可是接着又娇哼了一声道:“哎哟!我的腿……我的腿!”
  说着又坐了下来,两只手在腿上揉抚,只见她玉腿半裸,凤目微睨,带出万种风情!
  冷红溪不禁更为感慨,他为此女的堕落感到悲哀!
  他仍然记得昔日在巴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此女风范威仪,确曾令自己钦慕,曾几何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堕落至此!
  当下禁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而去,忽听得束子凯一声唤道:“红灯侠请转!”
  停步回过头来,他这时才注意到这个叫束子凯的人,只见他眉目间虽是一团正气,但印堂暗含着一些乌黑的晦色。
  当下,冷红溪黯然一笑道:“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束子凯抱拳道:“在下束子凯!”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束朋友,我看你还不失是一个正直的汉子,男子汉大丈夫,要提得起放得下,不为女色所误!”
  才说到此,那舒修文又道:“哎哟!我的腿……我的腿……”
  束子凯立时面色大变,道:“冷大侠,你要救她一救……为她把穴道解开吧!”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束兄!此女中恶已深,莫非你还看不出来么?也许这样,她还少为一些恶,其实她照样可以行动,只是无法再用武功罢了!”
  舒修文听到此,不禁吓得面色一白,她忽然一挣束子凯的双手道:“既然这样,还是叫我死了吧!”
  说着竟一头向身边的大石之上撞去,束子凯哪知她是做作,见状大叫道:“不可!”
  他猛地一探右手,压在她的肩上,把她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她却是哭闹着不依。
  束子凯被闹得频频叹息,狼狈不堪,他以一双求助的眼光,望向冷红溪,道:“冷大侠……求你破格为她解开了穴道吧!”
  冷红溪见状,知道束子凯此刻对玉鹰已种下了孽情,非人力所可以挽回了,不由叹了一声道:“我知你爱她太深,只是束子凯,你如不听我好言相劝,日后必会后悔!”
  束子凯摇头苦笑道:“我不后悔!”
  冷红溪鼻中哼了一声道:“一失足成千古恨,你如答应我离开此女,我就马上为她解开穴道。可好?”
  舒修文闻言,依在束子凯怀中,嘟了一下嘴,道:“凯哥哥,不要答应他,我才舍不得离开你呢!”
  说着并伸出了一条粉臂,轻轻攀在了束子凯颈项之上,带出一副绝美娇柔的姿态!
  束子凯本己硬下心来,想答冷红溪一个“好”字,却是再也无法启口了。
  他脸色涨得通红,轻轻把玉鹰的腕子分开来,望着冷红溪呐呐不能出声。
  红溪不由双目一睁,怒声道:“怎么样?你莫非甘心为此女所误么?”
  束子凯身子微微抖了一下,他咬着牙道:“我……我……”
  玉鹰却伏在他胸上嘤嘤的哭了,她泣道:“你就离开我吧!别叫我把你害了,我是坏女人,狐狸精……”
  她愈这么说,束子凯越是放她不下。
  只见他面色发育,望着冷红溪,摇了摇头道:“我……我不能离开她。我爱她!”
  冷红溪不禁怔了一下,遂道:“那么,你们去吧!”
  束子凯忽然抽出了长剑,只见他甚为激动的道:“冷大侠,你的心也太狠了,你如不解开她的穴道,我也活着无味……”说着剑光一绕,直向自己颈子上抹去!
  可是他怀内的舒修文,早已防他有此一手,这时见状,狠命的拉住了他一只手,泣道:“你好……你先杀了我吧!”
  束子凯赶忙把宝剑扔在了一边,只望着冷红溪频频苦笑不已!
  冷红溪见状,冷然道:“束子凯,这是你心甘情愿,今后如有所悔,恨你自己吧!”
  说到此,面色一沉,厉声向玉鹰道:“我现在为你解开穴道,论罪你死有余辜,只是为了这个人……”
  他用手指了束子凯一下,冷冷一笑,道:“为了他,我饶你一次,你应该从今洗心革面,好好对待此人……”
  玉鹰用一双凄怨的眸子,望着他冷冷笑道:“你又何必救我?”
  冷红溪恨声道:“我已说过了,为了他,还有你妹妹雪雁,她比你好多了!”
  舒修文一愣,道:“你见着我妹子了?”
  冷红溪摇了摇头,玉鹰却嘻嘻一笑道:“我明白了,八成你是看上了雪雁了吧?是不是?嗯?”
  柬子凯不由大惊道:“修文,你不要乱说!”
  舒修文格格一笑道:“我还当他是多大的英雄呢!原来也是个……”
  冷红溪不由剑眉一挑,待要发作,可是当他看见束子凯那种痴情的样子,顿时又心软了。
  他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来,虚空一指,舒修文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束子凯大惊道:
  “你……”
  冷红溪一声冷笑道:“不要怕,她的穴道已经解开了,你们走吧!”
  说时舒修文闻言,偷偷活动了一下,果然身上舒畅多了,知道所言非虚,顿时胆子就大了许多。
  她发出了一声媚笑道:“你这个人,可见还有一点良心……我还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呢!”
  冷红溪冷笑道:“舒修文,你如洗心革面,这位束兄正是你的良伴,今后如果负他,我决不会饶你!”
  舒修文巧笑道:“什么时候,你怎么也学会了碎嘴了?”
  她一边说着,脚步巧巧的向前移动着,束子凯不由心中起疑,正要阻止,忽见玉鹰一声娇叱道:“你也躺下来吧!”
  她手中蓦然打出了一张彩帕,就像一片彩云似的,飞到了冷红溪面前,然后“波”
  的发出了一声轻炸,散开了一片五彩色的烟雾!
  束子凯见状大惊道:“你这是作什么?”
  “呼”一掌,直向当空击去,可是无需他多此一举,那张彩帕却早为更大的一阵风力吹上了半空,“叭”一声炸了一个粉碎!
  束子凯只怕冷红溪会加害玉鹰,心中大惊,猛地扑上前去,拦在了玉鹰身前。
  可是冷红溪并没有出手,他冷笑了一声,道:“方才我已说过了,这一次我原谅了你,如果下一次再犯在了我的手中,可就怪不得我手黑心辣了!”
  玉鹰呆了一呆,冷冷的道:“红灯盗,你只敢欺侮我,放着莫环却不敢对付,你又算是哪门子好汉?”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你以为那老贼跑得了么?你们快去吧!”
  说着两道剑眉蓦的一挑,现出了无限杀机,束子凯不由拉了玉鹰一下道:“我们走吧!”
  玉鹰对于冷红溪,虽说是还没有死心,可是对方就像是一尊石刻的神像似的,似有一种神圣的尊严,令人不敢侵犯!
  她无可奈何的随着束子凯步上了山道,冷红溪伫立在大石上望着他二人的背影,叹息了一声。
  对于玉鹰舒修文这个人,他感到很惋惜,他曾经目睹过她光辉的一面,可是现在却又看见了她堕落,甚至于步入毁灭的一面。
  冷红溪对她惋惜,想对她施以援手,可是她却硬把自己推向千里之外!
  冷红溪突然忍不住唤道:“束兄请回!”
  束子凯怔了一下,玉鹰赌气道:“不要理他,别过去!
  可是束子凯仍然转身走过来,他走到了冷红溪身边道:“冷大侠何事召唤?”
  冷红溪看着他,诚挚的道:“束兄,你是一个有为的人,千万不要为女色所迷惑……”
  束子凯面色一红,呐呐道:“我知……道!”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此女随那阴素裳,日子已久,焉能学得什么好来?她中恶太深,只怕本性难再复见,你要设法使她重见天日,这才是我辈应有的本色!”
  他语重意诚,束子凯当时点了点头道:“冷兄所言,在下永记心中!”
  红溪微微一笑,道:“此间事了,我仍会返回浣花溪上定居,今后你如有事,可至彼处找我,我定助你一臂之力。好,再见吧!”
  在冷红溪那双光芒四射的瞳子里,束子凯可以看出来一份真情,不由得甚为感动!
  这时舒修文却已显得不耐烦了,她独自转过身子,朝山下行去。
  束子凯忙追上去,玉鹰冷笑道:“你们说些什么?还瞒着我不成?”
  束子凯面色一红道:“没有什么!他只是告诉我定居浣花溪,让我们以后有事可以找他去!”
  舒修文闻言,心中一动,就把这句话记在了心中。
  他二人渐去渐远,只剩下了两个飘飘的影子。
  冷红溪望着二人的影子,不知心中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似乎也有一点点羡慕的感觉,脑子里不知怎么,竟然浮起了那个叫雪雁舒又青姑娘的影子。
  他默默地想:“不知她如今又怎么样了?”
  这时山风呼呼,把他身上的那袭绸质单衣吹得猎猎的飘了起来,附近的松树梢儿,更发出了一片哨子似的声音来!
  这位不可一世的当今奇侠,这一刹那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之感。
  他仿佛是又回到了昔日困处岩穴的生活领域之内了。
  那些无限无尽的寂寞日子里,只有日月星辰,山风山雨为伴,在那阴沉隔绝的寒涧里,自己是如何的在打发着日子,一天……两天……
  后来,一只白鹤的出现,才为自己带来了希望,才使得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初次有了“生”的希望!
  因此,那个署名“雁”字的姑娘,该是唤起自己生机和信心的第一个人了。
  她也是得到自己真情的惟一的一个姑娘了。
  可是她竟然会在山崩罹难惨死,且尸骨无着。
  想到此,他禁不住双手用力的互捏着,发出了一阵格格的暴响之声。
  这是他生平所感到最愧恨的一件事,试想一想,那个女孩子是为了救他,才会遇上了这件事,怎能不令他愧恨!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眸子里一阵酸酸的感觉,竟然滚下了两行泪来!
  他是铁石心肠,从不曾因为一个女孩子而落过泪,这还是第一次!
  就在川峰上,他不知道站了多久,好像一切都麻木了,突然,他身后有人发出一声冷笑!
  冷红溪心中一动,慢慢转过身来。
  他看见身后数丈处,一棵老松之下,立着一个苍白消瘦的妇人!
  这妇人瘦得怕人,身着一袭黑衣,被山风吹得左右不停的飘动着。
  尤其是她那张尖削苍白的脸,看起来竟是一点血色都没有,这时候出现这么一个人,的确够奇怪的。
  冷红溪双眉一挑道:“你是谁?”
  说着右掌微微的抬了起来,那妇人见状,面色一紧,退后一步道:“不要动手,我不是你的对手!”
  冷红溪这时才发现她一只右手,竟齐腕折断,其上裹着白布,隐隐现出血迹,分明是新近为人所伤!
  这时那妇人,向着他森森的一笑,道:“请不要误会,红灯盗,你的大名我是久仰的,请坐下一谈如何?”
  冷红溪不由微微一惊,因为自己一向极为隐秘身份,眼前这妇人,怎会一见之下,就认出了自己?
  当时他略一迟疑,遂向妇人走了过去。
  他站在这妇人身前,沉声道:“你是谁?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妇人凄惨的笑了笑,道:“红灯盗冷红溪天下知名,我怎能不知?”
  冷红溪沉声道:“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妇人发出了一声惨笑,道:“你当真不知道我是谁?”
  冷红溪微微怒道:“我怎会知道你是谁?你快说!”
  妇人桀桀笑道:“冷先生,你请坐,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同你商量一点事情,也可以说请你帮个忙……”
  说到此,微微顿了顿,又接着:“当然,这是有代价的!”
  冷红溪心中一动,当时不动声色,由这妇人的外貌上看起来,他想到了一个人,当下冷笑道:“你说吧!”
  妇人伸出那只枯瘦苍白的左手,在长发上理了一下,面上现出了一种沉郁的表情。
  她望着冷红溪苦笑道:“冷先生,方才你对舒修文的一切我都看见了,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你的武功高不可测,我一直不相信外间对你的传说,可是今天见了你之后,我才真正的相信,你的武功的确太高了!”
  说着她紧紧咬了一下牙齿,道:“以你的武功来说,那莫环绝不是你的对手!”
  冷红溪不由一震道:“你认识莫环?”
  妇人桀桀冷笑道:“何止是认识,我与他之间,已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说到这里,她那双深陷的眸子里,射出了一种狠毒的目光,接着黯然一笑道:“所以,你看,我们应该是同仇敌忾吧?”
  冷红溪鼻中哼了一声,道:“你莫非就是阴素裳?”
  妇人望着他点了点头,又有些忌讳的道:“不错,你大概对我有些误会,其实玉鹰舒修文是自己投入我门中的,并不是我硬要收留她……”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这一点我也不去管它,这是她自甘堕落,我只问,你我素无来往,你找我商量些什么?”
  阴素裳桀桀的一笑道:“冷先生,你不知道……”
  说着,她扬了一下那一只断手,道:“你莫非没有看见?”
  冷红溪不由吃了一惊,道:“啊!那只断手原来是你的?”
  他忽然想起了石洞内那一只断手,不禁甚是惊讶,阴素裳却咬紧了牙道:“不错,此仇我势在必报……”
  一双锐利的眸子,在冷红溪身上转了转,遂又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那枚两相环是你的,可是也被莫环拿去了,另外他还偷走了我二十四张功图谱和去白牛堡的一张地图……”
  说到这里,声音发抖的续道:“这几件东西,落在了他的手中,你应该知道后果,如果你不及时加以防止,假以时日,就不堪设想了!”
  冷红溪笑了一声,道:“你和他并无二致,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你,亏你还有脸提起!”
  阴素裳叹了一声,脸红道:“话虽如此,你却不可不防!”
  轻叹了一声,又道:“如果你能把这些东西找回来,我情愿把两相环奉还,另外附上功谱十二张……”
  阴阴的一笑,又道:“这些东西,可是旁人梦想不到的!”
  冷红溪不由好笑,道:“我如果找到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自然会属于我,又何必要你来分给我?”
  阴素裳不由一怔道:“这个……”
  接着她桀桀一笑道:“红灯盗,你果然聪明,不过你忘了,这些图谱,世上看得懂的人,不过只有三个人而已……”
  她说着冷笑了笑,道:“我和风火道人昔日的关系,你大概知道,这些图谱除我之外,天下再也无人能解!”
  冷红溪心中微异,道:“你方才不是说,有三个人知道,怎么又说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阴素裳森森一笑,点了点头道:“你这句话说得不错,是有三个人知道,不过那是当初的事情,如今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为那两个人,已经都不在了!”
  红溪故作吃惊道:“此话怎讲?”
  阴素裳那张瘦削的脸上,带出了一丝冷笑,她看着冷红溪道:“知道这些功图的人,一个是先夫本人,另外就是他所收的一个记名弟子和我,先夫既死,那弟子如今下落不明,因此我可以说,如今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一个人!莫环虽得到了那些东西,依我看来,无异是废纸几张而已,不过……”
  冷红溪甚为好奇的听着、忽道:“风火道人原来还有一个记名弟子在世,这件事我倒是没有听人说过!”
  阴素裳微微呆了呆,似乎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她停了一会儿,才冷笑一声,道:
  “这件事除我以外,天下并无别人知道,此人即便是还在人世,也不会有人找得到!”
  冷红溪一笑道:“那也不一定,也许莫环就知道这件事,如果他知道这件事,而找到了那个人,你的价值也就失去了!”
  阴素裳不由面色一变,她猛地站了起来!
  冷红溪就见她那一张瘦脸上,像抽筋似的抽动了一下,益发显得瘦得可怕!
  这时候,她怪笑了一声,道:“红灯盗,你不要吓唬我,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冷红溪对这件事,不禁深深感到了蹊跷与好奇,当下沉下心来,问道:“为什么不能?”
  阴素裳冷笑了一声,道:“其实告诉你也无所谓,因为那个人是个瞎子,一个瞎子是没有能力去看东西的!”
  冷红溪骤闻此语,不由得心中一动,他忍不住面色大变了一下,道:“噢……这个人,你可知姓什么?”
  阴素裳望着他嘻嘻一笑道:“冷红溪,你莫非还要打这个人的主意不成么?我不妨告诉你说,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到此,她用手拍了自己胸口一下道:“现在放着眼前我这个人,你何不请教?我们两人合作是最恰当不过了,以你的武功,我的……”
  冷红溪一笑道:“这件事对我有利,我愿意与你合作!”
  阴素裳闻言不由大喜,却又拧着双眉,道:“你说的是真的?”
  冷红溪朗笑了一声,道:“只是我要知道风火道人那名弟子的名字,你可愿说出来?”
  阴素裳怔了一下道:“你何必要问?”
  红溪冷笑了一声,道:“这人我必须要注意找寻,以免日后为莫环所得!”
  阴素裳摇头道:“我方才已说过了,这人即使为莫环寻到,也无济于事,因为他是一个瞎子!”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你如此一说,我倒明白了,这个人可是姓简?”
  阴素裳不由全身动了一下道:“你……咦!你怎么知道?”
  冷红溪朗笑了一声,笑声之中,有一些凄凉,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那个简秋竟是风火道人的记名弟子,难怪他武功那样高奥,原来简秋的双目,竟是为这个女人——阴素裳所害!
  他顿时明白了这一切,禁不住全身一阵热血沸腾。
  顿时,他发出了一声狂笑!
  阴素裳陡然后退了一步,冷红溪笑声一敛道:“这个人名叫简秋可是?”
  阴素裳呆道:“你见着他了?”
  冷红溪点了点头,冷笑道:“阴素裳,这件事你可以放心了,那简秋确实已双目失明,无异是一个废人,他与我还有一些渊源呢!”
  阴素裳打了一个冷战,她极力的注意着冷红溪的脸,想从对方的面色上,察出一些端倪来。
  然后,她试探着道:“你们原来认识……他现在住在何处?莫非仍在秦岭?”
  冷红溪心中一动,才想到,那简氏兄妹移居浣花溪,定然是一件隐秘事情,不欲为这妇人所知,自己如一时口无遮拦说了出来,岂非不妙?
  想到此就点了点头道:“我是在秦岭遇见他的,不过此刻是否还在,就不得而知了!”
  阴素裳紧张地道:“他当时可曾与你说了些什么?”
  冷红溪摇头道:“此人禀性固执,难与人处,我与他虽有一面之缘,却无深交!”
  阴素裳这才算放下了一颗心,当时点了点头道:“这个人一身本事,已得先夫真传,武功在我之上,只怕和你差不了多少吧!”
  冷红溪一笑道:“这个,我可不知道了,你口口声声说先夫先夫,莫非那风火道人已经死了不成?”
  阴素裳面色又不禁红了一下,现在她才真正的发觉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人,他几乎什么事都知道,当下不由存下了戒心!
  她转了一下眸子,露出了森森白牙道:“这还用说,十年前大春岭之劫,人人都知道,先夫风火道人,遭了六九天劫!”
  冷红溪摇了摇头道:“我的见闻太浅陋了,这件事我还不知道!”
  忽然,他对阴素裳冷笑道:“有一位朋友在侧偷听,何不请出来一谈?”
  阴素裳不由一怔,正要出言,冷红溪倏地转过身子,朗声笑道:“朋友,你这又何苦?”
  说到此,右手蓦地向外一抖,侧掌如刃,一掌劈出去,只听附近那棵大树上,发出了“喀喳”一声暴震!
  整个的一大截树干,连着大片的枝叶,蓦然间飞坠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大响!
  就在这声大响之中,一条人影,如同飞隼似的,自那截树干的枝叶内,腾身而起!
  他身形极快,直向一边的树丛中逸去!
  可是冷红溪显然已是愤怒极了,他知道,这人必是阴索裳一伙,自己如果就这么任他逃走,面子上也太不好看了。
  当下狂笑了一声,道:“相好的,请暂留尊步!”
  话声一落,就见他上身向前微微一躬,有如一支脱弦利矢,“嗖”一声,已射了出去!
  他这种起势,看来又比先前那条人影快得多了!
  就在树梢的摇动上下之间,两个人已成了首尾相接之势!
  冷红溪已到了这人身后,他看见了,前面之人,是一个衣着华丽,腰肢窄细的男人!
  冷红溪十指指尖向上一挑,掌心向外一吐,双掌掌心所发出的内力,犹如是一道铁墙一般,直向前面这人背上撞去!
  这人身子向前霍地一倒,足下一拧,又向一边的草丛中遁去!
  冷红溪这时更看清了,这人是一个油头粉面,有些女相的人物,心中顿时生出无限恶感!
  他没有想到,这个妖里妖气的人物,居然还有些功夫、心中微微一动!
  就见这人,身子在草丛中一个滚翻,在他身子转动之间,竟然打出了一团纷绢。
  冷红溪鼻中闻到了一阵香风,当下忙屏息,同时右手平空一挥,已把那飞来的粉绢,击上了半天!
  这不男不女的人,忽然细声叱道:“好小子!”
  只见他双手一拍,冷红溪仿佛觉得身前一震,他知道这些淫功媚术,绝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可是却也讨厌得很!
  他生平最恨人练习如此功夫,此时见状,倏地双眉一竖,厉叱了声道:“朋友,你纳命来吧!”
  口中说着,再次的向外击出了双掌,双掌一前一后,有如是两只钢锤似的先后击了出去!
  他这种掌力甫一击出去,就见那人发出了一声闷哼,猛然推出了右掌,来迎接冷红溪击来的左掌,身子很厉害的摇了一下,退后了一大步!
  这时冷红溪右掌掌力又到,这人竭尽全力的又推出了一掌,可是两股掌力对击之下,胜负立分!
  红溪所发出的掌力,足足把这人击出了八九步以外,就见他面色一黄,嗵一声坐到地上!
  冷红溪一声朗笑,衣襟飘扬中,已到了这人身边!
  他一声冷笑道:“足下请速速报名,冷红溪掌下不死无名之辈!”
  这人一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只道了一声:“你……”霍地仰身就倒!
  一旁的阴素裳见状大惊,猛地窜了过来,她悲切的道:“文君……”
  说着弯下身子,一只手把这人扶起来,却见心上人这时面如金纸,嘴唇发乌,禁不住一阵心酸,淌下了两行泪水,猛地银牙一咬,转过身来!
  冷红溪就在她身边,阴素裳道:“你好狠的心!”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这是他咎由自取,又怪得谁来!”
  阴素裳似乎极力在忍受着内心的痛楚,她紧紧咬着牙齿道:“这人并非是无名这辈,他乃是百峦山的春心公子戚文君,他师兄桃三郎,谅你也有个耳闻,这件事如果桃三郎知道了,是绝不会与你甘休的!”
  说话间,那戚文君又吐了一口鲜血,全身一阵抽动,阴素裳不由双眉一皱道:“你莫非见死不救么?”
  冷红溪对于这位“春心公子”,倒知道得不多,可是他师兄桃三郎,却是久仰得很,深知此人乃是魔教中一个厉害的主儿!
  可是对于这件事,他并未放在心上!
  这时见那戚文君伤势如此,心中也有些后悔,虽说此人平素为恶多端,死有余辜,究竟和自己并无深仇大恨,当下冷冷一笑,道:“你既然如此说,我倒要留他的活口了!”
  说着右手缓缓探出,搭在戚文君前胸之上,戚文君在他手掌方一触胸的霎时之间,蓦地睁开了眸子,抖声道:“你……你还要下……毒手?”
  冷红溪鼻中哼了一声,道:“论你平日所作所为,本该让你即刻就死,只是听说你有个师兄桃三郎,此人我倒想要见一见,如你死了,连一个传口讯的人都没有,岂不要落空了?”
  戚文君闭上眸子,喘息道:“我师兄必定会找你算账!”
  冷红溪一笑道:“这样我就安心了!”
  说罢,两只手虚空的在戚文君身上揉按了一下,退后一步道:“你现在已可行动了!”
  阴素裳不由甚为惊异地望着他,道:“这么快?”
  却见那戚文君,由地上一翻而起,举手照着冷红溪面上就打,可是手掌方举起一半,忽然抽手退身,脸上现出一种痛苦之色。
  冷红溪微微一笑道:“我方才忘了说了,你的气海已开,精气炁力,已为我的乾元真力震散,短时间再想为恶,甚至于练功夫,只怕是不能够了!”
  戚文君闻言,暗提了一下真气,只觉得丹田一阵发酸,差一点站立不住,这才知道对方所言并非虚假,不禁面色大变。
  冷红溪一笑道:“去找你师兄去吧!”
  戚文君自知比起对方来,自己武功差得太远了。如不见好而退,这条命也怕保不住了,当下含恨一言不发,转身自去!
  阴素裳追过去,二人低语了几句,春心公子就独自走了,阴素裳虽是一肚子的气恨,可是她好不容易骗得冷红溪入彀,自不会就此放过。
  她冷冷一笑道:“这也是他自己找的,算了,你大可放心,他是不会去告诉桃三郎的!”
  冷红溪淡然一笑,不再多言。
  阴素裳顿了顿,接下去道:“我方才跟你商量的那件事,你意如何?“冷红溪既知道阴素裳就是伤害简秋双目之人,更知道她素性为人淫恶,如此恶人,早就该一掌打死,其所以虚与委蛇,无非是想由她口中,探知一些有关“两相环”的情形,以及仇人莫环的下落。
  有了这种想法,他才耐下心来,这时他点了点头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简秋双目失明,是无能为力的!只是此子不除,今后对你终是不利。”
  阴素裳一惊,道:“怎会对我不利?”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因为简秋双目是你所害!”
  阴素裳不由面色一变,蓦地后退了一步,接着怪笑了一声道:“冷红溪,你真会开玩笑……”
  红溪目光逼视着她,道:“一点也不是开玩笑,因为他也知道那两相环以及功图上的许多秘密,所以你才会起了凶心……”
  阴素裳面色大变道:“是谁告诉你的?”
  她一面说着,一只独手,缓缓探入衣内,冷红溪笑了一声,道:“还要人家来告诉我么?这一点我是不会猜错的。阴素裳,你的心太毒了,所以现在,你才会断了这只手,这是天意……”
  阴素裳全身抖动了一下,独手又缓缓的抽了出来。
  她虽是已摸到了独门暗器“红云散花毒针”,可是却没有勇气发出,因为像冷红溪这种大敌,如果一击不中,后果就不堪设想。
  所以她考虑再三,终于又放了回去,面上不自然的笑了一笑,道:“你果然聪明,不错,那简秋双目是为我散花毒针所伤,因为他知道得太多了,仗着先夫风火道人对他的宠爱,他眼睛里哪有我这个师娘?”
  冷红溪鼻中哼了一声,道:“只怕简秋不会放过你的!”
  阴素裳不由呆了一呆,桀桀笑道:“我如今虽然只有一条膀臂,却也不会怕他这个瞎子,你可以想到!”
  说到此,冷红溪忽然面色微变,只见她凝声屏息的听了听,树林内传出了一片哗哗被风所吹动的声音。
  阴素裳自断臂后,早已成了惊弓之鸟!
  她之所以冒险来与冷红溪交谈,实在是想借他的武力,来防范本身的安全。
  她并且断定,那莫环必定就在附近,这时见状自是吃惊,不由害怕地问道:“听到了什么?”
  冷红溪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也许是我听错了!”
  话方说完,又听得一片乌鸦噪鸣之声,就在左面的树林上空,飞起了大群的乌鸦。
  冷红溪侧首看了一下,遂腾身而起。
  在他的判断里,这些乌鸦绝非偶然升空,必定是有人行走林间,那么在这荒岭绝壁之间,又会是谁呢?
  冷红溪展开了身法,直向那丛树林飞扑而去。
  就在他离开现场的霎时之间,一条人影,徒然自相反的方向飘身而出。
  这人身着一袭宽大的黑衣,动作极快。
  他所落的地方,不偏不倚,正是阴素裳身前不远处,就像是一只突从天降的大苍鹰似的。
  阴素裳似乎尚无所觉,这人一声冷笑道:“阴素裳,你还没有死!”
  阴素裳猛抬头,不由霍然变色,道:“莫……环!”
  不假思索,右掌一晃,直向莫环面上用力劈去。
  莫环嘿嘿一笑,蓦地身子一转,阴素裳的这一掌,竟擦面而过,扑了一个空!
  她不由吃了一惊,对这个老魔头,她是深具戒心的,当下连忙抽手退身。
  可是莫环的用心,显然是不想再让她逃开掌下了,阴素裳抽手未及一半,就见眼前这个怪老人掌势一翻,己搭在了她的左腕之上。
  阴素裳吓得怪叫了一声,大声嚷道:“冷红溪!快……”
  “来”字尚未出口,只觉得两腮一阵发麻,已说不出后来了。
  可是她内心仍然是明白的,就觉得整个的身子,此刻为莫环高高的举了起来,同时莫环身形纵起,直向一处峭壁下飞驰而去!
  阴素裳本有一身能耐,可是此刻在莫环的挟持之下,竟是一筹也施展不出。
  眼看着莫环扑上了一片峭壁,在有似刀削的峰壁之上,莫环就像是一条蛇似的,攀升了上去!
  阴素裳眼见他这种举动,吓了个魂飞魄散!
  莫环的这种做法,简直是太大胆了,他两只手高托着阴素裳,仅仅用腹部及膝盖用力,在刀削似的峭壁上游行着,真像是一条蛇!
  阴素裳反倒是不敢再挣扎了,她吓得呆了。
  这时,她耳边听到了莫环冷笑的声音,道:“你要是想死就乱动!”
  阴素裳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一片峭壁足有百丈高下,在上升一半时,莫环忽然停止不动了。
  他微微喘息了一阵,阴素裳就觉得他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着,心中正奇怪,莫环已轻声道:“不许动!那厮来了。”
  说着他分出一只手,向壁上摸索着,他摸着一堆乱草,就把身子慢慢的移了过去。
  阴素裳不禁全身麻木了。
  这种情形之下,只要二人之中有一人不小心,就有坠落山涧之险!
  阴素裳想开口阻止他,可是两腮酸麻,张口无声,惊魂间,果然耳中听到了一阵衣袂激风之声。
  就在这绝岭峭壁间,出现了一条起落如飞的人影。
  这条身影,就像是一只飞跃在岭壁间的猿猱似的,一刹那已来到了眼前。
  阴素裳细看了一眼,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一双眼睛了,来人竟是冷红溪。
  皓月下,冷红溪那起落的身子,活像是一只大猴子,即使是一只猴子,也不能同他一较身手!
  在先前,阴素裳一直认为莫环的功力,已到了顶了,可是此刻一看冷红溪这种施展的方式,她才知道,冷红溪的这一身轻功,却又比莫环高得多了。
  他不像莫环那样全身伏在石壁之上,而是仅仅运用两手两足!
  那种飞越的情形,看来真令人“触目惊心”,那种动作,可以说是阴素裳生平从未见过的。
  他如此星丸跳掷似的,在峭壁间游行了一阵,顷刻如风而去,星月之下,成了一个黑点,转瞬无踪。
  阴素裳想出声招呼他,苦在有口难言。
  又过了一会儿,莫环鼻中才冷冷的哼了一声,自语道:“他大概走远了,我们也该走了!”
  说着他身形扭动着,慢慢向峭壁尖峰之上游行而去,不一会,已到了峰顶,这时夜风呼呼,吹得阴素裳遍体生寒,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月,好似伸手可摘一般!
  阴素裳素性心狠手辣,可以说任何事情都不曾令她害怕过,可是此刻身处在莫环身边,却令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瑟缩恐惧。
  她实在是猜不透,莫环如此对待她的原因。
  山风极大,就好像要把人吹下峰去似的!
  莫环把阴素裳慢慢放在了地上,口中发出森森的一声冷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说罢,那双凸出的眸子翻动了一下,同时他又伸手在阴素裳的下颚骨上摸了一下,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阴素裳将信将疑的开口道:“莫环……”
  果然话出有声,她不由猛地站起来,却觉出肩头上有一股极大的内力逼迫,使得她情不自禁的又坐了下来,她吃惊的道:“莫环,你莫非还想对我下毒手么?”
  她的语音发抖,自己也不知道,怎会对这个人如此的害怕,莫环闻言鼻中怪哼了一声,用狞厉的口吻沉声道:“如果你要想逃,可就怪不得我下毒手,那时只怕你死无葬身之地了。”
  阴素裳打了一个冷战,道:“我……我不逃……莫环,你把我带到此处,究竟是什么意思?”
  莫环嘿嘿冷笑了几声,道:“这个你会不知道?何必假装糊涂!”
  阴素裳壮起胆子,冷笑道:“我装什么糊涂?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你也欺人太甚了!”
  莫环手摸长发,慢吞吞的道:“阴素裳,你这个坏女人,我早该打死你了!”
  阴素裳见他说话之时,牙关紧咬,不由心中益发战抖,忍不住道:“你……要怎样?”
  莫环冷森森的道:“冷红溪那小鬼,如今竟然还活在人世上,这一点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阴素裳,你方才对他所言,我全都听见了!”
  阴素裳抖声道:“我说了些什么……你听见了?”
  莫环一笑道:“难得这些话,竟由你口中说出,真是再好没有,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所以不杀你的理由了吧?”
  阴素裳冷哼道:“我一只手,已为你所断……你怎么还放不过我?我对你……并没有恶意,你想,我怎会同冷红溪混到一起?我不过是骗一骗他罢了!”
  莫环狞笑了笑,道:“这些我倒不管,我只问你,那两相环以及功图上的秘密你知道不?”
  说话之时,他那双凸出的眸子,连连翻动着,像是要把阴素裳生吞了下去。
  阴素裳闻言之下,不由大吃了一惊。
  现在她才明白了,莫环所以不杀自己的原因,竟是为了这个,当下不由心中动了动。
  她本想说不知道,可是只怕莫环一怒之下,自己可能就此丧生,因此一笑道:“原来是为了此事,自然我是知道的!”
  莫环点了点头道:“很好,我需要你领路去白牛堡!”
  阴素裳恨在心里,却装作不在乎的道:“现在就去么?”
  莫环摇了摇头道:“此事不慌,我还有点别的事……”
  说话时,他又眨了一下双目,阴素裳不知为何,总觉他那双眸子有欠灵活。
  她心中微微一动,忖道:“莫非他双目失明了?”
  可是这个念头,立刻就被她自己否定了,她实在不敢相信一个瞎子能如此自如地行走于峭壁绝峰之间。
  莫环这时冷冷一笑道:“如果你真能带我去白牛堡,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否则,我也决不会轻易的放过了你!”
  阴素裳此刻真是恨他入骨,可是也惧之入骨。
  她叹了一声道:“莫前辈,那白牛堡远得很,岂是容易去的么?”
  莫环眨动了一下眸子,错齿道:“白牛堡,我要过一些时候才去,现在我们必须先要找一个藏身的地方……”
  阴森森的一笑,自语道:“那个小杂种,必定还在附近!”
  阴素裳知道他所谓的“小杂种”,必定是指的冷红溪。当下冷冷一笑道:“老前辈,以你的武功和身份,怎会怕了一个小辈?如果传扬出去,岂不令人失笑?”
  莫环低声冷笑道,“你知道什么!”
  说着双手用力的揉拧着地面的石头,他似有满腔的愤怒无从发泄似的,石块在他的怒火之下,变得粉碎。
  阴素裳冷冷一笑,正要再开口去激他,忽为莫环一只大手搭在了脉门之上,不由一惊道:“你……你要怎么样?”
  莫环狞笑道:“我与那小杂种的事情,你不要多管,也不许多问,知道么?”
  阴素裳茫然的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如此怕他,只要一看他的脸,她就禁不住直打冷战。
  莫环又接道:“苦论起你对我的用心,真该一掌把你打死!可是……”
  说到此,那张橘皮似的脸上,炸开了大片笑纹。
  在阴素裳的感觉里,他的笑真比人家哭还难看。
  而他这神秘的一笑,也更令阴素裳吃了一惊,当下她勉强定下心来,若无其事的道:
  “你还不如打死我的好……”
  莫环缓缓探出一只手,向阴素裳面上摸去,阴素裳不由又打了一个冷战,她畏缩的向后退了些,可是仍然未能躲开这只手!
  莫环这只手,在她瘦削的脸上摸了摸,又转到了她的头发上,遂发出了一声狂笑。
  阴素裳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有此动作。
  她脸色变得苍白的道:“你……”
  莫环咧开了大嘴,喃喃的道:“你不要怕,老女人,你应该知道,像我这种人,是不会对女人感兴趣的,可是我老了,而且孤独……”
  说到这里,桀桀的怪笑了几声。
  阴素裳为之毛发耸然地愣了一下,道:“你想怎么样?”
  莫环桀桀一笑道:“现在我找到你了!”
  阴素裳狞笑道,“我不过是一个残废的丑女人,你怎么会看上了我?再说,我这只手,是你打断的,你想我会顺从你么?”
  莫环怪笑了一声道:“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也是一个残废!”
  阴素裳奇怪的眨了一下眸子,道:“你是一个残废?”
  莫环面上立时现出了一片凄凉,可是这种凄凉却立时为愤怒取而代之,他森森的一笑,道:“你莫非看不出来,我双目已瞎?”
  阴素裳口中“噢”了一声,禁不住一阵狂喜,莫环似乎洞悉她的一切,他冷笑道:
  “你先不要高兴。”
  阴素裳仔细的观察着他的双瞳,心中闪过了逃走的念头,可是莫环这时却接下去道:
  “你不要以为我双目已瞎,就可以逃走,或是暗中害我,如果你这样做,就太不聪明了!”
  这几句话,立时生了效果,又使阴素裳僵住了。
  她喃喃的道:“可是我看不出你是一个瞎子呀,而且你的动作不是同好人一样么?”
  莫环桀桀的笑了笑,道:“你说得不错,我双目虽瞎,可是你的一举一动,我仍了若指掌!”
  说到此,他陡然探出手来。
  只见他二指一捻,“哧”地打出了一粒碎石,这粒小石子,就像一枚箭似的破空而起。
  只听当空“咭”一声,落下了一团黑影。
  阴素裳注目看时,原来是一只大蝙蝠,显然已为莫环石块所击中,死于当地。她不由“噢”了一声,为之呆住了。
  莫环桀桀一笑,道:“所以,你应该死心了!”
  阴素裳又惊又恨,大失所望,她冷冷一笑道:“尽管如此,你总是一个瞎子,一个失去双目的人,总不能同好人相比的!”
  莫环哈哈笑道:“你这话说得不错,所以你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阴素裳怒声道:“我又不是大夫,你……”
  莫环森森的一笑,道:“你莫非不知道,我这双瞳子,是为你隐放在箱内的五云散花毒针所伤么?”
  阴素裳这才想起,不由吃了一惊,她喃喃道:“这毒针,乃是风火道人生前所设计的,也是他放在箱内的,不关我什么事!”
  莫环鼻中哼了一声道:“你曾经是他的小妾,总应该知道一些解救之法!”
  阴素裳摇了摇头道:“除了他本人以外,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解治此针之毒!”
  莫环鼻中哼了一声,道:“我要你为我治愈双目,是有交换条件的!”
  阴素裳摇头道:“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莫环哈哈一笑道:“这么说,你是不愿交换了?即使是用你的手……”
  阴素裳怔了一下,道:“我的手怎么样?”
  莫环怪笑了一声,忽然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长形的油包,空气中立即散发出一片血腥味道。
  阴素裳蓦地神色一变,道:“这是什么?”
  莫环慢慢打开了那个纸包儿,包在其中的,赫然竞是一只断手。
  阴素裳再也忍不住,猛的扬手,直向着这只断腕之上抓去!
  可是莫环显然早已留心到她这一着了,阴素裳左手抓出,竟是抓了一个空,待要抽手时,已为莫环一只大手压在了她手背之上。
  由莫环手上传下的巨大力量,几乎都要把她手面压碎了,莫环怪笑了一声道:“正如你所说,一只手是不能与两只手相比的!”
  阴素裳不由悲愤的道:“你还我的手……你这个杀人魔王!”
  莫环得意的一笑,道:“你弄瞎我的眼,我砍下你的手,两个人谁也不要恨谁,阴素裳,只要你肯与我合作,我是有办法把你这只断手接好的,如何?”
  阴素裳不由怔了一下,道:“你说的是真的?”
  莫环桀桀一笑道:“我有一友,素有神医之称,所炼‘化血神丹’,专治各种骨折血伤,像你这种情形,在他手中,是算不了一回事的!”
  阴素裳不由心中大喜,她顿时忘了所处的立场,道:“老前辈……求求你,为我接上这一只手吧!”
  莫环一笑道:“天下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
  说着他慢慢地用油纸又把那只断手包起来放入怀内,然后冷冷的道:“我方才已说过了,只要你肯与我合作,为我先把这双眼睛医好,我定不失言,为你接上断手,这是一件很合理的交换,对不对?”
  阴素裳呆了一呆,事实上也是真的,像他双目所中的毒伤,也只有风火道人本人能够医治!
  莫环双目中所中的毒针,和昔年简秋所中,完全是一样的!
  这种毒针的解药,只有自己丈夫风火道人本人才有,而且有一个更大的稳秘,风火道人吴天化并没有死,可是自己却不能说出来。
  一旦这个秘密揭穿了,江湖上必将惹起巨大的风波,后果不堪设想,因为风火道人吴天化生前仇人极多,而那更具有传奇性的“白牛堡”,显然只有云天禅师和风火道人二人知道!
  如果人们得悉吴天化没有死,“白牛堡”又将成为江湖上角逐的热门,那么自己势将一切都要落空了。
  最重要的是,吴天化本人曾对阴素裳告诫过,不可泄露出他尚在人世上的秘密,否则将对她不利!
  阴素裳偷窃了吴天化的坐图,以及功谱地图等,隐居在青城山,这件事,没有一个人知道,一旦要是传扬出去,风火道人吴大化首先就放她不过。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她虽然得到两相环、地图等东西,而却迟迟不敢到白牛堡去!
  这件事情,真是说来话长,想起来头痛,阴素裳乍一想来,更不禁连出冷汗不已。
  她叹了一声,垂首道:“莫环,如果你能把这只手为我接好,我愿意终生侍奉……
  可是你要我医治你的双眼,恕我没有这个力量,对不起!”
  莫环桀桀一笑道:“这事情不要紧,慢慢的商量!”
  他说着站起身来,伸了一下懒腰道:“反正我是不怕你能逃走的!”
  阴素裳猛然腾身纵到了一边,莫环一怔,笑道:“怎么,你想跑么?哈哈!”
  阴素裳这时内心很是激动,她认为,只要逃下这座峰去,自己也就自由了。
  可是当她面向峰下一打量,禁不住后退了几步,一颗心算是凉到了家!
  冷月如霜,月光照射下,她所看见的是陡峻如同刀削似的峰壁,别说是一个人,即使是狮虎只怕也难以攀越,除非是具有像莫环这种功夫的人,才敢上下,一般人是看一下也会寒心的!
  阴素裳吓得又退了回来,这一霎时,她真想哭,又想跳下去死了算了。
  可是,这只是刹那间的念头,事实上像她这样的女人,才不会贸然的就舍去一条命。
  莫环这时发出了一阵怪笑,道:“怎么,你还想跑么?”
  阴素裳恨透了他了,可是她这个人,是能把极度的忿恨隐忍在内心,而始终不让对方知道的。
  就在这一刹那,她暗暗的发下了咒,自己要忍下这一时之恨,为了要报复这个人。
  这时候,她似乎看见了莫环那种口流鲜血,伏地待死的样子……
  想到此,她心中似乎平和了一些。
  当时,微微一笑道:“你误会了,我只是看一下有人没有,在我的手没有接好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莫环点头冷笑道:“在你断手接好之后,你一样的离不开我。”
  阴素裳打了一个冷战,莫环舞动了一下那只瘦手,冷森森地道:“阴素裳,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是一条线上拴两个炸蜢,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你呀,就别再胡乱打主意了吧!”
  阴素裳见他说话之时,似乎背向着自己,不禁一时杀心大动!
  猛然,她升起了一腔怒火,身子向前一欺,举掌向莫环背上推去。
  双掌堪堪已快接触到了莫环背上的刹那之间,这位不可捉摸的怪老人,却忽然转过身来。
  阴素裳陡然收手,脸上装出笑容道:“我们走……走吧!”
  莫环冷森森的一笑道:“你还是一切顺从我的好,不要打歪主意,因为你所想的,我早已想过,你所做的,我也早都做过,你在我面前是耍不开的!”
  说着他右手一分,阴素裳竟是没有躲开,已为他抱了起来,她害怕道:“我们上哪里去?”
  莫环一笑道:“青城天下秀,确是个好地方,这地方我真舍不得离开,我现在带你去个好地方玩玩!”
  说着他身子笔也似的直,直向着对面扑去!
  阴素裳惊疑之间,莫环已带着她,扑上了另一座石峰,接着他身形又起落如飞,一路疾驰。
  差不多有一盏茶的时间,他们来到了另一座奇峰前,眼前是一片崩坍乱石,荒草高与人齐,月影稀薄的照过来,冷森森的煞是怕人。
  阴素裳不知莫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心中十分紧张。
  就见莫环立住脚,不时的左顾右盼着。
  他这种情形,引起了阴素裳的好奇,她奇怪他是一个瞎子,如何能分辨眼前形势。
  当她细心的留意时,才发现莫环是在运用他的嗅觉和听觉,他鼻翅耳轮,都在微微的掀动着!
  良久之后,他才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地方,现在我们上去!”
  说着又要来抱阴素裳,可是阴素裳却闪开道:“我自己会走!”
  莫环右手一翻,掌心发出了一股劲力,阴素裳只觉得头上黑影一闪,身子已被对方提在了手中。
  她不由叹息了一声,伤心泪下。
  她知道自己落在了这个怪物的手中,再想脱身,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一切也只好暂时认了吧!
  莫环挟持着阴素裳一路跃纵,向另一个极高极陡的石峰上攀登而去!
  如此上行了很久,莫环才喘息着停了下来,她问阴素裳道:“你看见一块大石头没有?”
  阴素裳没好气的道:“这附近全是石头!”
  莫环冷冷笑道:“我说的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他说着,右手已摸到一块石头之上,阴素裳心中好奇的看去,果然他手摸处,是一块黑色的大石。
  这时莫环已狞笑了一声道:“是了!”
  言罢,右手微微着力,用力的向那块巨石之上推去,一推之下,传出了一片喀喀之声。
  巨石背后,现出了一个尺许大小的石洞。
  莫环一笑道:“来,你先进去!”
  事已至此,阴素裳也只有认命了,她眼前只有顺服之一途,报仇只有期待于来日了。
  当时,只好伏身钻入洞内,那是一个仅可容一个人爬行的长形地洞,阴素裳入内之后不久,莫环也揉身而入。
  他而且反过手来,把那大块石头,又恢复原状。
  凭着过去长久的穴居经验,莫环已可以说是一个地道专家!
  这地方是经过他一番深思熟虑选择的!
  阴素裳加快了动作,向里爬去,她以为这地道必是通往一处山谷,能够早一会儿出去,或许有机会逃生。
  这一点,她显然又错了。
  当她爬到地道的另一头时,只觉得前面风力极大,吹得人承受不住。
  这时莫环在她身后催促道:“放心出去,不要紧!”
  阴素裳试着探头出去,却见眼前浑黑一片,等到视觉恢复正常之后,才看清了原来自己已来到另一座更高更陡的峰壁之上。
  眼前是一片广大的草原,奇石巨树,遍地皆是。
  阴素裳不由大讶,她来到青城已有很多年了,青城山一草一木,可说了如指掌,然而眼前这个地方,她竟然还是第一次看到!
  她爬出洞外,深深吸了一口气,莫环也由地道内蛇也似的窜了出来。
  然后,他发出了一声怪笑道:“这里是一个新世界,是我们的新天地!”
  说到此,他又发出更大的狂笑之声,似乎是得意极了,接着他运用双臂,推动了一块小山似的巨石,堵住了身后洞口!
  阴素裳一旁看得触目惊心不已,这一块巨石,已把她和外面的世界隔离了。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呢?莫环又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