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含情看剑 >> 正文  
第二十一回 人在魂牵梦系中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一回 人在魂牵梦系中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11

  月净如水,水映月魄。
  一片烟雾,笼罩着当前的翠湖。
  简昆仑一径来到这里,才自放了一颗心。向思思伤势颇重,垂头不语,娇躯无力,一副沉沉欲睡模样。
  这副形态看在简昆仑眼里,一时竟不能弃之而去。
  这一带景致奇佳,即使在月夜里,也不能尽掩,湖侧杂生花树,翠草如茵,杨柳青青,柳枝儿低到垂及水面,偶有微风,摇曳起淡淡纱笼的一片迷离,却是波谲云诡,一如湖面的烟波浩渺,看它不透。
  轻轻把她放置在草地上。
  向思思曼吟一声,睁开眼睛,微弱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简昆仑只当她人事不省,既能说话,便自无妨。
  “先别管我是谁,告诉我伤在哪里?”
  说话时,他特地把声音压低了,不欲让她认出自己是谁,原因是双方立场暧昧,仍似敌对身份。
  向思思瞧他皱了一下眉头,无可奈何地吟了一声,才自讷讷说:“后……面……”
  后面胯骨部位,似已为鲜血染透,月色里看不清楚,简昆仑用手摸了一下,湿漉漉染了满手,一时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却不意对方少女十分倔强。
  “流血?”
  “嗯……”简昆仑说,“看样子伤得不轻!”
  向思思一笑说:“不要紧……”
  说时她反过手来攀摸了一下,终是不便,无奈地道:“你就好人做到底吧,瞧瞧看……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没有?”
  一面说,她已摸索着由身侧豹皮革囊里,取出了千里火,转递过去。
  简昆仑迟疑了一下,接过来迎风一晃,呼地亮着了,火光闪烁里,才看清楚了。
  可真是伤得不轻,整个后胯下股,全为鲜血所染,把一条葱色的裤子大半截都染红了。
  简昆仑哼了一声,右手快速运指,一连在她后胯伤处附近点了三处穴道,流血顿止。
  火苗子呼呼在空中蹿着,手上千里火为万花飘香所独特设计,火势极强,更能持久,较诸一般寻常江湖人物所施用的,大为不同。
  藉助于眼前火光,仔细辨认之下,才确知伤在后胯的凤尾穴上,偏差少许,即是尾椎骨节。
  “好险,”简昆仑为之庆幸道,“差一点你便成了终身残废,这辈子就别想再动了。”
  向思思吓了一跳,怯生生道:“是怎么……回事?”
  简昆仑暂不答理,随即施展内力掌盘功,以右手掌心紧紧贴附对方伤处,一面运施丹田,发动真力,一抚一按,紧跟着向外一扬,突地一声,已把对方深入肉内的那枚暗器吸了出来。
  随着暗器的吸出,涌现了大片淤血。
  向思思呻吟了一声,直疼得身子打颤,却把早抓在手里的一个小小药瓶,反手递向简昆仑道,“这里有……药……”
  简昆仑随即又施展手法,重新为她止住了流血,把接过的伤药,为她敷上少许。自个儿动手在她革囊里拿了条布带和一些棉花,迅速包扎妥当。
  一切迅速、利落,倒也得心应手。
  熄了千里火,简昆仑步向湖边,就着湖水,把手上血清洗了个乾净。
  再回来时,向思思显然已大见轻松。
  这一霎,倚石而坐,睁圆了一双眼睛,正自向着简昆仑直直地瞅着。神态之间,显然对于简昆仑这个人大是存疑。
  “你……到底是谁呢?”却又轻轻一叹,“无论如何,你这番道义相助,让我终身感激不尽……为什么不把名字告诉我?或是,请你把脸上的遮面虎拿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记住你这个人,也就够了。”
  简昆仑一笑说:“那倒不必,只要我知道你是谁就够了。”
  向思思眨了一下眼睛,奇怪地问道:“难道你知道我是谁?”原因是她脸上仍然系着锦帕一方,二人虽接触亲切,那一方锦帕,仍然依旧。
  “刚才你自己已说过,你背后的靠山是鼎鼎大名的飘香楼主人柳先生,那么,你当然是万花飘香一面的人了。”
  “不错……”向思思说,“万花飘香是个极庞大的势力,属下有上万的人,你知道我是谁呢?”
  简昆仑冷冷一笑:“但是万花门出色的女将,却只有十二人,便是人称的十二金钗。如果我没有认错,你就是十二金钗之一的巧手金兰向思思,难道不是?”
  向思思微微愕了一下,浅浅一笑。
  “既然你已经看出来,我也不必再藏着了。”随即解下了脸上锦帕,现出了本来面目。
  简昆仑早已认出来是她,自然一些也不觉得奇怪。
  当下瞧着她,冷冷说道:“贵门主柳蝶衣,生平最是要强,姑娘此前坐失良机,让人家抢走了到手的人质,今夜又吃了如此大亏,还负了伤,这件事若是传到了柳先生耳朵里,只怕是……”
  向思思果然为之一呆,忽地站起来说:“你到底是谁?”言下之意,分明简昆仑所说属实,可就对他更为好奇。她只当简昆仑偕同九公主,当日同时已落入官兵之手,却不知他后来的入水而遁,否则倒也不难猜出对方的真实身份。说了这句话,一时只管直直看着,心里纳闷儿。
  水波一响。
  一个女人的声音,自湖上传来道:“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么?我知道。”
  话声方落,一叶扁舟,已自湖边芦苇草丛中现身而出,烟波浩渺里,但见在状似鹦鹉的舟首,伫立着一个长身玉立的窈窕少女。
  也同当日九公主装束相彷佛。来人少女头上戴着一顶软笠,沿着帽圈四面垂有淡淡轻纱,夜色迷离里,更是无能窥清。
  长身少女忽然出现,简昆仑与向思思仅是由不住吃了一惊。更吃惊的却是来人还不止一个。
  紧接着人影闪烁,却自两侧柳阴,一连显现出两个丽人,身法曼妙,动作快速,一经现身,海燕掠波般,双双已抄身眼前,左右各一,相距丈许,却把简昆仑、向思思遥遥看住。
  湖面轻舟,已逼眼前。
  月色迷离里,但见舟身一颤,舟上少女已腾身而起,飞鸟样的轻美快捷,已立身二人当面。
  向思思啊了一声,慌不迭自石上站起。
  简昆仑却能处变不惊。
  一个闪电般快捷的念头,自脑中转起:时美娇!
  心里方自念着,对方少女已冷冷哂道:“向门主──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么?”
  “你……又是谁?”
  向思思可真被弄糊涂了,先前的谜结还没有解开,后面的又来了。
  看样子后来的三个人,虽然都是女人,却是大非好相与。
  长身少女一笑说:“你等一会就知道我是谁了,先为你解开眼前这个谜结吧,你不是要想知道他是谁么?”
  说到他这个字时,一双妙目,透过目前薄纱,已转向简昆仑,随即一笑道:“简先生别来可好?”
  “时姑娘你好……”话声微顿,简昆仑已转向侧面,倚石而立,目光一扫,连同后来的一双少女,亦都在照顾之中。
  对方若是时美娇无误,那么后来的两个少女,当必是她一双随身爱婢无音、无言了。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会忽然看见了她们。
  这个突然的发现,不禁令他大感忧虑,原因是时美娇一身功夫,大非寻常,自己是否能敌得过,却是大有疑问,更何况还有无音、无言的从旁相助,以三敌一,自己更加不是敌手了。
  一想到好不容易,费尽了心机,才得由飘香楼逃出,不期然眼前却又与对方碰在一块,真正是从何说起?
  “你好聪明。”长身少女含笑地赞了一声,双手轻分,已把垂下软笠的一面轻纱撩起笠上。
  虽然只有月色,却也能把她看得很清楚,特别她所独自具有的那种神采气质,使得简昆仑在乍然一见之下,即能认出是时美娇。
  果然是她──时美娇!
  在万花飘香里,她身尊位高,论及身份,不过仅次于柳蝶衣一人之下,与金羽燕云青,各领一堂之主,人称玉手罗刹。
  简昆仑领教过她的厉害,俨然是极可怕的一个大敌。
  非只是武功剑技超人,最可怕的还是这个女孩的聪明才智,那双明亮的眼睛常于转动之间,即能窥测出对方心里所想,防不胜防,这才是最可怕的。
  一看见是她来了,简昆仑顿时心存警惕,以免重蹈覆辙,像上次一样,上了她的当,为之所擒。
  虽说如此,却也不甘示弱。
  一霎伺,简昆仑已设想了两种出手对策,甚至于长剑月下秋露在展出的一霎,兼及两旁的无音、无言,如此,即使不能取胜,当不致受制过甚。
  思念之间,一双眼睛已是数度打转,对于身侧附近,做了必要的观察。
  时美娇轻轻耸了一下细长的眉毛,莞尔笑道:“这点小阵仗,如何会看在你的眼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即使在柳先生身边,你也能来去自如……是不是?”
  话声方落,那一双剪水瞳子,已自移向一旁巧手金兰向思思。
  后者在乍然知悉时美娇的真实身份,亲自目睹认定之后,早已吓得面色惨变。
  眼前在时美娇目光逼视之下,哪里再能保持缄默?忍不住上前一步,请了个安,怯生生地说道:“参见堂主……我……”
  “你又是谁?”
  “我……属下向思思……”
  “向思思!”
  一霎间,时美娇面染青霜:“原来是向门主!真是失敬得很啊……”
  “属下不敢……”
  说话的当儿,她已似不支,一副娇弱无力模样,抖成一团。
  正如简昆仑所说,万花飘香帮规极严,所属弟子奉命行事,历来只许成功,绝不容许失败,若是连带有着什么有辱门风等事查实有报,论罪只有死路一条。
  巧手金兰向思思,论罪虽未必如此严重,却也可大可小,单看眼前的时美轿如何论处,生死一线,只凭时美娇之一言,焉能不使她为之胆战心惊?
  至此,时美娇才现出了她本来的面目,神色微凝,冷冷说道:“你的一切我清楚得很,如此无能,怎么可以在我飞花堂任职?且先回去,向宫坛主报到,听候处置发落,这就去吧!”
  向思思聆听之下,垂头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自抬起头向时美娇看着,眼睛里泪光盈盈,想是要说些什么。
  时美娇却是当着简昆仑的在场,不便发作,却也不容她再有申辩。
  “什么都不要多说了,你自个儿回去吧!”脸上笑靥不失,声音却出奇的冷。
  监于她在万花飘香的一言九鼎,素日威望,向思思尽管心有不服,却也不敢直言顶撞。
  聆听之下,只向着时美娇应了一声,抖颤颤请了个安,转过身来,向着简昆仑苦笑了一下,原想说上几句感激的话,又怕因此构成日后罪证之一,便自什么也不再多说,随即转身自去。
  时美娇再次转目简昆仑,脸上神态从容亲切,那样子与刚才面对向思思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更不像在面对一个敌人。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简兄……”
  显然是改了称呼,一口吴侬京韵,听在耳朵里真个是无比受用。
  说时,莲足轻移,缓缓向前迈了两步。
  莫谓无心之举。简昆仑可是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
  随着她前进的脚步,简昆仑向左面迈了一步,依然是背石而立。
  时美娇只当是没有瞧见。
  淡淡月光之下,她的风采极美。
  “首先我代表万花飘香,谢谢你对敝门手下的照顾,刚才在平西王府,我虽然没有身历其境,却是可以想知,当时情形,必然有一番惊险激战……”
  停了一下,她含笑接道:“向门主人虽机警,功力却差得太远,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你救她,只怕她早已在宝柱手里遭了不测……万花飘香一向恩怨功罪分明,对我们的恩惠,我们心里有数,绝不会忘记的!”
  简昆仑一笑道:“堂主你太客气了,只是话中有话,何不一气说完呢?”
  时美娇缓缓点了一下头,轻轻哂道:“过去我承认对你认识得不够清楚,从你到飘香楼住在半月轩以后,我才渐渐感觉到你的过人之处……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以往见过最厉害的一个大敌……”
  “大敌?”简昆仑一笑说,“为什么你们要把我看成一个敌人?”
  “原因很多!”时美娇说,“你既然问起,我就不妨告诉你吧……”
  “第一,”她说,“一开始你就跟我们作对,怎么作对,也就不必多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
  简昆仑当然明白,对方所指,无疑是对永历帝的仗义援手,这件事毫无疑问,若不是简昆仑的中途插手,此刻的永历皇帝,早已被挟持住进了飘香楼,成为柳蝶衣雄心霸业、号召天下的工具。
  微微一笑,简昆仑也就不再申辩。
  时美娇脸含微笑,不以为忤,继续说道:“这一点也就不必多说了,凡是被拘禁在万花飘香,尤其是飘香楼总坛的人,从来还没有人能够随便离开过,偏偏你就例外,坏了这个规矩!”
  简昆仑哼了一声:“这意思是,一旦住进了你们的飘香楼,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也不一定!”时美娇说,“要看住进去的人,是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了!”
  简昆仑冷冷笑道:“顺我者活,逆我者死!是不是?”
  时美娇发出了一串娇美笑声。
  “干嘛说得这么难听?当然……”她笑哈哈地说,“你一定要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简昆仑一笑道:“好像我的罪状,还不止这些……”
  时美娇微微点了一下头,轻轻一叹:“你说得不错,可知道为了什么?”
  脸上笑靥不失,简昆仑却透过一种特殊的感觉,体会到隐隐若现的几许杀机。
  时美娇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不经我们允许,而能离开飘香楼,至于能当着柳先生的面离开的,简直听也没听说过。”
  简昆仑冷冷一笑,目射精光道:“现在你不应该再说是没听说过了。”
  时美娇微微笑道:“我们真地听见了,不但听见,而且亲眼见到,我还看见这个人手持长剑,当面对柳先生出言凌辱呢……”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微似抖颤,可见得这件事她本人也同柳蝶衣一样,引为生平从来也未曾有过的奇耻大辱,洋溢着一种不可抑制的激动。
  简昆仑不由心里一动,透过了这个小小的观察,终于让他忽然了解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方姑娘与柳蝶衣之间的微妙感情,似乎已超出了首领与属下之间的一层关系。
  也就是说,时美娇很可能早已是柳蝶衣的爱情俘虏,才至于那么死心塌地地为柳氏效力。
  尽管他们之间相差着这么一大把子年岁,可是感情微妙,谁又能说是不可能呢!
  这个突然的警觉,使得简昆仑更加仔细地向对方观察──这一霎,更加断定显示她激动目光之后的尖锐杀机,确是要十分小心注意。
  时美娇说:“柳先生绝对不能忍受这种侮辱,没有人能拿剑比着他,说出那种话……”
  说到这里,她原先故示轻松、从容,所做出的一切伪装,都化为乌有,甚至于脸上的微笑,也似极牵强。
  简昆仑已觉悟到双方的必将一战。对于时美娇此一感情方面的突然发现,他认为是意外收获。
  兵法有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用之于眼前的格斗,其理亦同。
  “姑娘你这么说可就错了!”简昆仑越加慢条斯理地说,“柳先生所不能忍受的事,别人也一样不能忍受。”
  他冷冷地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柳蝶衣平素骄傲自大,唯我独尊,可以凭其武功权势,作践任何武林同道,他心里却不会有任何不安,现在只尝到了一点点别人的怜恤,就无能忍受,岂非于理不通?”
  时美娇摇摇头说:“话不能这么说,别人可不是柳先生,他是神圣不能侵犯的……”
  “谁又能可以随便侵犯呢!”
  说完这句话,简昆仑主动地抽出了长剑月下秋露,冷笑一声:“我已经看出了你对柳蝶衣的忠心,你不愧是他的忠实部下,所以你才能在当日,毫不留情地执行他的命令,迫死崔老剑客以及他无辜的母亲,如果易地而处,你也应该了解别人的感受如何?果真如此,你便能了解到,当日我未能一剑刺死柳蝶衣,该是何等的愚蠢与仁慈了,请拔剑吧!”
  说完这几句话,一时力贯剑身,长剑越形璀璨,渲染出森森剑气。
  想到了崔平及其老母的死,简昆仑有一种难遣的自责与悲哀,若是容许他再一次持剑柳蝶衣榻前,决计不会那般仁慈,柳蝶衣是否还能保住性命,可就大生疑问。一霎间,他心里充满了悲忿仇恨,对于眼前的时美娇,再也不能友善视之。
  时美娇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说:“这些话也就不必多说了,其实崔氏母子的死,第一个脱不了干系的应该是我……”说到这里她发出了一声幽幽叹息:“这件事也许我做错了……不过,后悔何益!”
  “谁要听你这些?”简昆仑抬起手,揭下了头上的遮面虎,现出本来面目,“时美娇,你请赐招吧!”
  “好吧!”时美娇黯然一笑,龙吟声中,一口细窄长剑,已拿在了手里。
  “我知道你的剑术很高,”她冷冷地说,“而且我也知道,二先生传授了你很多他独门身法,但是今夜对于你来说,却是不利的……”
  说话的当儿,无音、无言一双姐妹,陡地自暗中现身,各自前进一步。
  简昆仑蓦地感觉到发自两侧凌厉的气势,才警觉到这双姐妹所形成的钳形攻势。
  一个时美轿已难能取胜,再加上这双姐妹,自然对自己形成更大的不利。
  可是这一霎,他意志如钢,已不复再去考虑这些,炯炯目光,在一瞬无音、无言之后,紧紧盯向时美娇,再也不轻易移动。
  “你的意思我明白,就三个人一起上吧!”
  长剑微振,剑上光华,益形璀璨。脸上表情,大气磅礡──这番形象看在时美娇眼里,由不住心里一动,确是不敢大意。
  她终是智珠在握,胸有成竹:“你大可放心,她们只是奉命在现场警戒,不许外人妄自干扰,除非你存心脱逃,她们是不会轻易对你无礼冒犯的!”
  简昆仑哼了一声,陡地挑动长眉,似乎是对方那一句存心脱逃激怒了他。
  蓦地,他接触到自对方唇角的一抹微笑,忽然警惕到对方的用心微细。
  要知,高手之对招,全在心情镇定,大忌情绪激动,对方姑娘显然有见于此,反其道而行,无意之间,自己竟似为她所乘了。一念之警,简昆仑忙自收敛心神。
  便在这一霎,时美娇已自发动剑势。
  一片白光,起自腕底,随着时美娇灵巧的前进之势,直向他正面卷来。
  简昆仑长剑突出,一点即收。叮!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弹开了对方剑势。
  夜色里,爆出了一点火星。
  时美娇倏地收回了长剑,动作与简昆仑一般无二。
  双方的心思不谋而合,长剑交臂,人影穿梭,在眼睛来不及捕捉的一霎,双方已各自劈出了三剑……妙在双方的心有灵犀,像是事先打过招呼一般,在看来简直难以躲闪的凌厉剑招之下,俱是相互无损地闪躲而开。
  却是险到了极点。
  像是一双展翅而过的飞鹰,霍地两下里分开来。
  气势的强大,迫使着双方脚下的不能自止。
  简昆仑足尖飞抄,直落丈外。
  时美娇一式飞转,如鹰之怒盘。
  动作之快,迫人眉睫。
  却是一发而止,寓雷霆万钧之间。真正激昂排宕,不可作等闲而观。
  强大的气机,直似有飞沙走石之势。
  皓月杨柳,相顾愕然,怅怅然结束了第一个回合。
  时美娇重现笑靥,点头道:“果然我没有看错,看来你剑术大是可观,较之已死的崔平剑客,更似有过之。”
  这句话,使得简昆仑神情一震,直似有穿心之痛。紧接着他即明白了对方用心。
  “时美娇,你的攻心战术已经不灵了……换点别的花样吧!”
  “真的不灵了?”时美娇展动蛾眉,声音娇娆地道,“那就换点别的,来谈谈九公主朱蕾如何?”
  简昆仑微微一笑,假设着取势对方正面,却用玉崖飞泉的突发剑招,伤她右侧一面。
  时美娇妙目微转,越见高秀超逸,绵密精严。
  只是向着对方微微含笑,却使得简昆仑一时心存犹豫难定取舍。
  他本可猝然进身,怒剑相加,只是这一剑关系重大,若有所失,即不保为对方所伤,时美娇其势悠悠,难谓不心怀险诈。
  原来上乘剑术,多涉奇门阵脚。所谓顺布三奇又谓逆布六仪,或逆布三奇,顺布六仪,一剑之发,若得时位,自然可以稳操胜券,反之便为援人以柄,有如太阿倒持,遇见个中高手,便是死路一条。
  眼前时美娇,悠悠难量,顾盼进退,极见分寸,难谓她不是个中高手,却是不可不防,便是这番顾虑,使得简昆仑久久不欲出剑。
  却见时美娇轻轻一叹道:“想不到九公主朱蕾,竟是一个多情至性之人,据我所知,这两天她为你茶饭不思,已经两天不进饮食,如果你再不能救她出来……情形可就不妙……”
  简昆仑冷冷一笑,注目而视,只见时美娇脸上笑靥,极其美艳,却含蓄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稚气。这几句话大异她素日为人,自是别有居心。
  面前人影一闪,时美娇跃身而前:“别以为我是跟你说着玩儿,我说的可是真的!”
  简昆仑正待凝剑以向,不意对方身子尚未站定,倏地一转,呼地又自闪到另一个方向。翩然而坠,施施转身。
  “对不起,我实在很想知道──你与九公主之间这段患难的感情……”微微笑了一下,她继续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这么视死如归地护侍着她,真的是侠义居心,还是自己的私情在作祟?”
  简昆仑一笑道:“依你看呢?”
  时美娇哼了一声:“外面传言很多,我所得到的消息,都说是你们早已共浴爱河,出则同出,进则同进,共桌而食,同房而宿,而且……”
  轻轻一啐,她脸现薄羞,浅浅笑道:“还有的我就不说了。”
  简昆仑并不生气地道:“是不是共浴爱河,还有待进一步观察,除此之外,你所说的那一套,什么出则同出,居则同居……大致都还不假,我这么回答,不知姑娘你意下如何?”
  时美娇一笑说:“奇怪,这又关我什么事?”
  “啊,”简昆仑冷冷点头道,“原来你自己也知道,这本来是不关你什么事的!”
  以时美娇之冰雪聪明,想不到也有失言之时,眼前被简昆仑用自己所说的话一将,竟至无言以对。
  固然,她所以特别提出这件事,无非志在攻心,使对方情绪紊乱,却是忽略了,她自己对于眼前这个人,并非全然无动于衷,须知男女之间的情愫、感染,常在无知之间,虽说柳蝶衣于她,情之于先,只是双方年岁的差距,以及日后柳氏情感心性的变态、转移,对于她来说,毕竟不无遗憾,此时此刻,凑巧地闯进了简昆仑这个人来,若非时美娇的难忘故人,情势早已显然,但是,她毕竟也有软弱的一面……
  眼前为简昆仑出言一击,一霎间心儿筑筑,脸也红了。
  原来是拿来消遣人家,兼具攻心之略,想不到自己先受其害,以时美娇之剔透玲珑,诚然也始料未及。
  一霎间娇嗔大发,怒由心起。
  “哪一个又高兴管你们这些闲事?你美得很呢!”
  话声出口,人已似彩蝶儿般翩翩腾起。
  一起即落,掌中长剑,渲染出匹练般的一道白光,直向简昆仑身上怒卷过来。
  叮当一声。
  两口长剑迎在一起,黑夜里闪烁出一片火星。
  藉助于长剑的一弹,时美娇偌大的身子,呼!再一次的腾空而起,凌空一折,落到了简昆仑背后。
  恰到好处!
  以奇门顺布六仪而论,时美娇眼前这个落势,似乎正应了一个景字,正是出剑契机,轻叱一声,长剑顺势而前,直向简昆仑后背刺到。
  一股冷飕飕寒风,透衣而至。简昆仑方有所感,由不住激伶伶打了一个寒噤,脚下轻滑,一式旋风怒转,陡地飞身丈许以外。
  时美娇哪里放得过他?
  简昆仑身势方转,时美娇却已如影附形地附身而来。双方身势,看似一般轻飘快速,一如野云振飞,去留无迹。
  时美娇颇知奇门之妙,一脚踏入六仪,自不会轻易舍却。
  简昆仑身方纵起,已自觉对方的紧逼不舍,双方之间,更似有一种莫名的气势,彼此牵系贯通,如此一来,简昆仑的每一动静,对方都似能事先预知,正是此一奇门剑势之妙。
  这个突然的发现,不由使得简昆仑心里暗暗吃一惊。
  其时时美娇雪亮的剑锋,已自应了六仪中一个惊字,剑光宣泄里,一剑直劈,循着简昆仑背脊上大肆挥落下来。
  简昆仑一势猛虎伏桩,霍地投身大石,险险乎闪开了对方劲道猛锐的剑锋。
  剑落石面,劈削起大片石屑,闪烁出的一片石火,尤其有慑人之势。
  一霎间的动念,使得简昆仑忽然明白过来,毫无可疑,对方正是以玄奥的奇门阵脚,催动剑势,自己方才已有所警,只是心存怀疑,这一霎,待将施展破解之法,其势已有所不及。
  不好!
  一念之警,不禁使得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六仪奇门阵脚,他亦曾涉猎,并非昧于无知,若是事先窥知,大可与时美娇放手一搏,未见得就为她所败。
  眼前却是太过迟缓了。心思电转,似乎左侧方杜字一位,容或还有一线生机,不假多思飞身一转,便自向这一面掠来。
  岂不知,时美娇早已有见于先,无音、无言一双姐妹,正是为此设防在先。
  简昆仑身势方起,暗影里人影一闪,那个叫无言的姑娘已蓦地现身而出,不期然踏前一步,已自抢了先机。
  奇异的阵脚,即所谓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凰衔玉碧云空,神妙之处,端的不可思议。
  据传此一奇门六仪阵式,乃起自人类之始祖轩辕黄帝大战蚩尤时,偶遇天神所授,自是未免过于荒诞离经。但是由此却可想知其妙不测。
  随着无言的突然现身,霎时间这一面已自封死。
  感触里,像是起了一片云雾般,非但无言隐身不见,整个左侧一面,似已全然为浓雾所封。
  时间之快速,简直不容多想。
  便在这一瞬,身后的时美娇,挟其雷霆万钧之势,电光石火般已自身后切到。
  简昆仑只觉得后心要害一紧,其势已无能躲闪──时美娇显然已出剑直刺而来。
  生死俄顷之间,这一剑却似往侧面微微一偏,哧!尖风一缕,连带着雪亮的剑锋,已扎进了简昆仑右后肩胛。
  力道之猛,极是可观,噗……扎了个两面透穿。
  “啊!”
  拔剑,血流!
  简昆仑一阵刺心奇痛,掌中长剑都几乎脱落。
  时美娇显然手下留情,这一剑没有要他的命,却也并不表示就此放过,随着她拔出的剑锋,左手翻处一式春风拂柳,一只纤纤玉手,待向对方另一面肩头上拿去。
  猛可里,大片疾风,透空尖啸而至。
  月色里,简直难以看清是什么物件。
  或许是暗器中极为细小的飞针之类,为数既多,体积又小。
  这类暗器,最难招架,况乎施展人功力惊人,一掌飞针,透过无比巨大的掌力催使,势若狂涛,一股脑地向时美娇身上飞射过来。
  厉害的是,倏忽而来,事先毫无征兆,以时美娇之缜密谨慎,一霎间也无能招架。却似乎只有退之一途。性命攸关,再也顾不得向简昆仑出手擒拿。
  其势紧迫,随着娇躯的向后一仰,一式蜉蝣戏水,扬然旋身于三丈开外。
  如此一来,加之于简昆仑的紧迫形势,蓦地便为之爆开一环。
  简昆仑乃得施展极上轻功,突地腾身而起,向着相反方向,脱身逸出。
  他虽然伤势不轻,但在肩窝部位,丝毫无损于足下脚程,加以轻功极佳,这一奋身纵出,足足有四五丈开外,正好落身于湖上轻舟。随着他脚下的一点,轻舟微颤,第二次腾身而起,迳自向湖边一片稀疏树林遁进。
  却不意,这一面也早已有埋伏。
  那个叫无音的姑娘,便自藏身这里。
  黑暗里看人不清。
  简昆仑身方入林,无音已飕然而前,正是以逸待劳,猝然闪身而现,适逢其时地拦在了简昆仑身前咫尺之间。
  这双姐妹一身武功,非比寻常。
  时美娇把她安置这里,身当六仪一角,自系有特殊意义,简昆仑负伤在前,落荒于后,这一霎已是惊弓之鸟,加之无音的以逸待劳,猝然闪现,迫在眉睫,此时此刻的无音,果真按原定计划,乘虚出剑,简昆仑便是非死即伤。
  总是命不该绝。
  再听着无音的一声娇叱,一片剑光,挥自她的右手腕底,猝然相加,势若奔电。却以取势偏差,险险乎擦着简昆仑的身边毫厘之间,落了下去。
  喀嚓一声,劈落下大枝树干,声势好不惊人。
  这一剑,饶是有趣。
  双方当面而立,近在咫尺,以常情而论,岂能有出剑偏差之理!
  乍惊而后的简昆仑,简直有恍若再生之感,一个念头闪电转起──莫非对方的刻意示惠!
  无论如何,时机一瞬,眼前已无能证实,随着无音的一剑劈空,也同于方才时美娇情势一般,眼前情势顿为改变。
  简昆仑饶是心有未甘,也万不会愚蠢到返身恋战,自陷绝境。
  快走!
  无言姑娘这一面的留出破绽,时机稍纵即失,再要不走,更待何时,便自再一次奋身前纵,一头扎向林里,狼也似地落荒而遁。
  时美娇自是心有不甘。
  就情势而论,不啻先机尽失,对方简昆仑既是如此一等一的一个劲敌,况乎遁身林内,她自然知道追已无及。只是这么就容他走了,却是一万个不甘心情愿,更何况暗中那个向自己施以飞针的小人,更是她所深恶痛绝,若有所遇,绝放他不过。
  像是一只掠波的燕子……也同于简昆仑藉助于水面轻舟的一点,呼噜噜衣袂飘风声中,已自涉身岸边,紧蹑着简昆仑去势之后,快速纵身林内。
  虽说是星月当头,林子里却黑黝黝无以视物。
  时美娇的气可也大了。
  以她在万花飘香崇高在上,仅次于柳蝶衣以下第二号人物的身份,却让简昆仑如此跑了,传言出去,她这个堂主的脸面,实在无以置之,更何况此行柳蝶衣对她的寄以重任,怎么说也不容许简昆仑这般轻易的便自手底跑了。
  简昆仑轻功极高,时美娇自信比他也不差。
  恍惚里,依稀听见前面传过来的脚步声。时美娇脚下加劲,一连七八个疾纵,直向着疑是声音来处快速追了过去。
  双方势子都快。
  那声音果然传自简昆仑一面,身上负伤,四面又黑,加以处身林内,想要像平日那样一派任意飞纵,不带出一点声音,自是极不可能。
  一追一遁,霎时间已是百十丈外。
  简昆仑蓦地觉出后面有人,霍地站住脚步。
  时美娇也自警觉,立刻站住不动。
  风引树梢,林子里摇动出那么轻微的沙沙声。
  双方耳朵都够尖,虽是隔着前后遥遥的一段距离,却像是心有灵犀,彼此都全神贯注在留意倾听。
  时美娇忽然出声笑道:“我知道你在哪里,简昆仑你跑不掉的……”
  缓缓风势,吹动着她的声音,静夜幽林,听来别有韵味。
  说完,等了一会儿,时美娇才继续向前走了几步。
  有了先前险为飞针所伤的经验,她自然不会忽略身侧第三者的异动,事实上,她恨极了暗中这个人,若是遇见了他,定要给他好看。是以,这几句话,固然是为简昆仑所发,却未尝没有心存引蛇出洞,把这个出手歹毒的第三者引出来的念头。
  “简昆仑,你已经受伤了,而且伤得很重,何必呢,你跑不了的,不如像上一次那样,束手就擒的好……”
  凉风习习,打地面上轻轻吹起。
  风势里掺杂着一些血腥气昧。
  时美娇黛眉微蹙,心里更加证实了对方就在当前不远,由于林面极广,风势迂回,要想确定对方藏身之处,却是极难。她却又似有一种不忍于己的伤感,下意识里总觉着向对方出手过重了。
  矛盾!
  一面向对方施以诡计毒手,一面却又心存不忍,甚而更有一抹挥之不去,萦系于心的清清情怀……这番感触,真正矛盾极了,却是连她自己也解不开,想不透是为什么?
  总之,眼前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眼前第一要务,却是要生生活捉住这个简昆仑,否则时机稍纵即逝,对方这个人可就万难掌握,最重要的是,自己所加诸于他身上的仇恨,如果不能在生擒对方之后就近化解,以后将是更形剧烈,怕是永无化解之日。
  一霎时,时美娇心里充满了矛盾,妙在这番感触,以前还不自觉,竟似在眼前的一刹那间忽然滋生,带给她意想不到的内心困扰,心里越是凌乱,越是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即是务必要把简昆仑擒在手里。
  人影翩跹。
  无音、无言双双现身当前。
  时美娇心念一动,转向二女道:“你们往两边给我搜,可不许再让他跑了。”
  无音、无言聆听之下,即刻转身离开。
  时美娇正待出声试探,耳边上却再次传过来疑为脚步的轻微声音。较之先前,更为轻微,若非是时美娇的精明机灵,换在别人,还真难以听出。
  时美娇心领神会,不由微微一笑。心里盘算着:简昆仑,这一次你可真的跑不了啦……
  思念微动,娇躯已自腾起。
  她轻功极佳,当前所施展,为柳蝶衣苦心所造就的提升之术,虽然还不能达到柳蝶衣那等境界,揆诸当今武林,实已罕有颉颃。
  简昆仑原与她不相上下,只是眼前情形迥异,身上带有剑伤,大碍真气之运转,全力较量之下,自较时美娇略有不足。
  正是因为如此,时美娇才自断定,对方必然无能逃出自己掌握。
  那声音在时美娇快速追蹑之下,越见清晰。只是速度极快,以时美娇之功力,亦不得不全力以赴。
  如此一来,似乎距离已渐渐接近。
  林子里越见黑暗。
  一阵子疾驰力蹑,足有数里之遥。
  或许无音、无言,也都有所发现,若是时美娇盘算不错,依照她们姐妹所走方向,正好形成一个强力的包抄之势,前边的简昆仑恰恰正当包抄之点,应是插翅难飞。只是二女脚程万万不及自己之快,可能略迟才能抵达。黑暗中大可形成错觉,吸引暗中潜伏的那个高手注意,自己便可从容赶上简昆仑,将他先行擒到手中。
  时美娇心里很是得意,自认得计。
  她所以有此自信,实在是因为前边的脚步声,已为她完全把握,决计不会再容他逃开。
  一追一遁,霎时间,又已是百十丈开外。
  蓦地皓月当头,敢情已置身树林之外。
  眼前一片起伏山丘,竹篱、茅舍点缀其间,更有长方不一,粼粼波光的田畦,在月色照之下,一汪汪灿烂如镜。
  不对……
  时美娇心里一动。她的眼睛也真够尖,身子才一纵出,即看见一条人影,抄水而渡,藉助于尺把高的畦中水稻,便自把身躯腾起,直向着侧面山丘上落去。
  时美娇一声轻笑:“你想跑么?”话出人起,宛如轻烟一缕,起落之间,抄过了眼前水田,已落身彼岸。
  时美娇原以为对方在自己出声一呼之后,必当奋身而遁,却是没有想到,情形刚刚相反。
  那个人竟自忽地站住不动。
  一连四五个起纵,时美娇箭矢也似的已来到了眼前:“简昆仑!这一次你认输了吧?”
  再一次飞纵而起,有如燕子般的快捷,一起而落,已到了对方身后。
  一连六七个快速飞纵,势子奇快无比──随着时美娇猝然袭近的身子,双手齐施,直认着对方简昆仑肩上抓落下去。
  这是一手灵巧的七巧擒鹤手法,亦为飘香楼主人柳蝶衣所精心自创。厉害之处,在于一霎时间,端视对方之反应,可以做出七种不同的巧妙擒拿手法。
  更厉害的是,七种不同的手法里,俱带有真力拿穴之妙,可以在指尖与对方接触的刹那之间,点封对方身上穴门,立即使对方动弹不得。
  却是,这个简昆仑端的不是易与之流。
  随着时美娇落下的手掌,对方身子霍地快速一摇,做了一个奇怪的扭曲动作,便是这个奇怪动作,巧妙地避开了时美娇七巧擒鹤的第一式力拿双翅。紧跟着这个人刷地掉过了身子,湛湛目神,直逼时美娇而视,却没有丝毫要逃走之意。
  这么一来,倒使得时美娇即将施展的第二式出手,突地自行制止。
  “你?”
  谁说是简昆仑?
  一身黑色隐隐闪有亮光的丝质长衣──这个人也同简昆仑一样,有着高颀的身子,可是无论发式、神态都摆明了,他绝不是简昆仑。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双目以下,为一方黑色丝巾紧紧扎住,如此黑夜,仅仅凭着他显露于外的一双眼睛判知是谁,可是太难了。
  “你是谁?”
  一霎间,时美娇真有被人戏弄的感觉。
  那人轻轻地哼了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着一双湛湛目神,向时美娇默默打量不已。
  透过一抹月光,瞧见对方交叉肩后的一双长剑。这人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向她看着,眼神儿该怒不怒,波谲云诡,令人费解。
  时美娇忽然明白了过来。不用说对方便是方才一声不吭,向自己施展暗器一掌飞针的那个人了,更有甚者,眼前自己竟然又上了他的当,这一手故布疑阵,亏他想得出来,竟然连自己也误为是简昆仑的脚步,而一路跟随来到了这里。
  这个突然的触及,使得时美娇一时透体冰凉,做声不得,真个说不出的气馁、愧恨。
  以她平素之为人机智,怎么也不应该会有此疏忽,想不到偏偏一时大意,鬼迷了心,竟自如此糊涂。
  不用说,简昆仑此刻早已去之无踪,自是难望再寻。
  想到这里,真不禁气得肺都要炸了,一腔怒火一股脑地便冲向对方这个黑衣人。
  “很好──你的诡计……你好……”
  那人一双眼睛,颇似含有几分莞尔的笑意,忽然拉长了,神态温顺静雅,仍然一言不发。
  时美娇蛾眉微挑:“怎么不说话?”
  黑衣人的一双眸子,拉得更长了──也许在蒙布之内,他正在微笑,为着他的诡计得逞。只是笑容之后,不仅斯文,应是隐藏压制着相当敌意。
  时美娇蓦地后退了一步:“咦──你……是谁?”
  一霎间,那双灵活的眼睛,已在对方身上打转无数,接着,她冷冷地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所以蒙着脸,当然是怕我认出你是谁来,这么说,我们原是认识的……再不然就是见过面?”
  话声未已,黑衣人陡地腾身而前。
  其势绝快。
  随着他落下的身子,一步前跨,举手发招,一掌直向时美轿前心击来。掌势极快,似侧而偏,兼具有劈、撞之势,指尖未至,先有一股绝大劲风,可见真力之浑厚。
  时美娇心里一动,暗惊于此人掌式之凌厉,几与自己相伯仲。飘香门柳蝶衣私授武技之中,有蝶衣七式,最是神奇不可预知。
  眼前时美娇情急之下,不自知便施展而出。
  娇躯向后一闪,紧接着一式翩跹,现出了纤腰一眼──以此而诱敌进身,十九可能得手。关键在于敌人一经袭进,即为紧接而下的蝶衣二式──粉翅双酣攻入两侧,再从容退身简直妄想。
  却是不知,黑衣人竟有诡智。
  时美娇纤手方出,施展粉翅双酣一式,按向对方的两肋,黑衣人却似先已得警,不俟对方纤手袭近,先已腾身而起。
  这一手,大是出乎时美娇意外。
  随着她递出的双手,黑衣人偌大的身子,一个奇快的倒仰,却是不容身子落下,在空中一个疾滚,竟自绕到了时美娇右侧。
  时美娇蓦地一惊,盖因对方这一式身法,好生眼熟。一念之惊,还没有会过意来。对方黑衣人反卷的一只脚尖倒踢北斗,刷地向她脸上踢来。
  时美娇轻叱一声,身躯一个倒拧,极其危急一瞬,以蝶衣七式最后一式风卷狂蝶,整个身子宛似飞云一片,呼地狂扬而开。
  好险。
  黑衣人的一式飞踢,险险乎擦着她的发丝滑了过去。
  对于黑衣人来说,原以为十拿九稳的制胜诀窍,想不到竟走了空招,而时美娇亦情不自禁地为之吓出了一身冷汗。
  眼看着黑衣人灵活的长躯,在一脚踢空之下,飞转出七丈外,落身于一脉修篁之上。
  “领教了。”脱口说出了这么一句,便再也不欲久留,随着竹梢的一颤,巨鹤穿云也似的,已自拔身而起,坠向一岭青葱,夜色里,闪得一闪,便自无踪。
  时美娇若是放他不过,黑衣人即使身法再快,也难以摆脱。
  她却计不出此。一霎间的觉醒,直似有惊心动魄之势,一时望着黑衣人消逝的背影,做声不得。
  便是黑衣人临去之前的那一句:“领教了!”语音清脆,宛若妇人,忽然使得她有所触及。
  “李七郎!”
  “莫非是他?”
  这个念头,有如疾电流窜,刹那间传遍全身,真正是吃惊不小。
  再回想方才出手身法,对方虽似有所掩饰,却也不无穿帮,她由是更有所悟,怪不得那般神妙的蝶衣七式,竟然也难他不住,看来柳蝶衣对于这个后来入门的少年,更似有所偏爱,非但这一套蝶衣七式早已传授给了他,更授以破解之道,说不定,更有许多招式,连自己也未能尽知。
  看起来有关二人的许多传说,应是其来有自,而非空穴来风了。
  一霎间,她只觉得全身透体发凉,眼睛一酸,竟自淌下泪来。
  再想,如果自己没认错,这个人便是李七郎了。只是,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要救简昆仑?
  而且,由方才动手,出招之凌厉,以及飞针暗算之狠毒诸情上判断,可以窥知这个人对自己所隐藏的敌意,分明意欲置自己于死地,正是好毒心也!
  却又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柳蝶衣?还是简昆仑?
  一霎间,她陷于迷离沉思之中。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