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含情看剑 >> 正文  
第三十一回 不尽江水滚滚流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回 不尽江水滚滚流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11

  大船移动的时候,天还不十分明亮,甚至于那半面明月,还斜斜地挂在天上。
  水面上像着了一层雾样的白,秋日的寒冷,便自那样冷森森地渗了进来。
  倚坐在船舷的朱蕾,抱着一双胳膊,真还有点冷得慌,总是随遇而安吧!住处被焚,这一会又上了船,谁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妙在所搭乘的这艘大船,正是海客刘青一行九人来时的座舟,不期然一朝败北,人死了不说,连座船也成了人家的了。倒是了,烧了人家的房子,拿船来抵,也算是两相扯平。
  万花飘香一面,眼前的一仗,不啻全军覆没,下场之惨,前所未见。
  简昆仑、方天星联手之下,旗开得胜,这一霎,移舟西下,颇似又有了异谋。
  船上各物俱备,张氏夫妇既精烹撰,这就不必客气。就着现有的一切,不大的工夫,调弄出一大桌子的佳肴美食。
  “小姐,肚子饿了,快吃点东西吧!”张嫂用着惯有的微笑,把朱蕾请到了桌子上,亲手为她添上了一碗粥。
  “尝尝我做的鸡粥!”张嫂说,“这些人真会吃,东西还不少呢,半个月也吃不完。”
  她随即又为方天星、简昆仑各人添了一碗,便退下。
  “好呀!”朱蕾端着碗,向着简昆仑眼睛一瞟,“到哪里都有得吃,你们可真会享受!”
  方天星一笑说:“得吃且吃,人生几何,今宵一过,明天情形又是如何,谁又知道?”
  朱蕾怔了一怔:“怎么回事!难道又有了什么情况?”
  简昆仑摇摇头,没有说话。嘴里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是有数。
  此番杀人劫舟,连夜而行,不能不谓之胆大已极,官方一面姑且不论,最大的隐忧,却来自万花飘香,从燕云青、李七郎、时美轿以至于刘青一行九人的先后出现,足可证明,万花飘香已是大举出动,莫谓眼下之小胜,其实与对方真正主力还不曾接触。
  往后时日,可谓之步步奇险,随时都有与对方主力接触的危机。
  一个假设,若是再次邂逅的敌人,是时美娇,或燕云青任何一人,情形都将与前大有不同。
  他们甚至于知道,这滇地一境,水陆两面,万花飘香的实力都极其庞大,随着时日的增长,朱蕾逃逸平西王府的消息,早已不是隐秘,万花飘香连番损兵折将,对她的必欲到手,固不待言,即使简昆仑这个人,也万不容放过,随着目前的情势发展,险中有险,是否能轻舟险渡,躲过重重艰险,可就天知道了。
  朱蕾的眼睛移向方天星,后者仍然只是微笑。
  这个人一声不吭地只是吃着手里的鸡粥,张嫂的手艺果真不差,几样小菜也炒得好吃。三个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朱蕾虽是心事沉沉,但是简昆仑、方天星就在身边,也就暂放宽心。
  习习江风,直由后面袭来。
  那一面的窗户竟是敞开着。
  这艘大船,体积甚大,双桅四帆,可以自行调节,船上更有罗盘设置,莫谓内陆江川,即使行之大洋沧海,也不虞迷失。
  沉沉夜色,孤舟夜航,全赖老张把舵。他这个人不但烧菜有一手,水上行船也不含糊。能为宫胖子收为心腹,自非等闲。
  张氏夫妇看似平凡,却也有其机智一面。
  大船在风帆桅杆咯吱声中,缓缓前进……
  向着沉沉夜色看了一眼,张嫂说:“希望今天晚上不要再生事才好,你看呢!”
  “谁知道?”张顺摇摇头,左右打量了一眼,忽然眉头一皱,像是看见了什么……
  一阵江风吹起,吹开了那一边水面的沉沉雾气。
  一艘双桅四帆,也同自己座舟一般模样的大船,有似雾中巫山般突然现了出来。
  双方距离不算太近,也不算远,约在七八丈开外。
  “啊!这条船什么时候缀上我们的?”
  “不知道!看来跟我们的一样,你要小心着点……”
  一霎间张嫂那张朴实的脸,也似变得机警了。
  却在这一霎,对方大船上蓦地闪起了灯号,先是一人双手持灯,做交叉状连连晃动不已,紧接着另一人即自发出了像是有特殊含意的灯号,三明三灭。
  张嫂讷讷说:“看清楚了!”
  张顺说:“错不了!把灯拿来!”
  人影乍闪,简昆仑已来至身边。
  “是万花飘香的船,缀上我们了!”张顺抬头说了一句。
  说话的当儿,对方船上又自闪来了灯号,仍是三明三灭。
  张顺说:“他是在询问我们的身份。”
  这一霎,张嫂已持灯而近。
  张顺接过来,看了一眼,即速以灯面特殊装置,闪出了灯号──四明两暗。
  对方略作沉默,又自闪出了一串灯号,看来颇似复杂。
  张顺却不慌不忙地还以一串灯号。一面呵呵笑道:“还好,他们是巡江总舵来的!看来不难应付。”
  对方在接获张顺灯号之后,暂做沉默,却是遥遥缀着不舍。
  简昆仑大是惊奇地向这对夫妻打量不已。他虽然也曾猜想这一对夫妇,绝非寻常,却是怎么也不会料想到,他们竟精通敌人的暗语,甚而连对方的灯号也能收发,简直奇妙之至。
  “你觉得奇怪么?”
  说话之间,方天星、朱蕾也相继来到眼前。
  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方天星一派从容看着简昆仑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坐他们的船的原因了,有了张兄、张嫂,一切不必担心,大可高枕无忧。”
  话声方辍,对方大船忽地又闪出了灯号。
  这一次更为复杂,慌得张顺向妻子呼救道:“家里的,看清楚了,莫要漏了。”
  “不会,你不要慌嘛!”
  嘴里相互对答,夫妇二人四只眼睛瞬也不瞬地直向来船望着,尤其不曾疏忽了发来的灯号。
  “报告一切……人数……任务……还有……还有目的地方向……”用着一口动听的吴侬软语说着,张嫂神色镇定而机警。张顺是一口四川话,她却是苏州口音,搭配得很是有趣。
  朱蕾一直当他们是专司烹饪理家的帮佣,却不知他夫妇身怀绝学,有此高招,乍然看见眼前情景,大是惊异,简直呆住了。
  方天星对他们夫妇,更似完全信赖,自始至终,只是面现微笑,并不略作指示,或是间插片语。
  随即,张顺以手代口,刷刷有声地又自发出了大串灯号。
  一时之间,交往频繁,但见号灯明灭,有似空中寒星。随即,在张顺拍出最后一串灯号之后,即行将号灯吹熄,不再向对方理会。同时双手同施,将四面风帆同时升起,一时间船速大增,向前疾驰而进。
  夫妇二人至此才似略放宽心,得能喘上口气。
  “小姐也来了,外面冷,小心着了凉!”一面说,张嫂忙即站起,端了一把椅子过来,让朱蕾坐下。
  朱蕾一笑,握住了她的手:“瞧你把我说的?我哪有这么娇嫩呀,倒是你……”
  对于张氏夫妇这种离奇举止,她真有无限好奇,说了一句,便自转向方天星看着。
  简昆仑也一样觉得奇怪。
  方天星才笑嘻嘻道:“你们奇怪么?其实张兄、张嫂原本就是他们的人,后来结识了宫二哥,才弃暗投明,他们夫妇过去在柳蝶衣身边工作,长达十数年之久,飘香楼事无钜细,鲜有不知,虽然不精武功,可是运筹帷幄,胜似十万甲兵。”
  “哎哟!”张嫂一声娇笑道,“三爷这么一说,我们成了诸葛亮了,哪里配呢!”
  张顺呵呵笑道,打着浓重的四川口音道:“以前的事情还提他干啥哟,他柳蝶衣自认为一世风流,天下英雄数他第一,背后却专门干些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张顺以前是眼睛瞎了,才会去侍候这个魔王,要不是宫先生救了我,点破了他的假面具,我们还一直把他当祖宗呢!”
  说着转向江水呸地啐了一口,气忿不屑地道:“格老子,啥子万花飘香、飘香楼?坏事都让他们干绝了。”
  张嫂看着他,怪不好意思地道:“你就少说两句吧,当着简先生、小姐面前,胡说八道的……”
  简昆仑一笑道:“没有关系,这一次幸有张兄张嫂一路相助,柳蝶衣德不服众,众叛亲离,看来气数已尽,这就要全军覆没了。”
  张顺顿时面色一喜,看着他道:“那可是大快人心之事……想不到他姓柳的也有今天,太好了,太好了!”
  言谈间显示着他与柳蝶衣似有极深的仇恨,这类事若非他本人谈起,局外人是不便刺探的。
  有关张氏夫妇与柳蝶衣的一段离奇经过,必然有其错综复杂一面,只看张顺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当知其怀恨之深,有关别人隐私,也就不欲多问。
  简昆仑原待向他问一些有关二先生、李七郎的隐情,却因眼前不是时候,话到唇边,又复吞住不发。
  方天星这才一笑道:“刚才你们灯号相通,看得我眼花缭乱,到底说了些什么,总可以说给我们听听吧!”
  张顺笑道:“正要向二位先生报告。”
  便道:“他们是巡江总舵派出来的,总舵主胡秋阳就在船上,因为这两天风声很紧,柳蝶衣传令他们要全力戒备。命令他们随时与飞花、金羽二堂取得联系,看看是不是需要他们人力金钱的支援。”
  方天星点了一下头道:“哦?胡秋阳竟在船上。这个人我认识。”
  简昆仑出道未久,却不识胡秋阳其人。他只知万花飘香是一庞大黑道组织,下设飞花、金羽二堂,却不知另有一巡江总舵,由胡秋阳出任总舵主,看来自己对于万花飘香所知不足,有待进一步了解。
  张顺道:“万花飘香这个巡江总舵,设在澜沧江的神州渡,滇池只有一个分舵,大概这边有了情况,胡老总才亲自出马。”
  张嫂在一旁搭腔道:“姓胡的原来以为时美娇在这条船上,要亲自过来参见,老张告诉他们说她不在,他才没有过来。”
  张顺冷笑一声道:“其实就算他们过来,有二位先生在船上,也不用怕,正好把这个姓胡的给摆倒,省得以后碍手碍脚,后来想想小姐在船上……还是算了!”
  方天星道:“你做得很对,再说下去!”
  张顺说:“胡秋阳最后传话,要我们在前面青木关集合待命,说是有重要任务分配,而且……”
  神情一振,像是忽然想起来道:“啊,我差一点忘了,他的意思,好像是万花飘香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要我们全数待命,莫非是柳蝶衣亲自来了?”
  “柳蝶衣?”
  方天星、简昆仑俱为之一惊。
  若是柳蝶衣亲自出山,可就显示着事机的严重,非同小可。
  简昆仑忍不住问道:“青木关在哪里?”
  “就在前面不远!”张顺说,“顶多再有一个多时辰就到了。”
  方天星说:“我们当然不会去那里!”
  张顺一笑说:“当然,前面有两条路,一面是左盘江,一面是右盘江,左盘江是去青木关,我们走右面,再有半天,差不多可以到三江口,在那里把船丢下,就可以跟秦先生、宫先生碰头了!”
  简昆仑等三人俱为之一怔,喜出望外。
  张氏夫妇对看一眼,神秘地微微一笑。
  张顺说:“对不起,不是我们早先不说,宫先生特别关照我们,要我们不许多嘴……”
  “那又为了什么?”方天星一时瞪圆了眼。
  “就是为这个罗!你看吧!”张顺含着笑说,“宫先生说三爷是火爆脾气,嘴巴又爱说话。简先生又因为要负责小姐的安危,所以都不能去,要我们后一步到那里去碰头。”
  方天星哈哈一笑:“好个老张,居然把我们都蒙在鼓里,这么说,今日之事,也在他们两个算计之中了?”
  “烧房子的事他们也许不一定知道!不过宫先生已经料到那个家是保不住了,重要的东西,他们都带走了,剩下来不值钱的家俱,空的房子,烧了也就算了!”
  张嫂一笑,加一句:“反正宫先生有的是钱,旧房子烧了以后再起新的嘛!”
  一旁聆听的朱蕾这才明白过来,怪道他们走的时候一声招呼也不跟自己打,张氏夫妇尤其是一派从容,原来他们早就有心要迁地为良。
  至于他二人如此神秘地赶到前道的三江口,却又是为了什么?可就耐人寻味……
  她此行,既已与简昆仑会合,最大的希望便是能与哥哥永历皇帝团聚。
  一个念头,倏地自心里升起──莫非是已经有了哥哥的消息?抑或是永历帝就在那里?
  这个念头一经兴起,促使她为之坐立不安,一时间心里忐忑,万难自已,便自转向波光粼粼的江水望去。
  风帆饱引,舟行疾畅。
  抽个冷子,张嫂站起,转向一边,把火上新蒸的一碗新鲜莲子,捧到朱蕾面前。
  “小姐,你有点咳嗽,里面加了点百合,快点趁热吃了吧!”
  朱蕾不愿拂她的好意,接过来一笑说:“好,看样子再过三天,我非成个小胖子不可了,都怪你。”
  张嫂笑盈盈道:“小姐身子窈窕,胖一点更好看!”
  想起来又道:“外面有风,我去给您拿个披风来!”随即转身入内。
  张顺一笑,看着朱蕾道:“不要嫌她婆婆妈妈,大先生和宫先生一再的关照,要是小姐有一点不舒服,我们夫妇可就惨了。”
  朱蕾一双眸子,不由自主地瞟向简昆仑,二人相视一笑。
  略似有点腼腆,她讷讷道:“几位大哥都太宠我,把我看得也太娇了。”微微一笑,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情不自禁地又瞟到了简昆仑身上。
  久别重逢,对于简昆仑她真的是自心里喜欢,哪怕是看上一眼,心里也熨贴、舒服。
  对于他两个的一段患难经过,张氏夫妇多少也听说过,却也知道这位简先生,是个了不得的少年侠士,且与秦、宫、方三位续有金兰之好,英雄美人,自是乐观其成。
  瞧着他们彼此的脉脉含情,张嫂最是开心,由不住笑了起来:“宫先生说过了,小姐要是有一天成了家,要我和张顺过去服侍你们一辈子,我呀,天天做好吃的给你们吃,小姐你说好不好?”
  这几句话未免说得太露骨了,就连简昆仑也觉着不好意思,脸上有些挂不住。
  方天星生怕他出言不逊,正待出言化解,张顺啊了一声,忽地站了起来。
  众人为他的这个突然举止,俱都心里一惊。
  随着张顺的眼望之处,黑漆也似的江面上,陡地出现了星光一点。
  透过茫茫的一片雾气,依稀可以分辨出一艘船的冷影──双桅四帆,敢莫是前此的快船去而复返?
  这个突然的发现,众人都为之吃了一惊。
  “又来了!”说话的方天星冷冷一笑,眸子里显示着凌厉。
  “不错。是他们,又回来了。”
  张顺搔着半白的头:“又为了什么?”
  来船速度极快,四面风帆俱已胀满,外加着两杆长楫,一径向前疾驰而来。
  张嫂慌不迭向朱蕾道:“小姐,我陪着您,还是到里面先避一避吧!”
  方天星道:“先稳着点,用不着慌,距离还远。”
  简昆仑微微一笑说:“我有预感,总觉着他们会来,果然不错,看来他们一定得到了刘青等全部覆灭的消息,对我们起了猜疑,要过来亲自盘查一下,三哥,你看如何?”
  方天星哼了一声:“这可就在他们了……先不要慌,看看情形再说。”
  算计着双方距离,总在数十丈之远,即使灯号来往,这个距离也太远了。
  简昆仑说:“我们索性放慢一点,以逸待劳。”
  方天星一笑,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却是这个胡秋阳为人机警、武功不弱,倒也不可小看了他。”
  张顺说:“姓胡的有一身好水功,要小心他掉在水里,保不住会在水里作怪。”
  简昆仑冷冷说道:“我们接着他们的就是了,你把速度放慢吧!”
  张顺应了一声,立时调动风帆,原是四面齐张,随即放下了两面,立时速度大减。
  对于简昆仑,方天星信心十足,深知他武功卓越,较自己并无少让,且是冷静沉着,这一点犹非自己所能及。若非如此,秦、宫二人也绝不敢把公主安危交托他手,事实证明,简昆仑单身一人,经过去年来的出生入死,深入虎穴,即以柳蝶衣之精明干练,时美娇的软硬兼施,皆不曾对他奈何,此番与敌相接,倒要看看他的临场应变如何?
  当下随即笑道:“对付万花飘香,你的经验,远比我要丰富得多,却不知你眼前作何打算?”
  说话的当儿,来船已渐次接近。像是前番模样,但只见灯光频闪,果然发来信号。
  张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说道:“简先生说得不错,他们要我们停船待命,怎么样?停下来?”
  “传话过去,问为什么。”简昆仑说。
  这时张嫂早已将信号灯点起,张顺接过来,随即依言传出了灯号。
  对方接收后,略迟片刻,又即传过来。
  张顺一笑说:“有紧急情况,要我们就地待命。”
  简昆仑说:“看来势将一战,不过,先不要与他们太接近,继续缓慢前行,他们的用心,很快也就会知道了。”
  听他这么说,张顺一时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当下依言而行,乾脆把号灯放下,不予理睬,大船兀自缓缓向前移动。
  方天星打量着来船,说:“他们快来到了。”
  简昆仑一笑说:“公主一面有我在,万无一失,三哥你的责任更大,却要多多仰仗。”
  “好呀,今天你是中军主帅,我听你的指挥,说吧,要我怎么样?”
  “我只是心里猜想而已……”简昆仑嘴里说时,一双眸子缓缓在水上移动,随即微微笑道,“对方很可能有先到的探子摸上大船……”
  “哎哟……”张嫂先就惊慌地叫了起来,依身到朱蕾身边。后者向着她微微一笑,倒是没有料到,她的胆子较自己还小。
  “别吵,听四先生说嘛!”
  张顺一面斥责他老婆,眼睛却向简昆仑全神贯注,显然对方少年已大大提高了他的兴趣,私下里未尝没有一个念头,即以此突发事件,测验对方机智见识与能耐。
  毕竟,一个人要赢得别人的尊敬、佩服,是不容易的。
  说话的当儿,来船已渐渐迫近,约摸着总在十丈开外。灯号频闪,催促着对方停船待检。
  水面上黑同墨染,除了彼此船桅上高悬的船灯所散置的昏黯灯光,勉强可见着朦胧的船身,偶有号灯的闪亮,光如匹练,于此静夜更似多了一番离奇点缀。
  简昆仑向着朱蕾、张嫂点头微笑道:“为了安全起见,请你们移座中舱。”
  二女相视一笑,依言而行。一走进去,张嫂即动手关上了窗子,相反的,朱蕾却动手把另一扇窗子打开来。
  “哎呀小姐……”
  “怕什么,看个热闹呀……放心吧,我死不了的!”
  说时她真个侧身窗楼,以手支腮,摆出一副瞧热闹的样子。张嫂无可奈何,赶上去噗地一声,把桌子上的一盏灯吹灭了。
  顿时一片漆黑。
  却是不碍朱蕾的凭窗外望。
  两艘船越发接近了。
  对方那一艘,黑糊糊简直像一座山,直袭身后而进。
  双方距离只在七八丈之间。
  简昆仑乃自向方天星道:“三哥你站向后面船舷。”伸手一指:“这里是后座入口,我预料必有人来,来者不留,就瞧你的了!”
  方天星一笑道:“遵命!”身势微移,翩若轻风,已飘身至后船舷。
  张顺仰脸说:“停不停呢?”
  简昆仑摇摇头:“对方此番再来,必然有备,人数必不在少,我与方三哥虽无可畏,混乱之中,或有不测,不能不防,船不能停,记住,保持在四丈左右,不快不慢,总在这个距离之间。”
  张顺应道:“错不了!”
  随即扬起了一面风帆。对方由于已行渐近,船速不便过快,速度已经减缓,简昆仑这一面忽然船速又加快了一些,一慢一快,刚好扯平。
  双方之间的距离,不多不少,刚好保持在四五丈之间。这个距离看似无奇,其实大有学问,免却了对方的短兵相接,更可如意施展部署。

×    ×    ×

  方天星屏息以待。身边上似听着哗啦水声一响,声音原本无奇,就像是拍打在船边的一个浪花而已,只是听在有心人的耳朵里,可就有所不同。
  心里一动:“简昆仑──真有你的,真让你给料着了!”
  一念方兴,人影乍闪。
  一个人,周身油光水亮,已立身船舷。紧接着迈动脚步,跨身而入。
  方天星一声不吭,足尖点处,疾若飘风,如影附形地已把身子欺了上来。
  黑不溜秋,看不清楚──约摸着对方挺高的个头儿。一身油绸子水靠,吃水一沾,黑光鋥亮。这个人手里还拿着家伙──蛾眉刺。
  怎么也没有料到,对方会黏得这么紧?刚一上来,就被对方给黏住了。
  一惊之下,这个人刷地掉过身子……却在这一霎,方天星的一双手指,有似抄手之燕,不偏不倚,正好叉在了他的喉头。
  噗嗤……说是手指,何异于一支钢叉?
  一插之下,力道至猛,极其尖锐。
  来人简直连呼叫一声也来不及,双眼一翻,便自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方天星早已防着他了,一伸腿延着他倒下的身子缓缓落下,便自把对方身子放了下来。
  黑夜里,简直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方天星以迅雷不及掩耳手法,举手之间,把来人放倒,脚点飞挑,这人身子骨碌碌一个打转,便自陈尸角落。
  这么做,当然是有其心意。那是怕打草惊蛇。
  因为,第二只水老鼠接着也来了。像先来的那个一样,或许更要轻微一些。几至于全无声息,这个人真像个水老鼠那样,勾头下背的一个出溜,就蹿了进来。
  看起来,较清先前那一个要机灵多了,却是仍然逃不过背后的这个煞星。
  和此前一样,一阵风也似的,方天星陡然欺了过来,这人闻声而惊,打了个旋风,霍地掉过了身子。
  却是有鬼了。
  身后什么也没有,再要转身的当儿,方天星一阵风似的已扑了过来。
  来人兵刃是一双分水尖刀,插在腰上,来不及拔出来的当儿,已被对方沉重的指尖,点中在心坎穴上。
  这一手看似无奇,其实绝狠。盖因为心坎一穴,为人身最称致命的重穴之一,后来的这个人,身子一软,麻花卷儿似的便自瘫了下来,顿时了账。
  这一幕杀人把戏,演得绝快,人不知,鬼不觉,却是分别落在了简昆仑、张顺眼里。后者只看得触目惊心,对于简昆仑的料事如神,佩服得五体投地。
  二人一组。一连放倒了两个,预计着暂时总能相安片刻。
  方天星小心地探首船舷,向着四周略一窥伺,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无误,才自放心地飘身中座船舱。
  简昆仑含笑以迎:“怎么样?”
  “让你料着了。”方天星说,“都摆平了。”
  张顺激动地道:“只有两个?”
  “别慌!”简昆仑说,“沉着点气……”
  一知百解,一霎间的睿智,显示着他的料事如神。他随即自信臆测道:“再等一会儿没有消息,还会有人再来。”
  人的思维,有时候真奇妙,灵验如神。
  简昆仑说:“还有两个人要来……”
  “真……的?”这一次连方天星也怔住了。
  简昆仑说:“等着瞧吧!”
  对方大船上连连发着灯号,一再地要他们停下船来,显然对于简昆仑等乘坐的这艘船,并不完全清楚,须要等待前此派出的两个人转回之后,才能洞悉一切。
  只是这两个人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在久候不归之后,第二拨──依然是二人一组的水老鼠又自悄悄下水出发。
  依样画葫芦。
  情形完全一样,由于有了前次的经验,这一次干起来更便当。
  是以上来的两个人,简直连东西南北都没来得及分清楚,俱皆丧生在方天星的点穴指功之下。
  神不知、鬼不觉。两个人一声不吭地就被摆平在前次同伴身边。
  情形一如简昆仑所料,竟自丝毫不差。
  双方大船依然是保持着相等距离前进,四个人俱皆有去无回,下一步又将如何?
  “看来,他们要过来了!”方天星忽然一惊道,“他们船上有炮。”
  “不错!”简昆仑说,“在详细情形没有了解之前,他们不会贸然发射,而且,九公主在我们船上,他们便有所顾忌。”
  微微一顿,简昆仑乃向张顺问道:“巡江总舵的实力如何?”
  “人很多!”张顺说,“总舵主胡秋阳之外,下设四个分舵,功夫都不错!”
  “胡秋阳功夫怎么样?”
  “相当不错!”方天星插嘴接道,“轻功尤其高超,不在你我之下……”
  “那么他就非来不可了……”
  话声方顿,人影猝闪,黯淡灯光下,一个人海鸟也似的,直由来船上腾空而起,施展的是燕子抄水的轻功绝技。
  妙处在于居空临下,单脚涉水的一抄。
  一抄之下,想必是藉助于水面的飘浮物什,他修长的身势,便自再一次掠了起来。
  噗噜噜……长衣荡风,有似黑鹰之鼓翅。
  定目看时,来人已高高伫立船舷之上。
  一身黑色丝质长衣,正像万花飘香其他各堂领导人物一样,上面绣着大朵花卉。颇似爆开如丝的菊花──百炼金钢!即使在黯淡的灯光之下,亦有所辨。
  原来凡属万花飘香位在坛主之上的高级职司,皆有一件由柳蝶衣亲自颁赐的本门号衣,计一十二件,分应十二名花。
  巡江总舵舵主职司崇高,在万花门中,仅仅次于柳氏本人以及飞花、金羽二堂堂主,应与总提调雷文在仲伯之间,自是身尊位崇。
  正是因为如此,这位身领巡江总舵舵主的胡秋阳,才会如此托大,目高于顶。
  其实又何止胡某一人?万花飘香每一个人,都极是自负,凭恃着他们杰出的武功,再加上本门的庞大势力,确是无往不能,无往不利。
  却是今夜容或有所不同。
  胡秋阳这个万花门的杰出人物,确是有着过多的自信,因为如此,才自不惜单身涉险,挽狂涛于既倒。
  黑瘦颀长,精神抖擞。
  看不甚清楚是个什么长相,也辨别不清透露两肩交插背后的那对奇形兵刃是个什么玩意儿,却是那一双皎若晨星的眸子,十足有逼人之势。
  这就不可轻视了。
  心念着内里中舱九公主的安危,简昆仑暂作观望,却把这头一阵仗,交给了方天星。
  眼前这一霎,不啻正是出手最佳时机。
  人同此心,方天星岂能无免于此?
  由是,即在胡秋阳身方坠落的一刹那,方天星已向他展开了奇快的功势。
  哧……一股劲风,连带着方天星庞大的身影,霍地直向着来人扑到。
  人到,掌到。随着方天星右手探处──火中取栗,一掌直向对方前心击落。
  这一式看似无奇,其实高秀超逸,绵密精严。
  直认为对方是个劲敌,方天星也就老实不客气,施展出他多年浸淫的内功小天星掌力。有一掌分生死之威。
  掌力运处,感觉着整个船身都似为之一沉。
  胡秋阳似乎为之一惊,身躯乍长,迎着方天星的掌势,滴溜溜打了个圈子,霍地翻身而起,翻天鹞子般地已飘落船舱。
  姿态之美,恰如孤云白鹤,翔舞天际,引人入胜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