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七、少侠被劫赤城岛            双击滚屏阅读

七、少侠被劫赤城岛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边瘦桐和哑童司明上了大黑船之后,这艘大船缓缓地向前行去。
  何七把他二人安置在舱内一个偏间里,一切器皿用物,皆极为名贵。地下铺猩红地毯,灯光由一对银质的鹤嘴壶的口中吐出,隔着铁格窗扇可以清晰地看见滚滚的江水。
  边瘦桐躺在一张软床之上,哑童侍立在一边,显出一副极不耐烦的神态,不时地来回踱着,双手连连搓动!
  边瘦桐见状,笑了笑,说:“你不要急躁,主人快要来了,我们要表现出轻松的神情,无所谓的样子!”
  司明张大了眸子,用手在脖子上一划。边瘦桐立刻会意地笑了笑道:“我想不至于的,你放宽心,我们定会平安无事。现在你先去休息吧!”
  司明听主人这么一说,不由宽心大放,当下倒下一杯茶喝了。他还是第一次住这么讲究的房间,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一屁股坐在松软的椅子上。
  过了一会儿,舱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何七走进来,躬身道:“大岛主来了!”
  边瘦桐微微一笑,哑童司明也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何七那双吊梢眉挑了一挑,重复道:“大岛主来了!”
  边瘦桐毫不在意地笑道:“请便!”
  何七怒冲冲地指着哑童道:“你怎么也不站起来?”正要伸手去扯,却听得门外一声苍老的笑声,道:“他们是客人,不懂得这些规矩,免了吧!”
  话音未落,一个秃顶的瘦弱老人出现在舱门口。
  只见这老人穿一身白色丝质便装,颔下长须,长可及腰,看来颇有神仙气质。
  他进来之后,对着床上的边瘦桐点了点头道:“小兄弟,你的大名,我久仰了。”
  边瘦桐一笑道:“如果所料不差,阁下可是南海双鸥中的‘血鸥云翅’夏侯三老义士?”
  白衣老人突地一惊,遂即眯目而笑,点了点头道:“中原之行,你是第一个道出老夫字号的人,钦佩!钦佩!”
  边瘦桐点头笑道:“这么说‘晴空一羽’萧苇萧义士也在这船上了?”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他也在船上。”
  说着坐了下来,咳了一声,那两粒明珠似的瞳子,在边瘦桐身上转了一下,笑道:
  “边大侠身体欠安,还需要多休息,如有需要,只管招呼何七就是。边大侠,明晨我再来拜访,有事面谈,现在不打搅了!”说着站了起来,对着边瘦桐点点头,出舱而去,何七也随后而去。
  他们去后,边瘦桐叹息一声,道:“一个人是不能失去武功的。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任人宰割了。”说罢苦笑了笑,道:“熄灯,睡觉!”
  哑童司明近来心情也极不安宁,全心全意照顾着主人,对边瘦桐的吩咐言听计从,当下立即灭了灯,上床睡觉。
  第二天,天色微明的时候,传来叩门的声音。何七叫道:“边先生醒了么?”
  哑童跳下地开了门,就见何七身侧随有二人,捧着洗漱用具,还有一个大食盒。哑童拉过洗脸盆,两个小童放下了食盒,弯身退出。
  何七含笑道:“边先生用餐之后,二位岛主有请!”
  边瘦桐点了点头道:“正要拜访!”
  何七随即退出。司明为主人梳洗一番,打开食盒,见是煮好的小米香粥,二人草草用毕。
  过了一会儿,何七又来了。他推着一张带有小轮的虎皮坐椅,向边瘦桐弯腰道:
  “主人有请!”
  边瘦桐对司明点了点头,司明轻轻把他抱起,放在椅上。何七站在椅后,向哑童道:
  “你就不必去了!”
  司明摇了摇头。边瘦桐笑道:“司明,你留下来无妨!”哑童不情愿地退回房内。
  何七缓缓推动坐椅,直向后舱而去!
  边瘦桐这才发现,这艘船面积极大,舱内房间极多,窗门相对。一眼望去,竟有十数间之多。
  沿着铺有红色地毡的地板,何七把边瘦桐推进了悬有丝幔的岛主卧舱之内,在帏幔前停住,弯腰报道:“启禀二位岛主,客人来到!”
  何七恭顺地弯着身子,在没有得到主人答复之前,他的身子是不能直起来的。
  边瘦桐坐在椅上,心内不由暗自忖道:“好大的派头!”
  一念未完,就见帐内一个童子探出头来。这童子看来不过十三四岁年纪,生得唇红齿白,聪明伶俐,他用手指在嘴上按了一下,嘘道:“不要吵,两位岛主正在下棋,谁要是搅了棋局,可要倒霉的!”
  何七龀牙一笑,小声道:“灵哥儿,是大岛主命我接此人来见的。请你去回一声!”
  那童子一双乌黑的眸子,在边瘦桐的身上转了一下,奇怪地道:“他是个瘸子?还要你推着他!”
  何七低笑道:“别胡说,你快去吧!”
  童子点了一下头,晃动着头上的小辫说:“好!我去试一试看。”说着缩回头去。
  过了一会儿,他又探出头来,皱着眉道:“真是的!你早也不来晚也不来,单单在大岛主输棋的时候才来,害得我碰了一鼻子的灰!”
  何七一怔道:“是大岛主叫我去接他的呀!那我再把他推回去算了!”
  灵哥儿从幔子后走出来道:“且慢!”他嘟了一下嘴,“你推走了,等一会儿也许我又会挨骂。这么吧!你轻轻地把他推进去,只要别出声就行了!”
  何七歪着头道:“行么?”
  灵哥儿点了一下头道:“把人交给我,你就别管了。”
  何七嘻嘻一笑,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灵哥儿接过轮椅,向边瘦桐道:“边爷,你别出声,要是扫了二位主人的棋兴,我可担当不起!”
  边瘦桐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灵哥儿轻手轻脚地把边瘦桐推了进去。
  地上是厚厚的地毯,两旁是芬芳的水仙花,鱼缸里的五色金鱼追逐嬉游。在一个船舱里,竟有这些摆设,确是令人吃惊!
  边瘦桐心内不免有些惊异,愈发认为这“南海双鸥”身份与众不同!可是他对这些奇异的摆饰,却并未留心去观赏,只是反复地盘算着,主人劫持他来是何意图,看来对他主仆二人颇为礼遇,并无什么恶意。如此一来,也就更难明白他们的意向了!
  在一张大理石台面的楠木桌旁,“南海双鸥”各自盘膝坐在两边,桌上布着一盘棋。
  “血鸥云翅”夏侯三正自捻着一颗白棋子叮叮地在桌面上敲着,口中连连自语道:“完蛋了……完蛋了!”
  雪似的白胡子,像白绫子似地飘着!
  在他对面的高座薄团之上,坐的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晴空一羽”萧苇,边瘦桐还是第一次见面!
  他没有想到,“南海双鸥”这一双武林中极少有人知道的怪杰,竟然是一老一少;而且年岁相差得竟是那么悬殊!
  这时看来,年轻的萧苇显然在棋上占了上风,他那古铜色的面颊上,展露出得意的笑容,雪白整齐的牙齿发着亮亮的光辉!
  忽然,他转过头来,一眼看见了边瘦桐,脸上立刻现出惊异神色,怒目向一边的小童灵哥儿叱道:“混蛋!客人来到为什么不禀告一声?如此待客,岂不太怠慢了!”
  灵哥儿吓得脸色苍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大爷二爷下棋,小的怕搅了主人雅兴,所以未敢出声,二爷千万不要责罚!”
  萧苇一笑说道:“看你小子吓的,起来吧!”
  灵哥儿磕了个头,忙站起身,走到一边去了。
  晴空一羽萧苇看了一下棋盘,笑了笑,站起身子走过来,道:“边瘦桐!我虽然没有见过你,可是却久仰你的大名,在中原来说,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边瘦桐冷冷地摇了摇头道:“阁下过奖了!”
  萧苇脸上掠过了一丝冷笑,在边瘦桐的对面坐了下来,道:“可你应该知道,要不是我们救了你,你是不会有活命的!”
  边瘦桐又摇了摇头,笑道:“萧大侠,你说错了!如果不是你的手下何七追上我,此刻我已同哑童司明走远了!”
  晴空一羽萧苇不由浓眉一蹙,立刻又改成勉强的微笑,哼了一声道:“你逃不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被红衣狮门扣押在船上,是我与拜兄救你上船来的!”
  边瘦桐想不到这位二爷说话语气之间,竟是那么傲慢,十分不悦地冷笑道:“萧大侠,你又错了,我并未请求你们救我,即使现在也不晚,你仍然可以把我二人送回去的!”
  晴空一羽萧苇一抬腿:“叭”的一声,把一张雕花的红木椅子踢了个粉碎!
  这种功夫,即使在边瘦桐的眼中,也是相当惊人的。
  因为地下铺着软软的地毯,木块是不容易踏碎的,除非有极为真纯的内功,用“气”
  把木块轻吸着,然后再以“气”粉碎之,否则,是不可能踏碎的。
  晴空一羽萧苇竟然有如此卓绝的内功,大大出乎边瘦桐意料之外。可是,他面上却未露出一丝惊异之色,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萧苇一连踏碎了几块木头之后,狂笑了一声道:“便宜你了!”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未必见得!”
  萧苇气得双目一瞪,可是却又哈哈大笑了一声,道:“我请你来,不是和你吵架的!”说到此,大声叫道:“灵哥儿献茶!”
  灵哥儿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这时,忽听得噼哩啪啦一阵乱响,棋子儿掉了满地。
  只见血鸥云翅夏侯三,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愤愤地道:“这局棋输了,我一辈子也不下了!”
  萧苇道:“输了棋也不必发这么大脾气呀!”
  夏侯三冷笑了一声道:“第五十六手棋时,是我居心仁厚,否则你绝赢不了!”
  萧苇笑了笑道:“无论如何,你现在是输了!”
  夏侯三发出一串沙哑的笑声,正要反唇相讥,忽然一眼看见了边瘦桐,他怔了一下,点头问道:“是何七送你来的吧?我只顾下棋,多有怠慢,请多包涵。”
  边瘦桐微微冷笑道:“不必客气。我已来很久,不知二位有何事相商?”
  夏侯三看了萧苇一眼,笑道:“你还没有告诉他么?”
  晴空一羽萧苇脸色微红道:“还没有呢!你告诉他吧!”
  血欧云翅夏侯三咳了一声,坐了下来。
  这时,灵哥儿为各人献上了茶。
  边瘦桐见茶色碧绿,清香扑鼻,知不是普通的茶。果然,萧苇手指茶怀道:“此乃南海上露峰的松子茶,能清心爽目,常饮更有神效,请你品尝……”说到此,忽然笑了笑道:“等一会儿,我叫何七给你送些过去,你尽可以喝的!”
  边瘦桐含笑道:“多谢了!”
  夏侯三向一边的灵哥儿一挥手,道:“你先下去,不唤你不要来!”
  灵哥儿下去后,夏侯三眸子里射出逼人的光芒,注视着边瘦桐的脸,道:“瘦桐老弟,你可知道,为了你,我们已与红衣狮门结下了仇隙!”
  边瘦桐一笑说道:“我不懂这是为什么?”说着看了二人一眼:“二位这么做,是何用意?”
  皓首银髯的夏侯三嘿嘿一笑道:“当然是有所用意的!老弟,你先不要急!”
  说到此,双手连连搓动,道:“昨夜我去看你时,曾经仔细观察过你的气色,如果我所料不差,你身上中有奇毒……”
  萧苇冷笑了一声,插口道:“多半是中了蛊毒,是吗?”
  红线金丸边瘦桐冷冷一笑,未发一语。
  夏萧二人对看了一眼。夏侯三咳了一声,干笑道:“老弟,你不要发愁,你中的这种蛊毒,并非绝症,我二人有办法能够令你复原……”
  边瘦桐心中不由一喜,可是立刻又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有条件的!”
  夏侯三哈哈一阵大笑,点头道:“你真聪明!不错,自然是有条件的,可是算起来,你还是划得来的!”
  边瘦桐目光直射着他道:“什么条件?”
  夏侯三站起来,在舱内踱了几步,忽地回过头来道:“红线金丸!”
  边瘦桐愣了一下道:“什么红线金丸?”
  夏侯三一笑道:“我是说,你要把‘红线金丸’的打法,传授给我们二人!”
  萧苇冷笑了一声,补充道:“包括你拿手的‘一指双丸’的打法,传授给我们二人!”
  边瘦桐呆了一下。夏侯三嘿嘿笑道:“想一想,你这是划得来的!”
  边瘦桐不由微微一笑道:“我还当是什么呢,其实这是不必要的。二位武功精湛,远超过我,暗器打法各家不同,又何必要学我这几招雕虫小技?”
  睛空一羽萧苇哼了一声道:“这不是讨价还价,也不用假客气,很简单,这是一笔交易,我们负责使你身体复原,你传授红线金丸的几种绝技,这是很公平的!”
  血鸥云翅龇着七上八下的牙齿,笑道:“就算是你不传之秘,为救自己的性命,这么交换一下,也是划得来的。”
  边瘦桐想了一想,微微笑道:“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们一言为定!”
  夏侯三不由大喜道:“一言为定!”
  睛空一羽萧苇道:“边瘦桐,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性命,掌握在我二人手中,你如果想玩什么花招的话,确是不智之举!”
  边瘦桐冷冷笑道:“大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皂,萧大侠这么说,未免令人齿冷!”
  晴空一羽萧苇一双光亮的瞳子,在他身上转了一下,点了点头,冷笑道:“我谅你也不敢如此!”
  血鸥云翅夏侯三一只手搔了一下头,咧着嘴笑道:“老二,你太多虑了,他不会食言的。”
  晴空一羽萧苇点头笑道:“这个我何尝不知,不过是先小人后君子罢了。”说到此,由位上一跃而起,到了边瘦桐面前,道:“来!我为你去掉那条蛊!”说着,双手向边瘦桐两膀上抓去。
  忽然,血鸥云翅夏侯三咬了一声道:“老二。”
  萧苇回过头来,问道:“怎么?”
  白髯垂胸的夏侯三呵呵一笑,道:“兄弟,你也大性急了,要知道欲速则不达,边瘦桐与你我今后非一日之交,你又急些什么?”
  萧苇立刻明白了拜兄的意思,当下点了点头,对着边瘦桐笑了笑道:“大哥说得对,我们相处不是一时,舟途之上多有不便,等到了岛上,再为你解救也是不迟!”
  边瘦桐本以为萧苇会为自己解开穴门,逼出蛊虫,却未料夏侯三忽然喝上,心中好不失望。由此他才知道,血鸥云翅夏侯三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物,自己落在他二人手中,是否真如方才所说得那么简单,就不得而知了。他微微一笑道:“夏岛主说得不错,来日方长,不必性急!”
  夏侯三眯着双目,对他微微一笑,伸手自桌上拿起一个金色的小铃,“叮叮”一晃。
  门帘揭处,何七躬身进来,说道:“何七侍候岛主!”
  夏侯三嘻嘻笑道:“把边大侠推回原处,好好侍候他主仆二人;从今以后,边大快就是我赤城岛的上宾,不可慢待!”
  何七躬身答道:“是!”遂走过来,小心推动轮椅,将边瘦桐一直送回住处,由司明接过,他才弯身行礼而出。
  司明比了一个手式,边瘦桐摇了摇头微笑道:“你不用害怕,我们死不了啦!”
  哑童见主人气色甚好,心也就放了下来,自此二人在舟中安心地住着,边瘦桐更是不急不躁,耐心等待。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大约有几天的日子,这条船才驶出了长江,驶入了海洋。
  这么长的时间里,边瘦桐没有再与南海双鸥见面,他所需用的物品,皆由何七供应。
  至于未来如何,去向哪里,对他来说还是一个谜!
  这一天,船终于泊岸了。
  何七满脸笑容地来报告:“到家了!边相公可以准备一下,咱们要下船了!”
  边瘦桐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全部的衣物,仅是一个革囊,平素都系在哑童身上,虽经历次劫难,所幸并未遗失。
  司明听说到家了,忙找出一套干净衣服,为主人换好。边瘦桐低声问道:“我的红线金丸你可藏好了?”
  哑童拉开了长衫,指了指两条腿肚子,那上边各系着一个黑皮的小匣子。
  边瘦桐点了点头道:“很好,今后你要特别注意,不可叫别人看见了,在我身体未复原之间,这东西是露不得的!”司明点了点头。
  一切整理好后,何七又在外面轻轻叩门,道:“二位岛主在船头等候相公共同上岸!”边瘦桐点了点头,让司明上前开门。
  何七推着一张轮椅,立于门外,他身上换了一套银灰色的薄绸短裤褂,露出一双生满黑毛的瘦腿,足下是一双同色的薄底快靴,一见边瘦桐,深深地打了一躬。
  这两日来,边瘦桐似乎觉得气温高了许多。尤其是这几天,他身上穿一袭绸子的衣裳,都感觉到太热了。
  边瘦桐在舱内闷了十几天,对外头的景物丝毫不清楚,他渴望着看一下陆地或者是天空。
  司明把他抱上了轮椅。何七慢慢推动,一直走到了船头。
  灿烂的阳光,耀得青衣边瘦桐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炙热的风扑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暖烘烘的感觉。这种感觉告诉他,他们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宽阔的舱面上,排列着百十名赤着上身的汉子,每个人都是膀大腰圆,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之下闪闪发亮。
  在船舷右侧的两张太师椅上,坐着南海双鸥。
  他二人也已换了打扮!
  年老的夏侯三是一套黑色夏布的短衣短裤,足下穿一双用黑色鲛皮编织的凉鞋。他那苍白的皮肤,在阳光的曝晒之下,更显得一丝血色也没有!他的颈下以及膝盖内侧,都垂着松松的皮。看起来,他确实是有些老了,可是他那兴奋的神采以及光亮的双瞳,又似在显示他的活力以及过人的内功!
  在他身边的晴空一羽萧苇,看起来却像一个冷热不分的家伙。他那结实的胸脯上,仍然紧紧绷着一件豹皮的背心,下身是同色的豹皮短裤;双足之上,却穿着一双细草编就的红色芒鞋,在足踝的地方,紧紧扎着一双豹皮的护踝;他的颈后系着一个很大的草帽,就像江南人所用的雨伞模样。
  他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用手指点着那群壮汉,口中朗声吩咐道:“你们都辛苦了,我特准你们一个月的假,随便到哪里去玩都行,只是一月之后必须要回来。还有一点,任何人不许泄露这里的情况!”
  他的话说完,众人雷鸣似地欢呼起来。
  萧苇挥了一下手道:“你们可以走了!”
  百十名汉子闻声,一齐拜倒在地。萧苇由位上一跳而起道:“走吧,记住!少玩女人!”
  这群汉子纷纷站起来,纵身一跃,一阵扑通之声,各自纵入水中而去!
  边瘦桐没有理会这些,扭头看了一下,见海岸上生着高可参天的伞一般的树,心想: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椰子树不成?”
  再向下边一看,碧绿的海水,平滑得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
  在接近岸边的沙滩上,海水冲上来又退下去,一次又一次地吐出白色的泡沫。海面上,似乎有一些全裸的土人,在划着独木舟捕鱼……
  蔚蓝的天上,海鸟翩翩飞翔。
  边瘦桐口中“哦”了一声,自语道:“看来,我们是到了一个新地方了!”
  何七走过去向南海双鸥报告一番,两个怪人同时把目光向边瘦桐望来。
  夏侯三笑着走过来:“兄弟!这是热带地方,你们穿得太多了!”
  边瘦桐点点头道:“我还受得了!”随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血鸥云翅夏侯三怪笑道:“我们已经到琼州岛附近,你来看!”说着他用手远远地一指。边瘦桐随其手指看去,果然看见远处海面上似乎有一大片陆地的影子。
  夏侯三笑道:“那就是琼州半岛;不过,这里不是!”
  他怪腔地咳了一声,往海水里吐了一口痰,足下踏动着道:“那地方是大明的江山,可这里不是,这赤城岛是我南海双鸥的江山!”说着大声地狂笑起来,趾高气扬地道:
  “不管是谁,只要他敢走近这地方一步,我们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说完他得意地笑了一下,道:“怎么样,这地方你喜欢不喜欢?”
  边瘦桐冷哼一声,未发一言。
  就在夏侯三大肆吹嘘之时,十几个穿白色短衣的汉子,驾着一只小船靠近了大船。
  何七接他们上来,直向后舱行去!
  过了一会儿,他们每人扛着一大包东西走出来,把东西放在小船之上,由何七亲自押船,直向岛上一个湾口驶去!
  一会儿,又有一只带有凉棚的白色小舟,靠近大船,人影一晃,纵上来一个童子!
  这个童子,外表看起来,竟与黑船上的灵哥儿一模一样。他身上穿着白色夏布短衣裤,像灵哥儿那样,也梳着一根冲天的小辫子!
  灵哥儿欢快地从舱内迎出来,大声叫道:“巧哥儿!”
  边瘦桐一眼就看出,二人是一双孪生兄弟,无论身材、相貌,简直看不出有一丝不同之处。
  巧哥儿趋前,向夏侯三及萧苇叩头参见,站起之后,他含笑道:“二位岛主沿途辛苦了,请登舟上岛休息一下吧!”
  萧苇微笑着:“巧哥儿,这两个月来,没有什么事情吧?”
  巧哥儿弯身道:“托二岛主鸿福,岛上安静如常,西面的海胡子曾来访过,并无什么要事。”
  萧苇点头说道:“很好,你比灵哥儿办事强多了!”
  巧哥儿有些不大好意思地笑了笑。
  夏侯三指了边瘦桐主仆一下道:“这是我们的好朋友,你二人小心招呼他们下船!”
  说着瘦腿一纵,如同一支弩箭一样,“嗖”的一声,已落在那只小船之上。小船吃他一落,却连动也未动一下。
  边瘦桐看在眼里,心中越发吃惊,暗忖:我走遍江湖,未遇敌手,看来眼前这南海双鸥,却真是大大的一双劲敌了!想到此,不禁有些发呆。
  萧苇对灵哥儿道:“你去背边相公上船!”
  哑童司明一听,急忙抢先抱起了边瘦桐,双足一顿,径向那只小船上落去!
  灵哥儿见状大惊,他只当哑童存心逃走,当时高呼一声:“你往哪里跑?”足下一点,如同一只出巢的燕子一般,扑到了司明背后,抖掌照着司明就打!
  司明猛地一个翻身,他两只手抱着主人,不便出招,却飞起一腿,直向着灵哥儿小腹踹去!
  值此剑拔弩张之际,只听得当空一声喝声:“不要打架!”紧跟着,一条人影如同一粒流星似地,陡然自空而落,不偏不倚,正落于灵哥儿与哑童司明之间!只见他双臂一晃,二人同时踉跄而出!
  二人站定之后,才发现劝架的竟是晴空一羽萧苇。他面对灵哥儿含笑道:“你误会了,不可失礼!”说着又向边瘦桐一抱拳道:“多有得罪,尚请原谅!”说完,把脸转向司明,目光之中,含着几分惊奇,上下打量了司明一眼,道:“我倒没有想到,原来你身上也有挺好的功夫!”
  边瘦桐冷冷笑道:“他哪里会什么功夫,比起这两位小哥儿,只怕还差得远呢!”
  这时,司明已把边瘦桐轻轻放在椅上,他退后一步,双手叉着腰,虎视眈眈地望着灵哥、巧哥二人。他二人也鼓着腮帮子,怒视着司明,只是没有主人的命令,他们不敢动手。
  这只小船,沿着两旁椰树荫影,徐徐地向前划去,转过了一道弯,眼前来到一处海口。
  这海口,看来像是经过人工修整了似的,两侧是高可排云的巨岩,岩石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出人工开凿的痕迹。
  蔚蓝色的海水,沿着直直的水道,把小舟送到内里深处!
  就在这水道的尽头,耸立着高可齐天的巨崖,其上老藤纠葛,野草鲜花,看来像是一座巨大的彩坊!
  巨崖之下,开着一条两丈宽的水道,铁栅门高高地悬着。
  小船穿过铁栅门后,一阵轱轱辘辘的摇动之声,铁栅门便放下来了!
  一会儿,小船好像到了园林深处。
  这儿,蝴蝶儿翩翩飞舞,小鸟儿彩翼剪空,五色的奇花异草……在蓝带似的一弯海水映照之下,更显得犹如仙境一般!
  边瘦桐心中不由暗自赞叹道:“南海双鸥倒真会享福!居然找到如此洞天福地!”
  在一丛翠竹之前,小船拢岸了。
  岸边十数级石阶,迎面一座用红色岩石建筑的楼房,墙上爬满了一种开着黄花的“软枝黄蝉”,正面一方翠匾上刻着“海角红楼”四个苍劲的大字。
  怪人何七恭立在楼前迎接。夏侯三问道:“东西都入库了么?”
  何七躬腰答道:“都存放妥当了!”
  哑童司明搀着边瘦桐走到楼前,萧苇笑指着这座红楼道:“这是我们接待贵宾的地方,除了你们以外,还有一些客人,他们个性都和你差不多,不大喜爱说话。相处久了,就会慢慢认识他们的!”
  血鸥云翅夏侯三却笑道:“但你却不可小看他们,凡是被我们待为客人的,都不是等闲之辈!”
  边瘦桐打量着红楼之内,见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墙上挂满了字画,摆设着屏架古董,真可谓琳琅满目!
  南海双鸥走到红楼的正厅入口处,萧苇忽然转身问道:“房子整理好没有?”
  何七皱了一下眉道:“小人已告诉了歪头老九,不知他现在……”说着唤了一声:
  “老九!”
  里边答应了一声,走出一个头缠白布、身材瘦高的人。这人生得隆鼻碧目,赤发红须,就像是一个洋人似的。他直直地走出来,歪着头,傻乎乎地问道:“谁叫我?”
  何七冷笑道:“二位岛主在此,还不下跪?”
  那人看了南海双鸥一眼,像呆瓜似地跪下来。何七大声问道:“我叫你整理房子,你整理好没有?”
  歪头老九嘻嘻一笑道:“已经整理好了!第七号!”
  何七叱了声:“下去!”
  歪头老九磕了一个头,起身站在一边,一双碧眼咕噜咕噜地向着边瘦桐直瞅!
  青衣边瘦桐心中不禁好生奇怪,为什么这海角红楼的主人竟会使用这么一个傻瓜?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