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十五、红衣四友威风丧            双击滚屏阅读

十五、红衣四友威风丧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波涛汹涌的长江,在春天里,似乎显得比平常柔顺多了。
  午时将至时分,一只普通的小船,载着一个身材高壮、面容俊秀的少年,在巫山峡边停了下来!
  划船的是一个年允六旬的老头,他用道地的一口川话,向那少年道:“客人,前面走不得了,有人要找麻烦咧!”
  少年眉宇一挑,他是含着某种仇恨而来的,这是他离开“赤城岛”之后,第一个拜访的地方。
  他冷冷笑道:“不要怕,继续走,一切有我呢!”说着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身后的那口短剑,发出“呛呛”之声。
  划船的老头儿,为难地怔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重新把船撑了过去。
  由水面上远远望去,“红衣狮门”的大庄院,威风凛凛地坐落在正前方,碧绿的琉璃瓦,在太阳的照射之下,闪着亮亮的光辉。
  小船又走了不远,就听得一声喝叱道:“停船,不许前进!”
  紧接着由不远的芦苇之内窜出两艘红漆小舟,四名红衣弟子站在船上,刹那间已经划到眼前。
  划船的老头儿,吓得打个哆嗦,立刻定住了船,对少年道:“相公,他们来了……
  怎么办?”
  这时两艘小舟已抵眼前,一名红衣弟子用一口刀啪啪有声地拍着船板,大声道:
  “瞎了你的狗眼!老乌龟,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往这里乱闯?还不快滚!”
  老头连连弯腰,吓得面无人色。
  这时,他身后的少年慢慢走了出来,对眼前的四名红衣弟子冷冷笑道:“你们红衣狮门中人,竟如此待客么?”
  四名红衣汉子见状,不由怔了一下,其中一个怒声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少年微微一笑,道:“你们的掌门人车卫欠我点情面,我是专程来拜访他的,你们快快闪开,让我过去!”说到此,他回身对划船的老头儿哼了一声道:“快走!”
  这时,一名红衣弟子大声道:“慢着!”
  他一窜身上了对方的小船,目光扫向少年,冷冷笑道:“小子好大的口气,你姓什么叫什么?要知道,我们这红衣狮门可不是随便谁都能乱闯的!”
  少年朗笑了一声,道:“你给我下去!”
  说罢,右手一抖,直向那名弟子前胸打了过去!这名红衣弟向右一偏,口中“唷”
  了一声,掌中绕了一个刀花,反向着对方面上劈来!
  少年微微一笑,他身形一绕,右掌一翻,已用食、中、拇三指,握在了对方的刀刃之上。
  那弟子大吃一惊,猛力向外夺刀。少年微笑不语,高高举着右手,似乎轻轻地握着刀口。可是,任那弟子施出了全力,也休想把刀夺出一分。
  忽见少年剑眉一挑,口中叱道:“滚!”右手一松,那名红衣弟子由于用力过猛,一个倒栽葱,“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其他三名红衣弟子见状,大吃一惊,与那落水者同船的一名弟子,口中骂了一声,抽刀就砍。
  可是那少年头也不回,只是随便地向外一推,那名弟子也和他的同伴一样,“扑通”
  一声跌落水中。
  剩下的两名弟子,慌忙拨船就走。那少年一不做二不休,双掌平推,一股劲风袭出,将两名红衣弟子一起打落水中!
  高大威严的海天别墅面江而立,门口有十二名持刀弟子把守,煞是气派!
  那少年走上前去,一年长些的红衣汉子傲慢地拦住了他,恶狠狠地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那少年从怀里取出一张拜贴,冷冷递上,没有言语。
  那汉子一怔,接过拜贴,扫了一眼,蓦地面色骤变,打了个寒战道:“你……你是红线金丸边瘦桐?”
  边瘦桐点头一笑,道:“正是。车教主不是正要找我吗?今日我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汉子看了看左右,暗示他们不可乱来,然后微微一笑,道:“边大侠,久仰你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只是今天你来得太不巧了!”
  边瘦桐剑眉一挑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汉子低头一笑道:“车帮主有事外出,现在门内无有主人,我看边大侠明天再来如何?”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那么我倒要自己进去看看了!”说着迈步向前。那汉子不由怔了一下,慌忙上前几步,横身拦阻道:“边大侠,敝帮主人不在,你怎可随意进去?
  传闻出去,岂不让人见笑?”
  边瘦桐见这人年在四旬以上,黄面无须,两腮无肉,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出是一个极为奸诈狡猾之人,当下心内不禁微微一动!
  这时那人以手轻轻碰了下身后一名少年弟子,那弟子即转身而去;而他本人却搓了一下手嘻嘻笑道:“边大侠,你是成名的大侠客,在下只是红衣狮门的一个小门卒,你是不会和我们为难的吧?”
  这一切,早已落在了边瘦桐的眼中。他鼻中冷冷一笑道:“你实在太客气了!”说着伸出右手,轻轻地在这人肩上一拍。
  那人想抽身已自不及,顿时就像一尊木雕似地站在原处,一动也不能动了。
  其他几人见状,不禁哗然大乱。
  他们口中吆喝着,纷纷拥上,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动手。边瘦桐这种快捷的身手,早已把他们镇住了。
  边瘦桐含笑掸了掸双袖,左右看了一眼,大步地走进了“海天别墅”的大门!
  没有一人敢阻拦他,眼睁睁看着他向大门之内行去!
  突然,由内堂金漆门口内,走出了四名披着红色披肩的高大汉子。其中一个大喝了一声,道:“姓边的,你太无礼了,红衣狮门总坛重地,岂是你这个草野村夫所能任意乱行的?”
  话音一落,四人几乎是同时之间,“嗖”的一声,散了开来,呈一个四角形,把边瘦桐围在正中!
  边瘦桐今日来此,目的正是来打架的!见状丝毫不以为怪,当下站定脚步,剑眉微皱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边瘦桐来此是会你们教主的,不是同你们这群酒囊饭袋闹着玩的!”
  四人乃是老教主九头金狮车飞亮手下的四大弟子,人称“红衣四友”,各人都有一身惊人的武功!
  若单单从武功上来说,“红衣四友”并不逊于当今掌门人铁麒麟车卫。
  正因如此,所以这“红衣四友”在狮门中的地位,仅次于掌门人车卫,而和六堂元老不相上下。
  这时,听边瘦桐称他们为“酒囊饭袋”,四人都不禁勃然大怒。
  “红衣四友”从年岁上看来,似乎差不多少,最长的不过四十出头,最小的也有三十二三,个头高矮却悬殊很大。
  四人绰号分别是:红狮公孙楚、黄狮万仁杰、蓝狮海大空、金狮闵元。
  所谓的“红”、“黄”、“蓝”、“金”,是由四人足上所穿的鞋来分辩的,分别着以红黄蓝金四色,以示区别。
  方才发话的,正是排行第一的红狮公孙楚!
  此人生有一口绕嘴的短须,根根如刺,浓眉大眼,是一个典型的粗犷汉子。
  在他左面的蓝狮海大空,和他比起来,瘦得多了,双肩高耸,夹着一颗又小又圆的脑袋,样子十分滑稽。
  他身边的黄狮万仁杰,在四人中身材最矮,可是也比一般人要高上许多,黄面瘦腮,而带病容。
  立在边瘦桐身后的,是四友中最年轻的金狮闵元。他俊眉秀眼,鼻正口方,只是双耳尖削,和眉眼似乎不太相衬。
  四友之中,以他最为棘手。这时,他发出了一阵笑声,朗声道:“边瘦桐,你休要目中无人,莫非连我红衣四友也不放在眼里?岂不是太失礼了!”
  边瘦桐不由微微一惊!
  “红衣四友”他曾听说过。现在知道自己眼前站着的就是红衣四友,他的心反倒镇定了下来。
  当时冷冷一笑道:“车卫既然不敢出来,见你们四人也是一样!”当下身形一转,骈二指直向着身侧的黄狮万仁杰胸前点去。
  万仁杰右手向上一翻,身子却已转到了另一边。立在边瘦桐身前的,已换成了蓝狮海大空。
  红线金丸边瘦桐无须多想,已知道对方乃是要发动一种阵法。
  一念未毕,站在他身侧的公孙楚已冷笑了一声,宏声道:“我们擒下这人,为师父报仇!”言罢一声狂笑,大袖一翻,露出了一只青筋暴露的右腕,兜胸一掌,直向着边瘦桐身上打去!
  边瘦桐凹腹收胸,向内一缩。对方掌影一晃,已自无踪,与此同时,他觉得身后一股尖风,金狮闵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直向着他身后袭到!
  红衣四友发动了这四人联手的“扣心问掌”,并辅以“五云灯”的足下步阵,确是厉害无比!
  可是边瘦桐却没有把他们四个人看在眼中。
  他朗笑了一声道:“你们这点小技,又能困得住谁?”
  说话之时,双掌向外一推,那甫自换位的万仁杰不由被他这种掌力逼得身子向后一摇,急忙移宫换位。
  这时边瘦桐身子一闪,已站在了万仁杰让开的位子上!
  立在阵势主位的公孙楚,不由吃了一惊。他口中叱了声:“反!”足下一顿,猛地转过身来。同时,右掌劈出,掌风像刀片似的“哧”一声飞了过去,直切边瘦桐面颊。
  边瘦桐鼻中哼了一声。他已经把这哥儿四个的功夫摸透了,哪里容他们继续施展下去,口中哈哈一笑,并不闪让,右手向上一翻,出四指向公孙楚手面上捏出!
  公孙楚赶忙抽臂,阵法立时大乱!站在他身后的,已不是蓝狮海大空,而是那神出鬼没的边瘦桐!
  红衣四友没有想到,稳操胜券的“扣心问拳”,一上来,已败在了对方手中!
  四人不约而同地把身子向一边闪了开来。
  四人无不怒容满面。公孙楚怒目欲出,怪笑了一声,足下一点,扑了上来!
  他抖出的双掌,就像是两块钢板,直扑边瘦桐双肩!
  只从外表上,边瘦桐已看出此人有横练的武夫,为了测验一下此人的功力,他存心接下一掌,身形不动,双步不移,只听“砰”一声,公孙楚一双掌倒是实实地打上了。
  可是他面色猛然一青,由不住踉跄地退了三步,身子虽未坐倒,可是由他那种咬牙负疼的样子上看来,已是吃了大亏了!
  黄狮万仁杰见状,右手一扬,撤出了一口光华闪烁的鱼鳞金刀。只见他左手前指,身子向前一跃,刀势如风似地猛然向着边瘦桐脖颈之上劈了下去!
  红线金丸边瘦桐存心要让“红衣四友”吃些苦头,好借此煞一下他们红衣狮门的威风!
  鱼鳞刀到,他指尖一点。只听“嗡”一声,这口刀已反弹了出去!
  边瘦桐就势一掌,顺刀而下。万仁杰只觉得一股极大的内力,压胸而来,禁不住面上一热!
  就在这危急之时,一支“万字夺”夹着一股疾风,直向着边瘦桐脊椎骨节上点了下来。
  边瘦桐身子向下一伏,仁杰因此得以抽身。可是那使“万字夺”的海大空,却是再也逃不开了,只见边瘦桐那弯下的身子,霍地向后一转!
  海大空倏地向后一收“万字夺”,便觉得两肋一酸,已被边瘦桐双掌按住了。
  蓝狮海大空“万字夺”向下一转,猛然狠刺下去!
  边瘦桐低低地叱了声:“去吧!你还差得远呢!”
  只见他双掌一抖,海大空的身子已由不住蓦地腾了起来,只听见“砰”的一声,摔在了一棵树下。
  他站了站没有站起来,又倒了下去。
  红衣四友转眼间已折其二,现在只剩下了黄狮万人杰同金狮闵元二人。
  他二人微微一怔,各自把兵刃撤了出来。
  闵元是一杆方天戟,万仁杰是一双牛耳短刀,两人像燕子似地倏地分了开来。
  红线金丸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还要送死不成?”
  金狮闵元怪笑道:“姓边的,你有本事把我们四个都料理了,才算你够厉害!”说到此,身子霍地一闪,自侧面猛然袭上来。他掌中的方天戟,划出了一道长虹,直向着边瘦桐双膝上猛然刺了过去!
  万仁杰的一双牛耳短刀,也一上一下,猛地刺了过来!
  边瘦桐双手一抖,拔空而起。身法之快,确实令人吃惊!
  身形一落,如同飞星天坠似地,已落在了万仁杰身后。
  万仁杰倏地一个转身,一双牛耳刀交叉着向外一绞,直向边瘦桐面门之上刺去!
  这种手法看来真是快得很,大有举手判生死之势!
  可是,边瘦桐一声朗笑道:“朋友,你还差了一点!”只见他倏伸右手,五指箕开,猛然向他双刀之间一递!这种手法施展得令人莫测高深,万仁杰惊惶之间,不知他意欲何为:他是要抓自己左手呢,还是右手呢?
  正这么略微犹豫之时,边瘦桐的手心已经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边瘦桐不愿意对他们这些人下手大重,他朗笑了一声,道:“你也坐下吧!”手掌一抖,万仁杰身子“通通通”一连退了好几步,“扑通”一声就坐下了。
  他的内力真气,被对方掌上的一股潜力,骤震得散了开来,一时之间再想聚力,却是万万不能!
  当时只听见他喘成了一团。
  金狮闵元见状,不由面色一阵苍白。他用力地在地上跺了一脚道:“栽了!”说着手中方天戟一摆,横身挡在了万仁杰身前,愤愤地道:“你想怎么样?”
  边瘦桐一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向已败在手下的人再下手的!”
  闵元狞笑了一声,后退了一步,咬牙切齿地道:“姓边的,你的威风可抖足了!只是与我红衣狮门的仇也更大了!”
  边瘦桐大笑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闵元一面说着话,一面微微后退着。忽然他身子向下一弯,就地一滚,就在这一瞬之间,他猛然打出了一掌暗器!
  这掌暗器一出手,立刻化成了一片光雨,就像是群蜂离巢一般,直向着边瘦桐没头没脸漫了过来!
  边瘦桐几乎没有看出来的是什么暗器。仓促中,他双掌霍地向前一送,发出了大片的内力,如同排山倒海似地推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却像一只钻天的鹞子似地腾了起来!
  那大片的暗器,吃他这种真力一逼,俱部倒卷了回去,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闵元发出的乃是一把“五鬼钉”!这种暗器,厉害处,乃是在每一钉的尖端,都变成钩状,一经打进体内,要想拔出来,除非挖下一大片肉来。
  金狮闵元没有想有,如此狠毒的手法,竟然没能伤着对方!还险些被卷回来的暗器伤了自己!
  只见他足下用力一端,整个身子像箭头似地射了出去,他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再不乘机遁走,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果然,就在他身子方自腾起的一瞬之间,边瘦桐向着他平空一指。阳光之下,他指尖上发出了一颗金丸!
  只见金光一闪,那闵元口中“啊哟”一声,已身不由己地自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这时候,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声叱道:“手下留情!”紧接着两股尖风,直向着边瘦桐后背扑来。
  边瘦桐不须回头,已判定这双暗器是奔向自己双助来!他猛地一个倒翻,暗器到时,正好落在他双掌之内,竟是一对分量相当沉重的“铁胆”!
  一个须发苍白的老人,自“宾止楼”的楼瓦之上飘身而下!
  这老人,一身灰白的衣裳又肥又大,在疾风之下,发出了呼呼噜噜的声音,乍然看去,真像是画上仙人一般。
  边瘦桐细一注视,见此老约有七十开外年岁,一身灰布长袍,头上结了一个发髻,约有碗口大小,用一个白色的银箍箍着。
  这老人,高高的身材,瘦骨磷峋。
  他朗笑了一声:“边大侠别来无恙,还认得老夫么?”
  说话之时,他那绺长须,被风吹起,就像是白色的马尾巴一样,轻轻地飘向一边。
  边瘦桐不由心中一动!
  他觉得此人好面熟,只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是谁来了。当下点了点头道:“阁下是谁?恕我眼生!”
  老人呵呵一笑,手捋长须道:“无名野老,自是不在边大侠眼中,只是我们曾有一面之缘,阁下莫非忘了?”
  边瘦桐冷冷地道:“我实在记不得了!阁下请说明!”
  老人点了点头,嘻嘻笑道:“这就难怪了,九头金狮车教主那么大的威名,尚且不在你的眼中,又何况我呢?”说着又自宏声大笑起来。
  边瘦桐听对方出言不逊,又不说出他是谁来,不禁有些动怒。当时冷哼了一声道:
  “我来此会的是车氏兄妹,与局外人无涉,再见!”说着抱了一下拳,大步而前!
  老人发出了一声怪笑道:“大侠留步!”
  边瘦桐猛然转过身来,冷笑道:“我已说过,此事与局外人无关,阁下何必多事?”
  老人呵呵笑道:“年轻人,你的火性太大了!”
  边瘦桐忍着怒火,愤愤地道:“红衣狮门倚仗着人多势众,可是我并未把他们看在眼中,你一个局外人……”
  才说到此,老人又怪笑一声,接道:“这话说错了!”
  边瘦桐哼了一声,道:“怎么不对?你莫非是他车家的什么人不成?”
  老人摇头冷笑道:“我虽非是车家人,却与车家有深厚之谊!说到此,这老头儿腰杆儿一挺,目视前方,大有担当一切的姿态!”
  边瘦桐朗笑一声道:“这么说,你要如何?”
  老人目光注视着他,狞笑道:“老实告诉你吧,老夫姓朱名白水,乃是车飞亮多年故交。那日寿宴之上,曾亲眼观赏过足下的暗器绝技——红线金丸!”他顿了一顿,接道:“确实惊人,只是手段过于毒辣!”
  边瘦桐一听对方报名,才知此老竟是当今武当掌门人杖仙朱白水,不由有些微感意外!
  朱白水说着话,一张瘦脸似为热血激动,涨得又红又紫,十分难看。他咳了一下,干笑了两声道:“所以,武林中一些朋友,颇不齿足下之所为!”
  边瘦桐不禁怒道:“你们系局外人,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朱白水伸出一只手微微一按道:“慢!等我先说好不好?”
  边瘦桐冷下脸来,朱白水又道:“其实老夫并无意与足下为难,只要你不再来此生事。车飞亮已死,你莫非连他的一双儿女也不放过么?”
  边瘦桐哼了一声道:“我倒是想放过他们,可是他们却放不过我!”
  杖仙朱白水怔了怔,沉下脸道:“这是什么话呢?”
  边瘦桐淡然笑道:“这事情与你无关,你还是少管!”说着转身就走。
  可是他才走出数步,忽觉得身后有鸣翅之声。边瘦桐猛地一个回身,却见朱白水仍然站在原地,只是手上多了一个白色的小葫芦!
  这时,他嘻嘻笑道:“你应该知道天山的‘两尾毒蜂’,边大侠,我劝你还是不要造次才好!”
  这句话不禁令边瘦桐吃了一惊,他抬起头向空中看了一眼,果然看见天上有一片金色的影子!在阳光之下,这片金色的影子,乃是由数十只毒蜂组成的。
  天山的“双尾毒蜂”边瘦桐是知道的。这种毒蜂生性凶残,最厉害的是,这种毒虫生就金身钢翅,兵刃水火都不易伤它。
  这时他一听对方葫芦中飞出来的竟是这种东西,自不免吃了一惊。
  杖仙朱白水看着他,微微笑道:“边大侠,你凡事要三思才好!”他手指着空中,咳了一声道:“只要我一声令下,足下只怕要体无完肤!这种毒虫奇毒,无药可救。边大侠,你是聪明人,何苦呢?”
  边瘦桐闻言,不由怒火中烧,他冷笑了一声:“朱老儿,你以为小小一群毒蜂,就能令我屈服不成?岂不是妄想?”
  朱白水咳了一声:“我劝你还是不试的好!”
  边瘦桐强自镇定地道:“你莫非就不怕他们误伤了你不成?”
  朱白水怪笑了一声,道:“笑话,毒蜂乃我所养,怎会伤我?边瘦桐,听我劝说,你还是快快走吧,老夫也不愿意找你麻烦!”
  才说到此,忽觉人影一闪,边瘦桐已来至眼前。
  朱白水赶忙退后,口中大声道:“你当真要找死么?”
  边瘦桐一掌劈去,朱白水急忙向右一闪。可是边瘦桐身子紧逼而上,骈二指向着他肋下点去!朱白水左手大袖一扫,直向边瘦桐双指上卷去。他同时口中大声叫着,发出一种奇怪腔调。
  空中那群毒蜂,听到了这种声音,立时“嗡”的一声,向下俯冲了过来。
  朱白水连忙向外一跳,大袖向着边瘦桐连连挥动。
  众峰一卷而下,振翅有声。
  边瘦桐冷笑了一声,一掌向当空劈去。
  谁知他的掌力甫一发出,那群怪蜂,竟然有所感觉似地,猛地一分,居然一只也没伤着。
  朱白水见状,哈哈大笑道:“边瘦桐,你现在应该知道它们的厉害了!”
  说话之间,那大群的毒蜂,又自空中一泻而下,直向边瘦桐身上卷来。
  这时,边瘦桐如同一阵风似地,直向着朱白水身上紧逼过去。他双掌一上一下,同时发出了两股掌力,向着朱白水上下空间猛劈了过去!
  这位武当掌门人见状不由一愣,忖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明白,边瘦桐的掌力,为何不向着自己身上发,却向着上下两个方向打来?
  一念未完,瘦桐已欺身而上。
  朱白水原本不想同他过招,只是想用这些毒蜂镇服对方,这时见状,急忙向上一跃。
  这下,他才知道不妙了。因为他身子只跃起尺许,就为一股内力硬逼了下来。
  现在他才明白,边瘦桐发掌的原因,是想阻止自己闪躲。
  朱白水不禁大怒,口中叱了声:“小辈!你意欲何为?”右掌向下一沉,用“柳叶穿眉”的招式,一掌向着边瘦桐胸前打来。
  边瘦桐身子一转,不招不架,却把身子向着朱白水背后紧紧逼来。
  这时,大片的毒蜂“嗡”的一声,一泻而下。
  朱白水不由大吃了一惊,因为他现在和边瘦桐相隔得太近了,毒蜂这一扑下,自己难免受到误伤!
  他知道这种毒蜂的厉害,一刺之下,不出七步,必定横尸就地!
  这一惊,直把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当时他再顾不得去伤对方了。
  只见他左手大袖猛然向空中一扬,右手葫芦也连连挥动,那群毒蜂盘旋了半天,才慢慢又飞了上去。
  朱白水不禁又惊又怒,偏过身来,想以自己独门“黑尸掌”,给对方个厉害。可是他的手掌尚未抬起,对方已先行动。当时只觉眼前一花,边瘦桐已立在自己眼前。
  朱白水未及发掌,已觉得自己手上的葫芦一紧,已被对方抢了过去!当时惊愤之下,怪啸了一声,双掌向外猛然一推,发出了大股的劲力。
  边瘦桐随着他这股掌力,如同一股青烟似地飘了出去。他口中朗声笑道:“朱白水,你的毒蜂我领教过了!”说着左手一捏,已把葫芦盖子打开,葫芦立刻飘出一股诱人欲醉的异香。
  他知道这种异香,正是用来吸引这些毒蜂的。当时叱了一声,把手中葫芦,向天空中连连舞动。
  说也奇怪,那当空的毒蜂,一闻见香味,立时飞成了一线,如同长鲸吸水般的,只一刹那,已全数投入葫芦之内。
  一旁的朱白水,只恨得咬牙顿足,可是却不敢把身子逼近一步,生恐为毒蜂所伤!
  边瘦桐收好了毒蜂,哈哈一笑,立即盖上了葫芦盖。
  朱白水费尽了心血,才在人迹罕至的天山绝峰,收得了这为数不多的异虫,想不到却为对方举手之间夺去。这口气,他实在忍不下去。
  当时怪吼了一声,道:“小辈,还我的葫芦来!”说着足下一点,已自腾身而上,双手一抖,用武当派的“阴插手”,直向着边瘦桐两肋之上,猛然插了下去!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朱老儿,你还多管闲事么?”说话之间,他显然也动了真怒。一提丹田内力,右掌向外一挥,施出了自己多年来苦练而成的“纯阳真气”。
  掌风就像是一堵墙似地推了过去!
  武当掌门人朱白水,一生浸淫于内家掌力、内力、潜力,在武林中人来说,也可算是拔尖儿的人物了。可是,他和少年奇人边瘦桐此时发出的掌力一接触,立时觉出自己不是对方的敌手,当时脸色一红,口中咳了一声,只觉得身上一热,禁不住“通通通”
  一连后退了几步。
  他虽然没有坐下来,可已是精疲力尽了。
  他一只手紧紧捂着前胸,白白的胡子籁籁直抖。
  良久,他才喘过气来。
  他用着十分气馁、沮丧的语调道:“多谢你这一掌盛情……我朱白水在你边瘦桐眼前认栽了!”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这是你自讨没趣,却是怪不得我。”说完,转身而去。
  朱白水眸子怒凸如珠,见他走去,到底憋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