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二十、独留青冢向青天            双击滚屏阅读

二十、独留青冢向青天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第二天,东方微微发亮的时候,车钗已经醒了。
  她弯腰想下床,可是不知怎的,只觉得全身上下很不得劲儿,腰也酸,背也疼,尤其是一双腿简直弯一下也是难受的。
  可是自己第一天作客,岂有睡在床上,来接待主人的道理?
  她咬着牙,支持着,穿好了衣服。
  这时候,她耳中似乎听到窗外有二人对话的声音。
  车钗走过去推开窗子。
  眼前的景致是那么的美,杜娟花开得一片艳红,柏树的叶子绿油油的娇翠欲滴。
  就在花树的尽头,霍涛、萧苇二人正在说话。
  因为距离甚远,车钗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可是由动作上,却可以看出来,二人争论着什么,手不时地比划着。
  不知不觉,太阳出来了。红红的阳光,照得整个天地都变红了,无数的黄色小鸟,在矮树上跳来跳去,发出清脆的鸣声。
  车钗顿时忘了疲累,她关上窗子,换好衣服,悄悄地推门而出。
  她又看见了那座坟!好奇心促使她悄悄地走了过去。
  这座坟,真可说“匠心独具”,整个的坟包,全是用上好的花岗石磨光砌成,光滑得不染纤尘!坟旁绕植着冬青和小松树,翠绿可爱。
  一个人死后,能够安葬在这样一个地方,他的灵魂该是多么的舒适、安逸啊!
  女飞卫车钗看到此,似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和同情,虽然死者她并不认识!
  她轻轻地走过去,走到那座高大的白色石碑之前,石碑上清晰地刻着七个字:
  “玉女石瑶清之墓”
  车钗口中不由“哦”了一声。
  她没想到,如此壮观的一座坟墓,竟埋葬着一缕芳魂。
  “莫非这石瑶清和瞿涛之间……”
  想到此,她立刻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天下不可能有哪个女的,会爱上瞿涛这样的男人!
  她疑惑不解地绕坟而过,正好碰上瞿涛和萧苇迎面走来。
  萧苇朗声道:“车姑娘,你还是多休息下好,最好不要起来!”
  车钗浅笑道:“这外面太美丽了!”
  晴空一羽萧苇见她穿着一袭淡绿色的裙子,秀发披散在肩头,那么乌黑深亮的一双眸子,心中不由蓦地动了一下,暗暗赞叹了一声:“好美呀!”
  他自从少小孤零,漂泊至今,所遇的少女,固然很多,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和眼前这个姑娘相比的。一时之间,他不禁微微呆住了。
  驼子瞿涛冷眼旁观,早已洞然。他发出冷冷的一声叹息,低声吟哦道:“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说完,苦笑着转身而去!
  萧苇已被这个容光焕发的姑娘吸引住了,在他的生命里,这还是第一次!瞿涛说些什么他一点没有听见,就是离开,他亦是不知。
  他只是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车钗脸色蓦地红了,顾左右而言他,道:“这里多好呀!环境幽美,百花争艳……”
  萧苇这才猛然惊觉,忙陪笑道:“是!是的!”
  他一面说着,禁不住心内暗暗笑道:“我这是怎么了?太失态了!”
  车钗走上前道:“咦!瞿先生呢?”
  萧苇猛然回过身来,不由奇道:“刚才还在呀!大概是进去了!”说着他脸色微微一红,接道:“刚才我和他去把那蟒皮剥了下来,你要不要看?”
  车钗吃了一惊,道:“在哪里?”
  萧苇转身前行,走出了眼前的花道,至一峰上,他笑指着前方道:“车姑娘你看!”
  这时车钗才看见那如雪的岩石之上,扯开了十丈左右的一张蟒皮。日光之下,有如一道天河,闪烁着万点银星,煞是壮观!
  萧苇笑道:“我那翟老哥幸亏有一口好剑,否则这蟒皮刀剑不入,难以剥下。听瞿老哥说,这蟒皮要在日光之,曝晒百日,那时皮才能精韧!”
  车钗不明白地问道:“这皮有什么用呢?”
  萧苇嘻嘻二笑,道:“用处多啦!制成衣服,水火不侵、刀剑不伤,只是要用一种‘天胶’才好粘制,因为普通的针线是无法刺穿的!”
  车钗听得好不惊心,看了一刻,二人遂转身走开。
  车钗对于瞿涛这个人,始终是一个谜。她微微笑了笑,道:“这位瞿先生,是怎么一个人,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一下?”
  萧苇叹了一声道:“他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可怜,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
  车钗眨了一下眸子,道:“那位石瑶清又是怎样一个人呢?”
  萧苇口中“嘘”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轻声道:“你大概是看见那块墓碑了?”
  车钗点了点头。萧苇面色深沉地道:“你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这是他一件最痛心的事,此人生就怪性,说不定他会翻脸不认人的!”
  车钗皱了一下眉,道:“现在他又不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萧苇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车钗连声答应。萧苇这才叹息了一声,道:“那是在很久以前……那时候你我都还没有出世,我这位霍大哥,却已有如日正中天,江湖上提起他来,简直是妇孺皆知……”
  他顿了一下,接下去道:“因为他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任何人也不知道他真实的来历,人们都称他为‘西北风’……”
  “西北风?”车钗惊讶地道,她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叫这样一个外号的。
  萧苇点头道:“因为他来去无踪;而且惯于在冬日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所以人们才称他为西北风。在当时的人们心目中,确实是敬重他有如神明一般!”
  女飞卫车钗口中不由“哦”了一声。
  她对“西北风”这个人,顿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萧苇向前走了一步,目光远远看着那座墓,很是伤感地接下去道:“那时候的瞿涛,真可说是少年英俊,神采丰朗,不知有多少少女爱慕着他……”
  车钗不由怔了一下。
  她实在不敢相信,像霍涛这么丑陋的人,早年竟会被称为“英俊”,萧苇这“英俊”
  二字,是怎么出口的?
  萧苇似乎已经看出了她的表情,冷冷一笑,道:“姑娘,你认为现在的瞿涛很丑是吧?”
  车钗脸色微微一红,忙摇了摇头,心口不一地道:“不是!不是……”
  萧苇一笑道:“你不要不承认,事实上,他如今的确极丑,只是这并不是天生的。
  他的脸,是他自己动的手法,破坏成的,他背后的驼峰,却是十五年前的一场怪病造成的,自那以后,他这个人就算是完全与世隔绝了!”
  车钗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讷讷地道:“他为什么这么对待自己?”
  萧苇鼻中哼了一声道:“所以,这要回到那个可怜的石瑶清身上!”他叹息了一声,道:“这是一个极为动人的故事……”
  才说到此,忽见瞿涛自房内揭帘而出,他那高大的身子,就像是半截铁塔一般的立在门前。
  萧苇忙止住话题,脸色很是不自然!
  瞿涛看了一会儿,随即大步走过来,道:“小苇!我刚才已经想过了,我不能看着你吃亏,我决心要帮助你!”
  萧苇冷冷一笑道:“我并不需要你帮助,我也没有吃什么大亏!”
  瞿涛呆了一下,冷冷地道:“你不要骗我,你还以为我看不出来?在我面前,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萧苇不由低头叹息了一声,可是他是极为坚强而正直的人,他知道,如果自己把与边瘦桐结仇的经过说出,这位霍老哥很可能会翻脸成仇。因为自己行事,常常得不到他的谅解!即使他能谅解,萧苇是一条刚硬的汉子,如果借助瞿涛的能力,去对付边瘦桐,虽是稳操胜券,但却是他所不愿为的!
  有了这两种因素,萧苇自不会吐露口风。但是他却紧紧咬了一下牙!因为瞿涛的话又使他想起了那个使他多年的心血、偌大的事业毁于一旦的少年奇人边瘦桐。
  这种仇恨,是今生今世所不能化解的!
  想到这里,萧苇双瞳冒出了怒火,他鼻中哼了一声,自嘲地笑了笑,道:“你说得不错,大哥,我是吃了大亏的!”
  瞿涛双手用力地攥着拳头,问道:“这个人是谁?莫非以你这身武功,在当今武林之中还会遇到敌手?”
  萧苇脸色微微一红,叹道:“这件事已成过去,不提也就算了!”
  瞿涛看了车钗一眼,欲言又止。
  萧苇知道他是碍于车钗在前,不便再问,自己也不愿再多谈这件事。冷然道:“这笔仇恨,早晚我会清算的,你不必为我担心!”
  西北风瞿涛顿了顿,道:“这样也好!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最好还是由你们自己去了结!”说着,瞟了车钗一眼。
  女飞卫车钗身上一凛,使她奇怪的是,自从一见到瞿涛之后,她便感觉对方对自己十分冷漠,好似甚为厌恶一般。她是一个非常自负的姑娘,对于这种态度,内心自是很不受用。这时见翟涛对面谈话,而对自己似存有忌讳,更不由得有些气恼。当时赌气地对萧苇道:“我要进去休息了!”
  瞿涛看也不看她,手扳着萧苇的膀子道:“来!我去看看你的功夫!”说着,二人手拉手地走了。
  车钗气得真想哭,她转身向房内行去,心中却愤愤地想道:“好!我明天就走,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们有什么了不起!”愈想愈气,回到自己室内。
  使她惊奇的是,在自己房内的几上,放着一份精致的早点,两块油酥肉饼和一小罐稻米香粥,另外还有两样下粥的小菜:香椿拌豆腐,糖酥糟小鱼。
  车钗腹内早已饥饿,见此更是饥肠辘辘,当时只好暂时把气愤抛开,坐下来,慢慢地吃了起来。
  这些东西,很快就被她吃光了。说实在的,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的美味。
  虽是这么简单的两样下粥小菜,但是那味道别提有多么美了,尤其是那一小碟糟鱼,衬着一层脆脆的藕片,连骨带刺,无不是酥脆已极,入口就碎,太好吃了。
  她一口气吃完之后,才发觉自己吃得实在太多了。
  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在人家家里吃饭,虽说不必装假,可是似如此风卷残云的样儿,到底是有碍雅观,太不好意思了。
  想到此,不禁脸上阵阵的发热。
  女飞卫车钗独自看着空空的碗底,竟自发起呆来。她心里这才明白,原来瞿涛方才回房,是为自己准备早餐去了。这么一想,对于他的愤怒之心,不禁立刻就消失了许多。
  她想,他不愿和自己谈话的原因,也许是他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太丑了……这么一想,反倒对他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
  她站起身来,把食用过的碗碟,在清水里洗得干干净净,放在桌上。
  这座小石楼,不似自己想象得那么小,内里的布置,是那么雅洁,不染纤尘。
  想不到,像瞿涛这样粗线条的人,竟会是一个如此有规则而细心的人。其实,他的年纪并不似自己想象得那么老,他只是有意以乱发和胡须来掩饰自己的年龄和本来面目。
  车钗想象到,他的实际年龄,不过四十五岁左右,可是乍然看来,却像有七八十岁的样子。这一切,使车钗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她悄悄地在楼下走了一周。
  有一座石梯,婉转地伸展到楼上。
  女飞卫车钗心内不由暗暗想道:“不知楼上是什么样子?”
  她心中动了一下,忖道:何不乘他二人不在,自己偷偷上楼去看一看。就算被他们看见,也没有什么?主意已定,当即扶梯而上。
  楼上的情形和楼下大致相同。
  一间敞开的房间,置着一个大蒲团,另有四五个圆形的石鼓;室内有一幅极大的纱幔;长案之上,书卷堆叠如山,笔筒中放各式狼毫,斑管如林。情调是那么的幽雅。
  车钗想那纱幔必是用来防蚊虫用的,因为山居蚊虫很多,而修行之人,晨昏静坐,最怕蚊虫干扰。
  楼上正前方,是一个平台。这时轩窗四启,微风阵阵地吹过来。
  正中墙上悬有一方大匾,其上书写着“快哉楼”三个大字,笔力雄厚,署名是“西风老人”。
  “西风老人”必是“西北风”的化名。
  车钗真不明白,这瞿涛为什么要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老人?
  她看到此,生恐主人回来,撞见了不太好,正要转身下楼,却又无意间发现了一幅肖像图画。画中人,是一个背系长剑、婷婷玉立的少女。画像系用上好的颜料,画在一幅精制白绫子上,把那个细腰大眼的姑娘,衬托得更是栩栩如生。车钗忍不住,慢慢地走了过去。
  她站立在那幅画下,仰视着画上的姑娘,仔细地端详着,她猜想,这个姑娘一定是那个坟墓中的姑娘——石瑶清了。
  画中人那两道斜飞而上、细细的峨眉,象征着这个姑娘生前是个开朗、任性、脱俗拔萃的人物。
  车钗仰脸看了一会儿,不禁对画中人生出无限的感情。画中姑娘她那双看来似乎略带忧郁的剪水双瞳,也似在向自己注视着。
  车钗心中忖道:“她生前是多么标致的一个姑娘啊!”想着移动莲步,正要走开,忽然,她又发现画像的左侧,有一个月亮门。门上垂有丝穗,一幅别致的横匾上写着“红石轩”三个秀丽行书字迹,署名“瑶清”。
  车钗看得入神,不觉神驰。不知不觉地跨入洞门之中,用手揭开了湘帘。
  一股淡淡的脂粉香飘了过来!
  这种味道,车钗是颇为习惯的。很显然,这是一间女子的闺室!
  车钗不由心中一动,环目望去,只见室内置有一张软榻,一个素锦的蒲团,一把湘妃竹的靠椅和一架紧紧绷着的绣绢!
  这一切摆设,说明了这室内的主人,是一个女孩儿家。
  她心中不由大是惊异,暗忖道:“那姓石的姑娘,不是死了么?既然死了,这间房子又是为谁而设呢?再说,她又怎么会和霍涛住在一块呢?”
  愈想,心中疑窦愈生。
  她轻轻迈步,来至绣绢前,只见绢上绣着一对鸳鸯,只是未奏全功,绣针引线,还插在其上。
  车钗细看那绣功,可谓精妙绝伦。她本刺绣好手,也不禁十分赞叹,自愧弗如。
  再看书案上,文房四宝,井然有序地摆着,书架下的毛笔、镇纸,无不精巧玲珑,一望即知是深闺少女的用物。
  看到这里,车钗已禁不住有些心跳。
  她一向是一个不愿细思量的人,可是今日对于这个陌生的姑娘,却发生了极浓厚的兴趣与好奇心。如果说这间房子,原来的主人不是石瑶清,那又是谁?现在人在何处?
  如果说是石瑶清,那就更奇了。
  据方才萧苇透露,石瑶清分明已死了多年了,为何她的用具、衣物仍然整齐地摆设在此?甚至连刺绣的东西,也还绷在绣架之上,这岂不是……
  果真如此,那么自己却是太错怪主人瞿涛了!原来,他竟是如此一个至情至爱的人啊!想到这里,她不禁浮上了一种莫名的伤感。
  她情不自禁地叹息了一声道:“这不会是真的吧……可怜!”她信步走到了床前,见床边的鞋拒之上,排列着五六双女子穿的鞋。有素面的双脸便鞋,也有绣有蝴蝶的弓鞋和薄底的鹿皮弯靴,样样俱全。由鞋上看来,这姑娘和自己一样,也是天足,不像时下一般姑娘流行的“三寸金莲”。
  车钗试着比了比,竟和自己的双脚一般大!
  好了!现在自己该走了,这要是叫那个瞿涛撞见,该是多么不好竟思呢!可是,心里愈是想快走,两条腿却愈是不想动弹。
  忽然,她又发现,在软榻后面高高的壁上,竟悬挂着一口窄细的长剑和一张玲珑的朱漆弹弓。
  大凡习武的人,最是见不得好刀好剑,偶尔见之,总爱拿过来鉴赏一番!这种情形就好像是一个擅书的书法家,见不得别人收藏的好字好画一样!
  车钗一见这口剑,立刻断定这是一口举世罕见的宝刃。此剑剑身窄细,较一般剑纤细许多。最奇的是剑柄也较一般长出半尺左右,柄上垂有极长的一缕红色穗子。穗上悬有三粒白色的珊瑚珠子,益发衬托出这口剑的名贵。
  车钗实在有些手痒难忍,伸手把这口剑取了下来。她细细地一看,只见剑刃和剑匣扣合得那么严密合缝。剑环之下,有一颗半吐半吞的水晶珠子,光华夺目,尤为可爱。
  她试着用手一按,只听得“呛”地一声,剑身一抖,差一点儿脱手而落。
  车钗不由得吓了一跳,再看手中剑,那剑身已弹出了半尺有余,刃上朦朦的光色,有如晨烟一般,雾蒙蒙,冷嗖嗖的!
  车钗不由失声赞叹起来,情不自禁地把这口剑抽了出来,微微发出一声悦耳的龙吟。
  剑身有如一泓秋水,阴森森映得人身上毛发悚然。
  车钗知道这古剑乃通灵之宝物,当即匆匆还入鞘内,却见柄匣之上,用金丝绞着“石女”两个梅花小篆!
  女飞卫车钗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会儿,心中由不住想道:这口剑要是我的,那该有多好?
  她小心翼翼地又把它挂回原处。
  就在她探身挂剑的一刹那,猛然听到了一声冷笑。
  一人用浊重的口音道:“车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车钗不由大吃一惊,她猛地转过身来,只吓得脸色一白,手中剑“呛啷”落了下来。
  不知何时,那高大驼背的瞿涛竟自出现在她的眼前。
  只见瞿涛目光如炬,满头乱发似乎因为愤怒而瑟瑟地颤动着。他厉声吼道:“谁叫你上这里来的?快说!”
  车钗不由眸子一红,讷讷地道:“瞿先生,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一时好奇,可没有别的意思!”
  才说到此,就见瞿涛须张发立,厉叱了一声:“快走开!”说着,右手霍地向外一挥,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内力。掌风扫过车钗的身边,直扑后窗!只听得“哗啦”一声,整个的一扇窗子,竟被他那凌空的掌力震得粉碎,直飞了出去!
  车钗吓得打了一个哆嗦,转身就跑!
  可是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她的头顶,瞿涛就像是一座铁塔似地,蓦地落在了她的身前。只见他双手一抖,已紧紧压在了车钗的双肩之上。
  车钗吓坏了,用力地一晃肩,却没有闪开。相反地,瞿涛的双手,就像是钢板一般,重重地压在她的肩上!她新病初愈的身子,如何承当得起如此神力?一时之间,花容突变,她以惊惶的口吻道:“你……你要干什么?还不快松开你的手!”
  瞿涛用力地摇晃着她,厉声吼道:“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不许你随便上楼,更不许你进这间屋子……”说到此,他用力地抓住她的双肩,身形一晃,已来至窗外。
  车钗几乎要哭了,她叫道:“你……你这个野人,快放手!”
  瞿涛双手向外一抖,车钗竟被摔得飞了出去。只听见“砰”一声,正巧落在了一张带靠背的藤椅之上。
  车钗“唉唷”了一声,差一点吓得昏死过去。
  翟涛步履沉重地走过来,身子微微抖动,气息极重,只听见他仰天狂笑了一声,道:
  “野人?哈哈……”
  车钗吓得浑身一抖。瞿涛笑声一停,冷然道:“你以为你是文明人?有感情?”说着又大声地狂笑了起来。接着他挥了挥手,苦笑道:“下去吧!下去吧!只要记住,以后不要再进这间房子……”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和气多了,道:“每个人都有一件不愿告诉别人的事,姑娘!这是我一件不愿告诉别人的事,你何必一定要去探讨呢!”说着又叹息了一声道:“方才是我太失礼了,请你回房去休息吧!”
  车钗这时才惊魂乍定,她站起来,伤心地道:“是我不对!我不该随便上来。我的身体过一两天就好了,我很快就走了!”说了这句话,她就向楼下行去。
  萧苇迎面疾步走来,见状,急问道:“出了什么事情?姑娘!”
  车钗面红如霞,一言不发,匆匆回房而去。
  萧苇奇怪地走上楼去。过了一会儿,他又来到了车钗门前,敲门而进。
  他面色显得很是尴尬地道:“我为方才的事情向你道歉!”
  车钗冷冷笑道:“这也不能怪你!”
  萧苇叹了一声,道:“他的脾气虽坏,可是人是很好的。唉!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
  车钗冷笑了一声,道:“这算什么呢!你把我带到这里,可是对于这里的主人,我却一点也不了解!”说着用手指了一下,冷冷地道:“我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现在就走,谢谢你这两天对我的关怀!”
  萧苇不由怔了一下。他冷冷地道:“车姑娘!你的身子尚未完全复原,再说你哥哥正在到处捉拿你,你现在出去,必定走不远的。”
  车钗看了他一眼,道:“我总会有办法的!”
  说着她拿起了桌上的剑和包裹,正要走出去,却见门开处,瞿涛怒容满面地立在门前。
  车钗不由愣了一下。萧苇立刻笑道:“大哥!是你把她给气走了,你快设法留住她吧!她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呢!”
  瞿涛愤怒的脸上,顷刻间恢复了平静。
  他惊异地望着车钗。车钗却显得很不自在,道:“我才没有生你的气呢……”
  瞿涛顿了顿,讷讷地道:“我来此,一来是向姑娘道歉,再者,还有一事相求。姑娘如果坚持要走,我也就不必说了。”
  车钗不由后退了一步。她没有想到,像瞿涛如此倔强的一个人,居然会开口向自己道歉,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她顿时心就软了。
  她抬起头来,目光正看见对方背后那高耸的驼峰;他脸上那些深深的皱纹,显示出他那苦涩的灵魂。
  这个人,是多么需要感情的滋润啊!
  车钗面色不由突然红了。
  她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一个人间丑极的人,生了这么浓厚的同情和好奇之心!
  当时,她面上不禁带出了淡淡的笑容来。她摇了一下头道:“你既然这么说,我留下来就是!”
  晴空一羽萧苇不由朗声笑道:“这么说你不走了?”
  车钗把东西放下,她看见瞿涛脸上,露出了一种惊异的神情,当时就笑道:“我要留下来,看看瞿先生有什么事求我!”
  瞿涛两只手用力地捏了一下道:“我方才见姑娘在那方绣绢前看了许久,我想……
  我想……”
  萧苇一笑道:“大哥有话直说无妨,车姑娘也是一个很豪爽的人,只要她能做到,必定会帮助你的!”
  车钗杏目瞟了他一眼,意思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呢?要你多口!”
  可是她却没有说出来,意思就是默认了。
  瞿涛终于说出来,道:“我想姑娘你必定也擅刺绣,如果你能够把那一半未完的作品,代绣出来,成为一件完整的东西,我就感激不尽了!”
  车钗摇了摇头,冷冷地道:“我不能再进那间房子了,我还想活呢!”
  瞿涛默默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叹息了一声,遂即转身离去。
  萧苇不由失望地道:“姑娘,你这又为了什么?”
  车钗冷笑了一声,道:“他方才发了那么大的脾气;并且亲口说不许我再上楼,现在却又说出此话,岂不是可笑!”
  萧苇不由怒道:“他是一个心情愁苦的人,你竟如此对他,足见你是一个狠心的人了!”说着怒冲冲转身而去。
  车钗不由冷笑道:“狠心就狠心,这又关你什么事?”说着气得躺在床上,把身子翻到了一边。
  耳中听得萧苇沉重的脚步声走远了。
  这时,她心中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自语道:“活该!”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却由床上翻身坐起来,走下地,找到了她的行囊,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纸包儿。打开纸包,是五彩灿烂的各色丝线。
  她咬着唇儿发了一会愣,由其中挑出了三种颜色,又重新包好。然后,她就轻轻地推开门,直向楼上走去。
  她悄悄地来到楼上,却不见瞿涛的影子,想了想,便直接走进了那间绣房。
  她在那块绣布前仔细看了一会儿,心中已有了底,对方这种刺绣的针法,自己是熟悉的。于是,她取下绣针,引好了线,按照描好的图案,一针一针地绣了下去。
  车钗绣了一阵,腰有些酸,直起腰来活动一下,忽然发现背后不知何时站着两个人。
  车钗不由一阵脸红。
  站在她背后的是瞿涛和萧苇,二人显然在她背后已经站立了很久。
  尤其是瞿涛,目光之中显露出一种感激的神彩,道:“车姑娘!你的手,竟是如此的灵巧,也只有你,才配在这块绢子上绣东西!”说着他大步走过来,弯下身子,仔细地在这块绣绢之上看着,那双冷峻的大眼睛里,竟滚动着晶亮的泪水。
  车钗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绣得不好!”
  瞿涛抬起头来,长叹了一声,道:“这是我一件遗憾的事,现在你总算为她完成了。
  姑娘,你要我怎么来谢你呢?”
  他说话时,眼目中滚动着热泪与喜悦,显得他那一张丑脸更丑了。
  车钗看了旁边的萧苇一眼,赌气没有理他。
  听了瞿涛的话,她试探地道:“瞿先生!你和石姑娘之间的事,我本不该过问,可是我又是多么想知道一些,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呢?”
  瞿涛全身抖动了一下,很久没有说话。
  他一只手紧紧地插在乱草似的头发里,牙关紧咬,过了一会儿,忽然苦笑道:“我!
  我就告诉你吧……”
  车钗不由心中大喜道:“我太想知道了!”
  瞿涛回过身来,对萧苇道:“小苇!这件事,我也许曾对你说过;不过你只是知道一些片断,现在我要把它全部说出来。因为……”
  他摇了一下头,无力地道:“因为,它压在我的心里太久了。”
  萧苇大是出乎意料,他没有想到,瞿涛竟会如此干脆地说出他最痛心的事情。他感动地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道:“大哥,你坐下来说吧,不要太激动!”
  这位早年以“西北风”三字饮誉大江南北的怪侠,长长叹了一声,苦笑道:“还会有什么事能令我激动?我说的只是一段故事,你们也只当一个故事来听就是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