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七禽掌 >> 正文  
第十六章 秋江夜渡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秋江夜渡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那舟子朝着石继志弯腰苦笑道:“相公,你还是到他们船上去吧!我可惹不起他们,他们是排教的船!”
  石继志一听这排教二字,禁不住哈哈一笑,心想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来得正好。想着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就坐他们的船!”
  说话之间,那一旁的船已由一汉子伸过钩杆,将船靠拢了过来。一纵身就跃上了石继志这条船,双手一叉腰,向石继志船上的那舟子冷笑一声道:“格老子,你懂不懂水面上的规矩?江有江法,河有河规,格老子跑就跑得脱呀?”这小子个子不高,可是前胸那一丛黑毛看起来倒挺唬人的。
  此时船上那舟子,被这四川佬一顿抢白,不由面红耳赤,他本有一肚子的理由,但却畏于排教的威势,连哼一声也不敢,只好陪着笑一个劲地打躬作揖。石继志看得实在有气,冷笑了一声道:“其实是我要坐他船的,也不能怪他,都是水面上人,你们还吵什么?”
  那四川佬闻言看了石继志一眼,赔笑道:“相公你是不知道,这小子最不是东西了,专门抢生意,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可是好欺侮的!今天要不是看在你老的面上,非揍他个龟儿子!”
  石继志从身上掏出了一两碎银,递与那舟子道:“既如此,我就上他们船上去,这银子给你!”
  那舟子推谢了半天才收下,此时邻船已有踏板搭了过来。那踏板宽只有一尺许,在两舟之间颤来颤去,石继志有意装着害怕道:“啊呀!这……这怎么过去呀!掉在江里可不是玩的呀!”
  来船船头上站着三个赤着上身的汉子,听见石继志的话,都不由相视一笑,石继志看在眼内,仍然不动声色,那矮汉子皱了皱眉道:“没得关系,我先把相公你的马拖过去,然后你再过来就不怕了!”
  石继志仍装着两腿发抖,脸上变色,一面咽着唾沫一面点头。
  那矮汉子先走到石继志马前,顺手把鞍上的包袱提了起来,心想好家伙,还真沉哩!
  那包袱之内除了几十两银子之外,另外还有石继志一口剑,生怕被那船夫发现,忙抢上前将那包袱接在了手中,那矮汉子对着石继志嘻嘻一笑,率先拉着那匹汗血马走了过去。
  那船上几名船夫都站在船边上,他们倒要看看这文弱书生如何走过来。石继志站在踏板这头,一个劲地皱着眉头,探了两次脚又收回来了,惹得那几个船夫哈哈大笑。后来还是方才那有胸毛的四川佬走上踏板,笑道:“来,相公!我拉你过来!”
  石继志这才双腿打抖地走上了船板,不知如何,方才那么多人走过那条踏板,连动也没动一下,而石继志如此一个文弱的相公,足方一踏上那条搭板,那踏板竟弯成了弓也似的,随着上下颤抖起来。
  而石继志的身形在那板上,更是醉八仙似的,东倒西歪,手舞足蹈,每一次都是险到极点,若非那矮汉子拼命用手拉着,有好几次他都要掉下去了。
  那大船上其他几人见状无不大笑,其实他们只要想一想,那十人也不能压得动的船板,为何却被石继志一人压得弓似的弯,还以为他是头号肥羊呢!
  那四川佬费了老半天劲,才把石继志由船那头拉了过来,有好几次连他自己也差点掉下水去,等到上了船,这舟子一个劲抹汗,一面看着石继志咧嘴道:“相公你是第一次坐船吧?乖乖!格老子把老子吓死了!”
  石继志知道四川人惯于自称“老子”,所以当时并未在意,一面还直拍前胸,注目江中,连连喘息。
  那大船已撑向江心,就见一黑汉子走前,向石继志弯腰一笑道:“相公,你到哪儿去呀?”
  石继志闻言才啊了一声:“我到洞庭湖,你们船去不去?”
  这汉子心里一乐,心说好呀!居然上我们老窝了,这才真是你自己找上门的!乐得一缩颈子,看了一旁船上弟兄一眼,一面连连点头道:“去!去!”
  石继志站起来问:“要多少两银子?”
  那黑汉子眼珠子转了转,带笑道:“相公你看着给好了,多一点少一点都没关系!”
  一面心中却在想:“反正你带的银子全是我们的?”
  石继志一看这黑汉两弯吊客眉,兔耳鹰腮,就知不是一个好东西,他又何尝不知他们在打自己的主意,心中不由好笑,暗忖:“傻小子!还想打我的算盘,你们等着瞧吧!”闻言之后含笑道:“我希望早一点到,银子我一定不会少给就是了!”那船夫答应了一声,遂手搭凉棚向天上望了望,回头叫道:“老幺!把帆扯起来,我们开船了!”
  立时就见方才那四川佬答应了一声,三个人在桅杆之下一阵急扯,已升起一面大帆来,此时正吹着顺风,这面帆一升起,船在水面上打了一个转儿,快如脱弦之箭似的,直往远处水面上疾驶而去。
  天已傍晚,远处天边轻散着一抹朱霞,水面上小舟轻摇,渔歌互答,有的船张着网,有的船冒着炊烟,纷纷往回路上驶着,呈现一副太平景色。
  石继志向水面看了一会儿,见那老幺正在身后,不由有意装着不懂,用手一指那船头香炉道:“你们船上还供菩萨呀?”
  那老幺闻言挤眉一笑,正要答话,他身旁那高个子却代答道:“相公,这是祭河神,我们在水面讨饭吃的人,都要祭河神,要不然河神老爷发起脾气来,那还得了!”
  石继志闻言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由冷笑道:“你还当我不知道,我此行就是专为找你们教主来的!既然你们这群东西见财起意,我也说不得,先惩治一下你们这群东西了!”
  船行如箭,更因为顺风的关系,很快已驶出了这个湾岔,眼前是浩荡的长江,江面风平浪静,一泻千里,所过之处两岸青山高耸入云,景致如画,人在舟上,仿佛置身图画之中。
  看着那滚滚的江水,石继志不由一时感慨不已,回想起自己身世,不正同这滚滚的江水一样,随浪漂逐,四海为家,将来还不知下场如何呢!如今虽学成了一身奇技,可是大仇末报,往后难关更是接踵而来,真不知自己是否能一一平安度过。
  他忽然觉得,江湖中到底为险恶是非所在,自己如果能顺利报了大仇,成亲之后,还是住在自己故居“拾翠园”之中,以后的岁月,以读书栽花来消磨算了,在江湖上混,到底不是一件理想的事情!
  他一连想了这么多事,不觉竟低头视着滚滚的流水,发起怔来了,忽然听得背后有人行近,忙转了个身,却见那船家站在自己身后,见石继志一回头,不由笑了笑道:
  “相公吃过消夜没有?要不要在船上吃?”
  石继志经他这么一提,方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不由点头笑道:“还没有!就在船上吃好啦!”
  那船家咧嘴笑道:“我们船上有新鲜的鲫鱼,还有虾子,鲫鱼煮汤,清炒虾仁,再炒几个鸡蛋,给相公温半斤白干,你看郎格样?”
  石继志倒想不到这小船之上还会有如此佳肴,一听船家这么一说,也不禁食指大动,微笑道:“就照你说的好了!”
  船家答应了一声,返身入舱。一会儿上来,在舱面上摆起了杯筷,隐闻得舱下劈哩啪啦一阵火响,跟着炊烟长长飘起,三个船夫都亲自下手,剖鳞煮饭,忙成了一团。
  石继志看着他三人忙活,不由暗自向往这种江面上的生活,只是这三人俱被钱财蒙心,对自己有不良之谋,恐怕难免要惹起一番凶杀了。否则,他们虽是排教中人,但和自己有仇的仅是那莫小苍及湘中八丑而已,却与他们这些小喽罗无关,若是他们能平安把自己送至洞庭,自己也就饶过他们算了。
  他想着这些问题,却见那黑大汉子正在磨刀剖鱼,忽然他站起身,双手向腿肚子一探,石继志就见他两手白光一闪,竟由腿肚子上拔出了一对寒光耀眼的匕首。
  石继志不由吃了一惊,却见那汉子拔出匕首之后,回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石继志不由忙将目光转向别处,假装没有看见,遂见这汉子转过头去,却把那匕首一个劲在石上磨了起来,还不时用手去试探刃口,看看利不利,待把两把匕首全磨好,又插回双腿之上,转身继续剖鱼。
  石继志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动了动,暗暗冷笑道:“这小子真要是想动刀子,那可是找死!”不由转移目光,向那另外二人盯去,除去那矮子老么自己印象较深外,另外一人,却是旗杆似的,身材十分高瘦,双臂之上青筋暴露。只是三人在石继志眼中看来,亦都不过是一介勇夫,丝毫谈不到什么武功,戒心反倒放松。
  正好那老么已把酒菜摆了上来,请石继志过来用餐。
  石继志也就不再生疑,一个人坐下,先检视一下那壶中酒,见清可见底,知道其中并没有掺什么蒙汗药之类,放心地呷了一口。
  他一个人独酌自饮,由黄昏一直吃到了月临中天,才把这一顿饭吃完。那舟子过来收拾杯筷,偷偷看了看,那满满一壶白干被这书生喝了个一滴不剩,心中也不禁吃了一惊,他想不到以石继志一介儒生,居然还会有此酒量,看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水面上江风徐来,远处的秋江夜船,明灭着隔林渔火,江面上被各色的明灯一照射,反映出万紫千红,点点耀金。石继志本想进舱小睡一番,见了如此夜景,不禁深深留恋了起来。
  那船家也在船头舱帘上悬起了一盏明晃晃的风灯,又重新在舱头香炉中换了几支新点的香,按圆形排了一圈。夜里但见一圈光点,十分醒目;再注目江中,竟有不少来往的船只之上,也都有这种香座的摆置。石继志看到这里,不由暗想这排教声势果然不小,竟将水面上一般渔船也几乎尽数收归教下了。
  正行船之间,忽见身后一艘双帆小快船,如箭似地自后面疾行而来。小船之上,前后竟悬着六盏红灯,红漆的船身,两端微微上翘着,看来确是轻巧已极。
  这条船一出现,即快同闪电似的,船舱上列着三座香炉,三只香炉之中都插着一支极粗的香,远看去只见三点金星。
  那老幺正在船舱后把舵,发现此船后不由低叫了声:“狗熊!老二!你们看哪个来了!”那黑汉子和那高瘦个子闻得叫声,都忙回头一看,口中不由都哦了一声。
  只见那小船在水面上打了一个转儿,那六盏灯全数摘下,竟换了绿罩纱灯。那小船也跟着打了一转之后,遂即停住。
  石继志这船本是照旧前行,那小船上绿灯一挂,那名叫狗熊的黑汉不由口中啊了一声,回头对同伴道:“快把船划过去,头儿有话要说咧!”
  老幺口中答应一声,连忙把舵转过,一刹那这小船很快地直往那小红船边偎了去。
  石继志心中一动,暗忖这是怎么回事?想着不由走到船边向那小红舟望去,见河面上凡是陈有香炉的排教船只,都一径向那小红舟边偎了去,待石继志所乘这船划近时,少说已有十七八艘船,在河面上排了三四排了。
  石继志这条船只排在最后一列。众舟云集,石继志立于舱下,就见那小红舟之上,站着一个四旬左右的汉子。
  这人黑黑的皮肤,唇中留有短髭,身穿一件宝石绸长衫,看来十分干练,就听那老上口中道:“啥子事嘛,江舵主自己来了!”
  石继志才知来人竟是排教之下一个舵主,想不到小小一个舵主,也有如此威风,看来这排教的确是猖狂十分了。
  遂见那江舵主立于船头之上,四顾左右一眼,这才出声道:“各位水面上的弟兄们,此次召集,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东舵最近受命上方,说是有一姓石的少年已入长江水面,这人将对本教大是不利,各船如发现此人,务请用紧急求救信号向总舵联络,这姓石的年纪虽轻,却有一身惊人的武功,如你们要与他为敌,万万不是对手。务请各船要注意了!”
  这江舵主交待完毕,只挥了挥手,各船这才四散而去。那小红船仍自急快地向下流驶去,继续传达此项命令去了。
  石继志在舱下听罢,倒吸了一口冷气,暗忖好厉害的排教,想不到他们消息如此灵通,自己下天山也不过月余,他们竟会知道了,而且还知道已来至此长江水面。
  此时所乘小船,又重新向下流驶去。那狗熊尚嘿嘿笑着向另二人道:“我倒希望能看看那位姓石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一个小娃儿还有啥子了不起嘛!”
  石继志有意踱出,笑问那狗熊道:“刚才那小船上的人说些什么?”
  被称为狗熊的汉子嘻嘻一笑,回头对老幺挤眉笑道:“伙子!你看这位公子像不像?”说着竟自哈哈大笑起来。
  石继志虽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尚有意皱了一下眉道:“我像哪一个?”此言一出,那狗熊愈发笑得厉害了,一面摇摇头道:“我是说着要的,相公是读书人,这个姓石的龟儿是啥子嘛!”
  石继志一听,心说:“好小子,现在让你骂得过瘾,等到了时候,不叫你小子尝尝我这读书人的厉害,我就不姓石了!”
  渐渐江面上船只愈来愈少,江面也愈来愈宽,舟行水上,仿佛天马行空。石继志忽然假装着用手一摸头道:“哎哟我头好昏……我……要到舱里面去躺一躺了!”
  三人闻言互看了一眼,脸上俱有喜色,那黑汉子连连点头笑道:“相公请下去吧!”
  石继志这才一路歪斜着往舱里走去。进舱之后,见有一客舱,竹帘低垂,掀帘而入,内中置有一软榻。石继志方才因喝了些酒,虽说是不醉,到底也有些晕晕之感,不由往榻上一倒,本想只稍微歇息一会儿,谁知连日疲劳,从未好好睡过,此时这一倒下,不觉竟酣然入睡。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忽然他耳中听得了一声清晰的门响,开目一视,不禁心中一动,目光视处,竟是那绰号叫狗熊的向自己轻步而来。
  石继志不由心中一惊,但他艺高胆大,确实也未把狗熊这种角色放在眼内,因此他又把眼睛闭上了,只留了细细一道缝盯视着这狗熊,看他意欲何为。
  只见这黑汉子右手高举着一盏闪闪的豆油灯,一进门,先向床上的石继志注视了一番,遂轻手轻脚走了进来,把手中那盏灯轻轻放在桌子上。
  石继志心说:“好小子,你打算怎么样?”
  这狗熊把灯放好后,一双虎目四下到处顾视着,好像要找寻什么似的,忽然他脸上一喜,目光却注定在石继志枕前不动。
  石继志顺其目光望去,心中恍然大悟,原来那狗熊目光此时正注视着自己那个随身包袱。石继志一想,内中尽是些金珠银两,还有几件换洗衣服,倒要看看他是否敢拿,只要他真敢拿,那也说不得要把这小子先伤在劈空掌之下。
  他想着依然丝毫未动,果见那狗熊直眉竖眼地直往自己身前凑来。只见他轻轻用手把那个包袱提过了一旁,匆匆把它解了开来,呈现在他眼前的尽是些金珠细软,这小子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些东西,不禁喜得一阵心花怒放,目光中放射异彩。
  他方用手抓了一把,正想往怀中揣去,忽然他的脸色一阵大变,那把抓在了手中的金珠不由得又放了回去。
  石继志在床上不由心中纳罕,正不明他此举何意,却见这狗熊抖着手,由包袱中拿出了一把长剑。石继志不由大为后悔,这把剑既被他发现,无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狗熊拿着这把长剑,惊吓得脸上都变了颜色,一面却偷目往床上的石继志望去,这一眼看去,他忽然觉得床上那少年,哪里又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只见他剑眉斜挑,鼻正口方,分明是少年英侠一流。
  这狗熊吓得口中啊了一声,一连后退了好几步,他颤着手,把这口剑往外抽了半天,却是纹丝不动,只见剑鞘竟是血红的上好美玉所制。
  狗熊愈是急,愈是抽它不出,忽然他见剑柄托乎处有一块凸出的绿玉,甚是光泽,这狗熊不由顺手向那块玉上一按。
  这一按不要紧,就听得“当”的一声脆响,床上的石继志哼了一声,翻了一个身。
  那狗熊已吓得面无人色,木立了半天,见石继志没有动静,这才轻轻把这口剑抽出了鞘。
  这小舱之中立即闪出一片红霞,那阴森森的剑气,丝丝透肌而入。尤其是剑上的红光,照得这狗熊眉发皆赤,这狗熊慌不迭地把它合上了。
  他估计这少年决非常人一流,哪里还敢再存丝毫盗窃之心,颤着手把这口剑又放回包袱之中,又小心地把那包袱包好,轻轻地又放回了原处。
  石继志不由暗笑道:“好小子!就这么一点胆子呀?算你小子眼光还不差!”
  那狗熊放好包袱之后,已吓得冷汗浃背,同时他又另被一物所镇慑着。原来方才石继志这么一翻身,竟无意将上衣敞开了些,而他随身所带的鹿皮革囊却垂了出来,狗熊虽自身没什么实在功夫,可是他的眼力见识却不算差,尤其是那鹿皮革囊上碗口大的一个“石”字,让狗熊看在眼中,吓得打了个哆嗦。
  他再也不敢多呆一刻,三步并两步地上了舱面,那老二和老幺正焦急地候在舱上,见狗熊空手而上,都不由甚感奇怪。老二开口说了声:“郎格搞的,倒空手上来咧?”
  狗熊用手在嘴唇上按了按,吓得缩着颈子道:“格老子的,轻点嘛!”一面一手一个,拉着二人直走到舱尾,脸上兀自变色道:“格老子,我们兄弟全走了眼了,居然把老刀看成了肉球!”
  老二不由一怔道:“哪个是老刀?”
  狗熊挤了一下眉毛小声道:“你以为他真是个秀才呀?乖乖!说出来不吓死你龟儿!”
  老二和老幺,被他这么一吓,都不由相继脸上变了颜色,抖声问道:“他……是哪个?”
  狗熊展了一下秃眉,仿佛仍不能去掉方才的恐怖,犹自惊心道:“他就是刚才江舵主说的那个姓石的呀!”
  此言一出,果然把那两个也给吓住了,一个个直眉竖眼的,那老么咽了一口唾沫问道:“你郎格晓得?”
  “唉呀!格老子我都看到他的宝剑了,乖乖!剑光是红的,照得老子眼都睁不开,硬是一把好剑,还有他的镖囊我也看到啦,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一个石字。你看,还有啥子话说?”
  这一来老二和老幺都不禁慌了手脚,一个劲搔头。那狗熊见状,皱了一下眉道:
  “龟儿,还不快点把香炉摆起来,等会儿他醒了,格老子大家都下河去喂王八!”
  于是三人一齐动手,在船头船尾,各自把香位插成了星状的信号。
  他三人忙了好一阵方才住手,老幺无意之间一回头,吓得口中啊呀了一声。狗熊和老二不由忙也回过头来一看,一时也都木然。
  三人目光处,竟是船上那少年,不知何时竟已立在他们身后,他那一袭湖绸的长衫被风吹得前拂后扬,尤其是那双眼睛,白天他们倒没十分看出来,可是在这午夜里,却见闪出炯炯神光,令人不敢逼视。
  三人回头一见是他,只以为定是不好,却出乎意料之外,却见那少年书生朝着三人微微一笑道:“外面凉快多了!”三人这才回过了魂来,相继窘笑道:“凉……凉快多了!”
  石继志其实早把他们那些动作看在眼底,只装着不知罢了,此时假装观赏夜色,已踱到了船边,低头看了一下那列置的香炉,对着三人一笑道:“咦?怎么半夜还烧香呀?”
  老二和老幺都不由把目光转向了狗熊,这狗熊咳了一声呐呐道:“没有事……烧起好耍的……吭吭……”那几声笑,实在难听痛苦得很。
  石继志微微一笑,遂向船尾踱了过去。忽然他心中一动,原来目光望处,已见有两艘小船远远地跟在了后面,船舱面上,都列有香阵。石继志看在眼内,有意咦了一声。
  那三人听他一咦,都不由向他望去,石继志遂用手一指后面,对三人笑道:“你们看,那两条船怎么一直跟着我们走?”
  狗熊不由大喜,忙问道:“哪里?在哪里?”
  石继志用手往来船一指,那三人张大了眼睛,看了半天才发现了一点影子,心中不禁深为怀疑;差不多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才看清了,果然有两条小船列着香阵偎了上来。
  三人不由暗自赞佩石继志目力惊人,居然能在这么远就看见了。因为他们船上所列的紧急救救讯号全是特号大香,火头甚强。在水面可看出好几里去,极易为任何船只所发现,而普通排教中船,非行得很近不易看出。
  三人一见果然有教中船只追了上来,都不由得心中一宽,胆力立刻就壮了许多。那狗熊往空打了个哈哈,忽然看了看天道:“现在风小了,夜晚行船危险得很,还是把帆放下来好了!”
  石继志知道他是有意慢行,好令后面船追上,也不说破,先微笑了笑道:“放下来也好!”
  狗熊不由大喜,慌忙就跑到桅杆边去解那绳子。可是他手方一换在绳子上,就见那少年书生微微一笑道:“不要麻烦了,我代你解下来算了!”
  狗熊和另外二人,只当石继志是在说笑话,俱向石继志望去,却见这少年人目光向上一瞟,右手微微向上一扬,就听见“嗤”的一声细声,随着“喀嘣”一声,接着轰然一声大震,那双桅大帆凭空落了下来,直把这小船船身震得两头窜起老高,连水花都冒了进来。
  这一手可把那三人吓了个魂飞九天,这才真正证实了这少年果然是大有来头。因此举过于突然,三人都不由惊愕地瞪视着石继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继志微微一笑道:“这样船确实慢多了,后面的船一会儿也就可追上了,如何?”
  三人已吓得面无人色,面面相观,那外号叫狗熊的汉子走上几步,弯腰由地上拾起一枚金光耀目的东西,凑在眼前一看,不由吓了个哆嗦,原来是一枚制钱。
  他知道方才由少年手中所发出的那线金光正是这枚制钱,而少年在黑夜中一举手之间,竟能以这小小一枚制钱,将数丈高动荡中的绳缆一穿而断。这种指力、准头、劲头,真是骇人听闻了。一时之间,这狗熊呆呆地望着那枚制钱,但觉两膝连连战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继志心知那后面的船不久将至,不禁抖擞了一下精神,暗忖你们如来,我却正可拿你们来煞一煞威。再看身侧三人时,见他们正以惊愕的目光盯视着自己,一脸凄苦惊吓之色。
  石继志一步三摇地走近船边,向江面上一看,那两只小船已追近了,无意间却又发现在二船之后尚有两只亮着红灯的小船,一路疾偎了上来。石继志不由冷笑了一声,星目扫向三人,见那老二老立二人尚自一人把舵,一人摇橹,在水面乱忙一气,有意装样磨时间,小船只是在江面上打转儿,却是不走。狗熊却点起了一盏红灯笼,挂在船舱篷边。
  一霎间,来船已偎了上来,水面上清晰的一声喝叱道:“咳,前面船是哪一舵上的?”
  三人中老幺最为胆小,闻声忙道:“巡江第七舵!”他这话尚未说完,石继志顿觉脑后一股疾风猛袭而下,同时听得狗熊的声音道:“姓石的,你躺下吧!”
  石继志不由猝然吃了一惊,右足向前猛然一滑,弯腰缩头,一口冷森森的利刃自背脊边滑了过去。那狗熊满以为相隔石继志如此近,猝然下手,万无刺扎不中之理,却没想到依然刺了个空。
  这一匕首刺空之下,狗熊就知要糟,情急之下,猛然向前一杀腰。手中一对雪亮匕首,施了一招“扭身甩桩”的招术,口中“嘿”的一声,直往石继志腰眼上猛地扎了下来。
  石继志本不想十分难为他,却不料一念之仁,几乎着了他的暗算,不由心中大怒。
  狗熊这一对匕首来势虽如同电闪星驰,可是要想伤着石继志却是梦想,他这一对匕首之尖,眼看已沾上了石继志肋下,就听这年轻人冷笑了声:“去你的吧!”
  就势收肌吸肋,仅轻轻向外一挥手,只听那狗熊口中杀猪似地一声怪叫,跟着叮当一阵乱响,狗熊手中的一双匕首撒手而出,人也摔在船板上。
  别小瞧了石继志这么一挥之力,那狗熊一双手腕,竟齐根折断,直痛得他面色一阵铁青,冷汗流了一背,在船板上一阵乱滚,口中哭喊着:“救……救……命……啊……”
  石继志方要纵身而上,却听见船边一阵水响,已偎上了数只小船,为首那只亮着红灯的小船,匹练似地射过了一道奇光。惊愕之间,来船上已有人一声断喝道:“什么人?”
  石继志方纵身向前要点住狗熊穴道,闻声不由怔了一下,水花波荡之中,已由那发声的小船之上,“嗖嗖嗖”一连纵过了三条人影。
  为首之人为一身材瘦高的汉子,身穿黑色长衫,手中一口长剑,身形方一下落,一声尖笑道:“小子!你好大的胆,还敢不回你八爷的话!”声音沙哑,难听已极。
  石继志猛一回首,这人口中咦了一声,一连后退了两步。石继志不由心中也是一动,昏灯之下,就觉得这人好似在哪里见过似的,那瘦子更是面上变了颜色,石继志不由微微冷笑了声道:“朋友,深夜过舟,有何见教?尚请明言,否则在下可要下逐客令了!”
  这瘦子自石继志一回身之后,看了左右二人一眼,小声道:“并肩子!这可真是正点子来啦!”说完话看了石继志一眼,冷笑了一声道:“相好的!我们可真有缘,想不到又在这里见着了,真是幸会之至!”
  他说到这“幸会之至”四个字时,语音尤其阴冷得怕人。这瘦子身旁二人,倒像还不大清楚,他身旁一个又高又黑的汉子尚自不解地问道:“相好的!你报个万儿吧!”
  那瘦子不待石继志回话,已望空打了个哈哈,斜目朝身侧的那同来大汉道:“六哥!
  你可真是健忘,八年前,我们在拾翠园不是见过这位仁兄么?哈哈!你怎么都给忘了!”
  那黑高汉子口中哦了一声,惊道:“你……你不是……”
  瘦子嘿嘿一阵冷笑道:“二哥!你可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位仁兄就是大名鼎鼎的石继志,莫非你不认识了么?”
  原来石继志自从数年前离开洞庭之后,虽未再回来过,可是这排教之中上上下下却都盛传着他的遭遇奇闻,已把他说得似成了飞仙剑侠一流的人物,尤其是湘中八丑,一提起他来,无不战战兢兢,生恐石继志找他们兄弟一清血仇。
  八丑之中多眼神乔智已死于司徒云珠之手,如今仅剩下了七丑。其中老四白面佛刘元泰,如今还落成了残废,下余六人,在数年之中,各自苦练了一身功夫,满心只想如果石继志不来找他们还算了,如果真要是找来了,六人也只有合力来对付他了。
  那瘦高的持剑汉子,正是八丑中老幺紫面佛丘锦,下余二人,一为老七莽金刚谢江,一为老三活丧门阮小乙,三人正乘巡江舵主周大海的快艇夜赴洞庭,却不知竟会在此遇见了石继志,真可谓“冤家路窄”了。
  石继志已对三人记忆模糊不清,只是觉得极为面熟,倒没有想出是在什么地方认识他们的;听这紫面佛丘锦一说,才知道三人竟是手刃自己满门的真凶湘中八丑中的三人!
  这一想明后,石继志就觉得全身一阵冷战,四肢都由不住连连战抖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性情已到了疾怒,甚至于不可容忍的情形之下。他用雪白的银牙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几乎都快要咬出血来了,他用满含着血和泪的口音,自我安慰着说:“冷静一点,石继志!这是你多年梦寐以求一见的人……他们今夜来了,他们正站在你的对面……你要小心谨慎地对付他们……就像当年他们对付你及你的全家一样……”
  因此他一任胸腔中的疾怒像是火一样快要喷了出来,可是依然冷静地注视着对方、他的两只手交互相握,发出喀喀的骨节响声,面色更是青紫狰狞,可怕已极。
  紫面佛丘锦的话声一完,他似乎也发觉到石继志的脸色不对,尤其是他那双光华灼灼的眸子,乍看起来,真有几分怕人。他不由后退了一步,他三人陡然的登临,都似凶神附体,恨不得将这船上的敌人生吞了似的。
  可是这一刹地,他们都变得嗒然若丧。虽然他们依然是面色带着狰狞,可是他们的内心,此时都在颤抖着。
  就在这一刹那,水面上已挤满了排教中的船只。由这些船上,射过了好几道灯光,交织在石继志立足的船面之上,船上的每个人,都在灯光之下,口鼻眉目,被照得清清楚楚。
  现在这年轻人用那双森森的目光,扫视了三丑一眼,非但没有暴怒,却反而落下了两滴眼泪。
  莽金刚谢江、活丧门阮小乙和紫面佛丘锦,都不由相视呆了一呆,石继志却点了点头道:“三位朋友,你们来得太好了……”
  三人更是不明其意,因为由石继志此时的眼神和语调之间,他们很难体会出石继志的内心波澜,可是他们无不小心地戒备着,生恐石继志猝然下手,使自己防之不及。
  活丧门阮小乙嘿嘿一阵冷笑,看了四周一眼,心中却不由得暗想着:“小子!你要是敢动手,可是你自己倒霉!我们这么多人,别说打,就累也把你累死!”此时四下人声叫成一片,各船上灯光闪闪耀目,由各船人数判来,大概在百人以上,这种声势,也颇为惊人了。
  石继志看在眼里,丝毫也不惊慌,依然用不亢不卑的声音接下去道:“朋友!请你们报个万儿!我石继志多年不见,已把老朋友们的大名给忘了!”
  阮小乙哈哈一笑,看了四周一眼,点了点头道:“石继志,你是贵人多忘事,也好!
  我兄弟手底下是一向不死糊涂鬼的!”说着用手一指身旁那黑大汉子道:“这是我八弟兄中行六的,绰号人称莽金刚,姓谢名江!”石继志点了点头。阮小乙又用手一指那持剑瘦高汉子道:“这是老八,紫面佛丘锦,想你也有个耳闻吧!”
  石继志强忍着内心的怨恨,冷笑了一声道:“朋友你呢?”这瘦子向天打了一个哈哈,尖声道:“石继志,你可真是太健忘了,我活丧门阮小乙你都忘了么?”
  说着话这阮小乙脸色也跟着一变,向上一跨步,冷笑道:“话已给你说清了,石继志!你要是明白人,就随我兄弟走,一切等到了坛上再发落,我们绝对不难为你,要是你敢存异心,嘿嘿……”
  话方到此,就见石继志双眉一挑,俊目向四下一扫,此时四周来船之上,已有人在大声嘶喊。石继志后退了几步来至船中间,一抱拳朗声道:“在下石继志,和贵教有不共戴天之仇!”
  说至此,四周更是大为哗然,阮小乙等一时不明石继志出言用意,俱都呆视一旁,心中都由不得暗暗奇怪,私忖这小子是安什么心?遂见石继志冷眼视向自己三人,用手向自己这边一指,冷笑道:“尤其是这湘中八丑,与在下有血海深仇!今日既幸会,我又岂能错过……可是各位朋友,要有人胆敢与我为敌,那可说不得我石继志今夜心狠手毒,要血洗大江了!”
  他这种话说得声色俱厉,虽有一种不怒自威之色,可是又如何能压制得住这帮素日为非作歹的草莽汉?因此在他的话声一了,四下已乱成了一团,有不少人还大叫大骂着,欲扑向石继志立身之船。
  可是正当这群疯狂暴怒的莽汉,正在凶魂附体似地叫闹时,却见石继志猛然右手向上一扬,就听靠右邻船之上,“喀嚓”一声大响,那高有三丈的船桅,竟被石继志这么举手之下一折为二,跟着轰然一声,帆桅齐下,把那小船震得连连晃起好高,四周之人,都不由口中哟了一声。
  遂见那年轻人紧锁剑眉,向左一侧身,依然左手倏地劈出,立刻又是“喀嚓”一声暴响,和先前一样,那左邻船桅,依然一折为二,上半截却落在了水中,推金山倒玉柱似的大响了一声,水花飞溅起了七八尺高,溅了众人一脸一身。
  各人所立的船身,都被这种震荡的水波荡得前伏后仰,唯有石志所立之船船身却是纹丝不动。
  这种骇人听闻的举动立刻发生了效力,那些欲动的汉子都像木人似的,震得在一旁瞠目结舌心惊胆战,俱都鸦雀无声。
  这连湘中八丑中的三位,也被这种惊人的劈空掌力所震惊,他们几乎不敢相信,站在他三人眼前的这个温文逸俊的年轻人,居然能有这等劈空掌力,能到如此成就的,他们三人之中还真是没有听说过,哪能不惊吓得面色全变,豪气尽失。
  石继志掌断船桅之后,仰天笑了一声,那双眸子内射出如电的奇光。他知道这一手已足以把四下这些莽汉给震住了,不由放声道:“若有胆敢轻易下手者,势如此桅!”
  说着他又把目光转向三人冷哼道:“朋友!我话已说完,你三人还有什么事没有?”
  三人此时早已被石继志这种神功震吓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闻言之后,还算那活丧门阮小乙有些胆力,他暗中向自己拜弟使了一个眼色,铁青着脸向前走了几步,冷笑道:
  “石继志,这几年你武功果然大有进步,可是眼前全是我教中势力,谅你是插翅难飞,我劝你还是识相些,快些……”
  不想话尚未说完,石继志陡然一声断喝,吓得这阮小乙突然住口,遂见石继志仰天一声狂笑,一反手,只听“当”的一声轻响,遂见红光一闪,午夜里这口剑照映得石继志眉目皆赤,跟着见他右手微微一抖,发出一阵龙吟之声,他本人却借着转身之势,将掌中这口剑交到了左手,目闪奇光地注视着三人点头道:“好朋友!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若要再多说废话,石某可就先下手了!”
  这口“朱雀剑”一出手,果然不凡,吞吐着的红色光芒就好像一条尺许长的小蛇一样,时伸乍缩,再被四下灯光一照,越发红紫相错,令人眼花缭乱,几乎不可逼视!
  三丑到了此时自知是非打不可了,三人互相递了一个眼色,紫面佛匠锦一咬牙,挺了挺长剑低声道:“我们亮家伙上,我就不信我兄弟三个,还斗不过这乳臭未干的小子!”
  莽金刚谢江闻言也一背手,由背上摘下了一柄万字夺,灯光之下,那雪白的刃子,闪闪发着白光。他素日性情急躁如火,方才是慑于石继志那种厉害的掌力,此时见陆小乙、丘锦先后亮了兵刃,预备三人一起下手,不由胆力陡然大增。
  活丧门阮小乙是一对判官笔,他这对判官笔方在手中一交叉,“当”的响了一声,莽金刚已扭腰垫步,“嗖”的一声已窜至石继志声身旁,口中冷笑了声:“亡命之徒,尚敢发威,小子!你接家伙吧!”话声一了,这柄万字夺闪起一点银星,直往石继志当胸就扎。
  石继志此时已怒不可遏,见莽金刚谢江万字夺来势如电,不由向有一闪身,掌中剑“黄雀振羽”抖起一片红露,直往谢江万字夺上掠去。
  谢江这口万字夺虽精钢所打造,可是他早已由石继志这口剑上光华判断,定是一口极为锋利的削铁截钢的宝剑,岂敢让它沾上自己的兵刃?所以慌不迭向后猛一抽。
  石继志俊目旁视,口中方道了声:“你还想跑!”本拟以“金风送爽”一招将对方斩于剑下,不想方一振腕欲施的刹那,就觉得身后一股冷风,直往后颈猛袭了下来。
  石继志已猜知有人暗算,连头也没回,左手掠起长袖,以“流云飞袖”功,向后猛地一挥,就势抱剑晃影,人已飘出了五六尺以外。
  冷眼一看,果真是那紫面佛丘锦,已被自己这种罡劲的袖风,震得在空中翻了个筋斗,还算这丘锦功夫不弱,虽为这种罡劲的风震得定身不住,还没有受内伤,在空中施了一招“鹞子翻身”,轻飘飘落在了右首船舷之边,只差半尺非落下水可,紫面佛丘锦连脸都吓白了。
  那活丧门阮小乙也已窜到石继志左侧上首,三人无形之中已采取了包围之势,将石继志裹在了当中。
  一番交接之后,石继志侧身压剑,目视着三丑,面上微微带着冷笑。三丑之中丘锦与谢江,一上来已尝到了石继志的厉害,虽是虎视一旁,也由不得外强中虚,对方如不先出手,自己是天胆也不敢贸然下手了。
  水面上虽已围上了不少的船,却是鸦雀无声,除了哗哗的大江流水之声,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十数道耀眼的光交射在舱面之上,照着这四个凶魂附体的人物作生与死的拼斗。
  石继志虽是技高功深,可是眼前三人亦非平凡之辈,何况又是三人联合向自己下手,更是丝毫不敢大意。他脑中一直蕴恨着往年的血仇,因此他的那双光瞳几乎像是要冒出了火似的。
  活丧门阮小乙面现惊惧,顾视了一旁的拜弟一眼,低声道:“老七,你的暗火筒可在身上?”一言提醒了莽金刚谢江,右手向后腰上一摸,低哑着嗓子说:“在!”
  活丧门阮小乙右脚侧划了一步,接着嘱咐道:“必要时招呼他!”说着,他那双铁笔在眼前又一交叉,“当”的一声轻响,却用“蜻蜓点水”的轻功提纵之术,霍地窜在了石继志身前,双笔齐下,直往石继志一对“肩并穴”上直点了下去。
  石继志哦了一声,掌中剑“银龙闹海”,卷起一片红霞,方要往阮小乙双笔上削去,忽然听身侧一声低吼,一口冷森森的剑刃直往自己腰眼上疾点而来。同时莽金刚谢江的那柄万字夺,更是施了一手“拨风盘打”,直往自己顶门骨上砸了下来。
  动手过招,本就是一刹那之间的事情,三人虽然是兵刃不一,可是几乎是同时出手。。三种不同的兵刃,带起三股不同的疾劲之风,一闪而至,看来也确是令人难防了。
  在这种千钧一发之间,就听石继志一声大喝,他身形就像风车似地“刷”的一个疾旋,掌中剑荡起了一片光墙,直往三人兵刃上卷去。
  三人之中,紫面佛丘锦拍手略慢,只听得“呛”的响了一声,他掌中那口青铜剑,竟齐着剑尖被对方那口宝刃给斩下了半尺许的一大截,不由吓了个忘魂。
  惊慌之下,石继志却以“一鹤冲天”的轻功之术,拔起在半空,他上腾的身体活像是一只凌空大雁,在空中突张二臂“细胸巧翻云”,已轻轻落在活丧门阮小乙身后。
  阮小乙一招施空,本已心寒,倏地一式“怪蟒翻身”,和石继志已对了脸。他猛然暴喝了一声:“好小辈,你哪里跑!”掌中一双判官笔,一上一下,一奔上胸,一奔小腹,猛然疾点了下去。
  石继志不慌不忙地一晃上肩,上面那杆铁笔已点了个空,凹腹吸胸,那奔下腹的一杆判官笔,也是只差着寸许没有点着。
  阮小乙不由大吃一惊,他万没有想到,对方只这么轻而易举就让开了自己的一双铁笔,双笔一抖空,就知不妙。
  果然还不容他双笔撤回,石继志已一扬手中“朱雀剑”,红光一闪,阮小乙方再一惊,猝然觉出左手铁笔一紧,跟着虎口一阵发热,竟被对方将右手铁笔给夺出了手去,不由大吃一惊。
  石继志与这湘中三丑已存了不共戴天之仇,是故下手丝毫也没有留情。湘中三丑虽各自有一身惊人之技,可是今日要和这石继志比起来,可就相形见绌了。
  就在活丧门阮小乙铁笔出手的刹那,莽金刚谢江为了救自己拜兄,已不顾性命,亡命似地扑了上来,掌中万字夺一声不响,挑起就打。
  石继志掌中剑用了一手“鸦占雀巢”,右手的判官笔“仙人卸甲”从右往左横劫,往上斜翻起,用笔杆子倒点阮小乙左“太阳穴”。
  可是他右手“朱雀剑”从右倏地向上一翻,只听见一声脆响,声如龙吟,莽金刚谢江的万字夺竟被石继志这口可刚可柔的剑身,给紧紧缠住了。
  莽金刚谢江猛然向外一夺万字夺,可是石继志也早力贯单臂,由左往右横着一绞,只听“呛啷”的一声脆响,竟把这柄万字夺给抛上了半天。谢江不由吓了个失魂,翻身就走。
  可是石继志这口剑上,正是“三环夺月”的招术,连环运用,哪还容他走开。只见他足下施“莲拔步”向前一迈,右手“朱雀剑”平甩而出,赶步递招,“噗嗤”一声,这一剑正扎在莽金刚谢江的后胯之上。以石继志这种剑势,更加上是这口削铁如泥的宝刃,只听那谢江惨叫了一声,一阵蹒跚,这一剑竟把他扎了个里外穿的大窟窿,莽金刚向前一扑,连打了几个滚,可就回了老家。
  此时紫面佛丘锦本是在一旁待机而上,一时偎不上身,此时一眼看见谢江遇险,不由大吃一惊,只见他双腿一弯一登,身如巧燕穿帘,已窜起了三四丈,身子往这小船桅杆上一落,只见他拧身现腕,两颗亮银钉脱手而出,一只奔后脑,一只奔后心,手法迅疾,全往石继志身上招呼了过来,可是他仍然慢了一步,没有把莽金刚谢江的命救下。
  可是紫面佛丘锦在这亮银钉暗器上却有独到的功夫,何况更是没有守江湖规矩。莽金刚谢江身形方向前一倒,石继志就微觉后脑有劲风猛袭。同时那活丧门阮小乙也错身而上,眼见拜弟惨死之状,不禁痛心欲裂,掌中唯一的一杆铁笔摆了一招“毒蛇出穴”
  朝石继志当胸就点。
  石继志果然武功有独到之处,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左脚猛然用力往外一滑,把往前抖出的长剑往左一带,身形斜转,奔往后脑的这支亮银钉,擦着右耳打了过去,身是“侧身跨虎”式。一抬右腿,把奔后心的这枚亮银钉踢到了船板之上。掌中剑“小风盘”
  式向前一抖,“呛”的一声,把疾点而来的判官笔盖在了一旁。同时一落剑身,脚底下一点地,丹田气一提,竟施展“巧猿登枝”的轻功上乘功夫,一端舱面,陡然往空跃起了四丈左右。
  他已恨透了这发暗器欲伤自己的紫面佛丘锦,哪还再容他逃出手去,身形这一腾起,足下已站上了这桅杆的垂索。
  紫面佛丘锦亮银钉失手,见石继志身形纵起,就知自己要糟,他本预备往南纵身,此时猛然向东一横,右足一踏杆顶,擦臂侧身,掌中剑揭起,挟起一股尖厉之风,直往石继志当头劈了下来。
  石继志脚方找着绳索,尚未十分踩实,迎面剑到,他猛然喝了一声:“来得好!”
  全身猛然一个倒挂,有足一勾绳索,身体就像是空中秋千似的,“刷刺刺”一个倒悬,紫面佛丘锦的剑尖擦着他头皮削了过去。
  而石继志倒悬的身子在空中缩腹挺背,“嗤”的一声,竟自反窜了上来,掌中剑向前一递,一式“长虹贯山”,闪起了一道红光,就听那紫面佛丘锦一声惨叫,顿时血浆四溅,整个剑尖顺着他背后斜着完全给他开了膛。
  湘中八丑兄弟之中,以紫面佛丘锦最是勇猛善谋,可是也数他死相最惨,尸身向前一倒,就像是一只下坠的大鹤,“扑通”一声滚落江中,一时水花四溅,葬身水底。
  石继志一剑奏功,在那高有四丈左右的船桅之上一声长啸,身形如冲霄野鹤似地陡然拔空而起,呼噜噜如海鸥下坠,已飘身在船面之上。
  他在半空之中已看出了那活丧门阮小乙,正欲窜身逃跑,是故脚下才一着及船面,一赶上步眼,口中已冷笑着说了声:“相好的,你留下命来吧!”掌中的“秋水射斗”,向前斜着猛然一抖,直往活丧门阮小乙后背就刺。
  活丧门已惊魂乍飞,可是他知道自己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就在石继志这口剑方一抖出的同时,这活丧门阮小乙猛然口中叫了声:“要死我们一块死!”这句话方一出口,他竟然不顾死活地双手往胸前一抱铁笔,身子猛地一个倒仰,用“铁板桥”的功夫,双踵暗中一使劲,身形后仰,掌中笔霍地向外一抖,一式“倒插杨柳”,铁笔上带起一溜尖风,直往石继志小腹上猛扎了下去,这本是一招剑着,阮小乙把它施在了判官笔上,却是丝毫不失其威力。
  这支笔向外一送,石继志也不由大吃了一惊,可是因距离过近,一时想避已无及,惊慌之下一咬牙,暗逼内力于右腿,用“弹腿三二式”中“浪子踢球”一式,向外飞起一腿。
  这一腿石继志可用了十成劲,只听“当”的一声,鹿皮靴正踢在了那支铁笔之上,就像一支满弦的飞弩似的,这支判官笔霎时飞临在半空之中,“嗤”地下射水中,冒起了一股水花。
  活丧门阮小乙已自知性命不保,可是人之将死,总没有坐以待毙的道理,就在石继志方欲引剑刺下的一霎时,这阮小乙竟一踏船板,在舱面之上一连打了六七个滚,亡命中尚洒出了一掌“铁莲子”,没头带脸直往石继志全身洒了去。
  石继志冷哼了一声道:“我看你凶到几时!”他舍剑不用,一挥大袖,只听见“叮咚”一阵细响,将飞来的那一掌铁莲子尽收入大袖之内。
  活丧门借着这一个空隙,已由一旁窜身而起。他脸上已失人色,变得苍白,到了此刻,他可顾不得什么叫丢人现眼了,只见他双手一抱头,咧口狂叫了声:“来人呀!你们……”
  可是四周船上那一群昔日的孝子贤孙,此时脚上都像生了根似的,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他,没有一个人挺身来救,他禁不住又狂叫了声:“桑舵主!桑舵主救我……”
  石继志反而把宝剑放入了鞘中,双手环抱,冷笑着看他,一声不响。活丧门阮小乙在舱面跑了半天,他嗓子都叫得嘶哑了,一时声泪俱下。
  他一翻身,“扑通”一声,已向石继志跪下了,磕头如捣蒜,口中悲伤泣道:“石少侠……你……饶了我吧!我……我没有杀你父亲……我……”
  石继志脸上方一动容,可是他转念一想到屈死在九泉之下的满门大小,不由怜悯之心尽去。他用不快不慢的脚步,朝着阮小乙走去。每走一步,阮小乙就像似死神向自己接近了一步,他尖叫着说道:“石……你老人家饶了我吧……”
  可是当他看到石继志仍然向他走近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命是保不住了,双手一按地,身形又自向上窜起,不想身子方往上冒起一尺,却见石继志只往外一伸手,阮小乙就觉有一股绝大的劲力当头压下,不由“噗”地一下又坐下了。
  他亡命地狂叫道:“桑云!你……救我!桑云……”而此时水面之上,却正有一四旬的汉子登上最远的一叶小舟,他脸上变色,低声对那小船的舟子喝叱道:“快走!快往回走!”
  那水手方答应一声,才欲掌橹,却听见风帆之上“嘣”地响了一声,接着呼拉拉一阵大响,风帆下坠,把船震得两头跳起好高。
  随着一声清朗的叱声道:“小船慢走!”这一声喝叱,就像圣旨一样发生了极大的效力,那撑船的老头吓得连忙住手,朝着发声的那个青年人石继志直翻白眼儿。
  石继志冷笑了一声道:“不仁不义的朋友,你可是桑云么?”那四旬的汉子闻言怔了一下,那活丧门阮小乙早已尖叫道:“桑舵主,桑兄弟!你救救我吧!”
  果然这欲登舟而去的汉子,正是巡江十二舵的舵主桑云,原本和湘中八丑交情最好,可是到了要命的关头,他哪里还顾到什么朋友,只求自己能逃得活命就是万幸了。石继志这么一叫,不由把他吓了个忘魂,可是他还想赖,想不到那要命的阮小乙却直着嗓子向自己这边直叫。
  桑云气得双目一瞪,一跺脚,叫了声:“好冤家,临死你还要拉个垫背的!你真是他妈的活丧门!”说着话,这桑云已纵身上了石继志立身的船面之上,一背手掣出了一对镔铁拐杖。石继志心中方自一怔,暗想这桑云难道还敢向自己动手不成?
  一念未完,就见这桑云一个虎扑式,却已来至在那活丧门阮小乙身前,活丧门阮小乙先以为桑云是来救自己,不由大喜,扑身而上道:“桑舵主,快救我!”
  他这句话还未完,猛觉当头一股疾劲之风,不由大吃了一惊,慌不迭向左一划步,耳中却听到桑云狠厉的口音道:“冤家,我们一块死吧!”一对镔铁拐杖搂头而下,可怜活丧门阮小乙,一心还只想着这位好朋友来救自己,哪又料得到,他会这么狠心向自己下毒手。
  活丧门阮小乙就觉得劲风一压,口中方哦了一声,顿时血花四溅,脑浆迸裂,一交摔倒在船板之上,连气也没喘一口,就一命呜呼了。
  桑云杖毙活丧门阮小乙之后,身形却并不稍停,双足一顿,已往石继志身前扑倒,口中喝了声:“小辈!桑二爷跟你拼了!”他说着话,掌中镔铁拐杖直奔前胸,用足了内劲,“横扫干里”的疾招猛然打了出去,双杖上挟着猛烈的劲风。
  石继志原本就已存心不想叫这桑云逃出手去,却想不到他居然还敢向自己突下毒手,心中不由猛然一惊。桑云一双镔铁拐杖一闪已到,可是对面那年轻人仅微微冷笑了声,容得桑云的镔铁拐杖已沾上了衣服,他猛地向外一平剑身,倏地向对方拐杖上压去。
  桑云心中尚自惊疑,暗想:“好狂的小子,你这一口剑上能有多大的力量,居然敢跟我镔铁拐杖碰?”他想着心中虽是奇怪,可是因眼见石继志如此英勇情形,也不敢太为大意。
  动手过招本是一刹那的事情,一念之间,桑云向上一碰拐杖,却正和石继志平压而下的剑压在了一块,顿时就听得“呛”的一声龙吟,火星四射。
  说也奇怪,石继志那口软剑,在这一击之下,非但没有被崩出手,却往下压下了寸许;而桑云一双拐杖却被弹得往下一沉,砰地一声击在了地板之上,就觉得双掌所握住的杖柄一阵火热,直烫得掌心如焚,如不松手,这双手非被烧烂不可。他不由得双手一松,镔铁拐杖叮当落地。
  石继志哼了一声道:“桑舵主!你逃不了啦!”说着一翻手中剑,闪出了碗口大小的一朵剑花,直往桑云,“分水穴”上就点。
  桑云怪叫了一声,足尖一点船板,咕噜噜在船板之上一溜翻滚,仓促中竟闪开了石继志的剑尖,石继志心中大怒,正欲赶上一步,结果了这桑云。却不知桑云刁顽成性,顺着这一溜滚势,已欺过船舷之边,猛然他翻身沉腕,口中喝了声:“打!”
  石继志方一惊心,却听见“扑通”一声水响,才知上了这桑云的当。连忙窜至船边,但见水面上波纹起伏,哪里还有那桑云的踪影!
  石继志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只恨自己水性不佳,否则定要下水追他一程,他只看着被灯光照得像鳞片似的水面,怔怔发呆。
  排教高手一霎之间三死一伤,四周船上众人都不由吓得一个个目瞪口呆,无不松缆解锚,石继志冷眼见状也不加以制止,一任这些骤聚的船只,一条条又启航前去,少顷,水面上又只剩了他乘的这条船了。
  石继志回过身来,却见那船家老二和老幺,正面向自己直挺挺跪着,满脸惊吓之色。
  石继志这么一回头,他二人由不住连连一阵磕头,口中齐呼道:“饶……命……相公……”
  石继志眼珠一转,噗哧一笑道:“你们起来,我们没事,我只是找湘中八丑,起来,起来……”老二和老幺不由心中大喜,一齐用惊疑的目光注视着石继志,慢慢站起身子。
  石继志走了几步,嘻嘻一笑道:“伙计,江湖奇人异士多得是,不要以为一个文弱的书生就好欺侮……”说着话,他那双瞳子里射出了令人不敢逼视的光,吓得二人打了个哆嗦,口中诺诺连声。石继志忽然又转了个脸色道:“现在没事了,你们只要把我好好地送到洞庭湖去,我决不难为你们,要是在路上敢玩一点花样,那可怪不得我石继志手狠心毒!”
  那两个船家闻言后无不如皇恩大赦,一时俱都喜出望外,连声答应着站起,操舵的操舵,上帆的上帆,须臾这艘船又满引江风,顺江而下。
  石继志见船上尚烧着香炉,顺手劈出几掌,把那几座香炉劈落水中。老二和老幺确实也不敢再为非作歹,一路战战兢兢地疾驶着小船。
  待天光大高时,已驶出了这处水口,眼前已来至鄂省地面。宜昌已离眼前不远,到了宜昌之后,小船拢岸略微歇息了一会儿,又自起锚而去。
  狗熊自被石继志击断双腕之后,一直躺在船尾舱篷之内哼哼唧唧,连声呼痛不止,石继志也不闻不问。待船至江心之后,这才装着闲踱,行到了船尾后梢,一打量狗熊,他那副样子已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
  原来这狗熊自被击折双腕之后,因不擅接骨医疗,一任其骨错凝血,两只手腕已粗如大腿,色作紫红,全身都已汗透。
  他见石继志这一走近,不由哼着求道:“相公……你给小的一个痛快吧……这种活罪真比死了还难受……”说着尚自流泪不已。石继志本想讥讽打趣他一番,无奈他平素心肠最软,一见这副样子,不由大感不安,皱了皱眉冷笑一声道:“都怪你自己手狠心毒,与我何干?”
  那狗熊斜着一双昏红的双目,偷看了一下石继志的脸色,已看出石继志恻隐之心,闻言后有意把双目一闭,愈发哼得大声起来。
  石继志在旁看了一会儿,不由长叹了一口气,皱眉哼道:“便宜了你这家伙,要是不给你治,我看你是活不成了!”说着走前一步,弯腰执起这狗熊右腕,狗熊不由得杀猪似地大叫了起来,抖声道:“相公!饶命!”
  话声未了,只见石继志左右手往当中猛然一合,微闻得“喀”地响了一声。狗熊只痛得大叫了一声,在榻上疾翻了个身,竟自晕死过去。
  石继志忙又把他翻过身来,对着他左手如法炮制了一番,双手骨节都给他接好了,这才又在他正中“鸠尾”穴上点了一指,以防继续出血,跟着又在其“曲尺”、“肩井”
  二穴上各点了一指,这狗熊一阵颤抖就不动了。
  那船上老二和老幺闻声惊跑了过来,见状只疑石继志要向狗熊下毒手,俱都跪伏在地叩头如捣蒜地说道:“相公你……你饶了他吧!”
  石继志回头冷笑道:“我这是在救他,可不是在害他!否则他还会有命在?”说着命二人各执起其一腕。经石继志这么一合骨,愈发肿大了些,看来直如一个紫色大球,入手奇热。
  石继志又命取来一钵,置于其下,遂将剑身抽出,立刻红光耀目。他小心地用剑尖向那伤腕下轻轻一点,“波”的一声,立刻鲜血四溅,直流了半钵方慢慢止住,然后右手照样治疗,待凝血尽出,双腕才微微现出一些浅红的颜色。石继志知已无妨,这才由怀中拿出了一个小药瓶来,轻轻弹了些药粉在伤口内。
  此药即为上官先生以石继志所服那芝果的叶子捣碎后精制而成,自然奇效无比,药粉一上好,马上散出一些白色汁液,将伤处弥住,连一丝肉色也看不出。石继志这才命二人以净布小心替他包裹了起来,遂解开各穴道,少事推揉,那狗熊才幽幽醒转,立刻痛楚大失,这才知道对方非没有取自己性命,竟是给自己疗伤,不由感激涕零,在床上连连点头流泪不已。
  石继志见状微微一笑道:“既往不咎,我只希望今后你能去恶向善,这双手只要过四十天,就可恢复如常了!”
  狗熊已泣成一团,一旁的老二和老幺,也不由连连称谢不止。经此一耽误,船在江心已停了好久,被水冲得直打转儿。
  二船夫解舵撑桨待行,忽然听见远处水面上一阵断续呼救之声。石继志和二船夫都不由大吃一惊,慌忙跑出,往江中水面上一看,果见一人时沉时浮,断断续续地吐着水泡喊道:“救人啊……救……”一声未喊出来,竟又沉了下去,江面上已惊动了不少船只,一齐如飞向那人驶去。
  石继志这艘船因距离最近,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忙命二船夫撑近。待驶近,才发现滑水之人竟为一古稀的老者,满头白发为江水一浸,都散开如篷,身着一件半长不短的白色绸衫,甚为肥大。此时想必他已喝水过多,两只大袖在水面上翻扬不停。
  那船家一看慌了手脚,跌脚道:“这里水流太急,水又深,格老子每年都淹死过人!”说着伸出竹竿想去勾那老人。可是那老人只是舞着双袖,水花溅起老高,却不知往竿子上抓,身上长袍肥衫,已成了水袋。
  这老二见状无奈这才丢下船篙,自恃有一身水功,不假思索,把上衣一脱,纵身扑下水去,活似一条大鱼也似,一刹那已游近老人,伸手就往那老人头发上抓。
  江面上人纷纷出主意,一阵乱喊,这老二下水时衣服没脱净,游起来已感吃力,再被众人一喊,愈发失去了主意。
  这一把抓下,谁知那老者却正好向下一沉,老二一把竟是没有抓着。于是在水面上你抓我,我抓你,各自使出了死力,扭做一团,在浪中翻滚,三起三落,都已淹得腹大如斗,昏迷失智了。
  那老二去救人,反倒比被淹的人更惨,二人抱作一团,都呼起救命。水面上浪花浮涌,眼见得两人翻翻滚滚,乱撕乱抓,被急流冲出了好几丈,忽往上一冒,竟又全沉入了水底,看不见二人身形了。
  石继志在船板上不上大吃一惊,那老幺见自己拜兄下水救人不成,自己反倒要送了性命,更是急得亡命一般大叫了起来,一面却痛哭失声。水面船只虽多,却没有人再敢下水,只是喊叫叹息不止。
  少顷二人又自水面浮出,依然是你扑我抓,不过看样子已力尽声嘶了,只是彼此无力地攀扭着,石继志看到此时再也忍不住,伸手由袋中取出了一串红绳,在绳头打了个活扣儿。正逢二人又一冒头,石继志一抖手腕,喝了声:“着!”,刷地一声抛出了丝绳,无巧不巧,正套在了二人扭扑的臂弯之上。水面众人都不由大声喝彩起来,石继志不敢怠慢,连连运着双手,哧哧声中,二人就像两条大鱼似地被拖到了船边。
  石继志向前一步,伸手各抓住二人一手,微一使劲,都给拉了上来,水面上又是一阵喊好声,石继志此时看了一旁老幺一眼道:“你快给你同伴控水,这老的交给我了!”
  说着往下一蹲,圈起一腿,把这老人喝得比西瓜还大的肚子,往自己腿上一压,立刻老人口中哇哇连声,吐出了好几口清水。
  须臾,这老人把腹水吐净,只是仍闭着双目不醒,石继志把他平放于船板上,再一看那老二,此时已被老幺把持着把腹中水吐净。
  可是他这种吐水法子,可和那老人大不同了,却不先是从口中向外吐,连耳朵鼻子七窍之中,全向外冒着清水,口鼻中尤多,眨眼之间已吐出了一大摊,而且到后来,鼻中还渗出了不少的血。
  石继志不由一惊,过去往那老二脉上一把,再往口鼻前胸探了探手,又过去往那老人瘦肋探了探,不由略微皱了皱眉,心说:“怎么这老头儿喝了半天水,反倒没有什么,而这老二看样子却淹得不轻,要不是控水早,此时怕已没命了。”
  想着不由向那老人望去,越觉这老人又小又瘦,前襟想是已全被那船夫抓开,露出瘦如鸡肋的胸骨,皮肤作青白色,不时起伏着,看来真是瘦弱到了极点。
  那老么由后舱打来了一盆热水,又以热巾覆于二人前胸,一面以手在那老二腋下用力推按,数十下之后,那老二才睁开了眼。老幺不由大喜,连道:“这可好了,没有关系了……”说话间,那老人也睁开了双目,咕噜噜朝着石继志上下直看,并还点着头,表示十分感激之色。
  石继志大喜,上前一步道:“老人家,你好些了吧?以后还是小心些好……现在是没关系了!”
  老人道翻身坐起,石继志不由大吃一惊,方要阻止,却不想老人已坐好,一笑道:
  “多谢这位哥儿,没关系,今天只是在水里抽了筋,我老头子一向水性好,所以喝水还不多,嘻嘻!”
  石继志不由皱了皱眉,心想这可真怪,还有被淹的人复元得这么快的!可是老人脸色语气,都显示出此时与常人无异,石继志也就不再担心了,此时闻言不由一笑道:
  “老人家你姓什么?”
  这老人坐定了身子,用手拧着身上的湿衣服,闻言后撩了一下眼皮,嘻嘻一笑道:
  “我姓什么……可不清楚,只不过人家都叫我渔夫老大,相公你就叫我老大好了!”
  石继志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老人家,你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老人一面拧着衣上的水,一面道:“我去洞庭。你们船不去哪里,我休息一下就下去!”
  石继志不由一笑道:“那可真巧,我也是去洞庭,老人家就坐这船一块去吧!”老人只哼了一声:“那敢情好!”
  因大家都争着看热闹,聚集的船太多,二人既已无恙,老么这才吆喝着开出一条路来,一路把船撑了出去。
  船行如矢,须臾已驶出了里许,大家都没有什么话说。石继志看那老人,只见他脱下了上衣,搭在船桅火边让风吹着,赤裸的上身露出惨白的无丝毫血色的皮肤。
  石继志一看他,他才一笑道:“相公,你贵姓呀?”石继志笑道:“在下石继志!”
  老人摸了一下下巴,点了点头又问道:“相公去洞庭湖有何贵干?”
  石继志怔了一下,遂道:“我回家去看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