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天岸马 >> 正文  
残月刀            双击滚屏阅读

残月刀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这里地势,他多少已有些熟悉。
  这一霎,他原可仗剑攻克二人封锁,快速转回山洞与秦老人会合,共谋对策。
  可这么一来,不啻暴露了居住之处。
  又岂不知,此举正是对方所殷切盼望?
  两个老怪物虽然发现了孟天笛的现身,未见得就真的窥破了秦老人的藏身之处,只要他二人迟迟不对孟天笛亲自出手,只令手下节节进逼,肯定有深意,却是大意不得。
  孟天笛有见于此,干脆暂不出手,给它来上一个故布疑阵、绕道而行。
  心念电转,一面长剑压腕,随即放开脚步,向着侧面山岗行去。
  却不知,天长地久这个“八音魔笛”极是厉害,以秦老人之定力,尚且要十分小心,略有大意,即不免为其所乘,孟天笛前此所以幸免于难.实在得力于秦老人的笛音所庇。
  此刻.他单身一人,情形便大是不同。
  只听娓娓笛音,婉转声里,一双人影时出又隐,鬼影子般的缥缈迷离,却只是在孟天笛身侧附近打转,并不急于攻入。
  二人散发长披,各着一袭豹皮紧身长衣,行动轻灵快捷,出没无声,显然轻功极佳。
  左面一人,手持一双金环,迎着天光,晃人视觉,看来分量颇沉,沿圈四周,亦似极为锋锐,当是杀伤力极强的一门奇形兵刃。
  右面那人,看来身材较左面同伴为矮,一头黄发,几与腰齐。
  其人瘦小干枯,宛若猿揉,行动如风,所持兵刃,更称怪异。左手是一个形式古拙的巨大铜铃,右手却是一把与手肘一般齐长的新月弯刀。
  怪在那个硕大铜铃,随着对方的纵跃来去,却不发出声音,显然受人控制。
  至于那一口新月弯刀,却是亮若灿银,随着他挥动的右手,时作劈风之声,看来锋锐之极。
  两个人虽是高矮有别,形态各异,却是一般的动作轻美,来去如风。
  那么快速的出没无常,时隐又现,却似逐臭之蝇,只管傍着孟天笛身侧左右,幽灵般的阴魂不散。
  孟天笛迈过了一片生有荆棘的乱石。
  忽然觉出耳旁上笛声有异。先时婉转冷凄的笛音,不知何时,竟然变得极其生涩,大是刺耳难听。
  却不知这一留神倾听,便着了道儿。一时间心绪大为紊乱,起了一阵莫名的恐慌。
  便在这一霎,一条人影拔起,轻若无物地来到了近侧。
  孟天笛心里一惊,方自认出,正是对方那个手持金环高瘦的一个,后者陡然欺身而进。
  呼楞楞!
  一片噪耳作响声中,两只金环左右各一,双双直向孟天笛两肋上击来。
  孟天笛挥剑以迎,“锵锒”一声,磕开了对方的双环,借助此一击之力,陡然拔起了身子,鹰翻兔滚般遁出两丈开外。
  那个矮小一如幽灵的影子,此时陡地自空而降。
  此时此刻,乍然进入孟天笛视觉,给他内心以极大的震撼。
  “啊……”
  随着他的一声惊呼,脚下一个踉跄,几乎坐倒地上。
  仿佛内心无限惶恐,才知道前此那一刻的凝神倾听,已着笛音的“魔”相,这一霎的气闷,心有恐慌,便是由此滋生。
  眼前形若鬼影的两个散发怪人,之所以选择此一瞬的乘虚而入,实在至为阴毒,堪称高明。随着那个矮小、形若飞猿人影的一落之势,耳旁仿佛“黄钟大吕”那般“当”
  的一声大响。
  孟天笛只觉着心头一震。
  猛可里,眼前那个瘦小干枯的人影,一下子变成了无数条人影。
  那一声“声震天地”的脆响,敢情是发自对方手上形式古拙的硕大铜铃。
  配合着动人心魄的一声大震,黄发怪人陡然间拔身而起,其势绝巧,一式“云里打转”,直由孟天笛头顶上翻了过去。
  却在将翻未翻的一瞬,右手“新月弯刀”洒出了一天银光,直向孟天笛身上挥落下来。
  “嘶——”
  直似千百道刀光,一并自空而落,耀眼刀光里,叠落着黄发怪人数不清的瘦削脸影。
  这一招“千刀追魂”,配合着凄厉的笛声,以及一霎前的铃声震荡,真个惊心动魄,真似有翻江倒海之势。
  孟天笛一霎间四顾茫然,只觉着全身上下,为无数道绳索所捆绑,再也难以挣脱。
  惊惶万状里,刀风飒然,右面衣襟,已吃对方刀势斩落。
  更似有千百道刀光,翻江倒海,直卷过来。
  孟天笛直惊得全身冷汗涔涔,急切间长剑怒挥而出,汇集为大片剑光,叮当声响里,已似与对方刀势所接触,乃得纵身直起,拔上了乱石崖峰。
  对于他来说,实已是惊弓之鸟。
  眼前这一片乱石崖峰,不啻是救命处所,身子一经翻越,慌不迭向一座巨大石块之后掩身过去。
  却不意笛音之下,一双长发怪人,鬼影似地飘身直起,硬是不舍。
  像是狂风里的两个纸人儿,忽地现身眼前。
  紧接着一声铜铃响处,瘦小干枯的黄发怪人,再一次腾身而进,右手新月弯刀“刷”
  地划出一轮刀刃,直袭向孟天笛后背脊梁。
  几乎在同时之间,另一个瘦高身材的长发汉子,却自左侧方猛地快速袭到。
  随着这人的一个前扑之势,手上一双金环,施了个“拨风盘打”之势,直向孟天笛头上挥落。
  眼下孟天笛方寸已乱,终因先时的不慎为魔笛所乘,这一霎在对方两相夹击下,万难躲闪。
  紧迫万状里,他的长剑,化为一面光墙,锵锒锒一声脆响,封住了头上的一双金环。
  只是无能躲开紧扑背后的新月弯刀。
  千钧一发里,却自石后闪出一个人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