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铁笔春秋 >> 正文  
第十九章 绝岩窥奇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九章 绝岩窥奇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金旭光及丁讶谈论桑九娘的生平,古浪听得神往不已。
  他这才知道,桑九娘是这么一个怪异和少见的人物。
  金旭光望了浦儿一眼,说道:“在桑家堡内,除了桑氏兄妹外,惟一能够时常接近九娘的,只有一个孩子了!”
  说着用手指了浦儿一下,浦儿笑了笑,露出了一嘴雪白整齐的牙齿,说道:“看来要我帮忙了……”
  话未说完,金旭光瞪了他一眼,叱道:“你少臭美,用不用你还不一定呢!”
  说着转脸对古浪道:“方才我已经说过,九娘每日夜晚及凌晨必来南楼,现在由于你住在此地,或许头几日不会来,但是她酷爱此处景色,憋不了多久就会来的。”
  古浪问道:“她每次来,都是到‘南楼’来么?”
  金旭光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一定!她有时会立在悬崖半腰,观赏云雾之姿,有时会站在树梢上等待日出……总之,她武功极高,什么怪花样都有。”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如果她是这么怪异的话,要想见她就更不容易了。”
  金旭光又接着说道:“浦儿这孩子,由于天赋特异,人又天真,所以一般老人都很喜欢他,九娘虽然怪僻,但到底也是人,对浦儿极是喜爱,必要的时候,只有借重他了。”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九娘既然对浦兄弟如此厚爱,我不愿意为了我的事情使他为难,我一定要凭自己的力量办成!”
  古浪这番话倒是出乎金旭光意料之外,不由把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注视着古浪。
  丁讶在旁笑道:“这孩子你尚不了解他,不要见怪,要不是他有这股豪气,阿难子焉会看重他,以‘春秋笔’相授?”
  金旭光仍然有些不悦,说道:“年轻人有豪气自然是好,可是他如今遭遇的对手,是何等人物?若是一味逞强,误了大事,岂不有负阿难子之托?”
  古浪赔笑道:“晚辈自然尽力而为,但我认为这‘春秋笔’并非是晚辈一人之事,不但与九娘有关,也关系江湖正邪两派甚大,我不明白九娘为什么要刁难!”
  说到后来,古浪不禁有些激愤。
  金旭光拍了一下腿道:“就是因为这个关系,我们才出面相助,否则我又何必管这闲事!”
  丁讶笑道:“其实九娘脾气虽怪,并不是不知是非的人,只是她不愿意这么轻易地见人而已……”
  金旭光正要说话,丁讶摇手止住了他,笑道:“金老,阿难子要你相助,并非光指九娘而言啊!”
  金旭光双目一闪,说道:“怎么,还要对付什么人物?”
  丁讶笑道:“自然还有人,并且这些人物还都是惊天动地的人物,如今都来到了‘黄角桠’。”
  金旭光的精神可大了,催道:“是些什么人物,快说!”
  看他那么情急的样子,好似闷得太久了,恨不得找些人来打架似的。
  丁讶自然看出他的心情,笑道:“放心,这一次准能让你过瘾,我先说几个人物,看你还记不记得……谷小良、石怀沙……”
  金旭光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两个老儿早已败在我手上,算不得什么人物!”
  丁讶笑了笑,接着说道:“还有别人呢!我刚才说的那两个老儿,都已经死了!”
  金旭光双目眨了眨,说道:“已经死了,还提他作甚!”
  丁讶道:“现在把没死的人告诉你吧,已经到了这里的,有莫云彤、况红居、琴子南……”
  听到这些名字后,金旭光轻轻啊了一声,说道:“这三个人物比较厉害些,那琴子南更是棘手。不过你放心交给我们师徒就行啦!”
  丁讶点头,说道:“还有一个人物更厉害……”
  才说到这里,浦儿插口道:“难道他还会比琴子南厉害?”
  古浪心中很是诧异,忖道:“他小小年纪,怎么会对江湖上的人如此熟悉?”
  想着便说道:“当然,此人比琴子南厉害多了!”
  浦儿双目一闪,急问道:“是谁?”
  丁讶笑道:“小兄弟,此人你是不知道的。”
  金旭光在一旁急了,催道:“你们怎么尽说废话!到底是谁?他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么?”
  丁讶笑道:“你自然是知道的了,此人就是哈门陀!”
  此言一出,金旭光大为惊讶,说道:“啊!竟会是他!”
  由他的表情看来,足见哈门陀是个非凡的人物,浦儿问道:“哈门陀是谁呀?”
  金旭光不答他的话,反问丁讶道:“他已经跟到黄角桠来了么?”
  丁讶点头道:“就在附近,这个老儿最为棘手……”
  才说到这里,浦儿不服气地说道:“他到底怎么厉害?难道我们还对付不了他么?”
  他一双俊目睁得大大的,一派豪气,真个是初生之犊不畏虎,丁讶拍拍他的头,笑道:“哈门陀还是交给我吧!你们爷俩对付其他三个就行了!”
  浦儿很惊讶地眨了眨眼睛,望着金旭光,显得非常诧异,那意思是说:“哈门陀这么厉害?连你也应付不了么?”
  丁讶看出了浦儿的心意,笑道:“并不是说你师父对付不了他,只是你师父与他有些交情,在这种情形下不便出面罢了。”
  金旭光点点头,说道:“哈老儿是个怪人,但是与我还有一段交情,所以此事由丁老去应付最好,其他三人就交给咱们爷俩办吧!”
  古浪闻言很是感激,称谢道:“只怪晚辈自己不小心,引来这多强敌,如果不是两位前辈仗义,晚辈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金旭光笑道:“别说这些,你自己好好地想法子接近九娘就是了。”
  丁讶站了起来,说道:“老金,咱们该走了。”
  古浪赶忙问道:“丁老,既然九娘每天都到‘南楼’来,你何不住在这里见她一面?”
  古浪的话似乎刺痛了丁讶,只见他苦笑道:“孩子,我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虽然能够见着她,可是她若是一言不发,仍是无济于事。”
  说到这里,回过头去对金旭光道:“走吧!我们到你那边再好好聊聊!”
  金旭光笑道:“对!我还藏着好酒,咱们老哥俩十年不见,少不得要痛饮一番!”
  古浪问道:“丁老!你什么时候再来呢?”
  丁讶笑道:“放心!我每天都会来一趟。”
  这时金旭光也把浦儿拉向一旁,低声地嘱咐了一阵,然后两个老人下楼而去,很快地就消失了。
  古浪发着怔,寻思应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被桑九娘接纳,又想到桑燕和童石红,不禁一阵心烦,忍不住长叹一声。
  一旁的浦儿笑了起来,问道:“为何事叹息?”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很多事,一时也说不清。”
  浦儿接口道:“反正现在没事,你何不把详细的情形告诉我,我也可见机行事!”
  古浪想了想,觉得告诉他没有什么不好,便把自己赴青海“达木寺”,以及以后发生的事,大略地告诉了浦儿。
  浦儿轻嘘了一声,说道:“唔,好热闹,可惜我没有赶上。如此看来,桑姑娘一眼看见你就动心了!”
  提起桑燕,古浪就觉心烦,摇头道:“不要提她了!我心里烦得很!”
  浦儿笑道:“那是自然!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烦!”
  古浪虽然忧心忡忡,闻言也不禁被他逗笑了,说道:“你还早呢!还得有几年才尝得到这种滋味!”
  二人谈笑了一阵,古浪心中闷气渐舒,这才知道,浦儿原是孤儿,系桑九娘在钱塘江发现带回来的。
  最初仅传他桑家的基本功夫,因浦儿天资极高,进步甚速,所以深得桑九娘的欢心。
  于是,便把桑门本派的心法,悉数传给了他,直到最近几年,桑九娘由于年岁太大,才停止传授。
  但是浦儿却得到了金旭光的欢心,收为再传弟子,所以别看他小小年纪,已经学成了两派绝技,而这两派功夫都是江湖中一流的功夫。
  古浪很是感慨,点头道:“你小小年纪,就有这等造诣,相形之下,真是令我惭愧!”
  浦儿大笑道:“你才不过大我三四岁,便老了不成?我还羡慕你呢,不到二十就作了春秋笔主,成了武林的泰山北斗,比我强太多了!”
  不久,天近黄昏,云雾渐浓,整个的南楼,几乎被云雾所笼罩,虽然寒风阵阵,却是吹他不散。
  浦儿燃起了廊上的两盏白油灯,浓雾之中,光华如银,极是美观。
  古浪望着这一片奇景,不禁忘记了心中的烦恼,发起怔来。
  浦儿一连催了他好几次,古浪才入房用饭,饭后二人继续闲聊。
  古浪问道:“浦兄弟,你住在哪里?”
  浦儿指了一下道:“就在隔室,有什么事你招呼我就行了。”
  古浪笑道:“你何不搬过来睡,我们也好聊天。”
  浦儿拍了一下腿,说道:“好主意!”
  不一会的功夫,他就抱了毯子过来。
  夜来天气酷寒,二人虽是练武之人,也觉得不胜其寒,于是披着毯子,喝着热茶,天南地北地扯着,倒也别有情趣。
  他们一直聊到二更才睡。
  高处寒重,古浪半夜被冷风吹醒,他爬了起来,见窗户大开着,刺人的寒风,阵阵吹了进来。
  他转头看了看,见浦儿裹着一条毛毯,睡得甚是香甜,不时发出鼾声。
  古浪心中忖道:“真是有福之人。”
  他轻轻地下了床,走到窗前,抬头看时,天不过四更左右,由于寒风凌厉,吹得附近的树木,发出一阵阵的呼啸。
  古浪轻轻地将窗户拉上,由于这一阵寒风猛吹,古浪不禁睡意全消。
  他端起桌上的茶杯,饮了几口冷茶,更是透心之凉,忖道:“这里要比平地冷很多呢!”
  他推开了房门,绕到避风之处小解一回,正要回房,突听远处传来一声低叹!
  夜深人静,天寒风冷,那声低叹犹如来自鬼域,深沉悲惨,令人毛发悚然。
  古浪不禁吓了一大跳,轻轻地搓着自己的小臂,忖道:“这等绝地,有什么人深夜悲叹?”
  念头尚未转完,又是一声低叹。
  这一次听得更真切,古浪如触急电一般,不由全身微微一颤。
  他脑际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忖道:“莫非是桑九娘?”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是紧张,又是高兴,沿着走廊,轻轻地往前移动。
  这时除了风声和树涛外,四下宁静如死,古浪聆听了一阵,忽告断绝。
  他不禁深深的懊悔,忖道:“金老曾经告诉过我,九娘深夜会来此地,我怎么不早注意呢?”
  他暗恨自己大意,又等了半盏茶的时间,那叹息之声,却不再出现。
  古浪感到很失望,忖道:“空山渺渺,我向哪里去寻她?”
  才想到这里,突然听得有人在后行动,因为这地方也是竹藤混合编成,有人行动,立时可以觉查出来。
  古浪心中一惊,急忙回头,见是浦儿摇摇晃晃地走来,在廊边解了一泡小便。
  古浪也不叫他,浦儿小解之后,睡意略消,看见了古浪说道:“我说你到哪里去了……”
  话未说完,古浪已摇手止住了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要讲话!”
  浦儿抱着肩膀,凑到了古浪跟前,低声道:“怎么回事?”
  古浪低声回答道:“我刚才听见两声叹息之声,很是可怕,不知道是谁。”
  浦儿闻言微微一笑,说道:“你跟我来!”
  说着拉住古浪的手,向后转来,古浪很是诧异,但是知道浦儿如此动作必有道理,便紧紧地跟着他。
  浦儿一直到了小楼之东,才放开了手,低声道:“我带你去看!”
  古浪闻言又惊又喜,问道:“到底是谁?”
  浦儿则含笑不答,有一种天机不可泄漏的味道,使得古浪越发感觉到诧异。
  浦儿蹲下了身子,在甬道的竹栏旁,双手一阵摸索,古浪低声道:“你在做什么?”
  浦儿扬起了脸,答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古浪低头看时,见浦儿由一枝粗大的树干上,放下了一根很粗的长绳。
  他笑着对古浪道:“我们到下面玩玩。”
  古浪略一打量,如果顺着这条绳索垂下去,便是万丈深渊。
  心中忖道:“这下面必定有落脚之处……”
  一念未毕,浦儿已经说道:“你跟着我,这条绳子够结实,可以承得起我们两个!”
  说着他已然由栏杆下钻了出去,双手拉着绳子,仰头道:“照这样跟着我下来,到了下面不要讲话!”
  古浪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笑道:“我知道了,你快下去吧!”
  浦儿点点头,身子向下坠去,古浪等他坠下一段距离之后,立时跟了上去。
  寒风凌厉,吹得二人彻骨寒凉,黑暗之中,向那万丈深渊下坠去,更有一种阴森森的恐怖感觉,当风力增强时,二人的身子,便随着那根绳索,不住地来回摆荡,益发感到惊心动魄。
  洞内一片黑暗,一任古浪运尽目力,也不过只看出了两三尺远,忖道:“若是没有浦儿在前,我还真不敢下来呢!”
  这时浦儿已是一言不发,双手交错,很迅速地向下落去。
  古浪极力地打量着四周的地形,虽然夜黑如墨,但是他仍然可以看出三尺左右,他发觉身旁不远,全是一块块突出的嶙石,水湿淋淋,寒气逼人。
  这时浦儿突然向右一闪,人已脱绳而去,落在一丈以外。
  古浪虽然看不见是什么地方,但知道浦儿必然地势极熟,所以也学着他的样,提了一口气,身子轻如鸿毛一般荡了过来。
  他落下之时,恰在浦儿身旁,见是一块突出的大石,由于水气湿重,甚是滑泞。
  古浪把身子站好之后,正想向左跨出几步,但他才一举足时,浦儿突然拉住了他,低声道“小心!”
  古浪再低头一看,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忖道:“好险!”
  原来他们所立身之处,不过是一块七尺见方的大石,大石边缘便是万丈深渊。
  古浪好不惊骇,想到刚才自己放心大胆地纵过来,若是稍有偏差,岂不葬身谷底?
  想到这儿,不禁瞪了浦儿一眼,低声道:“好险!你刚才怎么不说?”
  浦儿却笑了起来,说道:“反正你跟着我没错,刚才若是告诉了你,或许你就不敢过来了。”
  古浪气笑不得,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做什么?”
  浦儿道:“你不是要寻那叹息之人么?”
  古浪四下望了望,说道:“怎么,那人可是在这里?”
  浦儿一屁股坐在那水湿湿的石头上,说道:“你等着瞧吧!坐下来歇歇!”
  古浪低头看看那水湿泥泞的石头,不愿意坐下,但是浦儿却道:“这有什么关系?
  我能坐你就能坐,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古浪气笑不得,只得坐在了他的身旁,摇头道:“与你们孩子在一起,真是没得话说。”
  二人低声地闲聊着,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仍是毫无动静。
  寒气越来越大,一股股的冷气,由四面八方袭了过来,使人有些耐不住。
  古浪轻轻地搓着手,低声道:“怎么还没有动静?”
  浦地答道:“快了,不要说话!”
  古浪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得耐着心,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候。
  片刻之后,仍是没有一丝异状,古浪实在有些不耐烦了,正要开口,浦儿突然轻轻地拉了他的衣袖一下,低声道:“你看!”
  古浪心中一惊,抬目望去,一望之下,不禁大为震动,心头乱跳。
  原来在对面悬崖上,站着一个锦衣的白发老婆婆。
  由于她手中提了一盏昏黄的小风灯,所以古浪能够把她打量得很清楚。
  只见她白发如雪,卷成发髻,穿着一件织锦长衣,并有三根极长的丝带缀在身后,恰似三条凤尾,在夜风之中,不住地飘摇。
  她的面孔很清秀,并没有很多的皱纹,但是灯光之下,却现出可怕的惨白色。
  古浪大为震动,忖道:“啊!这就是桑九娘……”
  浦儿已然伏在他耳旁,低声道:“这就是九娘,刚才叹息之人就是她!”
  古浪轻轻地点着头,目光紧盯在桑九娘的身上。
  他目睹着这个神奇的人,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敬仰。
  桑九娘在他的心目中,似乎是一个神化了的人物。
  良久,桑九娘站在那里,不言不动,寒风吹动着她手上的小风灯和身上的衣服,在静夜之中,发出呼呼的声响。
  古浪凝视良久,才低头对浦儿道:“难道九娘不会发现我们?”
  浦儿摇了摇头,说道:“大概不会,我选的这地方隐秘得很!”
  古浪觉得很诧异,问道:“你好好地找这么一块绝地来观察桑九娘,可是有什么用意?”
  古浪问过之后,浦儿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想她时常到这里来,必有缘故,说不定在练什么厉害的功夫,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地方……”
  古浪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是想在这里偷学几招?”
  浦儿点点头,说道:“不错!像她这种人物,只要能偷学上一招半式,这一生就受用不尽了!”
  古浪又问:“你在这地方呆了多久了?”
  浦儿道:“一年多了!”
  古浪笑道:“你一定学了不少绝技吧?”
  浦儿却摇了摇头,苦笑道:“谁知这一年多来,她不是叹气就是作诗,连一招半式也没有练!”
  古浪笑道:“你只要耐心等下去,总有一天可以如愿的。”
  浦儿摇头不语。
  在他们二人谈话之际,桑九娘仍是不言不动,静立在岩石之上,双目望着深沉阴霾的天空,似在沉思又似在幻想。
  古浪望了她半晌,低声道:“真是个奇怪的老婆婆!”
  浦儿接口道:“人一老,就怪里怪气,像我师父就是这个样子。”
  这时桑九娘身躯稍微移动一下,把手中的小风灯,插在了岩石之间,然后双手下垂,缓缓地走了几步。
  古浪低声道:“她总算移动了!”
  一语未落,桑九娘发出了一声低而深沉的叹息,入耳凄凉!
  这一声叹息,犹如来自万里天庭,空空渺渺,又如来自地狱中心,深沉悠长,使人不敢卒听!
  古浪与浦儿对了一下目光,彼此谁也不曾说话,很快地又把目光转回到桑九娘的身上。
  这个奇怪的老婆婆,临渊深叹,由于她年纪太大,所以她的叹息之中,恨事独多,听来令人悲切。
  桑九娘叹息过一声之后,良久,她才用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说道:“已是风火烛年,却是不能安心自理,莫非这也是因果不成?”
  她语声低沉,音调凄凉,听来很是不适。
  古浪忖道:“看来她是很不快乐的……”
  一念未毕,桑九娘又自语道:“言牙,言牙,既是无缘,何苦相见?”
  古浪心中一动,忖道:“果然,她与丁老有一段恋情,虽然未能结合,到了晚年仍然伤情!”
  这时浦儿低声地说道:“我老听见她说这个人,这言牙不知是何人物?”
  古浪低声道:“就是丁讶,言牙是他的号!”
  浦儿睁大了一双眼睛,低声道:“啊,就是丁老……原来他们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这时桑九娘又开始低语了,她低哑的声音,阵阵地传了过来:“扬子江风浪依旧,钱塘江夜潮不改……峨嵋金顶,日月光华,岳阳酒楼,烟雨蒙蒙……往事犹在,华年已逝,此恨悠悠,言牙呀……”
  她似在追忆以往与爱人的游踪,充满了怀念与悲切之情。
  这种话,出自如此一个老婆婆之口,使人听来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浦儿自语道:“他们年轻的时候,倒玩了不少地方!”
  古浪闻言想笑,但是望见了桑九娘的神情,却是笑不出来,忖道:“真是人生恨事多!如此看来,桑九娘也是深切地怀念着丁老,却又处处躲避着他……”
  方想到这里,又听桑九娘低吟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她方吟到这里,突然一声尖叫:“什么人?”
  古浪及浦儿同时大吃一惊,以为自己的行藏败露了,很是惊慌。
  但见桑九娘衣袖一拂,那盏小灯,已被她取到手中,身形一晃,如同鬼魅一般凌空而起,极快地消失了!
  浦儿低声道:“她看见我们了。糟糕!以后再见她可就不容易了!”
  古浪皱眉道:“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一语未毕,便听桑九娘的喝叱之声,遥遥传了下来,喝道:“大胆畜生!”
  浦儿慌忙道:“啊!她没有看见我们,而是来了外人,我们快去看!”
  话才说完已然腾身而起,飞出一丈余远,伸手抓住了那根垂下的长绳。
  他是走惯了这条路的,所以毫无困难,古浪却有些担心,因为他根本就看不见那根绳子。
  浦儿知道古浪的困难,说道:“你过来扶我的膀子就行了!”
  古浪提一口气,身轻如燕,向浦儿飞越过去,伸手抱住了浦儿的身子,差点滑了下去,慌忙用力,才把身子稳住,已然吓出一身冷汗!
  浦儿被他用力一坠,也吓了一跳,吐舌道:“乖乖,好重!”
  他们二人飞快地向上攀去,耳旁听得桑九娘的喝叱之声隐隐传过来。
  “老畜生!这是你自寻死路!”
  古浪心中一惊,忖道:“莫非是丁老?”
  这时他们已经攀上了崖顶,寒风阵阵,四下一片寂静,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事情一样。
  古浪与浦儿二人相对不语,等了片刻,仍是毫无迹象,浦儿道:“九娘一定走了!”
  古浪道:“刚才她在喝叱,不知道来了什么外人?”
  正说话间,西面树丛之中,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之声,古浪及浦儿同时吃了一惊。
  那呻吟之声,越来越大,也更显得凄厉,古浪再也忍耐不住,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说罢之后,顺着声音寻了过去,浦儿也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除了那痛苦的呻吟外,别无其他声音,所以二人很容易地判断出,桑九娘已经走了。
  由于那呻吟之声,连续不断,所以古浪及浦儿很容易地寻到了。
  夜暗如漆,只依稀可以看见,一个白发的老人,倒卧在丛树之下,不住地呻吟和颤抖,那景象很是怕人。
  古浪心中嘭嘭跳个不住,他不知道这身受重伤的老人到底是谁,但是他几乎可以确定这老人必是他认识的。
  他匆匆取出了火折子,迎风一晃,红色的火焰冒了出来。
  这时他们看清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灰衣老人,倒卧在地,双目圆睁,不住地颤抖。
  古浪大吃一惊,叫道:“莫老师,竟是你!”
  看来这受伤的老人,正是莫云彤!
  莫云彤看清了古浪之后,又是一阵猛颤,呻吟着说道:“古……古浪!”
  古浪把火折子交给了浦儿,蹲下身子,扶住了莫云彤的右手,欲待把脉。
  莫云彤却用力地把手抽了回来,费力地说道:“快……快点……丹……丹田穴……”
  说完这句话,他似乎要昏绝过去,古浪不敢迟疑,慌忙在他腹下“丹田穴”点了一下。
  莫云彤这才暂时地复苏过来,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道:“江湖生涯,到此终了……”
  古浪惊道:“莫老师,你的伤势怎么样?”
  莫云彤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的伤是无救了,我中了‘冷寒指’,内腑已然全毁!”
  古浪大吃一惊,暗道:“桑九娘的手段好毒辣!”
  莫云彤喘息着又道:“古浪,在我死前我要问你两个问题,希望你能告诉我,否则我死难瞑目!”
  古浪忙道:“莫老师不必如此说,你的伤或许有办法……”
  莫云彤用力地摇着头,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华陀再世也是无救了,少时我死后,把我尸体抛在崖下即可……”
  说到这里,又猛烈地喘息起来,古浪也不知说什么好,默默地望着他。
  莫云彤喘了一阵,又道:“刚才我的话,你答应吗?”
  古浪点头道:“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莫云彤点了点头,说道:“第一,我希望你告诉我,‘春秋笔’的下落你是否知道?”
  古浪不禁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下,未曾回答。
  莫云彤急急地问道:“我已是要死的人了,你还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唉……”
  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古浪犹豫了一下,忖道:“反正他快要死了,我还顾忌什么?”
  想到这里,压低了声音道:“我就是春秋笔主,自从阿难子圆寂之后,‘春秋笔’一直在我身上!”
  听到古浪的话之后,莫云彤身子一阵震动,如果不是受伤太重,他几乎要坐起来。
  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真是没有想到……‘春秋笔’竟然一直在你身上!”
  古浪接口道:“是的,从青海,它一直在我身上!”
  莫云彤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可应了‘有缘居之’这句话,我为这只笔用了数十年的心机,却连一面之缘均无……”
  古浪问道:“你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莫云彤闻言双目发出异光,说道:“刚才与我动手,置我于死的老婆婆是谁?”
  古浪诧道:“她是桑九娘,难道你不知道?”
  莫云彤轻轻地重复道:“桑九娘,桑九娘……”
  古浪和浦儿静静地望着他,他一直把这个名字念了好几遍。
  最后,费力地说道:“我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未听说过此人,今天死在她手中,未能知道她是什么人物,真是死不瞑目!”
  古浪皱眉道:“如果你不知道桑九娘是什么人物,我更不知道了!”
  莫云彤闭上了眼睛,默念道:“桑九娘……四川境内哪有这么厉害的人?”
  他似乎在回忆一生在江湖中所听到的人物,希望知道杀他的到底是谁。
  半晌,他睁开了眼睛,说道:“这一定不是她的真名!近百年的人物,我没有不知道的。她可有外号?”
  古浪尚未回答,浦儿已经抢着说道:“她的外号叫‘千尾凤’!”
  “千尾凤”这三个字,如同是一把飞针一般,刺在了莫云彤的心上!
  他奋然地坐了起来,叫道:“啊!千尾凤!是她!是她……”
  古浪吓了一跳,扶着他问道:“你知道她?”
  莫云彤连连地点着头,说道:“知道!知道……我死在她手中,也算不得丢人了!”
  古浪很是诧异,忖道:“桑九娘在江湖中必定是厉害无比的人物!”
  这时莫云彤却突然地笑了起来,声音沙哑,极为骇人。
  古浪吃了一惊,问道:“莫老师,你怎么了?”
  莫云彤叫道:“千尾凤!千尾凤!”
  喷出了一口鲜血,倒了下来,寒凉的夜,很快地把他的体温夺去,剩下了一具僵冷的尸体!
  夜寒如冰,血腥扑鼻,这白发的老人,在火折子昏弱闪烁的光线下死去。
  良久,古浪才托起了他,低声道:“我们照他的话,把他葬了吧!”
  浦儿也吓傻了,说道:“我们把他葬了吧!”
  他们托着尸体,走向绝崖。
  天亮了很久了,古浪醒来,见浦儿已不在房内,房间也已洒扫一清,花瓶中也换了两枝新梅。
  想起昨夜发生的事,犹如一场噩梦,古浪感喟颇多,忖道:“又是一个老人殒灭了!”
  他想到一个人,自幼苦学,然后在江湖中出生人死,挣下了一点名气,到老来如果这么默默无闻地死去,这一生又算什么呢?
  然而,石怀沙、谷小良、莫云彤不都是这么死去了的么?
  想到这里,古浪不禁把未来的事,看淡了许多,也感到自己战战兢兢地维护着这支‘春秋笔’,不知是否有价值。
  古浪在床头痴想了一阵,才下床穿衣,见自己的脏衣已然不在,而换了一套黑丝的长衫。
  案头上摆着早餐及漱洗器皿,古浪不禁笑了笑,忖道:“浦儿这孩子倒是怪会做事的!”
  他洗漱已毕,换上净衣,见早食菜肴精美可口,不禁把一小锅稀饭及两个花卷全吃完了。
  吃饱之后,精神旺盛,方才那些悲观的想法都不存在了。
  古浪一个人徘徊良久,不见浦儿的踪迹,也不见桑鲁歌等到来,感到很是无聊。
  他手扶栏杆,忖道:“像这个样子住下去,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事办完?”
  虽然他心中焦急万分,但是却无计可施,如果桑九娘执意要拖延下去的话,自己只有耐心地等了!
  他忖道:“我虽然住在‘南楼’,可是他们并不能限制我的活动,我出去看看!”
  想到这里,他回房给浦儿留了一张纸条,然后借着两崖之间的绳索飞渡过去。
  那条白石铺成的路,可以直通正门,古浪心中暗自寻思,忖道:“如果碰见了桑鲁歌等,行动又有不便,我干脆择小路走,若是他们碰见了,我只说游玩,无心而至,也许可以多看看桑家堡的情形!”
  他拿定主意后,见旷野四下无人,即展开身形,人如轻风,飞逝而去。
  不一会的功夫,古浪便翻上了这片小山头。
  出乎古浪意料之外,山头那边,原是桑家堡辟下的梅林,无数的梅枝,红白相间,香光似海,沁人心肺。
  古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忖道:“怪不得身在南楼,闻得阵阵清香,原来这儿有这么一大片梅林!”
  那千树梅花,有的老梅已开,有的含苞待放,粗枝嫩芽,相映成趣。
  古浪漫步其间,宛如置身仙境,心旷神怡,好不舒适。
  他忖道:“桑家堡犹如仙境,桑九娘不来欣赏,却夜半对崖深叹,真是辜负了天地间的胜景!”
  他缓步在梅下花间,目光突然接触到边上一间石筑的小屋。
  由于那座小屋恰在数株老梅之间,所以落英缤纷,红白相间,把那小屋几乎覆盖住,令人看来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古浪起了好奇之心,忖道:“能够住在这里,必然不是平凡的人物,我且过去看看。”
  他避开了正面,向小花屋的侧面掩去,很快地就扑到了近前。
  许是很久没有人来,花泥积聚甚厚,古浪来到石屋之后,见有一个小指粗细的石孔传出了昏暗的灯光。
  古浪不禁吃了一惊,忖道:“这房子好生怪异!”
  他全神贯注,放轻了脚步,向那小孔欺近过去。
  由于不知深浅,古浪不敢贸然由小孔中向内窥探,他把耳朵贴在石壁上,全神聆听。
  或许是由于石壁太厚,或许是室内无人,古浪的耳朵冰凉了一阵,并未听见任何声音。
  他忖道:“室内想是堆置杂物之所,待我看看!”
  古浪想着,缓缓地将身子移动到石孔之下,慢慢地凑了上去,他一看之下,不禁大为惊诧!
  室内灯光昏暗,在墙角一隅,倒卧着一个少女,古浪的目光接触到她的时候,不禁一阵震动!
  原来那倒卧之人,正是童石红!
  古浪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忖道:“石红竟然被他们禁在这里!”
  他不禁怒气冲天,暂时忍着,轻声道:“石红!石红!”
  听到古浪的叫声,童石红如触急电,她慌忙地爬了起来,叫道:“古浪……”才叫了一声,眼圈一红,似要落下泪来。
  古浪见她如此狼狈,不禁怒火中烧,强自忍耐着,说道:“你不要伤心,告诉我怎么回事?”
  童石红道:“那夜我在外等着你,被人用药物迷倒,醒来已到这里,原来是桑姑娘,她逼我不再理你,才肯让我自由……”
  古浪咬牙骂道:“无耻的贼人!你且告诉我,门在哪里,先把你救出来再说。”
  童石红摇摇头,说道:“这间房子,四周都是石头,我也不知道开关在哪里!”
  古浪的目光,由石孔中打量这间小屋,只见室内摆设极为简单,除了一桌一几,一灯一椅外,别无长物。
  四周都是整块的大石砌成,不见一丝痕迹。
  古浪益发愤怒,骂道:“真个无耻,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我古浪拚着‘春秋笔’不要,也不能受他们挟制!”
  童石红摇头道:“你不可太意气用事,好在她对我尚无加害之意,还是暂且忍耐……”
  古浪摇头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不行!我怎能忍受下这口气?”
  才说到这里,面色微微一变,说道:“且慢!有人来了,我先看看是谁,你还像刚才那样躺着好了!”
  说罢之后,他身如飞箭一般,闪电般地退了回来,躲在一株大树之后。
  不久,山头之上,飘飘落下一人。
  古浪定睛看时,不禁怒火中烧!
  真个不是冤家不聚头,来人正是古浪恨之入骨的桑燕!
  她穿着一身翠绿的长衣,娇美如花,身轻似燕,一路飞纵而来。
  古浪心中忖道:“桑家堡怎会出这种不肖的女人!”
  桑燕的速度很快,不一会的功夫就来到近前,她折向了石屋之后,就着圆孔向内张望。
  静静地看了一阵,只见她发出一两声轻佻的笑容,用娇甜的声音说道:“童姑娘,这两天的时间你可想清楚了?”
  童石红并未回答,桑燕发出了一声轻笑,接道:“看来我要好好与你谈谈!”
  古浪忖道:“他妈的,你若是敢折磨童石红,看我不宰了你!”
  以古浪的脾气,本就忍不住要冲出来给她一阵毒打!可是他暂旦忍耐着,为的是要看清楚,桑燕如何启门入房。
  这时桑燕由身上取出了一把光亮的小刀,把身子贴在石墙上,用小刀在石缝之中拨弄。
  虽然古浪伸长了颈子,但是由于桑燕的身子挡着,所以看不见她在弄些什么。
  古浪正想偷偷地换到侧面去观察,就在他还未移动的一霎那,只见一片大石一动,整个地翻了一个面,而在室外的桑燕,竟不知如何,随着这块大石翻到了房内。
  古浪大为惊讶,怔怔地望着那座石屋发呆,室中已经传出了桑燕的声音:“童姑娘,我已经进来了。”
  古浪忖道:“只要知道她是怎么进去的,少时就好弄了!”
  他身形一展,扑到石窗外,只听童石红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来做什么?”
  桑燕冷笑一声,说道:“我们约好了今日谈判,难道你忘记了?”
  童石红冷笑道:“与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桑燕轻笑一声,说道:“童姑娘,对于古浪你还是痴心不改么?”
  童石红提高了声音,骂道:“无耻贱人!我与他已有百年之约,你趁早死了这颗心!”
  室外的古浪闻言忖道:“骂得好!”
  意外的,桑燕并未愤怒,室中传来她一连串的笑声,并言道:“童姑娘,你这铁石之心,很是叫我佩服,只可惜你白多情了!”
  童石红问道:“你此言何意?”
  古浪也把耳朵凑近了些,只听得桑燕说道:“我本不愿告诉你,不过事情既已如此,也用不着瞒你,虽然你对古浪有金石之心,他却未必……”
  古浪心中暗笑,忖道:“我且看她造些什么谣!”
  童石红未曾答言,桑燕又接着说道:“他昨天见过了我姑婆,已经答应与我结婚了!”
  听到这种话,古浪真个气笑不得,忖道:“这丫头真是无耻之极!”
  童石红冷笑道:“哼!桑姑娘,你把我当作了三两岁的孩子了,这些话岂能骗我!”
  桑燕紧接着说道:“古浪此番是为‘春秋笔’而来,难道你以为你比‘春秋笔’还重要不成?”
  童石红冷笑道:“既然如此,你还把我关在这里做什么?”
  桑燕沉吟了一下,说道:“古浪不愿来见你,要我带话给你,如果你答应从此离开,我立时送你还乡,否则只好让你终老于此了!”
  童石红冷冷说道:“谢谢你,我看我还是终老此间的好!”
  童石红此言似乎大出桑燕意料之外,她哪里知道古浪刚刚来过,自己扯了一个有天大漏洞的谎!
  但是她并未生气,冷冷道:“好吧!看样子要他自己来你才能死心,明天此时我请他来好了!”
  古浪知道她要离开,身形一晃,又隐在了刚才那株树后。
  他这里身形才藏好,石板一翻,桑燕已出了石屋。
  她面上有一层盛怒,静静地站着。
  古浪忖道:“初见她时,我还爱上了她,谁知她竟是这等人物,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他同时也在怀疑,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打动了她,以至于她这么痴心地爱上了自己。
  桑燕静静地站了一阵,然后一扭身,以极快的速度向来路而去。
  她去得甚快,等到桑燕的身影消失之后,古浪立时向小石屋扑去!
  古浪才到了窗下,童石红立时迎了上来,说道:“刚才她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古浪点点头,说道:“真是无耻!想不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即使她长得如天仙般,也是一钱不值了!”
  古浪感叹了几句,又道:“我先设法把你放出来!”
  他说着,由身上取出了一只小刀,学着桑燕的样,在石缝之中探索。
  但是他把这一片石头整个地敲击一遍,却是没有丝毫反应。
  古浪渐渐地有些耐不住气了,他双掌抵着石墙,用尽全身之力,拚命地推去。
  可是那石壁坚硬如铁,仍然纹丝不动,古浪不禁急道:“咦!这是怎么回事?方才桑燕轻而易举地就推开了,我怎么推它不动?”
  童石红也显得有些焦急,说道:“你多找些地方试试看!”
  一言提醒了古浪,他沿着这座小石屋,把四周的墙壁都推遍了,仍然毫无所得。
  童石红皱着眉头道:“怎么样?怎么样?该死的桑燕!”
  古浪思忖了一下,说道:“你不要急,我就住在山头那面,与我同住的,有一个桑家堡的小孩,他在桑家堡内住了十几年,找他来或许有些用处。”
  童石红忙道:“那你快些找他来!不然桑燕又有花样了。”
  话才说完,突听一个响亮的口音传来道:“你好大胆!”
  古浪及童石红同时一惊,转身看时,三丈以外的大树之后,站着一个身躯健壮的黑衣少年,正是浦儿。
  浦儿的突然现身,使古浪又惊又喜,连忙迎了上去,说道:“浦儿,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
  浦儿笑道:“莫非你要我帮你拆房子么?”
  古浪道:“不要胡说了,我有个朋友被困在这里,看你是否能帮我救她出来。”
  浦儿笑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古浪见他稚气未脱,气笑不得,放低了声音道:“是我的未婚妻子。”
  浦儿笑了笑,说道:“怪不得你这么急呢!”
  古浪由他说笑了几句,然后道:“你到底能不能帮忙呀?”
  浦儿缓缓地走到石屋之旁,笑道:“这座小屋是我建造的,我怎么会不能帮忙?”
  古浪闻言大喜,拉着他的手:“好兄弟,你快把门打开!”
  浦儿却有些犹豫,说道:“若是桑姑娘知道了……”
  提到桑燕,古浪就是满头火,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必顾忌她,一切有我承当!”
  浦儿笑道:“其实我也不是怕她……”
  他说着走近了石墙,使手摸索了一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然后轻轻一推,立时推开了半人高一块大石。
  古浪又惊又喜,说道:“啊!你果然是不同一般!石红,快出来!”
  童石红由石孔中出来,浦儿把手一放,那块大石又合拢了上去,严丝合缝,看不出丝毫痕迹来。
  古浪指着浦儿道:“石红,这是浦兄弟,快谢谢他!”
  童石红施礼道:“多谢浦少侠……”
  浦儿慌得连忙让开,说道:“童姑娘快莫如此!”
  由于童石红在石室中困居了两日,所以形态狼狈,浦儿打量了一下,说道:“童姑娘需要些衣服来换,待我去取!你们先回‘南楼’去,省得有人看见了又是麻烦。”
  古浪道了劳,翻过了这座山头,回到“南楼”,所幸这一带极为隐蔽,所以一个人也未碰着。
  上楼之后,二人各述经过,童石红虽然只不过在小石屋中待了两天,但是两天来,桑燕却是不胜其扰,千方百计地要她放弃对古浪的爱。
  古浪闻言忖道:“想不到她对我竟有这番深情,只可惜缘分不够!”
  不一时浦儿回来,带了几件女人衣服,童石红沐浴更换,入房休息。
  古浪及浦儿闲谈着,心中浮而不定,想着未来之事,很是伤神。
  但是能够找着童石红,把她安排在这里,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古浪问道:“桑鲁歌今天来不来?对于我的事,他们到底准备怎么样?”
  浦儿道:“听说他今天要来,对于你这件事,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呢!”
  古浪站了起来,气道:“我倒要看看他们对我如何处置!”
  话才说完,突听一阵急风凌空之声,紧接着竹楼之上一片吱呀。
  浦儿霍然而起,说道:“来了外人啦!”
  说罢便要出外观察,却听得一阵大笑,由高处传了下来,紧接着一个苍老的口音说道:“古浪,寻得你好苦,你却在此隐居了!”
  浦儿望了古浪一眼,说道:“你认识他?”
  古浪已经由口音中,听出是娄弓,点了点头,说道:“那群孤魂怨鬼,总是纠缠不清!”
  浦儿双眉一扬道:“他在北面,我们过去……”
  古浪拦住了他,说道:“他既然来此,不会马上就走,何必急着寻他?”
  这时娄弓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古浪,你可听见我说话!”
  古浪提高了声音道:“娄老师,别来无恙,房上风大,何不下来谈谈?”
  说罢之后,一条灰影由顶上翻过,落在了走廊之上,是一袭灰衣的娄弓。
  古浪拱了拱手,说道:“娄老师好精神,千里迢迢追我至此,真叫我有点不明白!”
  娄弓笑了笑,说道:“你装胡涂的功夫倒是高人一等,事到如今,我们倒要好好谈谈。”
  古浪点点头,说道:“好吧!”
  娄弓冷笑一声说道:“好!我也不多罗唆,你是‘春秋笔’的这一代传人,我已经知道了!”
  古浪冷冷说道:“知道的人太多了,何用你说?”
  娄弓面色一变,喝道:“好!那么‘春秋笔’到底藏在哪里?这桑家堡内是些什么样的人物?”
  古浪双目炯炯,注视着娄弓,说道:“桑家堡尽是奇人,你自己慢慢地看吧!至于‘春秋笔’……”
  说到这里,古浪提高了声音,用手拍着腰际,朗声道:“‘春秋笔’就在我身上,娄老师,你意欲何为?”
  娄弓气得面色煞白,喝道:“小子!且看我收拾你!”
  说着,一双蒲扇大的手掌,向古浪胸前抓来,掌风呼呼,甚是惊人。
  一旁的浦儿挺身便要迎上,古浪喝道:“浦儿让开!”
  话才出口,人如疾风迎了上去,一双虎掌舒展而出。
  就在这四掌将接触之时,古浪倏地收了回来,身子一个大摆,已然到了娄弓左侧。
  他毫不迟缓,右掌闪电下沉,向娄弓的腰眼猛击过来。
  娄弓方才那一招不过是投石问路,所以他几乎是在同时收回了双掌,这时古浪右掌击到,力激掌快,不可轻视。
  娄弓冷笑一声,大袖一摆,身如旋风闪了开去,他长臂猛吐,疾如闪电般,大张五指,向古浪的头顶抓到。
  古浪正欲闪躲,突听一声悸人长笑传至耳际!
  古浪等同时一惊,一齐住手闪开,只见十余丈外,一株老树之上,坐着一个白发老人。
  他笑着说道:“古浪!这是我的靶子!”
  这白发老人的突然出现,使众人同时吃了一惊,古浪及浦儿一眼看出,此人正是金旭光。
  娄弓自然不认识他,但是也感觉出他是一个极度不凡的人物。
  他望了金旭光两眼,喝道:“你可是桑家堡的人?”
  金旭光摇着白头笑道:“桑家堡内没有我这一号,你可是娄弓,外号叫‘万手琵琶’?”
  娄弓大怒,喝道:“老畜生,既知我大名,你又是什么人物?”
  金旭光仍然笑道:“我记得你是个出家的道士,什么时候换了这身打扮,莫非是犯了清规,被逐出门墙了?”
  娄弓闻言一惊,因为他原是道土,却不知金旭光为何如此清楚,当下大喝道:“你是谁?”
  金旭光不理会他,继续说道:“想当年你火焚‘大清观’,弑杀师兄,犯下了滔天大罪,老夫有渡你之心,却是找你不着,今天得遇,真是天网恢恢了!”
  娄弓面色煞白,他数十年前的罪状,被金旭光宣布出来,怎不使他面白心冷!
  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到底是谁?你这老畜生!”
  金旭光双手一按树枝,说道:“今天我要为‘大清观’清理门户了!”
  一语甫毕,身起如隼,凌空飞渡过来,一身长衣,两只大袖,在空中发出了呼噜噜的声响。
  他身手如电,就在众人惊诧的一刹那,金旭光已如一朵乌云般落在了走廊上。
  虽然这座竹楼编织得如此精巧,但是金旭光落下之时,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看到金旭光这等身手,娄弓已然吓掉了魂,他心中忖道:“罢了!看来今天我是凶多吉少了!”
  金旭光落下之后,收敛了嬉笑之态,面上如同罩上了一层寒霜,使人看来不寒而栗!
  这时的空气,似乎是被冰冻起来了,显得空前的宁静。
  金旭光望了古浪一眼,说道:“古浪!这外面的事交给我,你不用管了!”
  古浪道:“金老!他是来找我的……”
  金旭光喝断了他的话,说道:“那天已经讲好,一切外扰由我应付!”
  说着目光在娄弓身上一扫,用冰冷的声音又道:“这位娄老师与我还有些过节,我要好好地与他谈谈!”
  在他们谈话之间,娄弓已经神色数变,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死关头。
  他转过了身,对金旭光道:“好吧!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我可不能让你活着离开此地了!”
  金旭光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好厉害!不愧是‘大清观’的弟子,你们观中之人,均被你谋弑一空,只有我这方外之交,代他们清理门户了!”
  娄弓似知末日已到,神情黯然,冷冷地向金旭光拱了一下手,说道:“既然你与‘大清观’有关,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物?”
  金旭光点点头,说道:“自然要告诉你……也许你太健忘了,我在数十年前曾在‘大清观’作客……”
  说到这里,娄弓面上霍然变色,说道:“啊!你是……”
  金旭光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知道就好,只要记在心里,不必说出来。”
  说到这里,转身对古浪及浦儿说道:“这类江湖中的丑事,我实在不愿意让你们听见,古浪不要离开,少时会有人来。”
  他又对娄弓说道:“这件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去谈谈吧!”
  娄弓似乎知道逃不过这一关,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说道:“好吧!凡事终要有个了结!”
  说罢之后,凌空而起,跃上了那株大树,再一晃身,已经失去了踪迹。
  金旭光向古浪等说道:“我去去就来!”
  说毕一晃而去,急似闪电,两条灰影,在寒风之中,很快地消失了。
  古浪望空而叹,说道:“想不到娄弓竟是这么罪恶滔天之人!”
  浦儿说道:“他这一去是必死无疑了!”
  古浪惊问道:“怎么?你怎么知道?”
  浦儿道:“每次我师父要杀人的时候,我都看得出来。”
  古浪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是他作恶多端,自食其果!”
  二人等了一阵,不见金旭光回来,也听不见任何声息。
  古浪忖道:“方才金老说有人要来,却不知是谁?”
  才想到这里,突听浦儿“啊”了一声,扑向栏杆向远处张望。
  古浪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浦儿用手指向远方说道:“九娘在召唤我,不知有何事。”
  古浪顺着他的手势望去,只见远处有一缕粉红色的烟雾,冉冉而起。
  浦儿又道:“九娘每次找我,都是这个样子!”
  古浪笑道:“这倒是稀奇的法儿!”
  浦儿道:“我要去了,你少时告诉童姑娘,无论谁来都不要出房!”
  说罢之后,很快地离身而去!
  古浪觉得很奇怪,观望了一阵,然后跑到了童石红的房外,轻声唤道:“石红,你醒了么?”
  童石红答应了一声,古浪道:“不必起床,少时无论谁来,不要出房,也不要出声,知道么?”
  童石红答应了一声,说道:“知道了,出了什么事吗?”
  古浪道:“没有什么事,只是浦儿如此关照,说是少时有人前来。”
  童石红嗯了一声,又道:“刚才是什么人在此?”
  古浪怕她关心,便道:“是堡中的一个老人,不关事的,你好好地休息,吃饭时我再叫你!”
  童石红不再说话,又沉沉睡去。
  古浪坐在走廊之中,静静等候。
  半晌过去,金旭光及浦儿均未回来,右浪等得有些不耐烦,忖道:“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都不来?”
  他了望远方,那粉红色的烟雾,已经消尽,也看不出有什么动静。
  古浪正在纳闷,突见一条黑影,闪电也似,由极远的地方飞奔而来。
  古浪目力甚佳,一眼便看出,来的人正是浦儿,由于相隔太远,不便招呼。
  看到他那种慌张的样子,古浪很是诧异,忖道:“莫非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工夫,浦儿已经跑到了对岸,他爬上了那株大树,叫道:“九娘要来了!”
  古浪闻言又惊又喜,说道:“怎么,她要来?”
  这时浦儿已经用绳索荡了过来,他跑得甚快,所以喘个不住。
  古浪急不可待,连声地催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清楚呀!”
  浦儿用力吐了两口气,说道:“九娘问了我许多话,突然说要见你,所以我特别回来准备!”
  说完奔向一间小房间,古浪追问道:“她怎么突然要来?”
  浦儿道:“我也不清楚,你不要吵我,我要忙着准备呢!”
  说着拖出了一堆桌椅器皿,均是罕世古物。
  古浪忖道:“她好像王母娘娘似的……”想到‘春秋笔’之事可以作一交待,不禁又紧张,又高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