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挑灯看剑 >> 正文  
六、情意何处去 花前诉衷曲            双击滚屏阅读

六、情意何处去 花前诉衷曲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江元食罢之后,何敬又问道:“少……大哥,你可有兴趣到‘一侠厅’去?”
  江元不解地问道:“哦!什么叫‘一侠厅’?”
  何敬笑道:“那是少爷平日练武之地,我们平常都不准去,有你们来了我们才可跟着去!”
  江元见他说时,目露异光,知百里彤平时管理甚严,而何敬又是嗜武的人,极想去看看。
  江元笑着点了点头,回道:“他练武的地方,我合适去么?”
  何敬笑道:“没关系!我来的时候,他们都走了,听说冷古少爷要与他们比武呢!”
  江元闻听冷古出手,不禁兴趣大增,忖道:我尚未见过他的真功夫,正好去看看!
  江元想着对何敬说道:“好的!你领我走吧!”
  何敬点点头答应了,领江元往“一侠厅”而去。
  即将发生冷古和江元的第一次出手了!
  初秋的早晨,连泥土都是潮湿的。
  大部分的花朵都凋落了,只有不少的黄、白野菊,挺立在秋风里,散发出清新的芳香。
  江元跟在何敬身后,慢慢地向前进。
  他一路欣赏着这幅秋景,心情颇为舒适。
  他们转上了一条细石铺着的甬道,江元问道:“何敬,你学了几年的功夫?”
  何敬脸上微微的一红,答道:“才学了两年!”
  江元点了点头,说道:“已经不容易了……你的功夫,是百里彤教的吗?”
  何敬摇摇头,说道:“少爷哪里肯教人功夫?是一位姓吉的姑娘教的!”
  江元闻言,不禁心中一动,追问道:“你说的可是吉文瑶姑娘?”
  何敬惊异的回过了头,说道:“是的!是的……你认识她么?”
  江元嗯了一声道:“是的,我认识她……她与百里彤是否很熟?”
  何敬连连点头道:“嗨!她是我们少爷最好的朋友,时常到我们家来,少爷待她最好不过了!”
  江元听了他这么说,心中竟莫名其妙的,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他忖道:江湖上都在传闻,说百里彤与吉文瑶眷爱至深,一定会成为神仙眷属,这样看来真是不假了!
  江元心头怅怅,停了一下又问道:“吉姑娘这几天怎么没来呢?”
  何敬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从十几天以前,吉姑娘就很少来了,她以前总是很快乐;可是最近全变了,有时候少爷给她说了半天话,她一点都不理呢!”
  江元啊了一声,心想,文瑶每天都到师父坟前送花,可是自己一共才见过她三次。
  她总是趁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地献上了花后就离去了!
  这个女孩子,是江元第一个爱慕的女孩子,已牢牢地记在他的心中。
  他总在没有人的时候思索着:“她为什么与百里彤这么要好?”
  这是他想不透的,因为他一直认为百里彤并不比自己优越。
  他们谈话之间,已然到了一座大厅之前。
  江元见这座大厅建筑得颇为奇特,整个成圆形,墙壁却是巨石砌成。
  江元略一打量,心中颇为敬佩,忖道:这座房子建筑却非一日之功啊!
  大门也是用两大块巨石砌成,成满月形,这时已是半开状。
  何敬上前很费力地才把它推开一些,原来这石门居然厚有五尺,怕有千斤之重。
  江元见状心中一动,忖道:只不过是个练武的地方,为何造得如此缜密……只怕是还有其他的用处吧?
  江元正在思索,何敬已回身道:“就是这里了,我们进去吧!”
  江元点了点头,跟随在何敬的身后,进入了大厅。
  入门之后,有一条约十丈宽的青石甬道,两旁一连串的排列着被隔离着的小房间。
  江元想不透是怎么回事,随在何敬身后走了一程,渐渐可以听到众人的谈话声了。
  他们停步在一座石屋之前,尚未入内,已听到卢妪的声音,说道:“九天鹰来了!”
  江元闻言剑眉一场,心中愤怒异常,他向来最讨厌别人这么叫他。因为在他的思想中,鹰是一种凶恶的鸟类,而他却是很仁慈的。
  他本来想呵责卢妪几句,可是他还是忍下去了。
  进房之后,昨天的那些人都已经到齐了,只是未见到曲星。
  他们都分别会在石阶上,正在讨论着一件事情。
  江元见这石屋的中间,有一个方形的水池,在水池的顶上,靠墙筑着一排石阶,不知是何用意。
  众人纷纷向江元道了早,江元也含笑招手,当他目光接触到铁蝶之时,不禁怔怔地望着她,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些什么似的。
  铁蝶的表情很平静,也很愉快;可是被江元不停的注视之下,渐渐地变得有些不大自然,最后把头慢慢地低了下来。
  江元惊觉过来,脸上不禁有些发热,忖道:我真是太失仪了!
  江元想着,干咳了一声,对众人道:“各位,这里到底是什么名堂呀?”
  柳拂柳笑着摇头道:“我们也看不懂,在这里猜了半天了!”
  江元仔细地打量一下,仍是一些道理也想不出来,不禁奇道:“看这里的摆设,有些像是‘荷花掌’,可是水中空无一物,实在叫人莫测高深了!”
  众人闻言方悟出一些道理,可是想不透为何池中无物,这时冷古笑道:“到底骆兄见多识广,不过这种功夫比‘荷花掌’又要高上一筹了!”
  众人闻言往冷古面上一看,江元已接口道:“莫非百里彤的功夫,己到了‘踏波掌’么?”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惊疑了!他们虽然有着“登萍渡水”的功夫,可是要在水面上,不借一物过一套掌的话,还是差得很远。
  冷古见问,微笑一下,不答骆江元的话,长大的袖子轻轻一摆,身如一片飞叶,飘飘地落在了池心。
  他足尖在水面上微微一点,身起如燕,斜着出去了七八尺。
  接着,他手脚不停的在水面上施展开了一套掌法,身形架式美到极点。
  在他三招过后,江元不禁恍然大悟,忖道:啊,原来如此……冷古的眼力确实厉害!
  这时众人有看出的,不禁佩服冷古眼力之精,没想到冷古竟有如此身手。
  一霎那的功夫,冷古已练完一套掌,含笑纵了上来对江元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江元点头说道:“到底是冷兄不同;不然我真是莫测高深呢!”
  冷古淡淡一笑,说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不算什么!”
  众人再向池中望时,这才发现,原来池中由于蓄水太久,而成了墨绿色。
  在水面下数分之处,有无数根同色的金属线,纵横交错,密布在湖面,方才冷古用掌,并非踏波而行,而是在这些细丝上着力。
  虽是如此,这等功夫也是少见的。
  众人多半是年轻好事,万蛟、卢妪忍不住也下池露出几手,纷纷称绝。
  这时陪他们的一童儿,名叫兴儿的,含笑道:“各位请到隔壁去看吧!”
  众人答应一声,都随在兴儿身后,往隔壁那边走去。
  隔壁也是一间一样大的石屋,屋内空无一物,石壁上有着不少的小圆孔。
  众人均不知道是用来练什么功夫的,冷古回头问兴儿道:“兴儿,这间房子有些什么巧妙,我就无法看出来了!”
  兴儿原是百里彤最宠爱的童儿,年纪不过十五六岁,长得十分精壮英武,得了百里彤不少真传,这时是专门服侍冷古的。
  兴儿闻言笑道:“冷少爷,这没什么巧妙,只不过是暗器闪躲练习!”
  一江元恍然道:“不用说,这墙上的小孔是用来射发暗器的!”
  兴儿尚未答言,何敬已抢着道:“是的,各种暗器都有呢!”
  众人对此并无多大的兴趣,却不料柳拂柳突然心血来潮的道:“嘿!这玩意儿倒有意思,我来试试。”
  兴儿闻言好似很兴奋,笑道:“好的!让小的去操纵吧!”
  这时众人纷纷退后,靠墙设有一排木椅,似是专供旁观所用,众人坐了下来。
  万蚊笑着说道:“小道士,你哪来这么大雅兴?”
  柳拂柳笑道:“无量佛,我这人是最怕吃闲饭,反正闲着无事,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这时兴儿已推门而出,不大的工夫,他在隔壁叫道:“柳道爷,你准备好了没有?”
  柳拂柳笑道:“哈哈哈!这还要准备么?”
  随又听到兴儿叫道:“何敬!把灯熄掉!”
  何敬答应一声,取过一只长竿,把室内的油灯弄熄了。
  灯熄之后,室内竟是一片奇黑,伸手不见五指。
  接着柳拂柳大叫道:“哇!你怎么不早说要熄灯?我的天!我小道土死定了!”
  众人各运目力望去,要看一看这间暗器室到底有些什么玄妙。
  只见柳拂柳倒背着手,在黑暗中来回的踱着步,口中还不停的叫道:“这么黑呀,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这条命赔上。”
  正在这时,突叫左边石壁上发出了“铮”的一声脆响,随见三点白星,成品字形,向柳拂柳的前胸打来。
  柳拂柳怪叫一声。道:“乖乖的!来了!”
  只见他两只肥大的袖子往外一扬,但听忽噜噜一阵声响,那三枚暗器竟被他以袖拂开。
  就在这一刹那,又听脑后石壁上一声轻响,三点银星犹如闪电般地向柳拂柳脑后打到。
  柳拂柳怪叫一声:“唉呀,这次是铁的了!”
  但见他头也不回。猛翻右臂,五指向后一捞,只听铮铮一阵轻响,那三枚亮银钉,已被他捞在手中。
  随听他哈哈笑道:“这玩艺要是有毒,我就上当了!”
  他话未说完,“砰”的一声大响,竟由他头顶撒下了大片火雨,其势疾如迅雷,向他当头罩下。
  柳拂柳大叫道:“火攻!”
  只见他双掌如飞,发出极凌厉的掌力,把那些燃烧着的棉球,打得四散迸落。
  有些火球被他打到众人的身前,他们各自以掌力分别扫开。
  那些火球,似乎发之不竭,一连串向下猛击。
  柳拂柳左右相间,一递一掌的向外发着,打得火球四迸,满室光亮。
  这时三面墙壁,同时发出铮铮之声,大片的暗器,蜂拥袭到。
  柳拂柳虽有一身的功夫,可是头上有火,三方来袭,不禁也有些手忙脚乱。
  他干脆就坐在地上,以劈空掌力,来抵拒暗器,但听忽忽风声,及暗器迸落之声。
  过了片刻,诸物完全停止,室内又恢复了先前黑暗,随听柳拂柳吁了一口气道:
  “我的天!差点没要了命,下次再也不逞能了!”
  这时何敬已经把油灯点燃了,兴儿也回到室内。
  只见满室落满了棉球,却烧成了焦黑色,另外石子、银钉、铁莲子,各种暗器都有。
  兴儿含笑向柳拂柳一礼道:“柳道爷的绝技,真是令我钦佩啊!”
  柳拂柳用衣袖拭了拭头上的汗,翻了翻眼,道:“好小子,你大概全力招呼我吧?”
  头儿笑道:“小的不敢!”
  柳拂柳瞪眼道:“还不敢?再敢,你把我火葬了!”
  众人闻言不禁笑了起来,当下一同出房。
  他们陆续地参观了不少石屋,都是操练各种功夫的单房,其设备虽然齐全,但是无甚出奇之处,落在众人眼内均无甚兴趣。
  江元忖道:百里彤也不操兵练马,设这些单房却是为何?
  这问题也正是冷古等人百思莫解的。
  兴儿见众人兴趣不大,含笑说道:“有些房子,因为少爷没有吩咐,所以小的不敢冒昧带各位前去……现在请各位到‘滚球房’去玩吧!”
  说着领众人进一间石房,这间房子比先前所见要大上四五倍。
  众人入内之后,竟觉得地上奇滑无比;如果不提气轻身,几乎连一步也无法行走。
  就是这样,也觉得有些吃力,兴儿及何敬各拿一根木棒,在木棒顶端有一块口状的橡皮,借以移动,但还是很艰难。
  靠东、西两面石墙上,竟打了无数小孔,一阵阵的寒风吹了过来。
  石室的中间,放着无数个小石球,粒粒精圆,发出了白色的光泽,被风吹得满室滚动,发出了骨碌碌的声响。
  兴儿停步笑道:“这些石球都是滑到极点,但凭各位想些法子去玩;一方面还可较量一下你们的轻功呢!”
  众人闻言引起了兴趣,各望了一眼,思索着如何利用这些石头,作些较量的功夫。
  江元笑道:“这倒怪有意思的,冷兄,你看如何?”
  冷古微微一笑,说道:“我有同感,只是还没有想出玩的手法!”
  众人听他们二人一交谈,不禁立时静默了下来,因为他们的谈话,似要较量一下。
  在江湖中,小一辈的要以这冷古及江元二人最怪了,江元更是受人注目,因为他是瞎仙花蝶梦惟一的得意传人。
  而冷古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师父是谁,他自己也从来不承认他有师父。
  像这种江湖上的奇人,能共聚一堂,己是不可思议的事,何况他们还要较量武技呢!
  江元望着那满室的石球,慢慢地说道:“玩的法子我倒想到了,只是一个人玩,未免有些乏味罢了!”
  冷古紧问道:“如何玩法?”
  江元又向那些石球望了一眼,说道:“这些石球为数颇多,我们先数一数。”
  冷古立即接口道:“不用数了,一共是九十九粒石球。”
  众人有些奇怪,江元却摇头道:“不对,是一百粒!”
  冷古含笑自若,慢慢说道:“你错了,是九十九粒!”
  于是他们一齐把目光转向那堆滚动的石球上,经过极短暂的时间,江元面上微红,点头道:“我错了,是九十九粒!”
  这时万蛟还在伸长脖子,口中大声的数道:“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
  江元又接着说道:“我们落足石球上,每人拾起四十八粒,最后落脚在剩下一粒上,看谁来得快。”
  冷古点头,说道:“数十个石球拿在手中也怪讨厌的,不知打在石壁上,要打些名堂出来,看谁先打完。”
  江元鼓掌道:“妙极!开始吧!”
  冷古向前跨了一步道:“且慢,你打哪一面墙?”
  江元含笑道:“东面。”
  冷古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打西面。”
  众人见他们二人马上就要开始,不禁兴趣盎然地向后退了几步,这时万蛟才把石球数完,叫道:“是九十九粒!”
  惹得铁蝶等人都笑了起来,卢妪笑骂道:“臭光头,人家都已数了好几遍了,你才数过来,真不怕丢人!”
  万蛟大怒,骂道:“丑女人,你数个屁!你只会数男人!”
  这句话骂得卢妪满面通红,大叫道:“狗!我定要打死你!”
  她一语未毕,伸了伸枯瘦的右手,五指大张向万蛟前胸抓来。
  万蛟一闪身让过,叫道:“你急什么?有得是机会,早晚叫你知道厉害。”
  这时柳拂柳及铁蝶连忙劝了下来。
  这卢妪本性并不怎么坏,甚至还可以说是很善良的,只是因生性太怪,喜怒难分,所以众人都与她相处得不好,以至于五六十年后,当他们都是白花苍苍时,还不时地发生纠纷。
  冷古及江元正要下场子,也被他们这场吵闹,耽误下来,静立观看。
  卢妪被劝下之后,蕴怒难消,瞪眼道:“我们吵架关你们屁事,看什么?”
  冷古及江元都不禁有些生气,冷古道:“你真是吃了疯狗肉了!”
  卢妪瞪着一对小眼道:“你神气什么?不服气来较量一下!”
  冷古被她弄得气笑不得,江元道:“冷兄,别管她,我们玩我们的,别被她扰了雅兴!”
  卢妪果似吃了疯狗肉,叫道:“好,你们清高文雅,我下贱!”
  说到这里,她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自己骂自己,连忙停了下来,惹得众人又是一场好笑,就连兴儿、何敬也忍俊不禁。
  冷古及江元不再理她,各一抱拳,只见他们同时起身,点在了两粒滚动的石子上。
  说也奇怪,当他们落在石球上后,竟稳稳而立,连一丝也未移动。
  兴儿及何敬不禁睁大了眼睛,看得出神,忖道:看来他们二人的功夫,和少爷差不多,怪不得在江湖上,有这么大名气!
  冷古及江元相隔约有一丈,他们均是单足点在石球上,另一足悬空,含笑而立,石孔内的寒风,吹得衣衫飘摇,煞是好看。
  江元拱手,含笑道:“开始吧!”
  冷古点头,笑道:“好!记住你东我西!”
  他一言甫毕,只见二人身如风车,又似鬼魅般,立时在那一堆石球上移动了起来。
  漏空乱转,快得出奇。
  有时二人相距不过数寸,可是在快得出奇的速度下,连衣服也没接触到。
  众人虽都是身负奇技,这时也不禁暗自佩服,肾傀不如。
  再看他们二人,冷古是飞石换步,由不同的石球上起身、降落,脚下却不差分毫。
  他一换步,必然拾起一枚石球。
  然后极快地发了出去,打在西面的石壁上。
  江元却和他不同,他只是认定了初落的那粒石球,身子从未移动过。
  可是那粒石球,在江元脚下如同滑轮一样,骨碌碌的乱转,快得不可比拟,江元就利用它,把身子或东或西,或前或后带着行动。
  他也是每一移动,就抬起一枚五球,可是,他却没有就手发出,而是装入左衣袖内。
  万故等人,真有些目不暇顾,又想看冷古绝妙的身手,又要注意江元移动的步势,真有些眼花缭乱。
  冷古在滚石上,施开了一套小巧功夫,他有时一动数尺,有时一跃丈余,每一个架式,每一次出手,都是美到极点,把“灵、巧、快、稳、准”五个字作了个全部。
  尤其是他每次发出的石球,其劲力大得出奇,一点点的白星,打在了石墙上,竟把五尺余厚的石壁,打得穿孔而去。
  江元又是另一种声势,他如同立在一块滑冰上,可是脚下尺寸,却可由他随便控制,或尺或寸,或远或近,无木恰到好处。
  他整个的身子,微微呈弯曲的形状,犹如一只出水的大虾,两只肥大的袖子甩来甩去,体态轻盈,美妙到了极点。
  他每次总是微微地弯身,右手已拾起了一枚石球,飞快地投入自己的左袖中。
  令人惊奇的是,他左袖照开其口,甩来甩去,可是置在抽中的石球,却连一个也未滚出,不但如此,就连相撞之声也没有。
  他们二人这种功夫,看来虽是游戏之类,却融汇了各种武技,举凡轻功、气功、内功,都要有极深的造诣,才能如此惊人。
  在座的诸人,虽然个个了得,可是在造诣上,就不如二人这么深厚!
  卢妪虽是一向狂妄惯了的人,这时也不禁暗暗惊心,忖道:“这两人才是我的劲敌!”
  这时地上的石球已然只剩下一枚,就在他们同时弯身之下,冷古喝道:“最后一粒!”
  石球随声而出,就在同时,江元也喝道:“我也完了!”
  他左袖扬处,竟用“满天花雨”手法,把数粒石子发出,打在了东边的石墙上,时间与冷古那枚石子恰好同时到达,分毫不差。
  这时他们脚下,每人仍立在一粒石球上,身子来回微微地摇动。
  他们各望了望石壁,然后再对一下目光,不禁同声哈哈的笑了起来。
  在他们爽朗的笑声中,可以听出,他们是在骄傲之中,同时也表露了一些钦服对方之意。
  众人向两边墙上望时,西边的石墙已被冷古打成了数个透明的孔,加上原来已有的石孔,正好形成一丛挺秀的竹子。
  再向东边望时,江元发出的数枚石子,一律嵌在石壁上,形成了一朵半开的秋菊。
  他们手搀着手,相对又是哈哈一笑,这才双双纵身回来。
  自古英雄相惜,自他们这次较技后,不禁各存爱慕之心,减少了恶感。
  万蛟等人少不得说些钦佩的话,兴儿及何敬更是鼓起掌来。
  他们一同走出这间石屋,天色已近午,兴儿躬身说道:“诸位请回去休息一下,马上就要用饭了!”
  众人随他一同走出了这座圆形的大石屋,他们只不过才看了一半,另一半也是一间间的石屋,却都是用青铁大锁锁住。
  他们回到客厅之后,由于用饭时间尚未到,众人纷纷在院中散步。
  江元立在一丛秋菊之前,他生平最喜菊花,在秋冬的季节里,他的领口少不了一朵白菊花。
  他深爱菊花的雅洁和高傲,那似乎和他的性格相似。
  尤其是白色的,在这个浑沌的世界中,更愈显得它的纯洁可贵。
  他总是这么想着:“我一定要像菊花一样,挺立在寒风之中。”
  这时,他面对一丛秋菊,不禁又引起了这种想法。
  正在他想得入神之时,突然嗅到一阵晚香,接目之下,铁蝶已含笑走了过来。
  “你在想什么?”她轻启朱唇,吐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江元局促的点点头,低声道:“我在想这些花……很可爱!”
  他的话引起了铁蝶的一阵轻笑,随着风传来,很是悦耳。
  江元不解地问道:“你笑什么?”
  铁蝶一面用手整理一下秀发,含笑说道:“你又不是女孩子,这么爱花!”
  江元脸上一红,说道:“花儿又不是只让你们女孩子爱的!”
  江元这句话多少含有点稚意,因为他才不过19岁,孩子气尚未脱尽。
  铁蝶又笑了起来,说道:“你的话倒怪有理的……不过我发现你最爱菊花,为什么?”
  江元被她一问,一时也回答不出来,沉吟了一下,说道:“菊花很高雅,香味也很清远,同时,我师父也喜欢菊花!”
  铁蝶点点头,因江元提到花蝶梦,铁蝶怕引起他的感伤,便没有接下去。
  他们沉默了一下,江元想到那张纸条,忖道:“是不是要问问她呢?”
  虽然江元猜测纸条是铁蝶写的,可是他却又不敢如此断定。
  如果是铁蝶写的,这样问会不会太冒味了?
  如果不是她写的,那么不是泄露了一个秘密吗?
  江元犹豫了半天,他始终没有问出口来。
  铁蝶由小树上摘了一片枯叶,在手中玩弄着,轻声道:“你……昨天睡得可好么?”
  问完后,她的脸立时绯红了,因为一个女孩子,怎好问这句话?
  江元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一直到早上何敬送来早饭时我才醒呢……昨天我出去散了一会儿步,回来有人留了一张条子。”
  江元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注意地向铁蝶望过去。
  她脸上又增加了一层红晕,把头深深地垂下,低声说道:“是我……”
  江元闻言又惊又喜,心中默默地喊道:“果然是她!”
  他微笑一下,说道:“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来找我!”
  这句话令铁蝶产生了很大的喜悦,她从未见过江元如此的亲近可爱。
  铁蝶丢掉了手上的枯叶,仰起了头,她的眸子里闪出了一片喜悦的光芒。
  江元也不禁被她这片喜悦的神情所迷惑,乃多情地望着她。
  铁蝶似乎由他的眸子看出了他的心声,喜悦和羞涩,化成了丝丝的笑容,挂在她的脸上。
  这一段时间是很神奇的,虽然世上的每一个人,都会有神奇的一刻,可是到来时他们反不自觉。
  铁蝶低声说道:“昨天晚上我实在睡不着……”
  铁蝶说到这里,突见卢妪站在不远之处,正在全神贯注地偷听。
  铁蝶不禁大为生气,喝道:“听什么呀?”
  卢妪脸上一阵红,扯着嗓子道:“不要脸!和男人讲情话!”
  她说着并在脸上划划,作了几个“羞羞”的动作,其状丑怪已极。
  铁蝶又羞又怒,喝道:“这有什么好羞的?你才不要脸!”
  卢妪立时叫道:“好哇!你还说我不要脸,你看你自己,说什么‘我昨天实在睡不着’。”
  她说着,把声音放细了,扭着身子,把铁蝶刚才说的话学了一遍。
  铁蝶被她气得脸色发青,江元也生了气,说道:“不要理她……我真没见过这么丑怪的女人!真是的,怎么长的?”
  卢妪大怒,一大步跨到江元身前,叫道:“怎么长的?吃饭长的!”
  她正在叫时,突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门外传了进来。
  众人不禁回头一齐望了过去,他们都以为是百里彤回来了。
  可是由大门冲入一匹枣红的骏马,马上是一个极秀美的姑娘。
  她身上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劲装,头上系着一块黑绢,身披大黑缎绣花的斗篷,凌风飘扬,与肩相平,显得极为神美。
  那匹骏马跑进了大门以后,她猛然勒缰,马儿骤止,扬蹄长嘶。
  文瑶并不下马,身在马上向一名小童问道:“少爷回来了么?”
  那童儿躬身答道:“还没有!说是明天回来!”
  文瑶点了点头,抖缰之下,马儿向左跑去。
  众人离她相距不过七八丈远,也有不少人认识她,可是她却没有驰过来打个招呼。
  当她由江元左侧走过时,抬目之下,与江元目光对个正着。
  她似乎吃了一惊,把马停了下来,双目中闪着一片令人难解的神情。
  接着,她似由迷惘中醒来,对着江元远远的点头,微笑了一下。
  江元也不由自主的微笑一下,他已经被这个姑娘优美的神采所吸引住。
  文瑶脚底的小皮靴,轻轻向马腹上点了一下,马几向内驰去。
  江元目送她的背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直到她完全消失了,他还在发怔。
  在整个过程之中,铁蝶一直很注意地观察江元的神情。
  “你认识她?”她在江元身旁低声的问道。
  江元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认识很久了。你认识她吗?”
  铁蝶低声说道:“见过一次面。”
  这时铁蝶想到,她们虽只见过一次面,可是已结拜成了姐妹。
  她不禁有些奇怪,刚才何以文瑶没有向她打招呼?而她为何也没有向文瑶打招呼?
  她却不知道,刚才她们两人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江元的身上。
  他们又谈了片刻,何敬走过来笑道:“饭好了!请进去吧!”
  江元及铁蝶答应了一声,回头看时,才知冷古等人早已进入大厅,当下随何敬而入。
  等到江元和铁蝶进入后,不禁大感意外。
  原来此时文瑶已换了一身白色长衣,周旋在宾客之间,谈笑风生,俨然以主人自居。
  江元心中有些不悦,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产生这种情绪,因为在以往,除了花蝶梦外,他对任何人都是漠不关心。
  江元的进入,使得文瑶的欢愉消失了!每当她看到江元后,便想起了花蝶梦,也想起她身上有一枝红羽毛。
  他们分别入座,文瑶恰好坐在江元的对面,使得她不时要躲避江元那双明亮的眼睛。
  她也似乎发觉了,在江元的眸子里,包含了无比的热情,每当江元注视到她的时候,她就会产生这种感觉。
  那情形就如同百里彤一样,总会使她平静的心田,掀起一阵涟漪。
  酌酒之后,文瑶盈盈而立,浅笑着说道:“百里彤不在,我现在代表他,向各位敬一杯酒,以表敬意。”
  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可是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于是,众人纷纷地站了起来,举杯相对。
  只有江元默坐不动,他在回忆刚才文瑶所说的话:“我代表他……”
  江元非常不解的想到:她为什么要代表百里彤?
  众人见江元独自坐着发痴,便不禁奇怪地望着他。
  江元这才发觉到,脸上微微一红,连忙站了起来,笑着对文瑶道:“请问姑娘,在路上你可见着百里兄了么?”
  江元的话问得很突然,文瑶怔了一下,但她很快的接着道:“昨天晚上匆匆见了他一面,不知骆兄有何见教?”
  江元一笑道:“不知百里兄何时可以回来?我明天午后便要离开了!”
  江元的话使文瑶吃了一惊,她不知为何江元会突出此语,但她听到江元要在明午离去时,心中却有些莫名的惆怅!
  她沉吟了一下,含笑道:“百里彤说,今天可提早赶回,想必下午就可到此,骆兄定可与他一晤的!”
  江元点了点头,各自饮了一杯酒,柳拂柳又问道:“请问姑娘,这次百里彤请我们饮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文瑶一笑道:“柳兄应当知道,百里彤最喜交朋友,这次所请的都是江湖一流高手,我想,可能是久慕盛名,存心结纳吧!”
  众人闻言都知道文瑶说的是些游词,可是却又不好再问下去。
  他们在谈笑之中用完了饭,各自回房休息。
  江元回忆着这两天来所发生的事情,心头疑念重重。
  对于百里彤的身世及底细,还是个谜。曲星为何中途离去,到了晚上又来探庄?萧鲁西及浦大祥为何深夜至此,黎明就走?
  江元虽不能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但却可断定,这必定是武林中一大事,所牵涉的范围也颇大。
  对于这件事,江元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大兴趣。他最关心的有三件事:第一,要寻出杀害他师父的人!第二,要取回红羽毛!第三,就是要如何去得到吉文瑶!
  这三件事都是困难重重,要想找到仇人,必须要找到那个姓吉的老人!
  找到了以后,他是否会把杀害师父的仇人告诉他?那枝红羽毛,要在不用强力的情形下取回来,又是一件困难的事!
  至于吉文瑶,更使他心乱不已,因为整个江湖都知道,她与百里彤是一对江湖情侣,已然有着极深厚的感情,自己若想从百里彤手中把她抢过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再说吉文瑶是否会爱上自己?爱得比爱百里彤还深?
  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交织在江元心中,令他愁肠百结,郁郁不欢。
  人生就是如此复杂和多愁!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