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挑灯看剑 >> 正文  
十、老人失所踪 分头共追寻            双击滚屏阅读

十、老人失所踪 分头共追寻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江元大怒,他倒不是因为心事被说破;而是他这句话等于提醒了那久无动静的五羊婆。
  江元恨透了段溪,他竟不打招呼,劈空就是一掌打了过去!
  这一掌,江元在盛怒之下用了八成劲力,段溪没有防备,突觉一股极大的掌力,当头涌到。
  他大吃一惊,拼命往外闪躲,虽被他躲过了,可是掌风所及,也震得他胸前发麻,头昏不已。
  江元这一掌,竟把四个江湖有名的老人一齐震住,他们不禁相顾失色。
  这时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想法:“九天鹰已不得了,要是瞎仙在这里……”
  想到这里,他们不禁不寒而栗,若是花蝶梦在这里,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
  江元猜出他们心思,当下心中一动,计上心来,忖道:我何不吓吓他们,也让刁玉婵有点戒心!
  江元想到这里,冷然说道:“你们这么大年纪,可是武功太差,足见年轻时不知苦练,如今在江湖上得些虚名,便轻狂如此,居然敢来寻石老人较量!”
  一顿又道:“你们都知道,我九天鹰最爱管江湖闲事,既然与你们动了手,当然不能不分胜负,你们不必害怕,我师父她老人家连看也不愿看你们,你们尽管动手,她老人家还没到出面的时候!”
  四老闻言,忖道:妈呀!果然瞎婆子也在这里!
  可是他们知道,江元说的话不错,花蝶梦不会与他们动手。
  一个九天鹰已够他们胆寒的,可是已动了手,又不能无故脱逃,虽然他们知道,九天鹰年纪虽轻,可是功夫却是极高,几与花婆相等。
  他们的朋友,功夫比他们高得多,都在江元手中落得大败,他们更是讨不了好去;可是这时势成骑虎,欲罢不能,也只好硬着头皮一战了!
  胡波平拱手道:“你的名字我们很熟了,既然花婆不出面,我们很愿在你手下讨教一下……”
  他话未说完,铁蝶说道:“你们打,我不是没事了么?这样好了,我和小老头打!”
  她说着,指了莫胆信一下,莫胆信好不生气,问道:“姑娘,你叫我什么?”
  铁蝶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叫你小老头……嘻……”
  莫胆信气得面成酱色,叫道:“完了!我一世英名已……”
  他话未说完,又被吕子超打断道:“好了!你就会鬼叫!叫你小老头就让她叫好了,吵什么?”
  莫胆信气道:“你说得轻松,让她叫,你怎么不让她叫?”
  吕子超回道:“嗄!谁叫你又老又瘦小?”
  莫胆信撇嘴道:“你高?你比罐子高!”
  这两个人,竟为此顶起嘴来,江元不禁又气又笑,喝道:“嗨!你们要吵就滚回去吵!”
  二人这才停了下来,段溪一拱手道:“你们少说废话,接招他方要出招,突听十丈以外,传来一声轻脆的语声道:“算了吧!你们快别丢人了!”
  随见坟后走出一个白发老婆婆。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衣,白发如银,闪闪的发出光泽,她的面庞却不见得苍老,反而有一种罕有的血红色,那色调衬得她满头的白发,更加显得好看。
  在四老第一眼望见她的时候,一个个吓得魂飞天外,他们以为是花蝶梦来了,当他们看清了不是花蝶梦时,才把心安了下来。
  江元及铁蝶见刁玉婵现身,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因这时距石老人功成之时,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可是,对于刁玉婵这一类的天下奇人来说,是可以办很多事的。
  四老之中,莫胆信脾气最坏,他一见不是花蝶梦。心中立时没了顾忌,冷笑一声道:
  “哼!你又是哪座坟里的冤鬼,还来惹麻烦!”
  江元及铁蝶心中暗笑,忖道:这小子你可有苦头吃了!
  五羊婆刁玉婵闻言,她两道细细的眉毛,微微向上扬起一些,她年轻时代的那种妩媚,仍然可以由她的眼睛及脸庞上看到——长得很美,虽然她老了!
  五羊婆一双明亮的眼睛,上下看了莫胆信两眼,冷冷说道:“你就叫莫胆信么?”
  莫胆信哼了一声,把头昂得高高的,说道:“哼!你也知道我的大名?”
  这时吕子超及段溪已感觉有些不大对,因为这个老婆婆神情很怪,她意态安详镇定,使人吃惊。
  五羊婆眼角传出了一股杀气,一霎时,使得她的面貌变得恐怖起来。
  她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你可是要找死?”
  莫胆信大怒。怪声叫道:“老婆子,你……”
  他才叫到这里,突见五羊婆一双细眉,高高地向上扬起,双目发出可怕的光芒。
  她右手轻甩,长袖飘飘,已向莫胆信打到,口中说道:“你还是死了吧!”
  莫胆信不知厉害,双掌迎出,骂道:“你才死……”
  才说到这里,只听他鬼嚎般的一声怪叫,整个身子向坟地里倒了下去。
  其他三个老人不禁大惊,慌忙看时,只见他双手犹如血染,就在她长袖一拂之际,莫胆信已变得血肉模糊,昏死过去。
  五羊婆望了他一眼,冷冷道:“这种无名小辈,我实在不屑杀他,你们快把他抬走吧!”
  吕子超问道:“你……你……你到底是谁?”
  五羊婆拂了拂手,不耐道:“叫你走就走!少在这里烦人!凭你们这点功夫,还想来此寻仇,真是太不自量了!”
  吕子超虽惧她功夫深奥,但仍摇头道:“你不留下名字,叫我们怎么走?”
  五羊婆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们一定要问,我告诉你们,以后再遇见,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段段溪在旁接口道:“那也未必!”
  五羊婆冷笑一声,说道:“好的!你们可知苗疆有五只羊?”
  五羊婆此话一出,三老不禁吓得面无人色,互相对视了好一阵子,吕子超点头道:
  “原来是五羊婆……”
  五羊婆瞪眼道:“快滚!别耽误了我的事,时间不多了!”
  在他们对话动手时,江元及铁蝶一直默默地站在一旁,这时听她说到“时间不多”,二人不禁都吃了一惊。
  江元忖道:这老婆子果然聪明,把时间推算得一点不错!
  这时吕子超三人,分别地向五羊婆及江远一拱手,说道:“好的!我们后会有期!”
  于是他们抬起了半死的莫胆信,在寒风之中悻悻地离去了。
  五羊婆等他们去远了,转过了身子,她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含笑说道:“九天鹰的大名我已久闻了,果然名不虚传……花婆现在可好?”
  若干年前,刁玉婵与花蝶梦因已名满江湖而结拜成异姓姐妹;可是又为了一点小事反目,好几年互不来往了!
  提到花蝶梦,江元心中一阵难过,可是他表面绝不露出,冷笑道:“很好,每天坐禅入定,越来越健康了!”
  五羊婆恨得狠狠地咬着嘴唇,又说道:“骆江元,你的脾气倒是像你师父,冷傲得很!”
  江元望了她一眼,说道:“你何尝不是?”
  这句话说得五羊婆一阵大笑,她说道:“我倒喜欢你的脾气。”
  江元及铁蝶均不言语,可是他们全心防备着,以防五羊婆有所举动。
  五羊婆笑了良久,对铁蝶道:“铁姑娘!你师父可好?”
  铁蝶摇头,说道:“不好!你来了对他更不好!”
  铁蝶这句话说得江元心中直笑,忖道:这姑娘说的全是小孩子话!
  铁蝶的答话,令五羊婆有些啼笑皆非,她怔了一下,接道:“那你知道我的来意了?”
  铁蝶生气道:“哼,废话!我当然知道!”
  五羊婆双眉一扬,铁蝶已蓄掌以待,江元也向前走了一步。
  五羊婆一转动双眼,含笑说道:“哟,你们倒一点不害怕!”
  江元提高了一些声音道:“我们为什么要害怕?”
  五羊婆不禁大怒,用手指着坟头,厉声道:“这些坟可是空的?”
  江元及铁蝶暗暗一惊,忖道:这老婆子可真厉害。
  江元面上仍含笑自若,平静地说道:“这些坟不空,你猜错了!”
  江元才说出这句话,又见一个白发的老婆婆,正以绝快的身法,向这些坟场扑来。
  江元知道来的人,是苏月雯,他心中一动,立时想出了计策。
  五羊婆撇了一下嘴道:“我不信!”
  江元用手指着入口道:“你不信可以下去看看!”
  铁蝶不禁有些意外,忖道:现在到师父出关还有一会儿,如果被她这么快就发觉了……
  铁蝶想到这里,异常焦急,却见江元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当下心中暗忖:江元一向冷静多智,他一定有他的道理!
  铁蝶想到这里,便忍了下去。
  五羊婆双目一阵流动后,阴阴地笑道:“不怕你有什么诡计……”
  她话未说完,江元已一声长笑道:“哈,花蝶梦之徒,向来不施诡计的!”
  五羊婆点点头,道:“好!我下去看看!”
  说着,她掀开了石板闪身入内。
  江元见苏月雯已渐赶到,立时对铁蝶轻声道:“等五羊婆一出坟,我们立时上前围攻,最好她能把苏明照带出来,那我们就无虑了!”
  铁蝶虽不太懂他的意思,但知道是有道理,连忙点头答应。
  就在这时,五羊婆已掀石而出,她腋下夹着一个半死的苏明照。
  她一出坟,立时用手指着苏明照道:“你倒要明白,这……”
  她才说到这里,却不料江元及铁蝶已立时围攻而上,江元口中还大叫道:“五羊婆!
  他是个无辜的人,你为何要加害他?”
  五羊婆躲开了江元的夹攻,心中忖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们既然说他无辜,刚才为何又阻止我入内?
  五羊婆正在诧异,江元已见苏月雯来到十丈以外,当下把声音放大了道:“五羊婆,这人也是来寻仇的,你拿他出气做什么?有话找我说,何必要伤人?”
  五羊婆虽是有点莫名其妙,可是她却知道江元必有深意,正要说话时,铁蝶也明白过来,抢道:“一个无辜的人,你点他重穴,岂不太狠毒了!”
  五羊婆不禁大怒,她本是性傲之人,闻言大叫道:“我点他重穴又如何,在此之人,我要一个一个地惩治,怎么样?”
  她话才说完,突由十丈以外,传来一阵怪笑之声,又道:“老妹妹,你倒真没忘了我!”
  五羊婆心中一惊,忖道:啊!她也来了!
  转身一望,随见一白发的老婆婆,生得奇丑,简直不像个人。
  她慢吞吞地由一座石坟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股骇人的怒容。
  江元及铁蝶都不禁一惊,忖道:她长得果然与卢妪一样!
  五羊婆见苏月雯突然现身,也吃了一惊,她发出了一声轻笑。说道:“啊……你也来到此地凑个热闹吗?”
  苏月雯脸上的皱纹,压得她几乎不能睁开眼睛,她用力地抬了一下眼皮,用着大嗓子道:“老妹妹!久违了,我们该亲热一下……”
  她才说到这里,一眼看见了五羊婆所夹的是苏明照,脸色立时难看起来。
  她用一种怪异的嗓子说道:“老妹妹,你夹着的是什么人?”
  五羊婆用手抓着苏明照的头发,说道:“不知是什么人物。”
  苏月雯一眼看清了苏明照的面孔,叫道:“放下!把他放下!”
  江元心中暗笑,望了铁蝶一眼,心道:“这一下子有好戏看了!”
  五羊婆不明白是江元设的巧计,见苏月雯如此大怒,心中不由也生了气,说道:
  “干什么?你对我叫什么?”
  苏月雯已暴怒如雷,看样子就要动手,她怪叫道:“放下……这是我弟弟!”
  五羊婆闻言心中一惊,忖道:完了!我着了这小子的道儿了!
  她连忙把苏明照放下,狠狠瞪了江元一眼,说道:“原来是你弟弟,被这两个小鬼藏在坟内,多亏我把他救出来……”
  她才说到这里,苏月雯已一把把他抢了过来,叫道:“放屁!我明明看见在你手中,他们二人与你争吵,还叫你莫伤无辜呢。”
  五羊婆闻言简直要气得吐血,她深知苏月雯的脾气,这一下子纠缠不清了。
  这时苏月雯又发出了一声怪叫,她竟流下了一滴眼泪,哭道:“狗婆子,你好狠的心,点了他如此重穴,他要残废终身了。”
  她哭着,在苏明照身上拍了一掌,苏明照发了一声闷哼。
  他虽醒了过来,可是由于负伤太重,所以张口无声,连眼睛也睁不开。
  五羊婆无法分辩,见苏明照已醒了,连忙用手指着他道:“老姐姐!他已醒了,你问问他,到底是谁把他打伤的。”
  苏月雯怪叫道:“问个屁!他现在喘气还没功夫呢!这笔账你别想赖!”
  五羊婆见苏月雯如此专横,不禁也生了气,用手指着石老人坐关的那座坟,大叫道:
  “老姐姐,等我把这段事了结了,任凭你怎么算账都可以!”
  江元及铁蝶不禁同时一惊,忖道:好厉害!她怎么知道在那座坟里?
  苏月雯听完五羊婆的话,她发出了一阵阴恻恻的冷笑。
  她笑过之后,冷冷说道:“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不过我不答应,我弟弟这笔账,非算不可,你别脱身……再说石老儿也蛮厉害的!”
  五羊婆急得跺脚道:“我的天,你真是鬼,这个时候来缠我……”
  她话未说完,苏月雯已怒道:“你才是鬼!你既然伤了我的胞弟,我们是仇上加仇,先把这段仇了结,再去办事吧!”
  五羊婆知道今天报仇之事已完了,不禁恨得面孔变色。
  她狠狠地望了江元及铁蝶一眼,咬牙道:“你们会终身不得安宁的!”
  江元闻言心中好笑,面上却装着不解道:“我们井未开罪你呀!”
  铁蝶见江元装假,当下也说道:“我们并未拦你寻仇,是苏婆婆!”
  五羊婆气得浑身发抖,可是苏月雯又道:“喂!老妹子!你怎么了?既有胆量伤人,现在怎么又装起蒜来了?”
  五羊婆已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点头道:“好!好!跟我走吧!”
  苏月叟闪动一下那双小眼,转对铁蝶道:“今天便宜了你们!要不是石老儿跟我并无多大仇恨,我是不会轻易去的!”
  铁蝶连忙道:“你的盛意,以后师父自会答谢的。”
  铁蝶的话,明是致谢,实际是有不领情及不高兴的意思。
  苏月雯眉一动,正要说话,五羊婆已在数十丈外喊道:“喂!老姐姐!你怎么变卦了?”
  苏月雯小眼一转动,尖叫道:“我一生行事,几曾变卦过?”
  她说罢,双手捧起了苏明照,几个闪身,已失去了踪迹。
  江元望着她的背影,吁了一口气,笑道:“这一下我们可高枕无忧了!”
  铁蝶也笑道:“想不到刁玉婵和苏月雯还有仇恨呢!”
  江元笑道:“我早知道了,否则这条计策也就行不通了!”
  二人正在谈话之时,已听见数十丈外,掌风呼呼,震得可怕。
  铁蝶喜道:“她们已经打起来了……我们去看一看吧!”
  江元摇头道:“有什么好看!现在我们不宜离开,以免功亏一篑,那就太冤枉了!”
  铁蝶闻言,四下看了看说道:“我看是不会有人来了,再说有她们两个老怪物在这拚命,一般江湖上谁还敢过来?”
  江元闻言思索了一下,觉得铁蝶言之有理,可是他却不愿去看她们打斗,说道:
  “好在时间快到了,我们坐在这儿聊聊好了!”
  铁蝶从第一眼看到江元时,便对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情。
  可是江元的表现,一直是理智而镇定的,只当她是一个朋友,然而铁蝶心灵上的那分空虚,又岂是“朋友”能填补的?
  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寻常,像是一张空白的纸,可是当她想在这张白纸上写几个字时,他又很快地收了回去!
  “你在想什么?”她试探地、轻轻地问道。
  江元把他的思想,由遥远的地方收了回来,这时他才感觉到,铁蝶一直对坐在他的前面——并且很近!
  他微微一笑,低声道:“啊……没什么!我只是在猜她们谁会打胜。”
  铁蝶看他心不在焉,忖道:他一定是在想吉文瑶。
  想到这里,铁蝶有些难过,开始沉默下来。
  事实上,江元并没有想文瑶,而是由于五羊婆及苏月雯的出现,引起了他对花蝶梦的怀念。
  他的师父已经去世很久了,他不但未能报仇,甚至连仇人都不知道,更不幸的是,连一点搜索的线索都没有。
  远处不住传来刁玉婵和苏月雯的喝叱声,她们似乎打得很激烈。
  铁蝶心不在焉地说道:“她们打得好厉害呢!”
  江元向远方望了一下,说道:“她们本有仇恨,现在越发解不开了!”
  铁蝶又问道:“那苏明照真的会终身残废么?”
  江元点点头,说道:“大概吧……等他复元之后,苏月雯就知道是我弄的鬼了!”
  铁蝶不禁有些紧张,说道:“那……那她一定会向你寻仇的!”
  江元昂然地摇头,说道:“别人怕她,我可不怕她,她已经快九十了,我一个年轻人,难道还会怕她?”
  江元的口气很狂妄,铁蝶早就在江湖上听说江元一身武功出奇,但却不能确知他到底高到什么程度,有些为他担心。
  她关切地说道:“如果能够避免的话,那最好还是与她们不结仇,要不然,总是……”
  她的话才说到这里。江元已打断她道:“今天的事,已把她们得罪到家了,难道真要我向她们赔罪?”
  铁蝶笑道:“我知道你不怕她们,不过这些老人都怪脾气,惹了她们总是麻烦的!”
  江元见她如此关心自己,点头道:“以后我尽量地避免和她们接触就是了!”
  铁蝶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江元用手拍着土坟道:“以后你们还要住在这里?”
  铁蝶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要看师父他老人家怎么说了!”
  这时突然听见刁玉婵的声音叫道:“老姐姐!你真厉害呀!”
  二人听她语气颇为愤怒,江元笑道:“五羊婆大概吃亏了!”
  铁蝶奇道:“想不到苏月雯的功夫竟是这么高!”
  江元笑着接道:“她功夫不高,她女儿怎么会扬名江湖呢?”
  江元才说到这里,突听石老人历劫的那座坟中,发出了一声极大的声响。
  二人不禁大惊失色,晃身之下,如飞地扑了过去。
  铁蝶及江元万料不到,他们二人就坐在附近,居然石坟中仍发生了变故。
  铁蝶不禁有些心慌意乱,急切地问道:“江元……怎……怎么办?”
  江元剑眉飞扬,低声说道:“进去再说。”
  江元说着伸手就掀起了石碑,可是就在将石板掀起的一刹那间,突然有一股极凌厉的劲风,已由内扑了出来。
  江元才一接触,顿时感觉到这股突来的劲风,绝不是等闲易与的,慌忙地向外闪出了五尺。
  就在石板向下倒的刹那,一条红影闪电般地由坟内扑出,他连次的纵身,已然扑出了二十多丈,隐在一座大坟之后。
  这真是大出江元及铁蝶意料,江元惊怒之下大声喝道:“铁蝶,你快进去看看,我去追……”
  他话未讲完,身起如燕,已翻出了十余丈,向那座大坟扑去。
  铁蝶心急之下,挂念着师父,立时翻开石板,匆匆地赶了进去。
  江元盛怒之正,一连两个猛扑,已然落在了那座坟头,极目之下,风吹草动,哪里有一丝人迹。
  江元冷笑一声,自语道:“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之中!”
  说罢此话,他长袖摆处,身如一个旋转的大风车,以惊人的速度,已把这座坟的四周,整个转遍了。
  可是,令江元感到惊异的是,整个大坟场,竟连一个人影也无。
  江元心中懊恼异常,心中忖道:这人好快身法,连他是男是女都没弄清楚。
  江元决心要把这个人找出来,当下施展开绝妙的轻功,如飞而去,开始搜索工作。
  江元双目如电,身手矫捷,凡是经他搜索过的地方,就连一只飞鸟也难逃。
  可是等他把这一片坟场搜毕之后,别说是人,连一丝可疑的迹象也找不到。
  江元气得连连跺脚,狠声道:“我要是找不着你,那我就栽透了。”
  可是任他如何寻找,只是不见一丝痕迹,心中又惊又怒,依着他的脾气,一定要寻出个水落石出来。
  然而这时他心中又惦记着石老人,如果再有强敌来,恐怕不是铁蝶一个人能应付的。
  江元只得折了回来,心道:“便宜了你。”
  他以极快的速度赶了回来,江元心中忖道;“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石老人应该已大功告成了。”
  当江元回到那座石坟时,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也不见铁蝶出来。
  江元身旁还听得五羊婆及苏月雯打斗之声,四下平静如故。
  江元匆匆地掀起了石板,踏阶而下,当他走入这座坟时,心中不禁奇怪起来。
  原来是一道长长的甬道,现在已不见了,代替的是一块极大的石板,把空隙封得很紧,简直看不出一丝痕迹来。
  江元心中不禁暗自称奇,忖道:这石老人真是有鬼斧神工之能,这样看来,他应该是安全了。江元想到这里,提高了声音,叫道:“铁蝶,你在哪里?”
  这时石壁之后传来了铁蝶的声音道:“你顺着石壁走,到了尽头就知道了。”
  江元答应一声,顺着石壁,慢慢地向前摸索,走到了尽头果然发现石壁之后,又有一条甬道,心中想道:“这座坟倒真被他们弄了不少机关呢!”
  江元由双壁之间的隙道走了过去,不大的工夫,已发现了灯光。
  江元推开了一座石门,进入内房,笑道:“这座坟还真不简单。”
  说着进入房内,只见室内空空,石老人已不知去向,铁蝶坐在石板上双目垂泪,面带忧戚。
  江元见状不禁大惊,赶上一步,问道:“怎么了?石师伯他……”
  铁蝶却连连地摇着头,泪水长流,低头不语。
  江元见她如此模样,心中已凉了半截,知道一定是出了大变,紧问道:“难道他……
  你倒是说话呀!”
  铁蝶忍住眼泪,抬起了头,悲声道:“师父,被他们……被他们……”
  铁蝶说到这里又哭起来,使得她停了下来。
  江元又气又急,跺脚道,“被他们怎么了?你快说呀!”
  铁蝶被江元大声喝叫吓了一跳,忍住了眼泪,说道:“师父被他们掳去了。”
  江元闻言又惊了一下,不禁顿足长叹,说道:“唉!这真是想不到的事!”
  江元说着,计算一下时间,说道:“按说那人进坟的时候,午时应该已过,石师伯恢复行动,怎么还会……”
  铁蝶黯然道:“我也是这么想,也许就在时辰快要到的一刹那,出了这种变故。”
  江元总想不透这事是怎么发生的,说道:“刚才那个人,我没有追着,可是并未看见他手中带着人呀!”
  铁蝶抬起了一双泪眼,问道:“啊!你刚才没有追上他?”
  江元面上一红,摇头道:“没有!”
  铁蝶立时又流下泪来,说道:“只怕师父要……”
  江元这时心乱异常,摇头道:“你不要乱想,石师伯绝无危险,否则那人不会这么快离去!”
  “可是我却不明白,以师父这等奇人,竟会不见了,这里面定有些缘故。”
  铁蝶也是百思莫解,猜度了老半天,弄不出个所以然来。
  江元问道:“据你所知,师伯还有没有什么仇人?”
  铁蝶闻言,睁大了一双眼睛,思索了半天,摇摇头,说道:“没有了,师父最担心的是五羊婆,可是五羊婆已被苏月雯缠住了。”
  江元闻言摇头道:“这可就怪了。”
  他们二人,在石室之中徘徊了良久,用各种方法去推测,却始终得不到结论。
  最后,他们决定分头去寻找。
  几个时辰以后,铁蝶提着一个小包袱,与江元共同走出了这片坟场。
  他们耳边听见五羊婆与苏月雯打斗之声,不时地随风传来。
  铁蝶不禁问道:“她们还要打到什么时候呢?”
  江元见她刚才还悲痛欲绝,现在好像一点也没有事,反倒关心起她们的打斗来了。
  这句话弄得江元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铁蝶眼中露出了一片惊奇之色,又说道:“真怪!她们这么老了,打了半天还不累!”
  她才说到这里,被江元狠狠地盯了一眼。
  铁蝶这才体会过来,脸上微微一红,想到了师父,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江元见到铁蝶如此,气笑不得。
  铁蝶眼望着远方,有些迷惑地问道:“我们到哪里去找师父呢?”
  江元见她提的问题,都是自己所无法回答的,当下对她真是无可奈何,苦笑了一下道:“唉呀,我的姑娘,你问我,我又问谁呢?”
  铁蝶皱眉道:“天南地北,一点线索也没有,到底到哪里去找呢?”
  这个问题,也正是使江元深为困扰的。
  他停下了步子,望了铁蝶一阵,说道:“你先去拜访一下石师伯以前的老朋友,或许可以得到一点线索!”
  江元这句话提醒了铁蝶,她拍手说道:“有了、有了!”
  江元奇怪地问道:“有了什么?”
  铁蝶也不禁为自己的失态而有些面红,低声说道:“以前师父和杜师伯相处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想去问杜师伯,一定可得点线索。”
  江元知道她所说的杜师伯,就是曲星的师父,当下不禁喜道:“那么你快去吧……
  我也想到一个老前辈,分头探听,一定会有下落。”
  铁蝶答应了一声,二人一同走出了这片坟场,江元整理一下衣服,问道:“往哪里走?”
  铁蝶答道:“我往金陵,你呢?”
  江元含笑道:“那我们要分道扬镳了,我到大都(即北平)去了。”
  只是短短的几天相处,可是他们之间已产生了微妙的感情——虽然江元并不觉得。
  分别在即,他们都觉得有些惆怅,这种感觉,在铁蝶尤其是明显和深刻。
  她低声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呢?”
  江元略为思索,说道:“我在鲁冀道上,很有些耽搁,恐怕一时无法南下,那么半年以后,我们在大都‘天安们’前‘五柳客栈’见面好了。”
  铁蝶思索了一下,又问道:“你一定在那里么?”
  江元点头道:“我总会赶回去的,谁先去谁就等。不见不散如何?”
  铁蝶答应一声,迟迟地说道:“那么……我走了。”
  江元含笑道:“一路珍重。”
  铁蝶的眼圈有些红,她轻声道:“你……也珍重。”
  这句话说完了,她迅速地转过了身,快步而去!
  江元心头惆怅,追上一步,叫道:“铁姑娘。”
  铁蝶转过了身,她眼中有些泪光,强笑道:“什么事?”
  江元低声道:“我很抱歉,这一次未能代替师父……”
  江元话未说完,铁蝶已摇手道:“不要说这些话,我已很感激你了!”
  可是江元心中,仍然感到极度的自愧,连连地摇头,说不出一句话。
  铁蝶怔怔地望了他一阵,低声道:“我走了……再见!”
  说完这句话,她娇躯微晃,已出去了好几丈,极快地由一条小道,向南而去。
  江元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怅惘,这种感觉的产生,连江元自己也是莫名其妙。
  他又回头打量了一下这片坟场,这两天的生活,就好像是一个奇怪的梦,使人感触不少。
  江元转过了身子,慢慢踏上了北去的大道。
  这一次的护坟,他功败垂成,心头好不懊恼,沿途不停地想:“我真是不中用,第一次代替师父,就弄得一团糟,如果我一直守在坟旁的话,绝不会发生这种事。”
  想到了那个红衣人,心中不禁越发地奇怪,忖道:那人的功夫,难道会高过我这么多……为什么我连他的形影都没有看清楚呢?
  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为何要把石老人劫走呢?
  江元百思莫解,脚下如飞,沿途均是极荒僻之地,四下毫无人迹,他心中想道:
  “我先赶回蓬莱镇再作道理吧!”
  于是他施展了出奇的轻功,身子快得像是一支泻箭,在荒野之中,如飞而下。
  傍晚时分,江元已来到蓬莱镇,镇内灯火辉煌,颇为热闹。
  江元慢慢走进镇来,他望着这满街忙碌而又欢乐的人,心中颇为感慨,忖道:像他们这种生活,哪有我们这些烦恼?
  这时江元对自己的遭遇,不禁深深地感到悲哀。
  他正在慢行之际,突然有人在他肩头拍了一掌,笑道:“又遇见你了!”
  江元回头望时,却是冷古。
  江元不禁有些意外,含笑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冷古点点头,说道:“我来此办一件事,不久就要离开!”
  江元答应一声,因为奔波了一整天,腹内甚是饥饿,加上心中烦闷,便对冷古道:
  “你可有兴趣一起同饮几杯?”
  冷古含笑道:“正有此意,走!”
  说着向前而去,江元见冷古已不似初见时那么冷漠,心中颇为高兴。
  二人到来一家叫“三九”的小酒店,入内之后,小二早已含笑相迎,让出一个靠街口的座头。
  冷古随便点了几样酒菜,慢慢食用起来。
  冷古见江元一杯杯的猛喝,心中知他必有不如意的事情。
  可是冷古绝口不问,江元也是一劲的喝闷酒,二人沉默半天,就连四周的食客,也不禁纷纷奇怪地望了他们几眼。
  这时江元又喝干了一满杯酒,当他还要斟酒时,发觉酒壶己空了,不禁敲桌叫道:
  “小二哥,添酒来!”
  小二连忙答应着,又送来一壶酒,含笑说道:“客官,这酒可厉害,你仔细点喝……”
  他话未说完,江元已一掌把他推开,喝道:“去!去!谁要你提醒!”
  小二被他推得连退了几步,吓得匆匆而去。
  冷古浅饮了一口酒,含笑说道:“江元兄,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这是他们入店之后,两人所谈的第一句话。
  江元心中一惊,忖道:他怎么知道我要远行呢?
  可是他脸上却不露出,一笑道:“我要到大都去!”
  冷古夹了一著菜,慢慢地嚼着,含笑道:“巧了,我们可以同路了!”
  江元抬起眼睛,问道:“你也到大都去?”
  冷古点了点头,说道:“我正愁一个人路上无聊,想不到和你结了伴,甚是幸会!”
  江元一笑,道:“你不是一向独行的么?”
  冷古闻言发出了两声极响亮的笑声,惹得四周的食客,都不禁转头望了一下,他们实在有些奇怪于这两个少年的一举一动。
  冷古笑罢之后,扬着一双剑眉道:“你如嫌我,我们各自前往也就是了!”
  江元摇着头道:“我不嫌你!倒想与你多亲近亲近呢!”
  江元的话说得冷古又是一阵大笑,使得江元也感到冷古在很多地方,表现得比他还要怪异和狂妄。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冷古压低了声音道:“江元兄,你师父可好?”
  这句话问得江元突然一惊,睁大了一双眼睛,望了冷古半天。
  冷古的脸上,始终带着很平静的笑容,使人永远猜不透他心中想的什么。
  江元把一杯满酒,一仰而尽,用着坚定的口吻,略带伤感的说道:“她很好……很安静,没有任何人打扰她老人家。”
  冷古不住地点头,接道:“是的,没有任何人会打扰她!”
  江元一惊,闪目道:“你……什么意思?”
  冷古仍然慢吞吞地说道:“我刚从山上下来,才向她请过安!”
  冷古话未说完,江元面色大变,霍然而起,伸手抓住了冷古的腕子,压低了声音,怒喝道:“冷古,你好大的胆!”
  冷古含笑自若,摇头道:“不要对我这样,记住,我是冷古,不是江湖上其他的人!”
  江元一念之间,也觉得自己实在无理生事,松开了他的手,颓然坐下。
  他不住地摇着头说道:“好了,你去吧!”
  冷古却是不动,拍了江元的肩膀一下,笑道:“你的心情我明白,也许你认为花婆应该永远存在,我以前也有这种想法,可是我师父早就死了!”
  江元怒气不歇,转为悲哀,抬目问道:“你师父是谁?”
  因为冷古虽然名满江湖,可是他武功自成一家,任何人也不知道他师父是谁。
  冷古摇头道:“不提了!”
  江元沉默了一下,又问道:“你可知道我师父是怎么死的?”
  冷古轻声道:“我可以猜到一些,她大概是被人暗算吧!”
  江元不禁佩服冷古的眼光,当下叹了一口长气,黯然道:“你猜的不错,她老人家确是被人暗杀的!”
  冷古又问道:“你可是连仇人也不知道?”
  江元惊道:“你怎么知道?”
  冷古一笑,说道:“以你的脾气,如果知道仇人,早就弄得天翻地覆了。”
  江元苦笑摇头道:“那也不见得!我这一次下山以后,脾气已改了很多了!”
  冷古似乎有些意外,惊异地望了他一眼,但转过了话题道:“我们是今晚动身,还是明晨动身呢?”
  江元略一思索,答道:“我还要拜别师墓,你如果有雅兴,不妨随我到山上住一宵。”
  冷古沉吟了一下,说道:“好了!我随你上山!”
  江元喝了不少的酒,已有些醉了,他怕又像在百里彤家中一样,弄得大醉,于是便令小二送上了面食慢慢吃了起来。
  等到二人出店,街上行人已很少,因为秋寒已浓,山风又大,多半在家中煨火闲话。
  冷古出得店来,哟了一声道:“天怕要下雪了,有些冷哩!”
  江元笑道:“冷?我们还要往北方走呢。”
  说着他们二人已然转上了山径,江元又道:“我们可要快些走!”
  冷古道:“秋山夜行,很有意思,你可愿意陪我踱步吗?”
  江元闻言,心道:“这可好!他比我还要怪。”
  江元想着,嘴上说道:“好的!我们慢慢走!”
  于是,他们二人并肩而行,慢慢地在山道上移动。
  秋风习习,落叶如絮,寒凉的夜,有如一片云雾里的歌声,使人有一种梦寐的感觉。
  江元问道:“你学了几年艺了?”
  冷古轻笑一声,答道:“我一岁开始!你呢?”
  冷古的语气显得有些骄傲。
  江元抖动了一下长袖,打飞了一片落下的秋叶,含笑道:“一样,我也是周岁学艺。”
  说着,他也得意地笑了两声。
  冷古有些惊异,斜望了他一眼,恰好江元的目光也投了过来。
  二人对目而视,沉默了良久,突然同时地笑了起来。
  他们的笑声极为爽朗和响亮,传出了老远,震得山林呼啸,宿禽飞逃。
  他们笑了良久才止住,冷古笑道:“想不到……我以为只有我一人!”
  江元也笑得前俯后仰,说道:“看不出,你也是周岁练功……哈哈……”
  “难怪我们是天下的奇人呢……哈哈……哈哈……”
  “可不是!哈哈……”
  这两个轻狂的年轻人,笑声震动了整个的蓬莱山。
  他们都在为他们不凡的遭遇,感到骄傲。
  这里是山东黄县,由黄县到掖县、滩县、广饶一直通往河北,这一条千里远途,可以说是一片平原,根本找不着一个山头。
  冷古与江元联袂而行,这似乎是一个奇迹,他们居然产生了很深的友谊。
  就在一个寒冷早上,不过四更天,他们跨进了黄县县境,满天都是蒙蒙的雾,寒冷得厉害。
  冷古及江元衣衫都被寒露湿透,看来有些狼狈。
  冷古用衣袖抹着脸上寒露,吁了一口气,一股热气冲散了一片浓雾。
  他缩了一下肩膀,说道:“好冷!快下雪了吧?”
  江元拂着眉梢的露珠,点头道:“快了!大约十天之内吧!这一带雪下得很早,不像江南!”
  “我们是投店呢?还是继续赶路?”
  江元一笑道:“你什么都问我……由你作主好了!”
  冷古道:“若依我就投店,我要换件衣裳,这件都湿透了,真不舒服!”
  江元一向也最讲究衣着,闻言点头道:“也好!我们吃点东西,等露散了再走吧!”
  说着,便见路口不远,有一座小客店,“迎宾楼”的小铁招牌在寒风中上下摆摇,发出了一连串的叮叮当当响声。
  江元用手指着那小店说道:“咦!那边有个迎宾楼,我们就在这儿歇歇吧!”
  冷古闻言望了一眼笑道:“这哪有楼呀?”
  原来这“迎宾楼”只不过比普通的房子高上一些,并无楼台建筑。
  江元笑了一下,说道:“管他的,有东西吃就行!”
  说着二人已然走到门口,冷古的那薄薄的木门上,用力地捶了两拳。
  这两拳的声音,立时引起了附近的狗吠,冷古皱了一下眉,低声道:“妈的!讨厌的东西!”
  江元不禁想起了第一次与文瑶交谈时,那家小店中的“自立”,心中好笑不已。
  不大的工夫!里面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用山东的土话道:“谁呀?黑天半夜的,要找接生婆呀?”
  冷古皱了一下眉,对江元道:“这老小子说话真难听!”
  那人问过之后,不见有人回答,又把声音提高了一些,叫道:“我说是谁呀,怎么不哼气?吃什么噎住了?”
  江元不禁又气又笑,又用力地拍了两下门,提高声音道:“别胡说八道,咱们是住店的!”
  江元原来是一口四川话,这时也改成了山东腔,惹得冷古又笑起来。
  那人闻言叫了一声怪,抛着嗓子道:“怪!快四更了还住店?等天亮再来!”
  冷古长眉一挑,就要发怒,江元伸手摇了一下,说道:“犯不上生气!”
  江元说到这里,朗声道:“掌柜的!你要是不开门,我们可拍个没完!”
  掌柜的闻言哟了一声,说道:“娘的!你这一手可厉害……等着我来开门!”
  二人听得里面一阵声响,不大的工夫,店主已走到门口,口中嚅嚅说道:“好冷……
  别是下雪了吧?”
  他说着“吱呀”一声,把木门打开。
  立时有一阵寒风扑进,冻得他一缩脖子,退后了好几步,叫道:“快进来……快!”
  二人闪身而入,店主立时“嘭”的一声关上了门,口中埋怨着道:“早晚不来!真是!”
  二人入内之后,立时觉得一股暖气,并且还有一大股人体的臭气,不禁皱起了眉头。
  二人见这是一条很窄的甬道,左端通着一排小木梯,果然还真有楼上。
  右端有一间小房,大概是店主所居。
  店主是个三十出头的粗壮汉子,披着一件棉袍,不住地发抖。
  江元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这里有没有房间?”
  店主一怔,傻傻道:“没房间咱开什么?随我来!”
  冷古在后说道:“你先打点热水,我们要洗澡!”
  店主立时回过了头,说道:“洗澡?咱们这又不是澡堂子!”
  冷古大怒,江元急忙地道:“我们先看看再说!”
  当下随在店主身后,走上扶梯,梯顶有一扇小木门,是往外拉的。
  店主腾出了地方,伸手把门拉开。
  二人鼻端立时嗅得一股热臭之气,昏暗的灯光下,只见这是一间五丈左右的木房间,并无床桌,地板上已然睡了好几十个人,老少皆有,挤在一起,鼾声震天。
  店主回头说道:“你们找个地方挤挤吧!”
  江元及冷古早已返身而下,那店主连忙赶了回来,奇怪地问道:“杂了?(怎么了)
  你们跑什么?”
  冷古气道:“开门,我们不住了!”
  店主这下火上来了,也不管有人睡觉,大叫道:“这是干什么?拿咱玩笑?”
  他方叫到这里,睡觉的人,有被他吵醒的,已在纷纷地怒骂。
  江元立刻由怀中摸出一块碎银来,塞在店主手中,不耐烦的道:“快开门!快开门!
  少惹我们生气!”
  店主银子到手,早已怒气消尽,奇道:“这是干什么?白给咱银子!”
  江元催道:“你不用管。快开门!”
  店主怔怔地望了望手中的银子,呆道:“这算什么事?”他话未说完,冷古已怒道:
  “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开门!干什么!”
  冷古生气之下,一连学他说了三个“干什么”,惹得江元也笑了起来。
  店主见这块银子为数不少,等于天上掉下来的,当下也不再问,打开了店门。
  二人连忙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店主“砰”的一声关上门,二人又听见他自语着道:“这两个是干什么?”
  他的声音渐渐小去,江元及冷古二人对了一下目光,都有些气笑不得。
  冷古吁了一口气道:“真没见过,这是什么店呀!”
  江元含笑道:“这我见的可多了,这还算是好的,你要是往新疆去,甘、凉道上的店,就是间木屋,地上连席子都没有,那才够受呢!”
  冷古奇道:“你到过新疆?”
  江元摇头道:“没有,不过甘、凉道上去了好几趟,出过玉门关,沙漠地也去过!”
  冷古不禁有些羡慕,啊了一声道:“将来有机会,我也要去跑跑!”
  骆江元的话不错。深信如去甘、凉道上行过的,对于这种“鸡笼”式的客店一定是熟悉,在那一带的居民,生活都是苦极,往往十五六岁的孩子,都赤身露体,没有一些遮拦。
  江元望了望天色,说道:“还有一个更次呢!我们另找店还是干脆等天亮?”
  冷古笑道:“要是这样的店,我倒宁愿等天亮!”
  江元一笑道:“不会的!这一带有好店!”
  说着二人慢慢向前走来,沿途谈论着附近一带的乡土人情。
  二人正在谈论之际,突见对面浓雾中一人迎面而来,脚步甚是快速。
  二人久走江湖,一眼之下,便知来者定非常人。那人斜着由一条街道拐去,浓雾之中,并未发现江元及冷古。
  冷古扯了江元衣袖一下,轻声道:“我们跟他一程!“二人皆是少年多事人,这时远远地蹑下。
  江湖上的人就是这么奇怪,往往根本与自己毫不发生关系的事,也硬要插上一足,所以江湖之中恩怨特多,风云屡起,也就是这个缘故。
  那人走的迅速快捷,二人不愿过于逼近,只远远跟着他那极淡的影子。
  不大的工夫,那人停步在一座颇为宏伟的大楼前,二人运用目力看时,只见是“仙居客栈”四个字。
  江元轻声说道:“原来他也是住店的哩!”
  冷古转念一起,说道:“反正我们也投店,干脆赶上去!”
  江元略一思索,点头道:“好!省得叫人家开两次门!”
  二人立时加快了脚步,不大的工夫,已然距离不远,当下把脚步放慢,并互相谈着话,装着对那人毫不关心的样子。
  冷古笑着道:“大叔要知道我们捉了一夜的鸟,不知要怎么生气哩!”
  江元笑着接口道:“管他的!我们先在店里休息半天,下午再往北去!”
  那人听得二人谈话,立时回过了头,他面上即刻涌起了一片惊异之色。
  江元及冷古见他年约二十二三岁,生得剑眉朗目,虎背熊腰,双目闪闪有神,足见有一身极高的功夫,心中不禁同时一惊。但他们的面上,却连一丝毫也不露出来,江元笑着道:“这一带尽是小林子,不比蓬莱,恐怕连个夜猫子都没有吧!”
  江元话才说完,那人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
  江元一怔,正要出声喝问,冷古已使眼色将他止住。
  这时店门已被小二打开,见了江元等三人,立时笑说道:“三位爷好早!是一块来的么?租房子……”
  他话未说完,那人已摇手道:“不是的!小二哥,你怎么不认识我了?”
  小二揉了一下眼睛道:“啊!原来你是东五号客人,您多久出去的?”
  那人一笑道:“昨天晚上。”
  他说着己登登地上楼而去。
  二人听他说得一口京片子,心中不由更为纳闷。
  小二已笑着对二人行礼道:“二位爷可是住店?”
  二人见这客店整洁宽大,心中好不奇怪,在同一镇上两家客店竟相差这么多。
  江元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你开间宽敞的房子给我们!”
  小二答应一声,引领着二人上楼。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