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雪山飞虹 >> 正文  
第七章 火云罩冰谷,妖女诱铁男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火云罩冰谷,妖女诱铁男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灵珠无言以对,只缓缓地点了点头!
  雪山鹤道:“你虽身居红梅阁,日受子午风雷冰雹之苦,可是那是祖先的家法,再说对你本身更是有益,你真如能捱过百日之苦,以后势将不同于今日了!”
  灵珠只是落泪,却迟迟不去!
  雪山少女见状叹息一声道:“一切都可便宜行事,你如不乐意居住在红梅阁,尽管移到我‘散花馆’来住就是了!”
  灵珠顿时一喜,匆匆一福道:“谢谢小姐!”
  说罢眼光在室内各人身上转了一转,含着无限羞涩的表情垂头上了。
  雪山少女忽然道:“站住!”
  灵珠缓缓回过头来。
  雪山少女脸上微微罩起一片薄雾道:“你记住,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唯独这冷香阁,今后禁止你擅越一步,知道了吗?”
  灵珠点了点头,可是那双细长的凤眼里,却含蓄着无限伤感与依依之情——
  她忍不住向着榻上的岳怀冰瞟了一眼,遂即掉头自去!
  雪山少女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叹,不再多说。
  苍须奴十分汗颜地搓着手道:“这娃子大了,老奴有时也不能严加约束,尚请少主人与小姐随时管教才好!”
  雪山少女点点头道:“你去吧!”
  苍须奴应了一声,转身步出。
  他们孙女相继离开之后,雪山少女才步向榻边。
  岳怀冰本能地内心起了一阵子紧张,这个娘子,他自从打第一次见面起就怕她,美的确是美到了极点,冷也冷到了家!
  ——那还是第一次——在雪山脚下蕃婆子的野店里,他看见她,从那一次以后,她的影子就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心坎里面……
  以后连续地见了几次面,可笑的是自己竟然未能与她说上几句话,她虽然跟自己说过话,可是话意里面不是带钩就是带刺。
  岳怀冰又是挺要面子的一个人,听起来总觉得不是个味儿。
  这时候,他真怕她又要说些什么自己受不了的话,简直连正眼也不敢看她,只是装着无力地垂下了眼皮,无奈心里有点不宁,眼皮儿也频频跳个不已!
  雪山少女看在眼里,嘴角微微绷着,只管瞪着他,半天一言不发!
  雪山鹤笑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岳怀冰实在忍不住,只得睁开眼来,道:“雪鹤兄,小弟无知……可是又与贤兄妹添了什么麻烦?”
  雪山鹤眼睛看着妹妹,道:“妹子,你说还是我说?”
  “谁说都是一样!”
  她盯量着岳怀冰道:“你自以为在万松坪练过两年功夫,本事就不错了吗?”
  “在下……从来不敢这么想!”
  岳怀冰倒是心悦诚服道:“尤其是在贤兄妹世外高人面前……在下那点能耐,实在是微不足道!”
  说完频频苦笑不已!
  “你倒有自知之明!”
  雪山少女哈哈笑道:“方才你昏倒池边,骨髓已凝,如不是我用敲骨化髓手法为你运按一番,你早就完了!”
  岳怀冰汗颜道:“姑娘……又救了我一命!我真不知该怎么……”
  雪山少女忽然一笑,却又绷往脸,嗔道:
  “一个人老要人家救命,总不是个办法,你总得想想法子自己管好自己,不要再多给我惹麻烦就好了!”
  “我——”
  岳怀冰垂下头来,叹了一口气,一时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你已经可以下来了——”
  “是!是!”
  岳怀冰翻身刚起来,忽然才发觉到身上敢情还没穿衣服。
  雪山少女也似没有想到这一点,脸上一红,突地掉过身来,道:
  “哥——你陪着他穿好衣服,到后面来一趟,我在后面等你啊!”
  说完徐徐移步而出!
  岳怀冰不知怎么回事,对这个年岁不大的女娃子,还是心里真有点怕;而且说不出来似乎与她彼此间总有点芥蒂,气她那种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
  相反的,他对雪山鹤的感觉可就不同了。
  现在她走了,他立刻觉得失去拘束!
  雪山鹤把一叠衣服送过来道:“这些都是我的衣服,你我身材差不多,你穿上看看!”
  岳怀冰接过来走到屏风后面,匆匆穿好身上!
  雪山鹤在外面道:“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岳怀冰由屏风后步出,深深一揖道:“谢谢贤兄妹一再打救——大恩不言谢,兄台请受我一拜!”
  雪山鹤道:“你谢错人了,真正要谢的,该是我妹妹,不是我!”
  岳怀冰叹了一声道:“我实在是糊涂得很,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好像是谜一样,这冷魂谷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兄妹又为什么住在这里……?”
  顿了顿又道:“还有……还有刚才的灵珠又是怎么回事?”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觉得自己不明的地方,仍然那么多……
  雪山鹤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慢慢的你都会明白过来,我只能告诉你,这冷魂谷不是一般江湖武林的地方,你能来到这里,可以说得上福气不小!”
  岳怀冰皱了一下眉,道:“只是……我大仇未报,却不能一直住在这里!”
  “哼!”
  雪山鹤微微一笑,道:“仙缘的遇合常常是不由自己的,只怕你来得去不得!”
  岳怀冰一怔道:“这么说,莫非在下与冷魂谷之间,还有过一些宿缘不成?”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雪山鹤打量着他,又道:“我妹妹还等着你呢,我们这就去吧,见了面之后,你就明白了!”
  岳怀冰窘笑了一下道:“雪兄,既蒙贤兄妹接待,尚请以真实姓名见告才好,在下也有个称呼!”
  雪山鹤想了想,道:“这个自然,不过,我那妹子古怪得很,最好还是让她亲口告诉你才好,有时候我也惹不了她!”
  说到这里笑了笑道:“走吧!”
  当下雪山鹤在前,岳怀冰在后,二人步出了冷香阁。
  前文已述,冷香阁与那所黄石精舍是连在一块的,不须走多少路,就来到石舍玉轩面前。
  只见门轩处,是一株形势古雅的巨松,树身不高,却拐了八九个弯儿,正像是一扇屏风,遮拦在门轩正前面。
  那只岳怀冰初来时见到的翠羽鹦鹉,这时正自落在松干上剔着翎子。
  此刻乍见岳怀冰来到,头上那一撮角毛倏地又倒竖了起来,发出尖锐的叫声。
  雪山鹤挥手拂袖道:“去!”
  那只鹦鹉呱呱地鸣叫了一声,才落在了屋檐上,兀自疾行着,嘴里学着人语道:
  “又是他——又是他——”
  岳怀冰不禁被逗得笑了起来。
  进得门后,想象中岳怀冰认为这所大宅子,必是较诸自己下榻的冷香阁更漂亮讲究多了。
  其实大谬不然——
  他所看见的,只是一间宽阔的四照巨轩。
  所谓“四照”,乃指四面都开有窗户的意思,由于四面都有轩窗,光华自然均等。
  主人不是俗客,却在四面种植着梅、竹、松、柏,看上去幽明适度、清风可人。
  整个轩堂里不染纤尘。
  进门玄关处,悬有一方白玉匾额,曰“听雷阁”,这个名字的确很吓人。
  地上铺的是原色木质的长条地板,上面设有四五樽香草蒲团,有棋枰、矮几、琴台、盆景,一具白铜的喷香兽嘴里袅袅上冒着郁郁的檀香!
  这“听雷阁”显然就是主人待客之处了。
  雪山少女姗姗由蒲团上站起来,道:“岳相公请坐!”
  岳怀冰一揖道:“在下数度蒙姑娘相救,恩同再造,实在感愧得很!”
  雪山少女素手一伸,道:“岳兄不必多礼,请坐下才好说话!”
  雪山鹤笑道:“这里很久没有来过客人,岳兄你随便坐!”
  岳怀冰现在已深知主人兄妹乃深山练剑之士,绝非寻常武林中人所能相提并论,是以由衷地生出了敬佩之心。
  当下就在一具蒲团上坐下来!
  珠帘响处,苍须奴双手捧着一碗热茶走过来,岳怀冰双手接过。
  雪山少女目视苍须奴道:“前山万松坪处,要打上个新的楔子,把我们冷魂谷的旗帜升上去,并请转告摘星堡主,今后如果他们堡里再要有人擅入后山,我们可就不客气。
  一经抓住,定杀不饶!”
  苍须奴应了一声:“是!”遂即退下!
  岳怀冰这时近看对方雪山少女,愈觉其清艳绝尘,两弯蛾眉之下,那双剪水瞳子,泛荡着女子贞洁极智的慧光,衬以她身上的拖地长衣,简直有如图上仙子、月里嫦娥一般的风华绝世!
  看着她,你会很自然地,倾生出无比的爱慕……然而,那只能偷偷地私自藏在你的心里,却不能在你脸上表现出一点点的轻浮。
  “你也许会觉得很奇怪,这是个什么地方吧?”
  雪山少女一双眸子注视着他,又偏过头来看向雪山鹤道:“哥——你告诉过他没有?”
  “他还不大清楚!”
  雪山鹤笑了笑,道:“他已经忍不住了,你再不告诉他,我看他真要急疯了!”
  雪山少女微微一笑,素手把散在前肩处的一缕秀发理下颈后!
  “岳兄你也是练武的,我看你功力不弱,大概在江湖上,已可以算得上一流高手了!”
  “姑娘夸奖了——”
  岳怀冰苦笑着道:“只是在贤兄妹面前……那可就差得太远了!”
  “这就是你我练习的武功门路不同!”
  雪山少女道:“你所练习的只是源流的内外功夫,充其量也只能延年益寿,能够力敌百人者,武林中已是罕见!”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笑,又道:“而我们这里所研习的却是以剑术筑根基,配道理补智灵,最终目的,得证金仙大道。如果你的天质颖悟,缘份够好,假以时日,最起码也可以练成散仙之身,与天地同存在而不与木石同朽!”
  岳怀冰愕然道:“听姑娘这么说,岂不是传说中的剑仙之流了!”
  “不错!这只是一般人这么说的!”
  雪山少女款款道:“其实,人仙之分,往往在于一念之间,这一念之间,还要有缘份遇合,根骨、质素、固是先决的条件,但是心存至诚、坚毅不移的人,即使是根骨差些,只要功夫用到,迟早一样会有所成就的!”
  雪山鹤在旁微微一笑,说道:“妹子,你光给他说这些干什么?越说人家越糊涂了!”
  雪山少女眸子一瞟其兄,道:“你不要陪打岔好不好?要是你早听爹爹的话,以你的禀质,今天何至于还停留至此?道家四九天劫,不过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你却连护体的一元神功也没有练好的,那时候……”
  雪山鹤先是怔了一下,遂即气躁地道:
  “你一天所说老是拿这几句话说我,其实我功力也不见得就像你说的那么不济,上次能逃过,这一次照样过得去,你放心吧!”
  雪山少女面色一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碍着岳怀冰在座,有些不便。
  当下她轻声一叹,只看看哥哥一眼,不再多说!
  然后她又把眼光转向岳怀冰道:“岳兄家中还有些什么人?”
  这一句话使得岳怀冰登时呆了一下。
  半晌之后,他才缓和过来,脸上带出了一片凄苦之色。
  雪山少女与他本是对面而坐,就在他心绪一沉的当儿,就觉出对方身上蓦地袭进来一阵透体冷风——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
  其实对于岳怀冰来说,已经不能再算是奇异了。因为他已经领略过类似这样的感觉许多次了。
  那只是透体凉了一下而已,并无丝毫异状,而雪山少女脸上却浮现出一片凄惨的表情。
  “对不起……”
  她喃喃道:“想不到岳兄身世竟然如此的凄苦!”
  岳怀冰惊讶地看着她——
  雪山少女苦笑道:“小妹已略窥道家门径,适才是以‘道心照影’的功夫,略探岳兄虚实,一次见面,原不该如此失礼,尚请岳兄不罪才好!”
  岳怀冰心中益加钦佩,他也猜想到对方所谓的“道心照影”,也就是内功极上所谓五通之一的“他心通”,一照念间,即可察知对方心中所思。
  想到了全家上下一十七口的灭门血案,内心一时如同刀绞。
  他发出了沉长的一声叹息后,垂下头来——
  雪山鹤却是没有他妹妹那么精湛的武功造诣,兀自眼巴巴地看着岳怀冰。
  “岳兄,你和摘星堡的沈老头子,到底有什么仇恨?还有你杀的那些人……”
  岳怀冰目含痛泪地看了他兄妹一眼,道:
  “如非恩兄妹见问,这件宿仇,小弟实在是难以启齿!——”
  长叹一声,他遂即一五一十,把当年与“五魁首”之一段结仇经过娓娓道出!
  在他痛诉此一段经过时,当真是一字一泪,而主人兄妹却不置一词,静静地由头至尾听完究竟!
  雪山鹤在听完经过之后,霍地站起身来道:
  “照你这么说,这五魁首实在是禽兽不如的一群东西,你稍待一下,我这就去为你把沈老头擒来,任凭你处置他吧!”
  岳怀冰叹道:“雪鹤兄万万不可!”
  雪山鹤一怔道:“为什么?”
  岳怀冰紧紧咬着牙道:“沈海月武功显高出小弟甚多,但小弟却不愿假手于人,鹤兄你的好意小弟心领了!”
  雪山少女听到这里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把一只黑白分明的美目,分别向岳怀冰与雪山鹤注视着。
  岳怀冰又叹息了一声,道:“况且沈海月今天已在雪姑娘手上吃了大亏,料必已有了准备!要找他只怕也不容易!”
  “对了。”
  久未发话的雪山少女直到这时才发言笑道:“哥哥,你空自习剑多年,却还没似人家岳兄有见识。”
  雪山鹤一别双眉,冷声道:“我早先只当沈海月是号人物,要知道他是这种人,哼哼……”
  “所以你就错了,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习剑之人,有这么个杀人法吗?”
  “习剑术,就是要铲除人间不平事,替天行道!”
  雪山少女道:“话是不错,可是你却忘了,你和我尚未到积修外功的时候,妄自开了杀戒,后果将会如何?嗯?”
  雪山鹤又是一怔道:“这个……”
  他的脸一时涨得通红,低下头闷闷道:“你总是有理,我说不过你!”
  雪山少女道:“再说,你应该记得爹爹临去兵解之前的那番话,目前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哥哥,你可千万不要忘记呢!”
  (泣:“兵解”一词来自道家语,意修者未能炼成正果,自行尸解,以元神再投入人世,二次修行欲成正果意。)
  这番话果然有醒醐灌顶之势,雪山鹤顿时就怔住了。
  雪山少女冷冷一笑道:“以今天的情形,我要杀沈海月不过是举手之劳。此人外善内诈,心术险恶,即使杀了他也不为过,只是……”
  她看了岳怀冰一眼,道:“而且我也想到了岳兄的问题,他们之间既有深仇大怒,自然应该由岳兄自己了断,局外人只能从旁策助,却不便越俎代疱!”
  岳怀冰道:“雪姑娘的意思正与在下是一样的!”
  雪山少女接着说道:“岳兄,适才我默运空门易数,略为推算了一下岳兄你的未来祸福,得知岳兄你与我们冷魂谷的宿缘极深。”
  她眼睛微微向他一瞟,脸上却带出了一些儿红霞,微微垂下头来,道:“而且……
  反正迟早也是我道中人!”
  她已经把持住平静情绪,继续道:
  “所以我兄妹从今天起,就不把你当作外人看了!”
  岳怀冰惊喜参半,无限惶恐道:“我是太……高攀了!”
  雪山少女一派庄重地道:“岳兄你不要这么说,如果照先祖去时留言,要是你与我们尉迟一家的宿缘极深,只怕不是一家人呢!”
  岳怀冰茫然不解!
  不过,他已经越来越试图着接近与了解眼前这些所谓怪异的事情了。
  “这么说,你们是姓……?”
  “尉迟!”
  那雪山少女脱口接下去道:“我名尉迟青幽,我哥哥——”
  雪山鹤插口道:“尉迟鹏!”
  岳怀冰这才知道了对方兄妹的真实姓名,抱拳道了一声:“失礼!”
  尉迟青幽道:“如果岳兄不弃,以后我们就兄妹相称吧!”
  尉迟鹏笑道:“岳兄你多大了?”
  “二十六!”
  尉迟鹏道:“二十七!”
  “你是大哥!”
  “那你是兄弟!”
  尉迟鹏一笑道:“我妹子今年才十九岁!是小么妹儿!”
  尉迟青幽翻了一下眸子,道:“哪里,该是二十岁了!还老当我那么小!”
  彼此经过了这番谈话,看上去气氛是和谐多了。
  尉迟鹏十分喜悦地道:“早知这样,两年以前,就该把你接到这里,也好日夕相处,你不知道,这个地方住久了该有多闷!”
  岳怀冰道:“我倒觉得这里洞天福地举世难觅,大哥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才说到这里,只见竹帘揭处,苍须奴探首道:“岳相公该用饭了!”
  岳怀冰早已腹中饥饿,一听吃饭,忍不住站了起来。
  尉迟青幽见状不觉一笑,岳怀冰脸一阵红,又坐了下来。
  尉迟青幽见状微笑道:“怎么你还不饿?”
  岳怀冰讷讷道:“倒是有些饿了!”
  “哥哥!你陪着岳哥哥去吧,他一个人大概还不好意思!”
  岳怀冰还想邀尉迟青幽,尉迟鹏却道:
  “我们现在不比人家,人家现在是半仙,吃不吃都无所谓了!”
  尉迟青幽本已整装站起,聆听后看了哥哥一眼,本是一副撒娇的样子,可是当着岳怀冰却不好发作出来。
  她眼睛望向岳怀冰道:“二哥不必拘束,冷魂谷地方甚大,除了万鸟坪黑石山一带,到处尽可随便走走!小妹有事,尚要到玄冰岭去一趟,回来再见吧!”
  说完素袖一展,人似出巢之燕,已掠身室外,敝室内只留下了一阵清风,人已飘然无踪!
  岳怀冰怅看其背影,半天长叹了一声。
  尉迟鹏道:“我妹子功力已臻极境,剑术也有了七成火候,只差着出入青冥,身剑合一这一层功夫了!”
  岳怀冰感慨着,叹息了一声,转身过来!
  尉迟鹏就同着他步出这间所谓的“听雷阁”,只见阁外是一道上遮藤蔓的廊子。
  有一座八角形红柱的亭子间——就是所谓的饭厅了。
  饮食很简单,但苍须奴考虑到岳怀冰平时的饮食,特地为他煨了一只雪鸡!
  岳怀冰大快朵颐地吃了一顿。
  饭间,他注意到尉迟鹏只是吃些黄精首乌,只不过少少地喝了半小碗汤。
  在过去的两年,对于黄精首乌这类的食物,岳怀冰也曾勉强进食过,只是觉得味苦而辛,但是他却知道这些食物对于行功练气,清除身上的杂质很有助益!暗思自己日后也应该以此为主食才好!
  一席饭毕,岳怀冰向苍须奴告了辞,与“雪山鹤”尉迟鹏步出亭子间,但见眼前一片火云密布。
  美丽景色,当真还是他生平仅见。
  初见时如万丈火海,不过转瞬的工夫,那大片火海已旋转着为一片亩许大小的绛色火红帐篷,有如万马奔腾般地趋向一处峰头之上!
  岳怀冰注意到,似乎就是来时所见的那座“万鸟坪”!
  那片绛色的火云,只是在峰上疾飞旋转着,千道霞光,万股流焰,像是一把万丈火伞,高高地撑在黑石峰上把它紧紧地扣罩着!
  岳怀冰距离着那片火云至少尚有里许以外,却已感觉到身上阵阵的灼热,一粒粒的汗珠,不由自主地由毛孔里沁出来。
  似乎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嘶哑吼叫之声,由那座峰头里传出来。
  如非这般近的距离,岳怀冰还真听不清楚,可是一经入耳,他立刻就可以断定出那是一种人声——只有人才能发出那等凄厉惨绝的声音——
  由是他的本能地想到了“黑石公”这个人。
  尉迟鹏当然也注意到了。
  他看着岳怀冰道:“这件事你还不清楚,其实连我也是一知半解——”
  说到这里,他声音放小了道:“——刚才在万鸟坪的那回事,幸亏你还没告诉我妹妹,要不然她又要怪我了。”
  “那石头里的人又是谁?”
  “黑石公!”
  尉迟鹏道:“是早年我爷爷把他关进去的,听说他是个极厉害的魔头,没有人能制得住他,除了我爷爷以外!”
  “只有你爷爷一个人?”
  “不!”
  尉迟鹏摇摇头道:“我是说以前我爷爷在世的时候,爷爷飞升之后,现在他只怕我妹妹一个人!”
  “是尉迟姑娘?”
  “嗯!”
  尉迟鹏点点头道:“我父亲兵解以前,曾把爷爷用来镇压他的一份本帖交给我兄妹,但那本帖内的记载,太以奥妙,我也只能参透出一部份,我妹妹鬼灵精,居然全部渗透了,所以黑石公对我们兄妹两个怀恨在心。”
  他加重语气道:“最怕我妹妹。”
  岳怀冰在听他说话时,眼睛始终未曾离开那座黑石峰,只见那片火云兀自在峰上盘旋不已,由黑石峰内发出的凄厉啸声,似乎已经转为微弱。
  不久,那片火云渐渐扩散开来,遂即随风散开。
  岳怀冰立刻也就感觉出来附体的热力为之消失,当时大是惊奇不置。
  尉迟鹏道:“这片火云,是先祖父在时,连同当时的青云九老,一共十人,在百蛮山费时一年,收集的太阳热能,后来用法力禁制在大雪山玄冰元磁峰上,每日只此‘酉’时磁力减退时,火云才会离开——那黑石峰上我爷爷预先留有云磁仙石一方,所以这片火云一经散开,俱向黑石峰上聚集,直到玄冰元磁峰磁力再增时,这些火云,才会又被吸了回去!”
  岳怀冰苦笑了笑,摇摇头,实在也是不懂。
  尉迟鹏道:“你初次来,当然什么都不知道,等到你以后随我兄妹习剑之后,就知更奇妙的事情还多的是。”
  岳怀冰脑子里一直还在想着那个黑石公,实在不明白,就道:“那黑石公究竟犯了什么罪,何以要长年受此迫害?”
  尉迟鹏脸上现出了一片怒容,道:“这个魔头实在是坏到了无以复加地步,他功力无匹,但为人生性残暴,听说当年为了练一种阵法,曾在一日夜间,杀害了三百名童男童女性命,取其生魂祭炼妖幡!”
  “有这种事?”
  岳怀冰给吓糊涂了。
  尉迟鹏冷笑道:“因为如此,才激怒了我爷爷,当时集合了海内外同道号称‘青云九老’的九个人,共同协力,用‘十煞伏魔剑阵’,才将这个老东西擒住,从此就把他囚禁在黑石峰下!”
  岳怀冰惊骇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尉迟鹏道:“很早了,最少也有五十年了!”
  岳怀冰打了一个寒颤道:“五十年?……难道关得不太久了些?”
  “你哪里知道!”
  说起这件事,尉迟鹏兀自有些气恼。
  “这五十年当中,他曾经出来过两次——第一次我爷爷尚在世时,黑石公逃抵黄山,为逼占黄山五云步地盘,竟然发动魔火,将黄山二十四所寺院僧尼,烧得一个不剩,为尘世间带来了无边浩劫,幸亏我爷爷与青云九老事后赶到,几经犯险,才又把他擒住!”
  尉迟鹏频频冷笑着。
  岳怀冰听得惊心动魄。
  面前的黑石峰经过方才火云笼罩之后,这时袅袅地冒着黄烟。
  可以想象出,劫后余温,犹是何等的怕人?
  尉迟鹏追忆着以往的传说,道:“这一次青云九老会合我祖父才在黑石峰上,加上了那块云磁仙石,每日西时引发火云,用以磨炼此老的凶煞魔情,也是惩罚他两次所犯下的滔天大祸。”
  岳怀冰恨恨地道:“这么说来,这个人的确是不堪救药了。就该一劳永逸除了他才是了!”
  “谁说不是?”
  尉迟鹏又轻轻叹了一声,接着说道:
  “但是,说来话长,我那祖父与青云九老,早年与黑石公说起来还有一段相当的缘份,再说,他还是家母娘家的一个嫡亲长辈……说起来事情可就有些碍手了!”
  他冷笑了一声,又道:“黑石公在黑石峰下苦熬了十年之久,我爷爷与其他九老见他居然颇有悔过之心,当时为了试探他是否真心悔过,就在那一年,公推青云九老中的娄璧翁与黑寇叟二位老人家,入峰刺探,考察他的悔过决心!
  “谁知道——”
  尉迟鹏气得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接道:“这一次结果更是出乎意外的惨。”
  虽是身不关己的一件事,可是由尉迟鹏嘴中道出,岳怀冰听在耳中,却是那等激肠荡气,令人心惊胆战,不克自已!
  这件事早已提起了他的关注,势非要听下去不可。
  尉迟鹏叹了一口气,道:“可怜娄璧翁与黑寇叟二老前辈进入石峰之后,竟然中了黑石公的埋伏……”
  “……这个老儿对我祖父以及青云九老早已恨入骨髓,十年来他在石峰之下,竟然打通了十数道密道,暗中布署了许多奇异阵势——
  “——可怜娄璧翁、黑寇叟二位老仙师那等高的道法,竟然会着了道儿,一时被困在他峰下阵道之内,二老不服联手迎敌之下,竟吃黑石公以预藏的小乾山‘霹雳子’发动——”
  说到这里,他呆了一下,才道:“二位老人家竟然当场炸为飞灰而死——”
  尉迟鹏恨恨地接道:“二位老人家俱是炼有道基之人,肉身虽粉,可是所炼元神按说可以脱山,无奈黑石公为人阴狠,竟然早已想到这一点,居然以所炼的妖幡将二老元神化为飞灰,使之形神具灭,黑石公乘胜遁出之时,幸亏我爷爷挡他一阵。”
  “他可曾跑脱了?”
  “差一点!”
  尉迟鹏叹息一声,道:“也错非是我爷爷,要是换了另一人,决计挡他不住。当时,我爷爷与他苦战之下,虽然把他制服了,可是自身却为黑石公炸去一腿!”
  “有了这次经验之后,黑石公才被永囚峰下,各方公议,判他永世不得复出,这也是他自作自受的报应!”
  岳怀冰听得真有点毛发悚然,的确是太骇人了。
  尉迟鹏道:“就因为有了过去这些事情之后,所以我们兄妹对他才深恶痛绝,但是爷爷飞升之前,却仍然对他眷念不已,曾吩咐我父亲不得再刻意折磨他,是以……我兄妹这多年来,对他还保持着一份晚辈的礼貌。”
  岳怀冰叹了一声道:“人心之险恶,真是防不胜防,我看这黑石公,大哥你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我也是这么想。”
  说到这里,他皱了一下眉,道:“最近这几年,苍须奴说黑石峰下常异音作祟,很可能是这个老鬼又在捣什么鬼,不过我妹妹监视得他很严,必要时,我妹妹那口铸雪剑就可取他性命。”
  岳怀冰惊讶道:“令妹的功力竟然高过黑石公不成?”
  尉迟鹏摇摇头道:“论功力,我妹妹当然比他差远了,可是,我爷爷临去之前,却传授了几种专治黑石公的杀手功夫。那口铸雪剑,前古神兵,经我尉迟家七代相传,剑上威力非比寻常,正是黑石公最惧之物——”
  他笑了笑,又道:“那口剑原是留与我的,偏偏我爷爷说我仙缘不够,今生波折俗缘极多,是以才由我妹妹负责保管。”
  谈了这么多,岳怀冰总算对于这尉迟一家,有了一个全盘的认识,他感念着自己此番的邂逅,可真说得上缘份不浅,内心私下里庆幸不已。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