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雪山飞虹 >> 正文  
第十八章 矫情套法诀,坦语说心声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矫情套法诀,坦语说心声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在过去,尉迟鹏几乎每一天,都在这个时候,守候在这里,偷偷地看着沈雁容骑马而过!
  她总是在这个时候准时出现。
  骑在胭脂马上,披着长披风,人马是一色的红。
  那么美妙的姿色,像是梦里的情人一样,这么长久的时间,他一直都像是贼似地偷看着她,直到他认为时机成熟时,他才有勇气向她投出了第一封书信!
  书信投出以来,他每一天都在这里等候着,直到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带着一丝苦涩的笑,他站起身子来。
  “不用说,她是不会来了!”
  他转过身子,由石亭里步出!
  正当他要腾身纵出离开的一瞬间,忽然.他听见了一阵清脆嘹亮的银铃声响!
  雪原上现出了一个红点,像是往常一样,以着他所熟悉的姿态和速度,正自向这边奔驰过来!
  尉迟鹏先是一怔,继之一阵狂喜。
  他很快绕回到亭子里,坐下来!
  心跳得那么厉害,紧紧握着两只手,目光眨也不眨地看着。
  心上人终于来了。
  和平常一样的,她仍然穿着那袭红色的短裙子,披着那袭火红色的皮裘,皮裘一角长长地垂下来,看起来几乎都要垂到了地面!
  速度是那么快!
  不过是交睫的当儿,一人一骑已来到了近前!
  在平常,她总是像一阵风似地飘了过去,今天似乎也没什么两样!
  尉迟鹏几乎已经失望了。
  因为,马的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像是一片红云似的,“呼”地由谷前飘了过去!
  尉迟鹏脸色变了一下。
  一种说不出的落寞之感,侵蚀着他,他沮丧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还未结束之前,谷前却传出了嘹亮的一声马嘶,紧接着红影闪烁,人马已来到谷前。
  残阳把人马的影子拉得那么长——
  马上佳人,飘着那么柔细的一蓬黑发,人马在娇丽的夕阳下,背衬着白皑皑的大片雪景,真有说不出的清丽出尘之感!
  尉迟鹏忍不住由位子上站起来,他喉结咽动了一下,一颗心几乎要由嘴里跳了出来!
  她远远地注视着他,那双乌溜溜的大大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双方无言地对看着!
  胭脂马不甘寂寞地立起前啼唏聿聿地长啸一声,遂即缓缓向前走来!
  一直走到了亭子前面。
  尉迟鹏紧张地站起来,向着马上的沈雁容点了一下头。
  “沈姑娘……”
  声音很小,好像只是叫给他自己听似的。
  红衣姑娘微微笑了一下,她那张清秀的脸,似乎较以前瘦了一些,那双像是会说话的大眼睛里,也似乎相对地显现出一些忧郁!
  “你来了很久?”
  “我……没有……才来不久!”
  “你的信我看见了!”
  “是……谢谢你!”
  这声“谢谢”说得好没有来由,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顺口溜了出来!
  沈雁容微微一笑!
  女孩子总是较男孩子要镇定得多。
  “本来前几天我就应该来赴你的约会!”
  她收敛了一下笑容,淡淡道:“只是我病了!”
  “你病了?”
  “嗯!”
  她微微点了一下头,偏过头来,在马上打量着他。
  “什么……病?现在好了没有?”
  “好些了!”
  她笑笑,说道:“要不然我怎么会来这里?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会来?”
  “我不知道!”
  他呐呐道:“反正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
  “噢?”
  她笑得那么甜,道:“为什么呢?你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说着,她翻身下马,轻飘飘地落在亭子里!
  “尉迟姐姐可好?”
  “你说的是我妹妹?”
  “当然是她啦!”
  “她很好!”
  尉迟鹏紧张地接着又道:“我以为你不会来!”
  “我为什么不来?”
  说着她解开了领间的绳扣,把身上的长披风脱下来,在石凳上坐下。
  她那双清澈的眸子,像是能把人看穿似的,那么直直地瞧着他,目光里透着过人的机智。
  尉迟鹏立即又显出了不自在的表情。
  “好像很久没看见你了。”
  她呐呐道:“这些日子你可好?”
  “我……还好!”
  他总算想到了一句话:“你刚才说你病了?”
  “小毛病!”
  她很洒脱地道:“心里不舒服,光想睡觉,夜里又着了点凉,有点发烧,就是这些病!”
  “你为什么心里不舒服?”
  “为什么?”她笑了一下,觉得对方问得很滑稽。
  她抬起一只脚,打量着自己的脚尖,脸有些儿泛红,也许尉迟鹏这一问,正好问在了她的心眼儿里,女孩子家总难免有些儿私事!哪能毫无遮拦就这么坦白地告诉人家?
  她没有说话!
  他也没说话!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
  “你的病好了没有?”
  “好一点儿了……”
  她笑笑道:“谢谢你!”
  双方又沉默了。
  “噢!”
  她说:“对啦,我想问问你,岳怀冰住在你们那儿是吧?”
  “不错!姑娘有什么……”
  “没什么!”
  她冷冷笑了一下,道:“我只是随便问问,他还好吧?”
  “他很好。”
  尉迟鹏笑说道:“他真是好造化,刚刚得了一口剑,又得……”
  忽然心里一动,把到口的话吞住,暗里盘算着这些话到底当讲不当讲。
  沈雁容还在留意倾听!
  “又怎么样?”
  她脸上作出一番笑容,忍不住问道:“干嘛讲一半就不讲?”
  尉迟鹏窘笑道:“没什么……”
  沈雁容瞄着他道:“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想让我知道?那就别告诉我算了!”
  一面说,她撇了一下嘴,就把脸转到了一旁。
  尉迟鹏登时着慌道:“姑娘不要误会……实在是……”
  沈雁容把身子又转回来,扬了一下眉毛,说道:“我可不勉强你告诉我……你要是认为我靠不住,就什么也别说!随便你!”
  尉迟鹏呆了一下。
  沈雁容那双清澈的眸子还在注意着他,意思还在等待着他最后决定。
  尉迟鹏终于软了下来。
  “其实告诉你也无所谓!”
  “那我就等着听。”
  把两只细白的手反过来,用手背的一面支着头,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尉迟鹏顿了一下,道:“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岳兄弟在铁笔峰得了一口仙剑,又幸运地被一位隐居数百年的老仙师收为门下,传授他剑法。现在他功力一日千里,已经能运施飞剑了!”
  “真的?”
  沈雁容显然吃了一惊!
  “那位老仙师叫什么名字?”
  “叫……铁笔太岁!”
  “铁笔大岁?”她摇头表示没听过!
  尉迟鹏道:“你当然是没听过。”
  沈雁容呆了一会儿,黯然笑了笑,道:“也许我不该问这些,不过是你自己说出来罢了。”
  说到这里,她的脸又红了一下,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把散在前额的几缕秀发掠了掠。
  沈雁容道:“尉迟姐姐是不是跟岳怀冰很谈得来?”
  尉迟鹏一笑,道:“他们岂止是谈得来!”
  “他们很要好?”
  尉迟鹏点点头,含笑道:“你怎么知道?”
  沈雁容故作出一副笑容,道:“我只是这么猜想而已!”
  尉迟鹏道:“这件事早在我爷爷飞升以前,就算定了,他老人家留下的碧简金批里就提过!”
  “提过什么?”
  “他们两个人是三生的爱侣,却到今世才可望团圆!”
  沈雁容顿时脸上一阵发白!
  她长长地呼吸了一下,站起身子来,走向亭子那一边。
  如此一来,尉迟鹏就看不见她的脸!
  “三生爱侣?”
  她的声音几乎有点发抖:“这是你爷爷尉迟真人说的?”
  “是我爷爷留下的遗言里面说的!”
  “遗言里提到了岳怀冰的名字?”
  “那倒没有!”
  “那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人会是他?”
  “因为苍须奴查对了岳兄弟的生辰年月日时,跟爷爷预言的一般无二!”
  “那也许只是碰巧了!”
  “不!”
  尉迟鹏道:“这件事绝对错不了,爷爷真灵已经显现过了——”
  “哦?”
  她回过头,用着那双噙着了泪,无比冷酷的眼睛看着他道:“你爷爷管的事还真不少呢,连小辈谈情说爱的事他也管!”
  尉迟鹏竟然听不出她话中尖锐的醋意,一本正经地道:
  “那一天,爷爷真是显现放出了玉匣飞刀,证明岳怀冰确是他碧简金批中所注明的人;而且显示出岳怀冰是我们天一门未来光大门户、继承正统的传人!”
  沈雁容不自然地笑了笑,打量着他道:“你呢?”
  “我……怎么样?”
  沈雁容含挑拨的语气道:“你是尉迟家门唯一的子嗣,天一门的道统怎么说也该由你继承,怎么现在却让给了岳怀冰?”
  “这个……”
  尉迟鹏微微一笑道:“我的尘缘未尽,又能怪谁?”
  “尘缘未尽?”
  沈雁容凄惨地笑道:“再怎么说,这件事都显然是不公平!”
  “那也没什么!”
  “你倒认为没什么?”
  沈雁容冷笑了一声,道:“我都替你不平,你自己好像还不在乎!”
  尉迟鹏呆了呆,没说什么!
  他从来不曾想过这件事,这时忽然被沈雁容提起来,倒使他心里有些不自在!
  渐渐他涨红了脸,低下头来!
  沈雁容见状微微一笑,她姗姗走近到他身前。
  “怎么你心里不舒服了?”
  “那倒没有!”
  尉迟鹏看着她微微一笑!
  沈雁容道:“其实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可用不着当真!”
  “不会……不会……”
  他似乎就是这种个性,说忘就忘。
  沈雁容看着他轻轻一叹,在他身边一张石凳上坐下来,道:“尉迟大哥,你为什么约我出来?”
  “我……”这才谈到正题上。
  尉迟鹏一张脸,顿时比红布还要红。
  他呐呐道:“我……我只是想跟你作个朋友!”
  “还有呢?”
  “还有……”他忽然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一直注视着他,看起来她比他冷静细心多了!
  尉迟鹏终于大着胆子道:“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
  “多久以前?”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说完,他红着脸低下头!
  一丝微妙的表情,由她脸上闪过!
  她微微一笑,伸出了那只细白的嫩手,轻轻地在他脸上抚弄了一下!
  尉迟鹏顿时呼吸紧促,眸子里显现出一种原始的冲动,他忽然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
  “雁……姑娘……”
  他紧紧地把她那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握在掌里,脸上迸现着渴望的冲动。
  出乎意外的沈雁容并没有立时把手抽回去。
  尉迟鹏脸上大生感激,可是当他激动地想低下头来去亲吻那只手时,沈雁容却巧妙地抽了回来。
  “不许这样。”
  她微微嗔道:“再这个样我可就马上走了!”
  “不……不要走!”
  他那张俊脸腼腆着一时变得更红,真好像求她不要走似的!
  沈雁容明锐的眸子,在他脸上一转,一笑道:“那就坐好,规矩一点!”
  尉迟鹏依言坐正了。
  “对了,这才乖!”
  说了这一句,她忍不住“噗嗤”地笑了一声,却又把脸绷住!
  尉迟鹏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眸子里流露出一种渴望的情焰!
  “你干嘛这么看我?”她斜过眼睛看着他。
  尉迟鹏待机又握住了她的手。
  沈雁容用力地挣着,道:“你这是干什么?”
  她站起来,又道:“再这样我真走了!”
  “我……”
  尉迟鹏仍然握着她的手,一面涎着脸道:“我只是太想你了……”
  沈雁容叹息一声,嗔道:“放手!”
  尉迟鹏道:“好妹妹,让我握一会儿吧!”
  沈雁容左右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道:“要是给人家看见怎么好?”
  “这里没有人!”
  “我真把你没办法。”
  沈雁容一双瞳子,灵活地在他身上转着:“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我可以对天发誓!”
  “那倒是用不着!”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毛道:“只是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尉迟鹏笑道:“以前我不敢!”
  “现在你就学坏了!”
  尉迟鹏无言以对,只是细细鉴赏着她那只柔荑般的玉手。
  沈雁容脸上带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只是没有被尉迟鹏发觉罢了。
  “我跟你说……”
  她把手一下子抽了回来,然后交叉着抱在前胸,道:“我问你,你是愿意跟我做长久的朋友呢,还是只做一天的朋友?”
  尉迟鹏怔了一下道:“当然愿意做长久的朋友!”
  “好!那你就要听我说。”
  “我一定听你的话!”
  沈雁容笑了一下,道:“真的?”
  尉迟鹏像是着迷似地看着她,连连点着头。
  沈雁容叹息了一声,忽然像是要流泪的样子道:
  “我真的太高兴了,尉迟大哥,自从我爹爹跟尉迟姐姐那一次闹翻了以后,我以为你们不会理我了,谁知道你还是对我这么好……我真是太感动了!”
  尉迟鹏呐呐道:“我对你一直都好……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
  沈雁容微微一笑,娇声道:“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真的!”
  他笑说:“我本来以为你不会理我,雁妹妹……你太好了!”
  沈雁容冷冷一笑,道:“如果你妹妹不许你跟我好,还理不理我了?”
  “她凭什么管我的事?”
  “好!”
  沈雁容道:“要是岳怀冰也反对呢?”
  “他……他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因为,我告诉过他我喜欢你。”
  “你告诉他了?”
  她顿时显得很紧张的样子道:“他怎么说?”
  “他没有反对……”
  “哼!他怎么说?”
  “他说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好像很希望我们好的样子!”
  “哼!”
  沈雁容冷冷一笑,也不知道她心里是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道:“很久没到你们后山去玩了!”
  “你怎么不来?”
  “还说呢!”
  她眼睛瞧着他,道:“前几天我只随便走走,差一点触动了你们设的仙法禁制,冒了好多火,差点把我吓死了!”
  “啊,对了!”
  尉迟鹏道:“最近我妹妹要苍须奴设了很多新的禁制,难怪你不知道!”
  沈雁容偏过头,妩媚地看着他道:“你可以告诉我么?”
  尉迟鹏一怔,道:“以后我们可以天天在这里见面!”
  沈雁容站起来,背过身子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还说对我好呢!”
  尉迟鹏顿时现出很为难的样子!
  沈雁容笑了笑,却转过身子握住了他的手,半撒娇地道:“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决不告诉别的人。有时候想到你的时候,我可以偷偷去找你!”
  后半句顿时使得尉迟鹏心里一动,他低下头想了一下,毅然说道:“好吧!我告诉你。”
  说完,就由身上拿出来一个白色的石头圈子,石圈上密密麻麻地雕刻着许多花纹。
  沈雁容一怔道:“这是什么?”
  尉迟鹏道:“有了这个东西,你就可以顺利通过后山的禁制!”
  沈雁容接过来仔细看着道:“怎么用法呢?”
  尉迟鹏认真传了她用法口诀,又关照她道:“你千万记住只能你自己用,不可以借给别人!”
  沈雁容把石圈子递还道:“你不相信就还给你好了!”
  尉迟鹏又赔说了许多好话,沈雁容才欣然收下。
  她看看尉迟鹏道:“你给了我,你自己呢?”
  尉迟鹏笑道:“我自然有办法,只是如果万一被我妹妹看见了,你不要说我给你的,只说你自己拣到的就好了!”
  沈雁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
  她向着尉迟鹏甜甜一笑道:“谢谢你,还是你对我好!”
  尉迟鹏刚想去拉她的手,沈雁容已经站了起来。
  “你要……走了?”
  尉迟鹏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沈雁容轻轻在他脸上拍了一下,笑道:
  “我出来已经很久了,要回去了,要不然师父和爹爹又要问东问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
  尉迟鹏一怔道:“你师父?你师父是谁?”
  沈雁容很神气地笑了笑道:“你还不知道?”
  一面说她已步出亭外,尉迟鹏跟在她身子后面。
  沈雁容翻身上了马,尉迟鹏忽然想起来道:“哦,莫非‘玄都仙子’郭彩云郭仙姑是你师父?”
  沈雁容很得意地笑了笑,道:“你猜得不错!我走了!”
  说着一抖绳缰,胯下胭脂马长嘶一声奔出。
  尉迟鹏忙追上一步道:“喂!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喂、喂……”
  沈雁容在马上回头道:“明天,老地方老时间!”
  说完这句话,人马飞似地去了。
  尉迟鹏脸上带出一种欣慰的表情挥手作别!
  傍晚时候,岳怀冰在阁前练剑。
  数日来,他已由铁笔太岁处承教修为,加以他心智敏悟,人又勤奋向学,是以功力大进!
  此刻,他正运施着新得的那一口“苍鹰”剑,化为一条乌龙般的,与苍须奴的那一口“太白清风”剑缠在一块!
  苍须奴已有近百年的剑术根底,功力当然不弱;然而他在敌对岳怀冰这口“苍鹰”
  剑时,显然不是敌手!
  不消一刻工夫,他的那口“太白清风”幻化成的一道白光,已吃苍鹰剑上那道墨绿光华紧紧裹住!
  就像上次与“美芙蓉”葛少华峰顶比斗的情形一样,苍须奴顿时显现出不敌的样子!
  苍须奴运用玄功,陡地把剑缩小了,由墨绿光华紧紧包裹的空隙里抽了出来。
  可是苍鹰剑顿时化为一片墨绿色的剑云,直向着苍须奴头顶上压下来。
  苍须奴大喝一声,道:“岳少主!留意!”
  他双手同时向上一伸,由两掌里推出了十道白光,正是他毕生苦练剑炁之气。
  十道剑炁一出手,迅速幻为一片白色的光墙,霍地向上迎去!
  这样,才勉强抵挡住岳怀冰强而有力的剑阵!
  苍须奴待机将飞剑向岳怀冰身后驱去,岳怀冰手指当空墨绿剑阵,顿时分出了一道光华,毒蛇出穴般地已反迎上去!
  两剑一较之下,苍须奴仍然不敌。
  只见他双手力托着本身剑炁幻成的一片祥光白云,目光却注视着另一边的那道剑光,一张大丑脸逼涨得又红又紫,满头乱发就像刺猬般地分支开来。大头上蒸发起一片白雾,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脸往下直滴不已!
  “不行啦。”
  他大声喘息着道:“岳少主你快收剑吧……好厉害……”
  岳怀冰正要将剑收回,却见墙外人影一飘,现出尉迟青幽窈窕的倩影。
  她乍一现身,即笑声道:“苍须奴不要怕,我助你一臂之力!”
  话声一落,手指处,匹练般飞出了一道白光,联同着苍须奴的那口“太白清风”,双双敌向“苍鹰”剑幻出的一支剑光。
  饶是如此,双方才拉了个平手!
  苍须奴似乎略微松了口气道:“小姐,快帮忙……我可真是累极了!”
  尉迟青幽清叱一声,双肩摇处,长虹经天般地一连飞出了两道青光。
  这两道青光乃系当年尉迟真人老年在洪荒山上所得的一双前古奇珍,名唤“青龙双刃”。因其威力至大,真人颁赠时,曾再三告诫,不可轻易施用!
  是以此刻,尉迟青幽一经展出,果见其威力无匹!
  两股青光,有如双龙出海般地向着正面苍须奴手托之处迎了上去,登时就把“苍鹰”
  剑幻成的大片光幕挡住,苍须奴立时大见轻松,慌不迭地收回了剑炁,奔向一旁!
  尉迟青幽笑道:“岳二哥,你不要得意,看我不赢你才怪!”
  说时玉手朝空连指了两下,“青龙双刀”顿时幻成了大片光墙,力迎住“苍鹰”剑幻成的大片墨光。
  苍鹰剑固是不世奇出的前古至宝仙剑,可惜目前岳怀冰却只能发挥出该剑功力之六成左右!
  反之尉迟青幽的“青龙双刀”,却能发挥出十成的功力,是以一经交接,顿时成为双方拉平之势!
  尉迟青幽身形侧转,翻到了另一个角度,双手齐出,十指尖上发出了十道纯青剑炁,分向着苍鹰剑后抓了过去,岳怀冰登时身形大大地震动了一下!
  在满天青色光华错综交织之下,苍鹰神剑的一片墨绿光华顿有不支之势!
  尉迟青幽越加地卖力施展,眼看着墨绿光华渐有下落之势,岳怀冰顿时感觉出丹田内气遭遇到极大的压力,一时之间双脚打颤,几乎站立挺持不住!
  这时他才知道何以在学习剑术之前,必欲要以内功元气为根底!
  他一向是要强惯了,尽管是比斗练习着玩,果真要是输在尉迟青幽手下,遭她取笑,也是脸上无光。
  心里越急,意念越是不能归一。
  眼看着那大片墨紫光华,又被对方全力施展之下的一天青白光华压得离着头顶不及两丈距离。
  岳怀冰亦累得频频喘息,汗下如雨。
  却听得尉迟青幽娇声笑道:
  “怎么样?岳二哥,你可服输了?你只要讨饶说上一句好话,我就饶了你,要不然非要把你累得半死我才罢手!”
  岳怀冰心里越急,却是一声不哼!
  尉迟青幽哪里知道对方和自己一般的要强个性,见状得意地笑道:“怎么样?苦还没有吃够么?”
  说时双手向空用力一托,青光益盛,岳怀冰顿时挺立不住,噗通!坐倒在地!
  可是他运力之下,又再站了起来!
  “你还不服输么?”
  说话时她似乎已窥出了岳怀冰脸色有异,同时心中有些不忍,正想收回“青龙双刀”,蓦地忽见对方嘴皮微动,空中墨绿光华,陡地大为兴盛!
  尉迟青幽略一分神之下,只觉得心头大震,自己幻化的一天青光剑阵,登时在墨绿光华反击之下,迅速地被逼退了两支!
  这一惊,使得她大为紧张。
  原来正当岳怀冰无力招架之时,耳边却响起了一丝人声,细听之下,只觉得其声如蚊,道:“苍鹰剑天下无敌,不可败阵,速念‘风雷口诀’一遍!”
  岳怀冰才知传话者竟是铁笔太岁,“风雷口诀”乃是铁笔太岁昨日才传授自己的一套三十六字真言口诀,由于铁笔大岁当时并未告诉他是催使剑法之用,是以未曾想到应用!
  这时他猝闻之下,忙自依言,不想三十六字口诀方自念出一半,当空形势已自扭转过来。
  等到他三十六字念完之后,只听得空中一声霹雳,那口苍鹰剑幻化成的一片光墙,陡地变成了水缸粗细般的一道巨大墨绿光华,只是一挣一挺,已把尉迟青幽的大片青光逼得退出十丈以外!
  尉迟青幽忙自就空一指,所有青光,变成一道和黑光差不多粗细的巨大光柱。
  一黑一青两道光华,顿时如闯空神龙般地纠缠在了一起!
  岳怀冰心中正自惊喜,耳边却又自响起了“铁笔太岁”的声音,道:“再念一遍!”
  他依言又念了一遍!
  刹时间那道墨绿光华,平空里却似加粗了一倍,在霹雳一声雷震里,光华大盛,只见它围绕着青色光柱绞了一绞,空中登时冒出了一天火星!
  尉迟青幽大吃一惊,慌不迭大声喊道:“快收下你的剑来!”
  说着双手连抬,青白光华连闪之下,所放出的飞剑以及“青龙双刀”,一并都收了回来!
  岳怀冰见状急忙也施展仙法,将苍鹰剑收回!
  他因为当空火星四射,料必双方飞剑,必有伤损,只当是自己的苍鹰剑负伤,心中好不惊乍,当时一收回后,即忙自验着。
  还好,苍鹰剑一如往常模样,剑上光华流颤,像是一流黑泉!
  另一面,尉迟青幽验视着她的“青龙双刀”,还好并无损伤。
  她再验着自己那口“聚莹”仙剑,才发觉剑峰上竟然多了半粒米大小的一点缺口!
  这口剑她素日爱逾性命,想不到因此受损,一时间脸色大变!
  岳怀冰只见她看着手中剑,模样儿发呆,不由心中一愣,忙自上前道:“青妹,怎么啦?”
  尉迟青幽赌气地把脸仰了一下,倏地转身自去。
  岳怀冰追上去,一连叫了两声,尉迟青幽足下却更加快,理也不理自己去了。
  苍须奴这时由后面走上笑道:“岳少主不必介意,我家小姐是小性子,过一半天想明白了,也就好了!”
  岳怀冰长叹了一声,道:“我实在也是不知道,这口剑竟然这般厉害,要是知道厉害也不会……”
  苍须奴笑道:“老奴知道。恭喜少主得了这柄前古奇珍仙剑,不怕少主见笑,老奴活到这般岁数,今天还是第一次得见。”
  说到这里,长叹一声,又道:“也许是我们天一门真个有救了……岳少主好自为之吧!”
  岳怀冰心中却是记着尉迟青幽生气的事,苍须奴见状一笑道:“小姐必是心痛她的仙剑受伤了!”
  “这可怎么是好?”
  岳怀冰急道:“我这就找她去!”
  苍须怒忽然拦住他笑道:“少主现在去反而不好!”
  “为什么?”
  苍须奴道:“小姐此刻正在生气头上,少主去岂不自讨无趣?”
  岳怀冰叹息了一声。
  苍须奴道:“这是小事一件,明天她自己想通了,少主再相机进言,她也就没气了!”
  岳怀冰想一想,似乎有理,点点头,怅然转回身子向冷香阁步回!
  他记得在他出来的时候,室内点着一盏灯。
  可是现在,却是黑黝黝的。
  由长几上摸着了火熠子,“呼”的一下打着了火,把灯点着了。
  火光乍亮,却使他大吃了一惊!
  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在自己房内一边的大理石几上,坐着一个长发少女。
  她身上穿着一袭粉红色的长衣,细若春柳一般的腰身上,扎着一根彩色短绦,由于面部向内,看不见她的脸,也就不知这到底是谁?
  这一猝然的发现,使得岳怀冰大吃一惊!
  “你是谁?”
  等到他完全镇定之后,才冒出了这么一句。
  长发少女顿了一下,缓缓地转过头来。
  岳怀冰顿时更为吃惊,面色一变道:“沈……是你?”
  “沈雁容!”
  来人自报姓名,微微笑道:“总算还认得我,没把我忘了!”
  岳怀冰愣了一下,含笑道:“我们是很久不见了,你一向可好?”
  “我还好。”
  脸上带着淡淡的一种忧郁,她把那双含蓄着锋锐精光的一双眼睛瞟向他,浅笑了一下,道:“当然没有你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要我说?”
  她含笑道:“哥哥妹妹的,好亲热!”
  “原来你来了很久了!”
  “有一会儿了!”
  “你是怎么来的?”
  “我就这么来了!”
  岳怀冰甚是不明地道:“这后山通处,都设有仙法禁制,你怎么会进来?”
  “哼!”
  沈雁容冷笑道:“尉迟兄妹和苍须奴从来就没管过我,我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怎么?现在你这个新主人来了,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不许我来了?”
  岳怀冰怔了一下,道:“无论如何,这里不是你随便可以进来的!”
  “怎么,人家能来,我就不能?”
  “你……你太胡闹了!”
  岳怀冰面色一沉,手指窗外,说道:“你最好现在就走!”
  “我当然要走,可是不是现在!”
  “你……打算干什么?”
  “有几句话,想当面问问你!”
  “有话要问我?”
  岳怀冰点点头,坐下来道:“好吧,请问!”
  沈雁容一双剪水瞳子盯着他,本是盛怒的表情,不知怎么忽然转为伤感!
  大眼睛开合之间,两颗泪珠,已滑腮落下。
  她冷冷笑道:“我只问你,我爹爹跟你当真有这么大的仇?”
  “这还用说!”岳怀冰脱口而出。
  “是我爹爹亲手用刀杀死你爹和你娘的?”
  “那倒不是。”
  “还是我爹杀了你家里别的人?”
  “那也不是!”
  “那就对了!”
  她挑着一双蛾眉道:“大丈夫要恩怨分明,既然都不是,你干嘛像对仇人一样地对付我们?”
  岳怀冰忍着怒火,冷冷道:“姑娘应知道,‘我虽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这句话。我和令尊之间结仇之事,前些时候已经告诉姑娘了!至于姑娘你本人,在下从未以仇人视之,否则我……”
  他顿了一下,凄然道:“只怕现在早已不是这般态度来对付姑娘了!”
  沈雁容神色一变,黯然道:“好吧,那么我们暂时撇开我爹爹不谈,我只问你打算怎么对我?”
  “你?”
  “不错!”
  她说着由位子上站起来,眸子里的泪珠,闪闪有光:“我是个直性子人,有什么说什么,你也用不着拐弯抹角,就给我一句痛快话吧!”
  岳怀冰道:“我还不明白姑娘你的意思……”
  沈雁容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岳怀冰苦笑不已。
  沈雁容忽然叹息了一声,凄然道:“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
  岳怀冰猝然接口道:“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