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亡命江湖
 
作者:杨润东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4-19 11:53:35  评论:0 点击:

  仇月轩自儿子出去后,便修书一封,让管家送往太原。管家回来后,说仇戈还没有到吴家,可能贪恋路上的山光水色,走得太慢。仇月轩没有表态。
  过了几天,他忽觉有些不妙,村子的周围破天荒地出现了多年不见的江湖客。他马上联想到仇戈。是不是戈儿出了什么事了?他素来以侠士自居,会不会得罪了什么强人呢?那样可就糟了。
  他忧心忡忡地度过了几日。
  这天早上,他正在练功,忽然管家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不好了,洪家帮的人找上门来了!”
  仇月轩一惊:是戈儿得罪了他们吗?他和管家来到前院,见洪相峰带着一帮人正站在那里东张西望。
  仇月轩连忙抱拳施礼,笑问:“洪帮主亲临,月轩怠慢了,恕罪恕罪!”
  洪相峰哈哈一笑:“月轩弟,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这次怕要得罪了!”
  仇月轩惊道:“洪帮主,你我兄弟一场,凡事都好商量。”
  洪相峰露出难为情的样子:“月轩老弟,这事怕没商量的余地。”
  仇月轩一惊,忙问:“不知帮主所言何事?”
  洪相峰道:“令郎无故连伤七命,皆为本帮弟子,我能不替他们讨回公道吗?”
  仇月轩身子一震,仿佛被雷击一般,脸色苍白,目光中露出凄哀的神色。昔日的大侠,已经经受不住打击了。他仿佛看见一只小船被浪击散了。这个家,怕要从此解体了。
  半晌,他才说:“小儿并不在家。”
  洪相峰笑道:“月轩弟,看在我们交情份上,我不难为你。我也知道仇戈并不在家,不过,我来的目的是,让你负责把他找回来。以半月为限,半月内若不能找回,我手下的弟子若不服管教,做出什么有损于仇家颜面的事,那我可没法阻止了。他们要为本帮弟子报仇,我作为帮主,也不好因私废公。老弟,你看着办吧。特别是令媛,美名远扬,他们都思慕已久,要知色胆包天啊!谨防夜长梦多。”
  提到香芹,仇月轩象被鞭子抽打一般,脸形被扭曲,额角渗出许多白毛汗。
  洪相峰见仇月轩内心焦虑不堪,心中甚喜,便道:“月轩老弟,为兄告辞。”
  洪家帮的人一股风地去了。
  仇月轩的心上被压了一块巨石。仇戈这逆子,终于闯下大祸!
  仇月轩昔日在江湖上,曾是风云一时的人物,做过不少值得回味的快意事。近十几年,他虽安于平静,不在江湖上称雄,但他并不是软蛋。他是个地道的聪明人。象他这样经历过许多风雨的人,虽有禀正侠义之心,但对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周全。不能像年轻人那样,头脑发热,不顾后果。
  他有妻室、儿女,更得慎重。洪家帮人多势众,又多是虎狼之徒,凶狠残暴,做事歹绝。自己人单势孤,光一个洪相峰自己就对付不了若妄言强抗,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唉!有个漂亮女儿,也是罪。他自己的生死并不要紧,自己已过了大半辈子,什么都见识过了。可女儿的如锦年华才开始呀!怎能就如此黯淡或熄灭呢?他不能忍受来自这方面的打击。他怕!
  仇月轩自从接到洪家帮的通告,马上打点行装,准备到星稀夜深时逃跑。仇家的一切后事留给管家处理。
  仇月轩的妻子宋美春,也不是普通妇女,曾几何时夫妻相伴,闯荡江湖。此时,虽半老徐娘,功夫也没放下,而且风韵犹存。
  一家三口,收拾利索,悄悄出了大门,向东一拐,顺着一条小道直奔东北。
  洪相峰不是没有防备,只是料不到仇月轩当晚就逃,所以,他只派了手下几个得力的人守着,自己和卫和争一同回去了。
  守在仇家外围的洪家人,似乎也没想到仇月轩当晚便逃,等他们发觉仇家三口已到村外时,洪家帮的七八个好手,一呼啦追了上来。他们的身手不弱,岂不知仇家人比他们的身手都好。这样追的结果,那只能是越来越远,渐消渐失。
  仇月轩带着妻儿甩掉跟踪的人,心里轻松了许多。他刚要歇歇喘口气,突听一声嘿嘿奸笑:“你们早成了瓮中之鳖,还想走吗?”
  仇月轩大骇,他连忙拉了一把女儿,靠近一棵树,一家人屏气凝神,不敢吱声。
  然而,那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仇月轩,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少打逃跑的主意。整个江湖,我们已布下天罗地网,你们仇家父子这样的小鱼还想跑掉,那不是白日做梦吗?比你们大多少倍的鱼,我们都张网以待,只要他露面就跑不了。何况你们!”
  仇月轩沉声问:“阁下何人?仇家与你有何怨恨?”
  “没有。不过,这是公事,涉扯太广,非你能想像,还是少知为妙。人传你女儿貌美如仙,不知可否让我观赏一番?”
  仇月轩大怒,心仿佛被捅了一刀,受了如此侮辱怎能忍受,骂道:“混帐东西,闭上你的鸟嘴,你以为仇某怕你不成?做梦!”
  说完,又俯着对女儿说:“孩子,和你母亲快逃。我来对付他!”
  仇香芹刚想拒绝,那人又是一阵怪笑:“仇月轩,你以为我不敢抢吗?”
  话到人到,一个黑影如苍鹰扑兔向仇香芹抓来。
  仇月轩左手一推女儿,向妻子吼道:“快走!”右手挽起一朵剑花罩向来人颈部。
  那人并不躲闪,伸手便抓,仇月轩身子一扭,长剑下滑斜削;那人右手一式“水底捞月”空手磕向长剑。
  仇月轩心中一凛,向外一跳,转身换式,点刺那人太阳穴。那人一声厉啸,身子腾空而起,左脚向仇月轩头部踏去。仇月轩暗叫不妙,一个纵步,极力斜射,仍然晚了一点,被那人踏中后背。
  仇月轩如被锤击了一般,滚出两丈开外。他知道不是人家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好在受伤不重,尚可逃跑。他借前滚之势,身子一个弹射,直奔密林。那人一愣,展身便追。仇月轩闪展腾射,专走树密处,又加上天黑,一会儿功夫,便甩掉了那人。
  他藏在暗处,低叫“好险”。
  刚才对方的腾空之术,是“阴山双鸟”夫妻的成名绝技“雄鸟展翅”,难道会是他们?仇月轩感到后怕了。
  “阴山双鸟”以轻功见长,其它武技也卓然不俗。他们为何要与自己为敌呢?不妙!“双鸟”二人从不分离,难道那“女鸟”去追女儿、妻子去了?他们娘俩也未必是“女鸟”的对手。愿苍天保佑她们吧!
  仇月轩想了很久,理不出个头绪来,戈儿得罪了洪家帮,何以惹出“双鸟”来呢?
  山上的雾气甚浓,他的衣服被打湿了。他不敢久留,便走出藏身处,朝女儿、妻子逃走的方向追去。
  他内心很空,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多么渺小。就像那大海里一叶孤舟,连一点依附都没有,生命多么孤寂呀!此时,不知女儿、妻子怎样想?
  仇月轩奔到天明,也没发现女儿、妻子的踪影。他内心懊丧透了,便走到一棵树下躺下。他太疲倦了,浑身的劲都被抽光了。
  到了中午,他才去找饭铺。现在的仇月轩,昔日的那种不拘不束、仗义放达的气质不见了,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凡能忍都忍了。
  他到了一个小饭店,坐下,要了酒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他一边吃,一边不时四下观瞧。这时,和他隔两个桌的一对男女转头来,冲着仇月轩冷笑。他暗自叫苦连天,真是冤家路窄,这两位正是“阴山双鸟”!
  “男鸟”丁太夫阴森森地说:“真是天不假道,又被我遇上了!昨晚我老婆若在,你们一家休想走掉一个。”
  仇月轩松了口气,谢天谢地,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丁太夫冷冷地说:“仇月轩,你不要为她们祈祷了,跑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整个江湖到处都是我们的人。你女儿若被那帮色鬼碰上,命运更糟。”
  仇月轩的心立时又悬了起来,恨恨地道:“丁太夫,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这般相逼?”
  丁太夫道:“我们禀承皇上旨意行事,你怪我不得。”
  仇月轩这下傻了。如此说来,他一家岂不陷进了汪洋大海之中了?他不信地问:“为什么?”
  丁太夫轻笑两声:“告诉你也无妨,因为你儿子与朝廷作对,皇上震怒,欲杀之。”
  仇月轩仿佛挨了一记闷棍,连逃生的希望都破灭了。但是,他毕竟是久经阵仗的人物,不会自动放弃抵抗,非死不竭,难休。
  “女鸟”胡向云瞟了丈夫一眼,说:“别废舌,把他拿下算完。”
  丁太夫点点头,身子突然腾起,欺向仇月轩,这一攻击,和昨晚大不相同,快而且捷。
  仇月轩一式“剑挑水帘”刺过去。丁太夫如影随形,寸步不离。两人越斗越快,令人眼花缭乱。胡向云一旁直皱眉,他不知丈夫何时变笨了。
  “阴山双鸟”是江湖上著名凶人,身手要比仇月轩高出一些,丁太夫久攻不下,所以,胡向云才有些想法。
  其实丁太夫另有想法,他想仔细地观察一下仇月轩的剑术妙在何处,故此没使全力。
  当然,他即使全力以赴,十招八招也不可取胜。因为,仇月轩已不顾一切,没什么负担,死便死,所以剑术更加辣厉,仇月轩越战越勇。
  胡向云耐不住了,突地一声叱咤,身形顿起,双掌一错,直取仇月轩肩头、软肋。仇月轩受左右夹击,顿时手忙脚乱,想剑挑胡向云小腹,却突地被丁太夫抓住,胡向云一掌拍在他肩头,“咔嚓”一声,肩胛骨碎了。仇月轩大叫一声,身子甩出有一丈。
  丁太夫一个箭步冲上,出手如电,点了他的丹田穴,顿时他周身无力,爬不起来。他忍住痛,刚要嚼舌自杀,被胡向云点了承浆、人中两穴,自尽亦难。
  丁太夫哈哈大笑,这下可算有了点功绩了,便对夫人说:“主人该绐点奖赏了吧?
  胡向云一撇嘴道:“别高兴太早,主人手下的高手,哪个不争先恐后,这点成绩也值得沾沾自喜?杀了‘十八子’那才算行呢!”
  丁太夫嘿嘿笑道:“夫人说得极是,他是什么也算不上的,把他押到主人那里去吧?”
  胡向云想了一下:“好,我们不管洪家帮的事,洪相峰办事不力,主人自会找他算帐,走。”
  “阴山双鸟”押着仇月轩上马西行。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五章 步步陷阱
下一篇:第七章 父子情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