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父子情杀
 
作者:杨润东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4-23 13:10:50  评论:0 点击:

  这一夜没有动静,仇香芹提心吊胆地熬过去了。
  第二天,她又故技重施,果然奏效。
  三天过去了,吕全有些忍不住了,露出原来的本性。他开始发火,暴躁,腹中有股火在燃烧,烈焰使他的血在血管里膨胀,横冲直撞,一看见仇香芹,他便难以克制。
  他忽觉自己变正直时,才发觉自己上了当,原来,仇香芹套在自己脖子上的是一根精神绳索,他气得直骂,发誓晚上要让仇香芹知道他的厉害。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太阳刚刚西斜,一个汉子跑到他面前:“帮主,不好了,老帮主带人杀进来。”
  吕全自他爹离去,便自立为帮主,收拾残部,想以此为乐,听到手下人的报告,他吃了一惊,他爹去而复返,来者不善,不知请来了什么高手?
  吕全来到一块大石旁,看见他父亲、三怪领着一帮人来到他近前,吕全细看了一眼,心里一沉:“乖乖,来了两个硬手,不好对付呀!”
  吕全秋身旁的两个黄衣人,一个是曾给丁太夫开门的“主人”座使,另一个也是“座使”,只是他这是第一次露面。这两个青年,相貌极为英俊,有种外溢的阳刚之美,气质超拔,身上的黄绫衣放着亮光,更给人以骄傲不群的印像。他们甚是淡漠,似乎一切不入其心。
  吕全指着他爹说:“你既然跑了,又回来做啥!”
  吕成秋骂道:“好个大逆不道之子,现在还不知悔悟!”
  吕全冷笑道:“什么大逆小逆,谁拳头硬谁是爹,这是江湖规矩。”
  吕成秋气得直哆嗦,大骂:“没想到你禽兽不如!”
  “放屁!”吕全驳道:“禽兽会功夫吗?我那天没杀你,还不是留了情,你搬来这两个黄蚂蜂,想蜇我吗?没那么容易。”
  吕成秋见吕全毫无改过之意,便冲两位青年说:“两位‘座使’,请出手为我除去这逆贼!”
  两人尚未说话,吕全开口了:“两位座使,你们号称‘天骄双龙’,功夫神奇莫测,敢不敢和我单独斗一斗?”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说:“吕全,你放聪明些,与我们为敌,失败的只能是你,单打还是双斗没有什么要紧。”
  吕全激将道:“你不敢,就说明你不行。”
  那人轻笑了两声说:“我们没有必要与你论英雄,现在不是时候。”
  吕全还要再说什么,两个黄衣青年人突地欺身而进。
  他们的身法也不是太快,但有一种绝无仅有的飘忽感。似实而虚,人如其幻,正是崂山的无上绝学“八龙伏藏”神技。据说是一个高道看了张衡的地动仪而创,奥幻无双。
  吕全铁剑在手,幻起一道墨光,弧形向两人劈去。他这一剑其快异常,仿佛能削平半壁山。而他的两个对手身法实在巧妙,寻隙而入,避实就虚,闪闪点点,他的剑根本沾不不上边。
  吕成秋在一旁看了皱眉,这逆子如不趁此除去,再相见时,死的怕是我了,他高声叫道:“程、白两位座使,此贼入谬太深,不可救药,该下手了。”
  一个清亮润润的声音也在此时传来:“程依,白田,你们两个可动真功了,不然,何以报知遇之恩于万一。”
  左边的白田惊叫道:“是师傅!”
  程依点头说:“师弟,‘双龙升天’。”
  两人忽而身法一变,如两条黄龙要升天而上,同时,他们双掌如面,拍出四个红彤彤的掌影,吕全大叫一声,长剑一挥,转了一个圈,随之身子一拧,极力斜射,白田、程依的掌影,击在吕全的剑上,一股热气直上他的手臂,疼得他差点扔掉剑。他逃出两人的包围,头也不回地向林中窜去。
  以吕全的功夫,原可再战一阵,怎奈他心已虚,无力应付了。白田、程依两人的武功虽然极高超,但若一个人与吕全交手,那就不行了,两人合力,吕全有败无胜。他一逃,太武帮又成了吕成秋的天下,程、白二人遥问师傅,空山密林无回音。
  他们冲进洞来,宋美春、仇香芹又落入虎口。不过,吕成秋已不敢再动她们,只好让程依、白田送到“主人”处,听候发落。
  娘俩反抗无效,只好和程、白二人一同出山。
  他们一路上平安无事,很快来到“主人”居住的地方。
  第二天,她们娘两分别被废去武功,打入木笼囚车,押向太原。
  她们心如死灰,什么也不愿想了。人生如浮云,早该散了。押解她们的人虽然垂涎仇香芹的美色,但谁也不敢开笼。
  囚车慢慢当当走了多半天,来到一个山坡上。山坡两边是人高的枯草,风一吹,沙沙作响,道路两旁,是林立的怪石,藤条绕缠而上,向东是巍峨的峭岩,气势雄伟森然。押解她们母女的高手,认为这是僻静地,便想停下来摆弄她们一番。刚找到一个地方,才想尽情施为,忽听一声怪叫:“几个不要命的小子,你们停车何为?”
  几个汉子惊了一跳,抬头一看,见一块石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矮小怪人,十分丑陋,两眼绿光闪动,一脸恶意。
  其中一人嚷道:“毒龙神君。”
  矮小怪人“呱呱”一阵怪笑:“不错,是我孔大朋,你小子还知道我,真难为你了。”
  他脸色一变,双目闪动毒光:“你们可知我的规矩?”
  押车的几个人摇摇头。
  孔大朋有些失望,但马上又怪笑起来:“好送你们回姥姥家。”
  他话完人起,右掌一拍,一团黄雾罩住了几个押解的汉子。几声惨嚎陡起,瞬间,几个人化作几堆绿磷磷的白骨。
  仇香芹闭上了眼睛,这个怪人虽然杀了他们,却不会救自己,怪人不怀好意,从他脸上可以看出。
  他站在仇香芹面前嘿嘿一阵怪笑,伸掌劈开囚笼,仇香芹想躲却被抓住。孔大朋又劈开宋美春的笼子,把她也抓起。
  他一个小矮人,抓着两个比他高大的人,一点也看不出吃力,身子弹跳自如,毫无迟缓。
  孔大朋抓着她们奔跑了一阵,来到密林深处一个泉边:“这是美丽泉,你们洗个澡吧。在这个泉洗过澡的女人,永葆青春。”
  宋美春母女无言,但也不动。孔大朋有些火了,提起她们,扔进泉水里。他在一旁眯起眼睛欣赏她们母女的姿态。
  宋美春受此屈辱,真想死去,可又怕女儿受不了刺激,去寻短见,再说,女儿没脱离虎口,自己也不能安心去呀。
  仇香芹见人生前景黯然,早有自杀之念,因怕母亲绝望也一死了之,那样仇家就断了根,没有了延继的香火。可自己活下去,又能得到什么?等着自己的不是欢笑、友情,而是无穷的长夜和耻辱。
  一个人没有了尊言,生不如死,可死对她来说毕竟有些可怕。世上没打不死的人,世上也没有一个人为了死才生的,热爱生命,是人的天然属性,何况是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女?
  仇香芹无数次鼓起自己的勇气,又无数次自动放弃。现在,生命到了非抉择不可的时候了,不知她如何处置?
  那丑陋的乌云快要扑向她了,脸上已分不清哪是水哪是泪,生命的内气快要从她身上消失殆尽……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六章 亡命江湖
下一篇:第八章 虎落平原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