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虎落平原
 
作者:杨润东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4-23 13:11:46  评论:0 点击:

  奉天玉大和尚如一片飘荡的灰云,来到秦淮河边,已是清晨。
  这里静得醉人,河里的小船在烟雾朦胧中依稀可辨,亮晶晶的水面上似乎长了一层水绒,河边和草尖上挂着亮晶晶的水珠,清新的空气仿佛积攒了无穷力量,为河两岸的生命灌注一种异乎异常的血液。
  他站在一块干净的地上,高大的身躯挺拔傲岸,二十年的和尚生涯,并没有消尽那称霸四方的雄心,他此时观看娇娆多姿的秦淮河两岸,甚感苍凉,昔日……
  他叹息了一声,眉头紧锁,悠悠水面不识故人来,他眼睛发潮,多少梦被这看似平静的水打湿了呀!他思前想后,忽觉自己又成了俗人,不住地摇头苦笑,凄楚的神情使他显得更加苍老。
  他顺河边向前走了一会儿,鲜美的红日照着他曾红极一时现又黯然失色的额头。他闭了闭眼睛,长呼了一口气,迈步西去。
  太阳追赶着他,当感到后背热烘烘的时候,他已来到一个小村庄的村头,一棵大枣树下,红红的枣儿在绿叶的衬托中,如仙娃倒挂,甚是喜人,被阳光一照,反射出红晶晶的光来。
  树下,有一群庄稼人围着一个独眼老人,正央求他算卦。老人张开喉咙,唱起那只有他才明白的歌。
  奉天玉和尚站在一旁停了一会儿,所有的庄稼人都把目光投向他。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道:“你也算一卦?”
  大和尚慈蔼地一笑,不置可否。
  算卦老人独眼一瞪,闪出幽幽的光来,闷声说:“大和尚,你也算一卦吧,算不好不要钱。”
  大和尚自嘲地一笑,竟真地走过去,算卦人道:“报个生辰八字吧。”
  大和尚告诉了他。
  算卦人扣指嘀咕了一阵,开口唱道:
  六十年前一声雷
  神州四方万家黑
  大禹治水黄龙走
  注定天下大不美
  江山易主换日月,
  用不着说你是谁
  今日奔波为哪桩
  灵泉寺里有了鬼
  万丈霸气今已尽
  一路凄雨一路泪
  但愿我主多保重
  从此鲜花亦相背
  奉天玉和尚被他的苍凉的歌声唱得周身乱颤,几乎老泪横流。仔细辨认算卦老人,他实在想不出此人是谁。他见过我吗?二十年了,我已出家为僧,即便见过一面,也不会一眼便认出来呀?
  他正往下想,算卦人却站起身而去,仿佛他刚才不过是胡说而已。
  大尚和这才明白此人不过是说巧了,或者曾参习过什么奇特的法门,不足为虑。他目送算卦人消失在眼底,才拐向南方。
  独眼老人回首相望,但见风悠悠,不见故人行,不由连声长叹,缅怀昔日英烈,更觉岁月无常。他知道大和尚没有认出他来,也相信他认不出自己。
  确实,当初的变故是大和尚没法想到的,他更不会料到现在的独眼老人竟是李岩。许多人都以为他死了,现在的大和尚也绝不怀疑这一点,而实则他还活着,知道他活着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那是个下雨天,他喝了几口别人端来的酒,顿感腹如刀绞,知道酒里下了毒,等他明白了他们下毒的原因,他感到有一团黑影蝇子似的东西直往他身上沾,片刻,那黑影突然张开奇怪的大口,一下子把他吞了下去,刹时间,一切感觉全消失了……
  他不会料到他还会产生感觉,然而感觉却没有抛弃他。当他感到腹部的疼痛时,他已被扔到荒野的草丛中了。他浑身都是泥土,连眉毛里也都不例外。他轻摇了一下头颅,弄清了自己是从坟里被扒出来的。要证实自己的判断并不难,旁边就坐着天下闻名的上官钦廷。他见上官钦廷气派不俗,恭敬地问:“大师,我是怎么到了这里?”
  上官钦廷哈哈一笑:“不是你自动飞来的吧?”
  李岩忍住痛,强笑道:‘您救了我?”
  上官钦廷笑着说:“是我从坟里扒出个‘活死人’。”
  李岩翻身坐起,向上官钦廷行了一礼:“多谢大师相救,李岩没齿谁忘。”
  上官钦廷摇头说:“将军不必客气,你也是惊动宇内的人物,何必拘泥于小节。”
  李岩长叹了一声:“惭愧啊!该料到的没有料到,应清醒时偏不清醒,落到这步田地还有何话可说!”
  上官钦廷淡然一笑:“将军从此消沉下去也许不是太坏的事,人生唯得一回头。”
  “大师说得是,人在顺境中,难以急抽身,待至祸患陡加身,后悔已不及。”
  上官钦廷不住地点头,他理解李岩的心情。人在飞黄腾达的时候想到的往往不是将要降临的灾难,而多半是更加瑰丽的前景。人对美好的渴望是没有止境的,在这种不息的追索中,也许有些人出于一种为人憎恨的贪婪,而贪婪是不大能为人带来最好的结局的。
  “将军现在有何打算?”
  李岩沉思着,没有马上回答他。过了片刻,他才深沉地说:“我的打算到现在为止已经枯竭了,还有什么要做的呢!为一人一姓争天下,结局也许逃不出这千年老调,多少英杰不死在猜忌上呢!作为一个死过一回的人,看什么都与以前两样了。那么多好人物死了,留下那么多孤儿寡母,淌了那么多血,血还未干,兄弟们又自相残杀,这是哪来的邪劲呢?打倒姓朱的明朝,扶上姓李的的,又能好到哪里去?我看这终究也不是办法,纵是有办法,也不是我要想的了。”
  “那将军要干什么?”
  李岩看了他一眼,优郁的神色闪出些亮色来,试探性地问:“大师乃世外高人,时局能看得透彻,依您之见我该做什么呢?”’
  上官钦廷笑道:“你若厌弃了血腥的杀讨,遁迹隐身,倒也不失明智之举。”
  李岩低头沉思了一会:“大师愿收我做个弟子吗?”
  上官钦廷说:“将军名扬四海,亦是不可胜之才,你若愿与老衲为伍,我们做个朋友好了。”
  李岩摇头道:“大师不愿收我为徒,是不想与我有什么牵连吧?”
  “可我已经与你有了牵连了,你自己是不会从坟子里面跑出来的。我不想收你为徒,是想与你以朋友的身份畅所欲言,这样做对我们都有好处。你若对武学感兴趣,我对你也是不会藏私的,朋友之情亦可透铁石。”
  上官钦廷的话无疑是诚恳的,这一点,李岩也能感觉到。
  “那好吧。”
  李岩欣慰地说:“我愿随大师天涯之行。不过我有点疑惑,既然我中了剧毒,何以会不死呢?”
  上官钦廷笑道:“你问我算是问对了人,除我之外,天下怕不会有第二个人能说清楚。”
  李岩惊道:“莫非我喝酒时大师就在场?”
  上官钦廷意味深长地说:“等你被埋入坟里我再去,怕是什么都晚了。”
  “大师难道专门为我而来?”
  “一半是一半不是,也许有几分天意,被我赶上,否则,就没有今天的谈话了……”
  “那你定是在酒里做了手脚了?”
  “将军果然料事如神,我确是在酒里做了手脚,但他们并没有发觉什么,一切如我料想的一样。等他们确认你已死了,就把你埋了。而实际上你没有死,那是假死,所以我才能从坟子里扒出一个活人来。”
  李岩感激地说:“大师神人也,救命之恩,恐怕今生准以还报了。”
  上官钦廷哈哈笑起来:“施恩求报那是俗人的事,这些年我已忘以后,你也会慢慢忘记的,人太累了终不好。”
  李岩点头道:“大师性寒如水,非常人可比,不知将来我能否得大师真传一二。”
  上官钦廷说:“将军志若淡泊了,什么都会看清的。一池静水也许能看到池底,但若搅浑了它,你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人若无为,就如水欲静,这些你是明白的。”
  李岩“咳”了一声,深有感触地说:“我是明白的,可我把这些忘了。”
  上官钦廷说:“现在想起来还不太迟,一切都会得到补救的。”
  李岩呆在那里什么也没有说。能补救什么呢?太不可能了!红娘子还在人家的手下,她将来会怎么样呢?扔下她不管,是多么不近情理啊!
  可转念一想,她并不知道自己还在人世。在她眼里自己是永远地消灭,所以她不会因自己实际上还活着难过。自己也不该难过,事情坏到这步田地,正是自己该撤手的时候了。
  天下事说也难清,不想也那么着,就任它去吧。假如将来有机会,再与她相见不迟。若是没有叽会,就听天由命吧。自己到了现在的年龄,也不该为情所困了。情是什么?说穿了不过是各自的错觉,人若能清楚地了解自己,是永远不会对别人产生感情的,人是没法弄清自己的,正如鱼儿不了解自己一样,虽然人比鱼要高明。
  他两眼不时地扫视着上官钦廷,似乎想看透对方的心,又仿佛喑笑自己的傻。他弄不清自己的思想何以会有时与自己莫名其妙地分开来,但这是事实。他有时会感到自己进入了不可测的灰暗处,感到恐惧,有时又觉得百无聊赖,生趣与仇恨一样会令人讨厌。但他又扔不掉脑中产生的一切,这些都是属于他的。
  “我们这就走吗?”他问。
  上官钦廷笑道:“是的,这里没有让我们留下去的理由,纵然有,想也被你解释过了。”
  “那好吧,我好久就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去修行了,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生活。”
  上官钦廷说:“我从来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现在你这么想有你这么想的原因,并非你大彻大悟了。”
  “那怎么才算大彻大悟呢?”
  “大彻大悟是很困难的,没有绝顶辉煌的武学造诣是连边也摸不着的。人光在某件事上明白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没有对万事万物的真知卓见,没有改变命运的能力,是不能大彻大悟的。判断你是否彻悟了什么,光凭你的感觉是不行的,还要看别的东西对你的感觉。”
  “什么,还要看别的东西对我的感觉?”
  他惊诧地说:“难道草木花石也有感觉吗?”
  他虽是饱学之士,但对这类的问题还是陌生的。上官钦廷并不觉得他的惊奇有什么奇怪,淡然一笑说:“是的,花石草木亦有感觉,也有感情,所不同的是,它们的感情与我们不一样罢了。若是你将来有了预感的能力,你会明白什么是草木花石的,也会明白它们的感觉。”
  李岩低头默想了一下:“这是我不曾想到的,这太有些离奇了。”
  上官钦廷平静而有力地说:“一点也不。你中毒的时候并没想到会有人从坟里把你扒出来,可这已是现在的事实了。世界大着呢,人不明白的事还多着呢。”
  李岩点了点头:“也许你是对的。我带兵打仗考虑的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知道杀一个敌人就少一个对头,从来没细想过玄而又玄的东西。”
  上官钦廷笑道:“你会想的,也能体会到。”
  “也许是吧,我信你的话。”上官钦廷一阵大笑,迈步就走。李岩连忙跟了上去。
  两个人走了一阵。上官钦廷说:“我有一件事要办,你想去吗?”
  “什么事?”
  “杀人的事。”
  “杀什么人?”
  “杀一个好人。他行善积德不少,武功亦不错,可我不想让他活着。”
  李岩吓了一跳,忙问:“他既然是好人,你为什么要杀他?难道你不喜欢多几个好人活在世上?这说不过去吧。”
  上官钦廷说:“我并不反对好人应该活着,可好人活在世上太难了,所以我要杀他。”
  李岩苦笑了几声,几乎觉得上官钦廷不可理喻:“你杀掉一个好人就等于你自己作恶,你不感到难过吗?”
  上官钦廷摇头说:“只要被杀的人不难过,我就不难过。”
  “你不杀他不行吗?”
  “不行。这世道你看得见的,哪里还有好人呢。坏人这么多,一个好人活在世界上有多么苦啊!他受着折磨,忍着痛苦,我不能看着他这么受下去,我要杀掉他,让他永远地解脱。”
  李岩不以为然地说:“他既然是个好人,又会武功,他若想死难道不会自杀吗,何须你代劳呢?”
  上官钦廷微笑着摇头说:“好人是不会自杀的,他想拯救这个世界,想使所有的人过上好日子,可这是办不到的,不管他的能耐有多大,也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获得幸福。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人痛苦、挨饿,他就不能安生,咒骂自己是笨驴,打自己耳光,有时还用剑刺伤自己,让身体流血。他的身体已被他刺得体无完肤,可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罪,没有能让所有人过上好日子。他活得这么苦,这么无趣,你说该不该帮他解脱?”
  李岩惊奇地说:“不会有这样的人吧?”
  上官钦廷淡然一笑:“我骗你能得什么好处呢?你不会以为我的脑袋有毛病吧?”
  李岩忙说:“当然不会。可你杀了他有什么好处呢?”
  上官钦廷振振有词地说:“这样他就不会痛苦了,这个世界也就少了一个受难受苦的人,我这么做不是行好吗?”
  李岩苦笑道:“这个世界是不怎么样,能少一个受苦的人自然不错,可这个方法……”
  上官钦廷大笑起来:“你的脑袋还是不开窍。这样的好人是不怕死的,也不会因死而难过。他不想自杀说明他不想做一个弱者,但我杀他,这是他没办法的事,作为一个强者而死,他是乐意的,他也希望自己早一点解脱。”
  李岩大摇其头。上官钦廷的高论他是不能接受的,与其杀好人让世界减少一份痛苦,那不如杀坏人让人间多一份欢乐了!他实在不理解上官钦廷何以会有此怪想。
  “大师,我还是觉得你这么做不妥。他既是一个好人,你该帮他忘掉烦恼才是,不一定要杀死他呀?”
  上官钦廷看了一他眼:“你总是想不通,让我失望。好人有许多种,这样的好人是不可劝的。就像一个人患了绝症,每天受着病魔的无情摧残,痛不欲生,可他却不想自杀,一拖再拖明知活下去是白受罪。但他却希望突然发生一场天灾人祸,把他消灭,那样他什么遗憾也没有了。他会以为这是‘天意’,该死的,人就是这么逃不脱一个‘天意’的控制。好人若患了‘好人病’,情形也大致如此,我不为他除痛谁去除呢?这也是在帮助他呀,别看帮助他的方法你接受不了,而他是能接受的。”
  李岩说:“你的武功若强过他许多,你若让他接受什么,他又怎能推拒得了呢?”
  上官钦廷摇了摇头:“你现在不明白,这也不奇怪,因为你从来没有倒着想过什么,而我常这么想,不过我可以断定,最终你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李岩不服气地说:“我不想讨论以后的事,人若被你杀了,我不同意又能如何?”
  上官钦廷笑道:“问题是你不会同意的。现在你会怪我,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赞同的,我们走着瞧吧。”
  李岩“哼”了一声:“那除非我疯了。”
  上官钦廷笑而不语。他不想与李岩争论下去,能用事实说明的问题,何必要空费口舌呢。
  李岩见他不吱声了,反而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在一个长者面前,自己是不该放纵自己的,他有些惴惴不安。
  “大师,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上官钦廷哈哈大笑:“你也太小看我了,若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也不配做江湖人了。我不说话有我的道理,并非在生闷气,否则,漫漫长夜岂不把我气死?”
  李岩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笑道:“看来我傻得可以,以往的那些仗真不知是怎么打的,也许是—场恶梦吧。”
  上官钦廷说:“傻子是从来不说自己傻的,你英武着呢。”
  李岩的脸上飞起一片笑意,不知他感受到了什么,也许什么感受也没有,完全是一种下意识。他瞥了一眼上官钦廷,把话扯开:“大师,你出家修行有多少年了?”
  上官钦廷看了一眼远方的山,似乎有些寂寞地说:“不会大于我的年龄,也不会小于……”
  他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里,悠远的岁月让他感慨万千,弹指间多少年过去了,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呢?有什么值得自己记忆的?现在自己又要做什么?他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否则他怕自己会糊涂起来,在他的感觉里,也有种说不清的东西,那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他不愿去弄清它。人有时被蒙在鼓里也是一种幸福,并非所有的清醒和理智都那么可爱。两人谈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片水塘前。
  塘里的水是清的,里面长出许多尖如刺的水草,在水草的旁边有许多绿色的圆叶,那是荷叶,荷花开着,异样的美丽。平静的水面上不时泛起水花,那是不安分的龟儿试图想跃上天空的努力。风吹来,水面上涟漪无数,仿佛天外飞来一群鸭儿扑进塘里。
  两人在水塘前站了一会。李岩拾起一块小石片儿投进水里打漂儿。石片儿在水面上几个起落,带起几个偌大的水花。上官钦廷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李岩看了他两眼,问:“我们在这儿等人?”
  上官钦廷一笑:“若是有人来,可以这么说的。”
  “我们要到哪里去?”
  “你会知道的,别急,总之这些对你都没有什么影响的。”
  李岩朗声笑道:“看来我的功夫欠佳,连耐性亦不如你。”
  上官钦廷道:“若是颠倒了过去,那就是你从坟里扒我了。大概也不会杀什么好人了。”
  “的确不会,我始终不能理解你反常规而行之的道理,也许你从来就好坏颠倒着。”
  “那我扒出你是什么行为呢?”上官钦廷笑问。
  李岩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上官钦廷救他是头发昏吧?若默认上官钦廷救他是正义之举,那又怎能说人家是好歹不分呢?在两难选择中,他没有忘记笑,于是他笑了,在这种情形中,笑是最好的妥协。上官钦廷也笑了,他的笑十分得意欣然。同是笑,在两人的脸上,内容却是大相径庭的。
  “你想打个赌吗?”上官钦廷忽然笑问。
  “赌什么?”李岩也是笑着。
  “就赌我们两人在杀人的这事上谁输谁赢。”
  “我听人说,古来众赌,无输贏,不知大师以为然否?”
  上官钦廷哈哈大笑:“这回是你赢了,天下没有不输的赌。”
  “大师是否放弃了杀那人的打算?”李岩笑道。
  上官钦廷摇头说:“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我本来就没错,放弃固执念头的应该是你。”
  李岩辩道:“可我并没有什么固执的念头呀?”
  上官钦廷微然一笑,没有吱声,他看到了新的情况:在他们的北面,走过一个人来。
  李岩注视了一会儿来人,问:“你等得就是他吗?”
  上官钦廷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等人来?”
  “那你站在这儿干什么,总不会是希望池塘里猛地跳出个美人来吧?”
  “哈哈……”上官钦廷一阵大笑。
  “多亏我不介意这些,否则一巴掌你是挨上了。在我眼里,美人与粪土并没什么两样,我不会希望眼前突然出现一堆粪土吧?”
  李岩道:“美人与粪土怎么可相提并论,我从不相信谁能看见一堆粪土会把它视作美人。”
  “你很会狡辩的。”上官钦廷笑道。
  这时,那人已走到他们两人面前。
  “请问,你们两个谁想杀人?”那人忽道。
  李岩吃了一惊,真想不到对方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他发呆地看着那人古怪的面孔,说不出话。上官钦廷十分镇諍,冷淡地问:“你想死?”
  “是的,我一刻也不想多活了。”
  “那你为什么不自杀呢?”
  “因为我死是有条件的,自杀是没法满足这一条件的。”
  “你死需要什么条件?”
  “条件很简单,你若想杀死我,得付给我一笔钱,没有钱你是不能杀我的。”
  “你的命打算卖多少钱?”
  “十万两雪花银。”
  上官钦廷摇头道:“太贵,你的命不值这么多钱,五两银子足也。”
  那人似乎有些愤怒:“我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角色,怎么只值五两银子?”
  上官钦廷说:“道理很简单,因为你想卖;若不想卖,那就值钱了。”
  “你在戏弄我?”
  “我从来不戏弄想死的人,倒是有些可怜你。”
  那人“哼”了一声:“‘铁善人’王仆是从来不要别人可怜的,恰恰相反的是,我常可怜别人。”
  上官钦廷微微一笑:“铁善人,有些名气。”

相关热词搜索:十地神功

上一篇:第七章 父子情杀
下一篇:第九章 奇缘天成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