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于东楼 侠者 正文

第九章 四维堂的危机
 
作者:于东楼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5-17 16:16:50  评论:0 点击:

  四维堂的大门永远是开着的,他们随时欢迎朋友的到访,也从不在乎有人登门挑衅,这是祖上的遗风,历代掌门都没有理由改变。
  现在,那两扇大门依然开着,林强毫无阻拦的便走了进去,只是走到第二道门,才被人挡了下来。挡在他面前的是几名年轻弟子,年纪与他当年离开这里的时候差不多,但穿着打扮却已和过去全然不同。
  只见那几人个个身着儒衫,腰悬长剑,一派温文儒雅模样,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武林中人,倒像哪家学塾的学子一般。林强对此地的环境虽极熟悉,但仍不免四下张望了一眼,道:“请问这里还是不是四维堂?”
  居中一名手持折扇的年轻弟子缓缓地点点头,道:“当然是。但不知阁下是哪条道上的朋友?光临敝堂有何见教?”
  他边说着话,那把折扇,还边在手中打着转,神态显得十分傲慢。
  林强瞧得满肚子火,但还是强忍下来,仍然客客气气道:“我是专程来探望罗大小姐的,有劳哪位进去替我通报一声!”
  那年轻弟子转动中的折扇陡然一停,脸孔也变下来,道:“这一趟阁下是白跑了,我们大师姑从来不见外客,你请回吧!”
  林强再也忍耐不住,登时大叫起来道:“放屁!谁说罗大小姐不见外客?她一向最重视朋友,绝无将造访的客人撵出去之理。”
  说到这里,往前逼了一步,抬手向那手持折扇的弟子一指,道:“还有你,你身为四维堂中人,怎可对客人如此怠慢,这是哪个教你的规矩?说!”
  那几个年轻弟子听得脸色大变,手持折扇那人急忙以扇掩口,朝身旁的同伴悄声道:“这家伙可能要硬闯,赶快把苗师哥请出来……”
  林强不待他说完,便已截口道:“不是可能,是闯定了。你不必再请什么猫师哥狗师哥的出来,我只想见罗大小姐,你们不替我通报,我也照样可以找到她……”说着,探身跨歩,但见剑光一闪,那年轻弟子的折扇已被削掉了一半,同时悬挂长剑的带子也被抹断,长剑“当啷”一声脱落在地上。
  那年轻弟子慌乱甩掉半截扇骨,弯腰就想拾剑,却发觉掉在地上的只不过是个空剑鞘,林强使用的那柄剑竟是自己的剑,不禁失声尖叫道:“那人抢了我的剑,硬住里闯,你快点把他拦住,快!”
  旁边那几人仓皇拔剑,一拥而上,五六支剑几乎一起刺到林强胸前。
  林强让也不让,只见剑光闪动,“当当”连声中,硬将那几支剑逼了回去,有一支更被震得脱手飞去,摔落到院墙之外。
  其他那几人急忙撤步自保,林强也趁机穿过前厅,冲入中院,边走边还大摇其头道:“真是罐里养王八,一窝不如一窝了,四维堂的脸简直被你们这群人给丢尽了。”外边那几名弟子也不还嘴,只不声不响地跟了进来,倒是先前手执折扇那人,直着嗓子大喊道:“快把他拦住,他抢了我的剑……”这时又有十几名年轻人挺剑疾扑而至,看上去每个人都是功架十足,但只三招两式,不是被逼得长剑脱手,便是连人带剑一起翻滚出去,场面极其狼狈。
  林强边打边叫道:“他妈的你们使的这是哪门子的剑法,难道四维堂会使剑的人都死光了?快叫你们的师傅出来,否则我可真要杀进去了!”
  那些年轻弟子剑法虽然不堪一击,却个个都像打不死的英雄好汉,对林强的喊叫之声更是充耳不闻,剑飞出去再捡回来,人翻出去又爬起来,而且人数愈打愈多,说什么也不肯让林强接近那道通往内院的红门。
  林强几次想要硬闯过去,都不忍下手,只气得他破口大骂道:“他妈的这算什么,只派一群小王八蛋就想把我挡回去,告诉你们,没那么便宜的事儿,你们再不出来可别怪我要大开杀戒了……”
  谁知骂声未了,乱哄哄的院中忽然变得声息全无,一群年轻弟子也全都提剑退到两旁,将那道红门整个让了出来。
  林强还以为那个熟面孔驾到,回首一瞧,不禁大失所望,原來站在红门中的,仍然是个年纪很轻的人。只见那年轻人当门而立,手上也同样提着一柄剑,不同的是他未着长衫,仅穿着一件小褂,小褂上浸满了汗水,整个贴在他结结实实的身子上,让人一看即知他是刚从练武厅赶来,而且来得十分仓促,直到现在仍在气息喘喘,汗水未断。
  林强仔细打量他一阵,才道:“你……会使剑?”
  那年轻人淡淡道:“使是会使,但不知能否令阁下满意。”
  林强哈哈一笑道:“好,好,我已经很久未领教过四维堂的剑法,你只管放手施为吧!”
  那年轻人倒也干脆,二话不说,挺剑疾扑而上。林强一见他的来势,丝毫不敢大意,急忙屏气凝神,一剑平胸刺出。
  但见剑光闪动,“当当”有声,刹那之间已交换了几招,林强竟被逼退了两步,而那年轻人却倒退了七八步才勉强站稳了脚。
  两旁那二三十名年轻弟子,个个紧闭其口,鸦雀无声,只有先前失剑的那年轻弟子哑着嗓子大喊道:“师哥小心,那人剑法邪气得很。”
  林强听得连连摇头叹气道:“亏你还是四维堂的子弟,打了半天,竟连我使的是什么剑法都没有瞧出来,真是丟人丢到你姥姥家去了。”
  他一面说着,头也不回,便将手中那柄剑朝那人甩了过去。
  只听得吭哧一声,那人竟被自己的剑砸了个跟斗。
  他即刻翻身爬起,气急败坏道:“师哥你瞧,那家伙简直欺人太甚,等一下你一定得多刺他几剑,替我出出气。”
  院中虽站满了人,却没有一个人理他,甚至连看都没人看他一眼,每个人的目光都在朝向刚刚与林强过招的那年轻人身上,似乎都在担心他有没有负伤,是不是有能力再战。
  林强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又打量了他许久,才和颜悦色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的徒弟?”
  那年轻人道:“四维堂第七代弟子苗玉城……”林强不待他说完,便已作出恍然大悟状道:“四维门下三条龙,方羽、陈功、苗玉城,原来你就是那条小龙,难怪剑法使得不错。”
  苗玉城忙道:“那是江湖朋友们胡乱凑数,在下的剑法跟两位师哥比起来还差得远。”
  林强突然面色一整,道:“你两个师哥的剑法如何,我是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以你方才出剑的功力而论,可比你那些师伯、师叔们差远了。”
  苗玉城怔了怔,才道:“是是是,还请阁下指教。”林强居然把头一点,老实不客气道:“你方才使的那三招,都是礼字诀中的剑法,第一招‘借花献佛’使得倒还差强人意;第二招的‘投桃报李’就觉得太软了;第三招的‘受玉赠金’使得最差,你玉是受了,可是金子为何没有赠出去?莫非你还舍不得出招?礼字诀讲的就是礼尚往来,而你这样只来不往,岂不是在自找挨打,你说对不对?”
  苗玉城听得神情大变,愣了半晌,才道:“还没有请教尊驾贵姓大名?怎会对我四维门的剑法如此了解?”
  林强忍不住又摸摸脸颊上的那道刀疤,道:“这两个问题等一下再答复你,咱们再比划几招如何?”
  他也不管苗玉城同意与否,“当啷”一声拔出自己的剑,挺剑就扑了上去,出剑的姿势与方才的苗玉城如出一辙,只是显得更快,更具威力。
  苗玉城迫不得已,只有以方才林强使用过的招式应战,但三招下来,结果却全然不同。
  剑光闪闪中,但见林强运剑如行云流水,气势逼人,而苗玉城却手忙脚乱,节节后退,几次都险些伤在剑下,等到林强把那招‘受玉赠金’使完,苗玉城刚好被逼进刚刚现身的那道红门中。
  林强长剑一收,轻声细语道:“你瞧我这三招使得如何?”
  苗玉城连连点头道:“高明极了。”
  林强声音压得更低道:“现在你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苗玉城呆望了林强良久,突然将长剑往背后一藏,嗫嚅着道:“尊驾……前辈莫非是四……四……四……”
  他连说了几个“四”字,却没有接下去,幸亏门里适时出现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一把将他推开,紧紧张张接道:“四师弟,果然是你,你跑来干什么?”
  林强远远一抱拳,道:“二师哥别来无恙?”
  原来这人正是曾到过阎府的葛天彬,也是四维堂第六代弟子之首,紧排在罗大小姐之后的第一个外姓弟子。
  只见他慌忙赶到林强面前,浓眉紧皱道:“在这种节骨眼儿上,你来凑什么热闹!趁其他人还没有发现,还是赶紧回去吧!”
  林强怔了一下,道:“二师哥,你是怎么搞的,多年不见,怎么一见面就赶我走,我只是想来看看大师姐,又不是来偷来抢,别人发现了又怎么样!”
  葛天彬叫道:“什么?你还有脸来见大师姐?难道你当年害她害得还嫌不够?”
  林强又愣了半晌,道:“我害了她?这是她亲口告诉你的?”
  葛天彬道:“这还用得着她来说,师兄弟们哪个不知道!”
  林强道:“二师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葛天彬道:“有什么事赶快说,说完了赶快走,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再惹麻烦。”
  林强道:“请你进去帮我问她一声要不要见我。只要她说个不字,我回头就走,从此永远不进四维堂的大门,你瞧如何?”
  葛天彬忙道:“四师弟,我看还是算了吧,她已经是快死的人了,你何必再来惹她。”
  林强道:“正因为她快死了,我才不得不来见她一面,老实告诉你,当年那件事并不那么简单,如果我不给她个表白的机会,只怕她死都闭不上眼睛,你信不信?”
  葛天彬微微怔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年那件事还另有内情?”
  林强道:“不错,你想不想听听?”
  葛天彬点头道:“好,你说,我倒要听听是怎么回事儿。”
  林强道:“那你就赶快替我去问问她,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倒不如叫她自己说给你听。”
  葛天彬浓眉又已皱起,正在拿不定主意,陡见一名持剑少女自门中走了出来。
  那少女横了林强一眼,才朝葛天彬道:“二师叔,放他进去吧,师傅正在房里等着他。”
  林强大喜过望,没等葛天彬开口,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者

上一篇:第八章 疗伤的日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