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周郎 >> 蝴蝶戟 >> 正文  
第五章 老孔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章 老孔

作者:周郎    来源:周郎全集    更新时间:2014/10/28
  田金佛自然只有缩手。可不管他缩得如何迅捷,总也免不了一死。肖无濑剑尖上挑,刺入了他的咽喉,张一行剑尖下压,刺入了他的膻中穴。招式不同,方位不同,力道也不同,但都是妙到毫巅的杀招。
  二人两剑,田金佛仰天而倒。
  韩笑和蒋经北正斗得激烈,另外二蒋却已都取胜。七圣教已经失败了。
  韩笑突然收剑,投入了黑暗之中。
  宋沁吓得心里扑扑乱跳——何出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个来回了。
  何出仍是昏迷不醒,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刚去过鬼门关一趟。
  肖无濑和张一行同时收剑人鞘,又同时说道:“好功夫!”
  惟有英雄才会惺惺相借。
  现在场中,只剩下十四人:张一行和六个紫衣人、肖无濑夫妇、蒋氏三兄弟、一个何出、一个老孔。
  场外观战之人,只有三个:石呆子和癩痢老六是何出的朋友,帮场就得帮到底;老方是因为家就在草坪边上,没事来看热闹。
  蒋氏兄弟已经见到张、肖二人的剑法武功,自叹弗如。
  蒋经北叹道:“张兄,肖帮主,我们三兄弟只重钱财,不计较什么武学秘笈,也自知绝非二位敌手。不过,看在消息是我们兄弟传出去的份儿上,能不能答应我们一个小小的请求?”
  肖无濑冷冷道:“肖某什么都不在意,只要能护住何出的性命,其他所有东西,都没放在肖某眼中心里。”
  张一行叹道:“肖君,好汉子!张某知道,你和何一弓是过命的朋友!”他转向蒋氏三兄弟,冷笑道:“你们准备要多少?”
  他指的当然是银子。
  蒋经东忙赔笑道:“张帮主想来也知道,何一弓生前仗以成名的兵器,乃是一对重约六斤的金戟。”
  张一行微微一怔:“你们只要金戟?”
  六斤纯金虽也算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对于富可敌国的江南蒋家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他们竟然只要这六斤纯金,岂不令张一行觉得不可思议?
  莫非这金朝中有什么奥秘么?张一行迟疑间,肖无濑已冷冷道:“我不答应!”
  张一行微微一声冷哼,紫心会的六人和蒋氏三兄弟一拥而上,围住了宋沁:
  “由不得你!”
  肖无濑的眼中,突然暴射出凛冽的寒光,他的声音,已冷如万古寒冰:
  “张兄,你已决定和蒋氏兄弟联手?”
  张一行的声音也变得极其不友好:“肖君,我只不过已经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肖无濑冷冷道:“那么,你我之间已不免一战?”
  张一行沉声道:“的确如此。”
  蒋经东笑道:“多谢张帮主赐给我们兄弟一对金戟!”
  宋沁冷笑道:“那本是何出的东西,你们真不要脸!”
  蒋经北大笑道:“弱肉强食,古来皆然。即使金戟原是何出的,也已由张帮主转交蒋家了!”
  宋沁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
  何出突然一翻身跳了起来,怒叫道:“你们要这要那,也不问问老于答应不答应!”
  谁也没料到何出居然是装死不上朝,连肖无濑和宋沁都没料到。
  难道金正庭没点中他穴道吗?或者是金正庭力道不足,穴道自解了?
  张一行暴跳而起,一拳击向何出面门。
  肖无濑横里一飞,拦住了张一行,二人拳掌相接,过了三招,又都同时落地,稳如泰山。
  肖无濑冷冷道:“张一行,我现在很鄙视你!”
  当然是因为张一行出手偷袭一个晚辈。
  张一行冷笑一声,道:“肖君,招子放亮一点。否则尊夫人的安危清白,张某恕不保证!”
  肖无濑自然也知道,宋沁以一对九,万无幸理,那六个紫衣人武功造诣都相当高,蒋氏兄弟三人更非善主儿。真要冲突起来,只怕自己夫妇今日命丧于此了。
  何出接口怒吼道:“我担保!”
  张一行大笑起来:“你,就凭你小子?”
  蒋经东三人也大笑起来:“何出,你连自己都保不了,怎么能保护肖夫人呢?”
  “还有我!”
  一个宏亮的声音炸了开来。
  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相信,这声音竟是从老孔嘴里吼出来的。
  连石呆子和老六都不相信。
  老孔不过是个穷愁潦倒的鞋匠,耳聋眼花,枯瘦如柴,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进棺材。老孔小心谨慎,勤俭持家,一天都难得歇上一会儿,一天都难得讲十句话。
  若是有人指着老孔说这位是武学大宗师,谁也不会相信的。再不像样的宗师,也比老孔那副德性要强多了。
  而实际上你不得不信。世界上就有那么许多怪事,你乍一听时会笑破肚皮,笑飞下巴,但事实上,怪事却往往是真的。
  老孔从石上站起来,红光满面,双目炯炯有神,干瘦的胸脯也挺了起来。
  转眼之间,老孔似已不是老孔,而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张一行等人自然都大是吃惊,石呆子和老六两人也看着老孔直发愣。
  只有何出悄然叹了口气,那叹息中似有放心,有崇敬,也有歉疚。
  老孔当然也感觉到了何出的叹息,他回头温柔地看了何出一眼,又将目光射向了张一行。
  老孔在微笑。
  那微笑表明,他也曾有过叱咤风云、傲睨群雄的岁月。
  张一行只怔了很短的时间,便已清醒。
  他的声音和他的脸色一样阴沉:“阁下是什么人?”
  老孔一挺胸脯,大言不惭地高声道:“鞋匠老孔!”
  张一行冷笑道:“张某眼里不操沙子!”
  老孔大笑起来,道:“你眼里就是揉了砂子也不要紧,老夫可以把你狗眼里的沙子一粒一粒地剔出来!”
  老孔大约也受了方家桥地气的影响,说话噎人,能把你噎个大跟头。
  他骂张一行的眼睛是“狗眼”,自然是说“狗眼看人低”。
  老孔即使无名,也毕竟是个老人,张一行的口气很骄横,老孔自然要狠煞他的威风。
  张一行气极反笑:“阁下真的不肯告诉真名实姓吗?”
  老孔眯起眼睛,讽刺地笑道:“老夫纵横江湖时,你小子在倚门槛蹭卵子玩吧?老夫凭什么要告诉你?”
  张一行大笑忽止,冷哼一声道:“就凭这!”
  紫影闪动间,何出已被张一行擒住。张一行的左掌已按在了何出的百会穴上。
  老孔怔了一下,又笑了:“张一行,你的武功还不错嘛。”
  老孔的眼睛居然不花了,看得清清楚楚。
  张一行笑道:“谬奖,谬奖!”
  宋沁怒叱道:“张一行,你这算什么?快放开他!”
  肖无濑退开一丈,沉声道:“张兄,咱们方才的打斗还没开始呢,请——”
  张一行不能不讲信誉,至少是明里得讲。
  何出被他扔给了紫心会的人,两个紫衣人用剑尖点着何出,似要将他钉在地上。
  蒋氏三兄弟仍然困住了宋沁。
  老孔现在仍然是裁判,他不能干涉场中任何事。
  肖无濑缓缓拔出剑,缓缓将剑斜削而出:正是名噪一时的“秋水剑法”,白袍会的看家本领。
  这套由前任帮主秋水自创的剑法,清灵恢宏,气韵生动,宛若无边无际的秋水明月,刹那间可使人沉缅于瑟瑟的秋意中而不能自拔。
  “秋意”是不是就是杀气?
  张一行长剑一抖,也使出了紫心会的镇帮功夫“血剑”。
  据说“血剑”曾经是一柄充满了血腥和杀气的利刃,紫心会的开山祖师,曾用“血剑”血洗过许多门派。后来“血剑”失传,剑法却留了下来,而且也叫“血剑”。
  血,是不是就是剑的本色?
  张一行冲出,剑发。那似已不是剑法,而是刀法、棍法、枪法等等的杂合,零乱无章,却又精妙狠辣,似乎每一剑都要看见敌人的鲜血才算完。
  肖无濑的剑,飘渺悠远,似蒹葭上冷冷的白露,似白露上孤洁的月光,似月光里幽怨的箫声,似箫声里丽人的漆眉。他的剑招虽然很慢很舒缓,但张一行的“血创”也无法攻进去。
  老孔高踞赌石,看得啧啧连声:“难得,难得!难得的人,难得的剑,难得的剑会!”
  张一行的剑似是快到了极处,其实却无时不留有回防的余地;肖无濑的剑慢到了极处,却随时都有可能攻入张一行的要害。
  快就是慢,险就是缓。这是不是极高深的武学?
  老孔似已看得痴了。
  宋沁怔怔地盯着肖无濑,想起了很多、很多……
  石呆子和老六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们实在为这个不温不火的肖帮主担心,担心他随时会被张一行凛冽的剑气摧垮。
  何出看着抵在自己咽喉和心口的两柄长剑,也似已看得痴了,又似已吓傻了。
  那两个紫衣人渐渐被斗剑吸引住了。这种百年难遇的剑会,难道不是用剑人观赏学习的最好机会吗?
  他们的剑尖已微微抬起。
  何出宛如一条游鱼,一条黄鳝,一条蛇,悄无声息地从剑尖下滑了出去。
  谁也没有察觉到何出已经脱离了危险,所有的人都已被“血剑”的狠辣迅捷和“秋水剑法”的舒展洒脱诱入了痴迷的状态。
  老孔的啧啧声似乎停了一会儿,他的嘴角泛起了淡极的微笑,但啧啧声马上又响了起来。
  只有老孔,知道何出已经溜走了。
  何出溜出剑尖的控制,飞快地一闪,到了老方酒店外面的树阴中,没人了黑暗中。
  老方的老婆尖叫着让老方回家去,老方兴犹未尽地往回走。他根本就没发觉正从他身边闪过的何出。
  何出一溜轻烟般过了河,来到牛棚边的老柳树下,停了下来。
  牛棚四周静悄悄的,流水的声音很低很柔。在这里,虫儿的鸣叫就是最嘈杂的声音。
  何出手脚并用,快如猿猴地上到了树顶。
  树顶上的大鸟窝里一定藏有什么东西,何出正伸手进去摸索。
  何出摸出来的,竟是两只无柄金戟。金戟只有巴掌大小,形状极为美丽,宛如两只金色的大蝴蝶。
  这就是“金戟无敌”何一弓的成名兵刃。何一弓就是凭着它们,在武林中闯出了极大的名头。
  何一弓使的金戟是有柄的,可柄呢?何出不知道。
  何出泪水莹莹地望着这两只金戟,目光温温柔柔的。
  他将金戟塞进袖口里,又伸手从乌窝中摸出了一个油纸裹着的小布包,打开小布包,里面是一本薄薄的古书。
  何出看着古书,叹了口气,喃喃道:“都是为了你这个破玩意儿。”
  都是因为这个“破玩意儿”,何一弓名动江湖,又被残杀。
  都是因为这个“破玩意儿”,何出才十多年不敢迈出这个镇子。
  都是因为这个“破玩意儿”,何一弓的结拜兄弟孔含章才隐居十二年,着意培养何出成人。
  都是因为这个“破玩意儿”,才会有今天这许许多多的麻烦。
  何出摇摇头,叹息着将“破玩意儿”揣进怀里,溜下了柳树。
  谁也不会想到,轰动天下的《太清秘笈》居然就藏在这柳梢上的大鸟窝里。
  张一行“血到”的威力依然不减,肖无濒“秋水剑法”的灵动也已发挥到了极致。
  但他们的额上,已现出了密密的晶莹的汗珠。
  他们的决斗,已到了生死关头。
  一个紫衣人不经意地往地上一看,惊呼出声:“何出溜了!”
  一声爆响,肖无濑和张一行倏地倒飞而回,跌倒在地,二人口中都已是鲜血狂喷。
  两柄利剑,都已断成了碎片。
  宋沁一声惊呼,穿花挟蝶般掠出蒋氏三兄弟的包围,扑到肖无濑身边,哭叫道:“大哥哥,你——”
  “大哥哥”本是他们热恋时最最关情的称呼,宋沁却在此时大声叫了出来。肖无濑心情剧荡,血喷得更急。
  老孔闷声不响地站起来,走到肖无濑身边,双手一阵乱点:“宋姑娘,肖公子没事儿。”
  宋沁哭得却更伤心了。是不是因为只要肖无濑没事儿,她的泪水总会被他吻干?
  张一行喘笑道:“肖君,好功夫!”
  肖无濑也喘道:“张兄,佩服!”
  两败俱伤。得意的该是谁?
  老孔沉声道:“肖无濑肖公子,何出的事情,有我孔含章在,你尽可放宽心!你和宋姑娘,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调养吧。”
  肖无濑只有点头,他已无力再战,宋沁也已无心再战。
  宋沁背起肖无獭,慢慢走远了。
  蒋氏三兄弟彼此对视一眼,居然也纵跃而退,飞快地跑开了。按理说张、肖俱伤,他们该是现在最有实力的,可他们却撤走了。
  是不是因为这里已没有何出?
  六个紫衣人,六柄剑,护住了坐在地上的张一行。
  张一行面色惨白,但神情却很镇定。
  老孔笑道:“张一行,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一行一下就站了起来,大声道:“很好!”
  他的声音虽仍很哑,但中气显然已很充沛。
  老孔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武功已是如此之高,相信天下已极少有人能胜过你,你又何苦跑来抢秘笈呢?”
  张一行看着老孔,突然也叹了口气,道:“张某此身已属本会,一切从紫心会的利益出发。”
  老孔道:“你是害怕有人修习了太清玄功,会和你作对?”
  张一行笑出了声:“怎么可能呢?放眼天下,除了白袍会之外,尚有何人敢和我紫心会作对?我之所以抢秘笈,是为了百尺竿头,更上层楼。对我紫心会日后发展壮大,秘笈大有益处啊!”
  老孔干笑了几声,淡淡地道:“不对吧?张一行,你也是一个神秘组织的首脑,难道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比你的紫心会更神秘的组织吗?”
  张一行眼中闪出了冷傲的光芒:“白饱、紫心、血鸳鸯!
  你说的是血鸳鸯令吗?”
  白袍会、紫心会和血鸳鸯令乃是天下最神秘的三个组织。其中白袍会成立最晚,又名“弃徒会”,专门收罗各门派的弃徒,现已渐渐变成了一个公开的门派,不再神秘。紫心会成立较早,仍很神秘,只有血鸳鸯令,最为神奇,曾有过许多传奇故事流传江湖。但也有人认为,“血鸳鸯令”根本就是杜撰出来,世上本没有这么一个纯粹由女人组成的组织。
  老孔苦笑:‘不错,血鸳鸯令!”
  张一行大笑:“莫说世上并没有这么个组织,就算真的有,也绝对不会是紫心会的敌手!”
  老孔喃喃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但我的确已经感到,她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张一行突然觉得,后脊上一阵发凉。
  他并非不知道世上真的有血鸳鸯令这个组织,紫心会上代帮主华玄元就曾告诉过他,宋朝元的妻子辛眉,就是血鸳鸯令在虎山派的卧底,结果是虎山一派,冰消瓦解。
  如果今晚的最后得胜者是血鸳鸯令,张一行将不会感到吃惊。
  现在何出在哪里?秘笈又在哪里?是不是都已落进血鸳鸯令手中?
  老孔似是没话找活地道:“你不要伤害何出,他还只是个孩子。”
  张一行突然大笑起来:“那要看这个孩子老实不老实。”
  老孔冷冷道:“老夫现在若要宰你,易如反掌。”
  张一行的大笑声不断:“你不会的,因为我已重伤。”
  老孔仰天一笑,道:“老夫十二年前便已发过誓,以后快意恩仇,绝不再为虚名所累!”
  老孔已不再笑,一步一步,走向张一行和六个紫衣人。
  张一行冷笑道:“孔含章,你若杀了我,紫心会数千弟兄将视何出为仇人。哪怕他躲到天涯海角,也难逃出紫心会的手掌心!”
  老孔丝毫不为所动,仍是一步一步向前走,说道:“我管不了以后的事。杀一个,少一个!”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赌石边又已呈现出一触即发的态势,但已没有人调停。
  四个紫心会的剑手齐声历呼,四柄青光闪闪的长剑织成了密不透风的网。
  孔含章冷笑着钻进了网里。
  老孔当过十二年鞋匠,他拆过许多乱七八糟的鱼网线。
  他知道这六个紫衣人都是用剑的高手,他们织就的剑网一定很难拆,他还是冷笑着钻进了网里。
  剑影。剑影。剑影织成密不透风的剑网。
  老孔就像是一条鱼,一条又老又滑又粘的鲇鱼。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老孔在刹那间已中了四剑,两剑在胸腹,一剑在右臂,一剑在左腿。
  鱼未死。网已破。
  四个紫衣人哼都没哼就向四下仰倒。他们的眉头,都点着一点蚂蚁大的血斑。
  “金针渡劫!”张一行神态自若地道:“的确是好功夫。”
  孔含章的一手“金针渡劫”绝技,三十年前名动江湖,杀人无数。每个被他杀死的人都被金针刺人眉心,无药可救。
  老孔浑身鲜血,脚步踉跄。
  最后两个紫衣人不等号令,呼啸着挟剑而上。
  老孔又中了两剑。那两个紫衣人又被金针“渡化”了。
  老孔还是没有倒下,他艰难地迈出了一生中最后的几步,站到了张一行面前。
  张一行苦笑道:“孔含章,你这是何苦?”
  老孔干笑,声音已嘶哑不可闻:“大哥,小弟我……我来了,幸……幸不……辱……命……”
  张一行右掌疾挥,老孔双手连抖。
  一声巨响,老孔的胸膛被打穿了一个大洞,血肉横飞,倒地气绝。
  石呆子和老六的两泡尿下来了。
  张一行跟跄了几步,站住了,叹了口气,嘶声道:“张一行,你……这是……何……苦……”
  他也仰天摔倒。他的眉心,自然也有一个极小的红点。
  像一只红色的小蚂蚁。
  何出溜下树,便被一双结实而又柔软的胳膊抱住了,抱得紧紧的。
  何出挣了几下,没挣开。后背有两团软绵绵的东西顶着,热烘烘的。
  “何疯子,是我呀!”抱他的那人在娇声低笑。
  “春妮儿?”
  何出突然浑身暖洋洋的,——抱他的人儿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春妮儿!
  三个苗条动人的身影闪了过来:“春妮儿,快走吧!”
  春妮儿笑嘻嘻地道:“大哥他们呢?”
  一个女人道:“在前面等着呢!”
  春妮儿将热烘烘的嘴儿凑到何出耳边,轻笑道:“疯子,跟我走,好不好?”
  何出空有一身好武艺,却不愿动弹,也动弹不了。这三个女人正是那日在酒店中碰到的,是春妮儿的三个嫂子。
  何出被结实的牛皮绳捆住了手脚,捆得紧紧的,他现在就是有通天的本事,只怕也脱不了身了。
  何出被横放在春妮儿马前。他睁大眼睛,紧紧盯着她随骏马疾驰而上下颤动的双乳,他极力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这一切都让何出神不守舍,想人非非。
  秋衫薄薄,迎风而贴上春妮儿的娇躯,显出了极美极动人的曲线。
  这个时候谁要敢拎何出下马,解开皮绳和穴道,何出一定会给那人一个耳光,外加一脚。
  何出似乎已经忘了,他是因为什么才会躺到马背上来饱眼福的。
  难道不是那个“破玩意儿”吗?
  一行八人七骑向北奔了约摸三个时辰,天光大亮,何出发现,自己已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何出从来没出过远门,更没见过山外的景象。他侧过头,打量着路边的景物,发现这里到处都是水塘,大片大片的水塘连在一起,塘中满是菱藕。塘边尽是垂柳,垂柳中有人家。
  山呢?何出惊慌地发现,山影已很淡很淡,山已很远很远。
  没有山,还有什么意思呢?何出觉得有些害怕了,他感到很孤单。
  正在这时,马停住了。
  何出一转头,就看见了一座极大的大门,大门两边是青砖砌成的高墙。
  “这一定是个很有势力的人家。只是,抓我来这里干什么呢?”
  何出更慌张了。如果你是个在山里长大的孤苦无依的男孩子,如果你突然被人抓住,送到山外的某个陌生的庄院,你会不会慌张?
  当然也会。
  蒋氏三兄弟先下了马,然后是三个嫂子下马,都往那扇大门走,有说有笑的。
  难道这就是“赌神”蒋家?何出在心里打小鼓。
  春妮儿一提牛皮绳,拎着何出飘然下马,朝他媚媚地一笑,满面红晕:                                                                        气“不老实的坏小子!”
  显然她知道,何出一直贼忒兮兮地尽向自己身上的什么地方看。何出红了脸,羞惭地转过眼睛。
  他看见一个很年轻很英俊的公子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何出的眼睛一下瞪着溜圆——
  是司马鹤!
  这里是名动江南的司马世家!
  这里已是芜湖!这里已是长江边!
  何出的心一下凉透了。
  春妮见了司马鹤,顿时将何出往地上一扔,跑了上去,娇声道:“鹤哥哥,你怎么也不等等我呀?”
  何出的心,简直已凉得不能再凉了。
  他的脑袋一下磕在一块石头上,但他没有感到痛。
  他的心在刀扎般地痛。他实在是太生气了。
  何出并不生春妮儿的气,他只是狠狠地骂自己没出息。
  春妮儿似乎并没有发现,司马鹤面色慌怀,目光阴沉。
  大嫂忙笑道:“春妮儿,咱们先去歇息去吧!何出这小子,就让你大哥和你鹤哥哥他们发落好了!”
  司马鹤也不搭腔,快步走到何出身边,极快地一摸他全身,面色更难看了:
  “东西呢?”
  他的声音又嘶又哑又冷,十分难听。
  蒋经东微笑道:“在我怀里。”
  司马鹤冷笑道:“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蒋经东笑道:“司马公子,没什么别的意思、只要你杀了尊夫人,蒋某自然会交出秘笈。”
  司马鹤惨然一笑,声音已有些颤抖:“你可以到后厅看看。”
  蒋经北飞一般冲入大门,片刻又奔了回来:“真的已经死了”
  蒋经东哈哈大笑:“司马公于果然是个爽快人,是个有血性的男儿。春妮儿,还不谢过你鹤哥哥?”
  春妮儿满面红云,深深一福。
  司马鹤朝她冷冷点头,转向蒋经东。蒋经东伸手人怀,将秘笈取了出来,递给了司马鹤。司马鹤双手颤抖着接过《太清秘笈》,眼中闪着惊喜痛苦的神色。他匆匆翻了几页,便将秘笈塞进了怀里。
  蒋经东微笑道:“大事已了,我们该走了。春妮儿,你是走呢,还是留下来?”
  春妮儿娇羞无限地瞟了瞟面目阴冷的司马鹤,娇滴滴地道:“我不走,我要在这里陪陪鹤哥哥。”
  何出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一点都没弄明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