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边城浪子 >> 正文  
第三章 刀断刃,人断肠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刀断刃,人断肠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4

  (一)

  白衣人掠出三丈,足尖点地,一鹤冲天,身子孤烟般冲天拔起。
  荒野寂寂,夜色中迷漫着黄沙,哪里看得见半条人影?只剩下歌声的余韵,仿佛还缥缈在夜风里。
  风在呼啸。
  白衣人沉声喝道:“朋友既然有意寻衅,何不现身一见?”
  声音虽低沉,但中气充足,一个字一个字都被传送到远方。
  这两句话说完,白衣人已又掠出十余丈,已掠入道旁将枯未枯的荒草中。风卷着荒草,如浪涛汹涌起伏。
  看不见人,也听不见回应。
  白衣人冷笑道:“好,只要你到了这里,看你能躲到几时。”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身子倒窜,又七八个起落,已回到停车处。
  叶开还是懒洋洋地斜倚在车厢里,手敲着车窗,曼声低诵。
  “……一入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休想回故乡……”
  他半眯着眼睛,面带着微笑,仿佛对这几句歌曲很欣赏。
  白衣人拉开车门,跨进车厢,勉强笑道:“这也不知是哪个疯子在胡喊乱唱,阁下千万莫要听他的。”
  叶开淡淡一笑,道:“无论他唱的是真是假,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听不听都无妨。”
  白衣人道:“哦?”
  叶开拍了拍身子,笑道:“你看,我既没有带刀,肠子只怕也早已被酒泡烂了;何况我流浪天涯,四海为家,根本就没有故乡,三老板若真的要将我留在万马堂,我正是求之不得。”
  白衣人大笑道:“阁下果然是心胸开朗,非人能及。”
  叶开眨眨眼,微笑道:“‘烟中飞鹤’云在天的轻功三绝技,岂非也同样无人能及。”
  白衣人耸然动容,但瞬即又仰面而笑,道:“云某远避江湖十余年,想不到阁下竟一眼认了出来,当真是好眼力!”
  叶开悠然道:“我的眼力虽不好,但‘推窗望月飞云式’‘一鹤冲天观云式’、‘八步赶蝉追云式’,这种武林罕见的轻功绝技,倒还是认得出来的。”
  云在天勉强笑道:“惭愧得很。”
  叶开道:“这种功夫若还觉得惭愧,在下就真该跳车自尽了。”
  云在天目光闪动,道:“阁下年纪轻轻,可是非但见识超人,而且江湖中各门各派的武功,阁下似乎都能如数家珍,在下却直到现在,还看不出阁下的一点来历,岂非惭愧得很。”
  叶开笑道:“我本就是个四海为家的浪子,阁下若能看出我的来历,那才是怪事。”
  云在天沉吟着,还想再问,突听车门外“笃、笃、笃”响了三声,竟像是有人在敲门。
  云在天动容道:“谁?”
  没有人回应,但车门外却“笃,笃,笃”响了三声,竟像是有人在敲门。
  云在天动容道:“谁?”
  没有人回应,但车门外却又“笃,笃,笃”响了三声。
  云在天皱了皱眉,突然一伸手,推开了车门。
  车门摇荡,道路飞一般向后倒退,外面就算是个纸人也挂不住,哪里会有活人。
  但却只有活人才会敲门。
  云在天沉着脸,冷冷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做这种事。”
  他已想将车门拉起,突然间,一只手从车顶上挂了下来。
  一只又黄又瘦的手,手里还拿着个破碗。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车顶上道:“有没有酒,快给我添上一碗,我已经快渴死了。”
  云在天看着这只手,居然又笑了,道:“幸好车上还带着有酒,乐先生何不请下来?”
  两只又脏又黑的泥脚,穿着双破破烂烂的草鞋,有只草鞋连底都不见了一半,正随着车马的颤动,在摇来摇去。
  叶开倒真有点担心,生怕这人会从车顶上跌下来。
  谁知人影一闪,这人忽然间已到了车厢里,端端正正地坐在叶开对面,一双眼睛半醉半醒,直勾勾地看着叶开。
  叶开当然也在看着他。
  他身上穿着件秀才的青衿,非但洗得很干净,而且连一只补钉都没有。
  先看到他的手,再看到他的脚,谁也想不到他身上穿的是这么样一件衣服。
  叶开看着他,只觉得这人实在有趣得很。
  这位乐先生却忽然瞪起了眼,道:“你盯着我看什么?以为我这件衣服是偷来的?”
  叶开笑道,“若真是偷来的,千万告诉我地方,让我也好去偷一件。”
  乐先生瞪着眼道:“你已有多久没换过衣服了?”
  叶开道:“不太久,还不到三个月。”
  乐先生皱起了眉,道:“难怪这里就像是鲍鱼之肆,臭而不可闻也。”
  叶开眨眨眼,道:“你几天换一次衣服?”
  乐先生道:“几天换一次衣服?那还得了,我每天至少换两次。”
  叶开道:“洗澡呢?”
  乐先生正色道:“洗澡最伤元气,那是万万洗不得的。”
  叶开笑了笑,道:“你是新瓶装着旧酒,我是旧瓶装着新酒,你我本就有异曲同工之妙,又何必相煎太急。”
  乐先生看着他,眼珠子滴溜溜在转,突然跳起来,大声道:“妙极妙极,这比喻实在妙极,你一定是个才子,了不起的才子——来,快拿酒来,我遇见才子若不喝两杯,准得大病一场。”
  云在无微笑道:“两位也许不认得,这位就是武当的名宿,也正是江湖中最饱学的名士,乐乐山,乐大先生。”
  叶开道:“在下叶开。”
  乐乐山道:“我也不管你是叶开叶闭,只要你是个才子,我就要跟你喝三杯。”
  叶开笑道:“莫说三杯,三百杯也行。”
  乐乐山拊掌道:“不错,会须一饮三百杯,莫使金樽空对月,来,酒来。”
  云在天已在车座下的暗屉中,取出了个酒坛子,笑道:“三老板还在相候,乐先生千万莫要在车上就喝醉了。”
  乐乐山瞪眼道:“管他是三老板、四老板,我敬的不是老板,是才子——来,先干一杯。”

×      ×      ×

  三碗酒下肚,突听“当”的一声,破碗已溜到车厢的角落里。
  再看乐乐山,伏在车座上,竟已醉了。
  叶开忍不住笑道:“此公醉得倒真快。”
  云在天笑道:“你知不知道此公还有个名字,叫三无先生?”
  叶开道:“三无先生?”
  云在天淡然道:“好色而无胆,好酒而无量,好赌而无胜,此所谓三无,所以他就自称三无先生。”
  叶开笑道:“是真名士自风流,有又何妨?无又何妨?”
  云在无微笑道:“想不到阁下竟是此公的知音。”
  叶开推开车窗,长长吸了口气,忽又问道:“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得了万马堂?”
  云在天道:“早已到了。”
  叶开怔了怔,道:“现在难道已过去了?”
  云在天道:“也还没有过去,这里也是万马堂的地界。”
  叶开道:“万马堂究竟有多大?”
  云在天笑道:“虽不太大,但自东至西。就算用快马急驰,自清晨出发,也要到黄昏才走得完。”
  叶开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三老板难道是要请我们去吃早点的?”
  云在天笑道:“三老板的迎宾处就在前面不远。”
  这时晚风中已隐隐有马嘶之声,自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探首窗外,已可看得见前面一片灯火。
  万马堂的迎宾处,显然就在灯火辉煌处。

  (二)

  灯火辉煌。
  车马在一道木栅前停下。
  用整条杉木围成的栅栏,高达三丈。里面一片屋宇,也看不出有多少间。
  一道拱门矗立在夜色中,门内的刁斗旗杆看来更高不可攀。
  但杆上的旗帜已降下。
  两排白衣壮汉垂手肃立在拱门外,四个人抢先过来拉开了车门。
  叶开下了车,长长呼吸,纵目四顾,只觉得穹苍宽广,大地辽阔,绝不是局促城市中的人所能想象。
  云在天也跟着走过来,微笑道:“阁下觉得此间如何?”
  叶开叹道:“我只觉得,男儿得意当如此,三老板能有今日,也算不负此生了。”
  云在天也唏嘘叹道:“他的确是个非常人,但能有今日,也不容易。”
  叶开点了点头,道:“乐先生呢?”
  云在天笑道:“已玉山颓倒,不复能行了。”
  叶开目光闪动,忽又笑道:“幸好车上来的客人,还不止我们两个。”
  云在天道:“哦?”
  叶开忽然走过去,拍了拍正在马前低着头擦汗的车夫,微笑道:“阁下辛苦了!”
  车夫怔了怔,赔笑道:“这本是小人份内应当做的事。”
  叶开道:“其实你本该舒舒服服的坐在车厢里的,又何苦如此?”
  车夫怔了半晌,突然摘下头上的斗笠,仰面大笑,道:“好,果然是好眼力,佩服佩服。”
  叶开道:“阁下能在半途停车的那一瞬间,自车底钻出,点住那车夫的穴道,抛入路旁荒草中,再换过他的衣服,身手之快,做事之周到,着真不愧‘细若游丝,快如闪电’这八个字。”
  这车夫又怔了怔,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叶开笑道:“江湖中除了飞天蜘蛛外,谁能有这样的身手?”
  飞天蜘蛛大笑,随手甩脱了身上的白衣,露出了一身黑色的劲装,走过去向云在天长长一揖,道:“在下一时游戏,云场主千万恕罪。”
  云在天微笑道:“阁下能来,已是赏光,请。”
  这时已有人扶着乐乐山下了车。
  云在天含笑揖客,当先带路,穿过一片很广大的院子。
  前面两扇白木板的木门,本来是关着的,突然“呀”的一声开了。
  灯光从屋里照出来,一个人当门而立。
  门本来已经很高大,但这人站在门口,却几乎将整个门都挡住。
  叶开本不算矮,但也得抬起头,才能看到这人的面目。
  这人满脸虬髯,一身白衣,腰里系着根一尺宽的牛皮带,皮带上斜插着把银鞘乌柄的奇形弯刀,手里还端着杯酒。
  酒杯在他手里,看来并不太大,但别的人用两只手也未必能捧得住。
  云在天抢先走过去,赔笑道:“三老板呢?”
  虬髯巨汉道:“在等着,客人们全来么?”
  无论谁第一次听他开口说话,都难免要被吓一跳,他第一个字说出来时,就宛如半天中打下的旱雷,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云在天道:“客人已来了三位。”
  虬髯巨汉浓眉挑起,厉声道:“还有三个呢?”
  云在天道:“只怕也快来了。”
  虬髯巨汉点点头,道:“我叫公孙断,我是个粗人,三位请进。”
  他说话也像是“断”的,上一句和下一句,往往全无关系,根本联不到一起。
  门后面是个极大的白木屏风,几乎有两丈多高,上面既没有图画,也没有字,但却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叶开他们刚刚走进门,突听一阵马蹄声急响,九匹马自夜色中急驰而来。
  到了栅栏外,马上人一偏腿,人已下了马鞍,马也停下,非但人马的动作,全都整齐划一,连装束打扮,也完全一模一样。
  九个人都是金束冠,紫罗衫,腰悬着长剑,剑鞘上的宝石闪闪生光;只不过其中一个人腰上还束着紫金带,剑穗上悬着龙眼般大的一粒夜明珠。
  九个人都是很英俊的少年,这人更是长身玉立,神采飞扬,在另外八个人的蜂拥中,昂然直入,微笑着道:“在下来迟一步,抱歉抱歉。”
  他嘴里虽然说抱歉,但满面傲气,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他连半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九个人穿过院子,昂然来到那白木大门口。
  公孙断突然大声道,“谁是慕容明珠?”
  那紫袍金带的贵公子,双眼微微上翻,冷冷道:“就是我。”
  公孙断厉声道:“三老板请的只是你一个人,叫你的跟班退下去。”
  慕容明珠脸色变了变,道:“他们不能进去?”
  公孙断道:“不能!”
  跟在慕容明珠左右的一个紫衫少年,手握剑柄,似要拔剑。
  突见银光一闪,他的剑还未拔出,已被公孙断的弯刀连鞘削断,断成两截。
  公孙断的刀已又入鞘,说道:“谁敢在万马堂前拔剑,这柄剑就是他的榜样。”
  慕容明珠脸上阵青阵白,突然反手一掌掴在身旁那少年脸上,怒道:“谁叫你拔剑的?还不给我快滚到外面去。”
  这紫衫少年气都不敢吭,垂着头退下。
  叶开觉得很好笑。
  他认得这少年正是昨天晚上,逼他喝酒的那个人。
  这少年好像随时随地都想拔剑,只可惜他的剑总是还未拔出来,就已被人折断。

×      ×      ×

  转过屏风,就是一间大厅。
  无论谁第一眼看到这大厅,都难免要吃一惊。
  大厅虽然只不过有十来丈宽,但却又长又深,简直长得令人无法想象。
  一个人若要从门口走到另一端去,说不定要走上一两千步。
  大厅左边的墙上,画着的是万马奔腾,有的引颈长嘶,有的飞鬃扬蹄,每匹马的神态都不同。每匹马都表现得栩栩如生,神骏无比。
  另一边粉墙上,只写着三个比人还高的大字,墨渍淋漓,龙飞凤舞。
  “万马堂”。
  大厅中央,只摆着张白木长桌,长得简直像街道一样,可以容人在桌上驰马。
  桌子两旁,至少有三百张白木椅。
  你若未到过万马堂,你永远无法想象世上会有这么长的桌子,这么大的厅堂!

×      ×      ×

  厅堂里既没有精致的摆设,也没有华丽的装饰,但却显得说不出的庄严、肃穆、高贵、博大。
  无论谁走到这里,心情都会不由自主的觉得严肃沉重起来。
  长桌的尽头处,一张宽大的交椅上,坐着一个白衣人。
  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谁也看不太清楚,只看见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就算屋子里没有别人的时候,他坐得还是规规矩矩,椅子后虽然有靠背,他腰干还是挺得笔笔直直。
  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这厅里,距离每个人都那么遥远。
  距离红尘中的万事万物,都那么遥远。
  叶开虽然看不见他的面貌神情,却已看出他的孤独和寂寞。
  他仿佛已将自己完全隔绝红尘外,没有欢乐,没有享受,没有朋友。
  难道这就是英雄必须付出的代价?
  现在,他似在沉思,却也不知是在回忆昔日的艰辛百战,还是在感慨人生的寂寞愁苦?
  这么多人走了进来,他竟似完全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
  这就是关东万马堂的主人!
  现在他虽已百战功成,却还是无法战胜内心的冲突和矛盾。
  所以他纵然已拥有一切,却还是得不到自己的安宁和平静!

×      ×      ×

  云在天大步走了过去,脚步虽大,却走得很轻,轻轻地走到他身旁,弯下腰,轻轻他说了两句话。
  他这才好像突然自梦中惊醒,立刻长身而起,抱拳道:“各位请,请坐。”
  慕容明珠手抚剑柄,当先走了过去。
  公孙断却又一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慕容明珠脸色微变,沉声说道:“阁下又有何见教?”
  公孙断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虎视眈眈,盯着他腰悬的剑。
  慕容明珠变色道:“你莫非要我解下这柄剑?”
  公孙断冷然慢慢地点了点头,一字字道:“没有人能带剑入万马堂!”
  慕容明珠脸上阵青阵白,汗珠已开始一粒粒从他苍白挺直的鼻梁上冒出来,握着剑的手,青筋已一根根暴起。
  公孙断还是冷冷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就像是一座山。
  慕容明珠的手却已开始颤抖,似乎也已忍不住要拔剑。
  就在这时,忽然有只干燥稳定的手伸过来,轻轻按住了他的手。
  慕容明珠霍然转身,就看到了叶开那仿佛永远带着微笑的脸。
  叶开微笑着,悠然道:“阁下难道一定要在手里握着剑的时候,才有胆量入万马堂?”
  “当”的一响,剑已在桌上。

  (三)

  一盏天灯,慢慢地升起,升起在十丈高的旗杆上。
  雪白的灯笼上,五个鲜红的大字:
  “关东万马堂”。
  紫衫少年们斜倚着栅栏,昂起头,看着这盏灯笼升起。
  有的人已忍不住冷笑:“关东万马堂,哼,好大的气派!”
  只听一人淡淡道:“这不是气派,只不过是种讯号而已。”
  旗杆下本来没有人的,这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已站在旗杆下,一身白衣如雪。
  他说话的声音很慢,态度安详而沉稳。
  他身上并没有佩剑。
  但他却是江湖中最负盛名的几位剑客之一,“一剑飞花”花满天。
  紫衫少年倒显然并不知道他是谁,又有人问道:“讯号,什么讯号?”
  花满天缓缓道:“这盏灯只不过要告诉过路的江湖豪杰,万马堂内,此刻正有要事相商,除了万马堂主请的客人之外,别的人无论有什么事,最好都等到明天再来。”
  忽然又有人冷笑道:“若有人一定要在今天晚上来呢?”
  花满天静静地看着他,突然一伸手,拔出了他腰悬的剑。
  他们的距离本来很远,但花满天一伸手,就已拔出了他的剑,随手一抖,一柄百炼精钢的长剑,忽然间就已断成了七八截。
  这少年眼睛发直,再也说不出话来。
  花满天将剩下的一小截断剑,又轻轻插回他剑鞘里,淡淡道:“外面风沙很大,那边偏厅中备得有酒菜,各位何不过去小饮两杯?”
  他不等别人说话,已慢慢地转身走了回去。
  紫衫少年们面面相觑,每个人的手都紧紧握着剑柄,却已没有一个人还敢拔出来。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又听到身后有人缓缓说道:“剑不是装饰用的,不懂得用剑的人,还是不要佩剑的好。”
  这本是句很尖刻的话,但他却说得很诚恳。
  因为他并不是想找麻烦,只不过是在向这些少年良言相劝而已。
  紫衫少年们的脸色却变了,转过身,已看到他从黑暗中慢慢地走过来。
  他走得很慢,左脚先迈出一步后,右脚也跟着慢慢地从地上拖过去。
  大家忽然一起转过头去看那第一个断剑的少年,也不知是谁问道:“你昨天晚上遇见的,就是这跛子?”
  这少年脸色铁青,咬着牙,瞪着傅红雪,忽然道:“你这把刀是不是装饰品?”
  傅红雪道:“不是。”
  少年冷笑道:“如此说来,你懂得用刀?”
  傅红雪垂下眼,看着自己握刀的手。
  少年道:“你若懂得用刀,为什么不用出来给我们看看?”
  傅红雪道:“刀也不是看的。”
  少年道:“不是看的,难道是杀人的?就凭你难道也能杀人?”
  他突然大笑,接着道:“你若真有胆子就把我杀了,就算你真有本事。”
  紫衫少年一起大笑,又有人笑道:“你若没这个胆子,也休想从大门里走进去,就请你从这栏杆下面爬进去。”
  他们手挽着手,竟真的将大门挡住。
  傅红雪还是垂着头,看着自己握刀的手,过了很久,竟真的弯下腰,慢慢地钻入了大门旁的栏杆。
  紫衫少年们放声狂笑,似已将刚才断剑之耻,忘得干干净净。
  他们的笑声,傅红雪好像根本没有听见。
  他脸上还是全无表情,慢慢地钻过栅栏,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往前走。
  他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又已湿透。
  紫衫少年的笑声突然一起停顿——也不知是谁,首先看到了地上的脚印,然后就没有人还能笑得出。
  因为大家都已发现,他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很深的脚印。
  就像是刀刻出来一般的脚印。
  他显然已用尽了全身每一分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和愤怒。
  他本不是个能忍受侮辱的人,但为了某种原因,却不得不忍受。
  他为的是什么?

×      ×      ×

  花满天远远地站在屋檐下,脸上的表情很奇特,仿佛有些惊奇,又仿佛有些恐惧。
  一个人若看到有只饿狼走入了自己的家,脸上就正是这种表情。
  他现在正看着的,是傅红雪!

  (四)

  剑在桌上。
  每个人都已坐了下来,坐在长桌的尽端,万马堂主的两旁。
  万马堂主还是端端正正、笔直笔直地坐着,一双手平摆在桌上。
  其实这双手已不能算是一双手,他左手已只剩下一根拇指。
  其余的手指已连一点痕迹都不存在——那一刀几乎连他的掌心都一起断去。
  但他还是将这双手摆在桌上,并没有藏起来。
  因为这并不是羞耻,而是光荣。
  这正是他身经百战的光荣痕迹!
  他脸上每一条皱纹,也仿佛都在刻画着他这一生所经历的危险和艰苦,仿佛正在告诉别人,无论什么事都休想将他击倒!
  甚至连令他弯腰都休想!
  但他的一双眸子,却是平和的,并没有带着逼人的锋芒。
  是不是因为那一长串艰苦的岁月,已将他的锋芒消磨?
  还是因为他早已学会,在人面前将锋芒藏起?
  现在,他正凝视着叶开。
  他目光在每个人面前都停留了很久,最后才凝视着叶开。
  他用眼睛的时候,远比用舌头的时候多。
  因为他也懂得,多看可以使人增加智慧,多说却只能使人增加灾祸。
  叶开微笑着。
  万马堂主忽然也笑了笑,道:“阁下身上从来不带刀剑?”
  叶开微笑着点点头。
  万马堂主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我不需要。”
  万马堂主慢慢地点点了头,道:“不错,真正的勇气,并不是从刀剑上得来的!”
  慕容明珠突然冷笑,道:“一个人若不带刀剑,也并不能证明他就有勇气!”
  万马堂主又笑了笑,淡淡道:“勇气这种东西很奇怪,你非但看不到,感觉不到,也根本没有法子证明的,所以……”
  他目光凝注着叶开,慢慢地接着道:“一个真正有勇气的人,有时在别人眼中看来,反而像是个懦夫。”
  叶开拊掌道:“有道理……我就认得这么样的一个人。”
  万马堂主立刻追问,道:“这人是谁?”
  叶开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刚从屏风后走出来的一个人。
  他笑得很神秘,很奇特。
  万马堂主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就也立刻看到了傅红雪。

×      ×      ×

  傅红雪的脸色在灯光下看来更苍白,苍白得几乎已接近透明。但他的眸子却是漆黑的,就像是这无边无际的夜色一样,也不知隐藏着多少危险,多少秘密。
  刀鞘也是漆黑的,没有雕纹,没有装饰。
  他紧紧地握着这柄刀,慢慢地转过屏风,鼻尖上的汗珠还没有干透,就看到了大山般阻拦在他面前的公孙断。
  公孙断正虎视眈眈,盯着他手里的刀。
  傅红雪也在看着自己手里的刀,除了这柄刀外,他仿佛从未向任何人、任何东西多看一眼。
  公孙断沉声道:“没有人能带剑入万马堂,也没有人能带刀!”
  傅红雪沉默着,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从没有人?”
  公孙断道:“没有。”
  傅红雪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已从自己手里的刀,移向他腰带上斜插着的那柄弯刀,淡谈道:“你呢?你不是人?”
  公孙断脸色变了。
  慕容明珠忽然大笑,仰面笑道:“好,问得好!”
  公孙断手握着金杯,杯中酒渐渐溢出,流在他黝黑坚硬如钢的手掌上。金杯已被他铁掌捏扁。
  突然间,金杯飞起,银光一闪。
  扭曲变形的金杯,“叮,叮,叮”,落在脚下,已被这一刀削成三截。弯刀仍如烂银般闪着光。
  慕容明珠的大笑似也被这一刀砍断。偌大的厅堂中,死寂无声。
  公孙断铁掌轻抚着刀锋,虎视眈眈,盯着傅红雪,一字字道:“你若有这样的刀,也可带进来。”
  傅红雪道:“我没有。”
  公孙断冷笑道:“你这柄是什么刀?”
  傅红雪道:“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柄刀不是用来砍酒杯的。”
  他要抬起头,才能看见公孙断那粗糙坚毅、如岩石雕成的脸。
  现在他已抬起头,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就转过身,目光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左脚先迈一步,右脚跟着慢慢地拖过去。
  公孙断突然大喝:“你要走?”
  傅红雪头也不回,淡淡道:“我也不是来看人砍酒杯的。”
  公孙断厉声道:“你既然来了,就得留下你的刀;要走,也得留下刀来才能走!”
  傅红雪停下脚步,还未干透的衣衫下,突然有一条条肌肉凸起。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地问道:“这话是谁说的?”
  公孙断道:“我这柄刀!”
  傅红雪道:“我这柄刀说的却不一样。”
  公孙断衣衫下的肌肉也已绷紧,厉声道:“它说的是什么?”
  傅红雪一字字道:“有刀就有人,有人就有刀。”
  公孙断道:“我若一定要留下你的刀又如何?”
  傅红雪道:“刀在这里,人也在这里!”
  公孙断喝道:“好,很好!”
  喝声中,刀光又已如银虹般飞出,急削傅红雪握刀的手。傅红雪的人未转身,刀未出鞘,手也没有动。
  眼见这一刀已将削断他的手腕,突听一人大喝:“住手!”
  刀光立刻硬生生顿住,刀锋距离傅红雪的手腕已不及五寸。他的手仍然稳定如磐石一般,纹风不动。
  公孙断盯着他的这只手,额上一粒粒汗珠沁出,如黄豆般滚落。
  他的刀挥出时,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叫他住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后记
    第四十六章 爱是永恒
    第四十五章 恩仇了了
    第四十四章 丁氏双雄
    第四十三章 世家之后
    第四十二章 绝路绝刀
    第四十一章 英雄末路
    第四十章 新仇旧恨
    第三十九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八章 桃花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