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边城浪子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刻骨铭心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刻骨铭心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8

  (一)

  刀已入鞘。
  刀上的血当然绝不会干的。
  傅红雪慢慢地转过身,左脚先迈出去,右腿再慢慢地跟上去。
  他身子还在发抖,正用尽全身力气,控制着自己。
  “你说谎,你说的每个字都是谎话。”
  他慢慢地走过人群,眼睛笔直地看着前面,他已没有勇气再去看地上的尸体,也没有勇气再去看别的人。
  后面突然传来痛哭的声音。
  是马芳铃在哭。
  她痛哭,咒骂,将世界上所有恶毒的话全都骂了出来。
  傅红雪却听不见,他整个人都已麻木。
  没有人阻拦他,没有人敢阻拦他。
  他的手还是紧紧地握着他的刀。
  漆黑的刀!
  外面的阳光却还是明亮灿烂的,他已走到阳光下。

×      ×      ×

  马芳铃头发已披散,疯狂般嘶喊。
  “你们难道不是袁秋云的朋友?你们难道就这样让凶手走出去?”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动。
  这仇恨本是十九年前结下的,和这些人完全没有关系。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本就是江湖中最古老的规律。
  何况白天羽他在当年也实在死得太惨。
  除了痛哭和咒骂外,马芳铃已完全没有别的法子。
  但痛哭和咒骂是杀不死傅红雪的。
  她忽然用力咬住了嘴,哭声就立刻停止,嘴唇虽已咬出了血,但她却拉直了衣服,将头上戴的凤冠重重地摔在地上,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挺起了胸,大步从吃惊的人群中走了出去。
  走过叶开面前的时候,她又停下来,用那双已哭红的眼睛,瞪着叶开,忽然道:“现在你总该满意了吧。”
  叶开只有苦笑。
  丁灵琳却忍不住道:“他满意什么?”
  马芳铃狠狠的瞪着她,冷冷道:“你也用不着太得意,总有一天,他也会甩了你的。”
  说完了这句话,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就有个白发苍苍的老管家赶过来,在她面前跪下,道:“现在老庄主已去世了,少庄主也下落不明,少奶奶你……你怎么能走?”
  这老人满脸泪痕,声音也已嘶哑。
  马芳铃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仰起了脸,冷冷道:“我不是你们袁家的少奶奶,我根本还没有嫁到袁家来,从现在起,我跟你们袁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大步走出院子,再也没有回头。
  “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踏入白云庄一步。”

×      ×      ×

  秋风萧萧,秋意更浓了。
  丁灵琳轻轻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她竟是这么样一个无情的人。”
  叶开也叹了口气,道:“无情本就是他们马家人的天性。”
  丁灵琳用眼角瞟着他,道:“你们叶家的人呢?”
  这句话刚说完,就听见身后有个人冷冷道:“他们叶家的人也差不多。”
  丁灵琳还没有回头,叶开又叹了口气,道:“你大哥果然来了。”
  一个人正施施然从后面走过来,羽衣星冠,白面微须,背后斜背着柄形式奇古的长剑,杏黄色的剑穗飘落在肩头。
  他穿着虽然是道人打扮,但身上每一样东西都用得极考究,衣服的剪裁也极合身,一双保养得极好的手上,戴着个色泽柔润的汉玉扳指,无论谁都看得出那一定是价值连城的古物。
  他身材修长,儒雅俊秀,可以说是个少见的美男子,但神色间却显得骄傲,很冷漠,能被他看上眼的人显然不多。
  这正是江湖中的大名士,名公子,自号“无垢道人”的丁大少爷,丁云鹤。
  丁灵琳已欢呼着迎上去,身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个不停。
  丁云鹤却皱起了眉,道:“你在外面还没有野够?还不想回家去?”
  丁灵琳嘟起了嘴,道:“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大哥怎么还是一见面就骂人?”
  丁云鹤叹息着摇了摇头,皱着眉看了看叶开,冷冷道:“想不到阁下居然还没有死。”
  叶开微笑道:“托你的福,最近我吃也吃得下,睡也睡得着,看来一时还死不了的。”
  丁云鹤叹了口气,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倒真不假。”
  丁灵琳噘着嘴,道:“大哥你为什么老是要咒他死呢?”
  丁云鹤道:“因为他若死了,你也许就会安安分分的在家里呆着了。”
  丁灵琳眨了眨眼,道:“不错,他若死了,我一定就不会在外面乱跑了,因为那时我已进了棺材。”
  丁云鹤沉下了脸,还未开口,丁灵琳忽又拉了拉他的衣袖,悄然道:“你看见门口那个人没有?那个腰带上插着柄剑的人?”
  刚从门外走进来的人,正是路小佳。
  丁云鹤又皱起了眉,道:“你难道跟那种人也有来往?”
  丁灵琳道:“你知道他是谁?”
  丁云鹤点了点头。
  看到了那一柄剑,江湖上还不知道他是谁的人并不多。
  丁灵琳道:“他说他要杀了你。”
  丁云鹤道:“哦。”
  丁灵琳道:“你难道就这样‘哦’一声就算了?”
  丁云鹤淡淡道:“我现在还活着。”
  丁灵琳眼珠子转了转,道:“你难道不想跟他比比是谁的剑快?”
  丁云鹤道:“我的剑一向不快。”
  内家剑法讲究的本是以慢制快,以静制动,能后发制人的,才算懂得内家剑法的真义。
  丁灵琳叹了口气,用一双大眼睛狠狠地去瞪着路小佳。
  路小佳却不睬她。
  丁灵琳忽然大步走过去,道:“喂。”
  路小佳剥了个花生,抛起。
  丁灵琳道:“那边站着的就是我大哥,你看见了没有?”
  路小佳正在看着那粒花生落下来。
  丁灵琳道:“你好像说过你要杀他的。”
  花生已落入路小佳嘴里,他才淡淡的道:“我说过么?”
  丁灵琳道:“你现在为什么不过去动手?”
  路小佳慢慢地嚼着花生,道:“巧得很,今天我刚巧不想杀人。”
  丁灵琳道:“为什么?”
  路小佳道:“今天死的人已够多了。”
  丁灵琳眼珠子又一转,忽然笑道:“我明白了,原来你嘴巴说得虽凶,心里却是怕我们的。”
  路小佳笑了。
  他并没有否认,因为他的确对一个人有些畏惧。
  但是他畏惧的人却绝不姓丁。

  (二)

  傅红雪站在那里,就站在路的中央,就站在他们马车刚才停下来的地方。
  就站在刚才和翠浓分手的地方。

×      ×      ×

  白云庄的客人已散了。
  只要有一个人先开始走,立刻就有十个人跟着走。一百个人跟着走。
  除非是真正肝胆相照,患难相共的朋友,谁也不愿意再留在那里。
  这种朋友并不多,绝不多。
  人群倒水般从白云庄里涌出来,有的骑着马,有的乘着车,也有的一面走路,一面还在窃窃私议,表示他们虽然走了,却并不是不够义气,只不过这种事实在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无论哪种人,都远远地就避开了傅红雪,好像只要靠近了这个人,就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但大家心里还是在奇怪:“这个人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      ×      ×

  傅红雪根本没有看见他们。
  他眼睛里根本没有看见任何人,任何事。
  对他说来,这世界已是空的,因为翠浓已经不在这里。
  他本来以为她一定会在这里等他的。
  他从来也没有想到她会走,就这样一个人悄悄地走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她怎么能这么样对他?
  虽然他刚才也是自己一个人走了的,但他是为了要去复仇。
  他不愿她陪着他去冒险。
  最重要的是,他绝不会真的把她一个人留下这里,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这些话他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她应该明白。
  因为她应该了解他的。
  有时他对她虽然很凶恶,很冷淡,甚至会无缘无故地对她发脾气。
  但那也只不过因为他太爱她,太怕失去她。
  所以有时他明知那些事早已过去,却还是会痛苦,嫉妒。
  只要一想起那些曾经跟她好过的男人,他的心里就会像针一样在刺着。
  他觉得那些男人都不配,他觉得她本来应该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神。
  这些话他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她也应该明白的。
  她应该知道他爱她,爱得有多么深。
  可是她现在却走了。
  就这样一个人悄悄地走了,连一句话,一点消息都没有留下。
  这是为什么?
  她为什么会如此狠心?

×      ×      ×

  风还是刚才一样的风,云还是刚才一样的云。
  但是在他感觉中,这世界已变了,完全变了,变成了空的。
  他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刀,他的心仿佛也被人捏在手里,捏得很紧。而且就在心的中间,还插着一根针。
  一根尖锐、冰冷的针。
  没有人能想像这种痛苦是多么深远,多么可怕。
  除了仇恨之外,他第一次了解到世上还有比仇恨更可怕的感情。
  本来他想毁灭的,只不过是他的仇人。
  但这种感情却使得他想毁灭自己,想毁灭这整个世界!
  他从没有想到自己的错,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错。
  所以他更痛苦。
  他从来没有想到,有句话是一定要说出来的,你若不说出来,别人怎么会知道?

×      ×      ×

  这也许只因为他还不了解翠浓,不了解女人。
  他还不懂得爱。
  既不懂得应该怎么样被爱,也不懂得应该怎么样去爱别人。
  但这种爱才是最真的!
  你只有在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痛苦。
  这本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之一。

×      ×      ×

  但是只要你真正爱过,痛苦也是值得的!

  (三)

  夜。
  群星在天上闪耀,秋树在风中摇曳。
  秋月更明。
  这还是昨夜一样的星,一样的月。
  但昨夜的人呢?
  星还在天上,月还在天上。
  人在哪里?

×      ×      ×

  三个月,他们已在一起共同度过了三个月,九十个白天,九十个晚上。
  那虽然只不过像是一霎眼就过了,但现在想起来,那每一个白天,每一个晚上,甚至每一时,每一刻中,都不知有多少回忆。
  有过痛苦,当然也有过快乐,有过烦闷,也有过甜蜜。
  有多少次甜蜜的拥抱?多少次温柔的轻抚?
  现在这一切难道已永远成了过去。
  那种刻骨铭心,魂牵梦萦的情感,现在难道已必须忘记。
  若是永远忘不了呢?
  忘不了又能如何?
  记得又如何?
  人生,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生?
  傅红雪咬紧了牙,大步向前走出去,让秋风吹干脸上的泪痕。
  因为他现在还不能死!
  昏灯。
  小酒铺里的昏灯,本就永远都带着种说不出的凄凉萧索。
  酒也是浑浊的。
  昏灯和浊酒,就在他面前。
  他从未喝过酒,可是现在他想醉。
  他并不相信醉了真的就能忘记一切,可是他想醉。
  他本来只觉已能忍受各种痛苦,但现在忽然发觉这种痛苦竟是不能忍受的。
  浑浊的酒,装在粗瓷碗里。
  他已定下决心,要将这杯苦酒喝下去。
  可是他还没有伸出手,旁边已有只手伸过来,拿走了这碗酒。
  “你不能喝这种酒。”
  手很大,又坚强而干燥,声音也同样是坚强而干燥的。
  傅红雪没有抬头,他认得这只手,也认得这声音——薛大汉岂非也正是坚强而干燥的人,就像是个大核桃一样。
  “为什么我不能喝?”
  “因为这酒不配。”
  薛大汉另一只手里正提着一大坛酒,他将这坛酒重重地放在桌上,拍碎了泥封,倒了两大碗。
  他并没有再说什么,脸上的神色既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
  他只是将自己面前的一碗酒喝了下去,留下另一碗给傅红雪。
  傅红雪没有拒绝。
  现在已连拒绝别人的心情都没有,他只想醉。
  谁说酒是甜的?
  又苦又辣的酒,就像是一股火焰,直冲下傅红雪的咽喉。
  他咬着牙吞下去,勉强忍耐着,不咳嗽。
  可是眼泪却已呛了出来。
  薛大汉看着他,道:“你以前从来没有喝过酒?”
  没有回答。
  薛大汉也没有再问,却又为他倒了一碗。
  第二碗酒的滋味就好得多了。
  第三碗酒喝下去的时候,傅红雪心里忽然起了种很奇异的感觉。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桌上的昏灯,仿佛已明亮了起来,他身子本来是僵硬的,是空的,但现在却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活力。
  连痛苦都已可偶尔忘记。
  但痛苦还是在心里,刀也还是在心里!
  薛大汉看着他的刀,忽然道:“杀错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沉默。
  薛大汉道:“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们,谁没有杀错过人?”
  还是沉默。
  薛大汉道:“不说别人,就说袁秋云自己,他这一生中,就不知杀错过多少人。”
  傅红雪端起面前刚斟满的酒,又一口气灌了下去。
  他知道薛大汉误会了他的痛苦。他更痛苦。
  他刚杀了一个无辜的人,心里竟似已完全忘记了这件事,竟只记着一个女人。
  一个背弃了他的女人。
  薛大汉又为他斟满了一碗酒,道:“所以你根本不必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我知道你是条好汉子,你……”
  傅红雪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我不是条好汉子。”
  薛大汉皱眉道:“谁说的?”
  傅红雪道:“我说的。”
  他又灌下这碗酒,重重地将酒碗摔在地上,咬着牙道:“我根本就不是个人。”
  薛大汉笑了,道:“除了你自己之外,我保证别人绝不会这么想。”
  傅红雪道:“那只因为别人根本不了解我。”
  薛大汉凝视着他,道:“你呢?你自己真的能了解自己?”
  傅红雪垂下头。
  这句话正是他最不能回答的。
  薛大汉道:“我们萍水相逢,当然也不敢说能了解你,但我却敢说,你不但是个人,而且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所以你千万不要为了任何事而自暴自弃。”
  他的表情更严肃,声音更缓慢,接着道:“尤其是不要为了一个女人。”
  傅红雪霍然抬起头。
  他忽然发现薛大汉并没有看错他。
  一个男人为了爱情而痛苦时,那种神情本就明显得好像青绿的树叶突然枯萎一样。
  薛大汉道:“我还可以告诉你,她非但不值得你为她痛苦,根本就不值得你多看她一眼。”
  傅红雪道:“你……你……你知道她……她的下落吗?”
  他连声音都已紧张而发抖。
  薛大汉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傅红雪跳起来,道:“你……你说。”
  薛大汉道:“我不能说。”
  傅红雪道:“为什么?”
  薛大汉看着他,目中也露出痛苦之色,将面前的酒也一口灌了下去,才勉强点了点头,道:“好,我说,她……她是跟一个人一起走的。”
  傅红雪道:“跟谁走的?”
  薛大汉道:“跟那个赶车的小伙子。”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刀,一刀刺入了傅红雪的胸膛。
  他的痛苦已接近疯狂。
  “你说谎!”
  “我从不说谎。”
  “你再说我就杀了你。”
  “你可以杀了我,但我说的绝不是谎话。”
  薛大汉的神情沉着而镇定,凝视着傅红雪:“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
  傅红雪疯狂般瞪着他,紧紧握着他的刀。
  刀并没有拔出来,泪却已流下。
  他也已看出薛大汉说的并不是谎话。
  薛大汉道:“其实你也不能怪她,她本就配不上你,你们若勉强在一起,只有痛苦……他们才是同一类的人。”
  他们!这两个字也像是一把刀,又一刀刺入了傅红雪的心。
  难道他心里最爱的女人,竟真的只不过是那么卑贱下流的人?
  他倒了下去,忽然就倒了下去。
  然后他的眼泪就像青山间的流水般流了出来。
  他总算没有哭出声,可是这种无声的眼泪,却远比嚎啕痛哭还要伤心。
  薛大汉没有劝他。
  无论谁都知道这种眼泪是没有人能劝得住的。
  他只是在旁边等着,看着,等了很久,直等到傅红雪身子的酒和悲哀都已化作眼泪流出,他才拉起了他:“走,我们换一个地方再去喝。”
  傅红雪没有拒绝。
  他似已完全丧失了拒绝的力量和尊严。

×      ×      ×

  这地方不但有酒,还有女人。
  据说酒若加上女人,就能使各种人将各种痛苦全都忘记。
  傅红雪也许并没有忘记,可是他的确已麻木。
  第二天醒来时,他的痛苦也许更深,但那里又有女人和酒在等着他。
  看来薛大汉不但是个好朋友,而且是个好主人。
  他供应一切。
  他供应的傅红雪都接受。
  一个人在真正痛苦时,非但已不再有拒绝的力量和尊严,也已不再有拒绝的勇气。
  他一张开眼,就在等,等今天的第一杯酒。
  喝完最后一杯,他就倒下去。
  现在他所畏惧的事已只剩下一种——清醒。

×      ×      ×

  没有清醒的时候,难道就真的没有痛苦?
  麻木难道真的能使痛苦消失?

  (四)

  黄昏,还未到黄昏。
  桂花的香气,从高墙内飘散出来。
  长巷静寂。
  青石板铺成的路,在秋日午后的太阳下,看来就像是一面面铜镜。
  长巷里只有四户人家。
  城里最豪华的妓院和客栈,都在这条长巷里。
  这条巷就叫安乐巷。
  长巷的角落上,有一道月洞门,门外清荫遍地,门里浓香满院。
  傅红雪推开了这扇门。

×      ×      ×

  他刚穿过浓香夹道的小径。
  那不但有花香,还有脂粉香、女儿香。
  他已在这里醉了七天。
  这里有各种酒,各种女人——从十三岁到三十岁的女人。
  她们都很美,而且都很懂得应该怎样去讨好男人。
  “这些女人难道和翠浓有什么不同?我看她们随便哪一个都不比她差。”
  这是薛大汉说的话。
  傅红雪并没有争辩,可是他自己心里知道,没有任何人能代替她。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个女人是其他无论任何女人都无法代替的。
  这也正是人类的悲哀之一。
  现在他刚起来,今天的第一杯酒还没有喝下去。
  屋子里还留着昨夜的旖旎残香,墙壁雪白,家具发亮,枣木架上的一盆秋菊开得正艳。
  这地方就是城里最豪华精致的。
  可是他忽然觉得这地方像是个樊笼。
  他想出去走走。
  他手里虽然还是握着他的刀,但已握得远不及昔日有力。
  他脸色虽然仍是苍白的,但已不是那种透明般的苍白,已接近死灰。
  酒不但已腐蚀了他的尊严和勇气,也已腐蚀了他的力量。
  这连他自己也能感觉得到。
  他的头脑发涨,胃却是空的,除了酒之外,任何饮食都已对他没有吸引力。
  他忽然又有了种新的恐惧。
  所以他想走出这樊笼去。

×      ×      ×

  长巷静寂,桂子飘香。
  傅红雪推开了月洞门,一阵清凉的秋风正迎面吹过来。
  他深深吸了口气,正准备迎着风走过去。
  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
  翠浓!
  经过了无数痛苦,无数折磨之后,他忽然看见了翠浓。
  但翠浓并不是一个人。
  她身边还有个小伙子,正是那赶车的小伙子。
  现在无论谁也看不出他曾经是个赶车的,现在他身上穿的,至少是值二十两银子一件的长衫,正是城里最时髦的花花公子们穿的那种。
  他腰带上挂着个翠绿的鼻烟壶,无边的软帽上还镶着粒大珍珠。
  现在他走起路来,已能昂首阔步。
  但他却是走在翠浓身后的,就正如翠浓永远都走在傅红雪身后一样。
  翠浓只轻轻动了动嘴,他的耳朵就立刻凑上去。
  因为他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翠浓替他买来的,她已将他这个人买了去。
  那也正是她永远无法从傅红雪身上得到的。

×      ×      ×

  傅红雪的人突又僵硬麻木。
  风吹在身上,突然似已变成热的,就像是从地狱中吹来的那么热。
  他全身都似已燃烧。
  刀也似已燃烧。
  他手里还有刀,他可以冲过去,可以在一刹那间就杀了那个人。
  但他却只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因为他突然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羞惭,竟不敢去面对他们。
  应该羞惭的本是别人,可是他竟觉得没有脸去面对他们。
  这是种什么样的心情,这是种多么可怕的痛苦。除了他自己之外,又有谁能了解。
  “算了,算了,算了……”
  他想转过身,不再去看他们。
  可是他全身都无法移动。
  连眼睛都不能移动。
  “算了,算了,算了……”
  既然她果然是这种人,还有什么值得悲哀,值得痛苦的?
  可是他的泪却似又将流下。
  他眼看着他们,走入了对面一家最大的客栈。
  翠浓走在前面,那小伙子跟在身后。
  他还是无法移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感觉到有一双柔滑美丽的手伸过来,握着了他的手。
  “你怎么站在这里发怔?薛大爷正在到处找你喝酒呢。”
  对,喝酒。
  他为什么不能喝酒?
  他为什么要清醒着忍受这种屈辱和痛苦。

×      ×      ×

  于是他再喝,再醉。
  醉了又醒,醒了又醉。
  尊严、勇气、力量,都已倾入樽中。
  现在他已只剩下那把刀。

  (五)

  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握刀的苍白的手,却似已有些颤抖。
  现在他还没有喝他今天的第一杯酒。
  一个笑涡很深,笑得很甜的少女,正为他们盛第一杯酒。
  薛大汉在对面看着。
  琥珀色的酒,盛在天青瓷杯中,已盛满。
  傅红雪刚想端起这杯酒,他知道只要这杯酒喝下去,他的痛苦就已减轻。
  他带着急切的渴望伸出了他的手。
  可是薛大汉的手却已先伸过来,突然一掌打翻了这杯酒。
  傅红雪怔住。
  薛大汉脸上已没有以前那种充满豪爽友情的笑容,沉声道:“你今天还想喝酒?”
  傅红雪迟疑着,还是点了点头。
  薛大汉沉着脸,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喝了我多少酒?”
  傅红雪不知道,他已记不清,算不清。
  那笑涡很深的少女却甜笑着道:“到今天为止,傅大少的酒账已经有三千四百两。”
  薛大汉道:“他付了多少?”
  少女笑得更甜,道:“一文也没有付。”
  薛大汉冷笑,道:“一文钱都没有付,凭什么还在这里喝酒?”
  少女嫣然道:“因为他是薛大爷的客人。”
  薛大汉道:“不错,他是我的客人,我可以请他一两次,但你总不能要我请他一辈子吧。”
  少女吃吃笑道:“当然,他又不是薛大爷的儿子,薛大爷凭什么要请他一辈子。”
  薛大汉冷冷道:“我以前请他,因为我觉得他还像是个英雄,谁知道他竟是个专吃白食的狗熊,连一点出息都没有。”
  傅红雪全身又已因羞愤而发抖。
  可是他只有忍受。
  因为他自己也知道,别人的确没有理由请他喝一辈子酒。
  他用力咬着牙,慢慢地站起来。
  他左腿先迈步出去,右腿再慢慢地跟上去。他走得更慢,因为他的腿子似也有些麻木。
  薛大汉突然道:“你想走?”
  傅红雪道:“我……我已该走了。”
  薛大汉道:“你欠的酒账呢?”
  傅红雪闭着嘴。
  他无法回答,也无话可说。
  薛大汉道:“前三天的账,我可以请你,但后面的十一天……”
  那少女立刻接着道:“后面十一天的账是两千八百五十两。”
  薛大汉道:“你听见没有,二千八百五十两,你不付清就想走?”
  没有回答,还是无话可说。
  薛大汉道:“你是不是没钱付账?好,留下你的刀来,我就放你走!”

×      ×      ×

  “留下你的刀来!”
  傅红雪耳畔仿佛响起了一声霹雳。
  “留下你的刀来!”
  傅红雪的人似已完全崩溃。
  薛大汉脸上却带着种恶毒的狞笑,现在他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又不知过了多久,傅红雪才从他紧咬着的齿缝中吐出九个字:“谁也不能留下我的刀!”
  薛大汉大笑。
  “这句话如果是你以前说我也许还会相信,只不过现在……”
  “现在怎么样?”
  “现在你已不能说这句话,已不配说!”
  傅红雪霍然回头,连眼睛都已变成血红,可是他总算看到了薛大汉的真面目。
  薛大汉冷笑,道:“今天你若不留下这柄刀,只怕就得留下你的头!”

×      ×      ×

  “留下你的头!”
  原来薛大汉对傅红雪所做的一切事,就是为了等着说这句话。
  原来这本就是个阴谋。
  刀还在手里,傅红雪还是随时都可以拔出来。
  可是他已完全丧失了那种一刀置人于死的自信,那么奇妙的自信。
  因为他的勇气尊严和自信,都已倾入酒中。
  “拔你的刀!”
  薛大汉已站起来,就像是个巨神般站了起来。
  “难道现在你已不敢拔刀?”
  他的声音中不只充满讥诮,而且充满自信。
  因为他很了解傅红雪的武功,更了解傅红雪这些天来失去了些什么。
  他已有把握。
  这种把握正如傅红雪一刀刺入袁秋云胸膛时的把握一样。
  他知道傅红雪只要一拔刀,就得死于刀下,也正如以前他只要一拔刀,别人就得死在他刀下的情况完全一样。

×      ×      ×

  这是种多么可怕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谁造成的?是怎么样造成的?
  情是何物?
  傅红雪没有拔刀。
  他不能拔刀。
  因为他的刀似已不在他的手里,而在他的心上!
  他的心正在滴着血。

  (六)

  痛苦、悔恨、羞辱、愤怒。
  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跟那马车夫走入客栈中的女人。
  “算了,算了,算了……”
  拔刀又如何?
  死又如何?
  爱情和仇恨同时消灭,生命也同时消灭,岂非还落得个干净?
  一个人若在如此痛苦和羞辱中还要活着,那无论为了什么原因也不值得。

×      ×      ×

  他已决定拔刀!

×      ×      ×

  黄昏。
  秋云低垂,大地苍茫。
  傅红雪已准备拔刀。
  但这时忽然听见有人在笑。
  是路小佳在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出现在窗口,正伏在窗棂上笑。
  他的笑声中,仿佛永远都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讥诮和嘲弄之意。
  傅红雪的心沉了下去,他本来纵然还有一线希望,现在希望也已完全断绝。
  路小佳带着笑,道:“美酒盈樽,美人如玉,你们难道就准备在这里拼命?”
  薛大汉道:“杀人难道还要选地方?”
  路小佳道:“当然要。”
  他微笑着,又道:“我杀人比你们内行,我可以保证,这里绝不是杀人的地方。”
  薛大汉道:“你要替我们选个地方?”
  路小佳点点头,道:“这花园里就不错,你们无论从什么地方倒下去,我保证都一定倒在花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后记
    第四十六章 爱是永恒
    第四十五章 恩仇了了
    第四十四章 丁氏双雄
    第四十三章 世家之后
    第四十二章 绝路绝刀
    第四十一章 英雄末路
    第四十章 新仇旧恨
    第三十九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八章 桃花娘子